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雁.多米尼克—高階戰士VS溫士頓.萊明—冰系元素法師

艾圖.費爾—高階戰士VS維德.艾爾文—雷系元素法師

梅拉亞.迪迪—高階戰士VS唐恩.龍亞—火系見習法師

尼卡.特因—中階戰士VS凱爾.菲特—土系見習法師

率麗.喬治—中階戰士VS肯勞.亦足—火系見習法師

伊薇.亞力—中階戰士VS拉薩.尼古丁—風系見習法師

詹米.博格特—中階戰士VS夏洛.辛夫—風系見習法師

阿爾瓦.巴德—中階戰士VS伊薇.亞力—冰系見習法師

海登.威克斯—中階戰士VS碧素.棠奇—火系見習法師

「怎麼會這樣?不是隨機匹配對手嗎?」

紅雁看見對戰名單一臉驚愕,下意識拉了拉身前的超越衣角,問道。

她的確認同超越,但是認同超越的實力在中階戰士之上而已,換作魔法等級制度,中階戰士也不過是見習法師水準。

心想超越只要運氣好一點,避開對方三名元素法師,待首輪戰鬥結束,也許對方三名元素法師已經被己方強者打飛,這樣,超越就有驚無險,這個隊長當得也不負眾望了。

誰知,這一切都變了,好好的隨機抽選的對戰名單居然變成內定,而超越的對手還是法師陣容公認最強者柯桃.比亞,實在讓人擔憂。

「顧著你自己吧。」

超越沒有一絲驚訝,在他心中先遇到誰根本就沒分別,最壞打算如果自己的隊員不給力全部輸掉也罷,有十場就打十場,打十場也得勝十場,誓死不負勞統.若煞夫期望,拿下最終的勝利。

柯桃.比亞知道自己的對手竟然是戰士陣容中最弱最弱的超越.麻吉,頓時鬆了一口氣,猶如放下心頭大石頭。

「我知道讓你和魔法學徒戰鬥跟羞辱你沒有什麼區別,我理解你,別不開心了,也許院長大人想你保留實力應付後面的戰鬥,畢竟柯桃你是我方最核心、最強大的戰鬥力,殺手鐧往往是最後才發揮作用的。」

溫士頓.萊明清晰看見柯桃.比亞長吐了一口氣,便知柯桃.比亞委屈得唉聲嘆氣,立即身同感受地安慰道。

「嗯,我沒事,我尊重院長大人的決定。」

柯桃.比亞輕輕搖了搖頭,體貼入微地道。

「什麼?」

「小桃跟超越打?」

「天啊…,你好殘忍啊,為什麼一定要我從愛情和兄弟情之間作出取捨呢?你這是考驗我對小桃的愛,還是考驗我跟超越的情誼啊?」

「雖然說女人如衣服,哥英俊瀟洒、風流倜儻、才華橫溢自然不缺女人,可是老弟啊,這件衣服哥好喜歡喔,不如你委屈一點讓讓你嫂子唄,反正比賽輸贏根本就不重要,打嫂子會遭天譴是真的,要三思啊。」

哈蒙本來還站著興奮激動地替柯桃打氣的,對戰名單一出,嚇得整個人坐了下來,雙手抱著後腦一臉痛苦地糾結起來。

「神經病。」

梅姨和查理不約而同地盯著哈蒙沒好氣地說道,俗語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超越鐵錚錚的一個漢子怎麼會有哈蒙這麼不靠譜的好兄弟呢?現在才知道孽緣這兩個字原來也可以用在這個方面的。

……

對戰名單以及先後順序已經明確標出,榮耀之戰的大會主持是哥斯拉.八子身邊管家約翰。

約翰從特殊通道走出,直徑走向兩支隊伍:「首戰,勇猛戰士學院超越.麻吉對戰至尊魔法學院柯桃.比亞,請參戰選手作最後準備,其餘的選手請在戰鬥區域外待戰。」

「超越…。」

紅雁本想在離開之前替超越打氣鼓舞的,可是一想到對面有壓倒性的實力,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了,話說到一半只能嘆了一口氣隨同其他人走出了戰鬥區域。

