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他真的自己此時最應該做的就是靜下心來安撫好那股暴走的能量的;可是想歸想,自己卻怎麼都靜不下心來,導致情況越來越惡化!

啪!啪!啪!

就在秦寒以為自己真的要完蛋的時候,一陣清晰又富有奇怪頻率的伐木聲從遠處響起。

這個聲音充滿著詭異的頻率,不過卻非常清晰地飄進了秦寒的腦海中,帶著一股清涼之意席捲了他整個身軀。

轉瞬間便把已經渾渾噩噩在走火入魔邊緣的秦寒給拉了回來!渾身的燥熱感頓時下降了好幾倍,就連那暴動的能量都逐漸變的溫順下來,在其體內流竄的速度也沒一開始那麼快了……!

秦寒也不笨,趕緊利用這個機會強行地把體內那些能量壓制住,然後利用這股清涼之意結合自己體內的能量順勢壓縮在丹田內部。

紅色的火龍珠能量在丹田內一會兒膨脹,一會兒壓縮;反覆持續了大概半個小時之久后,終於是穩定地形成了一層淡淡的氣態能量!

嘣!

秦寒渾身一震,一圈氣勁從他的身軀中噴涌了出來;強大的衝擊力瞬間就把周圍的花草給撞的支離破碎。

緩緩地睜開雙眼,抹了一把額頭上重新冒出來的冷汗,秦寒心有餘悸地自語道:「還好有這個奇異的聲音幫助,不然小爺今天就要撲街在這裡了!能夠突破到這個層次的巔峰真是好運到不行啊,下次再提升實力便是凝星級了!」

秦寒在地球的時候就已經是武聖高階的實力了,這次機緣巧合在做突破,一舉使他步入了武聖巔峰的水平,也就是銀河系所稱的普通修鍊者巔峰,這是半隻腳踏入凝星級的標誌!

「也不知道是那位前輩出手相助。」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套衣服穿上,秦寒順著那伐木聲的來源走去…… 第124章砍樹

幽幽的密林,秦寒循著那穩定的頻率的伐木聲行去,他想看看到底是哪個高人在背後幫助自己度過難關的。

當他走了將近十里左右的時候,才看見了那聲音的來源!這也讓他暗暗咋舌,怎麼也想不到一個伐木的聲音居然能夠傳出那麼遠的距離。

這是在密林最深處的部位,一塊將近一個足球場大小的空地出現在秦寒的眼前!

在這片空地上最吸引秦寒目光的便是一個巨大呈半圓形的『土包』!而在這個形狀怪異的土包上還搭建了一個由木頭造成的房子!

啪!啪!啪!

伐木的聲音正是從土包的另一邊傳出來的。秦寒繞過土包向那邊走去,來到近前的時候一道傴僂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這是一名秦寒迄今為止見過的外貌最年老的老婦;滿臉的皺紋初略看上去會覺得非常的恐怖,完全可以夾死一隻蚊子了;背部彎曲的就如同背上了一個龜殼,這個老婦整個人的身高也只到秦寒的腰部位置。最醒目的是她那頭原應該和其他外貌相對稱花白的頭髮卻是呈現出一種十分純的金黃色!

此時的老婦正拿著一把通體如玉,但又只有手掌大小的斧頭一下一下地劈砍著面前的那顆十個人都圍抱不過來的通天巨樹!看似如同袖珍玩具的小玉斧和老婦那有氣無力的劈砍,卻在每次的劈砍后都能在巨木的軀幹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砍痕,而那救了秦寒一命的伐木聲正是由此發出。

待離得近了以後,秦寒越發地感受到這聲音的奇妙與強大之處,清涼之意席捲全身,讓周身三萬六千個毛孔都舒坦地張開,內臟都得到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滋潤,舒服的秦寒不自覺的想要###出來。

甩甩腦袋,秦寒暫時把這迷醉的感覺拋開,正要開口向老婦致謝,因為此時他非常的確定,眼前這位看上去大半截身軀都快入土的老人絕對是一個超級強者,不然就不會連隨便發出的聲音就可以把他從走火入魔將要暴體的邊緣中救回來的。

「小子,想要變強嗎?」

就在秦寒剛要開口的時候,那老婦率先說話了,一開口便是針對了秦寒現階段最需要解決的問題,而她在說這句話的時候,頭也沒回,手中還持續著劈砍的動作。

秦寒先是呆了呆,隨即馬上反映了過來,眼前這位看不出深淺的老婦可能是要指點自己了,一瞬間興奮的情緒溢滿了胸口!

