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這印訣也是武學的一部分,只修心法不練印訣,便會導致經脈不通,內力堵塞!

「如果自己能修鍊成拈花印,修鍊起來可能會更加完美!」

時間結界中,李牧足足用了兩個時辰才壓制住狂暴的內力,並引導著他們按照仙印訣的心法路線流動!

李牧心神凝聚,緊緊的觀察著丹田的情況,不敢放鬆!

又過了三個時辰,隨著內力流動的周期數的增多,丹藥所帶來的三十載火焰般的內力已經與李牧本身的內力相融合,不再分彼此!

就在李牧將所有內力收回到丹田之時,突然一道聲音,從李牧體內傳來!

「轟!」

「突破了!」

李牧並無驚喜之色,如果服用了小還丹卻沒突破,那自己了真是廢物了!

就在李牧結束修鍊,收起了時間結界后,又是兩道爆響聲傳來!

「什麼?」

李牧有些驚訝,但是稍微一想,便也釋然了!

這小還丹服用后可增加三十載內力,而凡級每提升一級則增加十載內力!這突然多出的內力,正好足夠李牧提升三級!

「兩個半時辰連升三級,爽!」

感受著自身凡境七級巔峰的實力,李牧捏緊了拳頭,道:「等著吧!李景榮,我所受到的恥辱,我定會讓你也嘗嘗的!」

「咕嚕…」

「額…」李牧由於在時間結界里過了五個時辰,再加上修鍊時的消耗,讓從早上便沒吃東西的李牧,有了餓感!

還好,李牧花的三個金幣中,包含了七天的伙食費!

急忙下樓,找了一處靠窗的位置坐定,店小二急忙跑來詢問李牧要吃些什麼,李牧隨便說了幾個菜,小二告訴了一下傳菜人員之後,便去招呼其他的客人。

在等菜上來的這段時間,李牧不禁為身無分文之事感到發愁,好幾個念頭閃過,紛紛被李牧否決。

「小二!來十斤牛肉,三大桶好酒!」

正在李牧一整桌菜全部上齊,愁上心頭時,一個粗獷的聲音傳來,震的店內客人耳朵嗡嗡作響。

有些脾氣爆裂之人怒氣沖沖的抬起頭,想要破口大罵,可是一看見來人身上未乾的鮮血,便恐懼的低下了頭。

李牧抬眼一瞟,此人生的虎背熊腰,豹頭環眼,一道刀疤從耳根直到左腮,生生的將嘴豁開了一條大口子,如今長好后,也是好生嚇人!

「好嘞,客官您裡邊請!」

聽到店小二的招呼聲,大漢便四周打量了一番,發現全場座無虛席,不由得看向了一人獨飲的李牧。

李牧正抱著桌子上的菜,努力奮戰著,突然發現大漢的腳步身由遠及近,李牧也不在意,大口吃著便宜菜,大口喝著杯中酒,直到桌子對面坐下了一個巨大的身影,李牧這才抬頭看了大漢一眼,道:「怎麼?一起喝幾杯?」

李牧本是無心的一句話,沒想到這漢子竟然大大方方的點了點頭,大大咧咧的道:「好啊!」

見說出去的話無法再收回,李牧只能故作豪爽,道:「小二,再加一雙碗筷!」

「好嘞!」

大漢也不客氣,直接拿起桌上的青瓷酒壺,打開壺蓋,如牛飲水般,就往嘴裡倒去,就連酒液從壺嘴流到大襟上也不管不顧!

「爽!」

大漢咂了咂嘴,用染血的袖子隨便擦了擦下巴上的酒液,豪爽的笑道:「小兄弟!喝了你的酒,你就是俺鐵牛的兄弟!以後有事來黃岩山下找我,只要報上俺鐵牛的名號,俺手下的弟兄保管好好招待你!」

「啊?」

李牧不敢相信,這人竟然只因為一杯酒,就認了自己做兄弟,這也太豪爽了吧!

可李牧就是喜歡這生性豪爽之人!隨即說道:「好,鐵牛大哥!小弟李牧,我就不矯情了,你這個大哥我認了!」

「好!」

鐵牛狠狠的拍了一下李牧的肩膀,把李牧拍的腿一軟,差點坐回凳子上。

鐵牛哈哈大笑,道:「兄弟!哥哥我要進山一趟,估計要一個月後了,到時候,你可一定要去找我喝酒!給我接風!」

「好!到時我一定去!」

李牧爽快的應了下來,同時盯著鐵牛的一身血漬,問道:「大哥莫不是獵人?」

「兄弟眼睛真毒!哥哥我就是一個獵人!」

這時店小二拿著一個大布袋,裝了牛肉,又搬了三桶酒放在了外面的一匹馬型異獸身上,鐵牛見了,便對李牧道:「兄弟!既然吃食已備足,那大哥我就先走了!」

說罷便轉身上馬,欲要離去!

