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們怎麼發現我的?」問話的時候沒有半點心虛,與求教的學生有九成的相似。

虞翊與楚風相視一眼,她的舉動讓兩人哭笑不得,見過厚臉皮的,沒見過如此的厚的,簡直堪稱鼻祖。

「真當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呢,我們進組織的第一天學的就是偵查。在我們面前想要偷聽,簡直就是關公面前耍大刀,不知死活。也不知道是誰,偷聽就偷聽唄,一會竊笑,一會嘆氣的,生怕別人發現不了似的。」楚風白眼掃了一下水月然,就見她臉青一陣白一陣,嘴角不停的抽搐,笑意爬滿了他與虞翊的臉龐。

「你們是故意讓我聽到的了!」真是失敗到家了,水月然挑眉,好丟臉。不過她更關心的是,之前所聽到的是不是事實。

「是!我從進門前就知道你躲在了暗處,不過,有些事情,由你聽到,會比我和你說來的更加容易接受。」虞翊知道水月然的個性有些衝動,在得知她是有目地的接近,哪裡還會容的下她的解釋,不打你一耳光,摔門而出就算是客氣的。本來還愁著如何找機會解釋,如今倒是可以一次解決。

「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不是事實,還是你有意串通演出好戲來給我看呢!?」

虞翊十分坦然,面對水月然的指責,也在意料之中。

「我早就知道你會由此疑慮。如果我想隱瞞,就不會在此刻叫你出來,那豈不是自打嘴巴。你是聰明人,我不說,你也應該清楚……當然你也可以當做我們是演戲,我無法控制你的思想,相信與否,你自己決定。」

見她字字真誠,水月然站在原地,垂眸深思了片刻,說道:「你不怕,你的組織會因泄露秘密而殺你滅口嗎?」 虞翊望了一眼面容冷峻,雙眉緊蹙的楚風,知道水月然也問出了他的心底的疑問,安慰的朝他一笑,轉臉朝水月然說道:「組織的殘酷,你已經從我們的口中得知一二,其實,我早已經不想在組織待下去……我此生的願望無非就是找到妹妹,替家人報仇。如今這兩個願望都即將達成,就是……」說道此,她心底還是不由的一顫,望著楚風越來越冷的面容,輕咽了口水,毅然的道出,「就是死也無憾!」

「那我呢!你又把我放在什麼何處!」

如此的不負責任的話一出,深深刺痛了楚風的心,他在她的心中沒有半點位置嗎?抓住虞翊的肩膀不停的搖晃,緊緊的盯著,想從她的表情中看出絲絲端倪,卻得到了令人失望的結果。淡然的表情實在看不透她在想著什麼。

就見她微笑的搭上楚風的手背,笑容璀璨,輕聲說道:「明天之後,我嫁給你,好不好!」

「你說什麼?」楚風懷疑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幻聽,她這是在向自己提親?!

水月然原本還有些疑慮聽到此話,不由的心中一驚。虞翊想來做事是個很有分寸的人,絕對不會貿貿然拿終身大事開玩笑,雖然對楚風她有意,但談婚論嫁還是言之過早,也太過倉促。除非……她想以這樣的方式先安定他的情緒,在她做某件事之前不會對她造成牽絆,明日……猛的一楞,震驚的長大眼睛。她難道想與慕容烈同歸於盡!

想到此,水月然決然的脫口而出。

「不行!」

虞翊轉臉,依舊面帶笑容,淡淡的說道:「這是我的私事,輪不到你來反對!」話語之間就把她與水月然撇的一乾二淨。

水月然皺眉,她越是反對,她越覺得事情有所蹊蹺。

「的確,這是你的私事,可如果你想拿你的性命來做賭注,我就不能坐視不理。你是我的朋友!」

仍有二字一出虞翊微微一怔,果然沒有看錯她。避開水月然灼灼眼神,被猜中心中的打算,不由的底氣不足。「不知道你在胡說些什麼!」

撇嘴,水月然冷笑,「你心底有數。」

「等一下,你們是不是該解釋一下?月然來說。」楚風挑眉。到了現在,她還沒有對自己完全的敞開心扉,還是……從頭至尾,他就是她利用的一個工具呢!

