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歐陽落雷再次一聲慘叫,失血過多,一下子就臉色慘白身體搖搖欲墜。然後,一抹耀眼的刀光映入眼裡,心中浮生前所未有的危險,想要舉刀格擋卻身體麻木無力,想側身躲避卻身體動彈不得。左右兩腳的腳心被洞穿后,不僅受了重傷流失大量精血,似乎還中了某種劇毒,身體一下子麻木無力。

林天人刀合一,迅速衝到了歐陽落雷面前,沉重的黑水重刀直接抹向後者的脖子。這樣一刀斬下去,歐陽落雷就要人頭落地。

圍觀的人們驚叫起來,人人緊張地瞪大雙眼。歐陽落雷更是緊張,偏偏一時間難以動彈,只能眼睜睜看著可怕的黑水重刀越來越近。

嗡!黑水重刀顫動著,嗡鳴著,到了離歐陽落雷脖子只剩一寸的時候,驟然停下。然後,刀身一側,改斬為拍,變招把歐陽落雷震飛出去。最後時刻,林天明顯手下留情了。

「歐陽師兄,承讓了!」

林天手掐一道法訣,紅光一閃,就把潛伏在地下的吸血藤妖收回遮天旗內,主動收手。這只是一場宗門內部的比武而已,歐陽落雷雖然狂妄自大,這些年來還縱容荊龍等人橫行霸道,但罪不至死。

「厲害,剛才那潛伏在地下的是什麼?」

「土龍!真沒想到,林天竟然收取了一條土龍為天命戰神,他是怎麼做到的?」

……

宗門弟子們轟動起來,議論紛紛。

林天和吸血藤妖的動作太快了,有些人明明位置靠前,竟然都看不清楚具體是什麼回事,紅光一閃就不見吸血藤妖的蹤影。只有一些經驗豐富的高手,才知道那是一條兇猛的土龍。

一條土龍?

歐陽落雷站起來,心中苦澀。這時候,也終於知道怎麼回事,明白中了一條土龍的伏擊。明明修為在林天之上,潛伏了多年要大展手腳,結果卻反過來輸在林天手下沒法闖入下一輪,心中自然苦澀、懊悔、不甘,如果同樣召出天命戰神,或者一開戰就展開落雷刀域,都不可能落敗,可以將林天壓製得死死的,但現在一切都晚了,撿起掉在地上的長刀,轉身悻悻而去。

上一輪輪空的林天,出乎意外的擊敗強敵,闖入了下一輪。

李亭君等人喜出望外,帶頭大聲歡呼起來,掌聲如潮。 歐陽落雷前腳剛走,林天也迅速離開了較量場。

「林天,恭喜你!」

「恭喜林天師兄!」

張五常和李亭君等人迎上來,眾星拱月般圍在林天身邊,一個個眉飛色舞,似乎擊敗強敵闖進決戰第三輪的不是林天,而是他們。

「決戰越到了後面,越是激烈和兇險,林天,你做好準備沒有?」

張五常從懷裡掏出一個水晶瓶,把剩下的培元丹全部送給林天,「林天,抓緊時間恢復元氣。我已經出局了,現在,就看你的了。」

張五常臉色有些黯然,這次大比武他也期望甚高,但最後,連第一輪決戰都過不了。修為明明比林天高了兩個小級別,早就修鍊到了先天七重,到頭來,卻連只有先天五重的林天都不如。

大比武和平常的挑戰不同,除了要有強大的實力外,運氣也是相當重要。遇上一個超強的對手,別說闖入最後階段的決戰了,連第一階段的海選都過不了,直接就被淘汰了,那才叫冤!

「出局了,不一定就是壞事!太過好強,到了最後,或許把一身修為甚至命都搭了進去。」林天安慰張五常,頓了頓,說道:「歐陽落雷那傢伙雖然把你擋在決戰之外,但他自己,也在決戰第二輪噶然止步,丟了臉面還受傷不輕,這和沒進決戰又有什麼區別?」

「林天,你那最後一刀不應該停下來,直接斬下歐陽落雷的腦袋最好。」張五常狠狠說了一句,然後,看著林天說道:「林天,你知道,師兄我最敬佩你的是什麼嗎?」

「是什麼?」林天問道。

「不是你的實力,也不是你的天賦,而是心境!敢于越級挑戰不畏強敵殺戈果斷,卻又能在關鍵時刻懸崖勒馬保持冷靜,能一刀殺了對手卻饒對方一命!」張五常語氣由衷,實話實說,從仙門考核一路走來,他對林天的性格和為人越來越了解,深為敬佩。

