眾朝臣們也迅速沉默了下去。

他們已經震驚的發現,葉凡的學識之深厚。太恐怖了。關於鬼族,關於武聖,極少有人看過的書籍,他居然記得其中的細節。

滄藍王宮的藏書閣閣老很快找到葉凡所說的幾冊古籍,稟報道:「稟王后,這幾冊古籍中都記載。鬼族之中。確實有冥水,此水無色無味,可以令人壽元衰竭,急劇老去!」

「我等才疏學淺,以前並不知道有此物的存在。如果真的是冥水。國君的癥狀完全吻合,這分明就是遭了毒水的毒害,才會急劇衰老。」

幾名老御醫無比慚愧道。

「這.還真有這毒水?」

「這麼說,葉凡手裡的物證是真的了?!」

金鑾大殿內,頓時一片嘩然。

雖然他們依然懷疑葉凡的動機,但是葉凡以及在一步一步把證據給弄實了。

二王爺和他周圍的武侯、謀士們暗感不妙。

王后和葉凡,一問一答。雖然還沒有牽扯到他們,但這分明就是一個早就布好了局,準備把他們一步一步的趕進殺局之中!

很快,葉凡和王后就要矛頭直指他們了。

「就算世上真有此毒水,但這能證明什麼呢?」

二王爺凌飛暉震怒道。

葉凡淡淡道:「當然能證明。有一名宮女親見,你手下謀士蘇陽,曾經在去年進宮給國君賀壽的時候,收買了一名宮女,讓這位宮女暗中給國君下此毒!用了一滴,還剩下一滴被我搜出來了。

事後,宮女自感無顏面對國君,自盡而死,但是她留下了一份口供,說是蘇陽指使的。物證、人證、口供具在,足以證明是你在去年的壽誕下毒,謀害國君!」

二王爺快被氣瘋了。

從來只有他去算計別人,還沒見過這樣大堂廣眾之下,敢往他身上大肆栽贓的。

他要是真有這鬼族聖水,只怕還捨不得用呢。怎麼可能用一滴,還剩一滴,被葉凡拿去當物證。

「葉凡,你這分明就是栽贓。我區區一名武尊,怎麼可能有鬼族聖水!」

蘇陽恨恨道。

葉凡淡笑:「這我就不知道你家王爺是怎麼弄來的,要問問你家王爺才知道。要不,你嘗一嘗,看看它是不是真的鬼族聖水?你要敢喝,就說明你並不心虛。不敢,就說明你很是心虛,知道此物的厲害。」

蘇陽被葉凡的話給堵住,雙眸眯起,卻沒敢答應。這未必是鬼族聖水,但誰知道葉凡這小瓶子里的水,究竟是什麼東西。一不小心就會遭到葉凡的算計。

二王爺不由大怒,拍桌而起,「你這是血口噴人,給本王爺身上栽贓!什麼收買宮女下毒,蘇陽有必要這麼做嗎,這分明就是你的污衊。」

「王爺,這葉凡分明就是要致你於死地!」

「王后要借葉凡之手,逼死二爺!」

二王爺旁邊的眾武侯們,也都是一個個無比的憤怒站了起來。

蘇陽更是離奇的憤怒道:「二爺,我早說過,葉凡此人比我還手狠心毒,行事只求目的,不擇手段,詭計極多!他要害我們,什麼栽贓陷害都幹得出來。今日必須在這殿上殺了他,永除後患!」

絕世癡纏之總裁太壞 (未完待續。。) 「不需要我幫忙的話,那我走了。」既然人家都不下來,那沒什麼好說的,而且又是個女孩子,李學浩也不覺得她會對瓜生麻衣造成實際上的困擾。

