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知,這還只是龍魂殘魄啊,沒有神智的龍魂殘魄而已,若是真正的上古巨龍來了,其防禦力簡直不可想象。

最先時,黃河愁一刀便能斬斷血龍的頭顱,但在這大妖級別血龍面前,這幾乎不可能。

刀有切、割、斬、削、砍、刺、鍘諸般攻擊,而對雪飲刀來說,能將威力和特效發揮到極致的還是斬與砍。

「必須全力出手,瞻前顧後只能兩不討好。」蕭默心念電轉。

「咻」

神形八變出,金色人影綽綽,趁著血龍愣神的剎那,蕭默本尊猛然一蹬沙灘地,跳到血龍背上,隨即揮刀灌注所有力氣劈在血龍頭顱上。

五重螺旋勁!

「嘭!」

就彷彿被萬鈞重鎚砸中了,一聲硬梆梆的悶響,血龍頭顱微微下垂,須臾后,血龍口鼻、眼、耳朵皆有鮮血溢出。

蕭默自問在這一刀之下,尋常意境修士最少也是肉身崩潰的下場,然而……

血龍僅僅是受傷而已,下一瞬,本微微垂下的龍首驟然昂起,龍眸中嗜血之光大熾,那宛若神罰之鞭的龍尾瞬間摺疊隨即猛然彈開,一尾巴帶著刺耳狂風抽向蕭默。

「這血龍怕是接近九幽魔鯨層次了!」

蕭默臉色劇變,連忙想要避開然而這龍尾含怒一抽速度快得駭人,電光石火間,一尾巴就抽在蕭默胸口。

「嘭!」

彷彿被一座大山砸中,蕭默身上的上品靈器沒有半分懸念的崩碎,而其肉身也在下一瞬直接崩潰。

「嗡~」

詭異的白色心燈出現,六寸多高的心燈散發著白蒙蒙光暈,同時也在以一種駭人聽聞的速度修復著蕭默的肉身。

「唰!」

蕭默才將青玄戒和石珠收好,便又見到血龍嘴巴大張,那如同能吞山一樣的血盆大口迅速在眼前放大。

蕭默再也顧不上了,直接騰飛虛空,同時掏出兩把X鐳射霰彈槍瘋狂向血龍開火。

「亢亢亢!」

一粒粒藍色子彈射在血龍軀體上,卻最多射破表皮,稍微壓制血龍,根本無法對血龍造成致命威脅。

「老黃,走了!快!」蕭默偏頭看了黃河愁一眼。

黃河愁倒是比蕭默從容多了,即使是血龍依舊是被他壓著打,與黃河愁交戰的血龍身上多處出現血窟窿,鮮血如箭雨噴射,只是這血龍依舊猙獰瘋狂,很顯然以黃河愁的實力想要在短時間內殺死這血龍也極難。

「走了!老黃!」

蕭默把心一橫,極限速度湧現,白蒙蒙的身形如輕霧,沖向黃河愁一把攥住他的胳膊。

「走!」蕭默雙眸微紅,瞪著他。

黃河愁雖然太悶了點,也算是半個朋友,此時能拉一把蕭默當然不會吝嗇。

「唰!」

黃河愁漠然盯著蕭默,隨即眼中湧現出一抹疑惑之色,像是第一天認識蕭默似的,不過這種疑惑只出現一剎那,下一瞬卻是輕輕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唰」

蕭默拉著黃河愁在虛空中奪命狂奔,而在這般速度下逃亡的兩人瞬間就引起了血色空間內無數條血龍的注意。 血色空間是血龍的最好掩護色,而就在蕭默黃河愁騰飛虛空飛速逃竄的同時,一瞬間,虛空中震蕩,無數顆龍頭一動,昂了起來。

在這第三層內到底有多少條血龍?沒有知道,但可以確定的是,就在這一刻……至少有超過五十條血龍都注意到了蕭黃二人。

如平靜湖面投下的一顆石子,漣漪擴散開來,更像是兩隻山羊闖入了群狼的領地,一瞬間,所有血龍眸子中紅光暴涌,齊刷刷向蕭默二人追來。

「呼隆隆~」

虛空震蕩,血色雲層翻湧,一條條或大或小的巨龍向蕭默這邊包圍而來,那些幼小的才數十丈長的血龍也就罷了,這其中還有三條軀長十餘里凶焰滔天的血龍。

「這麼多血龍?」蕭默傻眼了。

足足過五十條血龍,最嚴重的是那三條頂尖大妖級血龍,先前兩條實力稍遜的血龍應付起來就很吃力了,何況現在?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那三條血龍距離遠些,而且以蕭默與黃河愁的速度比之那三條血龍也絲毫不差。