四大隱世仙門源遠流長,隱隱執掌仙門牛耳的乾坤刀宗更是有著悠久的歷史,宗門歷來不缺厲害的天才,但年紀輕輕就有林天這份心境的,少而又少。坦蕩磊落,從容低調,關鍵時刻又能挺身而出殺戈果斷,這正是一個真正的仙門高手風骨。

「這一世,我不求功名利祿,只求長生。一場宗門內的比武而已,有必要你死我活么?」

林天笑笑,吞下三粒培元丹,緩緩閉上眼睛閉目養神,就地恢復元氣修鍊起來。

剛才,趁歐陽落雷太過自大,突然把吸血藤妖召出來攻其不備,這才強行過關闖入下一輪;

接下來,會遇到什麼樣的高手?如果遇到修為還遠在歐陽落雷之上的逆天高手,怎麼應對?

林天戰意澎湃,期望著和年青一代中逆天的宗門高手過招,同時,也感覺到了沉沉的壓力,抓緊時間恢復元氣。

廣場上,掌聲如潮不斷地傳來,參戰的高手們紛紛決出了勝負。

沒過多久,中年執事再次走上了高台,宣告第三輪決戰的開始,宣讀對戰的名單。

根據統計,共有九十七人闖入了大比武第三階段的決戰。

第一輪淘汰戰後,剩下四十九人,一人輪空;

第二輪淘汰戰後,只剩下二十五人,按比武規矩,又將有一人在第三輪的決戰中輪空。這個幸運兒,會是誰呢?

熙熙攘攘的東刀廣場迅速安靜下來,人們紛紛閉上嘴巴,靜聽中年執事的宣讀。

「這一輪,上官屠對楊軍,慕容化對丁海峰……」

中年執事聲音洪亮,拖長聲音念出一個個名字,最後,換掃台下的人群一眼,說道:「最後一個,林天,輪空!」

廣場上靜悄悄的,然後,猛然沸騰起來。

「林天已經輪空了一次,再次輪空?是這小子運氣太好,還是隱藏太深大有來頭,背後做了什麼手腳?」

「就是,在決戰中輪空兩次,哪有這麼好的運氣?黑幕,肯定是有什麼黑幕!」

「不可能,四大宗門巨頭就在高台上壓陣,誰能做什麼手腳?又有誰,能收買得了四大巨頭?」

……

人們轟動起來,議論紛紛。

張五常和李亭君等人激動起來,紛紛為林天歡呼,憧憬著林天在這次大比武創下更大的奇迹。站在人群中的高飛、歐陽落雷和荊龍等人,卻是臉色難看。

輪空一次,運氣就好到讓人流口水,再次輪空,運氣簡直好到讓人髮指!

歐陽落雷沉著臉,哼了一聲后直接轉身就走,沒有心情再看下去了,心裡糟糕透頂。荊龍等人見狀,一個個灰溜溜地跟上去,一行人匆匆下山離開了東刀峰。

「林天啊林天,你小子運氣還真好!」

高飛喃喃自語,臉色陰沉難看,一雙眼睛卻是銳利冰冷炯炯有神。指縫間,冷光閃爍,一把把鋒利的飛刀上下翻飛。

噹噹當的鐘聲響起,蓋過了人們的驚嘆聲和議論聲,宣告第三輪決戰的正式開始。

最後二十幾個宗門高手,逐一上場較量。

最先下場的,是在百人堂排行第三的逆天高手慕容化,僅僅一刀,就重創同樣是百人堂高手的對手,輕鬆獲勝進入了下一輪。在人們眼中,儼然是這次大比武的第一高手,除非是百人堂排行第一和第二的逆天高手出關,年青一代中沒有任何人是他的對手。

繼慕容化之後,上官屠也迅速獲勝過關。他的對手丁海峰也修為不俗,還有一個力大無窮的巨猿助戰,但還是輸在了上官屠刀下。身為傳功長老獨孤野的親傳弟子,上官屠實力超群,在戰鬥中展現出來的實力還在其百人堂排名之上,連在百人堂排行第二十七位的丁海峰都不是其對手。顯然,平時隱藏實力的遠不止歐陽落雷一個。

乾坤刀宗向來鼓勵競爭,門下弟子間挑戰成風,但因為各種各樣的緣故,往日不願出手挑戰,或者沒有全力以赴的宗門高手也為數不少。百人堂匯聚了宗門年青一代的精銳高手,但排行不一定就是實力的真實寫照。

林天閉上雙眼,就在人群中修鍊起來,靜靜地恢復元氣養精蓄銳。每開啟一次生死境,都會對體內各器官造成不小的傷害,在生死境下攻擊越兇猛傷害就越大,需要及時修復和治療。不然,傷勢積累起來,到了最後就演變成不可挽回的重創,嚴重的話甚至當場爆體而亡。

