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在這種地方,不管有多大的仇怨,都因為先尋寶,再說其他,但是這兩個傢伙居然在這等地方對峙,想要讓人不產生興趣,恐怕都是極其困難了。

「杜飛…想不到,我們居然再次見面了……」輕風浮動之下,葉青馬的臉上突然掀起了一絲淡淡的笑容,旋即緩緩的開口道。

「你孤身一人就前來這九州戰場,就不怕有來無回么?」杜飛淡淡道。

「呵呵,許久不見,依然是牙尖嘴利啊。只不過,你進入這九州戰場,也不是完全沒有任何收穫!想不到,短短几個月不見,這昔日的螻蟻,卻已經成長到了這等高度,這一點,倒是令得我頗為驚愕啊!世人皆說,我葉青馬乃是大安王朝有史以來的第一天才,不過若是你此刻的修為為人所知的話,恐怕,那第一天才的名頭,就要落到你身上了啊!」葉青馬笑了笑,語氣裡面的嘲諷之意減少了幾分,多的是幾分自信和高傲,顯然,在他看來,就算杜飛成長到了這個地步,但是只要他願意的話,依然能夠將對方斬殺!

「當日在帝都大骨廣場,你沒有將我當場斬殺,那麼從此之後,你不會再有任何機會。今日,我對君武宗的復仇,就從你開始吧。只不過,在此之前,我還是有一句話要問……我父親之事,你知道么?」杜飛的眼眸微凝,片刻后才淡淡道。

「你父親之事么?呵呵呵,你若是真的那麼想要知道的話,為何不去問問太初君武宗之人?畢竟,我們君武宗也不過是奉命行事而已!不過說起來,我也好奇,只不過一個小小王朝之中小小家族的八品武師罷了,為何那些大人物會對他有興趣……嘛,不過算了,等到將你斬殺之後,我會進入太初君武宗,到了那個時候,再去找他親自問問吧,而且,我會將你的人頭,當作送給你父親的禮物,如何?」葉青馬森然一笑,緩緩道。

「你沒有那個機會的,」杜飛嘆了一口氣,「廢話,就到此結束吧,有些話,我會親自去太初君武宗問問的,但是,此刻我比較想要知道的是,進入了這九州戰場之後,你這位大天才,又有了什麼本事!」

「本事,不大…不過將你斬殺卻不難!」

葉青馬的臉上,也有淡淡的森然之意瀰漫而開,旋即,其腳掌猛的向前一踏,頓時澎湃的真氣瞬間如同排山倒海一般的呼嘯而出,這個葉青馬,竟然也是已經晉階六品高階武宗境了!

「我知道你擊敗了無形門的韓戰,不過,你不要忘記了,在進入九州戰場之前,我就擁有了六品中階武宗強者的實力,若是你將我當成那種僥倖突破的廢物,那麼,你一定會後悔的!」

璀璨的白色光芒,從葉青馬的體內瀰漫而出,旋即其身形一閃,一拳轟出,頓時極端強悍的真氣波動就向著杜飛所在之處席捲而出。

杜飛冷哼一聲,手掌猛的向前一抓,澎湃的真氣也是瞬間呼嘯而出,頓時就將那真氣波動瞬間轟暴。

「葉青馬,你只有這點本事的話,也就不要出來丟人現眼了!」

見到自己攻勢被破,葉青馬的臉上沒有任何意外的神色,他早就明白,已經晉階六品中階武宗境的杜飛,比起以前已經強上了太多了。若是之前的自己,或許還真的拿他沒辦法!只可惜,並不是只有杜飛,才能夠有一些底牌!

「就讓你嘗嘗看,我剛剛得到了天龍宗傳承吧!」

「你運氣很好!這可是我得到這傳承之後,第一次施展出來!」

一絲冷漠的笑容浮現葉青馬的臉龐,旋即其眼神一凝,頓時一道真氣光柱猛的從其體內瀰漫而出,剎那間,整個天地的衍宗之氣似乎都是沸騰了起來,而在那葉青馬的體內,同時有著一股極端凶煞的氣息瀰漫而出。

「這是…四品尊級武技!?」

杜飛眯著眼睛注視著這一幕,眼眸之中也是閃過了幾分詫異之色,想不到,這九十九護法宗中,排名第一的天龍宗傳承,居然是被他所得!

