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此人面色瞬間大變,眼眸內流露難以置信之意,「蕭晨,你居然沒有死!」當日絞殺姬落冉親眼見蕭晨身影被神通淹沒,形神俱滅徹底消失,但眼前這活生生的存在,卻讓他不得不信。

面對此人震驚,蕭晨面色平靜沒有流露絲毫異色,目光略帶謹慎向另外一人看去。

皇極罡雲,沒想到居然是他得到了其餘兩塊玄天血晶,而且從氣息感應來看與他只在伯仲間。如此一來這落入姬落冉手中的第三塊玄天水晶就是決定生死之物。

誰能得到便可活下去,否則終歸難逃抹殺局面。

見蕭晨現身,皇極罡雲心中非但沒有忌憚,反而充斥一股欣喜。他這一世惟獨在蕭晨手上吃下大虧受盡**,本來尚且為沒能親手將他擊殺而感到失望,現在他終於又有了機會。而且現在的皇極罡雲已經今非昔比,強橫的力量讓他無懼一切,其中自然包括蕭晨。

「哈哈!當真是妙極,蕭晨,看來你果真是本少天生的死對頭,今日在這族脈試煉中居然也能與我針鋒相對,相差彷彿。不過這般更好,我可以將你親手擊殺!」

「今日可以存活離去之人,必然是我皇極罡雲,你等統統要死!」

蕭晨聞言目光微閃,眉頭不覺微皺,這皇極罡雲狀態似乎有些不對,看著他血色略有妖異的眼眸,明顯是被力量操控即將走火入魔的徵兆。

這樣一來,似乎有些不妙啊。

走火入魔雖然必死,但同樣可以使得修士短時間內實力暴漲,應對起來無疑要麻煩許多。

但就在這時,他尚且不及多想,皇極罡雲已經瞬間出手,「將玄天血晶交給我!」

一掌拍落,向那姬落冉攝去。

蕭晨冷哼一聲,袍袖一揮虛空自然有那強橫力道凝聚而出,瞬間將此一擊攔下。

姬落冉處於兩人交手之間,即便兩者神通對抗消散,但散發出的一絲餘波依舊讓他心中徹底膽寒。這就是尊者境的力量,強橫不可抵擋。

「哈哈,蕭晨,今日你我便決一生死,這第五枚玄天血晶我勢在必得!」神通受阻皇極罡雲非但沒有驚怒,反而長笑不已,顯得極為痛快。

眼下他已經被力量控制了心神,行為想法與之前大不相同,一種欲要毀滅一切的衝動在他心中緩緩滋生並且瘋狂膨脹壯大。

長笑中,皇極罡雲瘋狂出手,欲擊殺姬落冉奪走玄天血晶。蕭晨冷笑,眼下自然不會放任,全力出手與之戰成一團。雖然蕭晨之前實力遠超皇極罡雲,但那點差距此刻在玄天血晶能量強行提升下已經被縮小到近乎可以忽略的地步,兩人眼下的實力算得上真正的勢均力敵。

雖是被強行提升到尊者境,兩人並沒有真正掌握尊者層次的神通手段,但在體內澎湃能量的支撐下爆發戰力已經達到驚人的地步,使得這族脈試煉空間變得震顫不已,若是在外界,恐怕早已是天崩地陷末世一般的恐怖場景。

但此刻最為悲催之人,卻是那姬落冉。

此人處於蕭晨與皇極罡雲交戰之中,想要逃走卻被他們二人氣息鎖定鎮壓,無法移動分毫,只能憑藉暴漲修為死死抵抗兩人交戰散發出來的氣勁。

不過姬落冉眼中很快流露出絕望憋屈之意,即便是人界大能巔峰層次的力量,在這餘波連綿不絕轟殺下也無法抵擋太久。所以,最終他這個剛剛實力暴漲晉陞的人界大能竟是在蕭晨、皇極罡雲兩人交戰中被散發能量硬生生轟殺當場,可謂是死的極為悲劇。

這點蕭晨自然可以感應清楚,不過他本就沒有救下此人的意思,出手阻攔也不過是為了防止玄天血晶落入皇極罡雲手上,對姬落冉的死活卻是半點沒有放在心上。

至於皇極罡雲,隨著與蕭晨全力交戰,他心神徹底淪為力量的奴僕,所有意念全部集中在蕭晨身上,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死此人,對於其他全部沒有放在心上。

姬落冉身死,融入體內玄天血晶再度出現,與儲物戒和他死後血脈凝聚血晶一併落在地面之上。

這整片空間內只剩下蕭晨與皇極罡雲兩人,誰能得到第五枚玄天血晶,就能將對方輕鬆殺死!

