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劍宗掌門披頭散髮,白袍飄舞,如同厲鬼,化成一條驚人劍光,瞬間逼近到了四人身側,身上劍氣迸發,竟然是將四人全部圈住。

「嗡!」

與此同時,青塔再次從虛空中轟出,阻攔在四人和血劍宗掌門的身前。

七條耀眼星光光柱從天空垂落,如同七個神明降臨,瞬間凝成一道璀璨洞漩虛空,轟向四人和血劍宗掌門。

「啊!」

血劍宗掌門身體再次崩散,化成一條條劍光,真身隱匿在四人的身後,無天、張熙和張殊被當成盾牌,四人駭然大叫,紛紛出手,擋住了林凡這而一擊,身體被一絲絲靈氣元氣刺入,瞬間又各自少了大量的精血和法力。

「血劍宗掌門,你黃泉路上寂寞,要拉幾個墊背的,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們一齊上路。」林凡本來就不想放過這四人,這種情形對他來說來得正好,冷笑了一聲,不停的化出一道尊璀璨洞漩虛空,朝著被血劍宗掌門逼在身前的四人打去。

「啊……」

「老東西,你快放開我們!」

「你竟然將我們當作盾牌!你太狠毒了!」

「啊!老東西,快住手!」

伴隨著林凡的瘋狂攻擊這讓張殊極其恐懼,無法承受,眼看根本無法阻擋林凡,張殊尖叫之下,轉身朝著血劍宗掌門激發了古戈。

「不要弄錯對手。」血劍宗掌門伸手一劃,一道洪流般的劍光擋住了張殊的這一擊,「你們只是靈神期修為,就算損耗些壽元,也補得回來,我們一起聯手滅殺此人,我可以保證,我們血劍宗會利用一切靈丹,令你們恢復如初。」

「要擋你自己擋!我們才不願意做你的擋箭牌。」張熙大叫,也忍不住朝著血劍宗掌門出手,一條破舊的華光朝著血劍宗掌門打去。

這道破舊華光是他手中一個圓形的,如同杯蓋狀的古樸法寶發出,帶得周圍的虛空都不停的抖動,竟然也是一件威能達到玄寶的古寶。

「此人的手中竟然有堪比古戈的東西,此人的身份肯定也非比尋常!」原本林凡以為張熙也只是御靈宗的修士,無天的跟班,此刻一看到張熙祭出這樣的法寶,卻是也吃了一驚,反應了過來。

因為天魔門此種超級大宗門的真傳大弟子林太虛,手中都只有玄階上品的法寶。而且通過得知,除了葉玄風和其它一些連都不知道存在與否的壓箱底老古董之外,天魔門其它大修士手中,也是根本沒有玄階上品以上得法寶。

現在張熙的手中能夠擁有此種法寶,而且似乎和無天平起平坐,肯定也是底蘊驚人的大宗門的天子級別人物。

「這傢伙的儲物袋中有一件法衣,似乎也是玄階……有一片腰牌,淡青雲金精鍊制,上面有天虎兩字,有靈虛氣息,十分古舊,似乎也是某種上古靈虛修士遺留下來的傳送型法器,是保命用的……」小魚眼中金光閃閃,看透了張熙的儲物袋。