「杜飛,這一招的威力,就連我也頗為期待,能夠死在這一招之下,你運氣不錯!」葉青馬腳踏虛空,一道淡淡的天龍之影,隱隱約約浮現,而這道天龍之影,隨著真氣的催動,似乎愈發的凝視了起來!

「天龍噬日訣!」

低沉喝聲,猛的從葉青馬口中傳出,頓時,其身後的天龍之影上,瞬間爆發出了一陣金光。

「死——」

隨著葉青馬的一指點出,頓時,那空間之中,猛的傳來了一陣奇異的波動,旋即就見到那天龍之影在這一刻如同恢復了靈性一般,居然猛的一張嘴,旋即一道金色的光柱就狠狠的向著杜飛所在之處噴射了過去。

「砰砰砰——」

下方的一片林海,瞬間在這般氣壓之下化為了片片粉末,甚至就連大殿之上也是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縫!而那些原本在圍觀的強者,此刻一個個的眼眸之中都是充滿了極端詫異的氣息。

「這是!九十九護法宗排名第一的天龍宗絕學,到底是什麼人得到了那傳承?」

「那傢伙好像是西域九霸主之一的葉青馬!?」

「什麼!?」

「還有,你們看他對面的傢伙,似乎那個杜飛啊!」

「什麼?這個傢伙是到了什麼地方都不安生啊,他是準備將西域九霸主都得罪得徹徹底底么?」

隨著詭異視線的騷動,頓時,四面八方就傳來了一陣陣的驚詫之聲,顯然,對於這交手的兩人,不少人都是覺得驚愕無比。

「西域九霸主之一…天龍宗傳承……」杜飛望著天際懸浮的葉青馬身影,眼眸之中也是閃過了一絲凝重之色!似乎,這葉青馬在這九州戰場之中,也是混得不錯啊!而且,還得到了這等傳承!

「呼——」

長長的吁了一口氣,杜飛的臉上也是多了幾分凝重之色,葉青馬的這武技太過強大了,就算是他,若是之前,也未必能夠輕易擋下,但是現在么……

「轟轟轟——」

一股股澎湃的真氣,瞬間從杜飛的體內呼嘯而出,而手腕之上的絕龍鎖,也瞬間瘋狂的扭動了起來,在真氣的灌注之下,那絕龍鎖瞬間變得粗大無比,如同一條蛟龍一般,在杜飛的身前輕輕的扭動著。

「那似乎是,四品符寶?」

「想不到杜飛那個傢伙,居然也得到了這種好東西!?」

當絕龍鎖出現的時候,頓時四周強者的視線,卻是再度變化了起來。

「天道絕龍鎖!」

在絕龍鎖扭動到了某個奇異角度的瞬間,杜飛的手掌突然輕輕的向著前方拍出,頓時,就見到四周的空間扭曲,而後密密麻麻的雷霆鎖鏈瞬間從空間之中蔓延而出,然後,這些鎖鏈瞬間匯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道鎖鏈之柱,快如閃電的對著前方轟出!

「唰——」

雙方的攻勢,幾乎比閃電都要迅速幾分,就算是杜飛和葉青馬本人也只能夠見到半空之中那一閃而過的光線,而下一瞬間,那兩道令得無數人心驚肉跳的攻勢,卻已經如同天際的隕石一般,轟然相撞!

