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嘈雜的槍聲中,拉比可以清晰的聽見導彈飛翔的聲音,拉比在躲向下一個掩體時,移動連開數槍,兩枚飛彈被打爆,最後一枚飛彈在離拉比不遠處爆炸,頓時拉比被炸出幾米外,倒在地上連口血都來不及吐,便是十幾顆子彈在他身上。

拉比看著自己的生命瞬間減少兩百多點,大驚之下連滾帶爬躲在一座岩石后,t18的子彈打在上面石屑飛濺,一時竟打不爛岩石,這時拉比才來的及喘口氣,拿出一瓶微型生命藥水喝下。

「嘿嘿,看你待會能打掉幾枚導彈。」t18難聽的消失響起,同時伴隨著笑聲的是一陣陣咔咔聲,t18胸口打開,隨後腰部打開,出現兩個黑色箱子,打開后竟一排排導彈,兩隻手臂裂開,每隻手臂上都出現一排導彈,兩隻粗大的大腿也同時裂開,也出現兩排導彈…………

只是一剎那,所有的導彈射出,鋪天蓋地射向拉比…………

正在享用美味的微型生命藥水的拉比,僅剩的左耳微微搖動,突然拉比整個人呆泄下來,拉比慢慢的抬頭望天,嘴裡嚷嚷自語道:「請看在上帝的份上,不要這樣對我…………」

轟轟轟,t18身前產生出驚天大爆炸,巨大的氣浪將t18吹的東倒西歪,隨後t18雙腳分別伸出四根機械觸手,觸手狠狠的插進地面,將t18的身體穩定下來。

這次爆炸竟然將這一塊迷霧森林常年不散的濃霧驅散,同時這次爆炸也讓不少的冒險者聽見,膽小者則遠離,膽大者卻向這裡而來,更別說那些想漁翁得利的傢伙了…………

爆炸過去后,方圓幾十米寸草不生,最令人驚訝的是拉比居然沒有死,只是遍體鱗傷的躺在地上,全身上下被炸的坑坑哇哇,大量的皮肉消失不見,大多處地方可以直接看見跳動的內臟,最嚴重的是雙腳,只剩下兩根白森森骨頭。

「真是一隻頑強的蟑螂,讓我來給你最後一擊吧。」t18雙肩的火神炮開始轉動起來。

在這危急關頭,一道黑影直撲t18背後,,一躍而起,踩在兩把加特林機槍上,用力一跺后,兩把加特林機槍掉落下來,爾後黑影抓住一把火神炮,用力一扭,在一陣火花中,火神炮竟被對方大力卸下來,與此同時,黑影一腳踢中另一把火神炮,槍口一歪,在離拉比身旁兩米的地方打出一條直線,黑影落地,雙手抓住火神炮,猛的一扯,這把火神炮再次被卸下來。

黑影也就是之前受重傷的塔克斯,他剛恢復過來,便跑來支援拉比,可是跑到一半時,便看見那場爆炸,心中焦急之下,以更快的速度飛奔而去,一到便看見拉比瀕死倒地,t18正準備補上最後一擊,大怒之下,便出現之前的一幕。

塔克斯手持卸下來的火神炮,開始對t18射擊起來,可是t18全身上下都是鋼鐵,子彈沒有對他造成很大的傷害,可之前t18為了穩定身體,插進地面的幾根觸手,竟一時拔不出,這讓t18無法轉身,而塔克斯可以放心大膽的射擊。

但是身體轉動不了,就不能轉動其他部位嗎?這對於普通人是這樣,可t18還算的上是人嗎?

t18整個腦袋轉到身後,將塔克斯嚇了一跳,但是在死亡大陸見慣怪事,所有塔克斯很快的恢復過來,並抬起火神炮對t18的腦袋開始射擊起來,子彈打在t18頭上擦出大量的火花,依舊沒有對他造成很大的傷害。