「天虎?」小月月倒吸了一口冷氣,「夫君,此人肯定是天虎宗的真傳大弟子張熙!此人和無天一直是好友。」

「天虎宗?靈虛大能有幾個?」林凡馬上問道。對於西域上的宗門,林凡還是沒有太大的了解,只熟悉飛月宗和御靈宗周遭的宗門。

「一個!靈虛一星。但是天虎宗也是僅次於天魔門的大宗門,而且傳承了數千年,也出過不少靈虛大能,擁有驚人底蘊。實力遠非一般宗門所能想象。」小月月馬上回答道。

「一星?那就不管了。能殺就殺了再說!」林凡冷笑。

「你們這是自亂陣腳!」血劍宗掌門驚怒至極,整個身體再行化出數百道劍光,離開無天等四人,朝著六面八方逃遁。

青塔如今玄寶的威能恐怖,對他也能造成威脅,張殊和張熙兩件法寶對他發動攻擊,他也無法控制得住四人。

「血劍宗掌門,你窮途末路了,今日靈虛必定隕落!」

林凡的聲音再度發出,淡青色青塔再度橫渡虛空,阻擋在一條劍光前方,一道璀璨洞漩虛空撞上劍光,又將血劍宗掌門從中逼了出來。

「小子,你逼人太甚了!」

血劍宗掌門在虛空中停了下來,他披頭散髮,臉上皺紋縱橫,身上開始散發蒼老氣息,的確充滿了窮途末路般的氣息。

面對林凡無休無止一般的元氣力量和拖動青塔都比他快出不知道多少的乘風決,他已經手段盡出,但是根本無法甩得掉林凡,也根本無法破開林凡的防禦。

「既然如此,那我今日就拼著隕落,也讓你知道什麼叫做靈虛威嚴,也為我血劍宗將來除去一道大敵!」

血劍宗掌門的七竅之中,突然都發出了亮光,如同一個潛伏體內的萬古凶獸,快要復甦了,要毀滅萬物。

「嗡!」

林凡驟然感到一絲莫大的危機,毫無停留的再次施展青塔瞬移,整個青塔再次橫渡。

「轟!!」 血劍宗掌門的身體好像瞬間燃燒了起來,無數條恐怖的烏金色光焰,照亮了整個天空。無數烏金色光劍,從他的七竅之中湧出,形成了毀滅性的洪流,在青塔消失的瞬間,這條恐怖的洪流一衝而過,帶出了一絲絲的空間裂紋。

「萬元歸一、混沌劍經!給我死!」血劍宗掌門的面目全部被恐怖的劍光籠罩,他的整個面目都好像變成了一個發光的通道,他體內的所有劍氣全部從面目中噴湧出來,他此刻的聲音如同鬼哭,極其凄厲。

「啊!這是什麼術法……這種術法,可以碾壓一切!威力似乎比他的本命劍元還要強出數倍不止!」

整個天空都被血劍宗掌門面目上噴出的這條洪流上散發的神光照亮,一股股毀滅性的氣息,壓得洪山城中的建築物,都開始崩塌,破碎。

「死騙子,這道術法是他徹底崩碎靈虛法身和本命劍元激發,如同自毀修為,我也不可能阻擋得住。實在不行,只能拼著這青塔損毀!然後再全力抵擋,說不定能耗到他自己先承受不住。」青塔之中,小魚也是臉上變色,對著林凡叫道。

青塔剛剛橫渡虛空,從虛空中透出,血劍宗掌門面目上湧出的絕世光華,就已經追擊過來,打得青塔散發的淡青色靈紋全部破碎,整個青塔身有崩潰的危險。

「噗!」

青塔青塔身上的青黑再次化出,蒙蒙青氣化生一株青蓮。

「嗡!」就在這株青蓮都隨即被無匹劍光崩碎之時,林凡再度施展青塔瞬移,橫渡虛空。

「啊!」

「你跑到我們這裡來幹什麼!」

無天、張熙、張殊四人再次駭然驚叫。林凡乘風決帶動青塔,此次竟然是直接追到了四人的身後。而血劍宗掌門整個身體內里都似乎已經全部化成耀眼劍光,已經空無一物,遁速比起之前也快了不知道多少,面目上噴湧出的無匹光柱,橫掃數里,也瞬間絞殺過來。

四人剛剛才被血劍宗掌門當過盾牌,都變成了小老頭,現在卻是又被林凡當成了盾牌,欲哭無淚。

「趕快全力出手吧,他都快要隕落了,肯定不會手下留情的,不全力和我一起阻擋的話,大家都要死光。」林凡發出的聲音,讓四人差點直接一口血噴出來。

「啊!」

但是血劍宗掌門的滅世光柱狂掃而來,這四人不想做林凡的盾牌也只有做林凡的盾牌,駭然尖叫之下,古戈、杯盞般的古寶相繼打出,無天的身前也是升騰起了一顆黃色的珠子,化成了一道身穿龍袍的帝王,架著兩條金龍拉著的戰車,朝著血劍宗掌門碾壓了過去。