八十名牧師齊齊舉起法杖,吟唱著咒語,十秒左右,懸空漂浮的巨大光牆緩緩升空,最後停留在二十米高空,首戰的參賽選手訊息字體變大加粗,待戰選手的訊息相應縮小。

接著一個淡黃色透明度極高的巨型穹頂結界在光牆之下開展,迅速覆蓋下來,將首戰的超越和柯桃留在結界之中。

競技區域是五千平方米的黑泥地,現在八十名牧師在邊沿處占圍成一個大圈,並在身前施放結界,而結界所覆蓋的區域則是四千平米左右,圓形直徑大概五十五米至六十五米之間。

結界的作用有二。

一,參戰雙方可以隨心所欲地戰鬥,不怕波及場外的觀眾。

二,劃分出精準的戰鬥區域,直徑距離鎖定在五十五米至六十五米之間是非常公正的,只因場地面積過大有損戰士、面積過少則損法師,這個面積無疑是取中,任何一方都占不到場地的優勢。

「身體碰觸結界者、倒地不起者、失去意識者一律視為敗陣,本屆榮耀之戰不設投降,請參賽者全力以赴,準備就緒請首戰雙方一左一右對站於結界邊沿等待戰鬥的開始。」約翰作出最後提醒。

「你叫超越對吧?待會請多多指教,所謂友誼第一,比賽第二,我不想…。」柯桃.比亞掛著自然可愛的笑容,一邊溫柔地說、一邊伸出右手邀超越握手。

超越未等柯桃.比亞說完,直接冷眼掃柯桃.比亞一眼,冷淡地道:「省點吧你。」

話畢,頭也不回地往右面的結界邊緣走去。

柯桃.比亞雙眼瞪得圓溜溜的,她不敢相信會有血氣方剛的男子,看見強大且美艷可愛的女子甘願拉下臉皮、放下架子主動示好而視而不見之餘,更顯反感,尷尬地收回右手,又擺著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追問道:「是不是小女什麼時候得罪…。」

未等柯桃.比亞說完,超越已經走到結界邊沿了,鳥都不鳥柯桃.比亞,直接朝著結界外的約翰響亮的說道:「我準備好了,開始吧。」

這小子…,給臉不要臉,是你自己不識抬舉的,待會別怪我下重手了。

柯桃.比亞被超越氣得牙痒痒的,如果不是想在帝國各地的名門望族、達官貴人的眼皮下留下深刻的秀外慧中、心地善良的印象,誰稀罕跟一個弱得可憐的魔法學徒示好呢?誰知道對方居然三番四次地沒好臉色,讓自己落得一次又一次尷尬之中。 「還以為拳法是什麼新職業,還不是一個魔法學徒嗎?」

「只是哇眾取寵罷了。」

「賭得那麼大,居然派個魔法學徒出來,跟直接投降有什麼區別?戰士學院真的沒人才嗎?還是勞統.若煞夫瘋了?」

「魔法學徒跟元素法師……,逗我們的吧?」

「就是,實力差那麼遠,還打個屁啊?」

「……。」

這一次榮耀之戰非比尋常,就連座無虛席的觀眾中超過六成也絕非等閑之輩,不是富商也是一些實力不容小瞧的戰士、魔法師、牧師,現在結界中只留下超越和柯桃.比亞,觀眾也很容易感應到場下二人的實力,一發現代表勇猛戰士學院名為超越.麻吉的男子體內的法力強度僅僅處於魔法學徒級別,頓時震驚了。

觀眾席上議論紛紛、七嘴八舌、怨聲四起,讓他們這麼激動和抱怨無非是覺得這次被譽為史前最矚目的榮耀之戰涉嫌掛羊頭賣狗肉。

這,關乎兩位德高望重院長一世英名的賽事,換著誰去想也應該知道雙方都會鄭重其事,派出的選手絕對絕對是精英中的精英,儘管學院內沒有人才也定必會費盡心血、絞盡腦汁去招外援,儘管搶得頭崩額裂也得奪下最終勝利。

勇猛戰士學院首戰派出魔法學徒迎戰至尊魔法學院的元素法師,這個事實大大消磨觀眾的興緻了,要知道,戰鬥是否精彩並非要求出戰雙方有多強多強,而是雙方實力不相伯,魔法學徒應戰元素法師就與以卵擊石無疑,一招秒殺毫無懸念,觀眾跋涉千萬里前來看這一出顯然太坑了。

