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友煉心中暗道,臉色陰沉,立刻動用身法,化為一道鬼魅黑影,躲開了這劍氣轟擊。

那道劍氣直接轟入巨大的古林之中,聖武靈在林間引爆,強大的靈力旋渦,引得整個地面,都微微動蕩起來,劍氣餘波斬殺了無數隱藏在古林中的植被妖靈。 面對那可怕的劍氣,令得眾人臉色瞬間突變,望著那劍氣所到之處,地面都被劃開巨大的口子,宛若一條鴻溝,古林之中,殘根斷樹,無數妖靈的屍體遍布。

「好威猛的一道劍氣!」

一位年輕劍修望而感嘆,他作為一名劍修,自然了解劍氣,能夠令得劍氣爆發出如此威力,至少,那位黑衣少年,是一位化道劍境的劍修強者。

年輕劍修明白,一位化道劍修意味著什麼?一旦走出這遠古幻界,被八大宗發現,絕對會成為爭先搶奪的目標。

這時,劍氣的餘波引得罡風陣陣,程無雙的髮絲搖曳於耳邊,目光冷冽的可怕,可那臉頰上,淡淡的笑意浮現,很是不屑的說道:「靈宗的神子,張友煉,不過如此。」

程無雙知道,張友煉的確很強,雖然沒有被排上十大神子之列,但他的實力,卻足足比那巫馬烈強上太多。

十大神子,十大聖子,在程無雙看來,都是被人追捧出來的虛名而已,真正厲害的人物,一般都很默默無名,比如這張友煉,實力至少能排在十大神子第六位,可惜卻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

就連在場的無數武者,估計除了像東方令人,風烈這等實力的人物,才會知曉有張友煉這類人物的存在。

此刻的張友煉,在聽得程無雙那般藐視的話語中,有一絲說不出的震怒之色,他乃位於頂尖宗門的靈宗,從出生就不可一世,擁有輪迴印記,更是覺醒了兩道輪迴印,被整個宗門推崇為絕世天才,哪裡受得了程無雙那等眼神的藐視之舉。

「雜碎小子,今日,我就讓你見識一下輪迴者所擁有的血統,絕對不是你這種雜魚能比肩的。」

「行雲流水!」

張友煉冷聲一笑,再一次出刀,手中的刀法變幻萬千,向著程無雙猛烈橫掃而來。

他之前的刀技,是從遠古宗門遺迹中獲得,使用起來威能並不高,可現在施展的刀技,可是他修鍊了三年多,參悟出大成境界的聖階刀技,雖然無法堪比仙羽境武者施展的聖階武學,但是此刻刀法的威能,已經無限接近。

這門刀法,宛若天空行雲,瀟洒如意,又如渠中流水,暢而無阻,有一種強大的意境在裡面。

隱隱間,程無雙眼睛微微一眯起,他似乎感覺轟擊而來的刀影中,有一股幻象的味道。

「看來他的刀法心境應該到達了化刀境巔峰!」

程無雙心中一驚,也不敢大意,立刻動用龍皇寸勁,將太乙乾坤劍施展而出,這太乙乾坤劍,講究至剛至陽,每一劍,都必須積累一道劍勢,為下一劍而蓄力,所以太乙乾坤劍,一劍比一劍威能強大。

兩人再一次交鋒,凝聚出而出的聖武靈也比之前更加強大,看得在場的武者眼花繚亂,臉色動容,心中驚呼這兩人的劍法與刀法心境高深莫測。

不過從程無雙的劍氣中蘊含的各種奇異幻想,眾人看得出來,程無雙的劍境高出一個大境界。

「你這門刀技,雖然是聖階超品刀技,但並非遠古刀技,修鍊到大成境界的火候,也不過如此。」

程無雙冷嘲一聲,太乙乾坤境已經施展到了一百八十劍,直接動用靈皮金相,那彙集了一百八十劍的劍勢,突然在那散發金色光芒的道之紋印加持之下,變得威力絕能,宛若疊浪之勢,伴隨著聖武靈轟擊而出。

面對這絕倫的一劍,張友煉臉色立刻變得低沉起來,他有些意想不到程無雙的劍法竟然如此強大。

轟!

