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盧卡想過來打個圓場,「你看莫雷斯不順眼,也不用遷怒到我們身上啊,不就是他不給圖書館幹活嗎?反正他現在也回不去騎士聖殿,不如就留在這裡給你們充當勞力了,怎麼樣?」

他不說話還好,一說話,康拉德立刻把矛頭轉了過來:

「還有你,和你的這些文盲手下!你們以為知識是什麼?是你們隨隨便便走進門來,伸出手討要就能得到的東西嗎?你們這樣的行徑,和那些乞丐有什麼區別?」

「喂,『但凡尋求知識與真理者,皆可進此門來,吾輩必將禮待』,這句話,可是寫在你們大門上的!」 異想成神 盧卡大聲說道。

「進此門來,沒錯。可你們付出什麼代價了嗎?就是因為你們這樣的人,才讓這些珍貴的知識變得廉價起來!」康拉德的臉更加扭曲了。

「我算知道,為什麼這落日群島的整體文化素養為什麼這麼低了!」盧卡搖頭感嘆道。

「這圖書館的知識,本來就不應該讓你們這種人學到!要不然,還怎麼凸顯知識的價值?你當是——啊!」康拉德的聲音夏然而止,臉朝下趴到桌子上,再次失去了知覺。

奧莉站在他身後,手裡反握著巨劍,劍柄朝上,這一下力道著實不輕。

「太煩人了,這傢伙。」她輕聲說道。

「我也早受不了了!」盧卡甩了甩右手,解除掉已經凝聚起來的魔力流,中止了已經施放一半的眩暈術。 「你們把他打暈了,沒死。」菲爾爬到桌子上,檢查了一遍康拉德學士的狀況,「然後怎麼辦?殺人滅口,毀屍滅跡?」

「你滿腦袋都在想什麼哪?」奧莉單手把他從桌面上拎了下來。

盧卡想了想說道:「那個騎士,你把他拖到館長那裡,交給館長處理吧。一個圖書館的人,從圖書館的一個房間,拿走一本屬於圖書館的書,我們還真沒什麼正當理由動手啊。」

「唉,好吧。」莫雷斯雖然不太情願,可盧卡說的在理,只好拽著康拉德的雙腳,悻悻的拖著他向圖書館東翼走去。一路上,隨著莫雷斯的腳步,學士的腦袋不住的磕在木頭地板上,發出有節奏的「咚咚」聲。

「我覺得他是故意的。」西婭看著莫雷斯的背影說道。

「不用覺得,就是故意的。」盧卡笑著搖了搖頭,剛才康拉德狂噴了莫雷斯一頓,要不趁這個時候搞點小動作,那個騎士簡直愧對「落日群島最會鑽空子的海洋騎士」這個稱號。

「好了,回去休息吧。」盧卡下令解散。

大家紛紛朝自己的房間走去,只有菲爾沒有移動雙腳。不僅如此,在盧卡經過身邊的時候,他一把抓住了盧卡的衣服。

「又怎麼了?」盧卡問道。

菲爾抬起頭說道:「有件事從剛才我就一直在想,放書的那個架子,就是被康拉德壓成碎片的那個,從式樣上看,是產自落日群島,而不是魔法世界的吧?」

盧卡點頭:「是啊。」

「那為什麼它可以經受住書上魔法能量的衝擊,還能當成支點,讓別人移動那本書呢?」菲爾掏出剛才想用來挑蜘蛛絲的小木棍,「我用試驗棒試過,不管是木頭、玻璃還是石頭材質的,只要是拿在我手裡,都沒法接觸到那本書啊!」

