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傢伙,一開始靠近的時候只是普通的小鳥,忽然變大還說話,他們以為是來挑釁的。

其他的弟子白了說話之人一眼,「廢話!是不是獸,我難道還看不清楚么」。

上面的小白蒲扇著翅膀,居高臨夏的看著下方的眾人,她都感受到這火神宗內有其他的聖獸和神獸在蠢蠢欲動,以外它是來打架的。

「你們,叫火麟出來,我有事要傳達,算了,不是火麟也行,叫個能夠管事的出來」,小白的聲音清脆無比,不像是來找茬的。

一時間,這幫人有些猶豫,畢竟人家喊去找,就去找,他們堂堂火神宗也太沒面子了點。

「竟敢直呼我們少主的名字,你是誰派來的魔獸,想要說什麼?」,為首的一名中年男子頓了下,直接飛山半空,平視看著小白。

小白歪了歪腦袋,「你的意思是想要知道我主人的名字?那就不妨告訴你好了,我主人叫雪蘿玥,你們應該是知道的吧」。

「雪蘿玥是誰?」,想也不想,這中年男子便直接開口,說完之後,他臉色一變,盯著小白的眼睛,「雪蘿玥,隱世家族的雪蘿玥?」。

「錯了,不僅是隱世家族的雪蘿玥,還是神域國的,叫你們管事的出來,本獸獸的時間可是寶貴得很,還要回去稟告主人事情呢」。

小白一副不耐煩的樣子,瞬間讓這男子壓力變大,「原來是這樣,那你先等等」。

等這中年男子落在地上,準備去尋找長老以上的人時,火麟帶著一幫長老也不知道從哪來聽到了消息,迅速的從主殿里走出來。

看到小白的時候,火麟明顯愣了,又是一隻聖獸,還是那個女人的,我的乖乖,這個女人還真是深不可測。

還有這次難道又是火神宗的哪些人惹到她了,竟然直接上門。

「火麟,這是我主人叫我交給你們的,收好了,再見」,小白一見火麟便認出他來,雖然火麟記不住它,但是它卻是記得的。

當初和雪蘿玥來到穆家除掉穆瀟瀟的時候,就是它跑出來當的誘餌,惹穆心那個女人失控,之後在神域國,它在空間里又見過一次。

一封信洋洋洒洒的從空中落下,火麟接住,抬頭一看,小白已經飛出去老遠。

帶著疑惑,火麟打開信封,掃了一眼裡面的內容,眉頭瞬間皺起來,捏著信,往主殿里跑。

主殿內,火神宗的宗主看了一遍這信,隨後遞給了眾人閱覽。

「宗主,找到了魔門的所在,那個女人的意思是想要讓我們火神宗來出手?」,下方一個模樣應該是長老的人臉色凝重的看著火神宗宗主。

宗主點點頭,「魔門的老巢想必是修為高深的人,除了我們火神宗,隱世家族的人不一定奈何得了,那些世俗的修鍊者就更不必說了」。

眾人微愣,「那依宗主的意思是……」。

火神宗宗主抿了下唇,掃了一眼火麟,「這樣,你們留守火神宗,我帶著麟兒一起去」。 眾人一下子驚訝了,「宗主這萬萬不可,魔門的狡詐陰險,還是我們去吧」,身為宗主,這等事情還需要親自出手,顯得他們很沒有本事。

「正因為魔門陰險狡詐,所以我才更要去,況且,雪蘿玥那麼年輕的女人都有膽量一個人獨自找上魔門,難道我連一個女子都不如么?」。

此話一出,眾人頓時啞口無言,「那,這……」。

宗主站起身來,「不用多說,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和我們一起去,其他的長老留在總門內,注意防範,若有魔門的人來犯,直接滅了」。

