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傷?

葉默心下一緊,四家仙城聚集起十幾個人很難,那麼,那一批十幾個人的隊伍只能是其他十一家仙城了。

另一人呢?那人又是誰?

葉默迫切想要知道,可理智讓他壓住了追問的衝動,再問下去就太惹人懷疑了。

「那他們在這裡等什麼?等傳送點重開嗎?」

看了一眼那群聚集的妖族,葉默奇怪的問道。

正常的傳送點傳送后,時間短是一盞茶,一盞茶時間后,傳送點就會重開,被傳送者也能就此回到通道。

可既然連傳送點和異地都分多種類型,離開的時間自然也不能一概而論,尤其是這種混合型異地。

就葉默所知,這種混合型異地,向來都是完傳送完畢才開始算時間,並且時間長達六個時辰,第二次開則是十二個時辰,不斷翻倍。

鼠二搖搖頭,說道:「不是,他們在等傳送點完傳送完畢,以方便計算時間。」

「他們寧願在此多等一些時間,也不想因此而錯過傳送時機。」

葉默恍然,這種獨特的空間,一般都不會多大,人族再怎麼逃也逃不遠。

可如果錯過了傳送時機,就要再等上足足一天,一天時間會發生什麼?

誰也不知道,尤其在這種極可能是極度危險層次的混合型異地,錯過一次時機,很可能就失去了活命的機會。

「既然如此,我們也不趕時間,就和它們一起等吧。」

葉默決定道。

救人固然重要,可如果人救到了,卻錯過了返回的時機,那死的就太憋屈了。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眾妖族們沒有任何不耐,靜靜等待著。

大牌作家 足足過了一個多時辰,葉默都以為不會再有人族或妖族被傳送進來時,空間再次震動,緊接著,一大群妖族從不同傳送點中陸續走出。

葉默頓時眼前就是一黑,傳送進來的是妖族,足足有一百二十一個,傳送點則達到三十五個,加上原來的妖族的四十七個,就是八十二個,再加上自己這裡的傳送點,總共八十三個。

「鏘鏘……咔嚓。」

一陣宛如機關運轉鎖定的聲音傳來,葉默知道,這是傳送完畢的聲音,代表著這一刻開始計時。

不過,讓葉默驚喜的是,他終於遇到了一個人族。

細細感受著《千變易容訣》透出的殘缺氣機,葉默壓抑不住心中的振奮,尾巴一擺,徑直朝來的一批妖族游去。

五頭袋鼠妖面面相覷,不知道葉默在幹什麼。

很,葉默就鎖定了眾多妖族中的一個,這是一頭牛犢子大小的金黃色妖蟻,體色金黃而純粹,不含一絲雜色,旁邊還依偎著另一頭黃金妖蟻。

見狀,葉默幾乎都想伸手撓頭了,這是什麼情況?

