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雷電轟鳴。

天地下著雷電之雨,那恐怖的天蛇神矛再次橫空撞來,一如既往的浩蕩,一如既往的強大。

「不……」

扶覡眼中終於恐懼了起來,這樣的攻擊,再連續幾下,他的身體恐怕就再也扛不住。

他閃身想躲,逃離戰場,但那可惡的陰陽太極圖卻再次出現,瞬間又阻止了他的動作,僅僅是耽誤了剎那的工夫,那天蛇神矛便再次撞了過來,狠狠地轟在他身上。

新白蛇問仙 轟!

血水像是水流一般從融勾戰甲中滲透出來,嘩啦啦的掉下地面,那躲在融勾戰甲裡面的身體,已經被徹底轟碎掉。

「我認輸。」

扶覡驚慌失措的大喊道。不斷的後退,企圖逃離戰場,奈何那噁心的陰陽太極圖再次出現,他想逃都困難。

他的身體,已經在盔甲中碎裂,即使他太玄中期的修為,恢復起來都相當的困難,若是再承受一擊,恐怕整個身體就會化為灰燼。

莫問根本不搭理他,再次施展出雷神雨。天蛇神矛化為一條雷電長龍,雷霆陣陣,猛地撞了過去。

「你……可惡……」

扶覡心中冒冷汗,這個莫問顯然要殺他,根本沒有停手的意思。

以他的身份地位,認輸已經夠丟人,他居然還不依不饒。扶覡心中恨得咬牙,雙眸通紅,恨不得將莫問碎屍萬段。

「格爾勒大人。救我!」

扶覡無奈,只能再次求救,雖然沒有骨氣,但總比把命喪送在這裡強吧。一旦他的身體毀滅。元神多半也逃不出去。

「廢物!」

一道不輕不重的身影驀然在巨闕峰上響起,緊接著一道身影就從一處宮殿中飛了出來,幾個閃爍就飛上高空,準備前去營救扶覡。

那道身影的氣息相當的恐怖。遠遠超過扶覡,甚至比一般的太玄後期修士都強大的多。

「格爾勒,該死!這些血郢部落的狗崽子不守信用。」

桑一曉面色微變。那道身影他相當的熟悉,有一次他甚至死在那人手中,血郢部落的第二修士格爾勒,太玄後期巔-峰的修仙者,聯盟中只有第一修士嵇岳能擋住他。

站在桑一曉身邊的烏岐冧猶豫了一下,然後也飛了出去,但他知道,他攔不住格爾勒。這個時候,聯盟的第一修士嵇岳恐怕都攔不住他。

「這個老東西越來越沒有節操了。」

嵇岳面色一沉,他也沒有想到,格爾勒這個老傢伙居然會出來營救,扶覡與莫問之間的戰鬥,乃是兩者約定好的生死之戰,尚有一些榮辱感的人都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格爾勒先走一步,他此時想攔截,恐怕也會慢上一步,這個時間,足夠他救下扶覡。

莫問眉梢微凝,他也發現,一股恐怖無比的氣息正不斷接近,他現在絕對不是那人的對手。

「哈哈,莫問……你殺不死我,總有一天,我要將你挫骨揚灰,碎屍萬段。」

扶覡哈哈獰笑了起來,眼中儘是恨意,他不能死在這裡,這個仇一定要報,否則將是他一生的屈辱。

莫問眼中閃過一抹冷色,深吸了口氣,緩緩地道:「你沒有報仇的那一天,因為我說過,半柱香內你必死。」

「格爾勒大人在這裡,你還想殺我,天真無知。」扶覡冷笑道,眼中儘是不屑。

格爾勒大人乃是能與嵇岳分庭抗禮的存在,太玄後期的修仙者中都罕有敵手,救下他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這個蠢貨還妄想在格爾勒大人面前殺人不成。

莫問不理會扶覡的嘲諷,眼中的冷意越來越盛,一道道無形的火焰驀然在瞳孔中升起,那火焰無形無色,但卻能把天地規則都燒的扭曲。

無靈凈火!