這魔門既然要除掉,那就必須一鼓作氣,給他們來一個斬草除根,否則就沒有意義了。

「宗主放心,我們一定會好好守護火神宗,直到宗主回歸」,眾人起身,對著火神宗宗主的方向抱拳。

最後,在火麟的安排之下,他們帶走了火神宗一大半的弟子,基本上都是修為好的,還有一隻神獸,剩下的聖獸則是留在火神宗守護。

而火神宗的宗主想的沒錯,的確有魔門的人在知道他們離開之後想要侵犯火神宗,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但是好在他離開的時候安排好。

剩下的人修為雖然小的些許,有哪些聖獸在,倒是將魔門的那些人反殺掉。

這些年,因為魔門基本山沒有遭遇什麼磨難,他們還以為自己最強,其實這不過是因為他們神秘,因此自欺欺人罷了。

如今沒有了獸族人的幫助,一些詭異的毒,他們也失去了供應,隱藏在世俗中的魔門煉藥師都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丹藥的供給直接是斷掉的。

這還多虧當初雪蘿玥救下的那幫煉藥師,因為他們大概知道魔門煉製的藥方,順著葯源,順藤摸瓜,一下子斷了他們的源頭,所以倒是很少出現被毒藥傷害的人。

走出了火神宗的範圍,火麟和自家老爹騎著魔獸,飛奔似的往前趕路,身後也是一群騎著魔獸馬的弟子。

「父親,我不懂,你為何要親自來,這些事情,我來做就行,畢竟,我們火神宗欠她的,我來還就可以,實在不需要驚動您」。

火麟皺著眉頭,看了自家父親一眼,扯這韁繩,眼睛直直的看著前方的路,風將他的頭髮往後吹,而且似乎已經從上次穆瀟瀟的事情中走出來,如今看起來精神了很多。

火神宗宗主眼中浮現出淡淡的笑容,「上次的消息你也聽說了吧,傳送陣法的關閉,就是跟他們有關」。

火麟詫異的看著自家父親,「什麼,您的意思,空幽大陸和玄靈大陸之前的空間裂縫動蕩,導致兩個大陸切斷聯繫,這都是因為她的原因」。

「有她的原因,準確的來說是那個男人的,那個我從未見過的男人,據可靠消息稱,他離開了玄靈大陸,而令天道切斷了兩個大陸聯繫,就是那個男人一手促成的」。

說這話的時候,火神宗宗主的眼中滿是震驚和感嘆,一個人啊,一個人竟然能造出這樣的後果,恐怕說出來也不會有人信吧。

大多數的人都以為是那些來自空幽大陸的人來這裡戰鬥,引起天罰導致的,但是他知道,一定是那個男人,一定是。 雲絕殤當初離開的時候,那些殘餘的空幽大陸的人也離開了,所以,其實一大部分的人都以為這是天道的原因,並非雲絕殤引起的。