此話一出,虞翊明顯的感到了一絲慌亂,快速抓住他的手臂,微笑的搖搖頭,「她胡說的,你也信!」只是她不知道,自己的緊張,以致抓著楚風的手非常的用力,那手指幾乎陷進了他的手臂之中。

楚風感受到手臂上傳來的疼痛感,心更是比著疼上千倍萬倍。不理會虞翊,眼神瞥向水月然,眼眸中的透露著焦急之外,更多了晦暗。

輕嘆一口氣,水月然緩聲說道:「如果我猜的不錯,她應該已經做了赴死的打算。明日婚禮之上,她會乘機與仇人慕容烈同歸於盡。」 虞翊望了一眼面容冷峻,雙眉緊蹙的楚風,知道水月然也問出了他的心底的疑問,安慰的朝他一笑,轉臉朝水月然說道:「組織的殘酷,你已經從我們的口中得知一二,其實,我早已經不想在組織待下去……我此生的願望無非就是找到妹妹,替家人報仇。如今這兩個願望都即將達成,就是……」說道此,她心底還是不由的一顫,望著楚風越來越冷的面容,輕咽了口水,毅然的道出,「就是死也無憾!」

「那我呢!你又把我放在什麼何處!」

如此的不負責任的話一出,深深刺痛了楚風的心,他在她的心中沒有半點位置嗎?抓住虞翊的肩膀不停的搖晃,緊緊的盯著,想從她的表情中看出絲絲端倪,卻得到了令人失望的結果。淡然的表情實在看不透她在想著什麼。

就見她微笑的搭上楚風的手背,笑容璀璨,輕聲說道:「明天之後,我嫁給你,好不好!」

「你說什麼?」楚風懷疑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幻聽,她這是在向自己提親?!

水月然原本還有些疑慮聽到此話,不由的心中一驚。虞翊想來做事是個很有分寸的人,絕對不會貿貿然拿終身大事開玩笑,雖然對楚風她有意,但談婚論嫁還是言之過早,也太過倉促。除非……她想以這樣的方式先安定他的情緒,在她做某件事之前不會對她造成牽絆,明日……猛的一楞,震驚的長大眼睛。她難道想與慕容烈同歸於盡!

想到此,水月然決然的脫口而出。

「不行!」

虞翊轉臉,依舊面帶笑容,淡淡的說道:「這是我的私事,輪不到你來反對!」話語之間就把她與水月然撇的一乾二淨。

水月然皺眉,她越是反對,她越覺得事情有所蹊蹺。

「的確,這是你的私事,可如果你想拿你的性命來做賭注,我就不能坐視不理。你是我的朋友!」

仍有二字一出虞翊微微一怔,果然沒有看錯她。避開水月然灼灼眼神,被猜中心中的打算,不由的底氣不足。「不知道你在胡說些什麼!」

撇嘴,水月然冷笑,「你心底有數。」

「等一下,你們是不是該解釋一下?月然來說。」楚風挑眉。到了現在,她還沒有對自己完全的敞開心扉,還是……從頭至尾,他就是她利用的一個工具呢!

此話一出,虞翊明顯的感到了一絲慌亂,快速抓住他的手臂,微笑的搖搖頭,「她胡說的,你也信!」只是她不知道,自己的緊張,以致抓著楚風的手非常的用力,那手指幾乎陷進了他的手臂之中。

楚風感受到手臂上傳來的疼痛感,心更是比著疼上千倍萬倍。不理會虞翊,眼神瞥向水月然,眼眸中的透露著焦急之外,更多了晦暗。

輕嘆一口氣,水月然緩聲說道:「如果我猜的不錯,她應該已經做了赴死的打算。明日婚禮之上,她會乘機與仇人慕容烈同歸於盡。」 「虞翊的仇人?」看到楚風眼中閃著疑惑,看來,他還不清楚虞翊的身世。水月然簡明扼要的述說了下虞翊的身世,越說,楚風眉頭越緊,肌肉緊繃,憤怒的氣息已經積攢,隨時要衝出的樣子。

