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尋下意識的打了一個寒顫,除了那些幽冥使者之外,其它的人都向後退了一步。

那些幽冥使者沖著蕭尋深鞠一躬,然後便離開了半空中,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去了。

蕭尋知道,這些人在沒有幽冥領主允許的時候是不會說話的,也不會隨意的跟人接觸,他們就像機器人一樣,不用吃東西,也不用去交流,只要你有什麼事情跟他們說就可以了。但是有一個前提,如果你真的想要把他們調出城主府,那就必須要有幽冥領主的命令。

看著那些幽冥使者都離開了,祝家老祖長出了一口氣:「厲害,厲害啊。這幽冥領主前輩本身就很厲害,沒有想到,他的這些使者也十分厲害啊。」

「那是當然,他們最弱的都是神王初期,我們都下去吧,這東冥人越來越猖狂了,看來是應該給他們一點教訓了。」蕭尋冷哼了一聲,然後說道。

東冥一族的營地之中,佐木團長驚訝的站了起來。

「什麼?你竟然說斷刃死了?而且他的靈魂沒有回到祖壇?」佐木不可思議的張大嘴巴,他兩隻眼睛之中充滿了不可思議。

「是的,佐木團長,斷刃已經隕落了,他的命牌就在剛才碎裂了,而且他的靈魂沒有回到祖壇,我們隊長的意思是讓您去幫忙讓斷刃的靈魂回來,他是我們東冥一族最強悍的武士之一,他的靈魂可以再鑄就一個強大的東冥武士。」一個同樣是武士打扮的東冥人對佐木一鞠躬然後說道。

佐木是一個身穿紅袍的中年男人,他的身材也很消瘦,而且在他的臉上,畫著很多古怪的圖騰,他的脖子上掛著用骷髏煉製的項鏈,頭頂上帶著古怪的頭飾。在他的左手中,拿著一把骨杖,如果你離他很近,還會覺得他的身上有著一股十分陰森的感覺。

「好吧,我過去看看。如果祖壇都不能夠把斷刃武士的靈魂召回來,估計他的靈魂不是被破滅了,就是被囚禁了。如果是被囚禁了,我還是有一些辦法的。」佐木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就在佐木離開了自己的帳篷,去東冥一族在營地的祖壇的時候。蕭尋等人正坐在城主府的議事大廳之中。

「這件事兒你們怎麼看。」蕭尋看向四周的幾個管事,然後問道。

如今這赫爾瑞城的管理一直都由徐海斌還有雪焉把持,所以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看向了徐海斌,畢竟,雪焉是蕭尋的妻子,地位有一些超然。

「好,既然大家都看我,那我就先說兩句,我們要打,而且要狠狠的打,把這件事兒說出去,我們先佔了口舌,出師有名,而且我們還要把是東冥人襲擊了傭兵的事情說出去。東冥人本來就在各大種族中名譽不好,我們拿出斷刃的屍體去,便可以讓那些東冥人百口莫辯了。」徐海斌微微一笑,然後說道。

「好,這件事兒由你去辦,然後我調集兵馬等待傭兵們的動向。如果他們要對東冥人動手的話,我們再先把東冥人全部弄死,讓他們領我們這一個人情。」蕭尋微微一笑,然後說道。

「是,城主大人,這件事兒我馬上去辦。」徐海斌點了點頭,然後便離開了。

看著徐海斌離開,蕭尋看向了四周的那些人,然後說道:「調集所有天神級別的強者,除了那些守護自己老巢還有有要事在身的人,其它的人都要跟我一起去對付東冥人,這一次,他們東冥一族的人實在欺人太甚了。」

「是,蕭尋城主。」

其實蕭尋還不知道,這赫爾瑞城的人在炎九他們的宣傳下,對東冥人有一種下意識的痛恨。在幾百年前,也就是炎九他們沒有來之前,東冥人曾經來到過赫爾瑞城,那一戰不僅殺死了赫爾瑞城的城主,還殺死了很多無辜的人,那些人的後代都是赫爾瑞城很正土生土長的人,他們無時無刻不憎恨著東冥一族的人,這也是為什麼,東冥一族的人很少有人會進入赫爾瑞城的原因。