「膩醬,等一下,我去把她叫下來。」瓜生麻衣卻一把扯住他的袖子,然後又匆匆地上樓而去了。

「好吧,我在這裡等著。」李學浩看著她的背影說道,也注意到了「她」這個詞,之前瓜生麻衣說的是「他」,日語中的「他」和「她」是不同的,剛剛那樣說很明顯是在誤導他。

等了差不多5分鐘左右,瓜生麻衣拉著一個人下來了。

果然是個女生,讓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來。

因為穿的校服太明顯了,深藍色的西裝加同樣顏色的短裙。

女生長得並不高,大概一米六左右,應該也有十八、九歲了,畢竟是補習班的學生,肯定比普通的高中生略大。

但是,一頭長長的劉海卻幾乎遮住了她大半的面容,兩隻眼睛也藏在了劉海裡面,只能透過劉海的縫隙,隱約見到微微閃著亮光的部分。

這樣看人不會顯得很麻煩嗎?

不過女生的皮膚很白,就像常年不見太陽一樣,但也不是那種毫無血色的蒼白,微微透著紅潤,是那種帶著健康膚色的白。

下巴和嘴唇還有鼻子都很精緻,如果在額頭上沒有傷疤之類的,應該也是個可愛的女生。

鶴義附高的校服裙子本身就要比櫻野高中的略短,露出的大腿部分就較多一點,讓她身材看上去顯得很勻稱。

不過她似乎是有些膽小,起碼李學浩是這樣認為的,因為從被拉下來,只在最開始的時候抬著頭,在他特意看過去之後,就很心虛地低下頭去了。

她的髮型是那種略顯蓬鬆的短髮,遮住了眼睛,耳朵,看起來亂糟糟的,但並不是那種邋遢,反而還非常乾淨,從隱隱地鑽進鼻子里的洗髮露的香味來看,對方是經常洗頭的。

只是,估計是故意這樣不去打理自己的頭髮,目的就是為了遮擋住自己的額頭和眼睛,可能那裡真有什麼傷疤之類不能見人的地方,不然普通愛美的女孩子哪會這麼打扮自己?

不過現在整容技術這麼發達,就算有傷疤之類的,也可以輕易去掉,犯不著這麼虐待自己吧?

李學浩心裡這樣猜測,瓜生麻衣已經為她介紹了起來:「她就是我的好朋友,豐口公仁子,我在這裡交到的第一個朋友哦。」

「你、你好。」豐口公仁子有些結巴地說道,聲音很輕,輕得幾乎讓人聽不到。

「你也好。」李學浩非同常人,儘管壓制了六識,但還是聽到了。只是心中覺得古怪,這樣的一個膽小女生,真的是會給同樣身為女生的人寫情書還送對方不好吃的零食的傢伙嗎?按照他原先的猜測,起碼也是個長相有那麼點帥氣的男生,這反差實在太大了。

「你就是和麻衣交往的那個人嗎?」豐口公仁子低著頭,輕輕地問出了一句完整的話。

李學浩看了看瓜生麻衣,後者瞪他一眼,威脅的意思很明顯,他輕輕一笑道:「其實並不是,我只是她的表弟。」

「表弟?」豐口公仁子似乎有些驚訝,疑惑地重複了一遍。

「膩醬!」瓜生麻衣已經叫了出來,這與她原先約定好的根本就不一樣。

「膩醬?」豐口公仁子再次被驚訝到了,又疑惑地重複了一遍,一個說是表弟,一個好像叫著哥哥,這到底是什麼關係?

李學浩輕嘆一聲,又被誤會了。瓜生麻衣什麼名字不好叫,非要叫他這個。

瓜生麻衣已經湊到豐口公仁子的耳邊,低低地解釋了一遍。

「原來是這樣。」豐口公仁子喃喃自語,然後大膽地抬起了頭來,隱藏在劉海里的雙目似乎在閃閃發光,看著李學浩:「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沒問題。」李學浩有些吃驚,膽小的女生也有大膽的一面呢。

「你反對我和麻衣在一起嗎?」豐口公仁子小心翼翼地問道,語氣也顯得非常緊張。

「不,我一點也不反對。」李學浩戲謔地笑著,看的卻是一旁的瓜生麻衣,後者正在對他怒目而視!