「她說的是真的嗎?」

虞翊垂眸,艱難的點了下。

「混蛋!」楚風猛力的一捶床欄,『砰』的一聲,床欄應聲而斷。

虞翊抓住楚風被刺木扎的鮮血淋漓的手,眼眶中的淚水止不住的掉落,輕輕對著呼口氣,在拿出隨身的金瘡葯給其抹上。

楚風並沒掙扎,任由她擺弄。心中感慨,該死的女人,我該拿你怎麼辦!

「如料想的不錯,她這樣做,預計還與你我有關?」

虞翊抹葯的手明顯的一頓。她這也猜到了!

「據我所知,在藥王谷的眾弟子之中,你和虞翊都是頂尖高手。慕容烈又沒有任何的子嗣,名義上的憐兒體虛,無法擔當重任,如果有任何意外,你們之中就會有人繼承谷主之位。她與慕容烈同歸於盡自然是不可能,那隻剩你。這樣,你就可以免去接到任務而沒有完成的責罰。畢竟到時你大權在握,組織會權衡利弊,不會為難你。而我……在找到下個人接受刺殺命令前,暫時安全!虞翊,我猜的對不對!」

虞翊抬眸,望向水月然時自嘲的一笑。該不該感嘆一句,知我者莫若水月然呢。前者能猜得到不住為其,可後者是她思緒許久才想出的。在她身邊這些時日總能讓人驚喜不斷,她就像一口深井,不到最後一刻,你都不知道她還藏著些什麼。犧牲自己一人,就能護住其他人的周全,這是最好的方法不是嗎!

「恩?」虞翊被楚風在身後抱住,他的臉深深的埋在的肩窩之中,聽到喃喃的聲音。「答應我,永遠不要離開我,永遠不要!」

「可是……」

「明天的事不要擔心,我只有解決的辦法!」水月然打斷她的話。如果說,她原本還心存芥蒂,可如今,她只想留住這位以性命保全她的姐妹。

望著她堅定的眼神,虞翊選擇相信。身後的楚風也朝她投去感激的眼神。

不再停留,水月然微笑的推出門外,帶上門,把屋子留給這對苦命鴛鴦。

抬頭望著高掛的月亮,斂笑容,她現在開始變的迷茫。她身邊圍繞著一團迷霧,究竟何時能撥開迷霧見青天,還是未知。但總覺的和那句話有關,落日終敗,新日將生。日?太陽?一個象徵著至高無上地位,人世間也只有一個位置能代表,那就是皇位!龍老頭這件事會與你有關嗎?希望是自己多心,與皇家扯上關係,事情就沒那麼簡單了……

咕嚕……肚子再次抗議的叫出聲。揉揉餓扁的肚子,輕嘆一聲。望著已經關閉的門窗,以及有些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若有似無的傳出,她怎麼好意思再進屋。只能轉身向著自己的院落走去,今天註定是要餓著肚子了。 「虞翊的仇人?」看到楚風眼中閃著疑惑,看來,他還不清楚虞翊的身世。水月然簡明扼要的述說了下虞翊的身世,越說,楚風眉頭越緊,肌肉緊繃,憤怒的氣息已經積攢,隨時要衝出的樣子。

「她說的是真的嗎?」

虞翊垂眸,艱難的點了下。

「混蛋!」楚風猛力的一捶床欄,『砰』的一聲,床欄應聲而斷。

虞翊抓住楚風被刺木扎的鮮血淋漓的手,眼眶中的淚水止不住的掉落,輕輕對著呼口氣,在拿出隨身的金瘡葯給其抹上。

楚風並沒掙扎,任由她擺弄。心中感慨,該死的女人,我該拿你怎麼辦!

「如料想的不錯,她這樣做,預計還與你我有關?」

虞翊抹葯的手明顯的一頓。她這也猜到了!