無論什麼時候,九轉生死功上的生死境都是一個強大的殺手鐧,但也不可頻繁使用,林天牢記伏羲寶典上的提醒,小心翼翼。

上場較量的宗門高手越來越多,林天一直閉著雙眼,靜心修鍊兩耳不聞窗外事,直至一個人的登場。

較量場上,再次響起熟悉的暴熊的怒吼,林天睜開眼睛,正好看見驚人的一幕。

赫連不都竟然也闖進了決戰第三輪,正在和一個宗門高手激戰,兩人都把天命戰神召了出來。赫連不都猛衝猛打,渾身血氣蕩漾把獸血金剛體魄催動到極致,看上去活脫脫一頭嗜血猛獸。他的對手也並非善類,兩人以攻對攻,猛然一招硬碰后,兩人手裡的長刀同時斷成了兩截。然後,赫連不都猛然探手,從腿肚子摸出一把不到一尺長的斷刀,一刀就破掉對方的金剛體魄洞穿了其胸膛。

「啊……」

和赫連不都對戰的宗門弟子一聲慘叫,伸手指著赫連不都,身體轟然倒地,雙眼瞪得大大的,轉眼間就沒了氣息。守在他身邊的一頭尖嘴鱷,也被赫連不都的暴熊血淋淋地撕成兩半。

圍觀的人群,瞬間騷動起來,驚叫連連。

有人迅速衝上去救人,可惜,已經晚了。赫連不都那一刀,正中對手的心臟,下手又快又狠,分明就是奔著要人命去的。

從第一階段的海選到現在,大比武出現了第一例死亡。

「破天刀,那是一柄貨真價實的專破金剛體魄的破天刀!宗門大比武中,嚴禁使用這種大殺器,這把刀,赫連不都是怎麼來的?」

「就是,這小子下手也太狠了!」

……

人們議論紛紛,有人驚嘆,有人憤怒。高台上,傳功長老獨孤野皺了皺眉頭,赫連不都的師尊葉冰封則不為所動,視而不見一樣仍然冷冰冰的沒有任何錶示。

出身蠻族,果然就是天生的兇殘和冷血!

林天臉上變色,目光冰冷起來,在地下暗影城聯手斬殺當今武道盟主左寒天而對赫連不都留下的僅有的一點好感,蕩然無存。回想起來,當初在暗影城面對不可一世的左寒天,赫連不都不是因為勇氣而奮起反擊,而是因為流淌在其蠻族血脈中的兇狠和野蠻!當初,在死亡山谷遭到赫連不都的跟蹤,差點被其伏殺的一幕浮上心頭。

「擋我者,殺!」

赫連不都昂頭一聲怒吼,毫不在乎人們的憤怒和指責,甚至,還獰笑著遠遠朝林天比劃了一個割喉的動作,這才把那頭兇猛的暴熊收起來走下較量場。

這小子,是個強敵!

林天深吸一口氣,目光越來越冷。接下來,兩人沒在決戰中相遇還好,一旦狹路相逢,絕對是一場惡戰!剛加入乾坤刀宗的時候,赫連不都的修為很一般,但這段時間在刑罰長老葉冰封的指點下,修為突飛猛進,還有了破天刀這種大殺器,讓其更加兇悍和狂妄!這種人,除非對其有著超強的遠高一大截的修為讓其忌憚,不然,絕對是強大的威脅! 眾目睽睽下,第三輪決戰也迅速過去,接下來,是決戰的第四輪。進入這一輪決戰的,連同輪空的林天在內,只剩下十三人。

中年執事再次走上高台,宣讀第四輪決戰的名單,念到的第一個名字,就是林天,「第四輪,林天,對……,赫……連……不……都……」

中年執事拖長聲音,宣讀了林天和赫連不都的名字,話音剛落,廣場就轟動起來,蓋過了中年執事後續的聲音。

這次大比武,除了慕容化那個超級高手外,最引人矚目的莫過於林天和赫連不都。兩人都是入門不久的新人弟子,同樣過關斬將闖入了決戰,林天刀法多變冷靜過人,每每在關鍵時刻以弱勝強出奇制勝,赫連不都則是勇猛過人,把一個獸血戰士的兇狠和野蠻展現得淋漓盡致。兩虎相爭,這一戰誰將勝出?

