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凱諾先前所做的事情,到最後無論是光明教廷勝利,還是精靈族另有什麼後手勝出;毫無疑問,都不會放過殺了他的機會。

他搶了光明教廷八十多塊神級光明玉,殺了精靈帝國那麼多的精靈;再加上有幾個神格在身上,別人還有什麼理由不殺他。

把自己的小命交給別人,凱諾可沒有這樣的心情。

感覺到一道冰冷的目光,凱諾頓時看了過去;卻見那精靈女王面色慘白渾身氣息虛弱;此時正冰冷的盯著凱諾,如果她現在還可以發出攻擊,絕對不會介意送凱諾一個禁咒。

凱諾沒有發現露易絲雷爍納芬等人,估計開打的時候就已經跑了;他們自然清楚,自己在神級面前幾斤幾兩。

此時的凱諾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發出攻擊;他不確定自己一擊能否殺死精靈女王,如果殺不死,那與精靈族的仇可就在明面上徹底樹立了。

那樣的話,絕對沒有絲毫的迴旋餘地;所以他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而就在他離開山谷沒多久,一股強大的氣息橫掃而出;緊接著,莊重的聲音傳來。

「自然女神座下精靈使愛露米婭,該死的光明天使長你們不遵守契約,既然如此,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自然之萬物,聽從我精靈長的命令,用你們的生命,遮蔽天地。」

愛露米婭的聲音傳出,緊接著整個山谷的樹木全部活動起來;下一刻伴隨著地動山搖,一棵棵蒼天巨樹拔地而起;居然片刻的功夫就變成人型,然後密密麻麻的枝條圍攻兩個神級光明天使長。

這些被召喚的百丈巨樹實力不弱,沒一個都有堪比聖階的實力;尤其是這山谷之中的百丈巨樹密密麻麻,彷彿無窮無盡一般。

精靈使厲害非常,可是兩個光明天使長也不是吃素的;漫天的光明鬥氣不斷的落下,將那些百丈樹木一個個泯滅。

那毀天滅地的聲勢,看的凱諾一陣心驚肉跳;自己剛才走的多麼明智,要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想到這裡,他更是頭也不回;反而,速度還加快了很多。

萬一等到他們打完了,想起自己;而自己還沒有跑遠,一個禁咒扔過來,自己不就慘了。

有神格的恢復力,亞索和地魔多恢復的很快;幾乎沒多久,便已經把身體恢復的差不多了;儘管還有些虛弱,但是自行跑路卻是沒問題。

「轟…」

巨大的爆炸聲不斷的從山谷傳來,泯滅之光彷彿無窮無盡;不但那些百丈樹木被徹底毀掉,就是兩邊的山谷也快要被移平了。

毀天滅地的力量帶著氣浪衝擊而來,讓凱諾一陣心驚膽顫;彷彿火燒屁股一般,再次一個加速。

來到神魔大陸,凱諾第一次那麼害怕,那麼狼狽;他感覺自己自己是那麼的渺小,對於實力,第一次是那麼的渴望。

以他的實力,進階聖階之後,應該可以操縱法則之力;那個時候,是不是也會有那般毀天滅地的力量。

仔細想想,似乎應該沒有;因為發出攻擊的三個傢伙,全部都是神王分神。

看看百丈鐵樹人,同樣是初級下位神的實力;而且還是以恢復力和防禦力著稱的樹人,修鍊越難,實力越強大!百丈鐵樹人的實力,在神級絕對是毋庸置疑的。

然而就是這樣的實力,還被人一招砸出幾百丈;光明天使長,擺明了是動用某種秘術攻擊。

畢竟身為光明主神座下天使長,那實力肯定不是普通存在可以相比的;要不然,不是丟光明主神的臉。

光明教廷可以召喚光明天使長,精靈族可以召喚精靈使;那與之相平的魔法帝國,冰雪帝國,黑暗議會,肯定不會是光會嚇唬人!