「咚——」

撞擊的剎那,整個天地都是直接顫抖了起來,那可怕的能量風暴頓時瀰漫而開,直接在地面之上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什麼!?」

驚訝之聲,突然從葉青馬的口中傳出,他的面色蒼白,體內的真氣瘋狂的湧出,甚至,就連他身後的天龍之影也是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吼。

而就在葉青馬低吼之時,一股愈發強大的壓力,令得杜飛的眼眸再次微眯,當即,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體內的冰蓮丹瞬間運轉,一股股丹氣瘋狂的湧入了絕龍鎖之中,同時手掌再次一揮。

「去!」

「唰唰唰——」

空間扭曲之中,又有一道道的鎖鏈瞬間竄出,只不過這些鎖鏈這一次的目標卻並不是那光柱,而是葉青馬身後的天龍之影。在葉青馬那詭異而驚駭的視線之後,那道道鎖鏈居然直接穿透了虛空將那天龍之影瞬間洞穿!

在這一刻,那天龍之影彷彿發出了一陣哀嚎之聲,旋即在葉青馬瞳孔收縮之下,那天龍之影居然變得虛幻了起來,最後徹徹底底的消散而去……

他這四品尊級武技,居然白杜飛這般輕而易舉的破去了!?

在這一刻,葉青馬的眼眸之中,充斥著驚愕和不可置信之色!

「你得到的是天龍宗傳承,而我得到的傳承,雖然不如你的,但是,偏偏,叫做絕龍宗……」

聽到杜飛這略帶嘲諷之語,葉青馬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無比! 遠古遺址第二層中,九十九護法宗之傳承,各有強弱。很明顯,其中最強的便是排名第一的天龍宗傳承。但是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天龍宗傳承並不是無敵的!因為,在其之下,還有一個宗派,喚作絕龍宗!

絕龍二字,看起來普通,但是卻已經將這個宗派的特點闡述得清清楚楚,恐怕那在其他宗派面前可以耀武揚威的天龍宗和地龍宗,在遇見絕龍宗的時候,都必須退避三舍。

其原因就在於,那利用天雷丹煉製而出的絕龍鎖,對這兩宗的武技似乎都有幾分克製作用!

所以很顯然,杜飛所使用天道絕龍鎖,就正好將葉青馬的天龍宗傳承武技克製得死死的,所以,會出現這等場面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咚——」

天際之上,狂暴無比的能量勁風瞬間向著四周席捲而開,在周圍的強者,一個個都是略微震撼的凝視著杜飛的身影!這種等級的強者對拼,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見到的啊!

「霸主葉青馬施展的,可是天龍宗絕學啊!但是想不到,那個杜飛居然連這等絕學都能夠破去!」

「那杜飛手頭的絕龍鎖也絕對不簡單啊,想不到,他居然能夠將那九霸主之一的葉青馬擊退!」

「從此以後,西域九霸主的名頭,恐怕是要換一換了啊!」

「……」

一道道的竊竊私語之聲,在天際響起,顯然,眼前的這一幕對於那些強者的震撼絕對不小。

「竟然…天龍宗傳承,也拿他沒辦法么?」在漫天詫異的目光之中,葉青馬的臉色也是極端的難看。杜飛所使用的東西,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但是不知道為何,對於那看起來並不是特別厲害的鎖鏈,他心中卻彷彿有幾分忌憚一般。

凝視了杜飛片刻之後,以葉青馬的心性,心中居然多了幾分退意。

「不管了,這個小子現在看起來有幾分古怪,等到我得到了四大王宗之一的傳承之後,再來找他麻煩也不遲!」

瞬間在心中下了決斷之後,葉青馬皺了皺眉,目光陰寒的凝視了遠處的杜飛片刻后,終於咬了咬牙,也不多說什麼廢話,而是直接轉身就向著島嶼深處飆射而去。

「這個傢伙,打算暫時退去么?」

杜飛眯眼凝視著葉青馬的身形,倒是沒有追蹤過去,他自然明白,這葉青馬要去的,無非就是自己也要去的四大王宗遺址罷了。那地方,自己同樣要去!

