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看熱鬧的武者很多被波及到,豬妖太強大了,所過之去摧枯拉朽,巨石古樹被豬妖的爪子按下就灰飛煙滅。

很多武者根本無法逃遁,無奈紛紛祭出靈寶圍攻,想將豬妖斬殺。

豬妖真的很強大,皮肉堅硬得像金屬,斬在身上都迸發出鏗鏘聲,火花四射,根本難以撼動,反而不少靈寶爆廢。

很多武者額頭都在冒黑線,不斷咒罵張衡,他們可是清眼看到張衡,把李刀幾人坑騙進豬妖山洞內的,不然怎麼會連累他們。

而張衡乾咳兩聲,趁著大亂之際,立即腳踩『迷蹤仙步』衝進豬妖的石洞。

豬妖離開石洞這種機會難得,雖然有些風險,但張衡沒有遲疑,這種機會他不會錯過。

他不斷推動體內的真元,腳踩鬼步,一步踏出身體憑空消失,下一刻出現在四五米外,宛如縮地成寸。

豬妖的石洞很寬敞,深有五六丈,洞內黑暗,充斥一股凶獸和人類屍骨的腐臭味。

張衡很快來到石洞最深處,發現拐角處另有通道,走了三四米遠,眼前一片明亮,陽光刺目,碧藍的天空呈現在面前。

入眼,身處在懸崖邊。

懸崖邊上還生長有一株寶葯,通體赤褐色,光澤晶瑩,燦燦生輝,香氣襲人,楚羽一眼認出正是那株兩百年的靈芝。

他很是興奮,將靈芝摘到手裡,拿出一個質地古樸的玉盒,將靈芝放進去封閉起來,免得流失藥性。

沒有片刻停留,立即沿途返回。

他箭步如飛,快速疾奔,心情很是緊張和興奮,在擔心豬妖回來。

一路平安來到洞口,楚羽緊張的心情放鬆下來。他腳采『鬼步』出現在洞外五六米遠,沒有被別人注意到。

此刻洞外這片地域,一片狼藉,很多古木巨石滾塌,大大小小深坑呈現,四階豬妖的破壞力難以想象,都快要將這片荒山夷為平地。

慘叫聲不斷傳來,很多武者圍攻豬妖時掛了彩,但身為武者都是兇猛之輩,都有一腔熱血,更多的武者參進圍攻豬妖的隊伍中。

四階豬妖確實很強橫,十多位武者圍攻,都沒有將其斬殺掉,但豬妖那皮粗肉厚的龐大身軀,被武者不惜爆廢靈寶的代價,才斬出幾條血淋淋的傷口。

張衡發現李刀那幾人也在其中,尤其被豬妖咬斷五根指的武者,一臉兇狠,不要命的攻擊豬妖,想報斷指之仇。

「都讓開,狻猊宗少門主親臨!」

有人眼尖,在斬殺豬妖時看到一行人走來,認出了狻猊宗的少門主,意外之餘,頓時大聲喊道,要眾武者讓開。

眾武者聽聞,神色皆驚!

狻猊宗是楚國北部境域內,三大最強宗門之一,狻猊宗少門主賀風,身份尊崇,以往根本沒機會目睹其風采,沒有人會想到降臨墮龍山脈,讓很多武者內心澎湃,激動不已。

張衡在遠處觀望,狻猊宗少門主是個很俊秀的青年男子,白衣如雪,像是謫仙臨塵,空靈而飄逸,給人一種自然而親和的感覺。

沒有身為少門主那種凌厲的氣勢,對周圍的武者都很友好,點頭微笑,平易近人。

張衡瞥了一眼,都有點刮目相看,感覺到這狻猊宗的少門主不簡單。

這時眾武者都紛紛遠退,沒有再攻擊豬妖。四階豬妖根本不是他們能夠對付的,現在狻猊宗少門主賀風趕來,讓他們鬆了一口氣。

吼!

豬妖被眾武者圍攻這麼久,狼狽不堪,在仰天嚎吼,發泄心裡的憤怒。渾身妖氣澎湃,張著血盆大口,露出森長獠牙,欲要追擊遠遁的武者。

但很快感應到了賀風的強大,豬妖不甘怒吼幾聲就要逃脫。

「想走?」

賀風燦爛一笑,雙手結出法印,神輝絢爛,透發出一股浩蕩威壓,把將要逃遁的豬妖籠罩,哀鳴一聲,豬妖被碾壓成肉泥。

「這樣就幹掉了?」

眾武者一臉震驚,唏噓不已,這可是四階強大凶獸,他們十多位武者圍攻,不惜爆廢靈兵,才弄傷豬妖一層皮,但賀風一個照面就將豬妖斬殺了。

狻猊宗的少門主,實力果然深不可測,很多武者露出崇敬的目光,尤其女性武者,看到賀風這瀟洒風姿,投來的目光很是熾熱。

「這是狻猊印!」

張衡在遠處嘀咕,一眼認出了賀風的法印,跟杜月心的法印是同樣的玄功。這讓他一陣狐疑,沒有想到杜月心竟然是狻猊宗的弟子。

看到這裡,楚羽收回目光立即遠遁。

來到一處人跡稀少的荒嶺,他在尋找修鍊之地,靈芝已經到手,足以晉級武師六重了。

呱呱!