反而t18的左眼在彈雨中開始變化,最後左眼射出一道紅外線在塔克斯身上,塔克斯不管不顧繼續射擊…………

呯,塔克斯低頭赫然的看著前胸,上面再次出現一個血洞,t18的左眼居然可以如同槍一樣發射子彈。

呯,t18再次射擊,塔克斯舉起火神炮擋住,同時火神炮也被打壞了,於是塔克斯將火神炮往t18頭上一砸,火神炮斷成兩截,t18腦袋也冒出陣陣火花和青煙。

隨後塔克斯揮拳對t18發起進攻,可是一連幾下,只是發出噹噹聲,t18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反而使塔克斯的雙手疼痛不已。

t18發出不屑的笑聲,這時機械觸手已經拔出,轉身對塔克斯就是一拳,塔克斯被打中胸口,在一聲骨裂中,塔克斯吐血倒飛。

t18將自己的腦袋撥正,自己大半的武器被卸下,這使的t18憤怒起來,抬起雙手準備射擊塔克斯。

呯!這時遠處再次傳來槍聲,可是塔克斯的目光只是緊盯t18,不躲也不閃,因為塔克斯相信,龍是絕對不會讓敵人的第三槍打中已方任何一人。

果然,打在塔克斯的腳邊,出現一個深坑,塔克斯冷冷一笑:「終於幹掉他了嗎!」

可對面的t18卻震驚起來,心中大喊不可能!終的槍法重來不會失手!

塔克斯抓准機會,迅速衝到t18身前,同時t18也清醒過來,十指開始射擊起來,可是塔克斯先他一步,抓起他右手用力掰動,使右手對準左手,在一陣槍鳴中,t18的左手被打的稀巴爛,塔克斯大吼一聲,竟然猛的將t18右手扭歪,手臂內的子彈不能喧囂出來,在內里爆炸。

雙手盡失,t18發出憤怒的叫聲,塔克斯冰冷一笑,一連三拳打在t18心臟處,卻讓塔克斯驚異的是,還是沒有對t18造成傷害,t18喉嚨處發出滴滴的叫聲。

塔克斯臉色一變,反正知道t18不會吐出好東西,連續幾個后躍,跳出幾米外。

這時t18終於張開嘴巴,居然吐出大量的火焰,覆蓋的範圍十分之大,並將驚駭的塔克斯籠罩進去,t18竟在喉嚨處裝備了一個火焰噴射器。

火焰退去后,塔克斯身上冒出一陣黑煙,全身散發出燒焦的氣味,塔克斯痛苦的半跪在地上,身上的皮膚只要輕輕一碰,便會連皮帶肉的扯下來。

t18發出勝利的笑聲,左眼上的紅外線射在塔克斯的腦袋眉心上,塔克斯發出凄涼的笑聲。

「魔力轉化!」不遠處傳來艾絲特的聲音。

一道綠光飛進塔克斯體內,使得塔克斯受傷的身體恢復不少,t18臉色一變,正準備開槍時,一個由泥土構成巨大的拳頭打中t18,頓時t18倒飛出去。

竟是李靜兒和艾絲特騎著三眼豹趕到了,艾絲特連忙走過來扶著塔克斯,同時拿出一瓶小型生命藥水給塔克斯喝下,塔克斯受到生命藥水的治療,恢復了不少,喘著粗氣的說道:「多謝你了,艾絲特小姐。」

艾絲特溫柔一笑,道:「不用客氣,塔克斯先生。」

此時李靜兒正嘟著嘴,不停的揮舞兩個小拳頭,嘴裡大叫道:「打他,打他,打他,小黃給我狠狠的打他…………」

t18遇到土元素巨人就像是遇到剋星一樣,t18的左眼連連射擊,打在土元素巨人龐大的身軀上卻連一點作用都沒有,直接陷進去,反而土元素巨人像是拍蒼蠅似的,一把將t18拍飛數米外,t18站起后全身冒出一道道火花。