盧卡眼前浮現出菲爾以各種姿勢,被書上的魔力彈飛的場景,忍不住笑了出來。

「嚴肅點,我說正事呢!」菲爾皺起了眉頭。

「嗯,好,那個架子不受魔法能量的影響,是因為——等等,你什麼時候用試驗棒招惹的那本書?」盧卡腦子忽然轉了過來。

「就是在你睡著以後啊,你醒著的時候一直抱著那書,我想試也沒有機會嘛。」菲爾理直氣壯的說道。

「你們成熟點好不?趕緊說,那架子到底為什麼可以撐住啊?」西婭一直仔細聽著,對於話題被打斷很是不滿。

「那本書應該就是在四百年前,丹尼爾的王國覆滅的那個事件里,從魔法世界逃逸過來的。在那種狀態下,上面的魔法能量肯定要尋求一個可以固定的錨點,否則它無法在這個世界落腳。那個架子,就是這個錨點了。」盧卡答道。

「那架子有什麼特殊之處嗎?」西婭繼續問道。

「從架子本身來說,和別的架子沒有任何不同。只是位置、時間和它本身的材質大小剛好附和要求,就成為了錨點。」盧卡說道。

「這樣啊,那好像沒有什麼用嘛,我回去睡覺了。」西婭說著,扭頭朝自己房間走去。

這次輪到盧卡留在原地不動了,他眼睛直盯著面前的牆壁,嘴裡不斷的嘟囔著什麼。

「你沒事吧?」奧莉湊到他身邊,這才聽清,他不斷念叨的,是「錨點」兩個字。

「我想到了!」盧卡忽然大叫一聲,把奧莉嚇得向後跳了一小步。

「你知道什麼了?」西婭已經走出好幾米,聽見他喊,停下腳步,轉回頭看著他。

「錨點,就是這個,我以前怎麼沒想到呢?」盧卡臉上滿是笑意。

他把那本書翻開,放在桌子上,指著其中一頁說道:「要繪製這個法陣,憑我一個人的魔力流,就算一年不吃不喝,也沒辦法完成。可是你們看,這個法陣的圖案里,有幾個點可以看作整個圖案的樞紐,只要——呃,你們是不是沒聽懂?」

他抬起頭,發現菲爾和林德早就走出去好遠,西婭也轉身離開,奧莉在旁邊打著哈欠,就快要睡著的樣子,只有克里特還算專註的聽著。

「沒聽懂。」克里特說道。

盧卡無奈的擺了擺手:「算了,大家散了吧,這事還是得我自己琢磨。對了,落日群島的海圖你身邊有沒有?」

克里特正要轉身離去,聽見他這麼問,從隨身攜帶的皮製捲筒里,抽出一張捲起來的海圖。

盧卡接過來,連同那本書一起,拿回自己的房間,研究了一個通宵。

第二天,當奧莉等人敲開他的房門時,只見那張大號海圖被鋪在地板上,上面用不同顏色的墨水,標記出五六個島嶼來。

「這就是你昨天說的辦法?」奧莉問道。

盧卡點頭:「沒錯,我找了一夜,發現這幾個島嶼最合適。 嬌妻很甜:二爺,別太寵 我先給你們演示一下。」

他拿起兩塊石頭,放在面前的地面上,手裡凝聚起魔力流,為了讓所有人都能看清楚,還特意讓這次的魔力流帶上了銀色的閃光。

他引導著魔力流,完成了一個最簡單的掩飾術法陣,在地板上蜿蜒前行的魔力流閃著微弱的銀光,匯合成一個完整的圖案。

如果這個圖案是在他指尖憑空畫出,那麼他只要讓魔力流轉起來,就算完成了一個立即施法的掩飾術。而現在,魔力流牢牢附著在地面上,裡面蘊含的能量如同被冰凍一般凝固不動。

「這個法陣,有兩種觸發方式。一個是我這裡控制,另一種是外部激發,比如說有人走進法陣範圍里,就可以激活。」盧卡解釋道。

大家雖然見他布置過法陣,可除了西婭和克里特,其他人都看不見魔力流的走向,當然也不清楚其中原理,盧卡也是第一次說得這麼詳細。

「那這兩塊石頭是幹什麼用的?」西婭問道。

「你看好了啊!」盧卡舉起右手,先後朝那兩塊石頭凌空戳了兩下。

原本安安靜靜趴在地板上的法陣圖案,忽然沿著圖案本身的走向,從中間一分為二。隨後,這兩半法陣迅速縮小,各自凝聚成一個點,位置正好落在那兩塊石頭上。 魔法的銀輝在那兩塊石頭上形成兩個光點,亮度忽然增加,又立刻暗淡下去,徹底銷聲匿跡。

