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一刻,臻首低垂,靜靜蜷在蕭默胸前藍薇卻是倏地泛起一陣驚懼,片刻,似想起了什麼,恐懼之意更盛,驚呼道:「有蛇!」

蕭默輕咦一聲,一眼掃去,凹洞內一覽無遺,他詫異道:「哪裡有蛇?」

藍薇俏臉倏地蒼白起來,玉體微移,青蔥指著蕭默身下,支支吾吾道:「你……你兜里有蛇……」

隨著藍薇略微移開嬌軀,一個小帳篷便顯露出來,倔強的在寒天雪地里聳立。

蕭默尷尬地笑了笑,連忙弓曲著身子,如此一來,帳篷才不那麼突兀了。

……

雖然冰寒刺骨,這冰原內卻是生機勃勃。

「好美啊。」 綜魔法師的願望 藍薇美眸閃過一絲欣喜,雀躍著一蹦一跳跑到了蕭默前頭,這裡瞧瞧,那裡摸摸,或是蹲下身子,探出一隻欺霜賽雪的玉臂在冰河裡摸索起來。

片刻,藍薇一聲驚呼,像發現了新大陸般,雀躍地雙手揪出一條孩童巴掌大的魚兒:「哇,這裡有魚。」

蕭默無語的搖了搖頭。

見蕭默不搭理自己,藍薇也不惱,她好像忘記了寒冷,光著小腳丫,自顧著在冰河裡摸索著,須臾又從河裡掏出許許多多諸如鐵背魚、金槍魚、金背龜之類生物。

蕭默額上冒出條條黑線,當下也不繼續前行了,就蹲在一旁,靜靜地看著。

「這個殺手不太冷啊……」蕭默嘴角泛起一絲微笑。

……

蕭默再次吐出一口黑色血液。

如此反覆十餘次,這血液的顏色才開始由黑變紅,入口也由最開始的腥臭轉而有些腥咸,旋即蕭默從須彌戒指內掏出一瓶金瘡粉,撒在傷處。

這金瘡粉乃治療外傷的奇葯,價格低廉,卻功效上佳。

片刻后,蕭默解下黑紗,眼前復又光明,入眼是一隻筆挺修長的玉腿,往上則是一大片雪白嬌嫩肌膚,視線繼續上移則被灰袍遮擋了住,透著絲絲神秘和誘惑。

藍薇俏臉一直紅到了脖頸,臻首低垂,不敢抬頭與蕭默對視。

……

蕭默也抬頭直視藍薇,面無表情。

半晌。

虛空中,藍薇聲音清冷依舊:「你願幫我保守這個秘密么?」

蕭默眼皮都沒抬,生硬道:「不能!」

既不信我,多言何意?若是信我,何須多言?

虛空中,藍薇嬌軀在微微顫抖,片刻,眼中藍光盡去,三千青絲也重新化作黑色,緩緩降下,抱膝坐在蕭默身前。

她臻首低垂,美眸中似有晶瑩閃現,默然半晌,凄然道:「你……就不能哄哄我么……」

蕭默虎軀一震,嘴巴張了張,無言以對。

……

「傻女人,你走啊!」蕭默紅著眼睛,吼道。

「我不走!」藍薇倔強應了聲,單薄的嬌軀擋在蕭默身前。

「情深意濃啊。」紫衣殺手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嘲諷,可神色卻是平靜無波瀾。

紫衣殺手再出劍,一劍直接穿透藍薇小腹,凄紅的泣血劍透背而出,劍尖在滴血。

「啊——」藍薇一聲慘呼,嬌軀猶如被釘子釘住,一動不動,嘴角鮮血溢出,小腹、大腿鮮血汩汩流出,灰白色長袍須臾變成了血衣。

蕭默卻注意到她的眸子並無驚恐,嘴角泛起一絲笑意,只不過這笑,多少有點苦澀。

「你滾啊!你個累贅,你跟著來幹嘛?滾!」蕭默怒罵,單手拄著身子,一拐一拐向藍薇靠近,隨著蕭默移動身子,傷口崩裂,光禿禿的大山之巔,蕭默身下,一道凄紅的血路延伸開來。