這一劍的力量巨大,速度也到達了極致,沒有給張友煉多餘的反應時間,直接將張友煉的刀法強行破開。

劍上散發的狂暴力量,令得張友煉的身軀僵持的後退數十仗遠,胸前留下了一處巨大的劍痕。

這道劍痕迹,將他的戰甲給破開了一條肉眼可見的裂紋,令得他心中震驚不已,剛才若非這聖階級別的戰甲,恐怕他早就隕落了。

張友煉的目光再次凝視程無雙手中的石劍,一時間,有一絲沉重之色,他知道,眼前這個只有二十道生死玄脈的武者,是強敵。

當他見到程無雙手中那散發出微弱的金色光芒時,立刻神力動容,從那金色光滿散發的無上道意中,他知道這是道體階位才能散發而出的道之紋印。

黑衣少年絕對沒有到達道體階位,不過卻也領悟出有一絲道之紋印,在這股力量加持下,能破開他剛才的刀法,也就變得合情合理了。

「難怪界靈境中期不到的修為,能夠得到那麼多幻境之光,果然有些實力。」

張友良經過這麼兩次交鋒之後,不得不對程無雙的戰力重新審視起來,他覺得想要斬殺程無雙,就只有動用底牌,否則今天搞不到還會陰溝內翻船。

「好可怕的劍技威能!竟然可以一劍,強行破開聖階級別的武學。」

這時,四周的人群臉上的表情十分精彩,他們目光有些譏諷那張友煉,但更多的是對程無雙那強大的實力的崇拜。

靈皮金相,那可是道體階位的一種表象,更是無數武者夢寐以求的東西。

起初,一些武者還很疑惑程無雙究竟是走了什麼狗運,得到如此多的幻境之光,可現在知道,程無雙的絕對是憑藉自身的實力,斬殺敵人所得。

「小子,不得不說,你很厲害,境界和我明明差了那麼多,竟然也可以強行破開我的武技,讓局勢處於優等,不過,我的實力,可不止這些。」

張友煉語氣之中,帶著一抹狠毒之意,被這麼一個實力低等的小鬼破開了武技,又被四周無數武者瞧見,不得不說,這臉,算是丟大了。

現在,他再也不打算留守,直接動用全力,斬殺此子,挽回顏面。

「星魂之力!」

心中念頭一動,張友煉立刻爆發出強大的靈魂波動,地面突然之間,泛起一波一波的砂礫漣漪,宛若湖面那點滴的波漣一般。

黑色的煙霧從張友煉的眉心冒出,眾人觀望而去,只見這張友煉的頭頂,有一道若隱若現的輪迴之印,此印一共六道,而虛空之中,僅僅只剩下三道!

據說每一道輪迴印,都承載著輪迴者上一世的記憶與特殊的力量,每一次破碎一道輪迴印,就會獲得其中的力量與記憶,使得這一世變得更加強大。

六道印法完全破碎時,就會重登上一世的巔峰,甚至比上一世更加強大。

無數武者見到殘缺輪迴印時,渾身一顫,他們知道,張友煉要動用底牌了,一旦輪迴者將輪迴印祭出,就意味著要開始動用上一世的力量。 望著虛空那道輪迴印,程水月也感知到一股危險的氣息,以她的認知,破碎了三道輪迴印的武者,實力將會非同一般的神子神女,心中不由得為程無雙起了一抹擔憂之色。

此刻的程無雙,也能清楚的感知到那道輪迴印中蘊含的力量有多狂暴。

忽然之間,程無雙眼眸中瞳孔一縮,他發現張友煉的身軀之上,開始布滿了詭異的黑色符印,這些符印古老滄桑,宛若時隔數萬年之久。

符印隨著手中的大刀,而運轉在四周,化為無數並刀器虛影。

「這是魔刀星魂!」

「還有古魔血統!」

程無雙下一刻動用鑒定之術,窺視到了張友煉的星魂品種和血統之力。

魔刀星魂,在刀類器具星魂中,排行靠前,屬於高等星魂的行列,據說一旦發動星魂之力,就可以召喚魔氣,令得手中的刀器轉化為附帶吞噬效果的魔刀。

刀魔一動,可以吞噬虛空之中的靈氣,施展起聖階武學時,所凝聚出的聖武靈會變得更加強大與狂暴。

而那古魔血統,也擁有一種吞噬之力,全身上下,吞噬靈氣,迅速煉化靈氣為靈力,彌補靈泉中靈力的耗損,同時又可以增強聖武靈的威能。

兩者合力施展聖階武學,所凝聚而出的聖武靈,幾乎和度過雷劫境的仙羽境強者不分上下。

眾人也是第一次見到古魔血統,心中不由得震驚萬分。

古魔血統,也是遠古時代一等一的強大血統。

風烈記得,遠古時代,有一位古魔血統的劍修武者,憑藉血統那種吞噬天地靈氣的狂暴之力,一念之間,就將幾個高等星球化為死寂之星,那等手段,令得無數強者都為之心驚。

據說這古魔血統發揮到極致,可以直接吞噬武者體內的靈力,來為己所用。

東方令人等人此刻可以清楚的感知到,隨著張友煉星魂之力與血統之力爆發的同時,四周的靈氣開始瘋狂的向著他的軀體彙集,不光如此,就連他體內的靈力,隱隱間有種想要脫離身體的趨勢。

