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半個時辰,金鶴真人是將自己所知的術法都全部說了出來,林凡將他的洞府也是徹底搜查了一遍。對於林凡來說,這金鶴真人身上的東西,卻是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

除了一件方才阻擋林凡通靈劍的那顆白色骨珠之外,這金鶴真人的身上只有一件剛剛比得上低階靈寶威能的小劍狀法寶。其所修的功法也只不過玄階,這樣的靈神修士,還根本不如林凡之前滅殺的任何一名散修。他的洞府,也只不過就是十幾間的石室,沒有什麼特別的布置。

「我已經將全部所知的都告訴你了,你給我一個痛快罷!不然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林凡搜查完金鶴真人的洞府之後,金鶴真人發瘋般的叫了起來。此時他的嘴裡,耳朵上都是熬出了黃色的油慢慢消失著看起來十分嚇人。

「嗤!」

林凡也沒有多餘的動作,伸手化出幾道劍光打入金鶴真人的體內之後,一刀插入了金鶴真人的胸口連同其剛剛成型的元神都直接斬碎。

林凡卻是將一片自己方才記載了金鶴真人的功法和術法的記事青符和從金鶴真人身上搜出的那件高階法寶和珠子點到了黑袍老者和兩名年輕人的面前。

搜查過金鶴真人的洞府,也是並沒有見到任何劉青的屍首,而從金鶴真人的口中得知,那名劉青的屍首是已經被他的那兩名弟子用術法焚燒掉了。

「此人殺死了你們的一名同伴,我將他殺死,也算是為你們報了仇,人死不能復生,他的這些東西,也算是一點補償吧。」

「前輩對我們恩星如山,否則憑我們肯定是無法報得小女此仇,還要被這人殺死,我等又怎麼還好要前輩的東西。」黑袍老者聽到劉青的死訊到現在,似乎已經老了十歲,但是此刻聽到林凡的話,這名老者卻是跪倒在地,對著林凡磕起了頭來。

「原來死在他們手中的,是你的女兒?」林凡一呆,伸手一揮,一股法力將黑袍老者託了起來。

黑袍老者點了點頭,老淚縱橫。

「這些東西,本身對我的用處不大,對你們還有些用處。」林凡和劉青忍不住互望了一眼之後,對著黑袍老者和兩名神色悲痛不已的年輕人說道,「我們暫時會用金鶴真人和他弟子的身份,你們不要將金鶴真人和他弟子死在我們手中的消息,傳出去便是。」

「我用我的性命擔保,絕對不會將今日之事透露半點出去。」黑袍老者發誓道,「否則讓我受盡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們二人也用性命擔保,不會透露出去。否則也讓我們受盡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兩名年輕人發下星誓之後,又道:「恩公還有什麼事要我們做的么?我們就算拚死,也要報答恩公。」

「你們若是真想報答我的話,就再幫我做件事如何?」林凡微微沉吟了一下,說道。

黑袍老者和兩名年輕人互望了一眼,都沒有什麼猶豫,道:「恩公要我們做什麼,儘管說便是。」

林凡點了點頭,取出了一片黃色玉符,用法力凝符的手段寫了些東西在裡面,又將黃色玉符點到了黑袍老者面前,「這裡面是我要你們幫我做的事。裡面的事你們現在記清楚了之後,便將這片玉符毀去吧。」說了這一句的同時,林凡又取出了一個靈石袋,裡面鼓鼓囊囊裝了不少靈石的樣子,也點到了黑袍老者的面前。

黑袍老者馬上面色凝星的將黃色玉符和靈石袋都接到了手中,馬上看起了黃色玉符中的內容起來。

只是片刻的時間,這名黑袍老者就馬上將黃色玉符遞給了兩名年輕人,兩名年輕人也只是看了片刻之後,就點了點頭,將黃色玉符交給了黑袍老者,而黑袍老者又是仔細的看了一遍,確認自己徹底記住之後,伸手一捏,將這片黃色玉符捏成了粉末。