但有著敏銳感覺的火神宗宗主,加上他自己特有的渠道消息,他知道事實不是這樣。

火麟抿了抿唇,喃喃開口,「怪不得,怪不得我回來的時候,準備去找琴語的時候,已經沒有辦法了」。

父子倆並駕齊驅,他拍拍自家兒子的肩膀,「知道我為什麼會親自來了吧?」。

火麟有點似懂非懂,「還請父親明說」,他心中是有點想法,不過想要聽聽自家父親的。

「你啊你,明知故問,琴語那丫頭和她娘親是空幽大陸的,這點,這麼多年我想你應該知道,既然想要去挽回,那你只有去空幽大陸」。

「而現在空幽大陸已經關閉,他們來不了,你一個人也去不得,但是,那個女人,她應該有辦法,獸神是她的契約獸,說不定有能夠破開空間裂縫的辦法」。

火麟的眼前一亮,「對,我怎麼沒想過這個問題」,那個時候六長老他們回來說,那個女人既然有一隻契約獸是獸神的時候,他就應該想到這點的。

「能夠成為獸神的契約者,這一次****兩族能夠休戰,她從中出的力氣不小,有自己的魄力和能耐,她一定不會甘心留在這玄靈大陸,那個女人適合站在最高點」。

眯著眼睛,這火神宗的宗主幽幽的開口道。

就算不站在最高點,那邊有那個男人在,她就一定會過去,到時候不管是那個男人先打開空間裂縫過來,還是他過去,他們都可以借著一點矯情,前往空幽大陸。

所以,目前他們就需要合作,最好能夠成為朋友,加之這一次魔門的事情,首當其衝的就是他們火神宗責任,既然那個女人參與了,他們沒有理由沒有任何動作。

「父親,您的意思我有點明白了」,火麟的眼神閃了閃道,他有點慶幸當初沒有把那幫人得罪徹底,否則今天就沒有他的回頭路了。

宗主點點頭,「興許我們可以靠她前往空幽大陸,而且,今後哪怕她前往了空幽大陸,留在這個大陸的勢力,也不小,我們火神宗,惹不得」。

嘴上說惹不起,他卻沒有一絲氣惱,那個女人既然不是敵人,那最好成為朋友,更何況上次的事情她能不計較,足以證明她是愛憎分明的人。

這樣的人成為朋友最好不過了,火神宗也是時候發展發展,總之,一切都要往好了想。

火麟點點頭,「我明白,不過,這種事情我到時候會明說的,算計不行」。

「我也沒讓你算計啊」,火神宗的宗主挑眉,看著自家的兒子,心中暗暗想,這些事情還多虧了雪蘿玥那個傳言中的女人。

如若不然,自家的兒子還陷在穆瀟瀟那個女人的手中,不知道何時才會浪子回頭,他感激雪蘿玥還來不及,哪裡還會去算計。

不過自家的兒子能夠有這樣的覺悟也不錯,他之前的事情算是沒有白做,以前若是任由穆瀟瀟和自家兒子亂來,現在火神宗還不知成了什麼樣。 火麟一笑,露出了會心的笑容,「走吧,時間不多了」。

那個女人還有一隻會飛的聖獸,說不定已經到達了魔門所在的地方也說不定。

隨後,火神宗的中弟子策馬奔騰,迅速的朝著雪蘿玥給他們所指的地方去,這一次,看樣子是準備完全毒魔門出手了。

而他們想的也不錯,要除掉魔門就必須得一鼓作氣,不能給他們休養生息的時間,不僅如此,只世俗界以及各個地方,只要見到魔門的,都清楚。

這樣一來,他們就沒辦法凝聚所有的力量,對付起來也要輕鬆許多。

那黑袍老者恐怕不知道,雪蘿玥他們會這麼迅速的對他們魔門出手,也沒想到他們魔門的人會遭受到這一切吧。

至少,以前的這幫人,是不可能這麼團結的要除掉他們,所以才會如此自信的殺了接近二十萬的獸族人,準備破開小糰子的晶核。

而他更加不知道的是雪蘿玥和小糰子已經趕來了魔門的老巢,興許他現在還在努力的想辦法加速破開晶核的速度。

雪蘿玥帶著小糰子,在魔門的勢力範圍停下來,小虎擬態,跟著悄悄潛入魔門內。

其實,這裡是一座小城鎮,平日里,有少許的隱世家族弟子和火神宗弟子會在這裡採買,而離這裡幾裡外的地方是一個魔獸森林,他們有時候會在這裡歷練。

同時,也有一些由渠道的人族會來這裡做生意,所以發展倒是不錯的,因為是在火神宗和隱世家族的中間地帶,因此,兩方勢力並未駐紮在這裡。

再加上平時這裡也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大家都沒有注意,魔門將地點選在這裡倒是不錯的。