隨後t18使用導彈轟炸土元素巨人,頓時土元素巨人被炸去一半的身軀,可是在再生,土元素體質兩個技能下,土元素巨人恢復過來,對著t18又是一拍。

t18使用最後一個招數,火焰噴射器,可是泥土卻是越燒越硬,t18終於慌張起來,便想逃跑了,可是在土元素巨人被燒硬的右手一擊之下,t18被打的陷進地里,而且土元素巨人還十分好運的打在t18喉嚨處,火焰噴射器被直接打爆,火焰在t18體內蔓延起來,t18體內還有大量的導彈,後果…………自然是被炸上了天。

「耶,我的任務終於完成拉!!!」李靜兒高興的歡呼起來,在原地又蹦又跳的。

塔克斯和艾絲特臉上也浮現出笑意,可是塔克斯轉念想到拉比,轉身連滾帶爬到拉比身邊,看著瀕死的拉比,幾滴淚水從塔克斯臉上滑落,男人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沒過多久,艾絲特帶著李靜兒也走了過來,艾絲特檢查了一下拉比的傷勢,搖了搖頭,輕聲道:「沒有了,如果沒有中級以上的生肌液,拉比只有等死了,而且中級的生肌液還需要兩瓶以上,需要一瓶外敷,一瓶內用。」

「如果,如果,我沒有喝下那瓶該死的生肌液,拉比……」塔克斯重重的一拳打在地面,心中悔恨交加。

旁邊的李靜兒歪著頭想了一會,一連掏出三個綠色瓶子,對兩人道:「是這個嗎?」

艾絲特和塔克斯滿臉呆泄的看著李靜兒,艾絲特顫抖的指著三瓶中級生肌液,道:「靜兒你哪來的這麼多……」

「嘻嘻,這都是青竹姐姐給我的喲,說是為了以防萬一。」

塔克斯反應過來,連忙接過三瓶生肌液,一瓶給拉比喝下,一瓶均勻的倒在拉比重傷口處,隨後拉比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過來。

塔克斯心情從地獄到天堂,可是他很快的平復過來,轉身對李靜兒和艾絲特跪下,連磕三個頭,嘴裡大喊道:「這個恩情,我們一定會還給你們的!」 更新時間:2011-08-27

(二合一,5000+)

聽著遠處傳來的爆炸聲。

「先生,看來的你的同伴死了。」黃超微笑著說道。

「為什麼不說是你的同伴呢,要知道t18可是強的可怕,如果不是我有探查技能,他才不會……算了,我和你說這麼多幹嘛。」戴亞陰笑道。「我看你還是要擔心一下自己吧,我的毒藥可不是好玩的。」

「咳咳!」黃超咳嗽的吐出一口黑血,臉上卻依舊保持著微笑,心中卻開始煩躁起來。

原本黃超躲在草叢中,在毫無感覺的情況下被2號機械毒蚊咬了一口,然後黃超在自己六具骷髏戰士戰死後,同時t18也被拉比引走,召喚出肉盾僕從吸食地上骨骼遺骸和散落的靈魂之力,在經過一個多小時和吸食六具骷髏戰士的情況下,被拉比重創的傷口終於恢復。

戴亞是一名機械操縱者,沒有近身攻擊能力,遠程攻擊能力也只有一把高能激光手槍,可是卻無法對皮糙肉厚的肉盾僕從造成傷害,戴亞一時被壓制下來,正當情況一片大好時,黃超體內潛藏的毒素爆發,生命狂降,情勢瞬間被戴亞扭轉。

黃超仔細的計算了一下,自己300多點的生命再加上生命藥水補充,生命還能支撐55秒,如果黃超不能在這55秒內殺死戴亞,並從他身上找出解毒的血清,黃超就將被毒死。

黃超嘴裡輕聲念叨:「55秒嗎!看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了。」

時間有限,黃超迅速發動攻擊,肉盾僕從感受到主人的急迫,直接使用出龍牙突擊,化為一道白影撞向戴亞,可是戴亞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陰森的看著黃超,嘴裡發出嘿嘿怪笑,右手在死之印記上摸了一下,從儲物空間扔出一個一米多高的白色金屬箱子。