「謝謝你。」豐口公仁子像鬆了口大氣的樣子,甚至激動地衝上前去握住他的雙手,一副感激非常的樣子。

女生的雙手帶著特有的柔軟和冰涼,感覺非常不錯,不過想到這是個性取向有些不正常的女生,李學浩不動聲色地把手抽了回來。

「膩醬,你到底在做什麼!你沒聽清楚仁子說的是什麼意思嗎?」瓜生麻衣已經快瘋了,明明是讓他來幫忙的,現在算什麼,幫倒忙嗎?而且,這個傢伙就真的那麼願意看到她和人交往嗎?儘管對方是個女生!

「麻衣姐,我很開通的,只是兩個女的在一起而已,這並沒有什麼,很多國家甚至都允許可以結婚……」

「你這個白痴!晚上我就去夜襲你,你最好把門關緊了!」瓜生麻衣怒氣沖沖地打斷了他的話,一把扯起豐口公仁子,「仁子,我們走,不要理這個無聊的傢伙。」

兩人匆匆地走上樓梯去了。

李學浩心中有些爽快,還是第一次在語言上可以把瓜生麻衣氣成這樣。

見兩人的背影即將消失,他大聲問了一句:「麻衣姐,你不回去嗎?現在已經放課了。」

「今天我和仁子值日,還要給走廊地板上蠟,你要留下來幫忙嗎?」瓜生麻衣轉過頭,依然怒視著他。

「哦,那我走了。」李學浩轉身就走,他才不會留下來給人當免費勞力。

從西邊的研修班校舍里出來,要經過學校的大操場,他剛剛已經走過一次了,現在也算是駕輕就熟。

可能現在是社團活動時間,操場上顯得有些熱鬧,來往奔跑追逐的人也多。

正走著的時候,一個強勢的女音突然傳進他的耳朵里。

「喂,那邊那個穿著外校校服的,你給我站住!」

李學浩腳步一頓,這應該是在叫他吧?畢竟整個鶴義附高里,只有他是穿著外校校服的。

轉過頭,卻見一群女生氣勢洶洶地朝他走了過來。 ?武林中文網.,最快更新神武覺醒最新章節!

「王后,微臣請求立刻把蘇陽拿下,追查其幕後元兇主使者!」

葉凡沒再理會二王爺、蘇陽等人,直接朝周王后說道。

二王爺凌飛暉不由震怒,蘇陽是他的謀士,幕後主使者還用多問?

葉凡就差沒指著他的鼻子說他主謀了。

他猛然一掀身前的桌席,指著葉凡,爆聲厲喝:「大膽!來人,把這膽敢污衊本王爺的亂臣賊子拿下!」

「是!」

「賊子,拿命來!」

二王爺身旁,立刻有十餘名武侯高手亮出各自玄兵,氣勢衝天,準備朝葉凡衝去。

「放肆!金鑾殿上膽敢圍攻奉王后之命查案的廷尉少卿,你們才是膽大包天的賊子!」

凌嬌嬌怒叱道。

在葉凡周圍,國子監的數十名武侯監生們紛紛站了起來,郝子明、凌青山、曹幼雯、沐冰、鮑華等一眾武侯們,亮出玄兵,擋在葉凡身前。

雖然沒有全部的國子監監生都佔到他這邊,但是足足三十名之多,數量遠在二王爺這十名武侯之上。哪怕二王爺手下有《滄藍皓月榜》∨⊙,上的高手,但也並沒有佔據優勢。

就算國子監的監生們武侯初期的修為稍弱一點,在人數上也足夠彌補差距。

金鑾殿上一時間陷入僵持。

一直在旁邊席上看熱鬧的三王爺和五王爺,終於發話了。

「二王兄,你這麼說就沒意思了!人家葉凡只是奉王后之命查父王被毒一案而已,你怎麼能毫無憑據的說他是亂臣賊子呢?葉凡好歹也有物證、人證才要抓人,你是半點證據也沒有就胡亂指責啊!況且葉凡也只是發現你手下蘇陽有嫌疑,要查一查而已,也沒說就是二王兄你指使蘇陽乾的。說不定蘇陽自作主張。犯上作亂呢?身正不怕影子歪,你要不心虛,把蘇陽交出去就行了,讓葉凡好好審一審。」

