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陰漣神憤怒的冷哼了一聲:「不過是依仗寶物之利罷了,沒有這荒級劍,我殺你,也不過像是屠狗一般。一個無名之輩罷了,你又何來跳囂?」

「依仗」,洛一嘴角揚起了一絲冷笑道:「你也不是依仗陰陽教,有什麼好得意的。」

「哼」,陰漣神啞口無言,怨毒滔天:「就讓你再囂張一會,我們陰陽教的高手,也差不多到了吧。這荒級劍,我們陰陽教要定了。我縱然戰不勝他,只要能擋住他就夠了。」

「主人,這斯在拖延時間,陰陽教應該有更歷害的狠茬正極速趕來。而且其他的勢力,恐怕也會出動狠茬吧。這斯雖然實力還不錯,如果再讓嵢炎琦和姣奴出手的話,我們可以輕易的衝出去」,洛一傳音給洛歸明道。

識海中的洛歸明,嘴角露出了一絲詭異的弧度,道:「不急,等的就是各大勢力的高手。嵢炎琦和姣奴,不到萬不得已暫時不要爆露。這一戰,必需要一勞永逸,不然天天被人追殺,那種日子我可受不了。我就不信,木木拉不出手。」

洛歸明這一次玩的,可是一次天大的賭局啊。玩的這麼大,洛一都有些心驚了。

洛歸明發狠玩這麼大,其實也是沒辦法啊。自己現在實力還不夠,又沒有背景。別說五大勢力,就是一個二流的勢力,洛歸明都惹不起。宇宙是不公平的,沒有實力沒有背景,自然會被視為欺負的對象。惹不起,也難躲的起。沒有辦法,洛歸明只能出此狠招,想逼木木拉出手,借他的勢,震懾住所有的勢力。

這一招,其實洛歸明也不想,但是沒辦法。天冥宗他必需要除,所以短時間內,也必需還要呆在龍乾星域之中。不將各大勢力震懾下去,那將寸步難行,麻煩無窮。

「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啊」,洛歸明搖了搖頭,這件事情也跟師尊提了一下,不過師尊卻是沒有什麼表示,即沒有讚許,也沒有責備。想來師尊也不贊同洛歸明的此舉,但是也是基於特殊情況的考慮,也沒有反對。因為他知道,天冥宗一直是洛歸明心中的一個心結,天冥宗的事情不早點了結的話,對洛歸明修練,那絕對是一個心魔,影響之後的修練。

得到了洛歸明的指示,洛一自然也不懼了,主人的命令,他還是會無條件的去服從支持的。

「你在拖延時間」,洛一嘴角一厥,劍勢又向陰漣神殺了過去。

看到洛一那從容淡定的表情,以及那輕描淡寫的語氣,陰漣神心中都閃過了一個可怕的念頭:「難道他還有更大的依仗不成,難道星神山上的那位,真的會幫他?」

「蓬!!!」

陰漣神的身體直接被打的倒飛了出去,他的兵器之上,都被斬出了一道口子,嘴角更是溢出了一絲血跡。龍月劍的威能,實在是太恐怖了。

「怎麼還沒到,再這樣下去,我恐怕支撐不了多久,這荒級劍,實在是太恐怖了」,陰漣神心中凄寒。

「蓬蓬蓬!!!」

陰漣神的身體再一次次的被砸飛,完全落入了下風,顯得十分的狼狽。幾口鮮血吐了出來,讓他的臉色變得有些慘白,眸中的怨毒之色,更加的森濃。饒是他們控制,方圓千米之內,也成為了一片狼藉。還好是有些特殊的星神界,如果是換做其他的星球,恐怕都要被打碎了。

「別以為是陰陽教的人就可以這麼囂張」,洛一叫囂到,陰漣神的臉色極為難看。

遠處圍觀的眾人,也一個個聽的石化了,恐怕也只有那瘋狂的妖嬈王的人才敢如此的叫囂吧,才敢如此的不把陰陽教放在眼裡吧。龍乾星域五大勢力之一的陰陽教的尊嚴,此時卻是一次次的被狠狠的踐踏了。這樣的事情,放眼龍乾星域的歷史,也是絕無僅有之事。

就算是是有,那那挑釁之下,也絕對會有極為慘痛的下場。

五大勢力的尊嚴,絕對不容許任何人挑釁。這一個真理,可是用幾十億年的時間證明了出來。

「來了」,陰漣神心中閃過了一絲喜色,他已經感知到了他們陰陽教的一名強大的存在已經快到了。陰漣神抹去了嘴角的血跡,目光陰冷森然的看向了洛歸明道:「哼,不知道所謂,馬上你就會承受我陰陽教無盡的怒火,今天你必死無疑,倉揚城,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洛一的目光挑了下天際遠處,他自然也感應到了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息正極速向這裡掠來。這氣息,最少都應該是長生境巔峰的存在。

