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牆(強)上嗎?呸呸呸,根本不是這個意思好嗎?

抵達玉麟食堂的時候,梁宵已然在門口等候,見秦羽出現連忙笑著打招呼,當看到秦羽身邊的龍馬,笑容登時僵在臉上,嚇得腳下發軟差點摔倒。

「你這是怎麼了?」秦羽向自己身後看看,沒看到什麼可怕的東西阿。

「龍……龍馬?!」梁宵指著龍馬結結巴巴驚呼出聲,突然意識到龍馬不喜歡被人指著,否則會生氣咬手指,連忙收回手藏好,生怕被龍馬一口咬掉。

「是龍馬怎麼了?」秦羽剛說完就聽旁邊龍馬打了個鼻響,用萬分鄙夷的眼神看著他,似乎對秦羽的反問非常不滿意。

「只有龍家人才能駕馭龍馬,非龍家血脈幾乎不可能得到龍馬認可,你莫非是龍家人?不對,你不是姓秦嗎?如果你真是龍家人,怎麼會進魚堂?」梁宵一臉凌亂加懵比。

秦羽轉念一想,店小二好像也是這樣認為的,所以給他的待遇特別好,看來龍馬的確會成為問題,得給自己的身份找個說法才行。

「瞧你這樣子,我怎麼會是龍家人呢?這是一位龍家朋友的馬,她有事暫時交給我幫忙餵養而已。」秦羽拍了拍梁宵的胳膊。

梁宵終於鬆了口氣,如果秦羽是龍家人,他可真不敢和秦羽做朋友:「快走吧,這裡距離魚堂蠻遠的,早點出發去報到,找個住的地方安頓下來才是正事。」

秦羽自然沒有意見,為了不暴漏自己能騎龍馬這件事,秦羽和梁宵同乘一騎,讓龍馬馱著兩隻蘿莉自己跑,龍馬對此自然是萬分樂意,腳下生雲一溜煙就將秦羽和梁宵甩出老遠再也看不到蹤影。

秦羽心中神獸狂奔,阿彌陀佛無量天尊阿門芝麻開門,拜託在他趕到之前千萬別鬧出事情,一隻龍馬一隻虎妖兩隻蘿莉,天哪想想都要世界爆炸。

然而繼續來刷存在感,帶著邪惡的笑容扭動飄過……

事實證明理想果然是豐那個滿的,現實卻是骨感的,秦羽還是太單純太善良太樂觀了。

當秦羽和梁宵趕到的時候,龍馬正在不知道誰種的院子里四處亂啃,一邊啃還一邊呸,竟然還嫌棄不好吃。

喵了個咪的,這些一看就是精心種植的上等食材,考慮一下種植者的心情好不好?

這不,種植者正蹲在旁邊哭呢,她心疼她的植物,可她能怎麼樣呢?她能對龍馬動手不成?動手也打不過的說。

(PS:接下來就是心田秘地之旅啦~)(未完待續。) ?果然非同物種不懂得憐香惜玉,種植者好歹是個十八左右的妹紙,蹲那抹眼淚看著都讓人心疼。

洛洛、雲珠和小白的行為也好不到哪去,雲珠找了個風景獨好的涼快地方就地鋪開薄毯子,也不管周圍是什麼環境,有多少人看著,兩隻小手在包袱里抓呀抓,不斷掏出各種好吃的,什麼醬牛肉、五香豬腳、薑汁松花蛋、鹽水鴨、老醋花生……

雖說大部分都是冷盤,但三隻小傢伙依然吃的非常開心,你吃一口我吃一口歡樂的不得了,尤其洛洛簡直可怕,見不遠處有人賣烤腸,直接衝過去全部搶走,嚇得那人呆在原地當場石化。

蘿莉,真可怕!

「秦兄,你的兩位妹妹實在,實在……」梁宵嘴角抽搐,終於找到了合適的用詞,「與眾不同。」

周圍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跑過來安慰妹紙的人也越來越多,秦羽一個頭兩個大,眼角抽搐頭頂青煙直冒,看來不能再這樣放任下去了,得好好教訓教訓才行。

