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來……」

聽到魅魔的話,林攸小心的朝前面挪了挪。

「你怕我?」魅魔轉頭,似笑非笑的看著林攸。

這個女人……都半死不活還這麼不讓人省心……死了算了……林攸在心裡惡狠狠的詛咒,然後立刻乖巧的蹲在了床邊。

「沒有,只是擔心大人的身體。」

「呵……現在這麼乖……剛才可是喊我的名字,喊的很順口啊,是不是一直都在心裡罵我啊。」魅魔笑眯眯的說道。

林攸尷尬的笑著,「沒有……只是……一時情急……」

魅魔有些勉強的抬起手,林攸懂事的將耳朵伸了過去,然後被魅魔揪著耳朵,狠狠扭了一下,「看在你這麼聽話的份上,饒了你大不敬的罪,明天千落會棄權,你別高興的太早,蓮的實力連我都猜不透,能不能活下來,你自己看著辦。」

林攸耳朵紅紅的蹲在床邊,「我會注意的……」

「注意沒用,要拚命,魔種暴露沒關係,有我和阿漓幫你兜著,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活下來,只有活下來,才有資格談以後。」

「是。」林攸點了點頭。

魅魔有些疲憊的嘆了口氣,「好累……幽靈……別讓我失望……也別在這種時刻背叛我,我不敢肯定能不能殺了全部,但是殺了你,還是綽綽有餘……你聽話……這一切,總有一天,都是你的……」

「我不會背叛你的,千羽。」林攸輕聲說道。

可是我卻會被背叛整個族群…… 無論前一天發生了什麼,第二天總會如期而至,時間不會讓人久等。

當眾人知道千落棄權之後,大部分人都是驚訝和難以置信,只有少部分人,看出了所謂棄權背後的陰謀。

千落……

有老人念叨著這個名字,如果他們沒有記錯,當年魅魔還是一個寵姬的時候,她的名字里,就有一個千字。

然而無論那些人是怎樣的猜測,又或是怎樣的陰謀論,比武都會照常舉行,最終的勝利者,會在兩個人之間產生,她們是蓮和幽靈。

這兩個女人,一個是一直存在感微弱,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她強的可怕的骨魔族第一天才,蓮。

另外一個是最近一年才光速崛起的,一直被人猜測是被魅魔看上的幽靈。

事實證明,幽靈能爬到如今的位置,雖然和魅魔的青睞離不開關係,但是她自身的實力,也不容小覷,別的不說,就算她今天輸給了蓮,她也已經頂替了霍斯的位置,成功上位魔族第二。

可是林攸本人,並不想當所謂的第二。

她還在窺視著那些寶物,她還在想著變得更強,魔族第二天才算什麼,要做,就做魔族最強的人。

只是一夜,重新出現在眾人面前的魅魔看起來再次恢復了強悍孤傲的模樣,一臉的容光煥發,眼神帶著慵懶和漫不經心。

這才是所有人都熟悉的魅魔,這才是正常的魅魔。

只有林攸,跟隨魅魔進場的她看到了魅魔藏在衣袖中微微顫抖的手。

傷勢未愈,強行動用魔種撐起自己的身體,不讓骨魔和黑魔發現,對於魅魔來說,是一個艱巨的任務。林攸唯有快速結束這場戰鬥,才可以讓魅魔少受些罪。

可惜,她的對手並不是什麼阿貓阿狗,而是一直被公認的,魔族最強天才,蓮。

當年還年幼的她,可以被前任骨魔作為繼承人培養,可想而知她的天賦到底有多可怕,所有人都以為阿酋德繼承骨魔的位置后,會殺了蓮,可是他並沒有。

站在場上,林攸看著對面依然戴著面具身形消瘦的蓮,深吸了一口氣。

她抬手按在了心口,想到了魅魔說的話,真的……會被逼到那個地步嗎……

在裁判宣布開始之後,蓮難得主動正視她的對手,要知道這個待遇,就連霍斯都沒有。

「你可以使出全力。」蓮主動說道,輕聲略微沙啞,可是並不難聽。

林攸知道,這是對方給自己的尊重,為什麼呢?因為大家都是女人?還是因為大家都用劍?