「轟轟轟~~~」

空間忽然劇烈的坍塌了下來,一股滔天的氣息,如洪潮一般的噴湧向了星神界,將這一方世界都鎮潰了下來,無邊的壓力,讓天穹懼震。天地暗淡,所有人都摒住了呼息,感覺到一座大山轟然的壓在了身上,讓人驚顫。似是一片天地,塌陷了下來一般,強大的氣勢壓迫,讓實力弱點的,都直接吐血不止。

一道並不高大的身影,踏著星辰的腳步緩緩走來,每一步,都像是從一片天地直接跨躍到了另一片天地似的,一步便是數萬公里的距離。每一腳落下,整片天穹,都為之一陣,似是大地受到了巨人的重踏一般。日月星辰,宇宙蒼穹,在此人的威壓之下,都變得暗淡無色,如是百獸見到了山中之王一般。

此人一踏出,遠處圍觀的眾人,竟然有種想要下跪膜拜的衝動,猶如凡人見到了他們信仰的神靈一般,這是一種不由自主,完全發自靈魂的一種空明。

猶如是受到了宇宙大道的一種威懾一般。

「好可怕的氣勢。」

「這是,難道是長生境極限的偉大存在?」

「嘶嘶,太可怕了,光是這氣息,恐怕都足以壓死一名長生境了。」

「這麼偉大的存在,真的要出手嗎?不會把整個星神界都給打碎了吧,我看我還是退遠一點的好,雖然隔了上萬公里,但我還是感覺非常的不安全的。」 那身影,並不高大,但在所有人的心中,卻是那麼的高大偉岸,猶如一尊巨人一樣,身上綻放出了萬丈的光芒,可與日月爭輝。一身的藍色長袍,看起來只有三十齣頭的模樣,臉如刀削,目如星空。那冷俊的臉龐之上,帶有幾分威嚴,幾分傲然又有幾分陰冷。

他立在空中,雙手負於背,就如同是一尊神靈降臨一般,腳踏蒼穹,睥睨一切。看向洛一的眼神,更是充滿著戲虐,不屑和陰森。

此時,此人彷彿就成為了這天地間唯一的真神。

「永生境極限強者,還真是夠狠的,這根本沒法打了」,洛一也是暗乍了咋乍舌,如臨大敵啊。但是此時,有主人的命令,也容不得他半分的退縮,此時洛一也只能是打腫臉充胖子,硬著頭皮的死撐了。面對一名永生境極限的存在,洛一的心中,多少有些莫名的畏懼。

如果沒有龍月劍在手,洛一相信眼前之人恐怕可以輕易的斬殺自己。就算是有龍月劍在手,恐怕也堅持不了幾個回合。永生境極限,在陰陽教的地位肯定是在前五。而陰陽教做為五大勢力,荒級寶物肯定是有的,而且極有可能還不止一件。眼前之人是永生境極限,也是有可能擁有一件荒級的寶物的。

當然,也只是有可能,不過這個可能性,也不容忽視了。

「見過金長老」,陰漣神見到來人,心中大喜,大定。行了個禮,便退到了一邊。

「啊是他,金長老,陰陽教五大護教長老之一的金長老。這樣的存在,千萬年都不曾踏出一步,沒想到今天卻親自前來了。」

「看來陰陽教還真是發狠,竟然連金長老都出動了。金長老放眼整個龍乾星域,都是能排的進前十的偉大存在。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一氣可斷山河,一掌可碎乾坤。傳聞,金長老一拳可轟滅一名永生境的存在。」

陰陽教,除陰陽教主之外,便是五大護教長老,而金長老,則是以攻擊最為恐怖著稱。整個龍乾星域的強者,無一不知金長老的威名,簡直就是讓人聞風喪膽,心生懼意。金長老不輕易出手,一出手肯定是流血成河,屍海成山,天穹破裂。

各大勢力的長生境強者,一個個都驚訝不已,拜懾在了金長老的威壓之下。

洛一目光死死的盯著金長老,身上的汗毛都被這股強大無比的氣息激的全部倒豎。

「哼,區區一名永生境高等,也敢不自量力,找死」,金長老金色的眉宇微動,霍然光芒乍起,一個巨型的金色手掌無限的擴大,頓時顯現在了空中,將這方圓一片天空都包裹在了其中,垂下了絲絲的金光,猶如金絲一般,將整個空間都禁錮了起來。