徐海斌在赫爾瑞城之中的地位很高,所以當他把斷刃的屍體拿出來,然後再宣布這個人是去攻擊城主府的城主蕭尋大人的時候。整個赫爾瑞城的那些人都憤怒了起來。等徐海斌宣布說,最近外面的傭兵總是遇害,這些事情也是他們東冥人做的時候,那些傭兵直接大罵了起來。

蕭尋已經把人馬都調齊並成功的把東冥一族東冥傭兵團的駐地包圍了起來。此時的東冥傭兵團也已經亂成了一團。因為他們的團長佐木發現斷刃的靈魂被一種特殊的能量囚禁了起來。可是他在召回斷刃靈魂的時候,竟然被那股力量所傷。他知道,他遇到對手了,對方應該像他一樣,也是專精於靈魂的人。

可是忽然之間,這蕭尋的人把他們的駐地包圍還是讓他們措手不及,雖然說,這界內相對於他們東冥一族來說很大,但是他們東冥一族的靠山上古巨人一族的領地絲毫不比界內差多少。他們一點都不會恐懼界內的人。

「請問,那位是蕭尋城主,我們之間可能會有一些誤會,您這樣來到我們的駐地是十分不友好的行為,如果你真的傷害到了我們的人,不僅僅東冥一族的人不會放過你們,就連上古巨人一族的強者們也不會放過你們。」佐木冷哼了一聲,然後說道。

「對,打狗總要看主人嘛,我說蕭尋,你要是真的把他們都弄死了,沒準那些該死的上古巨人又會跑過來對付你,不過好像直到現在,對付你的上古巨人都死了,而你還活的好好的。」銀魂微微一笑,然後對蕭尋說道。

聽到了銀魂的話,佐木的臉色忽然暗了下來,他知道,今天這事兒不能夠善了了,蕭尋這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就連神王級別的強者就調來了兩個,而他們的隊伍之中這一次並沒有神王,畢竟,神王對於他們東冥傭兵團來說,已經被稱為太上長老和供奉的存在了。

「蕭尋城主我希望你能夠考慮清楚,我們這一次是有任務在身的,我們之所以來到赫爾瑞城的附近,是因為在和界內的一個傭兵團做了一個交易,而這個交易和白羽一族的人有著很大的關係,如果你們傷害了我們,讓白羽一族沒有辦法得到他們需要的這件東西的話,那我想白羽一族的人都會很不高興的。」佐木冷哼了一聲,然後說道。

「你是在威脅我嗎?你先搬出了上古巨人一族,現在又搬出了白羽一族,是想要讓我和他們做對嗎?如果白羽一族的人和上古巨人一族的人覺得我蕭尋很好對付,那就讓他們來吧。」蕭尋冷哼了一聲然後說道。 ?(女生文學)「對,我們赫爾瑞城的人從來就沒有怕過誰,如果他們要來,那就在我們的屍體之上踏過去。」蕭尋的話音剛落,徐海斌便在蕭尋的身後飛了過來。而在他的身後還跟著很多赫爾瑞城的人。

聽到了徐海斌的話,他身後的那些傭兵激動了起來,他們知道,他們的仇人就在蕭尋他們包圍之中,那些人殺死了他們的朋友,他們的家人。。。。。。

「殺死他們,殺死東冥族的那些矮子,讓那些矮子滾回去給他們上古巨人族的主人們當狗去吧。」各種惡毒的聲音在徐海斌的身後響了起來,而蕭尋則雙眼微眯,沒有繼續說什麼話。

伴隨著四周那些傭兵們的聲音越來越大,而佐木等東冥人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蕭尋才忽然瞪大了眼睛,他的眼睛是看向了東冥營地之中一個十分特殊的帳篷,那個帳篷之中在蕭尋來的時候便發現了一股十分危險的氣息,這也是蕭尋沒有動手的原因。

