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二發現,只要打著老大旗號,在這群美女們面前是無往而不利。

黒亦辰正對小安悄聲叮囑道:「小安,雖然你得到了家族傳承,但不要輕易去揭開戒指。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們再尋找一處地窟,為你傳承護法。」

小安懂事地點點頭,道:「好。我現在修為還不夠,等到了玄仙,過了天生玄氣這道最難過的玄仙坎,再去接受傳承。」

小安的成熟令一旁的火智宸都心驚不已。這孩子到底經歷過什麼,怎麼思維和大人都有得一拼!

花兒坐在黒亦辰肩膀上,見小安神色略有點不安,忙伸過手給小安抓住,才安慰道:「花兒會一直跟著哥哥,還有小安,還有大哥哥。」

火智宸滿意地笑了。

黒亦辰也笑了,用手摸摸她的一頭秀髮,心裡暖暖地。

小安大為感動,臉上的陰霾頓時消散,一臉陽光代替了陰鬱的神情。

小安堅定地點點頭,道:「小安會一直保護花兒和哥哥、大哥哥。」

花兒笑得很燦爛,剛要衝著黒亦辰和小安撒嬌,突然眼睛驚訝地瞪得老大。

小安從花兒急促的喘氣中發現了異樣,喊道:「花兒你怎麼了?」

花兒嬌嫩的聲音道:「人!兩個人,受傷的人。」

黑亦辰也立即發現了不對,他神識瞬間擴展開,眼睛順著花兒的眼睛方向望去,頓時眯了眯眼。

玉羽指著前方道:「師兄,你看!那是海市蜃樓嗎?還是那邊真的有人?」

玉羽的話剛落,她身邊的後生燕若飛身體如燕子般射了出去。

火智宸道:「好像是兩個人。應該不是剛才那些人,他們的方向是朝這邊走來的。」

黑亦辰生怕燕若飛有閃失,立即把花兒交給小安,說了聲「大家注意戒備」,就緊跟著飛了過去。

沙漠上的高溫烘烤,氣流極度扭曲,前面的景物顯得變幻莫測,隱隱綽綽,視線一點都不清晰。

但空氣中傳出一種晦澀的氣息,與黑亦辰身上的氣息相互交映,黑亦辰很容易就定位到對方的位置。

可令黑亦辰奇怪的是,那個一向少言寡語的燕若飛也能毫無偏差地朝那麼位置躍去。

黑亦辰飛快地靠近,但內心卻有一種無法言語的熟悉感襲來,他腳步緩慢了下來,也沒有注意燕若飛已經超越他飛身而去。

前面是有兩個人,一個背對著他們,一個好像受傷,癱倒在不斷流失的流沙上面。

對方發現有人來,那位一身黑衣之人站了起來,戒備地看著迅速靠近的兩人。

燕若飛開口問道:「你們是誰?怎麼會在這裡?」

燕若飛的聲音很好聽,洪亮有力。這是黒亦辰第一次聽燕若飛說那麼多話的。一直來他都沉默寡言,曾一度大家還以為他是啞巴,後來相處久了,燕若飛會說一些「謝謝」之類的短語,眾人才明白他其實不愛說話而已。