每一根金絲,都似是金之法則一般,威能無窮,可壓塌空間。

無數的金絲錘打在洛一的身上,猶如無數的大山轟砸一般。洛一的身上,也乍迸出了一團金光,形成了一個金色氣罩,將那些金絲擋在了外面。洛一也是修練金之法則,但是比法則感悟的程度,顯然遠遠不如金長老。金長老在金之法則的感悟之上,肯定是有極深的造詣。

金長老這一虛形巨掌劃過空間,所過之處,出現了一片黑洞,異常恐怖。一掌壓下,猶如一片天地塌陷一般,巍峨的氣勢,不可阻擋。

「吸,傳聞果然不假,金長老真的可以一掌碎乾坤,這一掌下去,恐怕星神界都要被打穿了。」

無窮盡的壓力壓到了洛一的身上,在識海中的洛歸明,都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無比的壓力。永生境極限存在的可怕,洛歸明算是見識到了,遠不是洛一所能敵的,就算再加上嵢炎琦和姣奴,也是白搭,差距太大了。恐怕就是擁有冰雪神蠶甲的自己,受他一掌,不死也要去大半條命了。

這樣的存在,還真是無比的恐怖,大勢力的底蘊,確實不容小覷。

「洛一,頂住」,洛歸明也是咬了咬牙,神經繃緊。此時的他,也是在賭啊,賭木木拉會出手,如果木木拉不出手的話,那恐怕洛一今天就死定了。

拿洛一的命來賭,這不可謂不是一場豪賭,但是洛歸明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一賭了。五大勢力的底蘊,也看到了,不賭的話,恐怕自己真的有很大危險。木木拉能救自己一次,總不能救自己一世。借用這一次機會能直接震懾所有勢力的,那方才可一勞永逸。

「喝」,洛一大喝了一聲,面目一時變得有些猙獰,身上的金光噴盛,拚命的催動著手中的龍月劍,盛天的光華,化成了一柄巨劍迎鋒直上,刺向了那金色的巨掌。洛一的力量在噴涌,血液在沸騰,生命在燃燒,完全是拚命了。將他的實力,也是一個個的推上極限,衝擊著極限。

「轟轟轟!!!」

巨響聲響動九天,鳴破天穹,震潰人心,星神界都為之顫抖了起來。

金色巨掌,猶如神掌下凡一般,勢不可擋,一聲聲盪天的爆炸之中,卻是沒能將他完全的轟碎,只是讓金色巨掌暗淡了一下,但還是重重的拍了下去,壓塌一方天地。

「噗嗤~~~」

幾擊阻撓之下,金色巨掌還是壓在了洛一的身上,洛一大吐了一口鮮血,臉色變得慘白了起來,體內受到了巨烈的震蕩,已然受傷。戰鬥力,銳減三層,此時恐怕連七層都還不到。

再多來兩擊,恐怕洛一就要被直接拍成肉泥了。洛一眸子有幾分驚駭的看著金長老,太可怕了。僅僅是一個虛掌,竟然就讓擁有龍月劍的自己受傷不輕。如果是親手打下,那恐怕洛一的命也所剩無幾了。這樣的強悍存在,根本不是洛一所能對付的了的。

「木木拉,竟然還不出手」,洛歸明目光幽冷,一陣暗然。

遠處圍觀的人,無不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金長老,果然是名不虛傳,如傳聞中的那名恐怕,一掌可以拍死一名強大的永生境。永生境的存在啊,凌駕於天地之上,撐握法則。這等的存在,與天地同存,天不滅而我不滅。浩瀚的龍乾星域,永生境的偉大存在,也不過才寥寥數百之數。

每一名永生境,都可以成為一方霸主,開宗立派,建立一番不朽的偉業。

這樣的偉大存在,金長老竟然一巴掌可以拍的死,可以想像,這個金長老到底強大到了何等的地步。

「嗯」,正在這時,又是一道無比恐怖的氣息從天而降,如日沉蒼穹一般的壓塌了下來。這股氣息,竟然不弱於金長老,氣息與金長老的相持了起來。兩股強大無比的氣勢想撞,無疑像是兩尊神靈相遇一般。

顯然,又是一名永生境極限的存在降臨了。

金長老目光一挑,金色的巨掌更加的凝實,壓塌蒼穹,又一次的向洛一拍了過去。這一掌,顯然是動了幾分真力,比剛才的那一掌,要恐怖上幾分。巨掌輪下,天穹懼震,蒼穹嘯鳴。就連上萬公里遠處的人們,都全身的顫慄。

