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在之前我們聯手幫你遮掩天機的時候我們就已經知道了你的來歷,不然你以為羅睺這小子會詢問你那件事?雖然我們不知道你所在的世界究竟是什麼樣子的,但是既然你會來到這個世界,那就說明我們之間會有一些牽扯,所以他才會詢問你這些事情。而你給出的答案也證實了我們之前看到的東西,只不過我們一直在想你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夠坦白。」太清聖者難得的露出了笑容。

好吧,都是老狐狸,自己這個菜鳥完全被玩弄於鼓掌之間了。

「只是我們都以為你所在的世界是跟我們差不多體系的世界,或者說是有著相同經歷的世界,但是現在看來有不小的區別。」玉清聖者有點想不到自己所在的世界會在另一個世界以這樣的狀態存在。

幾人中准提和接引是對於這件事最為複雜的人,因為正是李淵讓他們和魔教徹底的對立起來,不過這也是天意,就算這一次李淵不說,以後也總會有機會暴露出來的,他們也沒有太在意。

「那我是什麼情況,按照你的說法,似乎我的命名有些跟天族想同,就連聖堂也跟天族很相像。」生命女神皺起了眉頭,有些不解的說道。

李淵低頭想了一下,然後問道:「大人,不知奧這生命女神這個名字是你傳承中就有的,還是後來自己取的?」

生命女神猶豫了一下,最後說道:「我得到的傳承中有一些不同的東西,中間有一些很模糊,只是知道傳承的主人有一個哥哥叫伏羲,一直牽挂在心中。」

「那就沒錯了,上古時代的傳說中,我們人族就是被這個叫做伏羲的人的妹妹,也就是您得到的傳承的主人創造出來的。」就在李淵說出這個秘密的時候,天空中響起了一聲炸雷。

在場的人都算的上是這個誰最頂尖的一批人了,自然聽出了這不是普通的炸雷,都不由的抬頭看去。

一道玄黃色的氣運神龍在雷電只見不斷的翻滾,每一次轉身都會掙脫一道雷電枷鎖。所有人都驚呆了,他們沒有想到那麼強大的天道,居然還有一部分被敵人給束縛了起來。

只是想在看起來有點后力不支,漸漸的動作變的緩慢起來。

太清聖者回過神來,轉頭看向李淵,焦急的說道:「李淵快點,將那個傳承仔細的說一下。」

李淵不知道他們在看什麼,他抬頭只能看到大殿的頂端,對於幾人的反應有些莫名,但是聽到太清聖者的話,立刻反應了過來,這外面的動靜恐怕跟自己有些關係。

「那位大神叫做女媧,上古時期,盤古大神開天闢地,經歷了三族之戰之後,漸漸的妖族和巫族崛起。兩族對立。一位叫做鴻鈞的大神成聖,隨後收了六位弟子,三清,女媧,准提,接引。」

「其中女媧是妖族大聖,執掌造化大道,後來造人而成聖。算的上是人族聖母,只是因為妖族的羈絆,本來應該能夠靠著人族走上巔峰,最後只能苦苦為妖族奔波。」李淵有些嘆息的感嘆道

生命女神有些失神,嘴中喃喃自語的說著什麼,最後突然睜開了眼睛,淡淡的說道:「本尊女媧,執掌造化之道。」

聲音明明不大,卻輕易的傳遍了整個人族,聽到這個聲音的人都跪地拜服。

這讓李淵有些可惜,但是還是立刻發布了命令,去查當時有沒有人沒有跪地,或者說是比別人慢的。

這種跪地拜服並不是受到了威壓,而是人族刻在靈魂之中的感恩的印記,那些異族自然是沒有的,所以自然不會感覺到。

幾位聖者沒有理會李淵的動作,他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天空上翻騰的氣運神龍。本來有些萎靡的神龍,突然變的更加的粗壯和巨大起來,隨便翻動一下天空中的雷電枷鎖就被擊碎了很多個,漸漸的雷電枷鎖的生成速度已經趕不上它破壞的速度了,很快氣運神龍就完全的掙脫了枷鎖,在那雷電海洋中歡快的遊動,最後消失在天空中。