他們肯定有什麼特殊的手段,讓光明教廷忌肆;又或者,有什麼特別的能力。

如此一來,凱諾能夠招惹的就很少了;最近連荒蠻平原,都變得有些詭異;他能夠招惹的,也就剩下劍神帝國了。

劍神帝國跟隨光明教廷的腳步,肯定沒有自己所謂的神;要不然的話,也不會任由光明教廷擺布。

至於獸人帝國,那就要看心情了;血狼的意思,似乎並不怎麼在意獸人帝國;但是給人家一個面子,他也不能夠得寸進尺。

而且現在聚集了光明玉,他得去把那雷電法則之力弄到手;增加了一個強大的攻擊法則之力,他的實力必然再次強大。

至於對方會不會對他起歹意,似乎他不需要考慮;以對方的實力想要滅了他,根本就沒有任何懸念;而且想要融合雷電法則,他必須親自去。 突然間凱諾一陣心悸,緊接著驚恐的看向周圍;亞索和地魔多同時面色一沉,全部停了下來。

後面的動靜依然不小,說明打的火熱;至少短時間內,絕對分不出心神對付自己。

可是此時他明明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似乎,周圍有什麼人在窺視他。

「是誰,給我出來!」

凱諾的精神力自己是清楚的,雖然還比不上聖階,但也差不到哪裡去;尤其是對於危險的感知,那更是不用說。

此時他清楚的感覺到,有一股危險的氣息環顧周圍;而能夠對他產生威脅的,似乎也就只有聖階高手了。

周圍安靜無比,沒有絲毫的動靜;但越是如此,凱諾就感覺越危險。

「雷爍納芬閣下,何必如此藏頭露尾;想要吸雷珠的話,不如過來拿啊!」

心思電轉之下,凱諾很快就想到了雷爍納芬;精靈族損失慘重,露易絲和婆羅莎沒有膽量找他麻煩;此時,也就是雷爍納芬,對方有兩個聖階,還都是高手;如此千載難逢的機會,的確是不容錯過。

至於精神力,以雷爍納芬的實力鎖定自己,也不是什麼難題;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好,很好,你是個聰明人;廢話我不想多說,交出吸雷珠和一百塊光明玉,我就放你安然離開。」

雷爍納芬和另外一個聖階的身影從樹林中走出來,盯著凱諾滿是微笑;那樣子,似乎吃定凱諾。

畢竟兩個聖階完好無損,而凱諾這邊三個重傷一個昏迷;真的打起來,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機甲護衛艦損傷不小,凱諾還需要修補一下;如果現在放出來,恐怕不會建功;對方能堵在這裡,就肯定是有一定的把握。

「吸雷珠和一百光明玉,說實話真的不多;看樣子除了你之外,還有其他人在這裡的。」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出來吧;說實話,我連著一百光明玉都不想拿出手的。」

「凱諾,你還是個以前一樣;一樣的大手腳,一樣的一毛不拔。」

沙啞的聲音從凱諾身後傳來,讓凱諾不由一愣;因為來的是他的熟人,多米爾丁,黑暗議會仲裁長。

只是此時的多米爾丁實力赫然達到了聖階,似乎剛進階不久;不過以其實力,倒不會低於普通聖階多少。

「前段時間領悟到了一絲玄奧,這才閉關進階;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讓我進階成功了;這不,我剛進階就來找你了。」

「聽說你要將機甲戰士的秘密告訴我,我真想知道的;不過,我現在更想知道那個戰艦的秘密;我想,你不介意借給我研究研究吧!」

在多米爾丁的身後,是八個黑袍人;每個人身上散發的氣息全部是九級頂峰,只差一步便可以進階聖階。

只是凱諾從他們的身上感受到一股特別的氣息,似乎並不是純粹的黑暗騎士;這讓他想起了那一百光明騎士,這幾個傢伙不會也一樣吧!

「恭喜你進階聖階了,既然你開口,憑藉你我的關係送給你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我最近真的缺少光明玉;如果你拿出一萬神級光明玉的話,我就告訴你那上面的秘密;說真的,絕對是物超所值啊!」