那人表情僵硬,沒有回答,而是越過燕若飛,把眼光停留在他身後的黒亦辰身上。

此刻的黒亦辰有點意外,他驚訝地迎著此人的目光。

黑亦辰不確定地大喊一聲,「九叔?!」

對方一愣,一聽是黑亦辰的聲音也激動地大喊道:「是我。少爺,真的是你嗎?」

黑亦辰激動得跳了起來,他衝到九叔的面前看了看,興奮得一下子抱住了他。

黑亦辰不知道九叔真名叫什麼。只知道從他一出生開始,九叔就是師傅黑雲主的家僕。從黑亦辰記事開始,就知道九叔對黑雲主和他身邊的人,都非常忠誠和尊敬。

黑亦辰最近一次見到九叔,竟然是在嬈王封地。在黒亦辰有難之時,是九叔嚇住了刀疤臉,出手救了黑亦辰。不過,從那之後,他一直沒有再見到九叔了。

九叔開心的瞬間,立即擔憂地問道:「少爺,你怎麼會在這裡?這惡魔沙漠很危險的。」

一句話也說不清楚,黑亦辰乾脆反問道:「九叔,我沒事。你怎麼又會在這裡?那人,又是誰?」

九叔突然想起什麼,連忙丟下黑亦辰走向那躺在地上不死不活的一個人,道:「少爺,來,你快來看看他是誰?」

那人渾身污垢,就像街邊的乞丐一樣邋遢,粘卷的長發凌亂地遮蓋著一臉污物的臉頰,根本看不清其面容。

見九叔如此鄭重的神色,黑亦辰內心「咯噔」一下,他仔細地辨認著,可是,那種似曾相識之感還是非常強烈。

黒亦辰盯著那人看不清的臉龐,感受著此人如此熟悉的情緒,突然,他渾身一顫,雙腳一軟,一個踉蹌幾乎跪了下去。

黒亦辰不確定地看著九叔,虛弱地問道:「九叔,他,是小羽么?」

九叔看著他,鄭重地點點頭。

黒亦辰頓時如遭雷打,懵了。他定定地看著那張熟悉又完全陌生的臉,淚水就像斷了線的雨滴,一滴又一滴往下掉落。

燕若飛從來沒有見過黒亦辰這樣失控,他獃獃地站著,突然想起什麼,撇了一眼後面走來的玉羽,臉上有點掙扎。

他曾經聽玉羽說過她的哥哥們,其中有一個,就是黒亦辰嘴裡的「小羽」,那時候,玉羽喊他為「小羽哥哥」。

這個「小羽哥哥」難道就是玉羽嘴裡所說的,失蹤了整整十年的同胞哥哥?

燕若飛死死盯著小羽那張烏七八糟的臉,怎麼也無法從這種臉上,尋找到玉羽那美麗的影子。

黒亦辰滿腦子亂糟糟地,小羽近在咫尺,就在自己面前,自己卻有點不相信。

雖然時隔那麼多年,但黒亦辰認出了他,認出了他就是小羽。

黒亦辰面前這人,就是黑亦辰和火智宸朝思暮想、念念不忘的失蹤了多年的兒時玩伴——小羽!

小羽,全名叫陸金羽,與陸玉羽(玉羽聖者)是一對雙胞胎,陸金羽是哥哥,陸玉羽是妹妹。但神族之人都習慣把陸金羽喊做小羽,把陸玉羽喊做玉羽聖者。

金羽這對雙胞胎,命運多舛,出生后,他們就被遺棄在樹林里。

神族之人偶然發現了他們,把他們抱回神族撫養成人。

因為都是沒有爹娘的孩子,生長在黑雲主家的黑亦辰與他們就特別親近,加上比較常接觸的火智宸,四個人,幾乎是從小一起長大一起玩耍的手足兄弟姐妹。

四人一起長大,幾乎是相依為命,感情當然是最好的。再加上陸金羽兄妹後來被火智宸的師傅收為徒弟,四人的關係就更加緊密和親近了。

私下裡,陸金羽從來不喊火智宸為師兄,而是喊他為火大哥,喊同齡的黒亦辰叫二哥,而黑亦辰和火智宸都喊陸金羽叫做「小羽」。

可是,突然有一天,陸金羽失蹤了!

陸金羽就像空氣一樣,從所有人的視線中完全消失了,好像從來不曾在這世間出現一般。

陸金羽失蹤這十年中,黑亦辰和火智宸幾乎只有有機會,就到處發布尋人的信息。

他苦心建立的幽影閣,也在常年探聽陸金羽的消息,卻一無所獲。 (五月的每天超五千字連續爆發!繼續求親們把鮮花、掌聲、收藏、票票和打賞都砸過來吧!感恩親們一直以來的支持和鼓勵,瀧兒在此拜謝!第二更奉上!)

火智宸擁有神族的神石盤,這神石盤可以與大法師的神魔力連接,可以「看」到許多想看到的人物現狀。之前黑雲主預測到金珠張龍骨之後,就吩咐火智宸通過神石盤,日月關注著金珠。

這一次,令所有人都奇怪的是,自從陸金羽失蹤后,神石盤上也找不到他的蹤跡。

曾一度,他們都以為陸金羽已經……

眾里尋他千百度,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黒亦辰怎麼也沒有想到日夜思念的三弟陸金羽,在這裡出現,以這種方式與他見面。

真是天意弄人!

