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道泫輕輕一抬手,頓時空中另一塊巨岩落下,與我的棋子毗鄰。

再次提氣,開始領悟第二塊巨岩中蘊藏的劍道規則,這些劍道規則並不算是太精深,有的甚至劍走偏鋒,但卻也是萬物劍道之一,對補全我的萬物劍心規則有莫大好處,這次用時更短,不到二十息的時間就將這塊巨岩搬移落下。

「轟~~~」

岩石落地,震得桃林顫抖,桃花飛散。

寧道泫眯著眼睛,笑道:「劍道還不錯,但棋道嘛……馬馬虎虎了。」

我不禁老臉一紅,我這點棋道還是從林慕昭那裡學來的,就更別提跟棋聖弟子龍尋相比了,也就是憑著劍道才能在上界年輕一代中橫行罷了。

轉眼間,寧道泫下了十多子,而我也陷入了一場棋道的纏鬥之中,寧道泫的棋子或縱橫開闔,或暗藏玄機,仔細一看,簡單到額棋子落地,卻又形成了某種玄奇無比的棋道奧妙,殺機與生機不斷演化,令人忍不住的想拍案叫絕。

這種棋道,怕是早就遠勝於龍尋的弈棋劍道了!

我心底震撼,寧道泫、斷井漁兩位老院主都被世人稱為老怪物,實力早就超越了封號劍聖,似乎他們能在弈棋劍道上走到更高深的境界也就根本不足為奇了。

不斷觀摩推演對方的劍道中隱藏的棋道玄機,我的棋越下越慢,每落一子都至少要思考小半個時辰上下。

寧道泫倒也不催促,反倒露出讚許的神色,頷首道:「沒關係,老朽有的是時間與你耗著。」

我深吸一口氣,汗水潺潺,一局棋居然嚇得我汗流浹背,整個人都如臨大敵,寧道泫的棋局暗藏著許多玄機,我的每下一子可能都會引發數十乃至上百個變化,正所謂一著不慎滿盤皆輸,而這棋局恰恰又布在劍道意境之上,就更加小覷不得了。

近半個時辰后,一子又落。

「哦?」

寧道泫不禁一笑:「你的棋道雖然差勁,但悟性倒是不錯。」

「多謝太師父。」

「棋局又有變化,小心了!」

「是!」

寧道泫連下兩子,頓時整個桃林里都涌動起一重重的劍道殺機來,令人膽寒,我不得不祭出全部修為底蘊,如臨大敵的進入真龍化身狀態,甚至兩聲轟鳴之下,兩道超然身影出現在我身後,正是北辰楓和岳遠的劍魂之影!

「哦?」

寧道泫不禁笑了笑,而不遠處一隻懶洋洋看戲的斷井漁也眯起了眼睛,讚歎道:「這小子確實相當不俗,難怪外面的人都叫他小怪物。」

當我落下一子之後,桃林內寧道泫布下的棋子煥然之間消失,隨後再次重聚,發生了一次棋局推演,瞬間對我的棋子形成了合圍殺局,只是一剎那,我覺得萬火攻心一般,「噗嗤」一聲就是一口鮮血噴出,這對弈簡直比一場生死之戰還要恐怖!

寧道泫眯著眼睛:「還下嗎?」

「下!」

「好。」

他抬手祭出一道劍意,就像是捻起一枚棋子般的將空中一道巨岩拖曳下來,發動了一輪棋局上瘋狂攻勢,「轟」的一聲后,棋子落地,整盤棋瞬間活了起來,「哧哧哧」的出現了一道道衝天劍意攻了過來,而我腳下屬於我的棋子也紛紛搖晃起來,轉瞬間迸發出數十道劍光迎了過去,許多虛影出現,彷彿有千軍萬馬在棋盤上相互征伐一般。

這棋盤,本就是一方戰場! 「一子得失,足以顛倒乾坤。」

寧道泫的聲音十分低沉,他的身影身在都已經被棋盤上千軍萬馬所淹沒了,我甚至隱隱然能聽見戰馬奔騰、刀劍碰撞的殺伐之聲,這一方棋盤完全變成了戰場,那些氣象就彷彿是真的存在一般,刀光劍影,銳利無比。

「弈棋之劍——殺伐道!」

太師父寧道泫雙手負於身後,衣袂獵獵,立於殺伐戰場的煙與火之中,一雙眸子里精光四射,道:「一子落錯,滿盤皆輸,從你下第四子的時候就已經輸了!」

我心中一動,腦海里迅速浮現出第四子時的格局,萬物劍心剎那間爆發神輝,那種異常強大的挫敗感籠罩心頭,沒錯,第四子就已經輸了!

