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奴?」雲千幽重複一聲。

那黑衣人更怒了,「我不是你們家的逃奴!」

男子不在意地一笑,「小姐,讓您見笑了。」

「確實是見笑了。」雲千幽微微一笑。

那人愣了一下,還想說點什麼,卻感覺到一股氣息橫空殺出!

他迅速往旁邊一閃,卻被那爪子給抓了一把,血肉模糊!

「你這是什麼意思?!」

他勃然大怒:「我們可是金家的人!」

「就是因為你們是金家的人,所以我才動手的。」 那黑衣人以為雲千幽和那些人是一夥的,還在為自己感到悲哀呢。

可沒想到,他們話還沒說完呢,那隻狼竟然已經動手了!

這變故讓黑衣人都傻眼了。

不止他傻眼,金家的人也是目瞪口呆!

他們以為雲千幽會給他們金家面子,可沒想到,在知道他們的身份之後,她反而動手了!

「你別太過分了!」為首的男子喊道,「你敢跟我們金家作對?!」

「我哪裡過分了?」雲千幽掏掏耳朵,將他們剛才說過的話扔回去,「再說了,只要你們死了,誰知道我們和金家作對了?」

那幾人臉色劇變,他們竟然真的要殺死自己?!

他們這是瘋了吧!

但是,對方足足有十幾個人,而且其中還有差不多十隻靈獸,雙方的實力差距,就跟他們和那個黑衣人的差距一樣!

多數欺負少數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一點都不好玩。

「這位小姐,請、請不要開玩笑好嗎?」他們都急了。

「我沒開玩笑啊。」雲千幽微微一笑,然後猛地收回笑容,「殺了他們!」

傭兵團的人早就做好了準備,雖然不知道雲千幽和金家有什麼恩怨,但她的命令,大家都毫不猶豫地執行。

那幾人眼中露出絕望,他們死定了!

幾人奮起反抗,想要逃離這裡,卻悲哀地發現,他們的所有去路都被堵住了!

經過一番打鬥之後,這幾人都死在了風雲傭兵團的手下。

有幾人還有點遺憾,這人太少了,他們的契約獸都還沒進入狀態呢!

他們不是嗜殺的人,但這些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而且這是雲千幽的命令,他們當然不會質疑。

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黑衣人瞠目結舌。

這才一會功夫,怎麼形勢就逆轉了?

那些要抓他的人,竟然都死了!

看著走向自己的少女,他不由得往後退了幾步。

好兇殘的少女!

雖然那些人都該死,但這少女那面不改色的表現,也讓他心裡發虛。

她明明比自己還小几歲,可那氣度和氣場,都不是他比得上的。

驚嘆過後,他忍不住頭疼了。

他們這是要搶他的幽冥鬼火?

「你別過來!」他一邊後退一邊說道。

看著他的手上又冒出了一團黑色的火焰,雲千幽停住了腳步。

「這是你對待救命恩人的態度?」

他有點尷尬,「我、我……」

結巴了一會,他才沙啞說道:「就算你們救了我,我也不會將幽冥鬼火給你的!」

雲千幽笑了,「你以為我救你是為了你的幽冥鬼火?」

他用沉默回答。

「行了,你走吧。」雲千幽擺擺手。

雖然她也想要神火,但她不會主動搶奪。

她這人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也不是壞人。主動搶劫這種事情,實在是不符合她善良的做派。

當然,若是別人搶到自己頭上來,她也不介意反搶回去。

沒辦法,她就是這麼理直氣壯!

但是,要她從這人的手上搶奪神火,她也做不出來。

要將神火從對方手中搶過來,只有一個辦法——將他殺了!

只有將他殺了,才能夠將神火搶過來。

但是,殺害無辜的人,可就踩到了她自己的底線了。

「你不要我的幽冥鬼火?」那人緊張地盯著雲千幽,覺得她肯定是在撒謊。

雲千幽瞥了他一眼,卻只看到一片黑色。

「你想死嗎?」

「當然不想!」他脫口而出之後,這才尷尬地想起,只有他死了,雲千幽才能拿走幽冥鬼火。

「那就行了。不想死就趕緊滾吧。不然的話,我可不保證會繼續手下留情。」雲千幽恐嚇他。

「我走!」他立刻嚇了一跳,趕緊說要走。

看著他那麼單純的模樣,雲千幽心裡也忍不住搖頭。

他的年紀應該不大吧?要麼就是被家裡人保護得很好,不然的話,也不會那麼容易忽悠。

不過,這跟她也沒啥關係。

黑衣人看了看雲千幽,真的轉身就走。那急匆匆的模樣,好像後面有什麼洪水猛獸一樣。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雲千幽撇撇嘴,轉身也想離開。

但沒等她離開,身後就傳來一陣慘叫聲。

「啊——!」

她迅速轉頭,然後便發現,他竟然倒在了地上,蜷縮在了一起。

她的眉頭緊鎖,猶豫了一會,在他痛苦的呻吟聲中,還是走了上去。

其他人怕雲千幽出事,也紛紛跟了上來。

在看清楚那人的模樣后,大家都倒抽了一口氣!