嘭,煙霧散去后,一具2米高的鋼鐵猩猩出現在戴亞身前,一對強有力的前肢抵住龍牙剛盾,並擋住撞來肉盾僕從,戴亞發出猖狂的笑聲,隨後他雙手再次扔出兩個小型的白色金屬箱子,兩個箱子在地上開始分解,最後組成兩隻機械犬。

看見這一幕後,黃超開始頭疼起來,呻吟道:「tmd,怎麼會是最難纏的機械操控者呀,看來小爺我有難了。」

肉盾僕從和鋼鐵猩猩開始角力起來,一秒鐘后,肉盾僕從居然不是鋼鐵猩猩的對手,被鋼鐵猩猩甩出幾米外,另外兩隻機械犬從鋼鐵猩猩身後出現,向黃超而來。

機械犬腳下裝載的滑輪,移動速度飛快,在它們的背上有兩把機槍,在高速移動中還可以攻擊黃超。

噠噠噠,肉盾僕從閃身擋在黃超身前,舉起剛盾擋下所有的子彈,同時一錘揮向其中一隻機械犬,可是機械犬靈敏的一條,在半空中嘴巴大張,飛出兩枚小型導彈擊中肉盾僕從,每枚導彈都對肉盾僕從造成了-102,-104的傷害。

肉盾僕從被炸倒在地,另一隻趁機滑翔過來,同時張開嘴對準黃超,黃超只是瞥了一眼,凝聚出一顆霊火彈,在兩枚導彈還沒發射出來之前,霊火彈飛進機械犬的嘴裡,機械犬沒有靈魂,所以霊火無法對他造成傷害,可是霊火彈卻攻擊到了敏感的導彈,於是導彈直接在機械犬內部爆炸,機械犬被炸的屍骨無存。

這時黃超眼睛的餘光好似看見了什麼,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然後黃超緊盯戴亞,現在戴亞完全躲在鋼鐵猩猩身後,而且鋼鐵猩猩還散發出一道屏障保護著戴亞。

「低級能量護罩,可以抵擋200點傷害,對200點以上的傷害,豁免百分之五十。」

隨後黃超法杖一揮,一個骷髏狂暴術加持在肉盾僕從身上,頓時肉盾僕從狂暴起來,眼眶中的靈魂之火劇烈的沸騰起來。

剩下的一隻的機械犬剛想拉開距離,進行遠程攻擊,可是肉盾僕從加持了骷髏狂暴術,增加了70%的攻擊速度和50%的攻擊力,虎嘯大鎚快如閃電的擊中機械犬,在強大的攻擊力度下,一下子激發出殘廢,粉碎兩種特殊效果,機械犬被一下子砸成稀巴爛。

戴亞怨毒的看著黃超,心中卻在滴血,每隻機械犬都價值1500點積分,兩隻就是3000點積分呀,這可是戴亞省吃儉用買下來的。

「哎呀,踩壞你的玩具了,但我是故意的。」黃超一腳踩在機械犬的殘骸上,微笑道,「看來你在七號城市混的很差嘛,還在用這些廢銅爛鐵,難怪你會是那個鐵疙瘩的狗。」

「你說什麼!」

「怎麼不服呀,我就說你是狗,怎麼樣,有本事咬我的屁股呀!」黃超竟做出一副無賴像,看上去就是一個地痞無賴。

戴亞紅著眼睛,怒吼一聲,在鋼鐵猩猩身後,連連對黃超射擊,可是都被肉盾僕從擋住,鋼鐵猩猩是防禦性機器,沒有有攻擊能力,可是怒極的戴亞才不會管這麼多,直接將鋼鐵猩猩派去攻擊黃超,而且戴亞認為黃超已經是強弩之末,不會有什麼威脅能力了,只要讓鋼鐵猩猩糾纏住肉盾僕從,到時黃超只能等毒發身亡…………

可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鋼鐵猩猩的確是糾纏住了肉盾僕從,可是臉色已經蒼白的黃超,收起法杖,喝下一瓶生命藥水,補充失去的生命,然後裝備上兩把匕首,直接向戴亞衝去,戴亞冷笑道:「垂死的掙扎嗎!」