兩人竭力避開血龍,向東面靠近,片刻后,蕭默肉身堪堪恢復的同時。

「昂!」

一道高亢的龍吟,距離最近的數條血龍已經成包圍之勢撲來。

「死去吧!」

蕭默一聲怒吼,手中的雪飲刀瞬間開始變大,變化至上百丈長時才停止,隨即蕭默雙手握刀,猛然一個橫劈。

「呼隆隆~」

伴隨著排山倒海的氣浪推過,那如擎天柱一般的雪飲刀直接劈在一條三百丈長的血龍背上。

「噗!」

一聲悶響,猩紅的血激射開來,在這重若泰山的一刀前,那血龍龍軀直接被劈斷。

「不愧是仙器。」見狀,蕭默咧嘴一笑。

但凡仙器,那都是可以按照心意隨意變大縮小的,像雪飲刀越是增大,那螺旋勁特效越弱,增大至百丈長那螺旋勁特效已然消失了,不過少了暗勁,可這力道更足,在此時對付血龍效果更好。

當然,仙器也不可能無限變大或縮小,一般來說,能變大至百丈長已然算極限了。「力道是足了,可速度也因此慢了很多。」蕭默皺眉。

凡事有得有失,雪飲刀越大越厚重,那相應的必然會失去靈活,速度也將因此大幅降低。

「呼~」

黃河愁的刀同樣增大了無數倍,他赤著雙足點在雪白巨刀之上,如乘坐在狂濤中的一葉扁舟,灰白的長發肆意飄揚,以氣御刀,刀隨心走,令人心寒的刀尖不斷撞擊在一條條血龍上。

「噗」「噗~」

或是刀尖刺入或是刀刃切過,血色空間中,一蓬蓬血龍的鮮血飄灑濺射,片刻時間,七八條體長在五百丈左右的血龍已經受了重傷。

「不愧是黃河愁,這法子好。」蕭默眼睛一亮,隨即依樣畫葫蘆。

「嘩啦~」

血色雪飲刀橫躺,蕭默跳上刀腹,隨即以內息和源念催使雪飲刀瘋狂切割悍不畏死撲來的血龍。

以氣御刀,嚴格來說這只是小手段,任何祭骨修士都能用,只是到了蕭默和黃河愁這個境界用起來,那自然更得心應手,如信手拈來。

豔驚兩朝:眸傾天下 還有一個最大的優勢就是,以氣御刀便能騰出雙手,這不,蕭默站在刀腹上,催使雪飲刀的同時,兩手各有一柄X鐳射霰彈槍,兩道藍色火焰癲狂般從槍膛口中噴出,殺向血龍。

「噗!」「噗!」

「咻!」

「亢亢亢!」「亢!」

「來,送你一把。」蕭默咧嘴一笑,將一把X鐳射霰彈槍丟給距他不到三十丈同樣站在刀腹的黃河愁。

在森墨號累類,像X鐳射霰彈槍這種高端單兵武器很多,最少都是四位數,甚至還有些許威力比霰彈槍更猛地,不過,霰彈槍充能相對較慢,威力尚可,使用便捷成了此時蕭默的首選。

黃河愁茫然伸手接過,直到蕭默給他示範后,他才明白過來。

「白瞎了,差不多也完了。」蕭默瞥了黃河愁一眼,嘆息一聲。

「亢!」

黃河愁輕扣扳機,望著那噴射的藍光,他罕見的往後一跳,彷彿嚇一了一跳,而其眸中的迷茫……更深了。

忘我……看黃河愁目前的情況,恐怕一天前的事兒都未必能記得清。

「呼~」

一條血龍龍尾巴一甩,蕭默駕馭的雪飲刀閃避不及,被一尾巴抽在刀背上,頓時蕭默感覺一股無可抵禦的巨力傳來,連同雪飲刀也飛快向血色沙灘地墜去。

「龍的力量……當真是恐怖!」蕭默心頭凜然,這也是一條體長兩里多的血龍,按推算,有比擬大妖的實力。

「呼呼~」

在即將砸入沙灘時,蕭默總算控制住了身形,隨即調轉刀尖,斜沖而上。

「亢亢!」

兩把霰彈槍瘋狂噴射,牽制欲要繼續撲來的血龍。

「咻~」

那血龍龍首一歪,下意識閉上眼睛,同時一巴掌向下方的蕭默拍下!