「啪!」

「啪!」

古戈和杯盞般的古寶承受不住血劍宗掌門面目之中湧出的這道恐怖光柱,首先崩碎,六分五裂。

「啊!」無天後繼那顆黃色珠子發出的戰車帝王,也隨即被打散,但是血劍宗掌門的身體也似乎無法承受住這種威能的衝撞,發出了一聲震天的慘叫,身體猛的一震,整個腦袋都猛的炸了開來。

「死騙子你果然很陰險,居然想到逼這四個人和你一起抵擋這道術法。」

「無天這小子身上的這顆壓箱底的東西,威能也超過玄寶!也是上古大能遺留下來的法器。天魔門此種超級大教的底蘊,果然還在天魔門之上!」

「靈虛修士的肉身和神通太過驚人了,腦袋都炸飛,竟然還能不死!」

青塔之中林凡和小月月、小魚的神色都十分震撼。崩碎了靈虛法相的血劍宗掌門,肉身卻是承受不住這種龐大的術法威能的衝撞,頭部徹底崩碎,但是血劍宗掌門卻依舊未死,竟然還有恐怖的光柱,從脖腔之中噴出。

「靈虛大能的腦袋都崩碎了!」

「腦袋都沒有了,還不死!」

「即便是靈虛大能,毀滅修為,腦袋都被崩碎,肯定必死無疑。只是他的殺念和意志還在,還在激發恐怖威能……不管能否擊殺此人,靈虛大能,註定要隕落了!」

「靈虛大能竟然隕落……」

所有看到此幕的修士,整個身體都在不停的顫抖。

一名靈虛大能隕落,必定在整個修道界之中掀起軒然大波。

「啊!你有沒有人性的……」

「我們幫你抵擋住了大部分威能,你居然還乘機偷襲我們!」

無天等人突然又是一聲慘叫,四人都是被一團璀璨銀光炸得崩飛出去。

四人中間的無天最慘,身上被許多銀色元氣灼燒出了孔洞,容顏看上去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被四個人全力阻擋之後,血劍宗掌門發出的絕世光華,卻是無法擊退青塔,而林凡此時卻是直接朝著四個人打出了一道洞漩虛空,將四個人都打得飛出,十分凄慘。

「血劍宗掌門,送你上路吧!」

林凡的聲音從青塔之中發出。青塔再度橫渡,直接出現在了無頭的血劍宗掌門身後。

血劍宗掌門脖腔之中發出的絕世劍光,依舊朝著青塔橫掃。

「噗!」

青塔上出現了許多條裂紋,一株青蓮再次化出,與此同時,一道璀璨的洞漩虛空,卻是壓在了血劍宗掌門的身上。

血劍宗掌門的身上,驟然透出無數銀色的光點。

「噗!」

與此同時,他脖腔之中的絕世光華突然戈然而止。

毀天滅地的氣息,驟然消失在天地之間。

「靈虛大能……隕落了……」無數人驚呼失聲。

真正的神王,光憑一人之力,就可以輕易傾滅一個城池的靈虛大能,竟然隕落了。

洪山城內外,眼見此幕的所有修士,都是不敢相信。

但是此幕卻是千真萬確,沒有任何的虛假,血劍宗靈虛大能血劍宗掌門的無頭屍身,矗立在空中,旋即掉落下來,沒有絲毫的生氣,如同一截朽木。

「噗!」

林凡暫停青塔的激發,伸手一抓,發出玄煞陰氣,直接將血劍宗掌門的無頭屍身攝了進來。

血劍宗掌門的屍身之中已經空空如也,別說是氣血和元氣都已經徹底乾涸,就連內腑都已經徹底化黑。

「先搜搜他身上有什麼東西。」沒有絲毫停留,林凡將血劍宗掌門的屍身直接點到小月月和小魚面前。

一名靈虛大能,真的被他拼殺,這連他自己都是感到極其的震撼,雖然根本無法知道自己擊殺一名靈虛大能,之後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但林凡肯定這會掀起軒然大波,血劍宗掌門此種靈虛大能手上的東西,能用的,先用了再說。

更何況林凡此次準備要殺的,遠不止血劍宗掌門一人!