「瞧見沒,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光你死撐是沒用的。」

霆蕭.格木愉悅地笑道。

勞統.若煞夫沒有理會觀眾的不滿、霆蕭.格木的奚落,全部注意力都穩穩落在超越身上,他知道超越深藏不露,絕對沒有外界膚淺的目光能夠看透的。

「戰鬥,開始。」

約翰視線從超越和柯桃轉換,確認二人都準備就緒后,旋即洪亮地說道。

聲音一落,雙方立即投入戰鬥狀態並採取行動。

柯桃.比亞首先施放出水系魔法盾,一個泛著油亮之光的淡藍色半透明光膜快速展開,形成一個橢圓密不透風的魔法盾包裹著身體。

接著急速念叨一連串複雜繁瑣的咒語,地上出現了一個直徑十米的藍色的魔法陣,咒語一完、法陣一亮。

魔法陣湧出源源不絕的巨浪,巨浪圍繞著魔法陣瘋狂地旋轉,秒間巨浪凝聚成團化為一個威武龍首,龍首一昂、龍嘴一張,一個半徑超過五米的巨大水彈朝著超越爆射而去,顯然施放了水系高階魔法-水龍彈。

戰鬥一開展,超越身體前傾、腳步一蹬,如獵豹一樣朝著柯桃.比亞衝去,與此同時,體內的法力急速飛轉,秒間法力已經輸送到位,溢滿每一個肢體、器官、肌膚以及細胞,蓄勢大發。

先試探!

超越知道柯桃.比亞先發制人,兩者距離只縮短二分之一,巨大的水彈已經爆射而來,儘管迫在眉睫,以風拳一式風步的速度優勢要躲開一點也不難,不過現在對方有多少能耐還未搞清楚,既然外界都公認柯桃.比亞要遠比普通元素法師強大,那就更有必要去試探一把。

「土系低階魔法-土建術。」

心意一定,超越腳尖猛地一蹬,由前沖瞬變后躍,與此同時心中已經默念咒語,落地之際以雙腿為觸發點施放出土建術,緊握雙拳,雙臂交叉擋於臉前,硬吃一記水彈。

哼,本來我打算慢慢玩的,誰讓你這小子如此不識抬舉,死有餘辜。

柯桃.比亞非常清楚水龍彈的衝擊力有多可怕,別說魔法學徒那麼弱小的角色了,儘管是見習法師開著魔法盾硬吃這一招,想必也直接被轟得失去意識,更別說眼前這個魔法學徒連魔法盾都沒有。

嘣。

「唉,結束了…。」

「真無趣,本來實力就天淵之別了,機動性還那麼差勁,第一招都躲不開,打屁啊。」

「意識太差了,都知道要閃避了,幹嘛往後躍呢?往左右兩邊躍不就躲開了嗎?真傻。」

「就是,傻不拉唧的。」

「這場戰鬥根本就沒看頭,早點結束也好,至少下一場高階戰士對戰元素法師會精彩一點。」

「你們瞧,魔法學徒還站著。」

「怎麼…怎麼可能?」

「這可是元素法師的高階魔法術式…。」

毒辣的水龍彈直接命中超越,如同一樣魔鬼直接吞噬前方的一切事物,隨著一聲爆響聲,水花濺射四方。

水花一散,超越不動如山地處於原地,除了全身被打濕以外,沒有一絲變化。

這……真的是柯桃.比亞的高階魔法?

好弱…。

超越不敢相信至尊魔法學院殺手鐧的高階魔法所產生的威力會如此不堪,水龍彈無論是速度還是攻勢都盡透強大之色,不親身體驗其威力也不知道原來這是虛有其表的招式,虧自己還特意針對柯桃.比亞進行煉獄般的特訓,誰知道這一招的衝擊力還不如奧丁爾瀑布的衝擊。

也許這一招對付普通人很受用,可是落在身體強度接近銅皮境界又經過抗衝擊力特訓的超越身上就顯得不痛不癢。

難道柯桃.比亞也是出於謹慎用較弱的術式進行試探?