「前輩,小子沒有過多的目標,其中最大的一個人生目標便是成為創世級的巔峰強者!不為其他,只為我愛的人,愛我的人和我故鄉所有的人創造一個最好的起跑線,最好的環境和不被欺負!」

秦寒說的這些可不是假話!除了要弄明白自己的身世外,他離開地球來到這個陌生的星系最主要的目的便是增強自身的實力;只有自己變強了,那他身邊的人才會得到安全和幸福!所以他一直是以這個目標大步前進著,從未停下過!

「創世級,哼哼!小子,你去把那邊的那塊巨石搬到我這邊來。」老婦聽到秦寒口中說的創世級,冷笑了兩聲后便讓秦寒去把在空地另一邊的一塊直徑起碼有十米的圓形巨石給搬到她這邊來。而那塊巨石秦寒在進來的時候便看見過,當時他還奇怪在這個全部是樹木的密林中怎麼會有這麼一塊光禿禿的巨石的呢。

『這大概是前輩對自己的考驗吧!』秦寒心中這樣想到,也沒說什麼,他徑直向那巨石走去。

來到巨石旁邊,看著那塊比自己要高出起碼三倍的大石頭,秦寒不自覺地『咕嘟』咽了口口水,要把這大傢伙搬到距離這裡起碼百米遠的老婦那裡,貌似難度不小啊!

他先把雙手###巨石底下的泥土中抓住前者的邊緣,略微一使勁想要把巨石給舉起來;結果卻是這塊重量完全不和體積成正比的大傢伙根本就紋絲不動!

「給我起!」

紅色能量噴涌而出,秦寒低喝一聲,渾身的肌肉瞬間隆起,鼓脹成一快快堅硬如鐵的肉塊,在其表面還有數根血管暴漲起來,如同一條條扎龍盤亘在他的身上!

之前的突破讓秦寒的整體實力提升了一個巨大的台階,所以當他使用出全力舉起巨石的時候,雖然很艱難,但那塊如同山一般重的石體還是一點一點離開了地面,最後完全被秦寒舉起背在了背上。

轟!轟!轟!

他一步一步地背著巨石向著老婦那走去,巨大的壓力壓的他每次邁步,都會把腿部膝蓋以下的部位全部###了那並不算鬆軟的泥土中!

花了大概十分鐘的時間,秦寒才把巨石背到了老婦的面前……

「先這樣背著別動。」前者又是頭也沒回的說了一句話,然後還是如同之前那般繼續劈砍著眼前的巨木。

秦寒聽到后只得老實地背著那塊巨石站在前者的身邊。

起初他還能夠以強大的**和體內的能量相互配合,把那塊巨石給牢牢地背在背上,雙腿筆直地站在那裡;但是不知道這塊巨石到底是什麼成分組成的,重量重的恐怖!如果是在地球上的話,這麼大體積的岩石最多也只有這塊的十分之一這麼重罷了!

所以在過了半個小時后,秦寒開始感覺自己要堅持不住了。體內的能量和**的疲憊感已經到達極限了!身上的衣服已經完全被汗水打濕了,雙眼中布滿了血絲。

雖然他整個身體都在這極限的狀態下微微顫抖著,但雙腿還是筆直的站立在原地沒有絲毫的彎曲!

就在秦寒快要暈過去的時候,老婦終於是停下了那一直在劈砍的動作,淡然地轉過身來面向秦寒道:「除了精神堅強這一優點之外,小子你其他的各方面都差到了極點!」

她這一開口便是數落著秦寒,其意思就是秦寒的資質太差了!要是這句話被卡娜聽到,那絕對會擼起袖子和老婦拚命的!

像秦寒這種天賦在她的眼中,已經是百年難得一見的超級天才了,這個老婦居然還說他資質太差!這完全是沒有眼光的表現嘛!

「給我吧,自己原地休息一下。」

老婦說完,便抬起那隻沒有抓著玉斧的手從已經被強大壓力壓的半截身體埋在土裡已經和她差不多高度的秦寒手中把巨石給接了過來。

而那塊秦寒用盡全力才舉起來的巨石在她的手中就好像是泡沫做的一般,一隻手便輕而易舉地舉了起來!然後又看似輕鬆無比地單手托住那塊巨石向著它原來擺放的位置走去;只用了幾分鐘,老婦便來到了那個位置輕鬆地把巨石放回了原地,而她走過的地方就連一根小草都沒有壓壞!

看見這一幕,秦寒驚訝地連插在泥土中的下半身都忘了拔出來了!

