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才抵擋只是被護體法器漸弱一大半的雷法餘威,顏禕一咬牙,手臂一揮,頓時九枚瀧濤劍丸在她身邊飛速旋轉。

顏禕竟然直接沖入異色之火內,她也是沒有辦法,她的防禦法器已經損壞了,如果用瀧濤劍丸硬抗雷法,肯定會身受重傷,倒不如試試這不知名的火焰。

可下一秒,她不由驚駭,異色之火的溫度極高,而且竟然有破發之效,她的靈氣罩被快速吞噬著,而瀧濤劍丸的運轉速度明顯下降了不少!

這異色之火形成的火牆可是無死角的焚燒,密集程度甚至比雷法更盛,顏禕緊皺眉頭,這個火焰的破法之效遠遠超過它的預料,她的劍丸威力會下降很多。

她手一揮,只見九枚劍丸表面上的紋絡剎那間大亮,九條游蛇一般的水流蹭蹭從劍丸內湧出,撞向周遭的火焰,生生逼出一條通道。

顏禕腳下一點,毫不猶豫,飛一般的衝出了火牆。

這聽這時候,岩縫入口處轟隆一聲,正是大片的雷法到來,一下擊碎了入口的岩壁,頓時,整個岩縫內一陣震顫,不少石塊從岩縫頂部墜下,一下就堵住了岩縫入口。

顏禕喘著粗氣,手心上都是汗滴,她體內的靈氣幾乎十去九空,瀧濤劍丸對於靈氣的消耗是實在是太大了。

一股疲倦之意快速侵襲著她的身體,此時基本上已經脫離了險境,顏禕嬌弱的身子,就這樣斜斜的倒靠在岩壁上,竟然昏迷過去。

而岩縫之內,僅隔幾丈遠,嵐瓊一臉淡漠的看著顏禕,他心中倒是有些驚訝,那劍丸果然不凡,不僅能承受住異色之火的高溫和破法,還硬生生在異色之火中撕開一道口子…… 岩縫裡,嵐瓊不由放鬆了戒備,他能感覺到顏禕確實是昏迷滾過,並不是裝樣子。

此時,岩縫之外飛鳥傀儡不斷使用雷法轟擊著,整個岩縫還是接連顫動,因為岩縫太狹窄了,這些飛鳥傀儡的體型很大,根本穿不過來。

它們只能不斷的轟碎岩壁,擴大入口,不過一時半會,這群飛鳥傀儡還是進不來,而四腳傀儡異色之後就能生生阻擋。

嵐瓊幽幽嘆息一口,危機算是稍稍延後。

獸皇系統這時候突然說道:「主人,她的體內靈氣都耗光了!更重要的是她的精神也虛弱!」

「精神虛弱?」嵐瓊有些納悶,靈氣消耗乾淨的感覺他也有過,渾身無力,但是精神虛弱他倒是沒有過。

「主人,她的精神虛弱並不是靈氣耗光造成的,您看,她脖頸上戴著一個木墜!」

那是一個猶如平安牌一般的土黃色小木雕,很是精美。

「這個靈木,叫做醒神木!是一種可以把神識附在其上,供給別的修士使用的罕見靈物!」獸皇系統快速翻閱著資料庫,把關於醒神木的信息調出來。

「你是說,顏禕之所以能隔空御使劍丸,就是因為這個醒神木的關係!」嵐瓊頗為好奇,他還是第一次聽說。

「主人,世間之大,無奇不有,不過這個醒神木雖然奇妙,但是兩個弊端。第一,就是只能是有血脈關係的人才能使用;第二,醒神木會給使用者帶來極大的精神壓力!」

嵐瓊一愣,他剛才還想要不要動手把這塊醒神木搶過來,畢竟對方已經昏迷了,而且錯也不在他,反正自己不是什麼君子,不過現在看來,他是用不了。

嵐瓊不由打量著顏禕。只見顏禕斜斜倒靠在岩壁上,呼吸平穩,看來很是安詳。

一身雪白的素衣,將她的嬌軀僅僅包裹,她斜斜倒靠在岩壁上,柔美的烏髮如雲般鋪散,時而微微皺著眉頭,雖然面紗遮住了她的臉龐,但是她眉宇間攏著那時淡時濃的憂愁,卻是讓人看得心動。