在這裡,雖然也可以和他分出勝負,但是,卻難免會讓其他人佔了便宜,而等到地頭之後,就一切都好說了啊。

下了決定之後,杜飛也不再理會周圍那一道道驚愕的視線,而是腳掌一踏,收回了絕龍鎖之後,身形一動,就向著這島嶼的深處竄去。

「唰唰唰——」

隨著兩人的動身離開,周圍那些原本在圍觀的諸多強者,此刻也是一個個的反應了過來,旋即,它們的目光就都帶著貪婪和火熱的凝視著島嶼深處那片建築群,旋即,也沒有任何廢話,當即一道道身影瞬間掠去,頓時就令得天際之上響起了一道道的破風之聲。

誰都知道,此刻出現的遠古遺址第三層,才是這片遠古遺址的最為核心之處。

多少強者辛辛苦苦,所為的便是這一處地方!在這裡只要有所得的話,任何一樣都能夠輕而易舉的改變他們自身的命運。

……

杜飛的身影不斷的在天空之中閃掠而過,雖然下方的森林之中,有一些強大的妖獸似乎也能夠察覺到他的氣息,但是以杜飛的速度之快,這些妖獸在察覺到了他的氣息的同時,他已經不知道閃出了多遠了。

而杜飛的目的地極其明顯,那就是那片建築群的最中心之處,因為自己容戒之中信物之上的波動,就是和那地方有所聯繫的。

而伴隨著杜飛的前進,此刻也能夠見到不少人的人飛快的向著那個方向閃掠而去,顯然,能夠走到這一步的人,可沒有一個是蠢貨!

對比起四大王宗的傳承來說,外圍的這些寶物,連開胃小菜都算不上。所以,真正的強者對這些外圍的寶物,根本就是半點興趣也欠奉。

「是一片廣場么?」

身形在半空中之中竄行了大概半個小時之後,一直保持了最高速度的杜飛,身形突然微微一凝,旋即視線就落到了前方!

在這篇建築物的最中心之處,赫然有著一座龐大而古老的廣場,而一股澎湃之感,也是從這古老的廣場之上瀰漫而出,即使是不知道間隔了多少的年月,杜飛也能夠從這廣場之上,感覺到了那遠古時期的輝煌。

「這裡,就是四大王宗的遺址所在之處了么?」

杜飛凝視著這片廣場片刻,眼眸之中也是有幾分炙熱之色閃過!辛辛苦苦這麼久,這遠古遺址之中最為重要的寶物,終於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了啊!

而隨著視線的轉移,杜飛很快的就發現,在這片廣場的四周,也是懸浮著不少的身影,而這些身影之中,到底有著不少的熟人。

北面之處,懸浮天際的赫然便是白微一行人,顯然,他們也是看到了杜飛的到來,所以,當即白微的視線就是掃過了過來,旋即眼眸之中有淡淡的詭異神色閃過。

而在白微等人身後不遠處的,則是一群匯聚在一起的強者,當日在黃沙城見過的雷雲、黃夢筆、幸秀秀等人,就匯聚在了一起。見到杜飛的視線都得時候,他們臉上都是露出了幾分詭異的色彩。

在更遠處,則是三道身影懸浮天際,而那帶頭之人,杜飛卻還算是熟悉。此人赫然便是和杜飛在絕龍宗之時,搶奪絕龍鎖失敗的西域九霸主之一——陳森!

而除了這三撥數人之外,在周圍還有著數十波強者矗立天際,只不過,這些人中,有不少就算是杜飛見到之後,都是忍不住微微皺了皺眉,顯然,這裡不少人都是有著六品高階武宗境的實力。

「麻煩的局面啊……」喃喃的嘆了一口氣之後,杜飛在心中自言自語道。

「也不知道,九州戰場西域的九霸主,到底來了幾位……」杜飛視線在這些人身上一掃而過,不少人的氣勢,就算是他也不得不承認極端的強悍,顯然,不少霸主級別的人物就在這裡,只不過自己並不認識罷了。

視線緩緩掃動,最後落到了剛才交過手的葉青馬身上,兩人視線相撞的瞬間,都是輕輕一笑,只不過,這笑容卻是森然到了極處!

