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換一個說法,既然你們認為紫鳳血脈高貴,可自成宗門,那何不將所有外宗之人趕走?」

葉凡繼續說道。

「我們紫凰宗龐然大物,煌煌宗門,他們豈能捨得,趕都趕不走……」

那人神情傲然,透出一股濃濃的自得之色。

「還在自欺欺人!」

葉凡冷笑道:「千萬年前的紫凰宗,憑藉頂級的血脈傳承,曾是屈一指的大宗,七大宗門之。但是隨著紫鳳血脈濃度的日漸分散和稀薄,紫凰宗已經陷入年復一年的衰退之中。紫凰宗在七大宗門之中,已經居於後位。再過數千、上萬年,甚至有被除名的危險。

你們依仗的是血脈力量,卻根本無力阻止血脈的稀薄和衰退,這種危機豈是你們一句話可以否認的。你們死守著谷氏一脈的血脈傳承,遲早隨著血脈衰退而徹底沉淪。

反觀其它六大宗門,都是從神武東州龐大的紫玄皇朝、諸侯國人族之中,選拔最優秀的人才進入宗門,海納百川。如今七大宗之的問心宗,在這方面做的最為出色,也是人才濟濟的最強宗門。

紫凰宗的外宗之人,除了追求武道,無非也就是求取些許權力、資源,蔭及後代而已,而你們,卻對他們嚴防死守,做出諸多限制,甚至是蔑視壓制。

這世間,從來就沒有不滅的傳承,沒有不朽的勢力,你們這麼做又有何用?能讓紫凰宗更強盛?除了寒了外宗的心,還有何作用?」

「原來你今天所有一切,都是為外宗說話。」

一個宿老面色難看。

「是我谷氏一族創立的紫凰宗,這樣至少能讓我等宗族牢牢把持宗門的大權,使得宗族不至於淪落到核心之外。」

谷風原強自辯解道。

「哦?你們不是口口聲聲說,紫鳳血脈如何如何強大么?還怕一些沒有強大血脈的外宗之人竊權?」

葉凡不屑,不等他們繼續辯解,就說道:「谷6之所以要剪出谷氏支族,為外人騰出空間,就是看透了紫凰宗衰落的本質,才壯志斷腕。這一點,我還是很欽佩他的大氣。

要麼,你們驅逐所有外宗之人,盡一切力量保持血脈純粹,為你們谷氏血脈延續更長的時間。要麼,廣納外宗之人,給他們建功立業的機會,把他們的利益和宗門捆綁起來,那樣,他們才會死心塌地為宗門效力。

這樣不倫不類,就是紫凰宗最大的禍根,今天有谷6這樣的宗族人想滅你們,日後就有外宗之人想滅你們,這絕非是個例。」

他雖殺了谷6,但是對谷6改造紫凰宗的這番作為,卻並不持反對。

「不可能,谷6這樣的個例只有一個,不可能再有,也不可能再顛覆我等。」

谷風原等一群人臉色驟變。

「如此么?那將谷蕭瑟、谷筱琴兄妹放出來,給他們自由如何?看他們日後能不能顛覆你們?」

葉凡眼瞼微垂,輕描淡寫道。

谷蕭瑟!

谷筱琴!

聽到這二個名字,不止那一群人,連大長老臉色也是狂變。

這二人的確非同一般,戰力直追宗主和大長老,本身又是紫凰宗核心成員,可卻投靠了谷6,反了自己的宗族。這兩人是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