直到老婦再次回到自己面前後他才反映過來,趕忙渾身發軟地把身體拔了出來。

不過當他剛剛站穩的時候,老婦又隨手把手中的那把玉斧丟給了他,「不使用任何手段,只靠自身的力量用這把斧頭砍倒一顆樹,然後來屋中找我!」說完,她便轉身回到了那個搭建在巨大土包上的木屋中,房門一關就不管秦寒了。

秦寒掂量著手中的玉斧,這把斧頭看似小巧,但重量著實不低,他不雙手用力還拿不動!現在他都快『囧』死了。老婦說讓他砍斷一顆樹再去找他,可是這裡最細的也要好幾個人來才能抱住啊!

無奈,考慮到這是老婦對他指點之前的考驗,秦寒也都認了!

拿著斧頭選了棵他認為最為『苗條』的樹——三個人才能抱住!上半身一使勁,掄起斧頭便向巨木砍去……

當!

一聲精鐵交鳴的聲音在這片空地上響起,久久回蕩!

秦寒整個人都被震麻了,「我靠!這樹是鐵做的嗎,怎麼那麼硬?」秦寒使勁搓著酸麻不已的雙手抱怨道。

剛才他可是使用了全力去劈砍眼前這棵大樹的,結果卻是自己被那強大的反彈力給震的轉了兩圈才停下來!而那個正真的受害者卻只是留下了一道淺淺的印子……

「呸呸!小爺我不信了,我還砍不倒你這棵爛樹?」

秦寒發狠了,往手上吐了兩口口水,擼起袖子便向那棵巨木砍去!一時間,噹噹的撞擊聲在這片密林中久久回蕩!而那棵被砍的樹則是在微風中輕輕搖曳著樹冠上那柔嫩的枝條,彷彿在嘲笑著某位奈何不了它的傢伙……

天空中的兩個月亮漸漸的落了下去,而另一邊的三顆太陽開始逐漸升了上來!可是那撞擊聲還是在持續著,但是如有人仔細去聽的話,便會發現那聲音漸漸的已經從嘈雜刺耳的交擊聲變成了圓潤的伐木才會出現的『咄咄』的聲音。

而此時在那空地土包上的木屋內,原先隨意躺在木板床上的老婦睜開了雙眼,喃喃自語道:「看來我的運氣還真是不錯,在這個偏遠的星系中還能發現這麼一個能夠完美繼承我傳承的小傢伙,而且悟性還不低,居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掌握了力量的控制!人品也不錯,起碼懂得尊重老人,非常適合做我的傳人啊!」隨後她又閉上眼養神去了。

而秦寒這邊,那棵巨木在一個晚上於秦寒的『交鋒』中,終是落了下風,軀幹部位已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口子……! 第125章拜師

咔嚓!轟……

一棵參天巨木轟然倒塌,在濺起的漫天塵土中,一道精赤著上半身的身影矗立在其中!

在經過了大半天的時間,秦寒終於在把眼前的這顆巨木給砍倒在地!從最初的奈何不了這棵巨木到現在的將其砍倒,秦寒從中體悟了許多。

最開始,他那強硬的劈砍方法是雙手用力完全沒有其他動作的一心想要砍倒巨木,而漸漸的他發現這樣下去就算是一個月他都不能完成這一目標!所以他腦中開始回憶起之前老婦砍樹時的那種動作與其神韻,有模學樣的動起手來。

時間一久,他便發現光是使用雙手發力並不能完全的發揮出自己全身真正應該有的力度,雖然是用全力劈砍,但是因為技巧的使用不當,起碼有十分之久的力量白白散去,只留那一層的力量能作用到玉斧上來劈砍巨木!

所以他開始改變自己的出力方式,先是慢慢的把發力點遍布整個上半身,而這樣做后一斧下去,使用之前一半的力量便在巨木上留下了一道較深的痕迹,這可是要比之前要好上無數倍了;再之後他逐漸把力量遍布全身,每一次的揮砍,先是從腳部發力,由下往上瞬間傳遍全身後再集中在腰部,肩部和腕部這三個位置上;最後匯聚到雙臂帶動全身的力下巨木劈去,每次都能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

這樣做使用的力氣只是之前是一半都不到,但取得的效果卻是要大上數倍!