蕭晨眼底寒芒涌動,隨著尊者境力量的使用他心神同樣受到強烈引誘,卻一直被他死死鎮壓未曾迷失其中,分散了不少心神。皇極罡雲顯然沒有察覺到這一點,雖然此人心神被力量掌控,但所爆發出來的戰力卻是要更加強橫幾分,此消彼長之下,皇極罡雲居然漸漸佔據了上風,獰笑中手段更為瘋狂凌厲。

蕭晨面色忍不住陰沉下去,這皇極罡雲融合兩枚玄天血晶后本就與他實力相當,眼下心神淪喪但戰力卻爆發到了極限,他應對起來也是越發困難。而且隨著力量使用,蕭晨心神也在承受著極大的壓力,這種暴漲的力量可謂是一柄雙刃劍,尋常不出手還好,一旦全力施為心神必然會受到引誘衝擊,若是無法堅守本心,淪為力量駕馭的奴隸,後果不堪設想,結局必定與這皇極罡雲一般。現在他雖然看似大佔上風,但已經走火入魔,即便贏得蕭晨,也必定會引起體內法力反噬。

此人在尊者境力量反噬下,必死。

不過蕭晨眼下同樣面臨極大危機,按照眼下趨勢,恐怕不等皇極罡雲力量反噬,他就要無法抵擋。

「不能這樣下去,否則而今日凶多吉少。」

「以我所有底牌,盡皆對尊者境戰鬥沒有任何幫助,眼下唯有放開一切束縛,與這皇極罡雲決一死戰!既然他能完全將心神釋放融入這尊者境力量之中,我蕭晨同樣可以。」

「不管如何,先將此人斬殺。」

蕭晨眼底厲芒一閃,心神瞬間放鬆,不再對體內力量的引誘衝擊加以壓制,反而主動將心神全部融入其中。

轟!

下一刻,蕭晨漆黑眼眸突然化為血色,狂暴氣勢破體而出,滿頭黑髮同樣成為淡淡血色,衣衫獵獵,宛若魔神降世,整個人透出無比兇悍的氣息。

一拳擊出,與那皇極罡雲交手,兩人身體同時一顫,繼而瞬間分開。

蕭晨緩緩抬首,嘴角流露出一絲猙獰冷笑,這種心神浸入融合的感覺,真的很好,好似這天地間沒有任何束縛可以經他困住。而與此同時,瘋狂肆虐殺戮之意在蕭晨心中滋生。

濃郁殺氣虛空凝聚,色澤慘白,蕭晨嘴角掛著一絲邪意微笑,緩緩張開雙手,面上露出享受之色。

擁有力量的感覺,真好。 【三更!蕭晨修鍊法訣不是沒有,只因為以前的修鍊層次太低不需要,現在有了很牛掰的一個,可以使用很久了,為了機緣,砸票吧諸位道友。此外詩詞積累了不少,準備馬上開單章羅列,所以諸位發在外面的請放進詩詞樓,包子會全部放進作品相關裡面,供諸位道友賞析,與本書共存,嘿嘿】

—————————————————-

吼!

皇極罡雲眼下早已忘記初衷,他心神完全陷入暴虐殺機中,唯一的念頭便是將面前之人殺死,無論如何一定要殺死他!雖然走火入魔,但記憶中對蕭晨的痛恨顯然有著***的作用,使得皇極罡雲暴咆哮中瘋狂撲來。

一名尊者境中期存在瘋狂出手,爆發威能恐怖超出任何人想象極限,天地在這威勢面前都要退避。身為尊者,本身已經有了與這一方世界抗衡的力量,即便是天地也無法將他們鎮壓。

蕭晨血色眼眸冷芒微閃,嘴角笑意更深,此刻腳下一步邁出,身影瞬間上前,毫不避忌與之戰成一團。

此刻兩人盡數被力量掌控,心中唯有念頭就是殺死對方!

殺殺殺殺!

尊者中期境界修士交手,規格之高已經達到人間界最高層次,若非是在這族脈試煉奇異空間中,穩固無比,否則兩人這般瘋狂廝殺,必定與世界之力瘋狂碰撞,甚至將規則破壞,進而引發整個世界崩潰,無盡生靈全部死滅,為天地浩劫,重開輪迴。

轟!

轟!

天空隱晦被強行擊散,山崩地裂,空間波紋不休,並且鼓盪程度越發強橫。蕭晨與皇極罡雲眼下已經將自身戰力爆發到巔峰層次,造成的殺傷力無與倫比,不墜修士進入其中即便是人界大能也會被瞬間震為齏粉,形神俱滅。

青衫早已在強橫氣勁縱橫下碎裂,天品道器肉身破損,面色蒼白,眼眸血色越發濃郁。此刻的蕭晨狀若瘋魔,力量驅使下潛意識的戰鬥方式,卻能將自身戰力爆發至巔峰層次。

蕭晨無論戰鬥本能,搏殺經驗都遠非皇極罡雲所能比擬,此刻一旦主動釋放心神,爆發戰力頓時飆升,瞬間將這皇極罡雲打落下風,苦苦支撐。

此刻的皇極罡雲嘴角流出血跡,血發散亂,猩紅眼眸內盡皆暴虐。他雖然受創卻根本沒有畏懼之意,口中發出如同野獸一般的瘋狂咆哮,駭人至極。

戰局,如上古魔神交手。

轟!