「嗯?」

剎那間,蕭默腦海中一道靈光閃過,片刻后,哈哈大笑。

「老黃,干血龍的眼睛!眼睛是死穴!」蕭默激動地吼道。

「亢亢亢!」

一語畢,蕭默端著霰彈槍,也部瞄準只管憑感覺像血龍腦袋、盡量靠近龍眼射擊。

果然,血龍群頓時有些慌亂起來,死命扭動龍頭,竭盡全力避開射向眼睛子彈。

巨龍,在上古時期那就是洪荒大陸的主宰,成年巨龍無論是防禦速度還是攻擊無不是頂尖,幾乎沒有死穴,毫不誇張的說,一頭成年巨龍到了修羅血域,那白虎皇白傲見了都得恭恭敬敬的。

然而,那終究是上古時代而已,如今輝煌不再,眼前的血龍都是龍魂殘魄,與真正的巨龍差了好幾個段位。

片刻后。

「噗!」「噗」

一條三百多丈長的血龍點太背,兩隻眼睛都被蕭默射中,當即慘嚎一聲,隨即橫衝直撞地向虛空各處衝擊。

「嘩啦~」

其他血龍下意識閃避開來,未幾,只見那眼睛被射瞎了的血龍一頭扎入血色沙灘,大地一陣震顫,沙灘上頓時出現了一個數十丈方圓的窟窿,而那血龍僅露出半截龍尾在外不斷抽打著地面。 「果然有效。」

蕭默心頭一喜,隨即用X鐳射霰彈槍專往血龍眼睛招呼。

無論是人或妖獸,眼睛大多都是比較脆弱的部位,射中血龍眼睛或許不能讓血龍因此死去,但卻能就地讓血龍失去戰鬥力,變成一條瞎龍!

一條瞎龍還能做什麼?不足為懼。

「亢亢!」「亢!」

霰彈槍瘋狂噴射藍色子彈,一粒粒子彈射在血龍頭上,或是鼻子眼睛,頓時血龍群開始慌亂起來。

多次對黃河愁示範后,黃河愁終於也明白過來,也學著蕭默的樣子,赤足踮在大刀上,手中的霰彈槍瘋狂開火。

一時間,血龍的哀嚎聲此起彼伏,或是躲避射向眼睛的子彈,或是被子彈射中眼睛而瘋狂左衝右突。

「亢亢!」

「呼~」

血色虛空中,一條五里多長的血龍拚命想要躲過射向眼睛的子彈,然而蕭默和黃河愁的子彈實在太密集了,一把X鐳射霰彈槍能源用盡立馬又換一把,子彈如瓢潑大雨射向血龍,血龍.根本無從躲避,頓時兩顆子彈射進那五里長血龍的左眼。

「噗!」

「昂——」

一聲龍吟,五里長血龍一甩龍首,竟將那子彈硬生生給甩了出來,龍眸鮮血淋漓它卻絲毫不在意,凶焰更熾,猛然向蕭默撲來。

「不過……那大妖級血龍還是很難纏啊。」蕭默雙眸微眯,同時御刀逃避。

很顯然,在這血色空間內,血龍體型越大,攻擊力防禦力還有速度都強出許多,尤其是防禦,兩三百丈的血龍一槍便能打瞎血龍眼睛,而霰彈槍對五里長血龍的威懾就小了很多。

另外,這血色空間內的血龍實在太多了,尤其是那些體型只有數十丈長的,殺死一條又有一條補充,在虛空中這麼肆無忌憚廝殺開火,那動靜實在太大了。

與之同時,那三條體型足有十餘里的血龍也已經到來,距離蕭黃二人距離已經很近了。

「老黃,撤了!往東!」蕭默大喊一聲,隨即催使雪飲刀發瘋般往東面沖。

「嗤嗤——」「亢亢!」

富少強寵:殘妻只歡不愛 一條條血龍被雪飲刀割開一道道巨大的傷口,鮮血在空中揮灑,虛空震蕩,空氣中充斥著凝而不散的血腥味兒。

除了速度快些,或許整體實力蕭默不如黃河愁,但蕭默至少是清醒的,有豐富的實戰流經驗,這些都不是黃河愁能比擬的。

蕭默御氣控制雪飲刀往實力較弱的血龍包圍位置鑽,片刻后便已經殺開一條血路,然而他回頭一看,黃河愁居然還在原地,對蕭默的話置若罔聞,根本沒聽見一般。

就在這時——

「呼隆隆~」

三條十餘里長的血龍從兩人的左、右、前三個方向衝來,空間震蕩,血色沙灘地面出現三條巨型龍形虛影,與這三條血龍相比,其它血龍那就是凡俗中黃鱔和蚯蚓的差距,其它血龍紛紛退避,稍微慢了半步便被這三條血龍蠻橫地一巴掌拍開。

「三條極限大妖!」蕭默瞳孔猛地收縮。

「呼~」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