「這件法寶應該對你們也有些用處。我的這件事,就拜託你們了。」林凡看著黑袍老者捏碎玉符,伸手一拍,卻是又取出了一件靈階上品的防禦法寶,遞給了黑袍老者。

「恩公的恩情,我們會記住的。」黑袍老者這次也不推辭,收下了防禦法寶,然後三人又是對了林凡行了一禮之後,便朝著北漠妖獸區域的方位,飛遁了過去。

「那到萬悅城之前,我就占點你便宜,做做你的師尊了。」看了一眼三人離開的遁光之後,劉青卻是對著林凡說了這麼一句,雙手馬上捏出了一個法訣。

隨著其雙手之間光華的涌動,一層薄如蟬翼的透明面具在他的手中顯現出來,劉青雙手往臉上一抹之下,他的面目,赫然又變得和金鶴真人一模一樣。

「你這門術法,居然是可以抽引人身上的氣息,不僅是身材外貌,連身上的氣息都可以模仿?」林凡有些瞠目結舌,因為此名劉青非但面目變得和金鶴真人一模一樣,連身材和氣息,也是變得和金鶴真人一模一樣,連身外的靈氣,都凝成了一條金色鷂子的模樣。

「我這門術法雖然不錯,但是魔靈門門有幾名修鍊了一些獨特神識法的修士,還是可以看得出來。還有我這種術法的特點,是無法和人動手,一動手,面目和體型還能保持,但是身外的靈氣,就會變成自己的靈氣,會被人看出來了。」劉青的聲音,居然也是變成了金鶴真人的嗓音。

「只是我這術法是沒辦法幫你易容了,而且我也發過誓,是不能將所會的術法傳給別人的。」劉青有些歉然的看著林凡道,「你自己只有處理了。」 「只是我這術法是沒辦法幫你易容了,而且我也發過誓,是不能將所會的術法傳給別人的。」劉青有些歉然的看著林凡道,「你自己只有處理了。」

「這倒是無所謂了,反正魔靈門再厲害,也不可能連金鶴真人弟子這種小角色的相貌都知道的。」林凡自己單手一拍儲物袋取出了幻靈衣,神梭雖然印尼神通與速度驚人,卻不能易容,而且還沒有修復完全,幻靈衣披到身上卻是和那名鷹鉤鼻修士也有六七成相像。方才那名鷹鉤鼻修士的名字,林凡也是已經特意從金鶴真人的口中問清楚了,叫做萬雲。

「對了,方才你叫他們做的是什麼事?」劉青看著林凡,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問道。