隨後幾人身上的氣息突然一變,都開始閉目修鍊起來。李淵雖然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但是他看幾人的動作就知道短時間內他們是不會醒過來的,自己還是先離開吧。

「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氣運神龍會脫困而出,這讓天道的實力增長了這麼多,我們怎麼辦?」宙斯有點氣急敗壞的對著傳訊石咆哮著,顯然已經是氣急。

對面的人也是毫不示弱,冷聲說道:「氣運神龍是我們封印的沒錯,但是我們封印可沒有出問題,是有人高出了事情讓天道發現了氣運神龍。在天道插手之後我們是不可能阻攔的,要說責任這應該是你們的吧,是你們沒有完成對洪荒世界的統治,不然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兩人冷哼了一聲就直接掛斷了聯繫,這一次對他們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之前他們通過一部分的人沉睡,用他們的力量在醒著的人身上形成保護,讓他們免於被天道壓制的情況。現在天道變的更強了,天族也必須分出更多的人來維持整個保護。

地族的則是有些開心,天道增長,他們的實力有了不小的增長,大地也穩定了不少,他們也可以喚醒不少族人。

天地的變化在洪荒世界引來了不小的波動,好在大家都忙著修鍊並沒有太大的波瀾,不過等他們消耗了這一次的好處,恐怕紅寺湖會有一些動作。 轉眼間半個月過去了,自從上次過後太清聖者就沒有在召見過李淵,他也一直在忙碌著排查之前女媧的威壓過後,有哪些人還是站著的,哪些人慢了的,還真的讓他們查到了不少東西。

這件事其實也是碰運氣,一般這些被取代的人應該不會主動在人群比較密集的人群之中瞎轉,所以也只是抓住了三個人沒有跪下的。

還有十幾個慢了一會的也同樣被帶回來進行甄別,這些人大部分是因為實力足夠強,才能稍微抵抗一下靈魂深處的感恩。

李淵也沒有做其他的事情,就是將他們關在那裡,然後派人監視。他聽艾倫說過,之前他們監視這些人很長時間了,幾乎每天晚上他們都要脫下皮膚,然後氣息皮膚。

半個月的時間,李淵發現了兩人是被取代了,不由的心中沉重。要知道這只是碰運氣給碰出來的。就這麼都查出了五個人,可以看出人族之中恐怕已經混進來不少人了。

他將這五人交給了玄都關押,這些人的實力雖然不錯,達到了魂變境,但是面對玄都根本就翻不起浪花來。玄都也對李淵的成績很是驚訝,本來在他們看來,這些人也不知道在人族隱藏了多久,也沒想李淵能夠在短時間內做出什麼成績,但是李淵就這麼快的就抓住了五人。

李淵其實對自己的動作還是有點不滿意,要是能夠跟前世一樣,在整個人族布滿攝像頭,這樣憑著大數據系統,恐怕這些人想要躲起來也不可能,現在沒有這個條件也就只有靠笨辦法慢慢來了。

就在李淵準備將剩下的人放回去的時候,李淵突然發現了問題,這兩人能夠堅持半個月之久,那麼會不會是有人故意放出來來欺騙他們的把戲。要是這些人明明能夠堅持更久,卻故意提起暴露出來,這樣他們在以後的時候就會犯錯,甚至抓到手的人都有可能放掉。

不過他也沒有繼續扣住這些人,而是淡淡的說道:「好了,這次實在是麻煩大家了,不過你們也看到這兩個喪心病狂的異族了,我們也是職責所在,希望大家能夠理解。」

剩下的人一開始還是有一些怨氣的,畢竟無緣無故的就被抓了過來,然後一關就是半個月,心中肯定不會好受。

不過在看到兩個異族的表現后,他們也不由的后怕起來,這個時候自然不會抱怨,連連表示沒有關係。

這些人離開后,李淵直接就請動了道教的三代弟子去全天候的監視他們,其中少數的幾個魂變境的強者,則是幾位二代弟子出手。

沒有讓李淵失望,一個月之後,玄都和多寶道人再次抓了一個人趕了過來。

「這還真的是一個狡猾到了極點的傢伙,我們都已經快要放棄了,居然堅持了這麼久。」玄都直接將事情扔給了多寶,自己跑了,這一次自然會引來多寶的抱怨。

李淵笑了笑,然後看向被關押起來的異族,心中心思百轉。對方實際上要是來迷惑他的話,只要用其中一個人就可以了,完全不用暴露兩個人,看來這個人的來頭不小,不然也不會這麼拚命的保護他。