沒空去想那麼多,林攸的右手凝聚出一把黑色的劍,她看著蓮,輕聲說道:「那麼,我就不客氣了。」

蓮在林攸凝聚劍的時候,眼睛就亮了起來,似乎是終於遇到了讓她感興趣的事情,她一直死寂而荒蕪的眼底深處,開始燃燒起火焰。

無法使用九問,也無法使用封魔,林攸確定只要和容卿交過手的人,都會認出她的劍術來自何處,那隻會讓她陷入死地。

她唯一可以使用的,便是那些年在崑崙里見到的,百家精華劍術,以及她自己這段時間悟出來的……自己的劍。

黑色的劍芒破空而去,直直的斬向了蓮的面門,那道劍芒實在可怕,因為那速度是直接劃破了空間,眨眼間便來到了蓮的眼前。

蓮的手十分平常的橫在身前,掌心握著一把白色半透明的劍氣,格擋住了那看起來十分可怕的一劍。

下一秒,她便被抬起手,再次擋住林攸飛躍而來的一劍,只是這一次,她不得不後退了一步。

她抬頭看著林攸,眼睛越來越亮,「很好。」

她低喃了一句,手中的劍氣突然迸發出強大的氣流,將林攸掀飛了出去,與此同時,她整個人離開了原地,一劍比一劍快的朝著林攸攻去。

偌大的鬥武場內,兩個人幾乎看不到身影,除了幾位魔君,在場的人無一人可以看見她們的動作。

場下的霍斯臉色十分難看,他終於知道自己那句一隻手也可以殺了幽靈是多麼的可笑。

轟!

林攸狠狠砸在了地面,堅硬無比印刻著符文的地面竟然被砸出了一個坑,咳了一口血,林攸擦了擦嘴角,左手在身邊一抓,另一把黑色的劍氣出現了。

她竟然可以同時操控兩把劍氣!

圍觀群眾表示受到了驚嚇。

似乎是為了公平起見,下一秒,蓮的左手也出現了一把劍,然後兩人對視了一眼,再次戰在了一起。

這一下霍斯是徹底青了臉,如果不是為了知道最終的結果,如果……不是為了親眼見到那個女人的失敗,他早就離開了!他現在感覺只要任何一道視線看過來,都是在嘲諷他!

魅魔的呼吸淺而淡,她看著場下戰鬥的兩人,心裡驚訝於林攸劍術的精妙,一絲懷疑的種子卻也埋下。

魔族的攻擊手段一向比較粗獷,就算是劍道中的天才蓮,也無法讓自己的劍術超越林攸,這是不正常的,不是說林攸不可以天才,而是天性使然,魔族的人永遠無法在這種技巧性的東西上,勝過人類。

可是林攸……

太過異類。

刺啦……

劍刃劃過骨頭的聲音,一輪戰鬥過後,林攸受了比較嚴重的傷,可是她還給蓮的,只是左手手臂上的一道淺淺傷口。

這是實力完全不對等的戰鬥。

可是林攸並沒有放棄,她看著蓮,突然笑了起來,「我並不是只有兩把劍,讓我們再來。」

蓮點了點頭,她很喜歡和林攸戰鬥,感覺自己會再次突破……

要是讓林攸知道蓮在拿她做磨刀石,大概會氣死。

林攸的食指點在眉心,背後凝聚出四把黑色的長劍,濃郁的黑暗將她吞噬,黑暗散去后,她消失在了原地,四把劍卻對著蓮瘋狂攻去。

蓮的眉頭微微皺起,下一秒,她的身體猛然側開,一把尖銳鋒利的匕首擦著她的鼻尖劃過。

一擊不成,迅速消失,那是……暗魔族的手段!

這個人不是魂魔族的嗎!

接連的不斷刺殺和劍氣的騷擾讓蓮十分煩躁,她眉頭一壓,脫離了那個地方,指尖在眉心一點,背後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白色的骨刺從她的肩胛骨上長出,一對巨大的骨翅展開,她低頭看著某個角落,「我要用出全力了。」

語畢,她的指尖放出強橫的劍氣,對著那個角落轟去。

林攸驀地顯現出身形,有些狼狽的躲過,蓮的攻擊不斷,林攸卻在不斷的靠近著她,哪怕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

終於,在最後一擊被蓮的翅膀攔下之後,林攸看蓮的指尖朝著自己的心臟捅來,忍不住輕聲喟嘆。

「果然……還是要使用它啊……」

蓮的瞳孔微微一縮,一種刻骨的不安瞬間瀰漫至全身,她想要推開,翅膀卻被林攸用劍纏住。

她看到自己的指尖在距離林攸心臟還有一厘米的時候,被奇怪的黑色氣體擋住了,她耳邊似乎聽到了某種奇異的心跳聲,那聲音十分熟悉,她曾經無數次聽到過……

「我還有一把劍……」林攸的聲音輕而縹緲。

眉心黑色的小劍飛出,穿過了蓮的面具,攻擊到了蓮的腦海。

咔嚓……

面具從蓮的眉心開始,緩緩碎裂。

蓮閉上了眼睛,氣息瞬間有些不穩。

面具碎裂的瞬間,她睜開了眼睛,那雙眼睛……

林攸的心口一陣冰涼,下一秒,她整個人倒飛了出去,這一次,不僅僅是地面,就連靈魔布下的護罩都有些不穩。

魅魔眉頭微皺,緊緊盯著半空中的蓮,這個孩子……很奇怪……

蓮的面具碎裂,面容徹底暴露,墨色的長發散在身後,巨大的骨翅輕輕閃動著,她的瞳孔里沒有了之前的空洞,也沒有了之前的火焰,反而帶著無邊的殺意。

林攸感覺整個人都要死了,渾身的骨骼好像都散架了,剛才那道攻擊,如果不是最後時刻,魔種替她擋了一下,她早就死了……

她看著俯視著自己的蓮,心中十分訝異,這樣的力量,怎麼可能是一個普通魔族……她到底是誰?