藍薇黯然無言,不再看蕭默一眼,血漬斑斑的眸子緩緩閉上。

……

「你能不能別亂動了?跟緊我,不會淹死你的!」蕭默無奈傳音。

蕭默不說還好,一說,藍薇掙扎得更劇烈了,慌亂推著蕭默,嬌軀有些閃躲。

「湖…里……有蛇……」藍薇驚恐地源識傳音,聲音隱隱帶著顫抖。

「沒蛇!你看錯了!」蕭默尷尬,強裝著板著臉。

「真的…有有蛇,好像在…在咬你大……大腿。」藍薇驚呼,嬌軀弓起,結結巴巴地道。

……

「你先走!」藍薇平靜與蕭默對望。

這一刻她似乎又變成了那個倔強的女孩兒。

「你走吧!」蕭默不耐煩擺擺手,掉過頭,不看她。

藍薇貝齒咬著紅唇,美眸就那麼望著蕭默,久久無言。

「欠你的,你走!」蕭默淡漠開口。

藍薇轉頭,蕭默沒發現的角落,一滴晶瑩悄然滑落。

「欠我的么……」藍薇背對著蕭默,自言自語。

她緩緩向前走,在蕭默的眼中,她的背影越來越遠,漸漸模糊。

「那就再欠一次吧……」藍薇低吟,只不過,這聲音蕭默卻是沒聽到,或許,連她自己也未曾聽到。

藍薇驟然加速,血色而壓抑的空間中,她極速化作一道灰白色影子沖向……右洞!

而這一次,那右邊洞上方的血色膜壁之上刻著的卻是「死」字!

左死右生,左生右死。一樣的甬道出口,顯現在兩人腦海中的字樣卻是截然相反。 一幕幕在腦海中閃過,時間宛若停止,一眼萬年,一剎那也是永恆。

「可笑我蕭默還在計較情分得失,而人家……」蕭默默然。

就在此時,藍薇身形突然拔高,與蕭默平行凌空,相距數十丈,赤玉纖足點在虛空上,玉手遙指蕭默,藍色眸子也變得凄迷起來。

「以我藍薇之名,血啟藍血人之祝福,祝你不老……不死……不傷……不滅……」

藍薇聲音微涼,卻清晰傳入了牛二、蕭默以及紅眉耳中。

「不老……不死……不傷……不滅……」

聲音久久不絕,在虛空中回蕩。

與之同時,藍薇周身陡然爆發一圈濃郁的藍霧,藍霧澎湃,須臾,那藍色霧氣透體而出,橫貫數十丈虛空,直接沒入蕭默身體。

「藍薇——」蕭默一聲嘶吼,努力想要靠近藍薇,只是,雙腿像是灌注了重鉛一樣,根本無法移動腳步。

蕭默渾身藍光乍現,旋又隱沒,與蕭默截然不同的是,藍薇嬌嫩絕美的容顏卻在剎那枯萎,氣血盡退,乾癟下來,一瞬間,一萬年,她的頭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蒼老了,沒有光澤,變得灰白。

眨眼時間,藍薇從一個二十齣頭女子變成一位萬年老嫗,甚至比已經完全消逝了的藍靈兒更有過之,她緩緩墜落下來,雙眼藍光不復,變得渾濁滄桑、布滿血絲,身形傴僂,步履蹣跚。

「唉……」牛二一聲嘆息,這一幕看的辛酸,卻無法阻止。

這本是以剎那的事,等牛二反應過來之時,已無法阻止,而時光倒退乃修時間法則的帝域強者的手段,帝域修士,整個洪荒大陸都是寥寥無幾,牛二距離那個境界還有一段距離。

「蕭默!!」萬丈之外的紅眉怒不可遏!

這是煮熟的鴨子都飛了啊!藍血人最重要的是什麼?無疑是血脈,而此時,藍薇氣血盡散,渾身僅剩一副骨架和皮囊,對世外天已近乎無用了。

「此子必誅之!」紅眉殺意凜然,翻手間,那通天梯再度出現在虛空。

通天梯迎風暴漲,須臾便成長到數千丈高,將蕭默與牛二二人都囊括其中,如一座巍峨的大山,轟然壓下!

蕭默眼眶紅了,傻了一樣看著數十丈外地面上癱坐在地上的藍薇。

她像是一位孤苦無依且到了風燭殘年的老婦,獨自蹲坐在地上,掙扎著舉起頭,獃獃地望著虛空蕭默所在方向,一語不發。

藍血祝福乃藍血人四大秘術之一,終生只能施展一次,祝福良人,折損自身,必然是會對己身造成極其嚴重傷害。

「師兄……救……救她……」蕭默嘴唇哆嗦著望著牛二。

「快走!」牛二最後望了藍薇一眼,一邁步,就拉著蕭默進入傳送之門。

「師兄……救救她,求你了……」蕭默渾身震顫,死死望著冰涼地面上的藍薇。

「一個都逃不了!」紅眉桀桀獰笑。

通天梯先紫陽一步臨近傳送之門,虛空震顫,傳送之門光影在急劇動蕩著。

「快走!她不會死,再耽擱下去,咱們都完蛋!」牛二低喝,強行拉著蕭默完全沒入傳送之門。

轟隆隆。

大地震顫,如山如岳的通天梯一觸碰傳送之門,幾乎在蕭默牛二二人消失的同時,傳送之門便完全潰散開來,化作點點光影,消弭天際。

「還是逃了……」紅眉臉色鐵青,翻手從須彌戒中取出一枚玉簡,隨即刻錄一行字:全大陸搜索蕭默,一經發現,殺無赦!