連忙下馬上前,將龍馬硬生生從園圃中拽出來,秦羽走到哭泣的妹紙面前抱拳道歉:「實在抱歉,臭馬不聽話,害了你的園子,你損失了多少我照價賠償,你看……」

話音未落就聽旁邊一位青年憤懣喝道:「賠?賠就能解決問題嗎?你知道這些植物柔妹妹花了多少心血嗎?」

「就是就是,心血是無價的,你卻以金錢衡量,真是俗不可耐。」另一位青年用忌憚的眼神看了奮蹄瞪眼的龍馬一眼撇嘴道,「你們這些眼裡只有錢權的人永遠也不會懂得,呵呵。」

架空歷史之聖靈情緣 換個秒天秒地焚天滅地的豬腳,估計就要當場打人了,但秦羽可不是那種人,聽了兩位青年的話,非但不生氣反而刮目相看,明知龍馬還敢直言斥責,果然有骨氣。

「算了算了,你們別吵了,我也不讓你賠,賠了這些植物也活不過來,以後請你管好你的馬,別讓它再到處禍害。」妹紙抹了抹眼淚站起身,雙眼依然很傷心的樣子,卻沒有繼續追責的打算。

秦羽登時對這位妹紙更是刮目相看,心地善良寬以待人,品質真真是很高尚的,怎麼能讓這種好人受損失呢?當然不行!

「聽到沒有,還不道歉!」秦羽瞪了龍馬一眼,用眼神告訴它,不道歉就不帶你去找主人。

龍馬何其高傲,自然是不願意道歉的,奈何秦羽捏著它的命門,為了早日見到主人,迫不得已只能低頭打了個鼻響表示歉意。

圍觀的學子們嘖嘖稱奇,妹紙也驚訝地眨了眨眼睛,更不敢要秦羽的賠償。

「既然你不肯接受賠償,那就當我欠你一個人情吧,若有機會一定加倍奉還。哦對了,敢問姑娘姓名?」秦羽拱手鄭重地說。

「我姓柳,單名一個柔字,你直接稱呼我的名字就好。」柳柔道。

「柳柔,春風拂柳漫卷輕柔,好名字!」秦羽贊道,剛說完手腕就一陣炙痛。

「過獎了……」柳柔微微欠身有些不好意思。

秦羽暗暗抖了抖手腕讓石姬別鬧,從懷中取出一包種子遞過去道:「我和朋友初來駕到,對此地還不熟,不止可否勞駕姑娘做我們的引導,作為報答,這包種子請姑娘笑納。」

一眼就認出了園圃里的所有植物,秦羽斷定柳柔愛好種植,尤其對香辛料情有獨鍾。

「種子?」果然如秦羽所料,打開一看柳柔登時驚呼出聲,「香辛料的種子,居然有這麼多種,而且質量都這麼好!」

「作為報答姑娘可還滿意?」秦羽笑問。

「這太貴重了,我不能要!」柳柔一臉不舍重新包好推了回來,美食大陸香辛料是非常昂貴的,老百姓只用得起最廉價的蔥姜蒜,大食才會去嘗試使用更多更貴的香辛料,更重要的是,種植商人為了抬高價格,對種子和種植方法控制的非常嚴格,大食想弄到種子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這包上好的種子才會如此珍貴。

「姑娘若是不要,那就只有扔掉了,唉,可惜……」秦羽假裝嘆氣作勢要將種子扔進園圃。

柳柔見狀連忙制止,嚇得臉都白了,一把將種子多回去嗔道:「你這人,怎滴如此浪費,我收下還不行嗎?走吧,我帶你四處轉轉,今天你想去哪裡,我就帶你去哪裡。」

秦羽微微一笑,將兩隻兀自嗨皮吃喝的蘿莉一手一隻提溜回來扔上馬背,牽著龍馬與依舊懵比的梁宵跟著柳柔開始了魚堂暢遊之旅。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青年甲懵比。

「柔妹妹居然答應了……」青年乙懵比。

「蘿莉呢?跑哪去了?」全屏懵比實力懵比沒有最懵比只有更懵比。

……

不得不說,柳柔是個很細心而且很負責的人,在她的引導下,秦羽很快就在腦海中構築出了魚堂的地理圖紙,對魚堂有了很直觀的認識和印象。

魚堂面積非常大,畢竟曾經是一座獨立的美食學堂,雖然資金長期短缺,導致許多設施都不得不關停閑置,但總面積還是比子午食院大很多倍,豐富程度也遠高於子午食院,再加上常年無人修繕管理,植被自然生長變得格外茂盛,簡直就是一座天然的超巨型自然公園。

天色漸暗,最後柳柔將秦羽和梁宵帶到了住宿區。

「這裡是三大住宿區的沁心園,前面那個種了許多花的就是我住的地方。」柳柔指了指前方繁花似錦的小小院落。

秦羽心中感嘆魚堂鹹魚多地位差,住宿卻還不差,這座沁心園都是獨立的小院子,每個院子三間房,中間是一塊可種植用地,想種什麼隨便,還有一株碧綠如茵的大樹,一片小小的水池,一個石桌几個石凳,環境清悠怡人實乃修身養心的不二之選。

