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雲傾毫不猶豫的應道,「好。」

她心裡隱隱有些不安和害怕,擔心雲笙,所以人多一些更好。

說著,三人一起離開了仙閣直接往玄秘宗而去。

到了玄秘宗,慕雲傾看了一下周圍的地形,然後三人分散開去找,當剩下她自己的時候,便找了空地坐下。

這樣盲目的找雲笙也不是最好的辦法,既然不能找玄秘宗的人來幫忙,那她就在這附近試試能不能找到雲笙的蹤跡,或者跟其有關的線索。

畢竟玄秘宗是雲笙待的時間最長的地方。

慕雲傾閉上眼,感覺周圍的氣息,龍識之力開始蔓延,朝著四面八方覆蓋而去。

焉得。

慕雲傾睜開眼睛。

很清晰的關於雲笙的氣息。

雲笙就在玄秘宗附近,竟然五天都沒有回去?還是說他剛剛回來?

慕雲傾站起來,去找容迦和另外一人,然而當她指向雲笙氣息出現的位置時,男子頓時一驚,「怎麼可能是那裡!」

「那裡是什麼地方?」慕雲傾立刻反應過來。 「我在這裡實在是太悶了,所以就偷偷出去轉轉,聽說雲傾姐姐你到了仙閣,我就趕緊回來。」說著,容迦似是想起了什麼事情一般,「對了,這清心殿是因為雲傾姐姐你在,我才敢上來的,就算有事你也肯定會保我,其他人肯定不敢輕易上來,那別的門派的人更是不可能了,所以我剛剛回仙閣的時候,就看到有人想要找你。」

「找我?」慕雲傾疑惑了,什麼人會找他?

「嗯,說是有非常著急的事情找你,我剛好過來就跟你說一聲,你要不要去看看?」容迦問。

慕雲傾想了想,便和容迦從清心殿出去。

待看到人後,慕雲傾覺得此人眼熟,但是一時間想不起來是誰,倒是對方直接衝過來,「慕姑娘,你,你快點幫我找找雲笙吧。」

雲笙?

「我是習家的人啊。」

男子怕慕雲傾不知道自己是誰,立刻介紹了自己。

慕雲傾這才想起來,習家有個修仙者。

「你剛才說雲笙怎麼了?為什麼要找他?」慕雲傾直接問道。

「雲笙已經五天天沒有消息了,怎麼都找不到他,雖然雲笙晚上最容易迷路,但是這都五天了,仍舊沒有回來,師門也沒有派下來任務,他不可能出去那麼久不會來,我怕……」

頓了頓,「我怕他出事。」

慕雲傾神色頓時沉冷下去。

雲笙的確是容易迷路,但是五天都沒有回來,那就不對勁了。

難道真的遇到什麼麻煩?還是迷路了現在還沒有找到回來的路?

「你知不知道雲笙是去幹什麼了?或者有沒有聽說他過什麼?」慕雲傾問。

「沒有聽過,雲笙最近也沒有什麼事兒,門派也沒有下達任務,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出去,我擔心雲笙出事,但又怕他貪玩出去,所以沒有告訴宗主。」男子說道。

「那我們現在沒有任何線索,就先從玄秘宗附近開始找。」慕雲傾說道。

「好。」男子點頭。

劍問大道 「那我們走吧。」慕雲傾說道。

「雲傾姐姐,我跟你一起去,多一個人說不定找的更快。」容迦說道。

慕雲傾毫不猶豫的應道,「好。」

她心裡隱隱有些不安和害怕,擔心雲笙,所以人多一些更好。

說著,三人一起離開了仙閣直接往玄秘宗而去。

到了玄秘宗,慕雲傾看了一下周圍的地形,然後三人分散開去找,當剩下她自己的時候,便找了空地坐下。

這樣盲目的找雲笙也不是最好的辦法,既然不能找玄秘宗的人來幫忙,那她就在這附近試試能不能找到雲笙的蹤跡,或者跟其有關的線索。

畢竟玄秘宗是雲笙待的時間最長的地方。

慕雲傾閉上眼,感覺周圍的氣息,龍識之力開始蔓延,朝著四面八方覆蓋而去。

焉得。

慕雲傾睜開眼睛。

很清晰的關於雲笙的氣息。

雲笙就在玄秘宗附近,竟然五天都沒有回去?還是說他剛剛回來?

慕雲傾站起來,去找容迦和另外一人,然而當她指向雲笙氣息出現的位置時,男子頓時一驚,「怎麼可能是那裡!」

「那裡是什麼地方?」慕雲傾立刻反應過來。 「是玄秘宗的禁地,玄秘宗創建在這個地方,就是以正氣仙氣來形成結界氣場,困住封印在裡面的魔獸出來作亂傷人,那個地方也是個衍生魔獸的絕佳之地,而那道結界不僅能困住禁地里的魔獸,讓它們無法出來,人進去了也是一樣的,整個結界只有一道出入口,可以讓人來去自如,可一般人還是不會進來冒險的。」男子說道。

如果是禁地,雲笙怎麼會去哪裡?