「主人主人,魔門那幫壞蛋就在這附近,我跟你說,其他的小夥伴說了,這裡的空氣很不好,它們都很少來這裡採花,味道太難受了」。

雪蘿玥藏在一棵茂密的樹上,躲避下方時不時經過的人,同時聽著面前跳躍的一群小蜜蜂。

這些便是蜂王派出去搜尋消息的小蜜蜂,感受到雪蘿玥的氣息,連忙過來稟告,至於蜂王他們,興許是去別的地方探查消息,沒有來到這裡。

「味道太難聞,應該是他們在這裡煉藥,導致這裡有那種毒氣,所以才沒有蜜蜂前來采蜜」,雪蘿玥眯了眯眼睛,冷冷的開口。

隨後,她將這群小蜜蜂給帶回了空間內,至於小糰子,則是盯著山谷內建造的一片房子,「主人,我感覺晶核就在這裡面」。

因為外面的那層防護已經很薄弱,它已經能感受到自己的力量了。

雪蘿玥勾唇,唇角上露出一抹邪肆的笑容,「如此甚好,我們進去,在那人還沒有拿走你的力量之前,咱們奪回來」。

小糰子點點頭,就要往下跳,被雪蘿玥一把抓住,挑眉,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鐲子,「玲瓏,拜託你了,氣息隱藏嚴實一點」。

「沒問題!」,玲瓏滿口答應,緊跟著,雪蘿玥便感覺到自己的周圍被一種奇怪的靈力給包圍起來,應該是玲瓏替她隱藏氣息,並且連帶著身形也給掩藏起來。 這種隱身其實跟雪蘿玥的隱身陣符是差不多的效果,都是利用障眼法,將氣息額周圍的靈氣融合,達到不令人注意的效果。