似乎也正是因為哪兒有一個強者坐鎮,所以佐木他們對蕭尋他們並不恐懼,他們之所以臉色大變的原因是蕭尋營造出來的這個場面,那些蕭尋身後的傭兵們給他們的震撼力比較大,傭兵是神界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既然蕭尋能夠讓那些傭兵都跟他站在一起,那就是說,東冥一族的人之前做的那些事情蕭尋都已經知道了。而且蕭尋已經把這些事情告訴了那些傭兵,以後他們東冥一族的人,恐怕再難跟除了他們聯盟的傭兵之外其它的傭兵打交道了。

「蕭尋城主似乎一直都在等待我出現,是嗎?」一個女人的聲音響了起來,在那個帳篷之中,竟然走出了一個女人,這個女人長得十分漂亮,而在他的身後,還有著兩個白皙而張開的翅膀。

看著這個女人的模樣,蕭尋點了點頭,然後說道:「赫爾瑞城城主蕭尋,不知道姑娘是。」

「白羽一族,白欣見過城主大人。我想城主大人是想讓我表態吧。」白欣微微一笑人,然後說道。

「當然,白羽一族和我們界內的關係還沒有那麼不好,如果白欣小姐願意離開的話,我蕭尋可以做主,一定保護白欣小姐安全的離開赫爾瑞城的管轄範圍之內。」蕭尋不卑不亢的說道。

聽到了蕭尋的話,白欣呵呵的笑了起來:「蕭尋城主打的好主意啊。其實如果蕭尋城主能夠把白欣送回白羽一族的話,或許我還會同意,只是這一次我們得到的這件東西十分的珍貴,價值很高,所以我們白羽一族不能夠放過東冥傭兵團。如果蕭尋城主覺得可以,就開一個價吧。」

「哼,你認為人命值多少錢,你認為名譽值多少錢,這麼多天,我們赫爾瑞城中死去了很多傭兵,那些傭兵的死都跟東冥傭兵團有關係,這些傭兵都死在了我們赫爾瑞城,他們的妻兒老小都要生活,他的團隊失去自己的好兄弟都要精神補助,我們赫爾瑞城死去傭兵對我們赫爾瑞城的名譽造成了損失,所以白欣小姐,您覺得賠償多少才好呢。」蕭尋不卑不亢的說道。

白欣先是一愣,然後冷哼了一聲,她沒有想到,自己一個白羽族的人竟然還不能夠震懾住蕭尋這麼一個小小赫爾瑞城的城主。要知道,在界外很多小城市的城主見到她都會卑躬屈膝的模樣,就算在界內,那些小城主也好不到哪兒去,畢竟,他可是一個神王初期的強者。

而此時,蕭尋竟然根本就沒有拿她當一盤菜。

白欣冷哼了一聲,一把長劍出現在了她的手中,一股濃郁的光明氣息在她的身上閃耀了起來:「蕭尋城主,這可是你自己找的。」

「是他自己找的又怎麼樣。」一個清冷的聲音響了起來。聽到了這個聲音,蕭尋和雪焉都是一愣,他們對這個聲音再熟悉不過了,這個聲音正是界內第一神帝靈月神帝的聲音。

蕭尋要重新建立原點城的事情幽冥領主已經告訴了靈月神帝,並告訴靈月神帝,讓她親自過來坐鎮。這件事兒靈月神帝知道了以後立刻決定親自過來,畢竟,這不僅僅涉及到當初正宗上古巨人一族的尊嚴,還涉及到很多利益關係,畢竟,上古巨人的祖居之地不能夠讓一個人族成為主人。這也是靈月神帝和幽冥領主都贊同的事實。

所以,在這新的原點城中,蕭尋把靈月神帝放到了一個至高無上的地位,但是卻沒有什麼實際的權利。這也是靈月神帝和幽冥領主的意思,畢竟,他們要的是當年上古巨人的尊嚴,並不是要在這兒抓住實權。