「太多了!」

多米爾丁淡然微笑,彷彿一切都不是問題;而凱諾則是微微搖頭,一副無能為力的樣子。

看著身後的動靜,凱諾突然露出疑惑之色,緊接著開口問道。

「那邊精靈使與光明天使長打的火熱,你們黑暗議會,為什的沒有去湊湊熱鬧;按道理來說,你們之間是不是應該有些敵對關係。」

「其實你不知道,我們和光明教廷是敵對關係;但是和自然精靈,關係也不是太好;如果她們打的兩敗俱傷,或許我會去收收好處。」

「但是我可以告訴你,他們兩個不會打出什麼好結果的;因為他們任何一方勝了,另一方都會用出必殺技;到時候,誰也占不到便宜。」

多米爾丁詭異一笑,似乎知道凱諾的想法;而此時的凱諾一陣撓頭,心裡那叫一個鬱悶;自己這運氣未免有些太差了,居然撞在了黑暗議會手中;以自己現在的情況,他們放過自己的可能性真的不大。

「說實話凱諾,我們是朋友;如果不是為了黑暗主神,我也不會為難你的;將你那戰艦交出來,我給你自由;這是我給你的保證,你可以放心的。」

「相信我,我是值得相信的。」

「相信你,我當然相信你;不過,你想空手套白狼,我也不是白狼啊!」

地魔多手持高級魔法捲軸,那叫一個有心無力;以他的智商何曾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怎麼樣的存在,高級魔法捲軸,實在不是什麼保命手段。

亞索手持風劍,眼中滿是堅定之色;此時他盯著多米爾丁,片刻之後說道:

「凱諾大人,這是我幫您最後一次;這一次無論生氣我都會離開您的。」

說完之後,亞索送上手中的風劍;不得不說,跟著凱諾太危險了;聖階一見一大群,傳說中的神級都見到了幾個。

能夠活到現在,亞索感覺自己是多麼的幸運;但是,也僅僅是幸運而已。

他有神格,但是神格不可能永遠保護他;至少在面對神級強者的時候,就是那麼的不堪一擊。

對於亞索想要離開,凱諾沒有說什麼;此時多說無益,而且亞索為凱諾付出的已經很多了。

「死!」

多米爾丁面色一沉,冰冷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一柄黑色長槍瞬間穿過地魔多的身體,連神格都被頂了出來。

一個聖階的黑暗天使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凱諾等人的身後,而且瞬間對地魔多出手;以其實力,自然是擋不住聖階黑暗天使的攻擊。

「該死!」

地魔多瞬間被殺,而且被奪了神格;凱諾臉色陰沉,毫不猶豫的祭出吸雷珠。

下一刻無數金色雷電從天而降,威力毀天滅地;這一情形,多米爾丁眾人根本就始料未及。

金色雷電的恐怖,凱諾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為了以防萬一,他特意用吸雷珠吸收了一些,以防止後面出現什麼變故。

沒想到,這些金色雷電沒用在光明天使身上,倒是用在了黑暗天使的身上;這一點,還是挺出乎凱諾的意料。

在這恐怖的金色雷電攻擊之下,那些黑暗議會的騎士驚恐不已;緊接著濃厚的黑暗之力爆發而出,下一刻八個黑暗天使出現在金色雷電之下。

凱諾的金色雷電攻擊力強大,但是數量卻是太小;結果僅僅是重傷了這些黑暗天使,就是多米爾丁和雷爍納芬都沒有殺死。

正當凱諾思考如何逃跑之時,一道恐怖的波動橫掃而來;緊接著遠處一道白光瞬間而至,頃刻間閃到眾人面前。

卻是那光明天使長發現有黑暗天使,直接發出攻擊;就這遠在數十里之外的攻擊,卻是瞬間將幾個黑暗天使斬殺。

如此情形,嚇得幾個人臉色大變;紛紛飛快後退,自然是擔心殃及池魚。

雖然光明天使長的攻擊不是針對他們,但是餘波也足夠讓他們受得;所有護罩瞬間被打碎,緊接著一陣人仰馬翻。

「我來擋住他們,你們快走!」

亞索一聲大吼,緊接著立刻沖了上去;就連身上的傷口,也不管不顧起來。

有神格恢復,只要不是像地魔多那樣,被直接抓出神格;就是再大的傷口,也就是一段時間就可以恢復。

「你小心。」

凱諾抓起虛弱的經寶,同時將地魔多收進儲物戒指;緊接著還不等他飛走,經寶便狠狠地抓住他的手。

下一刻原本虛弱的經寶身體白光閃動,連同凱諾瞬間消失在原地;就這一瞬間,已經出現在百丈之外。

隨後凱諾身影化成一道火光,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遠遁而去;不過片刻的功夫,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別管這個劍聖,我們追。」