不過可惜的是,柳柔的下一句話卻如悶棍險些將秦羽打暈過去。

「抱歉你們不能住在這裡,趁著天色還早快去找地方吧,我已經到了就不送你們了。」

妹紙你好坑,感情最後是送你回家嗎?(未完待續。) ?具體詢問兩人才得知,原來三大住宿區也是分等級的,劃分的方法與資歷地位相匹配。美食學堂與美食學院不同,已經沒有了年級的劃分,而是採用相互流動制度。

所謂的相互流動就是指,定時進行考核,根據所有考生的分數進行重新分段,分數高的地位會得到提升,能夠獲得和支配的資源都會得到提升,分數低地位下降,資源也隨之下降。

就拿魚堂舉例子,魚堂的腰牌分為三類,一條魚、兩條魚、三條魚,其中一條魚地位最低,秦羽梁宵暫時就在此列,三條魚地位最高,柳柔就在此列。

如果考核後秦羽的成績排在第一段範圍內,腰牌就會升級為三條魚,排在第二段範圍內,就會升級為兩條魚,三段維持不變。

如果柳柔考核后成績掉落三段,三條魚就會降級成為一條魚,二段以此類推。

龍堂、名堂與草堂也是一樣,流動制度帶來的是更激烈的競爭力,最大限度消弱了所謂前輩的優勢,所有人統一標準,有實力的上去,沒實力的下來。正如堂主那句話:「在我這裡有實力就有公正。」

的確,有實力就有公正,沒實力就努力讓自己有實力,如果連努力都做不到,還要什麼公正,趁早滾出美食學堂。

美食學堂就是正式踏入美食戰場的試煉場,究竟是成功入場,還是敗北離場,都將在美食學堂得到證明,這就是美食學堂的奧義。

回到沁心園的許可權問題,沁心園是最高等的住宿區,需要三魚腰牌才能入住,秦羽和梁宵都是一魚腰牌,自然是無法入住的。

得知真相的秦羽和梁宵眼淚流下來,妹紙你真是讓我們淚流滿面,早知道讓我們留在一魚住宿區不就好了嗎?

無奈之下,秦羽和梁宵只能轉身準備離開,便在這時,忽然有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視野中。

咦,可不正是廖大公子嗎?秦羽立刻認出了來者,怎麼能認不出來呢,對於送寶貝的人,一定要好好記在心裡才行,說不定下次還會繼續送寶貝呢。

也許,廖大公子又是來送寶貝的也說不定,噗噗噗……

廖大公子……還是叫名字吧,總是叫公子好難為情,從現在起就叫他廖峰。

廖峰身邊還跟著另一個人,比廖峰高半個頭,年齡也明顯大一些,長相和廖峰有些相似,眉宇間透出一股強大的自信,顯然實力相當不俗。

「柳柔,你認識此人?」秦羽見柳柔蹙眉,不由低聲詢問。

柳柔點點頭,用明顯有些不愉快的語氣說:「他是廖炎,美食豪門廖家的子孫,實力不俗卻是個很討人厭的傢伙,現在是三魚腰牌,就住在我旁邊的而院子里!」

秦羽畢竟是過來人,一聽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估計廖炎對柳柔進行過騷擾,柳柔不喜歡廖峰,所以覺得廖峰很討厭,至於騷擾的方式……嘿嘿嘿,也許被偷看過洗澡也說不定,噗噗噗……

「實力不俗怎麼會在魚堂?」梁宵撇撇嘴,他看不慣廖峰,自然而然捎帶將廖炎也看不慣,卻不知道一句話將柳柔也圈了進去。

柳柔斜睨了梁宵一眼,輕輕哼了聲道:「僅僅在魚堂種實力不俗可以了吧?廖家是美食豪門,嫡系子孫多得是,名堂草堂都有,聽說龍堂也有一位,廖炎草堂考核沒過所以掉落魚堂,實力在魚堂自然位居前列。」

梁宵終於意識到自己說錯話,連忙賠笑道歉,好在柳柔是個好脾氣並沒有真的放在心上。

原來如此,秦羽心中恍然,管你是誰家的子孫,在魚堂就是鹹魚一條,區別只是鹹魚的體積大小而已。

(翠星嘀咕「你也在的酥……」娜娜:「主人不是鹹魚!」金鈴兒:「今天鹹魚打六折,量大從優哦。」萌香:「有寶貝給人家嗎?」米婭:「小尾巴左左右右左左右右,好暈,噗通……」)