就在戴亞舉起高能激光手槍的那一刻,呯的一聲槍響,可是這一次不是由遠處傳來的,而是從很近的位置傳來。

「終!!!」戴亞仰天長嘯,赫然看著從手肘斷掉的右手,另外一半手正握著高能激光手槍靜靜的躺在地上。

「你是在叫他嗎?」一個男子的頭顱丟在戴亞眼前,龍的扛著一把巨大的巴雷特出現。

此時黃超也衝到了戴亞身前,正當戴亞慌張後退時,黃超舉起右手輕喝:「精神衝擊!」

戴亞被精神衝擊擊中后,七竅流血,定在原地,黃超欺身而上,匕首一揮割斷戴亞的喉嚨,另一把匕首直接插進他的心臟,隨後黃超雙手抓住他的脖子,兩手并力咔嚓一聲將他的脖子扭斷。

戴亞的身體無力的倒在地上,讓黃超沒有想到的是,戴亞受到幾個重創后居然還是沒死,兩個眼珠子還在不停的晃動,黃超邪笑一聲,一腳對準戴亞脖子重重的踩下去,又是一聲咔嚓聲,戴亞吐出大量的血沫,卻還剩一口氣,於是黃超又是一腳…………

其實龍早就到了,但是看黃超還能支持下,隱晦的在黃超不遠出現過一次,讓黃超知道增加已經來了,然後便隱藏起來等待機會,開始戴亞一直在鋼鐵猩猩的保護下,龍也拿他沒辦法,可後來戴亞經過黃超的挑釁,將鋼鐵猩猩派出去,這才讓龍有了可趁之機。

殺死戴亞后,鋼鐵猩猩立刻停下,隨後和地上的高能激光手槍華為一道白光回到戴亞的儲物空間中,黃超卻已經被毒素折磨的欲生欲死,再次吐出一口黑血,一屁股坐在地上,無力的呻吟道:「龍啊!麻煩你把著混1蛋的鑰匙……」

「我知道了,想不到你也會變得這麼狼狽呀。」黃超聽見翻個白眼,口中連忙催促龍。

龍在戴亞的屍體上一陣翻找,然後遞給黃超一把鑰匙,黃超鼓起力氣,以自己的最快的速度打開鑰匙,口中不停的念叨:「一定要有呀,一定要有呀…………」

黃超選擇了第四項,隨機在死者儲物空間中抽取10件道具。

「恭喜你獲得c-級高能激光手槍,d+級1號機械猩猩x1,2號機械毒蚊x1,2號機械毒蚊解毒血清x2,機械自爆者x2,微型生命藥水…………」

「d+級1號機械猩猩,擁有1500點生命,300點能量,(機器的動力,能量耗盡則機器停止運動,戰鬥越激烈,能量消耗越高。)現剩餘261點能量,可充能,具有超高的防禦和力量,但是沒有攻擊能力,擁有技能低級能量護罩,動力振幅。」