多米爾丁惱怒不已,沒想到光明天使長會橫插一手;他倒是忘記了光明與黑暗的絕對敵對,一但發現敵對勢力,會毫不猶豫的出手滅殺。

三個聖階轉眼間便沖了上去,而亞索緊隨其後;看樣子,是想要追過去攔截。

只是他原本就受傷,再加上劍聖速度本來就不如魔法師快;這一下,自然是越來越遠。

只是此時別人沒有發現的是,就在剛才戰鬥的地方,白光閃動,凱諾和經寶的身影浮現而出;而凱諾的肩頭幻妖正在那裡嘰嘰喳喳叫個不停,一副非常得意的樣子。

就在剛才極其危險之時,卻是經寶傳音讓凱諾利用幻妖的幻術逃跑;如果在一般情況下肯定不可能瞞天過海,但是光明天使長那一擊太嚇人了。

在那一瞬間,幾乎所有人都慌了神;為了不讓凱諾跑掉,連黑暗之心都沒有收取。

而此時的凱諾卻是背著經寶,向另外一個方向衝去;那裡既不是荒涼山脈,也不是魔法帝國,而是荒蠻平原。

當然,這也是為了逃跑;而且只需要跑出一段距離,他就會停下來修養;這一次受傷實在是太重了,如果一直不回復很容易留下後遺症的。

也就是他擁有血之法則,可以不斷的恢復身體;要不然,這幅身體早就已經千瘡百孔,支離破碎了。 不得不說,凱諾的運氣還不錯;這麼一直跑下去,居然沒有遇到任何的敵人;同樣,也沒有遇到魔獸。

精靈帝國的爭鬥氣息太恐怖了,魔獸早就已經跑的遠遠的;它們心裡可是清楚,一旦被波及,絕對是必死無疑。

一連飛出千里之外,凱諾便找個山洞休息;安放好經寶之後,凱諾立刻將地魔多的屍體放出來。

將地魔多的屍體帶走,凱諾並沒有虐屍的意思;只不過,是想將地魔多煉成巫妖,如果能夠成功的話,那將其收為亡靈寵,每天給自己研究豈不是最好!

見識了神級的力量之後,凱諾感覺自己的機甲護衛艦已經不能夠橫行無忌;現如今光明教廷可以弄出兩個神級高手,保不住哪一天也能弄出兩個追殺自己。

蘭雅阿仙奴或許會看在情面上放過自己,但是光明教皇卻不會;尤其是之後的自己,得寸進尺是絕對少不了的。

將選擇權留給別人,那不是凱諾的性格;所以他需要掌控一切,他要以最快的速度弄出核彈;最起碼,要能夠保命。

凱諾要求不高,有那麼幾顆保命就可以了;如果能夠弄出更大點的動靜,那自然是再好不過。

地魔多的靈魂被凱諾收在水晶球中,只是此時看著其屍體,凱諾不由一陣猶豫;此時的他,似乎除了燃靈之火,根本就不會其他的手段。

用燃靈之火去融合地魔多的魂魄,結果根本就沒有懸念;毫無疑問,地魔多的魂魄絕對的魂飛魄散。

只是除此之外,凱諾還有什麼辦法;難不成通過時間,讓其自主成為巫妖;這樣的可能性不是沒有,但是其可能性幾乎是無限接近於零。

一時間,凱諾鬱悶不已;雖然說水晶球也可以保存地魔多的魂魄,但是不能夠保存太久;要不然,很有可能會直接變成怨靈;到了那個時候,其身體,也就沒有用處了。

此時凱諾才意識到,自己對於燃靈之火的控制,還沒有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甚至於,根本就沒有弄明白這燃靈之火其怎麼回事。

「你想把他煉成巫妖!」

虛弱的聲音從旁邊傳來,卻是面色慘白的經寶;以她對凱諾的了解,還是能夠知道凱諾的想法的。

這一次接連的變故,讓凱諾這邊實力急劇降低;聖階高手走的走死的死,連神格都只剩下了兩枚;圖道扎的實力倒是快要達到聖階,但是凱諾不敢回去找他。

這要是被人再次堵住,那可是絕對的危險;說自己還能僥倖活著,連他都不相信。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