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秘書,您和陸總在哪裡?我有事和你們說。」

「額,很重要的事情嗎?陸總還在開會呢。」

「這樣啊,那你轉告一下陸總,就說我找過他,他空了的時候給我回個電話。」

「好的,杜行長,陸總很快就散會了,到時候我跟他說一聲,好的,好的,再見杜行長。」

郝秘書掛斷了電話:「聽到了吧,人家可是主動的聯繫你呢。」

「杜英傑?他打電話做什麼,這會兒他應該與馨倩集團安排的美女逍遙快活才對。」陸建春點燃了煙,嗤之以鼻。

秘書看見他那樣子就想生氣,要不是自己這麼多年出謀劃策的,你還能坐上總經理的位子?早就被別人給竄去了。

「有些事情要往好處想,杜英傑是什麼人你我還不清楚?肯定是馨倩集團那邊搞砸了,他來這裡尋求安慰的,他們不都是習慣這樣么,兩邊的好處都吃,你還是趕緊回到狀態等待著好消息吧。」

不得不說這個秘書確實比陸建春聰明!能夠察言觀色,能夠將一些事情準確的猜測到位。

告訴了杜英傑酒店的房間,郝秘書拍了拍陸建春的肩頭:「好啦,別一副苦相了,杜行長很快就會來了,迎接一下吧。」

陸建春站起來整理整理衣服,將桌子上的資料都收了起來。

杜英傑來的很快,見到郝秘書的時候,他的心就是一哆嗦,這娘們越來越有味道了。

論相貌論身材,郝秘書絕對是火辣辣的美女,自己當初也是被她這股嫵媚勁兒迷的七葷八素,愣是利用自己行長的職位和種種關係將詩婭公司的資金拖垮。

「杜行長,這可是好久不見了,我還心思這兩天有空了,安排你吃頓飯呢。」

「郝秘書,你也是客氣了,我這不是忙么,不然我哪能不跟你和陸總聯繫呢。」杜英傑走進門,來到房間內。

陸建春與他握手,示意他坐下來,杜英傑將中午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陸建春。

陸建春與郝秘書長大了嘴,不可思議的看著杜英傑。

「您說李倩倩帶來的人把你們都打了?哇去,這是作死的節奏啊。」

杜英傑點了點頭:「中午我和王部長一起參加的飯局,我們倆又是一起回來的,我還好,王海的半張臉都腫了,要不是我在現場,我都不相信這是真的。」

陸建春嘴角都在發抖,這也是沒誰了,那個李倩倩是腦殘嗎?別人都費盡心思和王海與杜英傑拉好關係,爭取獲得更多的貸款已經在今後發展上有關係罩著,那個李倩倩竟然慫恿自己的下屬打人!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馨倩集團難道不打算收購詩婭公司了?

「杜行長,王部長之前與李倩倩有過節么?」

杜英傑搖著腦袋:「怎麼可能,如果之前有什麼不愉快,王部長根本就不可能去參加他們的飯局。」

陸建春哈哈大笑,雙手拍的啪啪響:「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李倩倩這麼一動手,那麼王部長一定懷恨在心,到時候馨倩集團想收購詩婭公司幾乎是難上加難啊。」

杜英傑也是點了點頭:「我也是這麼想的,明日收購的時候,陸總可以盡情的喊價,我這邊給你開後門,到時候貸款這一塊保證你滿意,這是個大好的機會,陸總可得把握啊。」

郝秘書也是微微一笑:「放心吧杜行長,天時地利人和全部都被我們佔盡,馨倩集團就算想翻起花來也是不可能的。」

杜英傑站了起來,「那我就先走了?」嘴裡說先走,可是腳步卻一步都沒有挪動呢。

陸建春與郝秘書當然知道他心裡想的是什麼:「杜行長,您放心,事成之後,我們這邊一定有好禮奉上,保證您滿意。」

杜英傑眼神瞄了瞄郝秘書的腰肢,然後咽了口唾沫:「滿意,我當然滿意,嘿嘿,那我就告辭了。」

送走了杜英傑,陸建春一把就將郝秘書抓了過來,摟著她就開始親了起來。

「哎呀,這才幾點啊,你老實點!還有很多事情沒有辦呢!」

陸建春哪裡管那個,直接將郝秘書按在床上,房間內上演最原始最激烈的戰鬥!