「動力振幅,瞬間增加百分之五十的力量,持續兩秒,冷卻十秒,消耗能量5點。」

「2號機械毒蚊解毒血清,可解除2號機械毒蚊的毒素。」

「機械自爆者,初級,自爆者用有自動追蹤敵人能力,追蹤至敵人後自爆,對10米範圍內造成200點傷害,缺點移動速度較慢,生命稀少。」

黃超連忙使用血清,聽著毒素解除的聲音,黃超終於鬆了口氣,對龍微笑道:「看來你也搞到了好東西呀。」

龍看了看肩上的巴雷特,道:「好東西又怎麼樣,這都是要給拉比的。」

「c級巴雷特重狙,分單擊模式與連擊模式兩種模式。」

「單擊模式,攻擊38-72,射擊距離800米,射速每50秒/1發,可同時運用特殊子彈與槍類技能。」

「連擊模式,攻擊13-37,射擊距離300米,射速每2秒/1發,特殊子彈與槍類技能不可同時運用。」

「轉換模式需要5秒鐘,冷卻時間60秒。」

「c+級爆裂彈,攻擊4-10,攻擊目標后在目標后產生爆炸,爆炸傷害50點,射進人體爆炸傷害增加50%。」

「尼瑪,難怪塔克斯被一槍就干趴下了。」黃超驚呼道。 大唐孽子 「不對,爆裂彈是很難射進體內的,彈頭是凹陷性。」

「哦,他好像有一個技能,可以增加穿透效果。」 刀叩諸天 龍淡然道。

「靠1了,一槍下來起碼200多點傷害,如果打中我要害,絕對可以一槍秒了我。」黃超想到這裡,不由的出了身冷汗。

「別那麼害怕,這傢伙槍法很爛。」龍不屑的說道。

「但至少他可以打的中人,塔克斯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龍發現自己永遠都不會和黃超有共同的語音。

黃超站起來,對龍說道:「去叫塔克斯他們過來,我們必須馬上離開這裡,等下會有很多冒險者過來。」

「還站在這裡幹嘛,快去呀!」黃超看見龍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便有些不滿的催促一聲。

「我已經通知過他們了,他們已經提前離開了。」龍淡淡的說了一句,便轉身向來的方向走去。

黃超的嘴角抽搐,臉色發青,道:「你的意思是說,你是先到那裡,發現他們沒事後,才想到過來幫我…………」

黃超說完后卻發現塔克斯完全沒有理睬自己,咬牙切齒道:「該死的混1蛋,早晚有一天,小爺我一定整死你…………」

…………………………………………………………………………………………………

龍和黃超沒用多久便追上提前出發的幾人,李靜兒和艾絲特二女分別騎著一隻三眼豹,塔克斯和拉比二人傷勢未愈,三眼豹又支撐不住兩名大漢,所以二人只能正氣喘吁吁的徒步前進,可是前行速度很慢。

黃超只是看了一眼,便說道:「這樣不行,必須加快速度,負責會被其他冒險者發現。」

「nnd,你小子站著說話不腰疼呀!」早就煩躁無比的拉比怒罵道。

塔克斯和拉比的情況的確很差,塔克斯全身都是新長出來的鮮紅皮膚,之前受傷的肺部也沒有完全恢復,本來呼吸能力就不好,現在在劇烈的行進中就更加不堪了。

重生後唐依又虐渣了 拉比的情況最糟,雖然受傷最重的雙腳已經恢復,表面上看起來沒什麼大礙,可是內部的肌肉和神經還沒有恢復,還有拉比的內臟之前並沒受到重創,可是新生的皮肉還很脆弱,手指只要用力一戳,便能刺透直插內臟。

「我既然說出了這個問題,便能解決它。」黃超放出1號機械猩猩,指著塔克斯道,「你坐1號機械猩猩,嘿嘿,拉比由我的肉盾僕從負責。」

黃超的語氣中充滿了不懷好意,身後的肉盾僕從將龍牙剛盾和虎嘯大鎚交給黃超,然後看向拉比,眼眶中的靈魂之火因興奮而劇烈的翻騰起來,拉比不由的打了個冷顫。

「至於我就騎最後一隻三眼豹吧,就麻煩龍你徒步跟著我們了。」說著黃超已經騎上三眼豹。

「我沒有關係。」龍淡淡的說了一句,隨後將巴雷特遞給拉比,興奮的拉比愛不釋手的把玩,可是龍的一句話,頓時讓拉比沒有了心情,「拉比你要小心,摩菲爾可是很記仇的,還有我聽塔克斯說,你可是打傷過那隻亡靈,恩……好自為之吧。」

拉比看著陰森的肉盾僕從,轉臉可憐兮兮的說道:「塔克斯我們換一換吧。」

塔克斯看著滿臉微笑的黃超,可是黃超的眼裡卻滿是威脅之意,給塔克斯透露的意思就是,你敢換,我就對你不客氣。

塔克斯心中一寒,憐憫的看了一眼拉比,道:「不換!」

「求你了,塔克斯,請不要這樣對我……」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