「是我又看不見你的魔法了,還是它真的不見了?」奧莉揉了揉眼睛問道。

「它真的不見了。」盧卡說道,「法陣現在分成了兩部分,被作為錨點的這兩塊石頭封存起來了。」

「封存?就像在罈子里做蝦醬那樣嗎?」諾拉總是能把所有東西和食物聯繫到一起。

「差不多吧,不過在錨點裡封存的法陣可不會發酵,也不會變質,只要施法者不取消,它們就一直保存在那裡。」盧卡說道。

說完,他舉起雙手,拍了一下,剛才的法陣從那兩塊石頭裡再次顯現,從一個光點迅速擴大成原本的狀態。

「我明白了,你說的『錨點』,和我這條項鏈上的吊墜是一樣的作用呀!」諾拉說著,伸手扯起了脖子上的石榴石項鏈。

「你說就行了,不用比劃!」盧卡趕緊阻止她,「這裡可是圖書館,最怕的就是火!」

諾拉的眼睛在黑暗視物如同白晝,卻仍然沒法捕捉到魔力流的圖像。但對於火元素的親和,讓她能夠感知到原始的元素能量,這是一般人類做不到的。

對於火精靈來說,隨意封存自己周邊的元素能量,是邁向成年,可以獨立生活的標誌。如果做不到這點,什麼食物還沒送到嘴裡就被燒成了灰,連吃飯都成了很大問題。因此,失去成年長輩護佑的年幼火精靈,最常見的結局是餓死。

諾拉正處於即將進入成年的年紀,封存能量這事時靈時不靈的,當初折騰那條項鏈的時候,吸收進來的又是她不熟悉的禁錮法陣,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能成功。沒想到現在盧卡想出的辦法,竟然是除了活焰以外,她唯一熟悉的能力,這讓諾拉比平時興奮了很多。

「你是不是想要把那個超大的法陣,切割成很多部分,分別繪製,然後用這些島嶼當作錨點,封存進去?」興奮的情緒下,諾拉的腦子都轉得比平時快了。

「沒錯,」盧卡點頭,「不過那個法陣上,能夠匯聚能量的樞紐並不是很多,又要正好和海上的島嶼重合才行。」

他指了指鋪在地上的海圖:「我找了一夜,總算找到這麼幾個符合要求的島嶼。」

奧莉開心的拍起了手:「那我們只要到這些島上去,讓你在上面施法,就可以成功布置那個巨型強買強賣陣了?」

「說得輕巧,」西婭搖了搖頭,「這些島嶼之間距離可不近,全走一趟怎麼也要兩三個月。別忘了,你可是打算在三十天的付款期限里,再弄一個相同的法陣,這時間肯定不夠你弄第二個的。」

盧卡胸有成竹的說道:「這我當然想到了,反正時間主要是花在航行上,乾脆直接在每個島上封存兩次,到時候先激活一次,如果發現付不起錢,再激活另一個不就行了?」

聽起來,他的計劃天衣無縫,可西婭總是覺得,似乎忘記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那麼,你打算怎麼讓那幾個神來你法陣的範圍之內呢?」 腹黑甜妻纏上身 菲爾忽然發問。