為了殺扶覡,莫問把無靈凈火這張底牌都施展了出來,以他現在的修為,倒是能勉強控制這股恐怖天火的些許威能。

一道藍光從他背後亮起,化為兩道精美到極點的翅膀。

只見藍星色的光芒微微一閃,莫問的身軀就跨過百里距離,似乎無視了時間與空間的距離,直接就出現在扶覡面前。

「死!」

一道森寒宛如九幽之下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隻手掌就按在扶覡的融勾戰甲上面,那手掌平淡無奇,若是仔細看,才能發現手掌周圍包裹著一道道無形的火焰。

扶覡驚愕的望著站在自己面前的莫問,腦子還有些反應不過來,那一瞬間,他的速度怎麼能恐怖到這個地步!之前就已經夠快,可此時,他才體會到,什麼叫真正的快!

嗤嗤!

一道道火焰灼燒的聲音響起,只見那融勾戰甲表面的靈光,正迅速的黯淡下去,上面古老而神秘的符文,居然停止了運轉,扶覡始終保持著的天人合一的狀態,無形中就被解除了。

「怎麼可能!」

扶覡猛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他的融勾戰甲居然受到創傷!那是太玄大圓滿的修仙者都做不到的事情啊,莫問區區一個修為還不如他的人,怎麼可能做到。甚至,還強行將他從天人合一的狀態中踢了出來。

恐怖的危機感在心中瘋狂滋生,他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冥冥中,卻又感覺死亡在無限的接近他。

莫問嘴角掛著森寒,融勾戰甲根本阻擋不住無靈凈火的滲透,大量火焰已經湧入戰甲里。

「不……不要……救我……」

扶覡發現自己的身軀在一點點的化為灰燼,毫無徵兆的化為灰燼,他瘋狂的大叫了起來。最可怕的是,他感到神魂都不穩定的顫動了起來,似乎隨時都可能潰散。

他根本不明白髮生了什麼,連莫問怎麼做到的都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已經到了生死一線的邊緣。

「元神出竅。」

扶覡兇狠的一面展現了出來,絲毫猶豫都沒有,直接元神出竅。一道幽藍的光芒從融勾戰甲上飛出,然後化為一幽藍的光芒就想逃走。

「元神化劍。」

莫問豈能讓他逃掉,一道道無形的元神劍氣瞬間出現在那幽藍色元神面前,猛地轟擊而下。

與此同時,莫問一揮手,光芒一閃,就將那隻剩下一個軀殼的融勾戰甲給收入了葯靈戒中。此物乃是至寶,連他都很心動。

然而,另一邊,殺傷力相當大的元神化劍之術居然沒有湊效。

扶覡那只有兩寸高的神魂,手中抱著一顆黑色的圓珠,那圓珠釋放出一道黑色光芒,居然將元神化劍的力量給擋住。

「元神珠!」

莫問挑了挑眉頭,想不到這個扶覡還有這種寶物,氣運倒是不低,一般人可得不到元神珠這樣的寶物。

「莫問,我與你勢不兩立。」

扶覡咬牙切齒,若不是元神珠的保護,他剛才就已經魂飛魄散。當初他撞上大機緣,找到一處神虛境修仙者的洞府,元神珠與融勾戰甲就是在那裡一起得到了,他也繼承了那名神虛境修仙者的衣缽。可惜,那名神虛境修士走的道路,與他截然不同,他從中得到的傳承相當的少。除非他改換自己的修鍊之路,但那樣,他就要從頭再來,他不敢賭。

「你沒有機會與我勢不兩立。」

莫問根本沒有放過他的意思,眼中無形的火焰一閃,只見扶覡神魂所在的空間頓時扭曲了起來,似乎有一團無形的火焰在緩緩的蠕動。

那黑色的元神珠再次釋放出一道黑光,準備抵擋,然後,僅是一瞬間,那元神珠就啪地一聲,化為了灰燼。

「不……怎麼可能……」

扶覡不可置信的大叫了起來,見了鬼一般,元神珠怎麼可能被毀掉,那可是神虛境大能的元神珠啊!