這一次靈月神帝把所有的事情都準備好了,並帶著所有她的手下還有珍貴的靈材料藥草一類的東西來到了赫爾瑞城,可是她剛剛到赫爾瑞城的時候,便發現,這赫爾瑞城冷冷清清的。在一個守城的護衛那裡得知,原來這東冥一族的人要刺殺蕭尋,而且還殺死了很多赫爾瑞城之中的傭兵,所以蕭尋他們去對付那些東冥一族的族人了。

靈月神帝知道了這件事兒之後,便帶著她的兩個徒弟親自跑到了前線來,他的那些手下們,都停留在了蕭尋的城主府前邊,保護起了城主府。

「老師。」

「靈月神帝前輩。」蕭尋和雪焉同時飛了過去,向靈月神帝一鞠躬,然後說道。

「好了,都免禮吧,今兒這事兒我剛好趕上了,請問那位白羽一族的姑娘,白瑞先生還好吧。」靈月微微一笑,然後說道。

「太上長老當年身受重傷,回到族中之後便去世了。」白欣的眼神暗淡了下去,他們白羽一族雖然十分的強大,但是神尊級別的強者也不過只有那麼幾個罷了。這白瑞就是其中之中。

「哦,白瑞先生去世了,還真是可惜啊。當年我們一戰,我以一招勝出,打傷了他,沒有想到他就這麼死了,你們白羽一族不是被稱為最強悍的治療強者嗎?你們不是天道派下來的鳥人嗎?你們竟然還會死啊。」靈月神帝露出了一副十分吃驚的模樣。

聽到了靈月神帝的這些話,蕭尋咽了咽口水,四周的那些傭兵們也都咽了咽口水。

這靈月神帝的第一句話他們還覺得,這靈月神帝是一個淑女,可是這第二句話便變了味道,而且簡直就是一個叼嘴婦嘛。

「這位女士,你要為了你說的這句話付出代價。」白欣兒的身體都顫抖了起來,她沒有想到,像靈月神帝這樣一個相貌美麗的女人,竟然會說出如此惡毒的話語,雖然這話明面上看上去很正常,但是暗中的嘲諷讓人髮指。

「哈哈,付出代價,在整個神界,能夠讓我付出代價的還沒有幾個人,就算你們白羽一族的那些老祖兒都到這兒來,我也不怕。」說道這裡,靈月神帝的手忽然揮了出去。

那是一個巨大的暗黃色手掌,這手掌直接拍向了白欣兒。

白欣兒的身體顫抖了一下,她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如此強悍,看來她或許還真的和當年他們白羽一族的白瑞太上長老隕落有關係。難道她是。

白欣兒閉上了眼睛,她知道,如果真的遇到了那個女人,那她一定死定了。在她來到界內做這一單生意的時候,她的祖爺爺就告訴過她。他們白羽一族在界內雖然什麼強者都可以惹到,就算遇到天尊強者也不怕,但是絕對不能夠惹到一個女人,她叫做靈月神帝。

這靈月神帝和他們白羽一族有著解不開的仇疙瘩。

雖然白欣兒不知道靈月神帝這個人什麼模樣,也不知道她和白羽一族究竟有什麼仇恨,但是她可以肯定,面前的這個女人一定就是靈月神帝。

砰。

一聲巨響在半空之中響起起來。白欣兒依舊還站在半空之中,而在他面前竟然有一個護罩被直接打成了碎片。

而在護罩破碎的那一刻,一個巨大的身影出現在了她的身後。那是一個有著白色翅膀的老人,老人看了白欣兒一眼,眼睛中露出了慈愛之色,然後又看向了靈月神帝。

「靈月神帝,好久不見,老夫白彬,在這裡有禮了。」白彬的虛影微微躬身,然後說道。

靈月神帝冷哼了一聲,然後說道:「白彬老頭,這事兒你說吧,該怎麼解決。你們白羽一族可是有誓言在先,只要白羽一族的人,都要躲著我走。如果被我遇到了,我可以驅逐他,如果惹到我,我可以直接殺死他。」

聽到了靈月神帝話,四周的那些傭兵們都是深吸了一口冷氣。要知道,這白羽一族在整個神界也是頂尖的種族之一,在白羽一族之中,神尊級別的強者就有十幾位,能夠這麼跟白羽一族的族人說話的人並不多,而這靈月神帝雖然出名,但是她不過是一個神帝罷了,她又有什麼能力和什麼依仗這麼對白羽一族的強者這麼說話呢?