棋盤上,兵敗如山倒。

「蓬蓬蓬~~~」

屬於我的棋子巨岩紛紛崩碎炸開,一切法相化為無形,而那些征伐法相迅速貫穿我的身軀,連同著刀劍與戰戈,腦海里瞬間空白,有種被殺死數十乃至上百次的感覺,那種死亡帶來的明悟感反倒是讓自己沉浸在一起忘我境界中了。

棋盤一一浮現,那些殺局,那些圈套,那些陷阱,那些玄機,盡數變得明顯起來,一眼看破,與劍道融合,成為我所掌握規則的一部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忽地從悟法境中驚醒。

腳下依舊是一片艷麗無比的桃林,而寧道泫也依舊眯著眼睛站在我前方的空中,雙手負於身後,仙風道骨,笑道:「太師父的弈棋劍道,弈棋殺伐道,如何?」

「深不可測!」

我由衷說了句。

寧道泫哈哈大笑,沖著不遠處的斷井漁道:「斷老兒,你聽見沒有,就連小怪物也說我的弈棋劍道深不可測了!」

斷井漁沒好氣的哼了一聲:「自吹自擂,厚顏無恥!」

寧道泫不以為意,捋須輕笑。

我依舊對剛才沉浸的弈棋之劍殺伐道心有餘悸,其實剛才發生的意境變化已經說明了,在整盤棋局之中我早就泥足深陷,是太師父寧道泫故意把棋局拉得那麼長,整盤局中他事實上有一百多個機會可以擊敗我,但卻沒有那麼做,只是為了讓我看到更多的弈棋劍道規則罷了。

弈棋劍道,確實深不可測,是劍道規則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太師父,你的弈棋劍道,比起棋聖,如何?」我問出了一直很想問的問題。

寧道泫不禁露出了蔑視的神情,道:「棋聖?他在老朽眼中只不過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傢伙,就憑他也敢在老朽面前提什麼棋道嗎?老朽下棋的時候,他還沒有出生呢!」

我不僅無語,不過卻依舊能感受到那種差距,龍尋的弈棋劍道強則強,但卻遠遠不及太師父的棋道那麼玄妙高深,差距十分明顯。

「小傢伙,你還下嗎?」寧道泫問。

「……」

我渾身早就汗流浹背,只覺得剛才一盤棋差點把命都下沒了,此時寧道泫居然還要戰,頓時多少有些心虛,而這時,一道聲音飄入耳中,是師尊上官紫易的傳音:「傻小子,你太師父要傳授你弈棋殺伐道,你還猶豫什麼?!」

寧道泫哼了一聲:「紫易小丫頭,不用你多嘴,閉你的關去!」

「是,師尊……」

上官紫易的神識飄然遠去。

我則重整旗鼓,深吸一口氣,尋回自信,道:「太師父,我們繼續。」

「好!」

新的一局再次殺起,整個棋盤上化為千軍萬馬對沖的景象。

……

一連下了三盤棋,累得整個人都快要虛脫了,渾身都被汗水濕透,每一盤棋結束都要休息一個時辰,反觀寧道泫則跟沒事人一樣,依舊氣定神閑,第三盤棋結束后,我直接一屁股跌坐在地,臉色蒼白,肉身與精神力都到了即將枯竭的地步,急需要一場消息。

「太師父,過了多久了?」我問。

「三天三夜。」寧道泫眯著眼睛,捋須笑道。

「怎麼那麼久……」我皺了皺眉。

斷井漁道:「你這小怪物每落一子都花了那麼久,一盤棋下一天一夜不是很正常嗎?而且,三盤都輸了,長了寧老兒的囂張氣焰了,實在可恨啊!」

寧道泫哈哈大笑:「怎麼,斷老兒你還不服嗎?老朽的弈棋劍道就是比你強,不服咱就棋盤上見真章好了!」

「哼,來,老夫怕你不成?」

兩位老院主開戰了,但我卻根本不想去觀摩,這樣機會難得,但此時一旦觀摩悟法就腦殼疼得要炸開,所有的悟性與潛能都快要被三盤棋給榨乾了,如今只想休息,也就在此時,劍閣上層傳來了轟鳴聲,整座劍閣都顫抖了起來。

「小傢伙,李清音出關了。」

寧道泫一拂手,道:「你去接她吧,等你的弈棋殺伐道有所領悟之後再來找我。」

「是,太師父。」

一陣風裹挾下,我被送出了劍閣,直接落在劍閣的外面,抬頭一看,從二層的方向傳來腳步聲,「當」一聲,一柄劍順著樓梯滑落了下來,是清音劍,上面布滿了血跡,隨後只見李清音一襲白裙上已經血跡斑斑,扶著樓梯一步一個趔趄的走了下來。

「媳婦……」

我本想一個箭步衝出去扶她,但衝出一步之後雙腿就酸麻乏力起來,反倒是自己一個跟頭栽在地上,狼狽不堪。

「你……」

李清音仙顏之上香汗淋漓,肩上、手臂上都是縱橫交錯的額血痕,一雙美眸看著我:「你怎麼看起來比我還慘?」

「沒事。」

我掙扎著站起身,體內開始回息,迅速恢復體力,從地上撿起清音劍,同時一手環住她的纖腰將其扶住,李清音的傷勢很重,體內的聖氣幾乎都快被耗盡了,一聲悶哼之後便靠在我懷裡,呼吸急促,酥峰上下起伏。

「結果怎麼樣?」我問。

「勝了,雖然代價很大。」

「勝了就好。」

我心頭震撼,如今我這個漂亮媳婦的實力也未免太恐怖了,居然連劍聖都能擊敗,而她僅僅也只是一個半聖而已啊!