超越深知如果剛才這一招就是柯桃.比亞象徵強大的招式,那麼柯桃.比亞就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別說柯桃.比亞比不上蔡莉雅了,以這種水準想必至尊學院其餘兩名元素法師也比她強大不少。

「這就是單獨擊殺二星魔獸的水系元素法師應有的實力?你們該不會把路邊的野貓野狗當成二星魔獸了吧?有趣有趣,如果真是這樣,這實力何止能殺二星魔獸啊,去濕地挖一挖說不定還能弄一條三十厘米長的七星龍呢。」

勞統.若煞夫看著超越硬接水龍彈的一幕,那個心緊張得楸著痛,但看見超越完好無恙之際,激動得拍大腿笑道。

「怎…怎麼會。」

霆蕭.格木驚愕得嘴巴久久無法合攏,他反覆回想柯桃.比亞出招的一幕,不論是法力的波動還是術式形成的速度都具備強者的特質,後面水龍彈的攻勢也非常兇猛,種種現象證明柯桃.比亞並沒有失手。

既然沒有失手,為何還奈何不了區區魔法學徒?奇就奇在這裡。

「柯桃,繼續攻擊,這小子身上絕對藏有防禦型魔具,剛才那一招絕對是魔具抵消了傷害。」

霆蕭.格木略思兩秒立即反應過來,一個不起眼的魔法學徒能夠承受柯桃的高階魔法而完好無損,只有裝備了魔具這一種可能性。

魔具是加持了魔法的防具、工具間稱,防禦型魔具就是加持了防禦魔法用於抵消傷害的防具,不管加持的魔法多麼強大,抵消傷害也有個上限,一突破上限就失去效力。 「對,他絕對裝備了魔具。」

「就是說,魔法學徒怎麼可能承受元素法師的高階魔法術式而絲毫未損,裝備了魔具就說得過去了。」

「可是,這小子也沒穿防具啊…。」

「對噢,難不成直接將魔法加持在這身寒酸的布衣之中?這件衣服另有玄機?」

「布衣密度那麼差,加持魔法也易於揮發,這不是白白浪費嗎?」

「這叫什麼浪費?給魔法學徒裝備魔具才是真的浪費,這隻不過是垂死掙扎罷了,多撐一會又能怎樣?」

「沒錯,早死遲早都得死。」

「唉,市面上最垃圾的魔具也得上萬金一件吧,他吃一招得花多少錢啊,難道不心疼么?」

「……。」

觀眾聽見霆蕭.格木的話也七嘴八舌起來。

「有趣。」

觀眾越議論得厲害,勞統.若煞夫就笑得越樂,他非常清楚超越身穿的並非寒酸廉價的衣服,而是自己特意替他用壓力絲定製的重達三噸的訓練衣,除此以外並無其他東西,更不可能有價格高昂的所謂魔具,超越能夠承受一擊而毫髮未損只能說,他有真材實料。

柯桃.比亞本來也陷入濃重的震驚之中不知反應,一聽見霆蕭.格木的提示,立馬反應過來,知道繼續保持猛烈的攻擊,用不了多久,超越藏於身上的魔具就會超過承受負荷而失去效力,屆時超越就會像螞蟻般弱小,任由她宰割。

體內的法力重現活力,如同巨浪一樣洶湧翻騰,隨著咒語的吟唱:「水系中階魔法-漲潮。」

藍色的魔法陣再次展開,從中涌溢著浪潮,隨著水量越來越多,不一會兒,被結界籠罩著的戰鬥區域已經囤積十公分深的水量。

「聰明。」

霆蕭.格木不禁讚歎一聲,戰鬥區域在結界的籠罩下如同一個密封空間,用小量的法力施放中階魔法便能營造出場景魔法一樣的效果,身處水域的水系魔法師實力能夠大幅提升之餘,也能起到削減近戰敏捷度和機動性的效果。

超越沒有因水位線持續上升而有所行動,依然站於原地持續土建術的施放,雙腿穩穩地釘在原地。

也許會被外界認為像傻子一樣不知反應,但是超越自己非常清楚,保持現狀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也是最可行的策略。

戰鬥區域面積高達四五千平方米,柯桃.比亞想將水位線提升到自己頭顱以上,那麼她得需要付出巨量的法力去實現,儘管實現這一點不耗盡法力,也會所剩無幾了,柯桃.比亞也不會那麼笨,畢竟光提升水位線可淹不死人的。

自身方面,場地是某種金屬類的黑色泥質,具備極強的嚴密性,水淹不會導致泥土鬆軟,剛才承受一擊時也感受到了,只要通過土建術穩住自身就不怕浮力和衝擊力帶走自己。

榮耀之戰全程是不允許服用任何藥劑補充能量的,換言之,就算擊敗柯桃.比亞,後面還不知道有多少場戰鬥需要應付,法力能省則省。

「水系高階魔法-水龍彈。」

如超越所想,柯桃.比亞將水位線提升到膝蓋位置就停止漲潮的施放,轉念之間又重施故技,術式一樣,可是效果卻大有不同。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