李倩倩說什麼都沒有睡踏實,第一,得罪人了,第二,勾引人失敗了,這兩件事整個一下午都在她腦袋裡轉悠著。

吃晚飯的時候,還在想著這個事情呢。

魏語欣將菜擺在李倩倩的面前:「李總,不要太擔心了,天無絕人之路嘛。」

「哎,說不擔心那是假的,畢竟是得罪了主要的人物,你也知道,金融部門可是連鎖的,這邊一有事情,其他城市幾乎瞬間都知道了,說不定給我們公司傳成什麼樣子呢。」

魏語欣低著頭,什麼話都沒說。

「現在還是祈禱明天別出現什麼事情吧,與詩婭公司的老總約好見面的,只要能順利的洽談,我們還是有希望的。」

「那我們明天還要帶著李哥嗎?」魏語欣問。

帶著他?可能嗎?萬一他到時候一衝動,把人家詩婭公司的老總在給揍了,咱們談什麼收購,直接開車回家就行了!李倩倩明顯一個激靈!「算了,今天的事教訓好不夠啊,還敢帶著他?你是不是看熱鬧不嫌事大啊!」

魏語欣伸了伸舌頭,「我覺得李哥人挺好的,很有正義感。」

李倩倩心裡哎呀一聲,你這小丫頭還真是天真,他正義感?你是怎麼看出來的,剜了魏語欣一眼,李倩倩差點沒蹦起來!這是什麼眼神啊,你這丫頭眼珠子怎麼泛著光芒!該不會是看上李正陽了吧?難道因為中午的救美就一見傾心了?

我的老天爺啊,吳莎莎王影兒,我李倩倩對不起你們啊!

「你的小腦袋裡想什麼呢?有那時間多看看,多學習學習,你難道想一輩子做個秘書啊!」

額,老總不開心了,後果很嚴重!魏語欣低下頭繼續吃晚飯。 李正陽躲在房間里盤坐修鍊,《天地戰心決》與武俠小說裡面的神功,幾乎修鍊順序是一樣的,越是往後越是難練,要有強大的內力才行。

這不是電影,沒有什麼速成的方法,不過李正陽能夠在兩個月內達到大天級也算是難得了,這也得歸功於他從小到大的艱苦訓練。

肉身已經八階,境界也到達九階,伏龍經脈通過五條,真氣變得更為強大,大天級初期的穩固已經完成。

等到李倩倩與魏語欣吃完晚餐的時候,李正陽已經將真氣運行了七十二周天!

魏語欣還有許多資料需要了解,直接就回房去了,而李倩倩見李正陽晚上的時候沒有下來吃飯,就幫他打包了一些吃的。

這讓李正陽的小心臟一陣感動,眼睛差點就擠出了眼淚。

李倩倩臉上的笑容更加嫵媚了,低著頭走了進去。

天蒙蒙黑,一個女人進入男人的房間,這是什麼節奏?這絕對是要發生什麼的節奏,如果這個男人的腦經正常,那麼接下來要發生的絕對是大多數男人都喜歡發生的事情,也就是一個非常神聖而又充滿香艷的情景——造小人。

李正陽其實最怕的就是這個,他不喜歡一直被勾引,他喜歡主動一點。「倩倩,謝謝你啊,你回房去吧,萬一被魏秘書看見了多不好。」

哇去,你豬腦子啊!這個時候說這個?中午的時候機會失去了,這晚上老娘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你讓我回房?「她什麼都看不見,我們都關了門的。」

嘶,這,這,李小妞,如果說白天那是一場誤會的話,那麼現在我寧願不要這樣的誤會,多難受啊,萬一一會兒即將發生什麼的時候,忽然間來個插曲,弄得勞資*焚身,然後你害羞著跑了,我怎麼辦?這不是成心讓我睡不著么!

「倩倩啊,如果有事的話,咱可以明天說,這天都黑了。」

就是黑天才能做的事老娘才來找你,白天,白天誰閑的,還跟你研究這個!真是不懂風趣!

抬起頭見李正陽完全是一幅害怕的表情,李倩倩立即有點火大,不過這麼美好的氣氛,老娘還是先忍了吧,為了你李正陽,我都打扮的這麼漂亮了,多少男人做夢都不一定夢到這麼美的事情,你倒好,跟老娘要吃了你似得!

李倩倩一轉身,直接坐在了床邊,對,就是床邊,雪白的大腿露了出來。

李正陽心裡咯噔一聲,心想今晚要完蛋啊!這要是李倩倩發起攻擊,自己可一點免疫力都沒有啊!話說我還沒吃飯呢!

「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吃飯!」

李正陽斜著眼睛看著李倩倩,然後走到沙發前,放下手裡的飯盒,打開一次性筷子,小心翼翼的吃了起來。

古話說得對,情人眼裡出西施,愛人眼裡出潘安啊,李倩倩覺得李正陽吃飯的樣子挺可愛的,至少要比小時候吃飯的樣子順眼,那個時候他幾乎是用手抓的!