「哈哈,這位兄弟,我們又見面了,我就說,斷空山脈再繞,我們也會再見的。」

葉默迎上那頭黃金妖蟻,同時不忘傳音道:「我是將《千變易容訣》傳給你們的葉默,你是計、白、林、葉哪家仙城的人?可曾見到皇甫嫣?」

一番詢問,也是證明身份,畢竟現在人族會變形法術的消息已經妖盡皆知,葉默不得不詳實的證明身份。

那頭黃金妖蟻起初還滿臉疑惑,聽到葉默的傳音,頓時激動起來,反應迅速比,介面道:「我也沒想到,我們竟然還能在半途遇上,實在有緣啊。」

緊接著,葉默就聽到傳音:「見過葉城主,我是林氏仙城的祖青火,不曾見到皇甫姑娘,曾和白少先城主遇到,後來卻走散了。」

葉默不禁有些失望,隨即問道:「你知道被追趕進這裡的一個受傷人族是哪一個嗎?」

「受傷的?」祖青火皺眉,而後神色顯出幾分焦急,說道:「是不是和一批人族一起進來的,而且是重傷?」

「你怎麼知道?沒錯,就是他,看來你是知道這人是誰。」葉默略微愕然,立刻知道,這個林氏仙城的人知道那個受傷的人族是哪一個。

祖青火苦笑道:「還能是誰,自然是我家城主,人族會變形法術的消息,也是從他這裡傳出來的。」

「到底怎麼回事?」

葉默想不通了,以林天雲的智慧,不可能犯這種低級的錯誤。

「從傳送祭壇進來后,大家就分散了,但我和城主離的並不遠,很就再次相遇。」祖青火徐徐道來。

「起初還事事順利,我們並沒有遇到太多危險,即使很危險,城主也能用他的計謀躲過。」

「直到我們聽到,人族已經暴露的消息,不久后,我們就遇到了一個落單的人族,這人正是呂氏仙城的城主呂琳琅。」

「我和城主本來是和五個妖族同行的,那幾個妖族一見到人族就瘋了,要將呂琳琅殺死,再將他的肉一口一口吃掉。」

奶爸的田園生活 「我的想法是不理會此人,可不知道怎麼的,城主在這時犯了渾,硬是要救下這個呂琳琅,不得已,我們和五個實力很不錯的妖族翻了臉,現出真身。」

「由此,這個消息就傳了出來。」

「呂琳琅呢?」

葉默目光一轉,追問道。

全能監督 他感覺這個呂琳琅有怪,林天雲之所以重傷,且和其他人族分開而行,和這個人脫不了干係。

聞言,祖青火滿含怒氣與憤然:「這個畜生,我和城主冒著被妖族追殺的危險救他,城主還因此受了傷,和胡氏仙城為首的一批人相遇后,他就聯合那些人反過來逼迫我和城主,讓我們交出《千變易容訣》。」

「我和城主不願交出法術,這些人就立刻翻臉了,將城主打的重傷,我和城主也自此失散。」

「什麼?」

葉默一臉震驚,一股遏制不住的怒火直衝胸腔,比憤怒。

他不是沒想過這些傢伙真的敢這麼做,說到底,葉默還是不相信,這些人會做的如此絕。

可眼下,他擔心的事情竟然成真了,為了一門法術,這些傢伙竟然真敢下殺手。

他和這些人本就不睦,那麼重要的法術不給他們也是理所當然,畢竟雙方是有過節的。

想當初,葉默沒招他們,沒惹他們,一群人直接就殺上門,想要滅掉整個葉氏仙城,說起來,到底還是他們的原因,他們的錯,根本怪不得葉默。

既然大家是敵人,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不給就是不給,沒有別的理由。

只是葉默萬萬沒想到,這些人完背棄了人族道義和人性,差點將林天雲斬殺在此,這就讓葉默忍耐不住了。

「好好好,既然他們不仁,就別怪我不義了,我們四家仙城,從今日起,和他們不死不休。」

葉默心中大怒,和這些仙城之間再也沒有緩和的餘地。

就在這時,依偎在祖青火身旁的一頭黃金妖蟻開口道:「夫君,你認識電鯰族的妖?」

「你怎麼成了她的夫君?」

葉默暗自傳音,神色怪異。

祖青火卻是滿臉尷尬,也傳音道:「我在通道里遇到一頭落單的黃金妖蟻,殺了它后就順勢變成了這一族的樣子,我也沒想到,後來居然能遇上別的黃金妖蟻。」

「它叫蟻知蘊,是黃金妖蟻一族的妖族,也是一頭蟻后。」

「我解釋不清身份,就瞎編說我是在異地出生的,然後她就跟上我了……」

葉默頓感言,想都不用想,這祖青火變化的妖蟻模樣肯定不差,本身實力也不錯,自然就被這頭蟻后看上了——普通的野獸禽蟲沒多少靈智,不重視樣貌,可妖族還是有一些審美觀的,雖然葉默不知道妖族怎麼才算美。

「那你打算怎麼辦?」

想到一個人族和一個妖族成為夫妻,葉默就感覺比詭異,忍不住問道。

祖青火神情複雜,咬了咬牙道:「等表明身份后。殺了她。」

「你自己考慮吧,論殺還是娶,我保證我和林天雲都不會管,只要你能接受一個妖族人妖之戀,在人族也不算太稀奇。」

葉默想了想,如此說道。

他看的出來,這頭蟻后很喜歡祖青火,一人一妖的關係也非常親密,可見,祖青火已經被蟻后的柔情攻勢征服——儘管他也想不通其中的原因,畢竟人和妖的審美完不同。

可他也不想拆散這一人一妖的組合,種族雖然不同,但緣分卻沒有界限,在人族歷史上,也不是沒有過這樣的事情,因此,還是讓祖青火自己做主吧。

只要這一人一妖之間的事情能解決,他就能解決蟻后的生存問題。

目光再次轉回到祖青火身上,祖青火已經將蟻后給安撫好,兩人對視一眼,不再耽擱,帶著各自的人馬朝群山外飛去。

葉默一邊是葉默和五頭袋鼠妖,祖青火這邊,則是祖青火和蟻后,以及一頭護衛一般的黃金妖蟻,境界在元嬰三階。

傳送點消失,這片異地已經完封閉,眾妖族也不再停留,紛紛乘御妖風,捲動漫天妖氣,往群山外急速飛去。

這片奇特的灰藍色群山有上千座之多,葉默等人出現的地方,處於群山中的邊緣處,幾息之間,就已經遠遠離開了群山,朝北飛去。

葉默等人飛的並不,因為要尋找林天雲的氣息,很就被眾多妖族超過,后只剩下這兩撥人馬。

從高空俯瞰而下,大地蒼茫垠,不時聳立起一個個幾丈高的山包,通體都是灰藍色的岩石,也算是這處異地的一種奇特風景。

途中,葉默和祖青火相互交換著各自的信息,葉默神色也顯得很是怪異。

葉默一直相信,自己一直在向人族所在的方向不斷靠近,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沒遇上幾次。