秦寒收起玉斧,轉身向那土包上的木屋走去,邊走還邊思考著:「曾經我戰鬥都是身體什麼部位要攻擊敵人就那個部位強行發力,然後出手的!現在想來不是和我最開始砍樹的一樣么,完全不能充分地發揮自己應有的實力;還好那位前輩這一點撥,光在這一點就讓我不虛此行了!」秦寒想著就算那位老婦不肯指點他,那只有這如何充分使用全力的方法便也能讓他知足了。

來到木屋前,秦寒先是叩了兩下那半掩著的木門,然後朗聲道:「前輩,我已經砍倒了一棵巨木了。在此,還要感謝您的指點,小子受用不盡!」

門內悄無聲息……

「進來吧!」

許久后,正當秦寒以為對方不肯理睬自己,而把玉斧擺在門外轉身準備走的時候,那道蒼老的聲音終於是從門內傳了出來!

「是!」秦寒興奮之情表露無疑。

伸手推開那扇薄薄的木門,秦寒帶著那強烈刺眼的陽光踏進了木屋內。

當他進入木屋后的第一眼便是看見了那老婦正隨意地坐在一張也是由木頭製成的搖椅上的那位老婦人;她的雙眼正一眨也不眨地凝視著自己。

半晌后,就當秦寒被那目光看的渾身不自在的時候,前者終於是開口了:「砍樹怎麼樣?」一開口卻是這麼一句沒頭沒腦的話語,但是秦寒一聽卻是一臉鄭重地回答。

「謝謝前輩的栽培,小子沒齒難忘!」秦寒趕緊向前者行了一個大禮。

「一天的時間砍倒一棵隕石鐵木,你的悟性還不錯。」

老婦淡淡地說了一句,然後她扭頭看向秦寒身後的門外,「老太婆我已經老了,膝下沒有子女啊,每天只能做著一些枯燥乏味的事情來打發時間,哎!」

秦寒立刻接道:「前輩您如果無聊的話,小子我以後天天來陪您聊天解悶!」

老婦笑了:「小夥子真懂事!你家裡有親人不?」

「我來自一個叫太陽系的小星系內,而我唯一的親人便是生活在唯一的一顆生命星球上的媽媽了!」

「哦,這樣子啊!老太婆我年歲也大了,但是水平還是有一點的,可是人老了走不動了哦,不能去那些人口密集的星球上去找一個傳人呢!」老婦說完這句話后便一直笑眯眯地看著秦寒。

秦寒也不是傻子,聽聞前者的這句話后,頓時滿臉興奮地雙膝跪地,向老婦深深地一拜:「弟子秦寒拜見師傅!」

老婦見到秦寒這樣子后笑容明顯地加大了,滿臉的皺紋都快擠到一起了!

「起來吧,男兒膝下有黃金;以後你就叫我一聲老師吧!」

秦寒立馬起身,安靜地站在她身前等待之後的話。

老婦顫顫巍巍地從椅子上站起來,期間還差點歪倒回椅子上。伸手拒絕了秦寒上來想要攙扶的手,「不礙事,老毛病而已,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有點虛弱。」

說完后,她緩步來到屋外,秦寒亦跟上。

撿起那把秦寒之前擺放在地上的玉斧,她自語又彷彿是在和秦寒說道:「上上個破滅紀元,這個銀河系的霸主龍族以那絕強的實力完全統一了所有的種族,龍族強者一聲令下,其他族群莫敢不從!而龍族又為什麼能夠以那極少的數量卻能統領那些人口數量是其無數倍的其他種族的呢?」

秦寒略微一思考,「弟子不知,不過很有可能是因為龍族的至強者比其他種族的要多上許多的原因吧!」

老婦遙遙頭,「錯了!並不是多上許多,而是完全不是其他種族能夠比擬的!龍族強者只需要正常成年後便直接是創世級的實力!而歷代龍族族長和那些長老都是超越創世級存在。」

嘶!

聽到自己師傅這麼說,秦寒當場深吸一口涼氣!只要成年便是創世級的實力?而且長老和族長都是超越創世級的存在?難怪龍族能夠以少於其他種族無數倍的數量統領著那個紀元!

「可是那麼強大的龍族為何又會走向滅亡的境地的呢?」秦寒不解地問道。

「因為他們的生育能力太過低下了,出生的新生龍族剛好和死去的年老龍族剛好持平;再加上一些小龍族在成長的時期夭折和成年龍族不斷在征戰中隕落,所以他們的數量越來越少,直到最後沒有能力再壓制那些蠢蠢欲動的強大種族,所以選擇了退位!當然還有其他的因素在內,不過那個層次的事情還不是現在的你能夠知曉的。」

說話間,老婦帶著秦寒來到了木屋的後面。而秦寒在這裡發現了一個深坑,這說明在他腳下的這個形狀奇異的土包上有一個大洞!