白欣兒愣住了,她沒有想到,這白羽一族竟然還有過這樣的承諾。

而白彬的臉色也是一暗,然後長嘆了一口氣說道:「靈月神帝,這麼多年過去了,那些事兒你還沒有忘記么?」 「忘記,你認為我會忘記嗎?白彬,雖然你在白羽一族也算的上一個人物,但是還沒有資格跟我說話,你的這個小輩我留下了。她冒犯我在先,我已經給夠你們白羽一族面子了。」靈月神帝忽然冷哼了一聲說道。

聽到了靈月神帝的話,白欣兒的身體就是一顫,而白彬則無奈的搖了搖頭:「靈月神帝大人,白欣兒是大長老的嫡系孫女。之所以是我保護她的原因是因為我是她的教父。請您看在大長老的面子上。。。。。。」

白彬的虛影還沒有說完便忽然消失在了眾人的面前,誰都知道,這一定是靈月神帝動的手腳,而靈月神帝則看向了白欣兒問道:「你是白紫陽的嫡系孫女?」

「是的,靈月前輩,先前晚輩多有冒犯,請前輩高抬貴手,放過欣兒。」白欣兒微微鞠躬然後說道。

「你是那一脈的人,你的老祖是誰?」靈月神帝問道。

「是白紫陽老祖。」白欣兒說道。

「我沒問白紫陽,我問的是他的兒子,你是他那一個兒子的後人。」靈月神帝冷哼了一聲,然後說道。

^H小說「老祖只有一個兒子,其它的兒子都是他抱養的,整個白羽一族的人都知道,他們都算不上是老祖的直系族人。」白欣兒直起了腰板說道。

「嗯。這件東西送給你,你把它給白紫陽送去,告訴白紫陽,讓他跟上古巨人族還有東冥一族離的遠一點,要不然別怪我靈月不顧及當年的情誼。」靈月神帝冷哼了一聲,她雙手一揮,兩個巨大的手掌直接排在了地面上那些東冥一族族人的身上。

東冥一族的營地竟然瞬間的變得粉碎,成為了一片狼藉。

白欣兒沒有想到,這靈月神帝竟然還會送給她一件防禦型的神器。她看向靈月神帝的目光變得怪異了起來。她發現,靈月神帝看向她的目光很異樣,也很複雜。

過了好久,靈月神帝才嘆了一口氣:「白凌他還好嗎?」

「老祖兒很好,只是他並不掌權一直都在修鍊,想要突破到神尊境界。」白欣兒連忙躬身說道。

「哦。」靈月哦了一聲,好像還要說什麼,而這個時候,蕭尋空間戒子之中的如意出聲了:「白欣姑娘,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就請到城主府一續吧,我們靈月神帝有很多話要問你。」

聽到了如意的聲音,白欣兒和靈月神帝都看向了蕭尋,只是白欣兒卻覺得這話是蕭尋說的,靈月神帝卻知道,這話一定是如意說的。

當年靈月神帝闖『盪』神界的時候,那也是一方的豪傑俠女。尤其是她的父親在整個神界都是首屈一指的高人,雖然沒有人知道她的身份,但是看到她身上那些原點神尊打造的神器,也沒有人敢過去招惹她。