「這方法不錯,嘿嘿」,小糰子奸詐的一笑,蹲在雪蘿玥的肩膀上,至於小虎則是幽怨的看了一眼小糰子,跟在雪蘿玥的腳邊,就這樣往魔門內走去。

走近一看,雪蘿玥才發現這裡是一個山莊,外面放著兩個巨大的石頭獅子,看起來很有錢的樣子。

不過也是,在這個小鎮中,這個什麼山莊的,表面上是一個生意人,佔據這一方勢力,做著隱世家族和火神宗以及不少外界人族的聲音,能不富有么。

這個山莊之後還有各種林立在山谷中的房子,算算還是挺多的,這麼多年,竟然能做到不被發現,也是有點本事的。

大門敞開著,門口站著四位中年男子,從氣息上看,雪蘿玥能夠判斷出,這四個人的修為至少在靈皇六階以上。

這等實力在世俗界內,已經是強者了,而放在魔門中,竟然只是拿來看門的,看樣子,這魔門果然不簡單,又或許,只是為了拿來震懾他們的而已。

雪蘿玥眼眸沉了沉,她這一次只身前來,似乎有些草率了。

「怕什麼,還有我在呢不是,不用怕」,腦袋上插著的白玉簪子忽然開口,雪蘿玥眼前一亮,似乎想到了什麼。

白玉簪子這段時間一直被雪蘿玥弄到陷入沉睡,想必已經積攢了不少的靈力,到時候,那就方便了。

底氣一足,雪蘿玥大大方方的走向這山莊的正門,直接走近四人站立的中間。

「嗯?」,雪蘿玥一靠近,空氣中的靈氣還是有稍微的波動,立馬引起了四人的注意,但是他們卻看不到人,下意識的看向四周。

趁著這個呼吸間,雪蘿玥身形一閃,已經進入到山莊內。

「周圍好像有人,注意警惕」,一名年紀稍微大些,沉穩些的男子淡淡的說了一句,頓時四人靠近大門,緊挨著彼此站著。

手中握著的長劍,拇指已經搭在劍柄上,發現敵人的時候,隨時抽劍戰鬥,可惜,他們已經進入了山莊內。

小木跟院子內的小草小花們交流,迅速的找到了那最靠近後山的一座院子,這院子,平日里竟然沒有人守著,大門緊閉。

雪蘿玥眸光閃了閃,眯了下眼睛,原地輕點,下一秒已經落在了原子中,而這個時候,卻聽到了身後傳來腳步聲。

「大人,求求您放了我們吧,求求你」,一個嬌滴滴的女子帶著哭腔開口,身側跟者一個面如死灰的少年,兩人似乎對進入這個院子很抗拒。

帶著他們的是名中年男子,「放了你們,那誰來放過我,少廢話,還是給我乖乖的,否則,誰也救不了你們」,這一聲呵斥,兩人只要要緊牙關,瑟縮的走向前方。

雪蘿玥的眸光閃了閃,跟在了兩人的身後,這一次,她進入了玲瓏乾坤塔內,而小木則是化成一小根藤蔓,掛在女子的裙擺,跟著進去。

小糰子一靠近,眼神都亮了,「主人,我的晶核就在這裡面,我已經感受到氣息了」。 雪蘿玥勾起唇角,漆黑如墨的眼眸盯著進去的路,「晶核就在眼前,正不錯,只不過不知道火神宗的人到了沒有」。

依照小白的速度,想必她離開沒多久就已經將消息傳入到火神宗,而從火神宗到這邊需要的時間也不算多。

「我想應該快了,沒事,等我恢復實力,還怕他們不成」,小糰子倒是自信得很,感覺著熟悉的力量,它的心跳忍不住加快。

而雪蘿玥這個時候才發現,在這中年男子的帶領下,這一男一女走到了一個房間內,房內有一個巨大的柜子,趁著光門的時候,小木從這女子的裙擺下趴在地上。

屋內有些暗,他們並未發現有東西跟著進來了。

那中年男子走到一旁,直接當著那兩人的面,扭動機關,緊跟著,柜子向兩邊移動,裡面出現了一個暗室。

雪蘿玥的眉頭皺了一下,「奇怪,這個房間內的牆壁似乎已經是盡頭了,難道暗室在山體里?」。

那兩人見到機關,眼眸閃了一下,心裡暗暗將其記下,似乎是想要找機會離開之類的,可惜,他們不會有機會了。

一般有人願意將秘密就這麼展示出來,要麼對方值得信任,要麼對方會永遠的保守這個秘密,至於怎麼保守,沒有什麼比死人的嘴更嚴實。

待著兩人進入之後,雪蘿玥閃身,也跟著進入,這個時候,她才發現有一小段路是這個院子後面的小半截通道,還有花園,只不過常年不見光,給人一種潮濕的感覺。

對面不遠處的山體內竟然被建造得跟外面房間和門一樣,只見這中年男子敲了敲門,門被打開,卻不見有人開門。

緊跟著,這一男一女年輕人直接被推進入,門瞬間被關上,有那麼一瞬間,雪蘿玥覺得自己聞到了血腥味,可是很快就消失。

而這中年男子則是淡定的走出來,也不去管那兩個被他送進去的人。

待這中年男子離開之後,雪蘿玥和小糰子慢慢的靠近那個房間,房間內燈火通明不說,還泛著一道詭異的紅光。

「這種火焰,真是討厭,不過,能量不錯,主人,回頭讓我吃了這火焰吧,力量肯定能夠加強」,雪蘿玥體內的涅槃之火說道。

點點頭,雪蘿玥走到窗戶邊,輕輕地戳破了窗戶上貼的紙,眯起眼睛看裡面的東西。

只見一個黑袍老者正對準著一個爐鼎,使出源源不斷的力量狠狠敲打爐鼎內的東西,定眼一看,雪蘿玥發現是一個晶核,心一下子提起來。

小糰子也是放緩了呼吸,那晶核隱隱露出光芒,而爐鼎內紅色的液體也所剩無幾,他們知道,這晶核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刻,很快就會被破開。

也許是因為一心一意都在晶核之上,那黑袍老者弓著身子,並未發現窗戶外的雪蘿玥和小糰子。

「咔擦」,一聲脆響,那晶核像是被打破的雞蛋殼一樣,裡面跑出了一個拳頭大小,散發著濃郁強大靈力的光球。

黑袍老者欣喜若狂,「哈哈,成功了,老天真是眷顧我,啊哈哈」,張開雙臂,這黑袍老者仰天大笑。 這黑袍老者不知道,在他得意洋洋的時候,這團能量飄忽著,像是感受到了自己主人的氣息。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