「我先去看看。」慕雲傾說著,就朝著雲笙氣息所發出的方向而去。

心中隱隱有了不好的預感。

雲笙不管雲笙是怎麼進入禁地的,如果這五天都在那裡,那……

慕雲傾不敢再往下想了。

她到了禁地上方后,能夠察覺到在自己踩著的劍下,有強烈的氣息在波動,想了想,慕雲傾開始找那個入口。

當她從入口進去后,除了感覺到魔獸的氣息以外,還有很強烈的關於雲笙的氣息。

強烈到讓她心口受到撞擊。

這種感覺很不好。

慕雲傾的腳步放慢,甚至不想往前走了,全身都出現一種緊繃的感覺。

但是她不得不往前走。

越是關於雲笙的氣息強烈,她越是要往前。

如果按照之前所說,這裡只有一個出口,雲笙的氣息又這麼強烈,他還容易迷路,那……

慕雲傾不敢往下想了。

她越是往前走,龍識之力所凝聚的雲笙的氣息就越強烈。

終於……

慕雲傾停了下來。

在她面前,一片狼藉。

四處噴濺的血跡,碎裂的骨頭,還有……殘留肉糜。

慕雲傾的眼睛被刺痛。

這些東西在讓她面前散著強烈的氣息,雲笙的氣息。

慕雲傾雙眼越來越紅,似是湧起一層血氣,緊接著身體微微顫抖起來。

發生在這裡的畫面全都湧進腦海中。

她感覺到了雲笙當時的無助、恐懼、還有絕望!

還有那群人的狠毒!

雲笙迷路的時候,元清他們就在半空中看著,雲笙和他們求救,才知道他會來到禁地全都是元清等人搞的鬼。

元清帶笑的聲音在慕雲傾耳邊徘徊著。

「哼,我好不容易將你送到這裡,怎麼可能會讓你出去,哈哈哈哈哈!」

笑聲震耳欲聾,卻像是刀子一般,生生割裂雲笙最後的希望。

也狠狠刺進慕雲傾的心口。

這些人看著雲笙被魔獸追逐,看著雲笙慌張的逃跑,看著雲笙被攻擊,被撕裂,他們卻在笑!這樣殘忍的畫面下,他們全都笑的喪心病狂!

他們眼睜睜看著雲笙在痛苦和恐懼中被魔獸撕成碎片。

慕雲傾終於站不住了,整個人跌坐在地上失聲痛哭起來。

雲笙單純的像個孩子,他們竟然也能下這麼狠的手。

他們引雲笙到禁地,笑著看雲笙死去。

她絕對不會放過這些人,不會放過參與這件事的人,絕對不會!

元清,還有跟他一起的那些人,每一張臉他都看的清清楚楚,記得清清楚楚!

她一定妖讓他們血債血償!

慕雲傾站起來,眸子里的紅色越漸濃烈。 「是玄秘宗的禁地,玄秘宗創建在這個地方,就是以正氣仙氣來形成結界氣場,困住封印在裡面的魔獸出來作亂傷人,那個地方也是個衍生魔獸的絕佳之地,而那道結界不僅能困住禁地里的魔獸,讓它們無法出來,人進去了也是一樣的,整個結界只有一道出入口,可以讓人來去自如,可一般人還是不會進來冒險的。」男子說道。

如果是禁地,雲笙怎麼會去哪裡?

「我先去看看。」慕雲傾說著,就朝著雲笙氣息所發出的方向而去。

心中隱隱有了不好的預感。

雲笙不管雲笙是怎麼進入禁地的,如果這五天都在那裡,那……

慕雲傾不敢再往下想了。

她到了禁地上方后,能夠察覺到在自己踩著的劍下,有強烈的氣息在波動,想了想,慕雲傾開始找那個入口。

當她從入口進去后,除了感覺到魔獸的氣息以外,還有很強烈的關於雲笙的氣息。

強烈到讓她心口受到撞擊。

這種感覺很不好。

慕雲傾的腳步放慢,甚至不想往前走了,全身都出現一種緊繃的感覺。

但是她不得不往前走。

越是關於雲笙的氣息強烈,她越是要往前。

如果按照之前所說,這裡只有一個出口,雲笙的氣息又這麼強烈,他還容易迷路,那……

慕雲傾不敢往下想了。

她越是往前走,龍識之力所凝聚的雲笙的氣息就越強烈。

終於……

慕雲傾停了下來。

在她面前,一片狼藉。

四處噴濺的血跡,碎裂的骨頭,還有……殘留肉糜。

慕雲傾的眼睛被刺痛。

這些東西在讓她面前散著強烈的氣息,雲笙的氣息。

慕雲傾雙眼越來越紅,似是湧起一層血氣,緊接著身體微微顫抖起來。

發生在這裡的畫面全都湧進腦海中。

她感覺到了雲笙當時的無助、恐懼、還有絕望!

還有那群人的狠毒!

雲笙迷路的時候,元清他們就在半空中看著,雲笙和他們求救,才知道他會來到禁地全都是元清等人搞的鬼。

元清帶笑的聲音在慕雲傾耳邊徘徊著。

「哼,我好不容易將你送到這裡,怎麼可能會讓你出去,哈哈哈哈哈!」

笑聲震耳欲聾,卻像是刀子一般,生生割裂雲笙最後的希望。

也狠狠刺進慕雲傾的心口。

這些人看著雲笙被魔獸追逐,看著雲笙慌張的逃跑,看著雲笙被攻擊,被撕裂,他們卻在笑!這樣殘忍的畫面下,他們全都笑的喪心病狂!

他們眼睜睜看著雲笙在痛苦和恐懼中被魔獸撕成碎片。

慕雲傾終於站不住了,整個人跌坐在地上失聲痛哭起來。

雲笙單純的像個孩子,他們竟然也能下這麼狠的手。

他們引雲笙到禁地,笑著看雲笙死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