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衡利弊之後,秦向東這才沒有先發起對周清等四人的進攻,而是選擇小心翼翼地尋找太絕真沙。 然而片刻之後,天龍仙門一眾弟子,包括天龍仙門的長老秦向東,以及周青、董清月等人,他們感應到前方驀地出現了一股強大的氣息,他們馬上判斷那一股氣息就是太絕真沙的氣息。

眾人內心一陣歡呼,但當他們神識探查那氣息來源時,全部雙眼瞪大,目瞪口呆。

原來,太絕真沙的氣息竟然就在前方那一頭巨象殭屍帝所在的領域範圍中。

眾人心中一陣無語,心想這還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

周清甚至還能感應到前方的那太絕真沙似乎在挑釁他們,故意將自己身上的氣息徹底淋漓盡致的釋放出來,是想引起他們的注意。

他腦子快速運轉了起來,而後他就想到自己何必非要著急著得到太絕真沙呢。

現在最渴望能夠得到太絕真沙的恐怕就是天龍仙門的一眾弟子了,他才不著急呢!

即便真的讓董清月得到了太絕真沙,周清也不會得到多大的好處。

董清月連忙傳聲:「我們就在這裡坐下來,我們不去湊這一次熱鬧了!我們就在一邊睜大雙眼,好好看看那些天龍仙門弟子如何去對付那殭屍帝!」

「對!對!」周清連忙點頭,表示非常贊同董清月的建議。

當秦向東也感應到了前方的太絕真沙傳來的挑釁之意,他目露凶光,面色不善。

他之前曾經偷偷和那太絕真沙打過一陣交道,他知道它雖然沒有真正的智商,但它還是能夠察言觀色的,它能夠感應到附近周圍氣息的主人對它是好意還是惡意的。

可能由於被飛羽仙域的強者追殺過太多次數的緣故,無論秦向東如何對它釋放自己的善意,它依然會將任何仙域強者的氣息當做惡意的來者!

面對這種狀況,秦向東也只好不惜一切手段去搶到太絕真沙了。

「周清,我們現在就坐下,好好嗑瓜子,好好當我們的吃瓜群眾吧!我們就在這裡慢慢看戲!」

「沒錯,沒錯,我們就當吃瓜群眾!好好看戲!」

片刻之後,董清月就好像變戲法一樣,她從儲物戒指中摸出一堆的桌子椅子,然後她在一張大桌子上搖擺上一些瓜子,以後就開始宴請周清等三人坐下,嗑瓜子。

看到董清月的舉動,周清等三人額頭上冒出一頭黑線。

「大家快坐下!我們嗑瓜子,當吃瓜群眾!」

董清月淡淡說道。

「好!大家就一起嗑瓜子!看戲!」

周清在一張椅子上坐下,抓起一把瓜子,慢慢磕了起來。

遠處的秦向東神識外放,當他看到周清、董清月等四人的舉動,鬱悶得幾乎要吐血了。

若換了他在現場,他肯定會當場掀翻桌子的!

只是現在的他正在組織策劃他的五十多個天龍仙門弟子正準備進攻裡面的殭屍帝,他無暇顧及周清等四人。

他之前最擔心的就是那太絕真沙會返回到殭屍帝那裡,而現在他最擔心的事情竟然真的實現了!

看到周清等四人在一邊悠哉悠哉的磕著瓜子,秦向東心中快速閃過各種不同的念頭。

他心裡明白他不可能要求周清、董清月等四人配合他行動,對方肯定對他有所懷疑了。

畢竟,對方可是死了三個同伴的,若董清月等人還不懷疑那三個同伴的死和他們這些天龍仙門有關,秦向東就會懷疑對方是在使詐了!

他腦子翻騰過種種猜測,最後索性將心一橫!

「既然如此,那我還不如直接將他們全部在這裡滅殺了!」

秦向東腦子快速轉過這個念頭后,他就在思考他滅殺周清、董清月四人後,會給他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他知道他必須命令那些天龍仙門弟子快速進攻周清、董清月四人,不讓他們有任何開口反駁的可能,先將他們滅殺了。

這樣一來,他肯定會損失一部分手下。

而如果他用剩下的手下和前面的殭屍帝決戰,那他接下來的勝算就真的不大了。

如果這時候他返回天龍仙門,欺騙一些天龍仙門的弟子到這裡來幫助他,那恐怕事情會暴露得非常快。

秦向東吐出一口濁氣,他告訴身邊的一眾手下,讓他們對周清等四人採取快速進攻。

看到前面的一眾天龍仙門弟子殺氣騰騰衝了過來,周清、董清月等四人馬上明白,那些天龍仙門弟子應該是要殺人滅口!