他最後的保命手段,同樣也是他最大的秘密,居然就這樣徹底破碎掉了?

「死!」

一道道元神化劍再次出現,狠狠地斬向扶覡的神魂。

「孽畜,住手!」 一枝紅杏妃出牆 追捕小萌妻 一道大吼聲猛地響起,格爾勒終於趕了過來。

剛才發生的一切雖然複雜,實則只是一瞬間的工夫,當格爾勒趕來的時候,扶覡已經只剩下一個神魂。

莫問豈會理會那道吼叫聲,元神化劍絲毫不停頓的落下,那扶覡的神魂頓時化為了灰燼。

「你找死!」

格爾勒沒有料到這個青年人這麼不給他面子,憤怒的一拳轟出,恐怖的力量層層疊疊。瞬間將周圍的空間都凝固。

(未完待續。) 「什麼?天火!」

另一邊,那獨立於山峰之上,籠罩在五色光芒下的婀娜女子,輕聲驚叫了出來。

那個傢伙,居然連天火都能馴服,他怎麼做到的?

她能感覺出,那無形的火焰,已經相當強大,根本不是那個青年的修為能掌控與馴服的。難道,他背後的勢力幫他馴服的天火,然後封印在他體內?

那多危險!簡直不可思議,對於修為不夠的修仙者來說,天火絕對是世界上最危險的東西,稍有不慎就可能爆炸。

那個青年把天火封印在自己的身體里,不是在自己體內安裝一個隨時都可能爆炸的定時炸彈么!

「不知那是什麼天火,感覺很特別啊!有些像凈世琉璃火,又有些像虛無幽火,還有無靈凈火似乎也是這個形態……」

神秘女子輕聲道,隔著如此遠的距離,從外表上看,她也認不住那到底是什麼天火,世間的天火種類太多,很多都是天地自然孕育的神奇火焰,有些甚至獨一無二,有些則從來都沒有被人發現過,出現一種誰都不認識的天火,那是絲毫都不奇怪的事情。

不過,世間天火,有名有姓的也很多,萬古天火榜上面,記載的天火便有三千六百多種,有的在歷史上只是曇花一現,然後徹底滅跡,有的一直存在與世間,傳承至今。

「一個身懷天火的小子,倒是有些吸引人呢,不過以我現在的能力,恐怕吞噬不了他體內那股天火。」

五色光芒下的神秘女子舔了舔豐-滿性-感的唇-瓣,感受那天火的氣息,眼中的光芒都越來越明亮了起來。任何天火都對她有著很強的吸引力。不過這東西,可不是好玩的,一不小心就會引火燒身。

且說,另一邊,當格爾勒趕到的時候,扶覡已經被莫問以雷霆手段擊殺。

望著自己帶來的族人。在自己眼皮底下化為灰燼,魂飛魄散,格爾勒憤怒至極,似乎不顧名聲,直接像莫問出手。

他乃是太玄後期巔-峰的修仙者,向莫問動手自然有恃強凌弱的嫌疑。

一圈圈厚重的力量爆發,莫問感覺周圍的空間都凝固了起來,那股恐怖的力量緊緊鎖定他,簡簡單單的一拳。居然就讓他感到莫大的壓力。

「星耀!」

莫問手腕一抖,天蛇神矛幻化出一道道殘影,那些殘影層層疊疊,迎向格爾勒那恐怖的一拳。

星耀的純攻擊力不如雷神雨,但作為星帝的絕招,自然不會比雷神雨差,兩者的方向不同而已。

雷神雨更擅長於純粹的攻擊力,而星耀攻擊力雖然也很強。但本質上卻是一招相當富有技巧的神通,追求最小的力量釋放出最強的攻擊。

莫問接連施展了幾招雷神雨。體內的陰陽氣就差不多消耗了一大半,而他若是施展星耀,相同的消耗,一招雷神雨可以施展兩招星耀。

而且,星耀在防禦之上,遠遠高於雷神雨。

兩大神通。各有特殊,說不上誰高誰低。

此時格爾勒一拳轟來,施展星耀能更大程度的降低那一拳的攻擊力。

轟隆!