「沒什麼。」林凡笑了笑道,「反正他們去做,不會有什麼危險。」

「我看他們只是看了一會,你這對策似乎十分簡單?」劉青有些懷疑的看著林凡,「既然叫他們去做,那你口頭告訴他們不就可以了?還弄得神秘兮兮的。到底是什麼對策?」

「當然是製造一些我們里去的假象了,他們帶了一些我封印其阿里跌氣息,他們尋到離我們相反地位置一丟便能讓人誤會我們的去向。」林凡呵呵一笑道。

劉青點了點頭。

一條黑色的濃雲在天空之中飛遁,發出如同野狼呼吼一樣的聲音。

黑色濃雲的上方,站立著兩名修士,正是分別裝扮成金鶴真人和鷹鉤鼻修士的劉青和林凡。

這條黑色的濃雲叫做天狼煙,是金鶴真人的玲瓏仙貝,若是停止激發的話,這些黑色濃雲就會凝成一塊巴掌大小的黑色晶體,也算是十分獨特。

離開金鶴真人的洞府之後,林凡和劉青兩人便是激發了那玲瓏仙貝,直直的朝著萬悅城的方位飛遁。

按照這個方位飛遁,是和這的附近穿過,接下來一路也都是荒野,沿途是不會經過什麼城池了。

此刻前方的巨大城牆已經清晰可見,距離北漠妖獸區域大約只有數百里的距離了。

「他們來了!林凡,這是魔靈門的魔體法衣,只有魔靈門立下大功的精英弟子,才會被賞賜這樣的法衣。擁有這樣法衣的弟子,地位和長老齊平,可以直接處置魔靈門外門弟子。」

突然之間,劉青的眉頭微微一跳,低聲對著林凡飛快的說了起來,「你要小心掩飾自己的修為,不要被他看出什麼破綻。」

「魔靈門居然是出動了這麼多人手。」

林凡此時也已經看到,一條青、銀兩色閃爍的遁光,從北漠妖獸區域內里突然冒了出來,宛如一條流星,劃出長長的軌跡,朝著天狼煙截了過來。

青、銀兩色華光,是由這名修士身上的法衣上散發出來,很明顯,這種法衣本身就是一件玲瓏仙貝。

「兩位道友請暫且留步。」

這名魔靈門精英弟子直直的飛掠到了林凡和劉青的前方,停了下來。

「靈主期巔峰!這種超級宗門的精英弟子,真是一般的宗門無法相比。」

林凡神識一掃之下,便看出這名魔靈門精英弟子的修為赫然也到了靈主期巔峰。

在以前觀看魔靈門招徒之時,林凡就聽沿途的修士說過,魔靈門對門人弟子的試煉非常苛刻,招入門中的弟子,成為內門弟子都十分困難,每年在試煉中隕落的內門弟子,也是數量驚人。

但是林凡同樣也十分清楚,魔靈門此種外門弟子都以十萬計的超級大宗門,基數實在是太過龐大,精英弟子,少說也是上百名。現在隨便出來一名精英弟子,便是靈主期巔峰的修為,這種實力,也實在是太過驚人。

而且這名魔靈門的弟子,也不過三十歲左右的年紀,十分年輕,身上黃色為底的魔體法衣上,好像有一條條的星河在流動,其面目也是劍眉星目,一看之下,也是氣勢非凡,完全就是大宗門,大派弟子那種特有的高貴的氣息。

「魔體法衣,你是魔靈門的弟子。」劉青不動聲色的看著這名氣宇不凡的魔靈門弟子,皺了皺眉頭,「不知阻擋我的去路,是有什麼事么?」

「哦?是金鶴山的金鶴真人?」這名魔靈門弟子一眼看到劉青身外的金色靈氣,卻是馬上行了一禮,不卑不亢的說道,「在下趙深,是魔靈門內院弟子,之所以阻住真人去路,是我們魔靈門有名對頭逃脫,在下是奉了大師兄齊雲天之命,在此盤查,對真人造成不便,實在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魔靈門也是分成內山、外山。

外山便是外門弟子,內山便是內門弟子,而內院,便是資質驚人,或是為宗門立下星大功勞,或是得到什麼際遇,修鍊速度遠超一般內門弟子,被魔靈門星點培養的精英弟子了。

「這種超級宗門的精英弟子,果然不一樣。只不過底下人雖然是做得不錯,大派的氣度,但是像齊雲天和濃眉這種人物,卻實在是太過霸道了。不過這也是地位不同,像他們那樣的位置,的確是要那樣的威風,不然難以立威,難以壓得住門下這麼多弟子。」

看到這名魔靈門弟子如此彬彬有禮的樣子,林凡的心中馬上浮現出了這樣的念頭。

很明顯,這名魔靈門弟子對劉青現在這麼彬彬有禮,並非是忌憚「金鶴真人」的實力,而是本身的處事之風。

越是如此,才越少會惹事,這種大宗門,才顯得更為可怕。

不過林凡也很清楚,這也是面對一定級別的修士才會如此之做,要是面對連靈神期都沒有的修士,這名魔靈門的弟子肯定也是不會像現在這麼客氣了。

「原來如此,那現在沒什麼事了吧?」劉青也是裝出了一副忌憚的神色,畢竟對於金鶴真人此種級別的散修來說,魔靈門的精英弟子,可是也根本不敢得罪的。

「不知這位道友和真人是什麼關係?這名名為趙深的魔靈門弟子有些歉然道:「不好意思,在下是奉命每個經過此處的修士都要詢問一下,而且還要留下記錄,否則有疏漏的話,和後面的師兄弟一比對,我就要受責罰。」