「主人,您想不想看看她的面容!」獸皇系統又冒出來,笑嘻嘻的說著。

「額!」嵐瓊一愣,「不要了,我雖然不是君子,但也不會行此小人行徑!」

他是蠻好奇顏禕的樣貌,畢竟在羽化宗基本上沒人見過她的樣子,但是他也僅僅是好奇,對於他來說,追求永生大道才是他最看的。

想到這,他不由收起方才微微輕浮蕩漾的心情,慢慢冷靜下來,仙路坎坷,他不想有任何羈絆。

再者,現在危機還沒有完全解除,岩縫之外還有大量的傀儡,不久之後,這裡肯定會被飛鳥傀儡轟開,到時候就麻煩了!

要知道,雷法憑藉無與倫比的速度,是可以瞬間穿透異色之火的,所以正面對抗飛鳥傀儡,他必死無疑。

嵐瓊呼出一口氣,他知道唯有動用丹鳳軍團,否則他根本離不開岩縫,他的眼中閃過一道光,他之前就是擔心因為顏禕在,他動用丹鳳軍團就會暴露,不過好在現在顏禕昏迷了,他可以趁此機會離開。

至於顏禕的死活,那就不關他的事情了,從一開始,他就沒有想救人,是顏禕自己硬生生的從異色之火中闖進的。

就當他要祭出丹鳳軍團的時候,只聽獸皇系統說道:「主人,且慢!」

「怎麼了!」嵐瓊皺著眉頭,他發現今天獸皇系統有點話多啊。

「我檢測到顏禕的精神在快速恢復,差不多一刻鐘后就能醒過來!」

「額!」嵐瓊有些無語,眉頭更緊了。

「主人,我建議您等她醒過來,然後和她聯手!」獸皇系統調出了動態沙盤,不由說著:「您看,這些飛鳥傀儡實力也不低,如果動用丹鳳軍團,勢必會造成損傷,而傀儡是無法為您提供系統能量的,所以如果出現傷亡,您無法再補充金闕丹鳳!」

嵐瓊轉念一想,根據掃描顯示,整個溶洞內,還真沒有任何生靈,無法為他提供能量,再加上這裡的情況還沒有摸清楚,丹鳳盡量沒有損失對他是有利的。

「不過我怎麼和她聯手,要知道,我根本接近不了飛鳥傀儡!」嵐瓊還是有些疑惑。

「這個簡單!」獸皇系統笑著,把整個計劃細細說著。

嵐瓊眼中一亮,「秒啊!」

一刻鐘之後,斜靠這岩壁的顏禕這才悠悠醒過來,她只覺腦海生疼,醒神木給她的精神壓力實在是太大了,畢竟她只是旋照期修士,而瀧濤劍丸還是一套法器,御空使用對她身體負擔太大。

要知道,這種消耗就是在她全盛時期,也僅僅能支撐半個時辰,如果動用劍丸上的法術,那堅持的時間會更短,更何況剛才她體內的靈氣已經不多了,這才昏迷過去。

顏禕拖著虛弱的身子,她都沒有力氣站起來。她不由打量了一下岩縫,清澈的雙眸,借著異色之火的光芒,看著不遠處一名身著青色道袍修士,這是羽化宗三大弟子的服飾。

她能感覺到嵐瓊目光深處那淡然的神色,她想起之前那道不知名火焰形成的火牆並沒有打開,就知道對方並不想救她。

不過她也理解,都是人之常情,而且兩人只見也沒有任何交集,她也不怪嵐瓊。

?一時間,岩縫內沉寂下來,兩人都沉默。畢竟兩人都不相熟,而且嵐瓊性格清冷,也不是話多之人。

正在氣氛稍顯沉重的時候,只見整個岩縫又是一陣顫動,岩頂一下掉落了不少碎石,嵐瓊一看動態沙盤,入口處已經被擴大成漏斗模樣,被雷法轟得越來越大。

顏禕臉色也是數變,她現在身子虛弱,體內靈氣又沒有恢復,在這裡就是等死啊,她不由嘆息一口,連忙拿出一壇壇百花釀,咕嚕嚕的飲下。

嵐瓊緊皺眉頭,不能在耽擱了!他快步走上前,拱手施禮:「顏師姐,之前的事情,希望不要見怪!」他也明白,這顏禕冰雪聰明,肯定是感覺到自己不想救她,那還不如把話挑明了…… 岩縫內。