「龍族的成員在死之前都會為自己尋找一個墓地,建造好這個安息之地后,他們便會進入到裡面等待死亡的來臨!」

秦寒走到深坑的邊緣處向下看去,發現奇深無比,就連頭頂上那三顆太陽發出的強光都不能照射到最底部!

「老師,您不會和我說我們腳下的這個『土包』便是一個龍族強者的墳墓吧?」

老婦嘿嘿笑著點點頭算是肯定了秦寒的猜想。這讓秦寒差點嚇的轉身就跑,他怎麼都想不到自己此時正站在一個曾經統治著整個銀河系強大種族其中一名成員,又是創世級的龍族的墓穴上。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他之前可是在血紅軍團的駐地翻閱典籍的時候看到過,一般超級強者們就算是隕落了,都可以憑藉著那強大的實力保證住自身的靈魂不滅!甚至是有些逆天的存在還能再次復活歸來!所以打死他也不信一個最起碼是創世級的強大龍族的墳墓是安全的,也絕對不相信這位存在會大度到在他眼裡如同螻蟻般的存在在自己頭頂上蹦達的……

就當他抬腳準備跑路的時候又突然想到:「不對啊!老師她在我來之前便是生活在這裡了,每天都『踩』在這墳墓的上面,如果有事那早就發生了!可是老師卻好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啊;看樣子應該是沒有危險的,那位龍族強者也沒有選擇保留住自己的靈魂,肯定是正常的死亡了!」

秦寒撓著頭對老婦說道:「老師,咱們還是先下去吧!站在人家的墳墓上怎麼說都是不尊重墓主人是不?雖然這位龍族沒有靈魂存留下來,但是那種級別的存在肯定會有手段來保護自己的永眠之地的。」

老婦笑眯眯地說道:「沒事!那個靈魂已經被我解決了,我帶你來這裡的目的便是要讓進入這個墓穴的!雖然裡面還是有些禁制的,但剛好是可以作為磨練你的工具;而且裡面還有這隻龍族生前積蓄的所有財富,隨便得到幾樣就足夠你受用許久了!」

秦寒頓時渾身抖了又抖,這個剛找的老師也太彪悍了點吧!居然把這個龍墓的主人都給解決了,還讓他進到墓###面去歷練;那些所謂的小禁制對於她來說是微不足道的,但卻是可以秒殺掉自己的啊!

「額!老師啊,您看我現在實力還好低的說,萬一進去在裡面嗝屁了,那不是以後都沒人來照顧您老了,我認為還是等我實力再強點再進去的好!再說我這次出來還沒有和夥伴們以及血紅軍團的管事們說呢,我……啊!」還沒說完,秦寒便被一股金色的能量給籠罩,然後身體不受控制地『飛』進了身後那個深坑中……

而此時老師的話也在他耳邊響起,「放心,老師不會害你的!我可不想剛收的徒弟就那麼掛掉;你的那些夥伴我會幫你轉告的,你就好好地在那裡面磨練磨練自己吧!記得把那龍族的龍珠帶出來交給老師我哦!」

秦寒:「……!」

他此時的心裡鬱悶的要死為什麼每次的歷練他都會和墓地有關?而且每次都是被丟進去的……! 第126章龍墓

當秦寒落入龍墓的時候,這個時間段整個血紅軍團的駐地已經炸開了鍋,原因就是秦寒的無故失蹤。

此時的卡娜滿臉焦急地指揮著大批的人員到處尋找著秦寒的下落,除了兩個當天晚上值班的守衛看見秦寒是自己從正門出去的,但是過了整整一天的時間居然還不回來!

卡娜此時的心裡焦急程度已經攀升到了極點!要說她最在乎誰,那就絕對是秦寒這個天賦最好的少年了,這次的交流大賽還指望他能夠出色的發揮為血紅軍團掙臉面呢!結果卻這麼突然失蹤了……

她派出去的人都已經快把整個駐地已經這半個開發出來的星球給翻遍了!而血紅軍團如此大的動作自然是被其他勢力發現了,稍微一打聽便知道原來是卡娜帶回來的一位天才少年失蹤了,這讓這些大勢力都暗地裡開心地大笑!

正當卡娜焦急地在房間內來回踱步的時候,突然一股奇異的波動在她的身邊出現,轉瞬間便籠罩了她!而在她身邊的血紅軍團的幾位管事和空幻南宮劍等人卻一無所知。

在他們此時眼中的卡娜就是一副焦急的摸樣呆立在那裡罷了!

而卡娜本人的感受卻是一股莫大的威壓瞬間籠罩了她,使得她的身體完全的動不了了,連周圍的環境都開始模糊起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