李正陽終於在李倩倩溫柔的目光下吃完了飯,正打算抽根兒煙呢,就看見李倩倩已經站了起來,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走來。

美,真是美,頭髮隨意的散落,連衣裙不失青春,雙腿在燈光下竟然在泛光,李正陽咽了口唾沫。

「倩倩,咱有事說事兒,你這麼玩,我可承受不住啊!」

「什麼承受不住?」李倩倩可以說是明知故問。

我什麼承受不住你不知道?李正陽咧著嘴,身子不由自主的挪了挪:「我怕我會犯錯誤的,倩倩,趁現在請你冷靜啊。」

李倩倩臉頰帶著微笑:「你想犯什麼錯誤嘛?」眨了眨眼睛,本想裝一下純情的小女生,卻不想自己不是那塊料,一下就轉變成紅果果的誘惑。

李正陽算是服了,大美女董事長,外貌是女神級別,這會兒穿著連衣裙,撫弄著頭髮,一步一步的秀著極具魅力的雙腿……

就覺得荷爾蒙快速的分泌,大腦的血液極速轉動,然後擰成一股,猛烈的向小腹處涌動。

而某處正被李正陽欺壓了許久的兄弟,終於爆發,不顧艱難險阻,堅強的站了起來,它似乎發現了前方屬於自己的溫柔,它明白它要履行自己的義務,可是還有一種力量總是壓制著它,這讓它很是難過。

「倩倩,過分了啊!過分了啊!我可警告你,一旦我發火可是很嚴重的,到時候你別後悔。」

李倩倩臉色更加紅潤,低下了頭,小手不安的來回捏著衣角,害羞的道:「我不會後悔的,你要發火的話,就快些發火吧。」

哎呀,李正陽現在就差舉起雙手投降了,下次,下次勞資絕對不會單獨和任何一個小妞在一起,額,除了吳莎莎。

李倩倩見李正陽嘴裡喊著發火,卻半天不動彈,直接就坐在了他的身邊,腦袋枕在他的肩頭,「你知道嗎,這麼多年來,我一直都希望你陪伴在我的身邊呢。」

李正陽鬆了一口氣,話聊好,話聊好,話聊可以讓人忘記慾望!如果話聊成功的話,今晚就不必遭罪了。

剛要接過李倩倩的話題,就聽見門被打開的聲音,身穿西裝的經理被人扔了進來。

李正陽皺了皺眉頭,看向門外。

一個面部猙獰的漢子用低沉粗狂的聲音問道:「你就是李正陽?」

李倩倩站了起來:「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闖進我們的房間。」

漢子看到李倩倩立即眼睛一亮,哇塞,這小妞真不錯啊!這腿能玩兒幾年!待會收拾了這個男的,這個小妞就算是兄弟們的獎賞了。

李正陽無奈的咽了口唾沫,無論自己走到哪裡都不安寧啊!

原來王海離開皇朝大酒店之後,心裡恨得直痒痒,外地來的竟然打本地戶,這不是喧賓奪主么?勞資豈能被你們欺負了!你能打是吧,那勞資就跟你們好好的玩兒一玩兒!

身為招商部部長,當然會結實一些社會上的三教九流,招商引資也不是輕鬆的活,有些事情是需要黑社會出面的,於是他就利用職務之便結交了一些社會上的朋友,這個面部猙獰的漢子就是鑫春市的地痞流氓,道上的人都稱他為海哥!

將自己今天的事情告訴了海哥,一路跟蹤李倩倩的車來到酒店,確定之後通知海哥今晚就動手。

海哥哪裡認得李正陽,只是知道這個名字而已,帶著二十幾個小弟,手持開山大刀,直接衝進酒店!

經理當然認識他,登時就嚇萎了,而且海哥上來就是兩個大耳光,讓經理帶著他去李正陽的房間。

經理沒有辦法,只好拿著鑰匙帶領海哥等人上來。

「小妮子,滾一邊去,一會兒大爺教訓了這個雜種之後在好好的跟你玩兒!」海哥手裡握著砍刀已經走進了房間。

李倩倩急忙後退躲在李正陽的身後,驚恐的看著面前凶神惡煞的一群人。

李正陽嘆了口氣,「不知道哪裡得罪了諸位,還請說明白,我呢根據你們的理由在決定是不是廢了你們。」

喲呵!還挺牛氣!海哥活動活動手腕,看著李正陽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黃牙,「有點膽色,面對我們這麼多人,依然面不改色,不過我只能告訴你,鑫春不是你裝逼的地方!」

得,看來是問不出什麼了,那麼只能動手了,一會兒打完之後,不怕你們不說實話。

海哥還是非常牛叉的說道:「看你是初來乍到,不懂得規矩,只要答應大爺幾個條件,我可以考慮只教訓教訓你,還有你身邊那個女的長得不賴,挺水靈的,今晚就送給大爺,大爺對你的事情既往不咎。」

李正陽本打算教訓一下就算了,問清楚誰是幕後主謀,聽到海哥這麼說,眼中戾氣一閃!跟這些混混流氓沒必要咬文嚼字的甩台詞,直接動手就好,免得浪費唾沫星子還得喝茶補水的!