「你搜這東西吧。」

「死騙子,我去收取此人本命劍元和那兩件半仙階古寶的碎片。那些金精對我有用,這四人交給你了,還有那個有靈紋黑玉殘片的老頭,還隱匿在洪山城中,沒有離開。」

小魚對著小月月和林凡飛快的分別說了一句,身影一動,直接朝著下方地面飛掠而下。

「啊!啊!啊!此子竟然將血劍宗掌門都滅殺了!血劍宗掌門受了重傷,這些年雖然恢復了大半,此時是靈虛一星的修為,但是修上古劍經,對敵威能完全不弱於靈虛兩星的修士,竟然隕落在他的手裡……」洪山城中,一處住所之中,盤坐在一個法陣,自以為已經徹底躲藏好了的徐老六,渾身索索發抖。

「你們四個蠢貨,我也送你們歸西!」

隨著催命般的聲音,青塔再次橫渡虛空,出現在了亡命而逃的無天、張熙和張殊的前方。

「啊!」

張殊駭然大叫,青塔上散發的極寒氣息,直接就凍得他的肉身快要徹底崩塌。

「轟!」

一股股白光從天空落下,匯聚在他身周,形成了一條巨鞭,他雙手舞動,如同揮動了整個一條山脈一樣,拚命抗衡青塔的極寒法域。 「這是靈獸宗的提山法鞭!難道此人……」洪山城中有些修士眼見此幕,頓時渾身一震,不可置信的張大了嘴。

「嗤!」

就在張殊勉強揮動山脈一般的巨鞭,掃開朝他侵襲過來的冰寒靈紋之時,林凡突然如同身裹玄遠真人日一般,一步直接從他的身後跨出。

「你不能殺我,我是……」張殊知道形勢,知道自己絕對無法阻擋林凡的這一擊。

「是什麼?蠢蛋!」林凡面無表情,根本不給他開口的機會。此種情形之下,就算他放過此人,此人已經在自己的手下凄慘到這種程度,今後和他的宗門,也肯定是自己的大敵。

「啪!」

林凡一手拍出,身上銀色神光閃耀,張殊的整個背部被打得徹底凹陷下去,整個身體內的骨骼和內腑全部粉碎,張殊張口還想說什麼,卻是沒有一絲機會,鮮血如同噴泉一般,從他口中狂噴而出。

「啊!死了!此人會靈獸宗的不傳之秘提山法鞭,恐怕就算不是靈獸宗的頂級人物,也和靈獸宗有莫大的關係……」

林凡當眾橫空追殺,威勢難以想象。此刻所有人都看出,林凡一拍之下,張殊已經徹底氣機斷絕,死得不能再死了。

「我乃……」看到張殊被林凡一擊擊殺,無天和張熙都是驚駭欲絕,張熙馬上大叫,就要叫出自己的身份。

「嗤!」

但是一道龐大的金劍劍氣瞬間到了他的面前。

金劍!

以林凡現在的修為施展金劍,非但速度極其驚人,而且威能也不是張熙此種靈神期兩星的修士所能抵擋。狂暴的元氣,和橫掃過去的神識威壓,壓得張熙根本說不出話來。

「啊!」

張熙此名天虎宗太子級別的人物徹底變了顏色,他十分清楚自己就算擋住了這一擊,也肯定擋不住林凡的下面一擊。

一塊淡青金色的腰牌從他的手中升騰而起,散發出一股浩海至極的氣息,瞬間化成了一團淡青金色的眩光。

「蓬!」

林凡激發的金劍劍氣被淡青金色眩光中打出的一道華光炸得粉碎。

「是何方神聖,膽敢殺……」

與此同時,一聲蒼老的聲音傳出,一名身穿黑色法袍,也是和徐老六一樣,面容枯槁,如同乾屍,頭髮都是幾近掉光,滿臉黃斑,老的不能再老的老者,一步從淡青金色眩光中跨了出來。這名老者雖然無限蒼老,行將坐化,但是身上的靈光卻是極其的熾烈,在其身後形成一輪龐大的淡青色玄遠真人日。

這名老者,明顯也是一個壓箱底星別的老古董。

「這是……」許多眼見此幕的修士瞳孔驟然收縮,臉上再度充斥不可置信的神色。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