僅有的兩次,一次冷眼看著一個呂氏仙城的老祖被活活打死,一次則是見到八個人族的屍體。

而這祖青火則恰恰相反,一開始就和林天雲相遇,隨後又遇到一次人族,對方拉攏,林天雲沒有加入。

一次遇到呂琳琅,冒險救下此人,因此而受傷。

後來是遇到人族大部隊,卻又險些被殺掉。

葉默都不知道該說這祖青火和林天雲是好運還是倒霉。

兩個人族帶著一群妖族飛了有足足半個多時辰,終在天際盡頭,見到了一片依山而建的建築,似乎是一片不小的山寨,隱約可以見到其廣闊。

同時,葉默等人還看到了大量妖族,憑空懸浮在高空之中,卻並沒有進入那片山寨。

「看一看。」

葉默說了一句,而後繼續朝前飛去,身後的祖青火和一群妖族飛跟上。

接近了山寨,葉默原本還想問一問其它妖族,當看清山寨的模樣后,頓時將到嘴邊的詢問咽了回去。

這片山寨的確很廣闊,幾乎比得上一座人族城池,房屋眾多,其中甚至不乏少數的宮殿、酒樓,山寨中心有一座廣場,矗立著許多灰藍色石像。

乍一看上去,這山寨沒有什麼問題,其宏偉廣闊,都可以當成一座城池來看。

只是,這片山寨卻毫生氣,街道上、廣場上、巷道上,冷冷清清,一片蕭肅,彷彿已經空寂多年,人走樓空,如同鬼域。

「沒想到,這裡竟然是……」

鼠二等妖族很震驚,鼠二失神地喃喃自語道。

「是什麼?難道這裡有什麼古怪?」葉默問道。

蟻后蟻知蘊苦笑道:「這裡何止是古怪,簡直是不能再恐怖了。」

葉默和祖青火疑惑,兩人畢竟是第一次來,人族在這方面也沒有相關資料和信息,不明白這些妖族為什麼會這麼的……畏懼。

鼠二解釋道:「即使是混合型異地,也分為很多種,但論起恐怖的異地,這種死域異地必在前列。」

一聽這話,葉默就知道,這種死域異地必和鬼族有密切聯繫。

蟻后蟻知蘊卻是搖頭,說道:「鬼族傳承已久,那種古老與恐怖早已經隨歷史消散,而這斷空山脈中的死域異地,卻始終保持著鬼族那種極致的古老與恐怖,其中的死亡之物也可怕。」

「難怪混合傳送點達到九十幾個之多,既然這裡是死域異地,這就沒什麼奇怪的了。」

后,蟻知蘊嘆息一聲道。

經過蟻知蘊和五頭袋鼠妖的解釋,葉默和祖青火才了解到死域異地的恐怖。

可以這麼說,混合型異地如果是死域異地,哪怕傳送點再多也不奇怪,妖聖都對這種異地深深忌憚,不想有所接觸。

了解到這片異地之恐怖,葉默和祖青火兩人相視一眼,都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震驚與忌憚。

「葉城主,我們是否要進去?」

祖青火傳音問道,他不想進入這種鬼地,但不能確定,林天雲是否藏身在這裡。

「進!」

葉默說的斬釘截鐵,眸中精光閃爍:「雖然和林天雲相識不久,但就我對他的了解,他肯定會選擇藏身在這裡。」

「不僅是林天雲,其他仙城的人也會隱藏在這裡,還有,這些妖族也必然會進入這裡。」

話音剛落,葉默就見到幾個妖族猶豫了許久,終還是咬牙飛進了山寨。

接著,又是幾批妖族,略微猶豫一下,也相繼飛進山寨,而後徐徐降落在清冷寂寥的廣場上。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後面的妖族們看到前面的安然無恙,心下鬆了一口氣,也紛紛進入了山寨,有的落在廣場上,有的落在房頂,有的落在街道,獨獨沒有一個進入任何一座建築。

葉默並不急著進入這片山寨,默默細數了一遍到達這裡的妖族,發現足足達到一百八十五個。

進入死域異地的妖族,除去葉默和祖青火這兩個冒牌貨,總共是有兩百一十二個,在這山寨里的有一百八十五個,已經佔據了一個很大的比例。

可這些妖族們,竟然是如此的默契,沒有一個進入到任何一座建築。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