「對啊,我就覺得你這計劃有問題嘛!」西婭立刻附和。

「呃,這個……容我再想想。」盧卡的臉色立刻轉陰,他扭頭對莫雷斯問道,「你們海洋騎士祈禱的那一套儀式,能不能把海洋女神招來啊?」

「別開玩笑了,我祈禱二十多年她也沒理過我啊。」莫雷斯答道。

「這可有點難辦了。」盧卡喃喃自語,這個法陣雖然直徑有將近八百海里,可離覆蓋整個落日群島,還差了十幾倍呢。而且,即使他能把法陣的作用範圍擴展到整個海域,也沒法對躲在神域的主神產生影響。

「要不咱們一起沖著海水大罵,說不定能把她罵出來呢?」盧卡提議。

「要罵你去,那些髒話,我說不出口!」奧莉說道。

「她能聽到嗎?丹尼爾罵了這麼多年,也沒見他把海洋女神罵出來啊。」諾拉說道。

「就是,要是海上什麼風吹草動都能聽見,她不得煩死?」莫雷斯也跟著說道。

房間里忽然變得沉默起來。

「海神石。」克里特聲音不大,在盧卡耳朵里卻好像雷鳴一樣。

「對呀,海神石旁邊說的話,海洋女神是能夠聽到的。上次丹尼爾證實過這點!」盧卡興奮的搓著雙手。

「就算她能聽見,你打算怎麼把她忽悠來呢?」奧莉問道。

「我們可以用沉默死神號上的艙底石,也就是那個通道的開關石當作誘餌呀。」盧卡立刻想出了一個辦法。

「這能騙來嗎?通道都毀了,那個開關石不是也沒用了嗎?」菲爾說道。

盧卡思索了一會,說道:

「應該沒有問題。通道被毀的時候,三主神都已經離開,他們並不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你們還記得吧,科維在被虛無者控制之前曾經說過,我本人就是天然的屏蔽,我所在的地方,主神無法窺探情況。」

「而在通道崩塌之後,那個島上的建築都破碎得亂七八糟了,除非他們再次把本體投射過來,翻找那些廢墟,否則也很難發現通道出現的問題。」

菲爾搖了搖頭:「這只是你一廂情願的推測吧?」

「好吧,就算我這推測可能有問題,要是這個方法不行,就讓丹尼爾再好好罵上一頓,說不定能把海洋女神罵出來呢。」盧卡拋出了B計劃。

「喂,你這個計劃還有一個問題!」西婭再次尖銳的指出漏洞,「你說這麼半天,都是要把海洋女神招過來,可把閉嘴帶走的,到底是他們三個中的哪一個,你也不知道吧?」

「這倒沒有關係。」莫雷斯搶著答道,「帶走閉嘴的時候,那三個主神是合為一體的狀態,也就是說,那本書的所有權,是他們三個共享的。即使回到神域以後分開,這一點也不會改變。所以,你們只要能弄來其中一個就行了。」 莫雷斯說得很確定,但盧卡卻有些疑惑。