「既然當不了吃瓜群眾,那我們就跟他在這裡打游擊戰!」

董清月很光棍道。

她面色陰沉,她決定要在這裡要和那天龍仙門的殺手打打游擊。

周清、董清月四人極速逃離了,而在他們的身後則緊緊跟著一眾天龍仙門弟子。

在萬僵墳場這裡,任何強者都會受到這裡的天地規則之力的影響,自身實力會受到一定的削弱。

天龍仙門的一眾弟子雖然可以在這裡釋放出金龍星魂,也可以在這裡飛行,但他們的飛行能力受到很大的限制,他們的飛行速度會變得非常緩慢。

天龍仙門的一眾弟子無法發揮他們自身星魂的特長,自然而然很難追得上周清、董清月等四人。

看到周清等四人成功逃離,秦向東氣炸了肺。

他權衡利弊,思考再三,最後還是決定召回了所有的天龍仙門弟子。

他的時間有限,他不能在這裡和周清,董清月等四人在萬僵墳場這裡瞎轉悠,他必須搶在太絕真沙施展第二次土遁之前將它擒住。

那天絕真沙休息恢復了之後,那它會不會跑到其他地方去,那就真的很難預料了。

無論是哪種結果,秦向東覺得它肯定會再次逃跑。

如果他要得到太絕真沙,那他就必須先攻破裡面的殭屍帝防線,讓他有機會接近太絕真沙。

再說,他之前派出的一眾天龍仙門和那殭屍帝的大戰,摧毀了保護殭屍帝領域的光罩,也摧毀了這裡的墳頭,削弱了殭屍帝和它的一眾手下的實力。

如果他這個時候乘勝追擊,他就有機會能夠獲勝!

如果他拖延時間,錯過了最好的出手時機,那戰局將會朝有利於殭屍帝的方向去發展,殭屍帝和它的手下會慢慢適應四周環境的變化,那對他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看到周清和董清月等人逃到遠處,而且還不時返回在他們面前轉悠,那些天龍仙門弟子個個氣炸了肺。

秦向東的面色也變得如豬肝色一樣,非常難看,他的身體被氣的要顫抖了起來。

若他身上還有冷箭一樣的寶物,他肯定會將周清、董清月等人,當場滅殺,以泄心頭之恨。

秦向東決定做出行動計劃,他決定不再與周清等人周旋,他要以最快的速度衝到殭屍帝面前,搶到太絕真沙!

他身邊的那些天龍仙門弟子,並沒有懷疑他的計劃,他們還真的以為他們的這一次行動是天龍仙門高層的一項秘密行動!

他們現在看到的可是貨真價實的殭屍帝,而且還感應到了傳說中的太絕真沙。

所以,在場的一眾弟子沒有任何的懷疑。

秦向東心中馬上做出一個決定,他決定要犧牲眼前的這五十多個天龍仙門弟子。

為了奪取太絕真沙,他手中有一樣寶物,能夠幫助他將太絕真沙困在裡面。

只要他能夠靠近太絕真沙大概十米的距離,然後將那寶物鎖定它,他就能夠將太絕真沙困在那寶物裡面了。

「只要那太絕真沙被這個碧火葫蘆困住,那它就沒有辦法逃脫了!」

秦向東馬上召集那些天龍仙門弟子,而後對他們道:「今天我們執行的是天龍仙門門主交待的一次高度機密行動,沒想到我們竟然遇到了異域強者!外面那四個人其實都是異域的強者,它們假扮成人族出現在這裡,就是要破壞門主交待的機密行動!現在的形勢非常危急,我們需要一些人做出犧牲,你們是否願意為了仙門做出犧牲?你們是否願意為了保護飛羽仙域而戰,而死?願意的站出來!和我一起行動!」

異域強者可是飛羽仙域,乃至所有仙域的共同敵人,在場的天龍仙門弟子聽了之後,個個心中無比氣憤。

這些年以來,飛羽仙域有不少高手,甚至也包括天龍仙門的弟子,都慘死在異域強者手中。

所以,任何一個飛羽仙域仙門的人都要找那些異域強者報仇雪恨的。

所有的弟子都連忙點頭道:「我願意犧牲!」

「天龍仙門萬歲!」

「門主萬歲!」

「仙域不滅!」

很快,在場的所有天龍仙門弟子的情緒就被秦向東煽動了起來,他們滿面決死之色。

看到眼前這些不畏死的天龍仙門弟子,秦向東暗中吐出一口濁氣。

「希望我這一次運氣足夠好,能夠讓我得到太絕真沙!」

秦向東腦子快速閃過數個畫面,他在思考什麼時候是他出手的最佳時機。

「只要等下他們和那殭屍帝決戰時,我就先探查到太絕真沙的位置,然後就放出碧火葫蘆,將它困在裡面,之後我就火速逃離此地!這個計劃完美!」

他知道若他這樣做,那些和殭屍帝決戰的一眾天龍仙門弟子下場就只有一個,他們將會慘遭殭屍帝的屠戮,最後全軍覆滅! 原本阻擋神識探視的光罩被摧毀后,周清就可以用神識探視查探前方的一切情況了,現在的他不會好像以前一樣,難以查探前面殭屍帝的實力了。

現在,前方那巨象殭屍帝的實力在他面前,一覽無遺。

周清很快就看到那五十多個天龍仙門弟子個個身軀化為一道流光,急速朝前面的巨象殭屍帝猛衝了過去。

就在那巨象殭屍帝的身邊附近圍聚了各種實力高強的殭屍王,也圍聚了各種實力不亞於殭屍王的各種仙獸殭屍。

面對這樣強大的陣容,若換做是周清,他肯定不會採取正面主動攻擊的方法來進攻那些殭屍的。

若採取正面主動進攻,無疑是白白送死!