這是,廖峰顯然也看到了秦羽,原本還和廖炎有說有笑,表情突然變得難看起來,就好像吃了翔一樣。

秦羽心中暗笑,不退反進主動迎了過去,熱絡地和廖峰打招呼:「哎呦喂,這不是廖大公子嗎?看來我們很有緣分嘛,偌大的魚堂居然又碰面了,你說是不是?」

「……」廖峰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只要想到自己的寶貝刀具,他就有種要暈過去的感覺,那套刀具可是出自食宮巨匠之手,他平時都捨不得用,今天想在玉麟食堂考核上顯擺一下才拿出來的,誰料顯擺不成居然拱手送人,簡直比賠了夫人又折兵還要憋屈。

「小峰,怎麼回事?你認識他?」廖炎又不傻,看廖峰的臉色就知道肯定沒那麼簡單。

「就是他奪走了我的刀具!」廖峰終於還是說了出來,咬著牙說了出來。

廖炎的雙眼登時眯了起來,縫隙中迸發出凌厲寒光,上下大量秦羽,用充滿威脅的語氣說:「原來是你奪走了小峰的刀具,立刻交出來,否則只要我一句話,就能讓你在魚堂混不下去!」

「威脅我?真是好可怕,太可怕了。」秦羽佯裝畏懼連退三步,突然嘿的一聲笑了出來,伸出食指晃了晃,「廖兄,明明是打賭輸給我的,怎麼能說是我奪走的呢?願賭服輸天經地義,是個男人都明白,你不會連這都要耍無賴吧?」

「呸,你少胡說八道,我要是耍無賴就不會將刀具給你!」廖峰氣哼哼道。

廖炎瞪了廖峰一眼,暗道這個堂弟怎麼這麼笨,直接一口咬定是被奪走不就好處理了嗎?廖家是美食豪門,收拾一個魚堂雜魚還不是手到擒來?比捏死螞蟻還簡單?

不過,既然廖峰都承認了,廖炎也不好公然強行索要,隨手取出一錠金子扔到秦羽面前:「給,這是補償,把我弟弟的刀具交出來!」

看到這一幕,柳柔和梁宵的臉色都變了,遠處路過的幾人臉色也變了,秦羽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他真沒想到廖炎會用這種方式羞辱自己,他可以不生氣,但他不會接受。

「我要是不交出來呢?」秦羽絲毫沒有撿起來的意思,反而盯著廖炎的眼睛。

「記住,我們姓廖。」廖炎淡淡地說,威脅之意不言而喻。

秦羽突然冷笑一聲將金元寶踢開:「抱歉我沒記住,另外我也不缺錢,想要刀具?用實力來拿吧!」

(PS:送腰牌的來了,噗噗噗噗噗~)(未完待續。) ?竟然敢用這種方式羞辱人,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秦羽不討厭那些直來直去的傢伙,卻討厭那些橫行霸道的傢伙,從柳柔的描述以及現在的情況看,廖炎就是典型的橫行霸道,仗著出身美食豪門橫行霸道。

對於如何激怒一個人廖炎擁有非常豐富的經驗,通過堂弟廖峰的描述,秦羽出身應該不太好,所以才會適應那種寒酸的垃圾菜刀,對於這種人,錢方面的羞辱,無疑是最佳的激怒手段。

所以,廖炎這麼做不是真的想給秦羽錢,而是想激怒秦羽,如果秦羽能夠動手打他那就更美妙不過,食堂與食院有個規矩相同,就是嚴禁內部私鬥,不被發現還好說,一旦被發現先動手的一方將受到嚴厲懲罰,情節嚴重者甚至會被驅逐出美食學堂。

「憑實力?就你也配和我說這話?」廖炎進一步刺激秦羽,「我廖家扔塊骨頭你都得乖乖叼著,更何況是金子,撿起來!」

不得不承認,這廝激怒人的本事還是有的,那麼一瞬間,秦羽真的有打爛他比臉的衝動,幸好及時忍住沒有上當,否則吃虧的肯定是自己。

「吐出來的話我很快就讓你吞回去。」秦羽提起刀具盒,用燃燒般的雙眼盯著廖炎,幾乎整個人周圍都燃起熊熊烈焰,連龍炎鎖鏈都隨之發燙,似乎隨時都會隨怒焰沖騰而出,緩緩用重於千鈞的分量吐出兩個字:「食戟!」