「你傷勢太重了,必須立刻療傷。」我看著她渾身遍布的劍傷,那守護劍閣的劍聖下手真是毫不留情,頓時心疼不已。

李清音一雙美眸籠罩上一層水霧,喃喃道:「帶我回你洞府。」

「嗯……」

……

我恢復了一些力氣,直接把她抱在懷裡,李清音自然而然的伸出雪臂勾住我的脖頸,兩個人瞬間親昵無比,她俏臉微紅,道:「快走啦,被人看見多不好。」

「嗯。」

一個箭步下山,直奔白鹿宮。

進入洞府,立刻開啟護府大陣,聖荷池是絕佳的療傷地,我背對的情況下,李清音寬衣解帶,伴隨著水聲,宛若一條美人魚般落入聖荷池裡,在一株株散發芬芳的荷葉下,她顯得更加清靈,一雙美眸中蘊藏仙韻,道:「你一身臭汗,快洗洗吧?」

我心頭一喜:「你……你是在邀請我一起沐浴嗎?」

她霞飛雙頰:「你在想什麼呢,我是說,你去另一邊沐浴,聖荷池那麼大,非要擠在一起嗎?」

我頹然:「那好吧。」

脫了衣服就跳進了另一邊,頓時聖荷池的池水洗盡一身的疲憊,與李清音相隔一座亭子,但卻能感受到那邊的漣漪,忍不住心底浮想聯翩,腦補一下,整個人都振奮了起來。

不久之後,李清音出浴,換上了一襲嶄新白裙,恢復天風聖女的聖潔模樣,手握白玉劍,說:「我要早些回去了,不然師尊又要責罰……」

我也換上一襲新衣,輕輕握住她的手:「你本可不必被罰。」

她一雙美眸深深的看著她,幽幽笑道:「因為清音動心了,既是緣起了,清音就願意承受一切因果,你說呢?」

「是啊……」我牽著她的手,走到洞府內門處。

「你的洞府……」她美眸如水,顧盼生輝的看著我,似乎想問什麼,但欲言又止。

我怔了怔:「洞府怎麼啦?」

「銘紋陣法幾級?」

「上乘。」

「那就可以了。」

她忽地湊近,少女幽香撲鼻而來,翹起腳尖,紅潤的唇直接覆蓋在我的唇上,這一舉動讓我呆住了,整個人都彷彿石化了一般,直至數息后才反應過來,但沒等我抱住她,李清音就已經飄然後退數步,俏臉通紅。

我腦海有些空白,一個趔趄就跌坐在了石床上。

回復了一下心情,看向她,問道:「感覺是什麼樣子的?」

李清音臉蛋微紅,但卻並不迴避,道:「紅塵種種,果然需要親身體驗之後才會懂得其中滋味,總之,謝謝你啦……」

「你是我媳婦,還那麼客氣做什麼……」

她深深的看著我,美眸中頗為動情,柔聲道:「以後無論何時,都不要忘了清音,好嗎?」

「當然不會。」

「那……清音回師門了。」

「嗯。」

石門升起,她的身影飄然而去,飛向天風書院的方向,而我則悵然若失,雖然白鹿書院與天風書院只有一河之隔,但卻總覺得即便她就站在我面前,也永遠相處不夠一樣。

算了,不去想這些了,好好睡一覺,然後繼續修鍊弈棋之劍殺伐道,上界是一個實力為尊的地方,如果不夠強,別說是愛情,連自己的命都保不了。 也不知道沉睡了許久,當我醒來的時候,外界正值午後,從石床上坐起身的時候,只覺得靈台前所未有的空明過,元神洞府內的元神更是茁壯無比,這意味著一點,精神力得到了十分強橫的錘鍊,至少強橫了三成有餘!

難道說,與太師父對弈棋局還能修鍊精神力不成?

不過確實有這種可能,那種程度的弈棋之劍已經超越了肉身極限了,對精神力的負擔不是一般的強大,否則我也不會一睡就那麼久。

……

開啟洞府大陣,外界一片寂靜,整個聖宮里的弟子都在閉關修鍊,但就在我走出洞府的那一刻,一旁林慕昭的洞府大門也升起了,她一襲白裙,美得不像話,笑道:「師弟,你這一覺睡得可真夠久的。」

「師姐,我睡了多久?」

「五天五夜吧。」

「啊?五天五夜……」我徹底震驚了,果然是精神力在棋局中被完全耗盡了,也難怪如今精神力會大幅度提升。

「走,陪師姐去挑戰劍閣?」林慕昭笑道。

我禁不住立刻一身冷汗:「真的要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