李牧見了,頓時大急,忙喊道:「鐵牛大哥!」

「嗯?」

鐵牛見李牧如此急切,便問道:「什麼事?」

「鐵牛大哥!我想隨你同去狩獵!」

聞言,鐵牛的眉頭一皺。 月光如輕紗,輕柔的纏繞上了萬物的脖頸,好似美人的目光,淡淡的羞意中,又格外撩人!

李牧騎著一匹快馬,和騎著異獸血魘馬的鐵牛並駕齊驅,二人手中各拿著一塊醬牛肉,一壇上好烈酒,不時大嚼特嚼,不時開懷暢飲,好不逍遙自在!

「兄弟!」

鐵牛帶著三分醉意,向李牧舉起了酒罈,道:「你可知道,今日你若是不和我說你是凡境七級武者,我都不會帶你來!」

「咚…」

李牧也舉起酒罈和鐵牛碰了一下,咕咚咕咚的大飲了幾口,道:「我知道,鐵牛大哥是為了我的安全考慮,小弟多謝大哥!」

「嘿嘿!」鐵牛大口撕下一塊牛肉用力咀嚼,口齒不清的說道:「只要你不怪大哥狗眼看人低就行!」

「大哥說話果然爽快!來,干!」

「好!干!」

半桶烈酒,二人皆是一飲而盡!十斤牛肉,一塊不剩!

這個世界上,有一種武者,為了變強,為了金錢,他們會去荊州十萬大山中狩獵,這種人被稱之為:獵人!

而山中還有無數種異獸,它們的等級劃分對應人類武者,至強的異獸甚至比人類還要強大!所以獵人是一個很危險的行業!

李牧為了歷練,也要過一次刀尖上舔血的生活,就像曾經一樣,只不過,這次應該不會再有晶石射進李牧心臟了!

李牧想到這,嘴角揚起一道笑意,看的鐵牛一陣茫然。

荊州十萬大山內,常有異獸出沒!外圍異獸遇見的異獸很弱,所以鐵牛不會在外圍停留,而是會進入外圍與中心之間,異獸不強不弱魔中間地帶!

騎著的馬早就因體力不支,倒地不起,口吐白沫了。反觀鐵牛的血魘馬,疾馳上百里,不見絲毫疲態!這就是異獸與普通馬的區別,李牧不禁渴望的看了血魘馬一眼!

鐵牛看到李牧眼睛里的渴望,笑道:「兄弟,你可別打我這血魘馬的主意,這是我當初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降服的寶貝!我說什麼也不能送給你的!」

「哈哈哈…」李牧尷尬的乾笑兩聲,道:「大哥多慮了,小弟只是羨慕大哥的寶馬而已,並無佔有之意!」

看著李牧臉上的鄭重,鐵牛哈哈大笑,道:「兄弟既然這麼喜歡我這寶馬,不如我帶你去逮一隻回來降服,這樣可好?」

「當真?」

李牧雙眼放光!俗話說男人愛寶馬,美人愛英雄!這一匹寶馬,在英雄眼中勝過美人,可想而知,一匹寶馬會讓李牧多麼歡喜!

李牧呼吸粗重,問鐵牛道:「大哥你知道哪裡有血魘馬?」

九州精怪榜上介紹:

血魘馬,是擁有破凡境五級左右實力的馬形異獸,體力異常充沛,日食十石,可日行千里,登山踏水,如履平地!是武者前期最希望擁有的異獸之一!

鐵牛看著李牧急切之意,哈哈笑道:「兄弟真性情!這想要寶馬的慾望都已經直衝天宇了!」

李牧知道自己失態,也不在意,只要能得到血魘馬,就算丟人又如何?

「兄弟莫急!」

鐵牛指向倒地不起的馬匹道:「這血魘馬出沒在夜裡月明之時,所以咱們先把這馬殺了,吃一頓馬肉之後,我再帶你去找也不遲!」

「好!」

見李牧應道,鐵牛轉身拿刀的瞬間,一絲冷笑在鐵牛臉上一閃而過!

拾了些柴火,用火石點燃,李牧便在一旁地上坐著休息,順便看著鐵牛大開大合的分解馬肉和馬骨,嘴裡叨叨咕咕:「這塊肉不好吃,扔掉,這塊好!」之類的話。

「哼哼!」

看著鐵牛裝的樣子,李牧暗自冷笑不已!李牧可以斷定,這鐵牛必定是被人派來要殺死自己的殺手!