「無事,我也明白,你沒有義務來救我!」顏禕的聲線顯得十分溫和,不過卻也清冷。

嵐瓊有些意外的看著顏禕,他沒有想到對方性子還很溫良。不過這樣也好,省的麻煩了。他也不在說什麼客套話,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顏師姐,現在的情況你也知道,只有我們聯手才能度過這次危機!」

顏禕不由一陣苦笑,「我現在戰力基本全無,怎麼聯手啊!」她神色不由沮喪,沒有想到最後會被困死在這裡。

「這個好辦!」只見嵐瓊掌心中快速凝聚一大股玄黃木精華,嗖!他手一揮,這一大股直接注入顏禕的體內。

玄黃木精華絕對是溫養身體的極品靈物,更重要的是,它能讓體內消耗的靈氣極速補充。

頓時,顏禕只感覺體內升起一股股暖流,在大周天內快速轉動,她的精神和靈氣也隨之快速恢復。

不到三息之間,她的精神以及恢復了大半,速度之快,讓她瞠目結舌。

「這……這是玄黃木精華!」顏禕驚嘆著,她出身不凡,對於這種極品靈物也是知道的,但是玄黃木可遇不可求,她也從未用過,只是知道功效而已。

「現在可以了吧,我們聯手!我可以為你提供玄黃木精華,外面,最棘手是飛鳥傀儡,我接近不了那群飛鳥,但是你的劍丸可以隔空祭用,而我的玄黃木精華可以讓你沒有任何後顧之憂!」

轟……外面的岩石不斷碎裂,嵐瓊皺著眉頭,他倆的時間不對了,要知道異色之火抵禦不了雷法,顏禕的瀧濤劍丸也是一樣,所以想要抹殺飛鳥傀儡,必須要藉助岩縫作為遮擋,也就是必須在岩縫被完全打開缺口之前,吧飛鳥傀儡抹殺乾淨。

「你真的有源源不斷的玄黃木精華?」顏禕不是不相信嵐瓊,只是玄黃木太過珍奇了,就連其父都沒有。

要知道,顏父可是羽化宗太上長老——顏青,融合期修士。

嵐瓊手臂一揮,只見一團團玄黃木精華從他體內湧出,濃烈不已,竟然形成一道碧綠的霧氣環繞在他的周身,「這下你相信了吧!顏師姐,我們沒有多少時間了!」

顏禕眼眸之中難掩著驚駭,「天啊,他到底是什麼人!難道是有著大福源!」不過,隨即她就恢復如初,既然有玄黃木精華作為補給,她運用瀧濤劍丸就沒有任何後顧之憂了。

她點點頭,也知道情況越來越嚴峻。也不在說話,手一招,九枚劍丸蹭蹭的飛到她的周身,「去!」

頓時,瀧濤劍丸唰一聲的衝出了岩縫,這些劍丸速度奇快,憑藉速度直接穿過了異色之火。

嵐瓊一看顏禕動手,操控著玄黃木精華也注入顏禕體內,有了大量玄黃木精華,顏禕御使起瀧濤劍丸也就沒有後顧之憂。

九枚水藍色的劍丸,嗖嗖嗖的從岩縫內低空飛射,蹭蹭的躥向高空,軌跡遊離不定,嵐瓊藉助動態沙盤,也是看的清楚。

「能預測出瀧濤劍丸的軌跡嗎?」他在腦海里和獸皇系統說著,

「很難,我推演出至少有數十條路徑可供選擇,這套劍丸法器體量比飛劍法器小得多,再加上屬於球體,想要精確的預測是做不到的!」

嵐瓊輕輕呼吸著,沒有想到連獸皇系統也無法準確推演劍丸的路徑,這種法器果然詭異!