「據我所知,在藥王谷的眾弟子之中,你和虞翊都是頂尖高手。慕容烈又沒有任何的子嗣,名義上的憐兒體虛,無法擔當重任,如果有任何意外,你們之中就會有人繼承谷主之位。她與慕容烈同歸於盡自然是不可能,那隻剩你。這樣,你就可以免去接到任務而沒有完成的責罰。畢竟到時你大權在握,組織會權衡利弊,不會為難你。而我……在找到下個人接受刺殺命令前,暫時安全!虞翊,我猜的對不對!」

虞翊抬眸,望向水月然時自嘲的一笑。該不該感嘆一句,知我者莫若水月然呢。前者能猜得到不住為其,可後者是她思緒許久才想出的。在她身邊這些時日總能讓人驚喜不斷,她就像一口深井,不到最後一刻,你都不知道她還藏著些什麼。犧牲自己一人,就能護住其他人的周全,這是最好的方法不是嗎!

「恩?」虞翊被楚風在身後抱住,他的臉深深的埋在的肩窩之中,聽到喃喃的聲音。「答應我,永遠不要離開我,永遠不要!」

「可是……」

「明天的事不要擔心,我只有解決的辦法!」水月然打斷她的話。如果說,她原本還心存芥蒂,可如今,她只想留住這位以性命保全她的姐妹。

望著她堅定的眼神,虞翊選擇相信。身後的楚風也朝她投去感激的眼神。

不再停留,水月然微笑的推出門外,帶上門,把屋子留給這對苦命鴛鴦。

抬頭望著高掛的月亮,斂笑容,她現在開始變的迷茫。她身邊圍繞著一團迷霧,究竟何時能撥開迷霧見青天,還是未知。但總覺的和那句話有關,落日終敗,新日將生。日?太陽?一個象徵著至高無上地位,人世間也只有一個位置能代表,那就是皇位!龍老頭這件事會與你有關嗎?希望是自己多心,與皇家扯上關係,事情就沒那麼簡單了……

咕嚕……肚子再次抗議的叫出聲。揉揉餓扁的肚子,輕嘆一聲。望著已經關閉的門窗,以及有些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若有似無的傳出,她怎麼好意思再進屋。只能轉身向著自己的院落走去,今天註定是要餓著肚子了。 推開黑漆漆的房門,水月然輕噓口氣。在走錯了三次路,摸錯了四次門,問了五次路的情況下,終於找到了原來的院落。想不到她的方向感如此的差,還好沒人看到,否則可就糗大了。

摸黑憑著記憶轉身點去點亮圓桌上的燭台,昏黃色的燭光照亮了整個屋子。

「啊!」水月然驚呼。

就在她點好蠟燭轉身的瞬間,赫然發現,一米開外的椅凳之上坐著一個人。定睛細看,原來是冷星辰,拍拍胸口,杏眼瞪圓,嬌嗔的埋怨道:「人嚇人,嚇死人啊!」

冷星辰低頭沉默不語,整個人籠罩在一層陰霾之下,更顯的冷酷。

「怎麼了?」悄聲問道,水月然覺察到了他的異樣,有些擔心的望著他,剛抬手想要觸碰他時,卻被一把摟在了懷中。

「好痛!」冷星辰的緊擁,像是要把自己嵌進他的身體中,勒的她的骨頭都在吱吱作響。

水月然的呼聲讓冷星辰清醒了不少,手上的力氣也鬆了少許,卻依舊摟她在懷。冷星辰的古怪行徑,讓水月然總感不對,輕推他的胸膛,卻又被一股力量給拉了回來。無奈只能抬頭,望向他的臉龐。

「你……沒什麼事吧?」

回答水月然的是一雙深邃的雙眸,讓她的心為之一顫。在近在咫尺的距離中,她清楚的看到,藏不住的濃濃愛意在雙眸之中像是要溢出一般,寵溺是他的代名詞,可此次之後,卻讓人感受到了絲絲的針扎與矛盾,顯示出他心中的不安。