因為摔倒的緣故,那人的帽子也掉了下來,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那一張臉實在是太恐怖了!

黑色的斑紋好像蜘蛛網一樣,在他的臉上交纏扭曲,將他整張臉都覆蓋了。而且那斑紋還是凸起的!

除了他的眼白之外,整張臉都被黑色給吞噬了!除了確定他是個男的,五官都看不清楚了。

怪不得他一直帶著帽子。

戴了帽子之後,大家根本看不到他的臉,原來已經和黑色的斗篷和帽子融為一體了!

最恐怖的是,這黑色的斑紋好像蟲子一樣,又好像流水一樣,會動的!

大家不由得倒退了幾步。

他們還真的沒見過這樣的人!

雲千幽皺起眉頭,這是什麼情況?

她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根本不了解情況。

聽著他悲慘的叫聲,她伸出手摸上他的脈絡。

應該能夠從他的脈搏中看出什麼問題。

除了那一張臉,男子的手還是瑩白的,並沒有被黑色覆蓋,雲千幽也沒想那麼多。

但當她的手摸上男子的手腕時,她就覺得心頭一跳,腦袋如同被狠狠錘了一記,差點頭暈眼花!

同時,她感覺到空間內的那隻葯鼎開始躁動,如同遇到了什麼好吃的,在空間裡頭暴動起來。

而她想要鬆開男子的手也不行,倆人的手好像黏在了一起。

周子強先發現了不對勁,因為雲千幽的臉色實在是太難看了。

他想要上前拉開雲千幽,但卻被厲聲喝止。

「不要過來!都給我退開!」T

雲千幽咬牙說道,這個時候,她已經無力說什麼了,這變故太意外了。

周子強雖然茫然,但還是聽話地讓大家退開。 等大家退開之後,雲千幽頭上的冷汗也如水一般冒了出來。

她現在的情況特別詭異。

她能夠感覺到,從倆人相交的手上傳來一陣陣炙熱的能量,如流水源源不斷。

那火熱的能量通過她的身體傳到了她玉佩里,然後進入她空間的葯鼎里。

那葯鼎往日里是很安靜乖巧的,在她需要的時候才會出現。不需要的時候,就好像從來不存在一樣。

雲千幽非常喜歡這葯鼎。

當初她還不怎麼會煉藥的時候,就是靠著這葯鼎才能提煉那麼多的材料,才能夠有之後的飛躍進步。

要是單靠她自己一個人控制所有火候的話,真不知道要浪費多少材料。最重要的是,這爐鼎根本不需要火焰就可以煉製。這讓她很是疑惑。

哪裡有不需要用火的葯鼎呢?

但有這個葯鼎,她的所有工作都很輕鬆。

到目前為止,她知道這葯鼎可以用來提煉各種藥材,提純凝練各種藥液。之後將材料放進去的時候,還可以自己操控這些藥材的煉製進度。

所以說,這是智能版的葯鼎。

而現在,它卻突然冒了出來,那激動的模樣,就好像一個小孩子終於見到了媽媽一樣。

哦不,這個比喻不是很恰當,應該說,是餓了很久的人見到了食物一樣激動。

那源源不斷的「食物」從男子的手上傳到自己的身上,讓雲千幽整個人如同置身火爐,渾身的經脈都跟著發燙。

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男子臉上的黑色斑紋卻迅速減少,慢慢恢復了他原本的真面目。

等男子身上的黑色都消失的時候,已經過去快半個時辰了!

雲千幽就保持著半蹲著摸著脈搏的姿勢堅持了那麼長時間,腳步都發軟了。

而其他人則是緊緊地盯著這裡,臉色也是變化不停。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這也太厲害了吧!

他們小姐就這麼摸著那人的手,就這麼摸了半個時辰,然後他就恢復正常了?

這不是在變戲法吧?小姐的本事可真厲害!

大家心裡震驚,但卻不敢有什麼動作。

要是被打擾了,誰知道他們會出什麼事情?

於是,眾人圍成一個圈圈,將倆人圍在裡頭。

半個時辰過去了,雲千幽感覺到,空間里的爐鼎終於吃飽了,終於捨得放開了。

感覺到自己手一松,雲千幽整個人的動作一松,身體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小小姐!」周子強緊張地喊了一嗓子。

「不用過來!」雲千幽趕緊說道。

接著,她一點也不斯文地坐在地上,伸直了腿,喘息如牛。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