只因為這鐵牛偽裝的再好,也抵不過李牧毒辣的雙眼!

原因一共有三點:

第一,現在已經快要入夜,血腥味會吸引異獸的道理,身為獵人的鐵牛不會不懂。可鐵牛竟然要殺馬充饑,剖馬時還將馬肉扔的到處都是,這明顯是想要吸引異獸!

第二,李牧在客棧吃飯坐的是靠窗位置,自然可以看到窗外。據鐵牛說,自己的營地在黃岩山,那鐵牛就應該是從黃岩山而來,可李牧分明清楚看到,鐵牛從不遠處的一個酒樓出來,直奔客棧而來!而且那個那車,就藏在一個巷子中!

第三點,也就是關鍵的一點!在李牧和鐵牛走出沒多遠的時候,一個人影從鐵牛出來的酒樓中匆匆離去,那人李牧看清了,是龍於海的二兒子——龍曉峰!

從那時起,李牧所有的表現都真真假假,使得鐵牛對自己不再抱有戒心!

這時,鐵牛已經在馬屍上切割下了兩塊三斤多的肉塊,被他穿在兩根粗壯的樹枝上!

隨著火焰的炙烤,馬肉上開始滲出少量的金黃色油脂,落在火中,發出噼啪爆響聲!

馬肉漸漸地變色,變成可以讓人實用的顏色之後,李牧從身上拿出了來時便準備好的鹽,均勻撒在了馬肉上。

知道鹽粒化開,李牧才拿出了一直隨身攜帶的時之刃,輕輕的在大肉塊上片下了一塊,輕輕的放在嘴裡咀嚼,待到馬肉完全被嚼爛,方才咽下。

「兄弟,多吃點,吃完了好上路!」鐵牛滿眼深意的,大口咬了一口馬肉,大力的咀嚼著。被火光照在臉上,將鐵牛的刀疤臉,顯得格外猙獰!

「哼!要動手了嗎?」

李牧心裡一凜,再次在肉塊上切了一片吃掉,道:「好!大哥!如果今天要是順利抓到血魘馬,我絕對不會忘記你的恩情!」

「是的!我相信!」

鐵牛詭異的一笑,道:「你會永遠記住我的!」

鐵牛吐出口中馬肉,右手猛然摸向後腰處的匕首,大聲道:「記住了!今天殺你的人叫鐵牛!」

本是必殺的一刀,帶著濃濃的內力划向正全身放鬆專心咀嚼的李牧脖頸處!

「嗖!」

想象中的感覺並沒有出現,鐵牛定睛一看,眼前那還有李牧的影子!

「不可能!」

鐵牛滿臉震驚的道:「我明明用氣機鎖定了他的!他怎麼會從我眼前消失!」

「錯就錯在…」李牧的聲音從鐵牛背後傳來。

鐵牛全身肌肉通通繃緊,一種不好的預感傳來,下意識的轉身,抬起匕首想要防禦,只可惜…

「噗嗤!」

李牧的時之刃破開了時間的阻擋,在鐵牛驚訝的目光中,出現在了心臟上!

直到死去,鐵牛的臉上,都帶著難以置信的神色!

「錯就錯在,你小看了我李牧!」

李牧甩干時之刃上的鮮血,道:「沒想到,這匕首竟能破開時間的過程,直達最終的結果!」

突然,一道信息出現在腦海:

時之刃,內蘊因果律,只需要一個因,便可直接給出結果!

震撼!

這還是李牧第一次使用時之刃,縱使李牧做了心理準備,這時之刃的強大,還是震撼到了李牧!

下一瞬間,李牧看向了地上已經冰冷的屍體,一聲冷笑后,吃著烤好的馬肉,將屍體扔到了火堆上,騎著鐵牛的血魘馬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殺掉李牧,賞金一百金幣!」

李牧在血魘馬背上的包裹里找到了龍於海的手書,上面明確的寫道!

簡簡單單的十個字,就透露出龍於海濃濃的殺意!

可是龍於海怎麼也想不到,鐵牛,凡境九級巔峰,被李牧出人意料的靠著一瞬間的時間靜止給反殺了!

所以,李牧便不再擔心會有人來刺殺自己,因為龍於海太看輕李牧了!

一夜的時間,李牧都是在十萬大山最外層的森林裡緩慢前行,因為李牧自知修為太低,不敢夜間戰鬥,只有不停地遊盪在外圍,不深入。

遠方,一抹溫暖的陽光照耀開來,讓世界恢復了原有的色彩,李牧撣了撣身上的露水,狠狠地抽了一下馬屁股,血魘馬登時加快速度,往更深的地方而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