「啊啊啊」,洛一血染長空,目睚欲裂,仰天長嘯。

天際極遠處,一道身影極速射來,遠遠的,他猛然打出了一道鋒芒,一抹凌利的光芒撕過了天際,向那金色巨掌刺了過去。

「轟~~~」

劍鋒直接刺進了金色巨掌之中,一陣劇烈的爆炸過後,整個金色巨掌都炸了開來,不過卻是沒有將金色巨掌完全炸毀,一絲暗淡的金色巨掌,已經是半虎半實,壓拍到了洛一的身上。

「噗嗤~~~」

洛一再次噴了一口血出來,臉色更加的慘白,傷勢再次加重,一身的實力,此時連五層都發揮不出來了。最多再有一擊,恐怕洛一就要隕落了。

「洛一」,識海之中,洛歸明也是關切的驚咦了一聲,拳頭緊握。洛一跟隨了自己這麼久,洛歸明對洛一的感情還是很深的,洛歸明自然不希望洛一有事。

一道身影,閃現了出來,與金長老遙視而立。此人一身的灰色長袍,面目不善,長相就像是一個怒目金剛一般,讓人望之生寒。此人那麼遠處打出一劍,竟然能將金長老的金色巨掌幾近打碎,可想此人的實力有多麼的恐怖。

「奇士學府的金剛神,名氣和實力都不在金長老之下啊,又是一活化石極的不出世存在降臨了,瘋了,真是瘋了。」

「陰陽教和奇士學府,還真是瘋狂。」

「這個妖嬈王,就算是死,也足以自豪了。今天縱然他一死,他的名字,也必將震驚整個龍乾星域,永遠的載入歷史,成為一段傳奇。」

「妖嬈王,這回死定了,神仙都救不了他。」

「可壯,也可悲啊。」

金長老一臉盛氣的直視著金剛神,道:「金剛,你要攔我?」

「金長老,不要動怒,我不想與你一戰。此子將我奇士學府的天縱奇才慘殺,我奇士學府,自然不能輕易放過他」,金剛神道。

「既然如此,先殺了他再說」,金長老道。

「東西,五五分」,金剛神道。

金長老眸子閃過了一抹厲色,道:「好。」

「嗯」,兩人忽然同時瞥向了天際遠處,他們同時感應到了幾道強大的氣息正極速趕來。

「動手!」

金長老手掌一翻,身形一動,竟然直接向洛一衝殺了過去,這次是以真身殺去,顯然是想一擊將洛一斬殺了。金長老親身殺來,這完全是一個死局,洛一沒有一絲活的可能,所有人都為洛一感到絕望了。一名永生境高等的存在,就要隕落在此了。

多久了,龍乾星域已經近億年沒有永生境隕落了,在場的所有人,恐怕除了金長老和金剛神,沒有人見過永生境隕落的場面,所有人都驚的瞪大了眼睛。洛歸明臉色也是冷到了極點,感覺到了一股死亡的氣息向自己臨近,這完全是一條絕路啊。

必死無疑之局!

「嗡嗡嗡~~~」

正在這時,天地忽然暗淡了下來,猶如被一片烏雲遮蔽了天日一般。許多人驚愕的抬頭望向了天空,只見天空之中,出現了一張巨型的虛臉,這種虛臉,所有人都記得真切,並不陌生。

一股無上的威嚴,籠罩天地,將所有人都籠罩在了其中。無上的威嚴,讓所有人的心都猛然一震,有種百獸見到了王者那般想要下跪膜拜的衝動。金長老和金剛,也是有些驚然的望向了天空,感覺到了一股不可抵抗的氣息,向他們兩人壓迫了下來,如大道天威一般,兩人心中都是猛然一動,生起了一絲久違的懼意。

一隻虛形的巨手向金長老拍了過來,金長老臉色大駭,想要躲開,卻驚然的發現,哪裡躲的開。

「蓬!!!」

那虛形巨手直接拍在了金長老的身上,金長老的身形像是一個沙包一般拋飛了出去,在空中噴出了一朵盛開的血蓮花,拋飛了上千公里,才轟然倒地,臉上滿是驚駭。金剛神,也退到了遠處,眼中的陰霾閃爍不定。

「啊!!!」

所有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徹底的石化了。局勢變化之快,還真是讓人難以揣測。這完全是在考驗人們的心裡承受能力啊。