轉眼間半個月過去了,自從上次過後太清聖者就沒有在召見過李淵,他也一直在忙碌著排查之前女媧的威壓過後,有哪些人還是站著的,哪些人慢了的,還真的讓他們查到了不少東西。

這件事其實也是碰運氣,一般這些被取代的人應該不會主動在人群比較密集的人群之中瞎轉,所以也只是抓住了三個人沒有跪下的。

還有十幾個慢了一會的也同樣被帶回來進行甄別,這些人大部分是因為實力足夠強,才能稍微抵抗一下靈魂深處的感恩。

李淵也沒有做其他的事情,就是將他們關在那裡,然後派人監視。他聽艾倫說過,之前他們監視這些人很長時間了,幾乎每天晚上他們都要脫下皮膚,然後氣息皮膚。

半個月的時間,李淵發現了兩人是被取代了,不由的心中沉重。要知道這只是碰運氣給碰出來的。就這麼都查出了五個人,可以看出人族之中恐怕已經混進來不少人了。

他將這五人交給了玄都關押,這些人的實力雖然不錯,達到了魂變境,但是面對玄都根本就翻不起浪花來。玄都也對李淵的成績很是驚訝,本來在他們看來,這些人也不知道在人族隱藏了多久,也沒想李淵能夠在短時間內做出什麼成績,但是李淵就這麼快的就抓住了五人。

李淵其實對自己的動作還是有點不滿意,要是能夠跟前世一樣,在整個人族布滿攝像頭,這樣憑著大數據系統,恐怕這些人想要躲起來也不可能,現在沒有這個條件也就只有靠笨辦法慢慢來了。

就在李淵準備將剩下的人放回去的時候,李淵突然發現了問題,這兩人能夠堅持半個月之久,那麼會不會是有人故意放出來來欺騙他們的把戲。要是這些人明明能夠堅持更久,卻故意提起暴露出來,這樣他們在以後的時候就會犯錯,甚至抓到手的人都有可能放掉。

不過他也沒有繼續扣住這些人,而是淡淡的說道:「好了,這次實在是麻煩大家了,不過你們也看到這兩個喪心病狂的異族了,我們也是職責所在,希望大家能夠理解。」

剩下的人一開始還是有一些怨氣的,畢竟無緣無故的就被抓了過來,然後一關就是半個月,心中肯定不會好受。

不過在看到兩個異族的表現后,他們也不由的后怕起來,這個時候自然不會抱怨,連連表示沒有關係。

這些人離開后,李淵直接就請動了道教的三代弟子去全天候的監視他們,其中少數的幾個魂變境的強者,則是幾位二代弟子出手。

沒有讓李淵失望,一個月之後,玄都和多寶道人再次抓了一個人趕了過來。

不過在看到兩個異族的表現后,他們也不由的后怕起來,這個時候自然不會抱怨,連連表示沒有關係。

這些人離開后,李淵直接就請動了道教的三代弟子去全天候的監視他們,其中少數的幾個魂變境的強者,則是幾位二代弟子出手。 「人族也不都是一個人中,就像精靈一族也分暗夜精靈,森林精靈和草原精靈,人族之中有我們這樣黑眼黃皮膚,黑頭髮的,也有金髮碧眼的。在我那個世界這個人種就是西方人,所以這些人也有可能被異族附身,所以以後我們可以有針對的進行探查。當然了這也不是絕對的,這是作為一個參考。」李淵並沒有順從羅睺的心思,抓住佛教,而是說了人族內部的問題。

幾位聖者點了點頭,他們自己也知道人族內部還是有一些問題的,特別是他們幾位聖者的都是黃種人,讓整個人族黃種人佔據了上風。四大教派中也就是心地仁慈的女媧的聖堂中有不少的其他人族,其他三個教派中難得一見。