「你說什麼?」廖炎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廖峰、柳柔和梁宵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秦羽竟然要發動食戟,一個初來乍到的新人,竟然要對三魚腰牌的廖炎發動食戟。

「我說食戟!既然我們都是大食,就用大食界最神聖的方式來決一勝負,你若贏了,我將刀具盒拱手送上,你若輸了……」秦羽說著忽然轉頭問柳柔,「腰牌可以通過食戟進行互換嗎?」

柳柔下意識點點頭:「可以是可以,可你……」

還沒說完秦羽已經轉過頭去:「如果你輸了,我和你互換腰牌!」

「哈哈哈,我沒聽錯吧,你要對我發動食戟?你要挑戰我?你知道我的實力在魚堂排行第幾嗎?」廖炎突然哈哈大笑。

旁邊廖峰心中冷笑,考核三關秦羽在基礎技能和嗅覺上表現的非常優秀,烹飪卻表現的並不出眾,別說廖炎,即便讓他上他都有穩勝的把握,所以這場食戟秦羽輸定了,他的刀具終於可以拿回來了。

「居然有食戟看,今天滿有趣的。」

「這小子瘋了吧,一魚腰牌挑戰三魚腰牌,難不成自己找死?」

「沒看到對方是廖炎那傢伙嗎?那傢伙最喜歡通過激怒對方的方式來擊敗對方,可憐這小子居然如此輕易就中計了,果然還是太年輕了,衝動是魔鬼,古人誠不我欺。」

一些路過的學子聞聲都走了過來,對著秦羽指指點點,除了少數興緻勃勃看戲的外,大部分都對秦羽表示惋惜,看來平時對廖炎的為人都很清楚。

「你排行第幾和我有關係嗎?搞清楚,我不是在挑戰你,而是……」秦羽買沒說完就被梁宵拉住。

「你瘋了?他故意的,別衝動阿!」梁宵的語氣很急,秦羽考核第三關的表現他看在眼中,也就勉勉強強踩著及格線通過,以這種實力和廖炎食戟對決與找死有什麼區別?要知道,食戟幾乎都是直接比烹飪,不會去比基本功和嗅覺,秦羽的強項根本派不上用場。

「是阿別亂來,他沒法把你怎麼樣的。」柳柔也過來低聲勸告。

秦羽道:「我沒衝動,我也沒亂來,我就是要和他食戟對決,讓他知道這裡沒有他囂張的地方。」

御鬼狂妃:高冷王爺太撩人 還有句話沒說,那就是順便將腰牌升升級,不是只有三魚腰牌才能住在沁心園嗎?那就弄一個三魚腰牌不就行了?

「我囂張?我只是在告訴你該怎麼做人而已,身為一個新人,最好乖乖夾起你的尾巴。 貧女也瘋狂 我接受食戟對決,想什麼時候比,在哪裡比隨便你。」廖炎怕遲則生變,反正必勝無疑根本沒什麼好怕的,順勢奪回刀具還能羞辱秦羽,何樂而不為呢?

完了,柳柔和梁宵心中陡沉,只要雙方對提出的要求無異議,食戟就可以成立,再加上奇數的評審和官方認可,食戟就會立即生效,一旦生效就會得到食氣規則的保護,想作廢都不可能。

「擇日不如撞日,剛好是下午飯時間,還不算晚,那就現在開始比吧,場地……」秦羽左右看了看,目光落在不遠處的訓練場,「訓練場不錯,你自己去找人通知管理人員,我在訓練場等你。」

秦羽說完直接轉身朝訓練場走去,所謂訓練場,其實就是專門為宿舍區準備的烹飪訓練場所,三個住宿區都有分佈,檔次不算高面積卻不小,屬於非正式烹飪場所,平時如果有新鮮的想法,都可以就進去訓練場進行烹飪試驗,如果造成什麼損失,照價賠償即刻,不會受到任何處罰。

「好,那就訓練場,小峰你放心,我一定會把你的刀具奪回來的!」廖炎說完朝自己的小院落走去,他要拿上自己趁手的刀具,好好給秦羽一個教訓。

廖峰點點頭快步跟上,柳柔和梁宵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無奈和遺憾,既然無法阻止,那就為秦羽祈禱吧,希望能有奇迹發生。

馬背上,兩隻蘿莉雙眼亮的跟星星似的,激動之色溢於言表。

「有好吃的?」洛洛握緊兩隻小小的粉拳雙眼放光。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