李倩倩也是被這個海哥的話給激怒了,讓老娘陪你一晚上?這不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是想吃天使的肉啊!從他進來的那眼神比王海他們強不了多少!於是她捅捅李正陽,撅著小嘴,小聲的道:「你要是打的輕了,今晚老娘就直接扒了你的皮。」

好滴,遵命!女王大人!本想著要不要在倩倩面前留點手,萬一打的狠了,這個小妞墨跡起來沒完也夠自己受的,可現在咱是奉旨打架啊!於是他身形一閃,沖了上去!

海哥極其身後的壯漢們本來無限的拉風,手裡的開山大刀多麼的威風凜凜啊!曾幾何時面對其他對手的時候,這份氣勢足以令對手喘不過氣來下跪求饒!

海哥剛剛更是一臉得意,「抓緊辦事,挑斷他的手腳筋,這個女的一會兒扔車裡,哎呀,我最見不得血腥的場面了。」在道上混了這麼多年了,憑藉自己這凶神惡煞的外貌,多少次只是瞪個眼睛,說點狠話就將對手嚇攤在地,眼前的李正陽雖然長得比自己稍微的好看那麼一點,但是看他臉色白凈的,只要自己在嚇嚇他,他就直接尿了!大勢已定,即幫王海出了氣,又能有漂亮的妹妹爽,這次出手還真的很值啊!

身邊一個壯漢非常牛逼的走上前一步:「聽到了吧,識相的把手腳都伸出來讓我們砍幾刀,免得一會兒更遭罪!」

哪曾想,眼前一花,就覺得自己的臉部穿來劇烈的疼痛,這股疼痛伴隨著麻木直接湧入大腦!

壯漢們都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一幕,不相信的相互看了看對方手裡的大砍刀,咱這是真刀吧?不是紙糊的吧?他怎麼還衝過來了?真以為他自己是陳真或者葉問了?

砰砰砰!李正陽快速的打出三拳,然後背著手站在壯漢面前不遠的地方,笑嘻嘻的看著他。

這三拳力道很是巧妙,同時擊中一個位置,卻沒將他的身子打飛。

壯漢的身子只是暫時的支撐了三秒,然後直挺挺的扣在地上,一動都不動彈了。

我靠,什麼情況?兄弟你咋了?趴地上幹嘛?身後的海哥立即一個激靈。

壯漢趴在地上,鼻子突然湧出血來。

看到這一幕的夥伴們再一次的哆嗦一下,深深的吸了口冷氣,難道剛才他衝上來的時候就把兄弟給解決了?不可能啊,沒道理啊!

警覺的舉起了砍刀,瞪著眼睛,看向李正陽。

李正陽慢慢的走上前,在李倩倩面前還是不要表現的那麼驚世駭俗,對付這些混混,連真氣都沒必要使用! 我朝尼瑪,實在太目中無人……目中無刀了!如果每個人都像你這麼干,我們黑社會還混不混了!海哥心裡罵道。「上,砍死他!」

前排的壯漢邁了一步,砍刀直劈而下。

砰!他的刀幾乎還沒落下呢,腹部就傳來撕心裂肺的疼痛,緊跟著身子一軟趴在地上,像個熟透了的大蝦一般。

尼瑪,一招,一招就讓同伴失去了戰鬥力?咱們是在做夢嗎?是在看玄幻電影么?一時間壯漢們愣在原地,腦子開始短路。

李倩倩倒了一杯茶,悠閑的坐在一旁,細細的品著,就好像在看家庭影院一般,就差擺上瓜籽了。

李正陽打倒兩個人之後,這小妮子竟然大聲叫好,雙手鼓掌。

壯漢們一個個都咽了口口水,今天難道碰上宇宙無敵的奧特曼了?不行,咱們是黑社會,不是慫包,不能因為他打倒了兩個兄弟就慫了!於是他們呼啦啦的湧上前。

啪啪啪啪!砰砰砰砰!接連出現連串的響聲之後,衝上前的壯漢們一個個都趴在了地上。

海哥臉色慘白,自己帶來的兄弟已經倒下去一大半!照這麼下去,自己不是也馬上就倒地了么!

李正陽緩步上前,還是沒有對海哥動手,揮出拳頭,將他身邊瑟瑟發抖的壯漢擊飛,然後在對著距離不遠的壯漢又是一腳。

海哥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心跳已經爆表。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