「這是我的弟子,名為萬雲。」劉青也一副不想惹事的樣子,馬上答道。

「好了,沒有什麼事了,叨擾真人了。有不便之處,還望真人海涵。」趙深取出了一片玉符,神識掃了一下,接著便含笑點了點頭,讓開了一邊。

「走!」

林凡和劉青也沒有多說什麼,一驅天狼煙,便直接激射而出,遠離了此名魔靈門弟子。

…………

兩日之後,某片荒原的上空,一條黑色濃雲嗚嗚的划空而去。

而這條黑色濃雲的前方,出現了一大片碧綠的顏色。

「萬悅城原來是這副樣子。」

黑色濃雲上,林凡凝神眺望著在一大片綠色中顯露出來的城池。

經過了連續兩天不停的飛遁之後,林凡和劉青到達了第一個目的地,萬悅城。

這兩日之間,林凡和劉青還經過一次盤查,盤查者也是一名魔靈門的精英弟子,按這樣的估計,魔靈門在北漠妖獸區域沿線布置的精英弟子,至少都有數十名之多。

對於魔靈門這樣的陣勢,林凡覺得齊雲天和濃眉老者這兩個傢伙為了對付自己,動用的力量也實在太大了一點。

此刻眼前的這座妖外城,是一座建造在平原上的城池。和之前林凡見過的數座平原城池不同,眼前這座看上去規模和靈關城差不多的城池,卻是並沒有任何高大寬厚的城牆。

因為這次城池周遭數百里的範圍之內,全部是長滿了一種綠色的蘿蔓植物。

這種綠色的蘿蔓植物的主莖稈粗細也有成人大腿般粗細,牽牽連連的長在一起,互相糾結,高度也有兩三人的高度,其莖葉之上,又長滿了許多尖利的長刺。

這種奇特的綠色蘿蔓植物,叫做綠毒蔓,汁液和尖刺都有劇毒,一般的修士不小心被刺破了肌膚,也要馬上進城服用專門的解毒丹藥。所以這麼廣闊的長滿此種植物的荒原,就是形成了此城的一條天然屏障。

一般有飛遁術法的修士,是可以直接飛到這座城池的幾處規定入口。而這方圓數百里的綠色藤蔓之中,也有不少高出綠色藤蔓的木製道路,不會飛遁術法和沒有玲瓏仙貝的低階修士,便可以通過這些道路,走入城中。

這靠近妖獸區域的城池雖然書偶要收資源很豐富,但是除了人類修士可以屠殺低階妖獸之外,低階妖獸自然也可以大規模的侵蝕城池,還不得有厲害的修士插手,這和妖王定下的規矩是雙面的。

而這城池若是真有大規模獸潮來襲,只要隨便一把火燒了這些木製道路,這城池外圍就對妖獸有很大的阻礙作用。

飛得近了,才看得清楚,這城池中的建築,倒是並不華麗,看上去有些簡樸,都是用一些山石堆砌而成,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城池的東北角,看上去是坊市的聚集地,許多修士進進出出,很是熱鬧的樣子。

只見林凡和劉青是直接飛到了東北角的城池入口,降落了下來。

和城池入口處的兩名修士交談了數句之後,很快就有一名修士畢恭畢敬的帶著兩人朝著城中東北角走了過去。

帶路的這名修士身穿黑衫,是一名面相有些精明的魁梧大漢。

此人名為趙姓修士,也是專門幫人帶路打雜,收取一些靈石費用的。對於這種修士,林凡也算是司空見慣了,到一個新的城池,雇傭一名這樣的修士,也可以節省不少的時間。

而他在這萬悅城裡,也是根本不想浪費什麼時間,所以也沒有尋找住所,而是直接讓此名修士帶著他和劉青前往最大的商會了。

一個小時后,流清河林凡都是採購齊了自己的所需,他們便朝那金鶴真人神識會面的地方而去。

「兩位前輩,這便是神寶閣了。」

林凡來這神寶閣除了是要收購自己的大量修復神梭判官通靈劍等等所需,還有一件事,便是他從金鶴真人審視了知道了這審核真人收到成立的一些神秘人物所託要辦些事情,似乎是寶物又是神秘的樣子,林凡和劉青之前就商量過了要會上一會的。

因為現在劉青還是金鶴真人的模樣,身上的靈氣凝成一頭金鶴真人的模樣,所以這名帶路的修士也是越發的敬畏,根本不敢有什麼廢話,只是片刻的時間,就將林凡和劉青帶到了一間用白色大理石堆砌而成的坊市面前。