而這件事兒也很容易被各大種族重視了起來。其中很多種族都灑下了海網,想要把靈月神帝弄到手。

這所謂的弄到手並不是綁架,因為還沒有人敢承受那個時候強悍的上古巨人族的怒火。畢竟,那個時候的上古巨人一族不是現在的上古巨人一族。

而白羽一族便派出了當時族中最有前途的長老,白紫陽。

白紫陽不僅人長得帥,有才華,更重要的是,他的修為和人品都很好,白羽一族相信,白紫陽遇到靈月以後一定會獲得靈月的芳心。

果然如白羽一族的人所料,這白紫陽不僅僅獲得了靈月的芳心,也得到了原點神尊的認可,可是這一切僅僅過去了十年的時間。

十年後,白紫陽和靈月有了一個兒子,叫做白凌。而這個時候,原點神尊的上古巨人一族出了內『亂』,整個上古巨人族的人族人幾乎在一瞬間損傷殆盡,這戰鬥中竟然也有白羽一族的影子。甚至靈月發現,這白羽一族實力強悍的那些供奉長老竟然只有那麼幾個人回來,而且都是身受重傷。

靈月神帝帶著自己的兒子趕回了上古巨人族,卻只遇到了幽冥領主和父親原點神尊。

原點神尊告訴她,因為他們上古巨人族太強悍了,所以很多種族都聯盟在了一起,他們想要得到天道的力量,他還告訴靈月神帝,一輩子都不要為他報仇。

就這樣,靈月神帝定居在了界內。而白紫陽在兩年後找到了靈月神帝,想要把靈月神帝接回去。靈月神帝說自己和白羽一族有著深仇大恨,最好讓那些白羽一族的人遠離她,要不然她一定會殺死那些白羽一族的族人。

白紫陽沒有辦法,只好帶走了自己的兒子。畢竟,白凌也是白羽一族的人。他在白羽一族修鍊要比跟在靈月神帝身邊更好。

白紫陽回到白羽一族果然下了命令,所有人見到靈月神帝都必須要向看見他一樣謙恭,也要對靈月神帝保持恭敬。如果誰冒犯了靈月神帝,靈月神帝完全可以直接殺死他。

看著面前不遠處的白欣兒,靈月神帝嘆了一口氣:「白欣兒,你們家這一輩一共有幾個孩子?」

「只有哥哥和我。我們老祖有祖訓,只修鍊提高實力,不參加族中的政治,所以我們這一支一直都在族中的地位超然。靈月前輩,您真的認識我們家老祖嗎?」白欣兒不可思議的看向了靈月神帝問道。

靈月神帝長嘆了一口氣,然後又拿出了一個瓶子說道:「這個瓶子給你們老祖白凌兒,就說是我給他的。」

「小靈月,你那個東西拿不出手。送東西也要送個好一點的才是。蕭尋小子啊,該你表現的時候了,你煉製一顆你那個天神丹送給白凌兒小子吧。就煉製雷源丹好了。」如意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看到靈月神帝投過來的眼神,蕭尋點了點頭,然後走出了那個小客廳。來到客廳外面,蕭尋散開自己的靈魂之力,然後問道:「如意前輩,這白羽一族和靈月神帝前輩還有關係?」

「那當然,你也看出來了吧。其實那白羽一族的大長老是小靈月的男人,他們還有一個兒子,也就是小白凌,這個小丫頭應該是她的後背,要不然你認為小靈月能夠放過她。她對白羽一族和那些奴族的恨要比幽冥那個傢伙還深,只是你們都看不出來罷了。」如意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大長老,您覺得這件事兒怎麼辦。」白彬來到白紫陽的房間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白紫陽,然後說道。

白紫陽在白羽一族中的地位超然,白羽一族的十位神尊級別的強者有三位是他的乾兒子,另外一位是他的親孫子。也就是靈月神帝的親孫子,白凌的親兒子。所以說,白羽一族中的人都對這位大長老唯命是從。

當然,那只是以前,這麼多年來,白羽一族也分成了很多的派系,大長老這一派系,主脈一直都不爭權,都是認真修鍊,而支脈中的人卻在白羽一族中掌握重權。

當然,這也是白紫陽的一種手段,如果不是這樣,白羽一族中的那些人早就翻了,沒有辦法,白紫陽太強大,他的實力讓白羽一族的人恐懼,如果他在抓住權利,那就不給任何人發展了。