星光閃爍,大量的星光糾-纏在一起,像是一張堅韌的網路。那張網路微微震顫,居然將那一拳大部分力量都給卸掉。

剩下的力量,轟擊在莫問的蒼穹戰體上,已經對他造不成什麼威脅,僅僅被震退了四五步。

不得不說,一名太玄後期巔-峰的修仙者,的確很強大。

「格老賊,你不守規矩了啊。」

此時,一道聲音從莫問身邊響起,嵇岳終於晚一步來到了戰場中,見莫問如此輕易就接下格爾勒一拳,頗有些詫異的望了他一眼。原本他以為自己慢半拍,這個青年人肯定要吃點苦頭,想不到他不但殺了扶覡,還能全身而退。

又一道光芒出現在戰場中,乃是最後趕到的烏岐冧,他作為聯盟的另一位太玄後期修仙者,自然要與聯盟站在一起。

「你那是什麼神通?」

格爾勒卻是不理會嵇岳與烏岐冧,目光緊緊地盯著莫問,那能滲透到融勾戰甲內部的雷神雨神通就夠驚-艷,剛才那一招星耀,似乎更是玄妙,居然能將他的攻擊擋住70%以上。那可是一名普通太玄後期的修仙者都很難做到的事情。

然後,回答格爾勒的卻不是莫問,而是另外一道朦朦朧朧的聲音,那聲音圍繞在巨闕峰上,久久不散:「烈焰七曜,當年星帝的最高絕學,一招七曜,當年不知殺了多少人傑。」

「什麼人?」

格爾勒面色一變,那聲音很特別,似乎很近,但又似乎很遠。而且,他居然無法判斷出聲音的具體位置。

莫問面色亦是微變,那個人,居然能認出烈焰七曜,似乎知道星帝的一些事迹。而且,他同樣無法捕捉到那道聲音的具體位置,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有這麼大的能耐。

「上使。」

嵇岳與烏岐冧對視了一眼,一下就知道,那是他們聯盟的那位上使。那個一直很神秘,行蹤縹緲的上使居然會出現。

可惜,所有人都找不到那個出聲之人的位置,她似乎只是感興趣的接了一句話,然後便再也沒有了迴音。

「她就是你們聯盟里的那個上使?」格爾勒面色凝重的望向嵇岳,這個女人,相當的不簡單。

「格爾勒,生死有命,剛才也是扶覡主動挑戰莫問,甚至立下生死之約,現在戰敗,那也是咎由自取。」

嵇岳淡淡的道,關於上使的話題,他根本不想多說。

「哼,嵇岳老東西,扶覡乃是我們血郢部落里最有潛力的族人之一,他死在你們聯盟里。你可考慮過後果。」

格爾勒面色陰沉到極點,他此次帶隊來到七十二部落聯盟,還沒有來得及商談事情,居然就損失了一員大將。而且,扶覡地位不低,他死在外面。肯定會引起部落的憤怒,他多少都脫不掉責任。。

「那我可沒有辦法,誰叫他與人約戰,我們聯盟歡迎任何友善的客人,但這是他的個人行為,應該由他自己負責。」

嵇岳攤了攤手,一臉淡漠的道。後果,他們聯盟與血郢部落本來就是死敵,相互之間常有廝殺。扶覡死在莫問手中,對聯盟來說乃是一個好事兒,他高興都來不及。

事實也是如此,巨闕峰上,聯盟的修仙者一個個都興奮無比,情緒相當的振奮。扶覡,那是何等的人物,一直在聯盟中都是惡魔般的存在。現在這麼死在這裡,死在他們眼前。還有比這更讓人高興的事情嗎?

「扶覡居然被滅殺,而且還是在半柱香之內,莫問大哥威武啊。哈哈,從此以後,聯盟將少一個大敵。」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