一群人臉龐漲紅,彷彿聽到了一聲聲耳光脆響,無形地扇在他們臉上,臉都要打碎了。

「葉武皇。」

這時,大長老開口了,渾濁的眸子幽幽:「你的意思是……要大量重用外宗之人,改造紫凰宗?」

大長老很平靜,眼界也很廣闊,不像下面一群人,目光狹窄,始終糾結血脈、外宗,敏銳察覺到了葉凡的目的。

紫凰宗如果趁著這個難得的機會,進行徹底的改造,以後只怕更別想了。

「這是必然的。」

葉凡沒有否認,意味深長道:「方才葉某從帳篷中出來前來這裡,就在這紫鳳聖峰上,一個擁有紫鳳血脈的武尊期小小弟子,在背後腹誹葉某。

葉某感到很奇怪,此次內亂之所以能平息,大部分功勞在葉某身上吧?內亂之後,是葉某夜以繼日,為宗門重建費盡心力吧?從始至終,葉某沒有貪墨紫凰宗一件珍寶吧?反而因為紫凰宗,損了聖物。

僅僅因為葉某代替宗主和大長老,行使些許權力,就遭到如此針對?為心月做事,葉某也認了。可是他一個武尊期小輩,有什麼膽氣與資格,如此腹誹葉某?境界?天資?還是血脈?葉某身懷殷祖血脈,與鳳祖血脈一個層次,居然一個紫鳳血脈的武尊期小輩,也敢蔑視,不知你等有何感想?」

隨著葉凡這一番話道出,下方一群人面色變得前所未有的難看。

此刻,他們似乎才想起來,葉凡可是身懷殷祖血脈。

這種高貴的祖神級血脈,比鳳祖血脈絲毫不弱,而且是人族正統祖脈,他們根本不能比,更沒資格小看葉凡。

可是,一個武尊期小輩,居然都敢仗著紫凰宗血脈自以為是,蔑視葉凡這尊殷祖武皇!

以小見大,紫凰宗人只怕已經成了一群井底之蛙了!

大長老神情凝重,面色陰寒的能滴出水來,陰沉的目光掃過下面一群人,最後看向葉凡,沉默了一下,說道:「宗門問題的確很大。」

下面的人都是這般,可以想象,高層是個什麼樣子,大長老顯然也看到了這一點。

宗族之事,關乎甚大,即便他為大長老,也不敢妄下結論。

「葉某問你們一句,谷6那批人解決掉之後,誰來擔任紫凰宗門各個職責?」

葉凡目光平靜道。

谷風原依舊不服,想說肯定是谷氏宗族的人擔任,掌握權力。可對上葉凡的目光后,他不禁心虛了。

葉凡說紫凰宗宗族弊端大,不是沒有道理的。

紫凰宗的確還有不少的人才,但是血脈稀薄根本無法避免。仗著身份和特權掌握權力,這些人遲早尸位素餐。

而紫凰宗卻太大了,需要的人才、能人太多,餘下的人根本不夠,哪怕加上招攬和鎮壓的人也還不夠。

毫無疑問,這種情況之下,是絕無可能再完全由宗族掌權了,需要從外界吸納人才。

「可以把誅殺的那一批人先緩一緩,像鎮壓的那一批人一樣,先控制起來,讓他們揮應有的作用。」

一個宿老咬牙道。

葉凡一絲表情都欠奉,看都懶得看一眼。把那些人放出來,這是給他們二次造反的機會嗎?

谷風原面色陰鬱,苦思良久,忽然想到了什麼,目光一亮,說道:「宗族為核心,掌握大權,是紫凰宗自古至今一貫的做法,也是祖制,葉武皇你要如此做,恐怕半聖們不會答應。」

不錯!

半聖,只有半聖才能阻止葉凡在紫凰宗內指手畫腳,削弱谷氏一族的權力。

其他人聞言,紛紛目光大亮,如同落水者抓住最後一根稻草,連連點頭,那副興奮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得到什麼珍寶了呢。

然而,葉凡毫不猶豫將這群腐朽的傢伙徹底打沉到水底:「哦,谷6可是先做了,半聖們有什麼反應么?」

此言一出,偌大殿宇內,瞬間死寂一片,鴉雀無聲。

半聖們並未阻止過谷6,反而默認他的所做所為。

「今日之爭議到此為止吧,一開始就說了,這只是一個過程,告訴你們最終決定而已,誰有異議的儘管提出來,但若敢陽奉陰違,暗中做手腳,不要怪本宗不講情面。如今已經鎮壓、抹殺一批,本宗絕不在意再鎮壓一批。」

谷心月最後出言,俏臉含煞,言語中透出的堅定,讓人絲毫不懷疑,她真的會進行鐵血鎮壓,貫徹至高命令。

下面一群人心有戚戚,此刻都意識到,外宗那些能人將要在紫凰宗內崛起了!