不過這樣也好,至少三大教派能夠放鬆一點,內部平靜就有足夠的戰鬥力,作為人族的主力也算是保證了人族不會亂。

「我們還是想辦法接觸一下地族吧,我想對方也應該感覺到了一些東西,面對這生死存亡的危機,我們需要摒棄前嫌,聯起手來才能夠守衛大陸。」最後太清聖者做出了總結。

就在李淵準備離開的時候,太清聖者像是想起了什麼,笑著說道:「我到是忘了,再過幾個月就是十年一次的會武了,雖然這幾年已經很少有新的傳承了,但是每次還是熱鬧,畢竟這直接得到的傳承可比後天學習要強的多。正好趁這次機會,我們可以接觸一下可以接觸的幾個人種族。」

李淵自己也是忙昏了頭,所以都差點忘了,十年一次的傳承之地開啟的時間就快到了。

「正好,我去傳承聖地,詢問一下當年的情景,看看他們有沒有什麼建議。」李淵點了點頭說道。

隨後幾人就散開了,羅睺並沒有直接離開,而是跟著李淵一起,想要去看看那幾個被抓出來的異族,他想要看看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存在,居然敢入侵其他位面。

回到關押處,讓李淵有些驚訝又有一些瞭然的是,羅睺對他的態度很好,根本就沒有擺出聖者的姿態,反而是幻化了一下,變成了自己的護衛,這讓李淵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一位聖者,這麼做就不怕其他幾位聖者惱怒嗎?李淵想了想還是沒有領先一步,那樣自己基本就完蛋了,所以他小心的維持著自己落後對方半步,不然就算羅睺沒意見,其他幾位聖者也會不高興,這不是在坑人嗎!

李淵心中有些惱怒的想到,但是面對一位聖者,他就算有再大的氣也只能忍著,隨後他就想明白了,這是對他之前在聖者大殿之中沒有配合他打壓佛教的報復。

這讓李淵有些哭笑不得,這真是的冤枉啊,自己一個小小的二代弟子,哪來的膽子去打壓兩位聖者。你死聖者所以無所謂,我要是真的配合你的話,恐怕就算有太清聖者護著,也絕對會吃不了兜著走。

沒辦法,知道了遠遠原因他也只能老老實實的綳著,這讓路過的護衛隊員都很好奇,這護衛模樣的人究竟是誰,能夠讓李淵都落後半步,不過這些人在李淵的示意下,都只是行禮后就直接離開了,並沒有上來說話。

特製的牢房門口有幾位魂變境的強者在守衛,他們都沒有任何不滿的樣子,畢竟裡面關押的可不是普通人,這些異族之人兇狠無比,只能是他們在這裡守衛,其他人李淵可不放心。

「有發現什麼特殊的地方嗎?」李淵走過來小聲的問道。

「大人,這些人確實對於那個人很尊敬,雖然他們很克制,但是我們還是能夠很輕易的看出他們看向那個人的眼神有些敬畏。」領頭的隊長也是壓低聲音,小聲的回道到。

羅睺饒有興趣的站在一旁,周圍的幾個人看他是跟著李淵一起來的也沒有上來詢問,只當是因為最近護衛隊人手緊張,補充的新人。

「大人,你看我們的人手這麼緊張,這個心來的就給我們隊吧,你看他的實力不過是醒魂境,出去執行任務的話肯定會有危險,放在我們這裡就會好很多。「彙報完了工作,這隊長裂開就盯上了在一旁待著的羅睺身上,顯然是要搶先將人給截下來。

「滾蛋,誰跟你說這是新人呢了,少說話多做事,不然什麼時候吃虧了都不知道。」李淵額頭的汗一下子就下來了,沒好氣的敲了他一下。

隨後就打開了門走了進去,羅睺也跟了進來,只見一個布滿禁制和封印的牢籠中留個身形類人,但是外貌其特的異族安靜的坐在裡面。

羅睺掃視了一遍,有些無趣的說道:「這就是異族嗎?還真的是讓人失望啊,不過讓我來看看你們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說著他就走了過去,讓李淵打開牢籠,他倒不是打不開,只是他出手的話,這個牢籠就要重建了。

李淵連忙走了過去將牢籠打開,就在這時幾個異族同時發難了,只是那奔若雷霆的突襲並沒有任何的用處,李淵連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直接退到了一旁。