蕭晨一拳轟出直接砸落皇極罡雲胸膛,尊者境力量肆虐沖入瘋狂破壞。

皇極罡雲大口噴出鮮血,夾雜內臟碎塊,這是兩人交戰中第一次重要傷害,但他好似沒有感受到一般,依舊在瘋狂反擊。

第二拳。

第三拳。

蕭晨猙獰而笑,根本沒有收手意思,此刻佔據上風自然不會錯過機會,須知尊者境的修為恢復傷勢速度同樣驚人。一拳接一拳轟然砸落,在這尊者境狂暴力量加持下,他每一拳落下都夾雜萬萬鈞力道,撕天裂地輕而易舉。

皇極罡雲不斷受創,七竅內血水如泉涌一般,若非尊者境力量支撐,他肉身早已被轟為齏粉。不過即便如此,此人猩紅眼眸也在逐漸暗淡,咆哮中體內氣息不斷削弱。

須知,傷害他的同樣是陷入瘋魔的尊者境蕭晨!

一拳拳落下,蕭晨手臂血肉早已在強橫力量衝擊下碎裂,卻又在體內渾厚能量支撐下不斷修復。對這些痛苦,他現在根本無法感應,心神盡數淪入殺道之中。

「殺!」一道咆哮從蕭晨口中爆發,宛若神明怒吼,聲震天地。

拳落!

轟!

皇極罡雲眼眸徹底暗淡,體內元神在這一拳蘊含狂暴殺傷之下被瞬間撕碎,肉身風化般緩緩飄散,被從這天地間硬生生抹去,再沒有任何痕迹留下。

兩枚玄天血晶,一枚儲物戒、一枚血晶安靜落在地面之上。

蕭晨喘息,他已經殺死了這天地間的唯一敵人,因此陷入純粹殺戮中的心神竟是微微一顫。下一刻,他整個整體都開始劇烈顫抖起來,好似承受了無盡痛苦一般。

現在,才是蕭晨面臨的最大危機。

力量反噬。

在將心神放開,自動融入玄天血晶釋放的力量,他終歸要面臨的局面。尊者境層次力量一旦反噬所爆發出來的毀滅之力足以讓蕭晨瞬間形神俱滅,不如輪迴,將他的生命印記抹殺。

一層淡淡的血色火焰突然從蕭晨身上爆發,緩緩跳躍。這火是反噬魔火,火焰沒有半點溫度,幽冷如冰。

魔火生,焚化肉身元神,一切歸於寂滅。

反噬開始,一切將不可迴轉。

蕭晨眼眸內,血色緩緩消退,在反噬爆發后,他心神終於純粹殺道之中清醒過來。感覺到此刻體內的狀況,蕭晨嘴角忍不住流露幾分苦笑,難道終歸逃不掉同歸於盡的結局么?

蕭晨心中並無畏懼,更多的乃是不甘?他還有許多事情沒有完成,這般死去,心中怎能甘願!

元神空間,一波異樣紋路瞬間產生,繼而從中擴散,將蕭晨整個籠罩在內。隨著這波紋掃過,蕭晨體外號稱一旦開始便無法挽回的魔火被瞬間熄滅。

感應到這波紋中散發出的一絲氣息,蕭晨身體瞬間僵直。

金印!

在融入元神空間后,它已經陷入徹底死寂之中,時間久遠到蕭晨有時甚至忘記了它的存在。不過此次金印出手,蕭晨因為玄天血晶實力暴漲進入尊者層次,卻是第一次感應到了從金印中散發出的一絲真正的氣息。這氣息極為微弱,但此刻在蕭晨感應下卻是讓他心神瞬間陷入冰寒,再沒有半點波動。