(本章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谷心月最後話,結束了這一次的「商討」。對此,大長老也沒有任何意見,他們都是支持葉凡的。

見此,眾人也沒了脾氣,見識到谷心月的威嚴與強行的手腕,心中無不苦嘆好日子要到頭了,這位宗主也不是一位善茬啊。

人精如他們,怎麼看不出來,葉凡就是站出來替人背罵名的,他的這些作為,其實都是替谷心月做了她不便去做的事情。

如此一來,在下層人看來,都是葉凡在推動這一切,得罪了很多人。

谷心月的宗主威嚴與威望絲毫沒有受損。

可高層如他們,卻清晰領略到谷心月的鐵血威嚴,自然會敬畏有加,並約束下面的人。

這麼一來的話,谷心月對外的宗主威嚴有了,對內鐵血形象也立起來了,可謂魚和熊掌兼得,或許還不止,還有數量眾多,未來將掌握龐大權勢的外宗之人,肯定也都向著谷心月這個宗主!

簡單而普通到極點的一個手段,選在這樣的時間點行事,直接就把谷心月的威望從微末推向巔峰。

這種權謀心計,讓他們這些老謀深算之輩都暗感心驚,背脊一陣涼!

偏偏,葉凡雖然背了罵名,但絕不會對其有多少影響。

先,葉凡不是紫凰宗之人,在他們這些宗族之人看來,葉凡哪怕是宗主夫君,也不能完全算紫凰宗的人,對葉凡沒有影響。

而那些外宗之人,怎麼可能對葉凡有惡感,對葉凡不利?

再者,葉凡功勞本就逆天,如此做最多就是抵消一些宗族人的感恩之心,什麼損失都不會有。

還有更可怕的一點……葉凡自身強大的近乎逆天。

想到這裡,一群宗族人心膽皆寒。

他們原先對葉凡也不怎麼畏懼,因為紫凰宗不缺乏蓋壓世間的力量。

但他們在見識過葉凡種種手段后,卻不得不敬畏起來。

這個年輕人權謀心計完全不像年輕一輩,渾像一個老妖怪,再加上宗主的全力支持與鐵血手腕,他們怎能不驚懼?

谷心月見一群人都沉默下來,也不再繞彎子了,說道:「宗門之事大過天,叛逆之事需早日解決,明日起,開始逐一判決,該斬殺斬殺,該招攬招攬,此事,由葉武皇全權處理,大長老行監督之權,你們,可有異議?」

一群人哪裡還敢有異議,此刻他們甚至都自顧不暇了,哪還有心思理會這些,紛紛點頭表示無異議。

葉凡一抹儲物戒,取出一卷獸皮紙,說道:「這是招攬的那批人的職務任命,葉某已擬好,請宗主過目。」

谷心月接過獸皮紙,鳳目含威,緩緩掃過上面的名單。

葉凡翻手取出另一件東西,此物方方正正,造型奇異而古樸,正是大長老的令牌,葉凡將之遞了過去。

然而,大長老卻拒絕了,沒有接過,搖頭嘆道:「老夫說了,替子女扛下一切罪孽,眼下宗門內亂已平息,宗門很快將蒸蒸日上,老夫也是時候讓出大長老的位置,退位讓賢了。」

聞言,葉凡一愣,本以為大長老會悄無聲息揭過的,他和谷心月也就當此事不存在了,沒想到大長老如此堅定,竟真的要解除職務,拋開如此地位。

不由得,葉凡看向谷心月。

谷心月也暫時放下了手中的獸皮紙,黛眉微蹙,微微思量了一下,說道:「大長老有此心意,本宗甚慰,葉武皇,這段日子以來,你總管宗內一切要務,叛逆罪名也由你定,不知谷蕭瑟、谷筱琴兄妹其罪如何?大長老能否抵罪?」

此話一出,大長老微微一愕,眼眸略有黯淡,卻沒有任何話語。

下面的人也驚愣了一下,獃獃地看了一眼谷心月和葉凡,不明白這二位是何意,難道還要和大長老清算一番不成?