幾個一族都會是面色大喜,想要抓住李淵,但是很快他們就知道什麼叫做咫尺天涯了。明明下一個呼吸就能夠抓住李淵,但是自己卻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繼續推進,一股巨力,直接將他扔了回去。

羅睺隨便抓了一個過來,然後將其他人重新扔了進去,關上牢門。

五個異族姿態狼狽的摔倒在牢籠之中,眼神中帶著不可思議,他們怎麼都想不到一個醒魂境的廢物是怎麼在幾人的全力出手的情況下,將他們擊敗的。

羅睺可沒有心情理會他們的想法,他將手放在了異族的腦袋之上,然後一股黑氣在他的手上縈繞,而他手中的異族則痛苦的哀嚎起來,這哀嚎聲持續了一會後,才慢慢停息,李淵能夠看到這異族基本上已經沒有了生息。

「還真的是有趣,居然還有這樣的種族,不過這人了解的也不多,特別是對於上層知道的也只是一個模糊的概念,以後多抓接,那個領頭的等沒有利用價值了也留給我。」說完他就直接一個踏步消失在了原地。 李淵沒想到他跟過來是為了這件事,不過想想也對,這派人過來當內應也是有風險的,要是被對方給偵查到了同樣會被對方了解很多東西。

就像現在一樣,本來人族對於異族是沒有任何的了解的,只有李淵有一些非常喲徐誒的了解,現在經過搜魂,基本上對於異族就有了全面的了解。就算因為層次的問題,對於他們的高層有一些不了解,但是有很大的用處。

就像羅睺離開之前,跟自己說的:「那就是披上皮膚之後,最多只能維持三十天你的時間不會出現問題,一旦超過這個時間,就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

這對於李淵來說有很大的幫助,不然他一直都沒有辦法對那些被放掉的人放心,還需要分出人手監視他們,現在就放心了不少。

他查看了一下那個後面抓捕的人,那件人皮確實有了一些破損,只是不仔細看的話一般人還真的注意不到。

「去讓之前負責監視那些人的兄弟都撤回來吧,以後只要關押一個月後,沒有出現問題就能夠放出去了。」李淵叫過還守在門外的隊員吩咐道。

幾人都非常好奇之前跟著李淵到來的那個人去了哪裡,地上為什麼會有一具異族人屍體,而且看上去承受了不小的痛苦。

「對了,來個人將屍體收拾一下。」說完李淵沒有再理會他們直接就離開了,他還需要去一下聖者殿,至少對異族的一些習慣他需要了解一下,這對他抓捕異族有很大的幫助。

半路上李淵就聽到了很多人在議論,這精靈一族居然在天族的支持下對人族的邊境發動了攻擊。雖然規模不大,但是還是引來了軒然大波。

之前大家都覺的這不過是口頭上有一些衝突,還不會發展到直接撕破臉。沒想到居然真的開戰了。

這讓很多人都覺的不滿,為了兩個可有可無的異族人,居然將自己的盟友逼到了敵人的身邊,這是一個愚蠢的決定。

李淵有些意外,這些人的勾結還真的快啊,居然真的就這麼做了。

其實這也是對方有些低估了李淵了,他么到現在還認為艾倫和克萊爾兩人還在昏迷之中,所以根本不會知道們的底細。所以他們想要逼迫人族交出兩人,只有這樣才能夠避免他們全部暴露。

人族這段時間沒什麼大動作,更是加大了他們這樣想法的底氣,在他們看來這樣的壓力,可惜的是這樣的動作註定沒有任何的作用。

來到聖者大殿,似乎早就知道他要來,一位童子遞給他一個玉簡,小聲說道:「師兄,老爺說了,你想知道的事情都在這裡了,還讓我跟你說一下那個精靈族的事情不用放在心上,為了麻痹對方,我們會繼續跟他們談判的。」

李淵點了點頭,結果玉簡直接離開了。

回到護衛隊的總部,李淵將幾名隊長都叫了過來,將玉簡投影出來。

「這個異族自稱為冥族,性喜血肉,四肢修長,手上有利爪,嘴中有獠牙,面色蒼白,不喜歡陽光和陽屬性。擅長速度,擁有著極強的肉體恢復能力,並且吞噬血肉的話也會加強恢復能力。」李淵大致介紹了一下異族,讓在座的人都是眉頭微挑。