玉簡捏碎。



紅眉回頭,拽著藍薇灰白的頭髮,宛若拖死狗一樣將其拖入地底。

……

泠域中部,荒州,孔縣。

孔縣只是一小縣,無論是疆域還是人口抑或是繁華程度都不能與東陽縣相比,甚至比之沂水縣都差上不少。

孔縣人口貧瘠,整一個縣人口不過十餘萬,修士就更少了,論規模,和沂水縣的石鎮差不多。

這裡多荒山,修士少之又少,大多都是些莊稼農夫,過著砍柴、打漁、放羊為生的生活。

修士有修士的逍遙,凡俗有凡俗的自在。

那鬱鬱蔥蔥的原始大森林,波光粼粼的觀音湖,給了孔縣農夫們有利的自然條件,尤其是那觀音湖,可謂孔縣的母親湖,湖方圓近十里,湖水清澈,一年四季,無論颳風下雨還是烈日炎炎,總有漁民們披著蓑衣抑或徜徉在和煦的日光中,擺上一支長竿兒,很是悠閑自在。

午後,陽光溫和,涼風習習。

觀音湖岸邊上,此時的「釣客」不少,光著大膀子,或是穿著白背心,稀稀落落的盤坐在湖岸草垛上,靜心垂釣。

偶爾有人釣來十數斤大魚也無人喧嘩,只是眨眨眼睛,投去恭喜一瞥而已。

湖岸某處,一穿麻衣,著草鞋的老人正坐在矮凳上垂釣著,清澈的湖面宛若鏡面,倒映出一張滄桑而樸素的臉,正是牛二。

一寵成癮:總裁上司來敲門 蕭默、洪鈞一左一右分別蹲坐在牛二身旁。

「師兄,都已經十天了,師尊他老人家什麼時候回來啊?」此時的蕭默明顯有些焦急,壓低了聲音問道。

距離逃離世外天空間已經十天了,洪鈞也已經被蕭默接離至此,三人一起來到牛二的住地,孔縣。

十天以來,蕭默不止十次問牛二藍薇的情況,可牛二總是推脫說只有師尊可以解救藍薇,可那從未謀面的師尊呢?整整等了十天都沒見著一面。

「算算日子,也快了。」 三國之戰神召喚 牛二微微一笑,目光依舊盯著湖面的浮子。

「總是說快了!」蕭默氣急,他本不是啰嗦、浮躁之人,可此時也急了。

終生只能施展一次的藍血祝福對藍薇到底會造成什麼樣的傷害?並且,藍薇處在世外天空間無異於羊處虎群,情況危險的很。

經過了這麼多的事,如果說在以前對於藍薇只是一些憐惜和好感的話,此時則更增了無盡的愧疚和自責。

尤其是最後藍薇那一眼,蕭默如同置身夢幻中,以一個旁觀的角度觀看著自己與藍薇相處以來所發生的一幕幕,往事如煙如霧在眼前閃現,揮之不去。

「世外天,我蕭默此生與你不死不休!」蕭默舉頭望向西方,默默許下誓言。 正當蕭默思索之時,牛二微微挑眉,笑容綻開,隨即握著魚竿的手一抖,一條青色的魚兒便已經浮出水面。

這是一條足有七八斤大的鯉魚,青幽幽的魚鱗在陽光下反射著奪目光澤。

「好大的草魚。」在牛二右邊的洪鈞瞪眼看著,七八斤的鯉魚在凡俗界已經算大的了。

「老牛,運氣不錯哇。」不遠處的幾位釣客都投來羨慕的目光,或是向牛二比了比大拇指。

牛二在這孔縣也是頗有聲名的人物了,附近的農夫都知道牛二乃是修士,只不過牛二從不仗勢欺人,很是隨和,和村民的關係倒是很融洽。



牛二甩手將鯉魚丟進魚簍子,樂呵呵地向不遠處的釣客們點點頭算是回應。

忽然。

牛二眨眨眼皮,拍了拍蕭默肩膀,笑道:「小師弟,跟我走,師尊回來了。」

「當真?」蕭默一喜,連忙與洪鈞一同跟在牛二身後向距離觀音湖約有一里遠的一片瓦房走去。

等了十天,師尊是誰呢?蕭默很好奇。

須知,牛二、石三都是梨園弟子,而且還都是超級強者,照這般推算,師尊極可能是梨園之主,這樣的強者恐怕放眼整個洪荒大陸都找不出太多。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