「唔!」突如其來,冷星辰低頭對準紅唇吻下。水月然下意識的推拒,卻像是推著一堵牆壁,絲毫不能動其分毫。這一舉動讓冷星辰不悅,他抬手,緊扣水月然的後腦勺,固定頭部,讓她不得動彈。

水月然睜大了雙眼,口中不斷的發出呻amp;amp;吟聲,她從不知道自己的聲音如此的誘人。從原來的抗拒,到現在渾身酸軟無力,半掛在冷星辰的身上,如果不是他的手抱著她的腰,恐怕她已經癱倒在地。

與以往的吻不同,他這次十分的霸氣,是個王者,他在掠奪,他在侵佔,絲毫沒有顧忌她的感受。卻又讓水月然萌生了異樣的感覺。

冷星辰用大拇指來回摩擦著紅腫的嘴唇,眼神愈暗,攔腰一抱,便向床榻走去。床榻旁邊案幾之上,香爐飄出淡淡輕煙,上好的熏香,彌散到每個角落。與冷星辰渾身散發的情amp;amp;欲之氣,遙相呼應,讓水月然雙頰布滿紅霞。傻子也知道冷星辰此時想做什麼。

「不行!」水月然輕嚀,抵抗的用手推拒著他的親昵行為,不讓他雷池一步。

冷星辰渾身霎時僵硬,在水月然看不見的角落,他的雙眼閃過一抹深深的痛。她的拒絕已經是最好的證明,下午的所見的一切,一直徘徊在他的心間。雖清楚他們的往昔,可兩人親密的相擁的身影,如夢寐般一直纏繞在心間,揮之不去。 推開黑漆漆的房門,水月然輕噓口氣。在走錯了三次路,摸錯了四次門,問了五次路的情況下,終於找到了原來的院落。想不到她的方向感如此的差,還好沒人看到,否則可就糗大了。

摸黑憑著記憶轉身點去點亮圓桌上的燭台,昏黃色的燭光照亮了整個屋子。

「啊!」水月然驚呼。

就在她點好蠟燭轉身的瞬間,赫然發現,一米開外的椅凳之上坐著一個人。定睛細看,原來是冷星辰,拍拍胸口,杏眼瞪圓,嬌嗔的埋怨道:「人嚇人,嚇死人啊!」

冷星辰低頭沉默不語,整個人籠罩在一層陰霾之下,更顯的冷酷。

「怎麼了?」悄聲問道,水月然覺察到了他的異樣,有些擔心的望著他,剛抬手想要觸碰他時,卻被一把摟在了懷中。

「好痛!」冷星辰的緊擁,像是要把自己嵌進他的身體中,勒的她的骨頭都在吱吱作響。

水月然的呼聲讓冷星辰清醒了不少,手上的力氣也鬆了少許,卻依舊摟她在懷。冷星辰的古怪行徑,讓水月然總感不對,輕推他的胸膛,卻又被一股力量給拉了回來。無奈只能抬頭,望向他的臉龐。

「你……沒什麼事吧?」

回答水月然的是一雙深邃的雙眸,讓她的心為之一顫。在近在咫尺的距離中,她清楚的看到,藏不住的濃濃愛意在雙眸之中像是要溢出一般,寵溺是他的代名詞,可此次之後,卻讓人感受到了絲絲的針扎與矛盾,顯示出他心中的不安。

「唔!」突如其來,冷星辰低頭對準紅唇吻下。水月然下意識的推拒,卻像是推著一堵牆壁,絲毫不能動其分毫。這一舉動讓冷星辰不悅,他抬手,緊扣水月然的後腦勺,固定頭部,讓她不得動彈。

水月然睜大了雙眼,口中不斷的發出呻amp;amp;吟聲,她從不知道自己的聲音如此的誘人。從原來的抗拒,到現在渾身酸軟無力,半掛在冷星辰的身上,如果不是他的手抱著她的腰,恐怕她已經癱倒在地。