蓮是不會回答她的,回答她的是又一道刺眼的光芒。

林攸立刻調動起魔種,在躲開那一擊的同時,整個人朝著蓮飛去,掌心黑色的光芒閃動,整個鬥武場都感受到了那種無可匹敵的氣勢和壓力,那是獨屬於……魔君的壓力……

黑魔立刻站了起來,抬手就要有什麼動作,卻被一道無形的氣牆給擋住了。

他臉色難看的看著魅魔,「怎麼,你是想說,這也是你安排的!」

魅魔緩緩站了起來,眼睛冰冷的看著黑魔,「我很想說不是,可惜,事實確實如此。」

「住手!」南漓突然驚呼了一聲,魅魔轉頭看去,瞳孔猛地一縮。

骨魔的攻擊衝破了南漓設下的護罩,直直的朝著林攸攻去。

而林攸此時正背對著他們,全心全意的和蓮戰鬥著。

黑魔趁著魅魔走神的瞬間,一道攻擊也打了出去。

南漓只能勉強加強了護盾,畢竟鬥武場,還有十幾萬魔族的精英們!

黑魔和骨魔,都瘋了!

刺眼的光芒散去。

空中站著的人,只剩下了兩個。

一個是林攸,一個是魅魔。

蓮去了哪裡?正在林攸的懷裡。

攔住了那兩道攻擊的魅魔臉色看起來十分蒼白,但是她依然站的筆直,站在林攸的身前。

林攸也很懵逼,剛才那一擊明明對著蓮打去,她已經做好了和蓮互相都是重傷的局面,結果很奇異……攻擊打在了蓮的身上,蓮昏迷了,她卻沒事,事實上……蓮並沒有動手,她是任由林攸打在她身上的……

為什麼?

是因為之前的魂劍攻擊識海受傷了嗎?

林攸並不知道。

也沒法去想,因為接下來,她就感覺到了魅魔的到來以及身後那可怕的兩道攻擊,都是要置她於死地。

魅魔眼神冰冷的看著骨魔,骨魔的目光有些閃躲,不敢去看魅魔的眼睛。

南漓走到魅魔身邊,「所以,是要在這裡打架嗎?」

黑魔冷哼了一聲,「有何不可?魅魔好能耐,竟然可以把失蹤那麼多年的暗魔種找到,還放在了自己親信的體內,如此大事,都不需要和我們打招呼,那麼日後,還有什麼不是她可以一言決之的!」

「只是時機未到罷了。」南漓淡淡說道。

黑魔看了眼骨魔,「阿酋德,你怎麼說?」

他一個人是打不過魅魔和南漓兩個人的,但是加上一個骨魔就說不定了,他又不是瞎子,自然看出來魅魔的情況有些不對勁,這可是難得的好機會。

魅魔也在看著骨魔,目光涼涼的。幽深,讓人無端的心慌。

骨魔深吸了一口氣,握緊了拳頭,他確實很想殺了林攸,也知道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但是……他無法承受魅魔的那種眼神,好像已經猜到了他會背叛一樣,明明……明明他從未背叛過她,明明他一直都在深愛,為什麼,她從來不曾在意過……

「千羽……你把她交給我……可好……我……我想知道她的魔種哪裡來的?」骨魔輕聲說道,帶著祈求。

黑魔眼睛一亮,「不錯,魅魔,你把她交給我們,我們自己調查清楚,之前她還說自己是魂魔族的,怎麼如今可以融合暗魔族的魔種,這不對勁!」

魅魔微微斂下眉眼,嘆息了一聲,「若是我不許呢。」

骨魔愣愣的看著魅魔,「為什麼……你為什麼……這麼信任她……你就從未懷疑過嗎……」

魅魔扭頭看著林攸,皺眉,「還抱著呢,她很漂亮?」

林攸下意識的看了看懷裡的蓮,「還好還好……比不得您……」

蓮長得確實很美,和魅魔不是一種風格,林攸對美女都快審美疲勞了,也不得不承認,魅魔的美麗算是人間少有……蓮的更像是荒漠中的冰蓮……美的有些不正常……

魅魔把蓮從林攸懷裡拽出來,扔給了南漓,然後抓著林攸的手,看著黑魔和骨魔。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