非常熟悉的鳥叫聲,突然在天空中響起,楚羽猛然抬頭,天空上盤旋著三隻烏鴉。

「杜家的烏鴉還真是陰魂不散,無論我逃到哪裡都能找到。」

張衡頓時把大弓祭出,搭上三根箭矢射向天空,把三隻烏鴉射落在地。

「這片地域不能呆了。」

環視一眼四周,張衡很警惕地躲進了繁茂的山林,在快速奔跑,要轉移到更遠的山嶺。

「杜家的長老杜威?」

他跑到一處山崖間,居高臨下俯視後方,發現剛才離開之地,出現一道身影,揀起了射落地面的三隻烏鴉。

雙方距離不是很遠,只有百餘米,他看清了這道身影容貌,是個六旬老者,一眼認出是杜家長老杜威。

杜威在杜家是實力派的長老,已經開啟武靈境強者

本時不是特別重要事情,不會親自出遠門,此刻竟然出現在墮龍山脈,應該是杜月心派遣過來追殺他的。

「還有杜家的人!」

張衡大吃一驚,發現在他腳底下的山谷,出現了杜家的三位青年,正在搜查四周,尋找可疑之處。

杜家的這三位青年,有兩位是武師八重,還有一個是武師九重的。

這是杜家的青年天才也出動了。

這些雖然是獨家子弟,但可都是楚國十大仙門真武宗內門子弟。

他們依靠烏鴉追蹤,知曉了張衡的行跡,來到了墮龍山脈。

接連派出杜家的長老和青年天才,杜月心這是鐵了心想追捕到他,而且杜月心在暗處還沒有出現,這情況非常不妙。

張衡只看了一眼,就立馬退走。

他殺了杜家的冰鳳,沒有想到杜月心會派遣出杜家這麼多武者,他已經猜測到,冰鳳在杜家有很不一般的身份。

何況他還得到了杜家的高階靈寶,這可是杜家至寶,定然讓杜家大怒,而且杜月心早就覬覦他身上的鬼谷大帝傳承秘術,這是杜月心做夢都想得到的。

「等我晉級了武師七重,讓你們有去無回。」

等實力普升到武師七重,楚羽雖然沒能力斬殺杜家長老杜威,但他依仗強大秘術和手裡的大弓,足以斬殺杜家年輕一輩的天才。

被杜家的人追殺了好幾天,張衡殺機濃烈。

遠遁二十多里,他出現在一片古木如林的山嶺里,覺得足夠安全后,才在一處石洞內,將自己封印進去,準備衝擊武師七重。

為了這次普升,張衡準備了足夠的寶葯。

單單五十年份的寶葯,就有六株,還有冰鳳身上的三塊元石,加上兩百年份的靈芝,可謂資源豐富。

如此多的寶葯,尋常武者很難見到一株,就是花大價錢也買不到。

因為寶葯非常稀罕,就算有人尋找到一株,也捨不得拿出來修鍊,這等寶葯,關鍵時刻可以保命。

就算那些大勢力的天才,也沒有張衡這麼豐富的修鍊資源。

盤坐在洞內,張衡讓心境完全靜下來,才運轉『鎮天古經』玄功修鍊。

洞外的天地元力從四方匯聚湧來,但身邊三塊元石的力量,更加濃郁,浩蕩的元力籠罩在楚羽身上,使得身影一片朦朧,彷彿身在濃霧之中。

過去兩個時辰、

咔嚓!

旁邊的三塊元石先後碎裂,元氣被消耗完。

他迅速拿出三枚火蘭果放進嘴裡,香氣濃郁,入口就被融化,頓時一股火熱暖流在體內涌動。

這三枚火蘭果只有五十年份,但蘊含的精氣卻很龐大。

張衡掌控著力道,不急不燥,元胎雛形已經開闢好,接下來就是蘊養這方地質,讓其變得鬆軟。

接連又吃下兩株五十年份的寶葯后,讓張衡大喜,感覺到元胎雛形地質不再像神鐵般堅硬,已經有鬆軟跡象。

大半日後,他已經吞下六株寶葯。

此刻的元胎雛形,地質表面有元氣繚繞,絢爛奪目,不再是一方荒野,而是充滿了生機。

轟隆!