「這古魔血統竟然如此厲害,若是張友煉到達了仙羽境,那麼這古魔血統的優勢恐怕會更加明顯。」

東方令人心中暗自評價,同時又尋思自己與張友煉打鬥,究竟能不能贏。

這時候,與東方令人對峙的大漢冷笑一番,道:「小鬼,東張西望,小心人頭落地。」

刀光頓時一閃,斬斷了幾縷東方令人的髮絲,令得東方令人目光一怒,立刻締結一道印法轟擊而去,他覺得,是時候動用全力,將眼前的刀修大漢解決掉。

無數武者的目光,在驚嘆張友煉之時,同時又升起一抹驚呼聲,他們的視野又放在了程無雙身上。

只見程無雙隨著張友煉動用血統之力的同時,也爆發出了強大的靈力波動,凝聚出一道詭異的黑白火焰巨人。

眾人可以感知到,這道火焰巨人蘊含的力量,十分可怕,其中的威能蓋過了輪迴印散發的靈力波動。

程無雙此刻戲謔的一笑,道:「區區螻蟻,也敢在我面前作秀!看我一劍斬了你。」

他說這話,是用著一種狂傲的語氣,還有強烈的自信。

不過這話放在眾人眼中,就是一種囂張,一種桀驁,一種狂妄。

一些旁觀的武者不得不承認程無雙很強,可是想要一劍斬殺張友煉這類擁有魔刀星魂和古神血統的武者,其中的難度,就算是渡過一次雷劫的仙羽境強者,都有些困難。

因此眾人覺得程無雙的話語,太過於託大了,雖然他們不知道程無雙哪裡來的自信,但是這般狂傲的話語,還是有些不妥。

畢竟程無雙的境界差距擺在那裡,想要越過如此大的境界,去斬殺一位界靈巔峰的強者,這類行為在眾人眼底,無疑是浮誇與自大的表現。

「哎,此子雖然年輕氣盛,戰力非同尋常,但是心性太過於狂傲了,如此人物,看來接下來是要敗北了。」

「可不是嗎?據說此人是靈宗未來的接班人,前途不可限量,並且還擁有一道【靈之紋印】,這類紋印,雖然無法與神靈刻印那般強大,但也是一種強大的印法,眼下,恐怕很快就會施展而出。」

「這個擁有七十道幻境之光的少年,估計在這一場決戰中,將會就此埋土了,我也不知這傢伙怎麼想的,既然得到了這麼多幻境之光,何必躲在黑城中,等待遠古幻界結束,如此多的幻界之光,可以得到很多宗門的獎勵。」

人群中的武者議論紛紛,從他們的話語中,似乎更加看好那肆意掠奪其他武者生命的張友煉。

此刻,張友煉向著前方走了一步,那些黑色符印,瞬間烙印在肉體表面,形成宛若黑色刺青般的奇異圖文。

下一刻,張友煉的左手中,就出現了黑色的刻印。

隨著這道刻印的出現,一陣狂野的風勁一起一伏,所有人心中頓時一個激靈,紛紛向著那黑色刻印望去。

眾人知道,那黑色刻印應該是靈宗的至寶【靈之紋印】。

這應該是張友煉最強的底牌,能讓張友煉在面臨僅僅交手兩次就施展而出,眾人不得不嘆服程無雙的強大之處。

此刻的程無雙,眉頭微微緊鎖起來,他也可以感知到那【靈之紋印】所蘊含的強大力量。

只見張友良將那道【靈之紋印】打入刀器之內,猙獰一笑:「小子,你很強,但是,我將你的話還給你,殺你,我也只需要一刀!」

說完,張友良刀光之上寒芒乍現!

沒有猶豫,程無雙閃電般的將血統力量釋放到最強地步,然後控制用著三玄神焰法相凝聚而成的火焰金身,當即雙人施展雷影劍!