「大人可以知道這些東西是從上面地方來的嗎?這情報要是不準確的話,我們可能會付出慘痛的代價。」行動隊的隊長都這個最為關心,能夠知道對方的優缺點將會極大的降低他們的危險,但是必須有一個前提條件,那就是這個是真的。

李淵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來源不能跟你說,但是能夠說的只有一點那就是情報是絕對沒有問題。」

這人點了點頭,雖然不能知道來源有一點可惜,但是李淵既然保證了他也不會在多問,那樣的話就真的將李淵得罪死了。

李淵繼續說道:「能來我們這裡卧底的都是異族中的精英,他們的族人其實絕大多數都沒有什麼智慧,兇殘狂暴,沒有理智。那個最後被抓的居然還是那個異族之中一個皇族的分支。在分派在外的異族中地位很高,所以必須加強警戒,我要讓所有來營救他的人都留下來。」

隨後就有一個小道消息傳了出去,那就是異族的嘴很硬,已經有一個異族因為承受不住拷問被打死了。

這個消息自然是李淵故意放出來的,就是為了逼迫那些人快點動手,他可沒有時間跟他們耗,他想要的是速戰速決。

三天之後,就在李淵修鍊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了一聲巨大的爆炸聲。

李淵立刻趕了過去,監獄那邊已經是亂成了一團,但是李淵只是遠遠的看著並沒有過去支援,他的眼睛在仔細的搜索著。

這聲爆炸,里監獄那裡不是很遠,快的胡,三十秒就能趕到,但是對方要的可能就是那個三十秒,所以他並沒有趕去,他需要看看哪些是陌生人。

之前的玉簡中記載的自然不會只有那麼多,還有一些東西就算是他們也不適合看。其中就有一條,那就是確實如李淵猜想的一樣,人族中的白色人種和黑色人種就是為了給他們作為皮囊,在上古時代故意留下來的。

所以他現在還要尋找異色的皮膚就好,至於道教之中是怎麼跑出這麼多的異色人種就不是他現在需要考慮的了。

很快李淵就注意到了幾個人,在人群中不斷你的穿行,就像是泥鰍一樣,沒有引來任何人的注意,不斷的靠近監獄。

其中一個人在靠近監獄的時候,在臉上一抹,露出一個黃色人種的臉,對著外面的守衛大聲喊道:「你們還守在這裡幹什麼,沒看到那裡已經亂成什麼樣了,你們不去幫忙,站在這裡發獃幹什麼?」

周圍的人,聽了這話立刻就反應了過來,開始討伐門口的幾位護衛,根本不聽他們的解釋。而那個之前開口的人已經重新混入了人群之中,臉上的偽裝也沒有了,顯然那是一個精通易容之術的人,這也恐怕是他們混進來的依仗。 顯然對於這樣的情況,門口的守衛從沒經歷過,一下子有點手足無措。最後迫於壓力,就要離開門口前往救援。

李淵冷哼一聲,直接出現在門口,冷冷的看著兩人:「真的是廢物,這麼簡單的招數都看不出,居然被別人牽著鼻子走。」

聽了李淵的話,兩人有一些委屈,不知道李淵為什麼會這麼說,難不成是怪他們沒有及時的去救援嗎?

「圍起來!」這裡是道教之中最偏僻的地方,所以一般很少有人來,這些鬧事的人看到李淵出現一個個的都老實了起來,他們其實根本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只是看到了那邊起火,趕過去救援的路上遇到了才會出言指責對方。

可是沒想到這兩人的上級居然是李淵,他們都有一些鬱悶,最不能招惹的人他們就招惹了。

看著周圍逼近,將他們圍起來的侍衛,都有點膽怯。

「你是什麼人,是這兩人的上級嗎?難不成為了包庇他們,你想要對我們動手?」還是之前那個聲音,顯然也看到情況有點不對,繼續挑撥普通道教弟子的情緒,希望鬧出點亂子,只要亂起來,不管是救人,還是退走都會輕鬆很多。

這個聲音一出,所有人都知道他們之中有人有問題,在道教不認識李淵的還真的沒有幾個,畢竟李淵來到道教之後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