「星神山上的那位出手了,看來妖嬈王得到那神秘傳承果然是不假,也受到了星神山上那位的庇護了。」

「還以為妖嬈王必死無疑了,現在看來,誰也動不了他了,有星神山上的那位出手,五大勢力,也只能低頭了。」

「妖嬈王,你到底有多逆天的運氣,竟然連星神山上的那位存在,都會庇護你。」

「可惡,妖嬈王,這樣都沒能殺死你。」

金長老和金剛神兩人的臉色冰冷,眸中深處,鋒芒閃爍,滿是不幹。

「怎麼辦,此子真的受到了星神山上那位前輩的庇護。星神前輩神秘莫測,實力強悍至極。恐怕就是教主親自出手,都未必能壓制於他。星神前輩,我們陰陽教不能得罪。此事,只能就此了結了」,金長老心中,瞬間做出了決定,當斷則斷,沒有絲毫的猶豫。

「星神前輩干涉了進來,為了一個天才而得罪星神前輩,那不明智。奇士學府,也只能放棄殺妖嬈王了」,金剛神也瞬間做出了決定。

遠處幾道強大的身影停了下來,同樣一個個怔怔的看著這邊,沒敢再飛過來。所有的人,都怔怔的看著天空上的巨臉,一時間,死一般的寂靜,連呼息都摒住了。星神的威嚴,就連永生境,都不敢觸怒。星神界中,星神,無疑是一個至高無上的存在,是所有人心中的神靈。

「凌霄閣,放棄。」

「星神前輩,我們惹不起,龍乾宗放棄殺妖嬈王。」



一個個念頭,在那些永生境的存在腦海之中響起,無聲無息,但一個個決定,卻誕生了。只要不是傻子都應該明白,星神庇護妖嬈王,敢殺妖嬈王,那就是得罪星神。 「此子與我有緣,你們永生境來殺他,有些過份了。我並不是庇護於他,但是事情也不能做的太絕了。躍一大境界,那是有違人道的。你們要報仇我不管,但是此等的事情,老夫倒也看不過去,爾等好自為之」,巨臉嘴唇一動,聲音傳入了每個人的腦海之中。

「嗯,什麼意思?星神前輩,不是要庇護他?」

「星神前輩允許我們報仇,但只能是同一個大境界內的人動手,難不成,星神前輩是為了磨練那小子,想將我們各大勢力的強者做為他磨練的對象?」

「哼不管如何,只要星神前輩不力保他,我陰陽教,必要斬他。」

「好,我奇士學府,定要將妖嬈王斬而殺之。」

聽到木木拉的話,洛歸明臉色平靜,眸中光芒閃動。這句話的含義,洛歸明又怎麼聽不出來,自然明白木木拉的用意,是想用幾大勢力,做為自己的磨練對象,也給自己一些危險感和壓迫力。人沒有一點壓力,那就少了一份動力,所以有點危機感,還是很好的。

對木木拉的此舉,洛歸明到也不反感。不過洛歸明知道,恐怕他以後的日子,想不到安寧了。陰陽教和奇士學府,是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還有凌霄閣和龍乾宗,恐怕也會參合進來。還有御獸宗巨劍宗之流,恐怕也會有些動作。算了算,洛歸明都不由的砸了砸嘴,自己得罪的勢力還真不在少數,而且都是大勢力。

「強者之路,本來就是一條血路,我又有何懼」,洛歸明目光堅定,對自己的實力,還是有絕對的信心。當然,等踏入永生境,那就不好說了,至少在長生境,洛歸明還不懼任何人。

倉揚城的大戰最終以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結束落幕,這一場大戰,可謂是驚天動地,整個倉揚城都被打沉了,化為了一片廢墟。消息傳出,再次讓龍乾星域震蕩了起來。妖嬈王的名字,再次成為最響亮,談論率最高的人物。各種的版本,也傳了出來,傳的神乎其神。

狂浪襲卷整個龍乾星域,妖嬈王的名字,也響動九霄,名氣絲毫不亞於一些偉大的存在。

龍乾星域極北,與塔嵐風星域和炫棠星域交界之處,是一片危險之地,方圓近五十萬光年之內,沒有一顆星球,猶如一片死域一般,震懾人心,讓人莫敢冒犯。這片區域的正中央,一個直徑超過百億公里的巨大黑洞盤旋,吞噬著周圍的一切,攪到了一片天穹。這裡,便是讓一些偉大的存在都畏懼的宇宙秘境——龍塔炫秘境。

「呵呵,一百多年了,又一次來到這裡了」,洛歸明站在距離黑洞邊緣上億公里之處,臉上卻是露出了幾分笑意。還記得上一次,自己被追殺逃於此,無奈進入了黑洞,卻僥倖不死,還此因此禍得福,有了一連竄的機遇。這一次重臨故地,難免不了一陣唏噓感慨,心情自然也是大不同。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