此時,九枚劍丸的速度突然暴漲,瞬間撲入飛鳥傀儡海之中。嵐瓊心中一凜,這劍丸竟然能憑空加速。

咚咚咚!高空之中,一下響起大量爆裂之聲,飛鳥傀儡海之中瞬間掀起一陣波紋,極其強勢的向四周擴散,猶如石子投入水面一般,猛然擴散開,向著其他飛鳥傀儡席間而去。

呼!高空之中,九枚劍丸瘋狂的旋轉著,呈現出螺旋軌跡,而劃過的軌跡也極速擴大,大量的飛鳥傀儡被轟殺成碎片。

別看這些飛鳥的雷法很強勢,但是其本身的質地卻較弱,而瀧濤劍丸屬於中階法器,絞殺這些飛鳥傀儡完全不在話下。

高空之中,飛鳥傀儡紛紛嘶啞的叫喊著,那一聲聲嗚咽難聽,根本就不像是真正的妖獸,一雙雙鳥目中沒有一絲光亮,就像是死物一般,儘管有著大量的同類被轟殺乾淨,但是它們毫無懼色。

它們身為傀儡法器,是沒有任何感情的。顏禕繼續操控著瀧濤劍丸,體內的靈氣和精神在玄黃木精華之下,快速的恢復。

「起!」顏禕嬌呵一聲,頓時,劍丸表面開始亮起一陣陣光華,一股股洶湧的水系靈氣嘩啦一下散開,如同洪流橫掃,剎那間一眾飛鳥傀儡就像下餃子一樣,淅淅瀝瀝的墜落。

嵐瓊眼中一凝,通過掃描,他看到這些落下的飛鳥身子鏈接出,都灌滿了水滴,「怎麼回事?僅僅是水靈氣,怎麼可能做到這麼霸道!」

他可是知道,水系靈氣偏重於詭異,但是想要這麼大面積殺傷敵人,是很難做到的。

「主人,那是累黍重水!屬於高階靈物,一滴就有千斤之重!」獸皇系統沉沉的說著,「根據羽化宗典籍記載,累黍重水有化為汪洋的能力,不過很難,需要極高的修為才能激發這種靈物的潛力!」

嵐瓊一愣,他倒是沒有想到瀧濤劍丸內竟然還蘊含了靈物,心中急轉只見,不由問道:「我能煉化累黍重水,凝聚水靈種嗎!」

「當然可以!而且因為累黍重水的特性,您只需要一滴就可以凝鍊水靈種了!」獸皇系統說著,不過它倒是很好奇,也不知道顏禕從哪裡得來這麼多累黍重水。

而此時,只聽轟隆一陣巨響,整個岩地都一陣顫動,那些墜落的飛鳥傀儡在累黍重水侵蝕下,重重的墜在岩地上,砸出一個個深坑,連帶著地面上的四腳傀儡也被砸成碎片。

「收!」顏禕再次嬌呵,只見留在飛鳥傀儡碎片上的累黍重水嗖嗖嗖的飛起,再次回到了瀧濤劍丸之內…… 這下輪到嵐瓊傻眼了,他本來還想一會去飛鳥傀儡碎片上採集些累黍重水,可現在竟然一滴不剩,完全被顏禕收回劍丸內。

唉!嵐瓊心中嘆息一下,基本上高階靈物都屬於消耗品,用一次少一次,這累黍重水能收回再次使用,倒是不凡。

而此時,顏禕重重喘息著,能看得出來,使用累黍重水對她的消耗很大。不過效果也很顯著,高空之中的飛鳥傀儡已經被絞殺大半。

「顏師姐,你沒事吧!」嵐瓊微微皺著眉頭,就在剛才,他感覺到顏禕體內的玄黃木精華一下被消耗了五層以上。

「累黍重水對於我消耗太大了!」顏禕平穩下呼吸,「你還有多少玄黃木精華!」她不由問道,天空之中剩下的飛鳥傀儡,只要在動用一次累黍重水就能完全絞殺乾淨。

她這麼問,是因為動用一次累黍重水需要的靈氣太多了,就像剛才,一下就消耗了大量的玄黃木精華,她倒是有些過意不去。

「足夠了!」嵐瓊淡淡的說著,掌心之上再次湧出澎湃的玄黃木精華。有著木靈種,玄黃木精華對他來說,是可以循環再生的。

顏禕點點頭,立刻頓住身形,手捏法印,高空之中,瀧濤劍丸再次飛快的旋轉,朝著剩下的飛鳥海衝去,累黍重水頃刻間如波濤般散開。

劈哩啪啦。半空中剩下的飛鳥傀儡紛紛墜下,整片溶洞剎那間又重歸黑暗,轟轟……岩地上響起一陣陣巨響,墜落的飛鳥在地面又留下一個個深坑。

噗通!顏禕渾身哆嗦,一下跌坐在地上,臉色都有些慘白了,要知道,劍丸內蘊含的累黍重水是很多的,否則也無法形成洪波,但是使用起來,對身體的負擔太大了,畢竟她的修為太低了。