與以往的吻不同,他這次十分的霸氣,是個王者,他在掠奪,他在侵佔,絲毫沒有顧忌她的感受。卻又讓水月然萌生了異樣的感覺。

冷星辰用大拇指來回摩擦著紅腫的嘴唇,眼神愈暗,攔腰一抱,便向床榻走去。床榻旁邊案幾之上,香爐飄出淡淡輕煙,上好的熏香,彌散到每個角落。與冷星辰渾身散發的情amp;amp;欲之氣,遙相呼應,讓水月然雙頰布滿紅霞。傻子也知道冷星辰此時想做什麼。

「不行!」水月然輕嚀,抵抗的用手推拒著他的親昵行為,不讓他雷池一步。

冷星辰渾身霎時僵硬,在水月然看不見的角落,他的雙眼閃過一抹深深的痛。她的拒絕已經是最好的證明,下午的所見的一切,一直徘徊在他的心間。雖清楚他們的往昔,可兩人親密的相擁的身影,如夢寐般一直纏繞在心間,揮之不去。 他是多想立刻的衝上去分開他們,可他不能,他只能默默的看著……看著她語笑嫣然,看著她談笑風生……

他的心好痛,就連呼吸也帶著刺痛感。他好想問清楚,可他又怕答案會是令他心碎。也許不挑明還能與她在一起,一旦挑明,他將會永遠的失去她……他心中的女神。如果失去她,他的生活又將重歸黑白,再無色彩。

「好,我不碰你,我就抱著你,可以嗎?」冷星辰開口說了今晚的第一句話,乞求的語氣讓水月然無法拒絕,點頭答應。

一隻強有力的手臂環住她的纖腰,向後拉去,落入一溫暖的懷抱。耳邊傳來聲音。「睡吧!」帶著冷星辰體溫的呼氣,吹的水月然的耳朵酥酥麻麻,隨風飄至她的鼻尖,屬於他的味道佔據了她整個身心。

水月然感受到了他的失落,不是她不清楚,而是今天經歷的事情實在太多,一件接一件的讓她還沒有時間好好整理。在明天日落前還必須想到解救虞翊與憐兒的方法,實在是沒有這個心情……等等吧……等過了,好好補償下他。

想至此,水月然挪動了下身子,在冷星辰的臂彎中,找個最舒服的位置,安然的睡去。

等到水月然再次睜眼,已經是第二天日上竿頭。伸了個懶腰,喚醒了身體的每個細胞,連日的奔波直到今日才算是真正睡了個安穩覺。

咦?感到身後的空蕩,沒有了冷星辰的身影,只是被中殘留的體溫述說著他剛走不久。

水月然心底不免有些小小的失落,清晨能在所愛的人懷中醒來,那將是多麼愜意的事情……無限的遐想充斥著水月然的腦中,可是……拍拍臉頰,振奮精神。也許,他是看自己累壞了,不忍心打擾才悄聲離去。看著不遠處桌上擺著的洗漱用具,不是最好的證明?!想著,微笑爬上了她的臉龐。

在屋中洗漱完畢,便聽到屋外院子中傳來一陣鳥獸撲翅的聲響!

帶著好奇,水月然慢步走出了屋子。

太陽今日分外的好,一片金黃灑落大地,沐浴在陽光之中,懶洋洋的,格外舒服。

冷星辰站在太陽之下,耀眼的光芒讓水月然舉手遮目,只見一片黑色的陰影,看不清臉龐。

「辰!」不是疑問,而是肯定,看不清來人,可卻清楚的感知到,那就是冷星辰。屬於他的氣息她已經是如此的熟悉。

「睡的好嗎?」冷星辰轉身,輕聲問道。右手替她整理凌亂沒有梳理的髮絲,左手卻趁她不注意時,偷偷背在身後,藏起一些東西。

垂眸的水月然正巧看見這一幕,秀眉微皺,一股不悅油然而生。

「怎麼不高興?」眼見水月然沉默半響也不言語,著實不像她平日的性格,冷星辰略微擔憂的問道:「是不是還在尋思著如何解決之道?」

經他一提醒,水月然才回神,也就順著他的意思,輕輕的點點頭。 他是多想立刻的衝上去分開他們,可他不能,他只能默默的看著……看著她語笑嫣然,看著她談笑風生……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