到了第二日,把那株兩百年份的靈芝消耗完后,元胎雛形地質周圍,先是出現蜘蛛網的裂痕,而後轟隆一聲,地質深塌,一座水池狀的元胎拔地而起。

通體晶瑩剔透,光輝燦爛,來到虛空,跟前兩座元胎並排在一起。

也就在這第三座元胎開啟成功的剎那,外面的天地元氣,頓時從他體表狂涌吸入體內,存儲於體內的神胎之中。 在這一刻,張衡眼眸開闔,熠熠生輝,宛如雪亮的星辰。實力普升后,讓其感覺渾身都沖滿了力量。

他破洞而出,昂首踏步,長發飛揚,衣袂飄舞,如一代戰王謫塵,舉手投足有股氣吞山河氣勢。

張衡雖然才十五歲,臉龐還未脫稚氣,但事實上卻是這樣。

但他擁有神女系統,神女系統的前可是龍淵大陸站立武道巔峰,又是無極劍宮宮主,麾下數百萬弟子,骨子裡傲視群雄的那種氣質,最後變成了神女系統。

融合了神女系統的張衡,對於武道感悟比普通天才,更加的透徹。

「實力還是不夠。」

張衡環視一眼無盡頭的山林,一陣自語,他雖然突破了武師七重,並沒有多少興奮。

他修行速度世俗罕見,擁有神女系統的積分點,用來晉級,又有強橫秘法,絲毫不比強大勢力的天驕差,甚至還要強兩分,因為他有著得天獨厚神女系統。。

現在他欠缺的是時間和修鍊資源,只要修鍊資源足夠,在修鍊上就不會遇到瓶頸,最起碼在前面幾個秘境不會。

「先去斬了杜家的那三位青年。」

杜月心想讓他死,就必須要付出慘痛的代價,張衡已經有了決定,先滅殺了杜家的三位青年天才,然後繼續在墮龍山脈尋找寶葯。

畢竟要闖進墮龍山脈深處,想得到靈脈寶藏以及三株七八百年的寶葯,沒有足夠實力,恐怕會有去無回。

張衡從來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此刻他已經離開這片區域,獨自走在山林里,但心神卻在查看意識海內的尋寶圖。

墮龍山脈非常廣袤,山嶺如林,古木翠綠,泉水汩汩,遍地有很多寶葯,但分佈散落。

張衡在尋寶圖上看著墮龍山脈的地圖,目光在不斷掃動,發現在墮龍山脈中山區域,地圖上有五處金光在閃爍,是五株年份高低不同的寶葯。

「咦,楚羽小兄弟怎麼你也在這?」

就在前方傳來一聲驚訝,張衡抬眼,看到是胖子張勇,身邊還跟著一對青年男女。

「胖哥這麼巧。」

張衡臉上掛著笑容,踱步走近,沒有想到在這深山老林還能遇到張勇等人。

同時餘光掃了眼張勇旁邊的青年男女,發現男俊女靚,實力還看不出,但既然能跟胖子張勇走在一起,應該不差。

在神龍古廟,張衡就知道張勇是狻猊宗的內門弟子,其二叔又是藏書閣的管理員,在內門弟子中有一定影響力。

「我說楚羽小兄弟啊,你還有閑情在這裡溜達?」

「怎麼?」

「李刀那幾個亡命之徒,被你矇騙,差點菊花都讓妖豬拱了,現在正滿山遍野尋找你的蹤跡。」

「就讓他們慢慢找吧。」

墮龍山脈非常廣闊,張衡不擔心李刀那幾人能夠找到他。

見楚羽一副不當回事的神態,張勇笑哈哈說道:「我可是聽說,李刀向幻月洞天求援,有位武靈境的武者要親手剁了你。」

「這麼說來,我得小心點才行。」

張衡聽了頓時吃驚,想不到幻月洞天的李刀,這般記仇。

不就是把對方騙到石洞引出了豬妖,但也沒有傷到性命,至於要勞師動眾,請來一位武靈境的武者來對付他,這仇恨拉得也太不值得。

他剛普升到武師七重,跟武靈境強者胎武者還有些距離,但保命已經沒問題,想要戰勝對方,還是有些懸殊。

「你坑了幻月洞天的李刀,這事必須得小心。」

張勇對幻月洞天,多少有些了解,這樣提醒楚羽。

張衡一臉感激點頭。

這幾天來,他對幻月洞天這股小勢力也有些了解,裡面有三位武靈境的武者坐鎮,同時,還有大勢力的神秘天才撐腰。

「這個神秘天才會是哪個勢力的?」

張衡在心裡嘀咕,他已經詢問過張勇,張勇也不清楚神秘天才的底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