「小羽!」

黑亦辰又驚又喜,更多的是壓抑著情感的瘋狂,他迅速蹲了下來,小心撩開小羽的亂髮。

陸金羽見生人靠近,不斷地往後縮著,似乎並不願意與人接觸。

陸金羽眼睛無神地盯著黒亦辰的臉。

黒亦辰從小羽眼中讀到了令他顫抖的信息:小羽似乎出了什麼問題,神智有些恍惚,意識模糊不清,根本不認識人。

黒亦辰溫和地強調道:「小羽,是我。我是亦辰,是你二哥,還記得嗎?」

陸金羽一雙白濁的眼神無神地看著黑亦辰,努力回憶著什麼,一臉的迷茫,彷彿和他並不相熟。不過,剛才那種抗拒力量似乎消失了,更多的是困惑和不解。

黑亦辰心中不由得一陣抽痛。

不過,陸金羽的表現也令黒亦辰有一絲安慰,至少從這神情看來,他並不是白痴,而是有點混亂罷了。

黑亦辰柔柔地說道:「小羽,你記得火大哥嗎?還有我們的玉羽妹妹,他們都來了,就在後面……」

一旁的燕若飛渾身一顫。黒亦辰的話印證了他內心的猜測,原來此人真的就是玉羽那失蹤十年的哥哥。

燕若飛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幾乎停止了。只要一想到玉羽一會兒可能的悲傷,他就心如刀絞一般難受。在這世上,他最不願意看到的,就是玉羽傷心難過。

陸金羽盯著黑亦辰翕動的嘴唇,沒有太大的表情反應。他對外界的事物似乎失去了記憶,但他使勁地盯著黒亦辰這張沒有任何攻擊性的臉,讓他感到一絲親切和依戀。

九叔疲憊地地在黒亦辰身邊蹲了下來,道:「我從封地返回玄獸大陸后,見玄獸大陸生靈塗炭,許多部落受到壓制和奴役,我沒想到神族走後,他們的處境也並不好,心裡不免有些難過。不知不覺間,我就這樣一直走到了玄獸帝國的如今的帝都,我們神族以前居住地——神水帝都,卻發現我們曾經供奉的大帝廟早已變成了廢墟。正準備折轉返回神族時,卻意外發現了小羽。」

九叔遇到的陸金羽時,他渾身傷痕纍纍,神智亢奮到極點,狂暴到了極點,就像一頭失去理智的猛獸,見人就殺。

陸金羽的濫殺無辜,極其了其他修者的奮起反抗,他們糾集了不少力量,甚至有懸賞手段,讓江湖之人都去追殺陸金羽這個殺人狂魔。

九叔打不過瘋癲狀態的陸金羽,也無法制止他殺人,只得一路尾隨他,一路悄悄出手救出被陸金羽狂虐的那些人。

隨後,透支的陸金羽突然萎靡到極點。

為了防止陸金羽被他攻擊之人聯手報復,九叔抓起陸金羽就往惡魔沙漠里跑,只有這樣,他們才能避開被人無盡地追殺的命運。

黑亦辰一邊聽著九叔的話,一邊撕心裂肺地看著那一張茫然的臉。

燕若飛皺了皺眉,問道:「九叔,你說陸金羽處於瘋狂狀態之後,就突然萎靡下來?這不是被迷失了本心的癥狀嗎?」

被迷失了本心?俗話說的鬼迷心竅,就是這種癥狀。

難道,小羽被什麼人控制了心智?

如果被人控制了心智和自由,肯定無法回家。即使神智清醒時,也因為受控而無法離開。

小羽這幾年,過得真的很苦啊!