嵐瓊通過動態沙盤看到所有的飛鳥傀儡都被劍丸抹殺乾淨,不由鬆了一口氣,再次為顏禕注入一股股玄黃木精華。

「顏師姐,你在這裡休息,剩下的四腳傀儡,交給我!」說著,嵐瓊走出岩縫入口,頓時大量的四腳傀儡蜂擁的衝過來。

嵐瓊冷哼一聲,滔天的異色之火從他身體內湧出,呼……整個地面被照得通紅,異色之火化作火海頃刻間席捲了大片岩地。

四腳傀儡的數量要比飛鳥多了數倍,嵐瓊雖然布下了火海,但是燒也要燒上一日。

而此時,遠在數千公里之外的羽化宮深處。這裡是一處內室,只是和富麗堂皇的大殿比起來,卻顯得格格不入,除了一張石床,就剩一盞油燈,整個內室顯得很是質樸。

稍顯昏難的內室里,顏青閉目打坐在石床上,雖然他已經年過三百載,但是依舊一副中年人的模樣,只是發梢上有些許雪白。

而內室中,並非只有他一人,顏青的身旁還有一位相貌絕美的少婦,一身氣質,嚴肅間透漏著些許溫婉。

這少婦就是顏禕之母——融合期修士楊燁。

就在這時候,兩人不由同時睜開眼眸,相視一眼,都看見對方眼底里的詫異。

「夫人,你也察覺到和醒神木斷了聯繫?」顏青皺著眉頭,那塊醒神木是融合他和楊燁的神識,是特意為了顏禕煉製的,但是突然之間,他們竟然感覺不到醒神木的存在了。

要知道,雖然融合期修士的神識只能感知到數百公里,但是因為醒神木的特性,再加上融合了他們的神識,即便是相距數萬公里也能清晰感知到。

而現在醒神木斷了聯繫,不由讓二人擔心!

「怎麼回事!禕禕不是去參加洞窟試煉了嗎!三大宗門的弟子絕無可能是她的對手!」楊燁說著。

確實,顏禕的戰力是他二人親自教授的,他倆對顏禕的實力最清楚,同階之內,基本上難有敵手,更不要說抹殺顏禕了。

「夫人,只怕是祁北大洞窟出了異常,現在距離洞窟開啟還有近十日!裡面什麼情況我們都不知道!」顏青呼出一口氣,不由站起身。

醒神木斷了聯繫,讓他心中難安,要知道,他和楊燁雖然是雙修伴侶,但是也只有這麼一個女兒,顏禕也是羽化宗唯一的宗門後裔了,自然是寶貝的不得了。

「夫君,我們去祁北大洞窟!」

顏青點點頭,他正是這個意思,其實不止是他,楊燁心中也有種不好的預感。

兩人隨即走出了內室。

咚咚咚!羽化宮內傳來三聲洪亮的鐘聲。這是宗門召集修士的最高的指令,三聲代表著太上老祖出關了。

不多時,宗門各個山峰上嗖嗖嗖的飛來上百道驚鴻快速匯聚到羽化宮大殿。

上百名開光期修士迅速到齊,不敢怠慢,皆是頷首低頭。

掌教林毅上前,很是謙卑的說道:「恭迎老祖出關!」他心中倒是有些奇怪,雖然他成為掌教也有八十多年了,但是見過顏青的次數也屈指可數,更不要說兩位太上長老一起出現了。

而顏青心繫愛女,淡聲的說著,「你們隨我去祁北大洞窟!」說完,兩人直接飛出了大殿,百位開光期修士也不敢多問,也跟著飛出去。

要知道,融合期修士在宗門就是說一不二的存在,開光期修士在其面前,就像螞蟻一樣。

其實絕大多數的開光期習俗都是第一次見到太少長老,心中不免好奇,那祁北大洞窟都是些旋照期修士出沒的地方,不知道為什麼兩位融合期修士如此在意!

一眾人在天空中飛速的略過,他們的速度要比靈鶴快上很多,僅僅只用了一日就到了祁北大洞窟。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