三王爺凌飛宏呵呵笑道。

「老三說得對!你可不是父王,也不是監國的王后。只有父王和監國王后是君,才有資格說誰是亂臣賊子!咱們都是臣子。沒權來定誰是亂臣賊子,大帽子不要亂扣!」

五王爺凌飛祥也是滿臉的幸災樂禍。

他們是巴不得葉凡給二王爺找大麻煩,讓老二深陷毒害國君的泥潭之中出不來。哪怕沒把二王爺拖下水,斬斷謀士蘇陽這一臂也行。這對他們都大有好處!

「二王爺,今天你要麼交出蘇陽,要麼就違抗王后之命!在金鑾殿上公然對抗監國的滄藍王后,你覺得自己有幾分勝算?!」

葉凡淡然說著,繼續給二王爺增加壓力。

二王爺凌飛暉臉色深沉,沒想到葉凡居然拉攏到了這麼多國子監的監生。這是他事先沒有預計到的。

老三、老五也在暗助葉凡,故意拉偏架,讓他下不了台。

不過,不要緊!

他這些年積累的勢力早就無比龐大,朝廷內外支持他的宗親和大臣眾多!

「哼,幾分勝算?本王爺就讓你看看,我到底有幾分勝算!」

二王爺冷冷一笑,目光陰霾。

他朝眾王室宗親、朝廷大臣、封疆大臣們一一望去。大聲道:「諸位宗親、大臣,國君昏厥不醒。王后昏庸已經被小人蒙蔽!現在是眾卿做出抉擇的時候了,有哪些人願意隨本王爺的,站出來,一起隨本王爺誅殺此奸妄小人,以清君側——!」

二王爺的臉上無比猙獰。

在金鑾殿上的眾王室宗親、朝廷大臣、封疆大臣們頓時一個個心頭凜然。

二王爺終於要動用朝廷上全部的力量,下手清君側了!

這是到了站隊的關鍵時候。

現在站出來表態。一旦二王爺登基為新王,他們就是擁護新君之臣,肯定會得到重用,獲得大量的賞賜。

而那些不願意表態站隊,甚至站到二王爺對立面的。等二王爺登基之後,肯定會遭到清算。最起碼也得不到重用,被貶去官職,遭到壓制。

哪怕是數百、上千年的滄藍國世家大族,哪怕是武侯權臣,也必須面對這一關。

「二王兄,本十一王爺支持你!我府中上下,願聽號令!王后一個婦道人家,昏庸無能,監國一年下來毫無作為,哪裡配擔負起監國重任。由二王兄監國!」

一名王室宗親領頭大聲高呼。

「不錯!二爺監國,才是正道!」

頓時,王室宗親們大片的倒向二王爺,幾乎佔了小五成的數量。

「臣芮良志,願意率兵部上下人等,追隨二王爺,剷除奸孽小人!」

兵部尚書芮良志站了起來。

國君將死,眾王爺之中以二王爺凌飛暉最為英明神武,有望奪得滄藍君王之位。他心中權衡許久,本來也不想捲入進去的。但是在昨夜,二王爺親訪兵相府邸的時候,他終於下了決心追隨二王爺。

「風皖郡秦慶,願追隨二王爺,清肅逆賊!」

風皖郡郡主站了起來。

巨大的金鑾寶殿上,王室宗親、朝廷大臣、封疆大臣們一個接一個的站了出來,聲勢浩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