「看來你的對頭倒是不少啊!」

就在杜飛淡淡冷笑的時候,一道道略帶陰寒的聲音卻在其身後緩緩響起。

杜飛微微側頭,旋即眉頭就一皺,因為出現在此之人,赫然便是當日所見的陰彥,而這位,若是杜飛沒有料錯的話,他似乎也是西域九霸主之一啊!

「聽說,你招惹了陳森那個小子?」陰彥略帶詭異的凝視著了杜飛片刻,才一咧嘴笑道。

杜飛雙眼微眯,卻是不置不否,這等事情,他似乎並不需要交代啊。

「呵呵,白微和陳森,這兩人在西域九霸主之中,都算是人緣極好的人物了,你既然得罪了其中的一位,恐怕一會兒麻煩不小啊……不過,在你之前,應該還有一場大戲,怎麼把握,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陰彥淡淡的笑了笑之後,只是說了一句莫名其妙之話,旋即其身形微微一動,卻已經閃掠而出。

「一場大戲么?在這地方,能夠有什麼大戲?莫非……」

杜飛微微皺了皺眉,隱約間,倒是彷彿明白了什麼一般。

「唰——」

陰彥的身影化為了一道殘影,硬生生的向著廣場之上落了下去,而在他即將接近廣場的瞬間,卻有一股極端強悍的力量出現,硬生生的轟在了他的身上。而這等力量彷彿是憑空而生的一般,顯然,這應該是這廣場之上的一道禁制。

只不過,陰彥對這力量連看也不看一眼,體內的真氣在這一刻瞬間爆發而開,將這力量直接震爆,而後神性極端利索的落到了地面之上。

「霸主陰彥,這可是西域九霸主之中,身份最為神秘的一人啊!到了目前為止,可還沒有人知道,這一位到底出生哪一宗勢力,但是他的實力,卻是人盡皆知的啊!」白微凝視著那第一個落到廣場之上的身上,忍不住輕輕一笑道。

「這個傢伙,確實有幾分麻煩,不過根據我得到的消息,此人似乎已經搶奪了青峰王朝的信物,跟我們之間倒是沒有什麼太大的衝突。否則的話,還確實是一個**煩!」站在白微身後的人群中,有人淡淡開口道。

「呵呵,能夠來到此處之人,有幾個不難纏的?只不過,我覺得最為難纏的,還是那個杜飛啊……」白微笑了笑,旋即視線落到不遠處的杜飛身上。

「這個傢伙的成長速度,確實驚人,只不過幾日不見,他居然就成長到了能夠和西域九霸主抗衡的地步,也不知道如果和大哥你交手的話,這個小子有幾成勝算。」先前開口之人,帶著幾分疑惑淡淡道。

「呵呵,這個不打過的話,恐怕誰也不知道了,畢竟,此刻就連我也摸不透此人的深淺了啊!」白微揮了揮手,淡淡道,「算了,這些事情不用管了,我們先走吧!」

說罷,白微已經腳掌一踏,身形率先就向著地面之處竄去,而在其身後,其他強者也是瞬間緊隨而止。

「咻咻咻——」

半空之中那詭異的力量也是瞬間出現,不過這些力量卻彷彿對白微等人也是沒有半分作用一般,直接被硬生生的震退,然後白微這波人影,也是極端輕易的進入了那廣場之上。

見到九霸主之中的兩位都已經動身,那些對四大王宗傳承虎視眈眈之人,此刻也都是忍耐不住,當即,就有一道道的身形飛快的閃掠而出,向著那廣場所在之處撲了過去。

不過,很多人似乎都小看了那廣場之上的禁制,當不斷有人衝進去的同時,也是有這不少人,直接被那詭異的力量,絞殺成了肉末。頓時,天際之上,血腥之味瞬間就瀰漫而開。

這突如其來的血腥之味,頓時也是在場中引發了一陣陣的慌亂,似乎到了這個時候,才有人明白了過來,實力不足的話,連去看一眼這四大王宗傳承的資格,也是沒有的啊!

杜飛皺眉望著這一幕片刻,看來,這四大王宗的遺址,果然的不簡單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