然而,周清就瞪大雙眼看到那些天龍仙門的弟子個個奮不顧身,依舊不畏死一樣往前沖了上去,那場面顯得非常瘋狂。

「那些天龍仙門的弟子也太兇悍了!這簡直就是在和那殭屍們拚命啊!佩服!」周清內心感慨了一句。

剛剛靠近那些殭屍時,一眾天龍仙門弟子聯手組建的殺陣還能殺掉一些阻擋他們前進的殭屍王。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天龍仙門弟子聯手組建的殺陣露出破綻,就被那些殭屍王攻破了。

很快,那些天龍仙門弟子就潰不成軍。

儘管他們潰不成軍,但他們依舊手持各種玄兵,盡一切所能滅殺那些殭屍。

周清眼眸閃爍,他有些想不明白,為什麼那些天龍仙門弟子要和那殭屍帝如此拚命,難道他們是在執行什麼特別使命?

一般來說,進入萬僵墳場的武者都是到這裡來歷練的,而不是到這裡來拚命的。

因為這裡幾乎沒有值得仙域強者打破腦袋都要搶到的寶物,這裡的殭屍和異域強者不同,他們體內的暗屬性星魂力量所蘊含的破壞力量不同。

異域強者會主動對仙域發起進攻,殺死仙域的人,而萬僵墳場內的殭屍不會主動進攻仙域,一般情況下,只要不闖入每一個殭屍的領域範圍,這裡的殭屍不會主動發起進攻。

能滅殺萬僵墳場內殭屍的辦法未必能夠運用在滅殺異域強者上,所以,萬僵墳場就只是被視為一個歷練的場所而已。

片刻之後,周清就看到一個身穿長老服飾的中年男子直接衝到了殭屍帝身邊的一個位置上,而後那中年男子就手持一個葫蘆狀寶具對準那裡。

再過一會,就有一團金色的光芒被吸進了那葫蘆狀寶具中。

周清眼眸一閃,他感應到那被葫蘆狀寶具吸進的那一道金色光芒應該就是那太絕真沙了。

雖然那太絕真沙的氣息只是稍縱即逝,但還是準確地被周清感應到了。

他頓時恍然大悟,原來那天龍仙門真的有能夠困住那太絕真沙的寶物。

他看到那些天龍仙門弟子個個隕落,慘死在殭屍帝手下,而那個搶到太絕真沙的天龍仙門長老身子一閃,就化為一道流光沖了出去,根本不顧身後的那一群弟子死活。

不到五十息時間,那五十多個之前還在奮勇衝上去殺敵的天龍仙門弟子全部隕落了。

周清眼眸猛地一亮,他感覺到現在那搶到太絕真沙逃跑的天龍仙門長老逃匿的身法和之前滅殺董家三個得道境高手的身法非常相似。

「小姐,我感覺到那個現在逃跑的人就是之前滅殺我們三個同伴的殺手!」

兩個得道境高手也認出了秦向東長老的身法。

「我也有這種感覺!我肯定那個人就是兇手了!」董清月道。

這下終於真相大白了!

原來剛才那逃跑的那個人就是之前偷襲暗殺了三個董家高手的兇手!

於是,董清月當即讓周清等三人跟隨她一起急速沖向前方,他們要追殺那殺手。

秦向東剛剛逃離巨象殭屍帝,就看到身後出現了周清等四人,他們在追趕他。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何況,他心裡很明白自己之前到底做了什麼。

秦向東面色大變,身上元力暴增,他連忙施展天龍仙門的高級身法,身子如閃電一樣,極速沖向前方。

然而,追殺他的周清等人的奔跑速度也不慢,周清更是施展了雷霆身法,極速追趕秦向東。

董家的三個得道境高手之所以會被秦向東滅殺,並非秦向東的實力很強,而是那三人當時沒有防備,他們沒有施展任何的防禦功法,這才被秦向東偷襲得手。

如果,當時那三個得道境高手並不是為了抓住太絕真沙,沒有施展防禦功法,而只是一般的行動,那他們三個還未必會被秦向東滅殺。

秦向東之所以能滅殺董家的三個得道境高手,並非他實力強大,而是被他用來偷襲的那冷箭寶物非常厲害,能夠無聲無息的滅殺襲殺敵人,再加上他選擇了最好的時機出手,自然能夠得手。

而現在他被周清等人追殺,而他現在沒有了冷箭,所以他現在就如喪家之犬一樣,被周清等人追殺了數十公里。

「不!我不能夠一直這樣下去!我不能夠被他們一直追殺下去!這樣下去我肯定會不行的!」

經過數十公里的被追殺,秦向東知道,身後那些追兵的速度並不比他慢多少,而且那些追兵的數量足有四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