他想了想說道:「不對吧,按你這說法,應該是一定要把他們三個全都招來,才能有用的呀。比方說,要是幾個人共同擁有一件東西,那需要所有人都同意,才能出售吧?」

莫雷斯搖了搖頭:「你說的是人類的情況,對於三主神來說,雖然他們思維各自獨立,但財產這種東西,在神域卻是共通的。大概在他們看來,身外之物根本沒有什麼意義吧。」

奧莉也比較疑惑:「你確認嗎?你怎麼會知道這些的?」

「這就是多讀書的優勢了,」莫雷斯自信滿滿的說道,「在騎士聖殿收藏的典籍里,《三主神的起源》和《神域概論》是最重要的兩本,每個騎士都會熟讀。」

「好吧,至少現在看起來,我們總算有了一個可行的計劃。」盧卡鬆了一口氣。

計劃雖然有了,可真正要實施起來,卻還要等上一陣。

北楓歌島和塔塔島之間的距離不近,丹尼爾乘坐黑市的商船回去,再帶上沉默死神號過來,這一個來回怎麼也要花掉兩個月的時間。

閉嘴不在身邊,盧卡連學習新魔法的教材都沒有,只好趁這個時候,把那本《不可能完成的法陣》翻來調去的看了好幾遍,幾乎全部背了下來。

這本書封面上沒有寫任何書名,扉頁上也沒有寫作者是誰,盧卡就用自己隨口胡謅的這個名字來稱呼它了。

書里記錄的法陣效果大多匪夷所思,強制交易在裡面還算是比較中規中矩的一個。

比如在強制交易陣後面記錄的一個「去除甜味」,範圍倒是比其他法陣小了不少,直徑「只有」十五公里,它的效果是讓法陣範圍內所有食物的甜味消失,盧卡實在想不出,這能有什麼作用,難道是某個極其討厭吃甜的咸黨法師想出來的東西?

法陣的圖形盧卡記住了不少,只是在落日群島,想要布置這些法陣,需要陣型的幾個結點和島嶼位置正好對應,這種條件可遇而不可求,翻遍了整本書之後,他得出結論:能夠和海圖上的島嶼完美契合的,只有強制交易陣這一個而已。

至於那個想要偷書的館長助理康拉德學士,自從那天之後,盧卡就再也沒有見到他。維爾納館長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衝突,乾脆把他打發到鎮上居住,省去每天見面時候的尷尬。

兩個月之後,沉默死神號在盧卡預計的時間內,出現在東南方的海面上。跟她一起來的,還有六月聯盟的一支艦隊。

盧卡早早的在碼頭上等著,一看見丹尼爾下船,就迎上去問道:「你怎麼跟這些船混到一起的?」

沉默死神號以前從來沒有這麼毫無掩飾的出現在外人面前,大多數時候,盧卡都是換乘偽裝過的游隼號在聯盟或者帝國所屬的港口靠岸,如果可能,他還是希望讓這艘巨船保持一點神秘感的。

「不是我要混到一起啊,快要到這裡時剛好碰上的,船上就我一個,也沒法動手打,就這麼開過來了唄。」丹尼爾答道。

盧卡遠遠觀察了一下,那支艦隊倒也不是六月聯盟海軍的主力,大概是他們收到過泰勒的命令,把沉默死神號當成「無害的第三方戰船」,才一路相安無事的到了北楓歌島。

盧卡並不想和這些海軍過多接觸,島上的民眾卻完全不同。這支艦隊的到來,意味著帝國對北楓歌島的封鎖徹底結束,六月聯盟重新獲得了這個島嶼的控制權。

本來,早在兩個月之前,帝國的精英艦隊就已經撤離,但也許是因為財富之神科維失去了自主行動的能力,落日快遞整體陷入了癱瘓,不僅每天的日報再沒有送來過,就連島上門店的店員,也很久沒有接到回帆港總部的消息了,郵件往來成了不可能的事情,落日群島一下退回到「通信基本靠吼」的狀態下。

所以直至今日,島上的民眾才真正相信,自己的處境重新變得安全起來。

「大家上船吧,我們不在這裡停留了。」盧卡看著街道上越來越多的人群說道。

圖書館坐落在山上,視野比港口更加開闊,在望遠鏡里看見沉默死神號的身影后,盧卡就讓大家收拾好東西,找到維爾納館長告辭。

館長很大方的同意他把《不可能完成的法陣》借走,也沒有約定歸還日期。他很清楚,這書留在圖書館里,才真的是暴殄天物。

大家登上沉默死神號,揚起船帆,把陷入歡慶的北楓歌島遠遠拋在身後。

「我怎麼覺得,這裡少了個人啊?」在沉默死神號的休息室里,丹尼爾來回看了幾遍自己的同伴,終於忍不住開口詢問。

「沒有吧,我們都在啊。」盧卡也查看了一遍,船上的正式成員一個不少,還多出了菲爾和林德兩個。

「莫雷斯呢?」丹尼爾問道。

「哦,那個騎士啊,」盧卡這才明白他說的是誰,「他不跟我們走了,圖書館人手不足,館長又解僱了助理,他打算留在那裡幫忙。」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