葉凡並不意外,眼睛深處露出一絲讚許之色,神色肅然道:「谷蕭瑟、谷筱琴這對兄妹為虎作倀,叛宗逆族,更妄圖襲殺宗主,弒殺其父,罪孽滔天,理應當誅!」

聞言,大長老已經略顯佝僂的身軀微微一顫,蒼老的面容古井無波,平靜的幾乎死寂。

葉凡繼續說道:「大長老一生,為宗門鞠躬盡瘁,傾盡畢生精力,又輔佐宗主平內亂,登大位,勞苦功高,實是宗內功勞第一人。」

「功過固能相抵,但在葉某看來,一點功抵一點過,這其實並不妥,應十份功抵一份過才是合理。」

「按照這麼算的話,大長老目前的功勞,還不足以抵谷蕭瑟兄妹之罪。」

大長老輕嘆一聲,顫顫巍巍起身,對谷心月行大禮,說道:「既然如此,請宗主賜罪……」

下面一群人更是炸開了,面色大變,如果不是葉凡和谷心月威嚴正盛,恐怕都要造反了,如此對待有功老臣,竟然行這種卸磨殺驢、過河拆橋之事,讓他們怎能不怒?

即便如此也一個個瞪著赤紅的眼睛,死死盯著葉凡,目光如刀,恨不得將葉凡千刀萬剮。

谷心月美眸閃過一絲無奈,抬手對大長老壓了壓,示意稍安勿躁,白了葉凡一眼。

「葉某的意思是……既然還差一點功績,大長老你不妨繼續擔任大長老之位,帶功贖罪。葉某做主,您的子女一身實力都不會廢掉,軟禁終身吧。大長老總不至於希望他們真成兩個廢人吧?」

葉凡笑眯眯地看著大長老,對其打了個眼色。

最後一番話道出,下面一群人頓時平靜了下來,一個個臉色僵硬,心中暗罵不已。

「我就說嘛,以大長老和宗主的關係,怎麼可能真做出這種事。」

一群人氣的翻白眼,害自己白擔心了。

大長老愕然了一瞬,隨即哭笑不得,也就坐下了,接過葉凡遞過來的大長老令牌,不再提此事。

他知道這必然是葉凡的主意,也是好意,不想自己真箇退出核心去養老,才弄了這樣一出。

如果葉凡將他的功勞和子女的罪過兩相抵消,他肯定自己會堅決退出,因為心已經累了。

顯然,葉凡正是知道這一點,才以此為條件,讓他繼續執掌宗門大權。

大長老也知道,葉凡是為自己好才這麼做,自然也沒有惱恨葉凡。

但是,他也相信自己要是拒絕,葉凡或許不會拿自己的子女祭刀,但重罰是肯定的。

大長老繼續執掌宗族權柄,讓葉凡心下一松。

這也是葉凡不得已而為之,大長老缺不得,能幫助谷心月很多,自然不能輕易讓他走人。

而且葉凡很肯定,大長老其實也不想放手權勢,若說他放手了,那肯定是因為子女的關係。

因此,他這番「威脅」,但更是幫了大長老一個大忙,給後者解決了後顧之憂,讓其可以專心管理宗門。

如何看待這個問題,就是見仁見智的事了,至少大長老不覺得有什麼不妥,很樂意接受這樣的「威脅」。

谷心月帶上了獸皮紙名單和葉凡離開了,表示三冊名單已經看過,對一些人已經了解,但任命的名單還要和大長老商榷、斟酌一番。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