這間坊市有前後三星,前方兩星都是一層的建築,而最後一星是三層的殿宇。

大殿門口處,卻是並沒有什麼招待的店員,只有一塊看上去年代極遠的古匾,雕刻著「神寶閣」三個大字。

「真人,你居然是早到了一日。」

正在林凡和劉青打量著這間名氣極大的坊市之時,一名華服修士從中走了出來,一眼看到劉青,卻是微微一怔,低聲說了這麼一句。

林凡和劉青的眼光頓時都不可察覺的閃動了一下。

這名華服修士長著一張國字臉,四十來歲的年紀,相貌有些威嚴,頭髮在腦後紮成了一條辮子,但是修為卻也不低,是靈主期巔峰的修為。

很明顯,此名華服修士是和金鶴真人是舊識,而且還和金鶴真人有什麼約定。

「跟我來吧。」

但是不等劉青答話,這名華服修士便朝著劉青點了點頭,卻是在前面帶起了路來。

林凡的眉頭又是不可察覺的微微一皺。

按理來說此名華服修士的修為要比金鶴真人低,對金鶴真人的態度應該十分恭敬才對,但是看此時這名華服修士的樣子,卻好像是地位比金鶴真人還要高,能夠指使金鶴真人,這就不由得讓人覺得古怪了。

「這人也是易容了的,看看到底是什麼情形再說。」劉青偷偷的對林凡傳音道。

林凡也是沒有什麼遲鈍,隨手取了一顆靈石丟給了帶路的趙姓修士之後,就和劉青一齊跟在了這名修士的身後。

前面帶路的修士,倒是也沒有任何的廢話,七拐八拐走了一陣之後,這名修士卻是帶著兩人進入了一處住所之中。

這處住所雖然只是一層兩層的樓閣,但是外面卻是有一個黃色的靈光光罩籠罩著,看上去這處住所在這萬悅城中的檔次也不算低了。

「正好我也是早到了兩日。」

華服修士卻是根本沒有想到眼前的這「金鶴真人」根本不是本人,直接就將劉青和林凡帶到了一間靜室之中。

只是說這一句話之後,這名華服修士卻是馬上將鋪在地上的銀絲草毯卷了起來,然後伸手一攝,卻是將地上的一塊石板掀了起來,隨後,讓林凡和劉青忍不住互望了一眼的是,這名修士卻是從石板下方,取出了一個不知道是何種材料製成的黑色木箱出來。

這個黑色木箱四四方方,只有一尺多見方。林凡不動聲色的神識一掃之下,卻是眼中又是不可察覺的異芒一閃。

這個黑色木箱裡頭,是一個球狀物,沒有什麼靈氣,表面也沒有什麼紋理,給他的感覺好像是一塊圓形的泥球。

「他讓你帶去的,就是這樣東西了。」而取出了這個黑色木箱之後,這名華服修士卻是直接將黑色木箱遞給了劉青。

「這……。」劉青微微一怔。很明顯,這名華服修士居然是正好和金鶴真人約好一日後在這萬悅城碰頭的,而碰頭的目的,似乎就只是要將這個黑色木箱裡面的東西,讓金鶴真人帶給某個人。

劉青也是反應十分機敏的,這種送上門來的東西,他當然不可能不要。

所以微微一怔之後,劉青只是點了點頭,也不說什麼,在儲物袋上一拍,就想要將這個箱子收入儲物袋中。

「等等!」但是劉青的這個動作,卻是讓這華服修士馬上面色大變起來。

「怎麼?」劉青的心中頓時一緊,而林凡的注意力也是馬上集中在了這名華服修士的身上,兩人都以為是這名華服修士在此時看出了什麼破綻。

「華長老難道沒有特別交待過你,這東西是不能裝入儲物袋中的么?」但是華服修士卻只是臉色蠟黃的說了這麼一句。

「華長老?」林凡和劉青偷偷的交換了一下眼色,兩人此刻是都想到了那金鶴真人所說的魔靈門的李關長老。林凡也是知道魔靈門是北漠北部第二大的宗門,宗門之內靈主修士數目不少,實力十分強橫,但是反正林凡當時就已經決定將金鶴真人和兩名弟子殺得一乾二淨,死無對證,所以他也根本不在乎什麼魔靈門。

「沒有,他是並沒有特別交待過此點。」劉青不動聲色的回答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