也正是因為這樣,白紫陽才不去抓權勢,只是不停的修鍊,提高,幫助自己的子孫修鍊。

白凌也是白紫陽唯一的痛,當年在族中鬥爭的時候,白凌受過重傷,如果不是因為靈月神帝給白凌留下很多保命的東西,白凌就隕落在那裡,那個時候,也讓白凌留下了很多的隱患,如果不是後來靈月神帝趕到,利用秘法救活了白凌兒,白紫陽幾乎要把那些對手全部殺光了。

可是後來他沒有,因為他也要保住白羽一族。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和靈月神帝鬧的這麼僵的原因。當然,靈月神帝和白凌兒到了現在都沒有突破到神尊境界也和這個有一定的關係。

「唉,這麼多年過去了,她的火氣還是那麼大,還是那麼衝動,希望小欣會沒事兒吧,這件事兒不要告訴凌兒。」白紫陽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是,大長老。大長老,二長老他們那邊又有一些動向,他們和現在上古巨人族的族長那還有暗夜一族等種族的聯繫又密切了很多。」白彬繼續說道。

「嗯?」白紫陽的眉頭微微皺起,然後說道:「這件事兒你記得下一次開長老會的時候提一下,我會給他們提一個醒的,如果他們要是還說一套做一套昂我們是空氣的話,我會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的。」

聽到了白紫陽的話,白彬沒有繼續說什麼,而是直接退了出去。而白紫陽則長嘆了一口氣,他複雜的看向了赫爾瑞城的方向。

「靈月,你還是回來了,你還是回到赫爾瑞城那裡了。你知道,你這樣做會讓界外的人變得恐懼嗎?」白紫陽長嘆了一口氣說道。

「大哥,我覺得,你應該快速把權利抓起來才成,要不然,嫂子估計就要被人欺負了。」一個女孩般咯咯的笑聲響了起來,一個個子不算太大的女人在外面走了進來,她身穿紅袍,後背上『露』出了一對血紅『色』的翅膀,看上去讓人格外的恐懼。看到了這個女人,白紫陽搖了搖頭:「哪兒有那麼容易啊。」 ?(女生文學)「怕什麼,有我支持你,我就不相信,二堂哥他們敢怎麼樣。」血翅女人冷哼了一聲說道。

蕭尋煉製了五顆丹藥放到了玉瓶之中,雖然說這也有援敵的嫌疑,但是蕭尋知道,這種投資絕對是值得的,有靈月神帝和白羽一族的這種關係,估計白羽一族想要對付蕭尋也沒有那麼容易,畢竟,他們也要過他們大長老那一關的,只要自己不主動去招惹白羽一族,讓白羽一族對自己沒有理由的話,那自己和白羽一族中的戰鬥應該永遠上不了檯面。

只要是上不了檯面的,蕭尋都不害怕,畢竟,陰人的事情他和幽冥領主都是十分擅長的。

「靈月前輩,這是丹藥。」蕭尋拿著一個小玉瓶遞給了靈月神帝說道。

靈月神帝點了點頭,顯然,她剛才問了很多白欣兒事情。白欣兒發現蕭尋看向她的眼神也都柔和了下來,她也不知道這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麼多年來,家裡的人告訴她,她是一個白羽族的人,要保持自己的高傲,在整個神界中,還沒有人敢對付他們白羽族的族人。可是這一次,她真的吃了大虧。

不過好像這赫爾瑞城的城主去了一下外面之後,回來對她的態度就好了很多。難道這個靈月神帝真的和自己的祖爺爺有什麼關係。

白欣兒忽然瞪大眼睛看向了靈月神帝,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問道:「靈月神帝前輩,您能夠告訴我,您和我們家老祖究竟有什麼關係嗎?」

靈月神帝的身體顫抖了一下,過了好久,她才長出了一口氣,然後微微一笑:「你去問他們吧,如果有機會,你可以來我這裡玩,也可以帶你的家人過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