狂暴的雷音瞬間布滿天際,無數武者被這轟鳴的聲音刺激得耳膜震動,只見兩道宛若奔雷一般的劍光斬向張友煉,那等龐大劍意所彙集而成的劍氣,令得地面都啪啪的炸裂起來。

「黑魔斬!」

張友煉在程無雙出劍的那一刻,也隨即出刀,他這一刀,可不是普通的刀技,而是一位刀修大能觀摩拔刀術,演化而來的拔刀武技,這一刀,會將刀修一身所有的氣勢與威力,凝聚在一刀之上! 兩股力量相互轟擊在一起。

程無雙與火焰金相一起施展快速劍技,雷影劍,其實這門劍技,也屬於拔劍術的類型,講究一劍蘊含所有氣勢,一擊殺敵。

與張友煉不同的是,程無雙的劍技更加高等,他所用使用的力量,乃三種力量經過融合法則凝練而出的真武玄力。

真武玄力,只有在到達仙羽境后,才能凝聚而出,這等力量,比單純的靈力,靈魂力,甚至精神力,要強大的多。

從力量的等級上來講,程無雙的劍技,佔有絕對的優勢!

兩道聖武靈轟擊在一起,程無雙的火焰金身施展而出的雷影劍比本尊還要強大,速度也更快,第一個與張友煉的刀轟擊在一起,巨大的火焰身影隨著程無雙的咒語,在剎那間轉化為狂暴的火焰劍氣,與那雷電劍氣相融,狠狠轟擊在張友煉的刀技之中。

那刀氣凝聚的聖武靈,顯然是被這股狂暴的力量受到重創,令得張友煉臉色大變,他本以為施展出最後的手段,可以輕易斬殺這黑衣劍修少年,哪裡知道這劍修少年隱藏的實力,恐怖如斯。

就在他心中震驚之時,只見程無雙本尊的劍技,再一次轟擊而上,令得他刀法凝聚的聖武靈發出一絲悲怒的哀嚎。

「死!」

程無雙一劍刺破張友煉的聖武靈,再一次強行破開對方的刀技。

「這怎麼可能!」

張友煉此時臉色驚恐無比,他可以感知到一股死亡的氣息臨近,一時間,他左手之中拿出一道銘紋,似乎這道銘紋是他最後的保命手段。

可程無雙的劍,是不會給他催發銘紋力量的時間。

咔擦一聲,劍鋒一落,一道驚艷的劍光從張友煉的脖頸閃過。

張友煉不敢相信,眼神毒辣的凝視著程無雙,嘴角狠狠吐出:「你殺我,靈宗會追殺你到整個星域。」

程無雙淡淡一笑,劍影一動,一道劇烈的劍風疾馳而來,將這張友良颳起,倒飛而去,同時人頭和屍體分離,鮮血染滿虛空。

「若你的靈宗來殺我,我不介意將他們全部斬殺。」

程無雙這話語說的很有底氣,因為他的確擁有那個能力,將靈宗的高手斬殺。

雖說在這遠古幻界之中,他殺了太多的天驕,估計不少的王朝,都會來尋仇於他,可是,程無雙知道,只要從這遠古幻界走出,進入瑤光聖宮,修鍊到仙羽境再出來,那時候,即便是那些度過五六次天雷劫的武者,想要殺他,簡直痴人說夢。

同時,因為擁有瑤光聖宮的庇護,程無雙所在的赤炎王朝,也會受到保護,即便是九大頂尖王朝,也不敢挑戰瑤光聖宮的權威。

程無雙收回所有力量,將石劍上的血液清除,利用吞噬法則,吞噬掉了張友煉的屍體。

目光望向風烈和東方令人,見他們已經將張友煉的追隨者斬殺,當即淡淡一笑,從容走來,將這兩人的屍體用吞噬法則抹除。

隨後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沒有多做言語,再次席地而坐,服下一枚丹藥,開始恢復力量。

四周的武者,一片寂靜,他們本以為這黑衣少年會殞命於此,可沒想到此子隱藏的實力居然如此強大,真的如他所說,一劍斬了張友煉。

遠處,一道俊美的身影從那古林之中走出,目光有些驚訝的凝望了一眼程無雙。

若是風烈等人望向這道身影,就會發現此人便是何凝真,丹塔最具有權威的一位長老之子。

「這小子當真厲害!」

何凝真收回目光,嘆息一口氣,回憶起剛才程無雙刺出的那一劍,若是他來接這一劍,不知能夠接住。

同時,又對程無雙施展而出的火焰秘法很好奇。

這道火焰秘法,明顯屬於靈魂類型的丹火控制之法,並且還是一門不弱於他丹塔的控火秘法。

在丹塔中,只要成為核心成員,就可以隨意觀摩那門古老的控火秘法。

這類秘法至今,都沒有名字,丹塔內的人員稱為無名秘法。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