不知多了過久,蕭晨意念恢復,面色肅然,深吸一口氣,喃喃低語,「難道,這就是金印的真正力量,看來我現在以尊者境的力量才有資格真正感應到它的一絲氣息。」

蕭晨苦笑,這還是融入玄天血晶情形下強行提升修為的情形,若是讓他自己修鍊晉入尊者境,不知需要多久時間。

緩緩搖頭,蕭晨將心中意念壓下重新恢復平靜,同時慶幸不已。雖然金印神秘莫測,但對他總算照顧有加,歷次救他性命於死局之中。

不過在將蕭晨體外魔火撲滅之後,金印沒有與之前一樣馬上隱去,反而徹底浮現在元神空間,淡淡金芒散發,瀰漫開來。

嘩啦啦。

菩提古樹身影浮現,枝葉招展開來,任由那金芒灑落,進而舒服的搖晃起來,好似在這金芒下可以得到無盡好處一般。

枝椏上,烏鬼眯起了雙眼,小傢伙性子暴虐,向來膽大包天,在面對尊者境神念衝擊時也沒有流露出半點畏懼,不過此刻目光看向懸浮金印,眼眸內卻是流露出敬畏之意。

這敬畏發內內心,似乎連烏鬼也能感應到金印的強大之處,以它菩提古樹伴生靈獸的高貴出身也要在它面前俯首。

蕭晨眉頭微皺,面上流露出幾分不解。

金印在元神空間,沉寂片刻,似乎在確定某些事情。

突然,濃鬱金芒瞬間爆發而出,繼而凝聚一團融入蕭晨元神之中。做完此事,金印這才一晃之下消失不見,重新融入元神空間。

蕭晨身體一顫,馬上閉目意念進入元神。金芒融入元神瞬間散開化為密密麻麻無數繁雜文字虛空漂浮,凌亂飛舞,繼而全部烙印在蕭晨元神深處,永遠不會遺忘。

文字蕭晨見過,從得到金印至今他從中得到兩片神通法訣,第一為《混元神經》,修鍊元神,附帶收斂起息功效,蕭晨可以安然度過最為脆弱的修道初期,此神通功不可沒。

第二則是秘法《吞雷》!吞噬雷霆天劫淬鍊己身,奪天地之造化,霸道無比。雖然修鍊此法訣吃盡苦頭,但帶給蕭晨的卻是無盡好處,更是收服小血,得到天地唯一雷龍,眼下實力略顯弱小,但日後成長起來必然是蕭晨探索大道之途上的強大助力。

眼下,是金印送於蕭晨的第三篇法訣。

蕭晨心中狂喜,恐怕這一篇法訣需要修為達到尊者境才有資格接觸,若是正常情況下千百年後蕭晨才能獲得,但融合玄天血晶后,蕭晨顯然有了提前得到的資格。

下一刻,心神迫不及待進入查看。

功法《玄天》,字數萬餘,字字珠璣,閃爍淡淡玄奧晦澀氣息。

看過之後,蕭晨閉目久久不語,片刻后緩緩張開,雖然極力保持平靜,卻依舊難掩心中激動情緒。

《玄天》,未知等級修鍊功法,體神雙修,功法等級分玄天九境。

第一境:清明境,清透明玉,洗鍊伐髓。

第二境:玄胎境,退去凡俗,先天道體。

第三境:太皇境,玄胎破碎,太皇問世。

第四境:龍變境,皇極升騰,龍躍九天。

第五境,虛天境,身化虛無,容納天地。

第六境,洞天境,洞天曉地,宇宙演化。

第七境,無上鏡,一朝成道,唯我太上。

第八境,始尊境,尋道返古,化身始祖。

第九境,自在境,天地洪荒,任我馳騁。

功法九層,修鍊底限需合體境界,一旦修成,自成世間大能,獲得本源法則承認,成就破滅! 【四更,今個任務再度完成。偶爾發現一些道友還沒弄清包子現在的更新時間,凌晨1點、11點、17點、22點四更,記得更新了多點點。此外更新投票結果看到了,既然大家對現在的更新時間滿意,那咱們就不換了。嗯,諸位看書,鞠躬下台。】

—————————————–

每一境都有詳細修鍊方式,蕭晨心中熱血沸騰卻只能苦笑不已,這功法等級未免太過誇張,合體尊者境存在方能有資格修鍊,否則必然遭受反噬瞬間形神俱滅。

雖然眼熱這《玄天》法訣的強橫神通手段,但蕭晨絕不認為這功法的最後註解是一個玩笑,看來這世間果然沒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即便他取巧提前得到了本該在合體期方能得到的《玄天》法訣,卻依舊無法修鍊。

雖然心中頗有鬱悶,但蕭晨還是有些興奮。雖然他眼下無法修鍊,卻並不妨礙他參悟,必定對他修鍊極有好處,說不得還能別有收穫。

擊殺皇極罡雲,走火入魔危機解除,更是機緣巧合得到了《玄天》,蕭晨極為滿意。

雖然受了不輕的傷勢,但蕭晨目光落在地面上兩枚玄天血晶和皇極罡雲儲物袋及死後血脈凝聚血晶上,眼中還是忍不住流露出幾分欣喜。

最終還是他活了下來,而且與那血王之間交易的四枚血晶也已經盡數拿到手中。雖然明知這交易雙方各懷鬼胎,但蕭晨處於絕對弱勢,想要脫身只能先將血晶集齊然後再伺機行事。

不過眼下這些都不重要。

蕭晨目光看著地面上三枚玄天血晶,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嘴巴發乾。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