黑亦辰心裡顫慄著,恨不得自己替這位小弟弟吃盡那麼苦楚。

想當初,因為陸金羽兄妹父母雙亡,黑亦辰同病相憐,特別疼惜他們兄妹,什麼苦的累的,黑亦辰都扛在身上。

有一次冰寒地里苦訓三天,為了讓這位小弟弟承受住那萬年冰霜,黑亦辰硬是把乾糧全部悄悄塞進了陸金羽的包裹中,讓他順利熬過了那非人的三天。

而黑亦辰卻因此病倒,幾乎喪命。

當黑亦辰悠悠醒來,發現陸金羽守在自己床邊,像個小女孩一樣哭得兩眼紅腫。

小羽這愛哭的習慣一直成了火智宸嘴邊的笑料。

黑亦辰把小羽輕輕攬入懷裡,輕聲道:「小羽,我們這就回家,一起回神族,還像以前那樣……」

陸金羽安靜極了,他感受到黒亦辰傳遞過來的一種暖暖的感受,他沒有動,安靜得如同小羔羊,任由黒亦辰把自己拉入懷裡抱著。

正護著眾人而來的火智宸,還不了解事情原委,不過,當他從黒亦辰口中聽到「小羽」這個名字,突然渾身顫慄了一下,身體早已閃電般爆射而至。

「什麼!是小羽?真的是小羽嗎?」火智宸仔細地辨認了一下,驚喜地點著頭,道:「果然是小羽!小羽,是我,我是火大哥!小羽……」

陸金羽困惑地看了一眼火智宸,他從火智宸身體感受到狂暴的氣息,不由得畏縮地往黒亦辰懷裡縮了縮。

見玉羽慢慢走近,燕若飛早迎了過去,道:「玉羽,你哥哥找到了。」

正無精打采走來的玉羽聖者,渾身一顫,她吃驚地看著燕若飛,突然,她撥開燕若飛,跌跌撞撞地狂奔向黒亦辰身邊。

是他,真的是他!

不管哥哥變成什麼模樣,她都能認出他來。那是一種血脈親情,那是一種無數次夢裡的牽挂。

玉羽獃獃地看著一身污物的陸金羽,淚,沿著她漂亮的臉頰往下流淌著,她渾然不覺,一步一步走向陸金羽,那個令他時刻魂牽夢繞的親哥哥——在這世上她唯一的血脈親人。

玉羽的情緒也憋到了高峰,她悲痛的情緒登時爆發,「小羽?是小羽哥哥?真的是小羽哥哥!哥哥,我是玉羽呀,你怎麼啦?你怎麼會變得這樣!嗚嗚,哥哥,我是你妹妹玉羽呀,是你最疼愛的玉羽呀,你快看看我……」

獃滯的陸金羽見眾人圍攏過來,頓時有了些警惕性,他困惑又驚恐地看了看眾人,身體掙脫了黒亦辰的懷抱,並一點點往後退縮,好像時刻像兔子一般逃走。

九叔見黑亦辰三人陷入幾欲瘋狂的悲傷狀態,已經徹底嚇到陸金羽。他生怕陸金羽的魔性被再次激發,連忙把陸金羽拉進自己懷裡,用黑袍把三人和小羽隔離開。

九叔他可是見識到瘋魔中的陸金羽,實力是極其恐怖的,而且神智迷亂,見人就殺,完全不留余手。一旦他對黒亦辰三人出手,那三人顧念著情分,絕對不會還手的情況下,能不能在陸金羽手中生存下去,都成一個問題。

九叔想到這裡,立即大聲喝道:「亦辰,智宸,玉羽,你們三個聽著,別盡顧著著急,快想想辦法救醒小羽。你們這樣嚇到他了,等他恢復魔性,誰也制不住他,他又會亂跑。」

三人頓醒,看著躲在九叔黑袍後面的陸金羽,依然還在一步步驚恐後退的陸金羽,心中凄涼萬分。

九叔又軟言勸了幾句,才把悲痛的三人勸住。

三人徹底冷靜了下來,控制住了激動又悲傷的情緒,停止了逼近陸金羽。

可能處於極度陌生的環境中,陸金羽又受到驚嚇,他身上一波又一波地散發出驚濤駭浪的氣勢,眼眸時而閃現出兇殘嗜血的神情,他好像在警告所有的人別靠近他。

凌亂的威壓令許多人不適,雖然很短暫,但是足夠讓身邊的人感受到巨大的威脅。 (五月的每天超五千字連續爆發!繼續求親們把鮮花、掌聲、收藏、票票和打賞都砸過來吧!感恩親們一直以來的支持和鼓勵,瀧兒在此拜謝!第一更奉上!)

什麼時候小羽變得如此強大?!

火智宸與黑亦辰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眸中看到了震驚。

黒亦辰輕輕地說道:「我感覺到小羽身上,有一股神龍氣息。」

火智宸點點頭,他也感受到了血脈中的一種顫動,那是神龍血脈的一種密切聯繫。

黑亦辰想了片刻,嚴肅地說道:「九叔,你帶著玉羽他們離開一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