人們議論紛紛,激動起來翹首以盼,對兩個新人弟子間較量的期待,竟然超過了兩個百人堂高手間的激戰。

「哈哈哈,林天,出來吧!」

赫連不都大踏步登上了較量場,哈哈大笑,一副殺氣騰騰胸有成竹的樣子,揚手把他的暴熊王召出來。還沒開戰,甚至,連林天的影子都還沒見到就召出了天命戰神,顯然,要全力以赴和林天展開一場生死激戰毫不留情。

「赫連不都,沒想到,我們真在決戰中遇上了。」林天淡淡說道,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哈哈,這是你註定要死在我手裡!」

赫連不都獰笑,惡狠狠看著林天,「我說過,要在大比武中光明正大擊敗你,就一定要擊敗你,武道高手中天下第一的名頭,是我的!林天,來吧,把你的天命戰神召出來,別讓人說我勝之不武。你現在不召出來,等會,你就連召出天命戰神的機會都沒了!」

「如你所願!」

林天淡淡回答,現在,已經徹底了解了赫連不都的性格,不願和他多費口舌,直接把喬裝成小土龍的吸血藤妖召出來。這一次,故意讓小土龍在人們面前露露面,繞著自己轉幾圈。

「果然是一條土龍,嘖嘖,還是一條出生不久的小土龍!」

「奇怪了,土龍是很厲害,但一條初生的小土龍,怎麼也那麼兇猛,接連兩次都讓歐陽落雷中招?」

看著神氣的小土龍,人們驚嘆連連,也有人心生疑惑。不過,沒等人們仔細多看,小土龍就晃動身體一頭扎入地下消失不見了,速度奇快。

赫連不都微微變色,四下打量一眼,臉色漸漸凝重起來,從背上拔出備用的長刀,「不錯,林天,沒想到你竟然能收取一條土龍。來吧,你我大戰三百回合,看看加入宗門后,誰更勝一籌!」

勁風撲面,話音未落,赫連不都就動手了,人刀合一向林天撲去。

身後,暴熊王昂頭一聲怒吼,大踏步緊跟而上。

一人一熊,怒吼著率先發起了攻擊,迫不及待的殺氣騰騰。

林天頭頂寬大的流雲斗笠,像座石雕一樣站立不動,小土龍潛入地下后就不見蹤影,似乎已經走遠。

來吧!

讓我看看,一代宗門巨頭,刑罰長老葉冰封門下弟子,有什麼不同!

林天站立不動,兩道刀旋卻開始加速旋轉,體內力量波動開始攀升,身上七彩光芒閃爍,開始催動伏羲金剛體魄。

一場勢均力敵的激戰,開始了!

廣場上,氣氛驟然緊張起來,人人雙眼一眨不眨,唯恐錯過精彩的一幕。

看著林天身上的七彩光芒,站在較量場邊上觀戰的上官屠眼前一亮,目光炙熱起來。遠遠站在廣場邊上的葉嬌媚,也微微皺起了眉頭,「咦,七彩光芒從體內滲出,流轉於體表形成一重七彩戰甲,這是什麼金剛體魄?」

面對來勢洶洶的赫連不都和暴熊王,林天沒有拔刀,但身上的七彩光芒越來越盛,引人注目。

呼!鋒利的長刀,帶著勁風斬向林天的面門。

赫連不都殺氣騰騰,大開大合攻擊兇猛。

「好刀法,可惜,速度太慢了!赫連不都,你的絕招大殺四方呢,施展出來吧!」

林天冷冷說道,身體柳絮般擺動起來,施展縹緲步避過赫連不都的刀芒,讓緊隨其後的暴熊王撲空。

「林天,你還不拔刀?」

赫連不都大聲厲喝,臉龐更加猙獰起來,略微停頓后,發起更加兇猛的攻擊,猛衝幾步後身體高高躍起,然後,在空中旋轉身體,刀芒籠罩周身,裹著重重刀光向林天撲去。一時間,聲勢浩大殺氣衝天,「林天,你想找死,我成全你,去死吧!」

大殺四方!

見林天刀都不拔出來就躲過了自己的攻擊,赫連不都大怒,心生一股被羞辱的感覺,身上血光蕩漾把獸血金剛體催動到極致,然後奮力施展拜入刑罰長老葉冰封門下學到的殺招,開始全力出擊。

吼!

暴熊王昂頭大聲咆哮,身體一瞬間膨脹了一圈,緊跟在赫連不都身後向林天撲上去。一人一熊,默契地全力出擊,在他們兩個的圍攻下,一個先天七重的宗門高手都抵擋不住,慘死在赫連不都刀下,林天呢?怎麼阻擋?

人們更加緊張了,尤其是張五常和李亭君等人,齊齊為林天捏了一把冷汗。

腳下的地面,突然輕輕顫動起來,出現一道波浪。然後,潛伏在地下的吸血藤妖破土而出,正好出現在赫連不都下方,像把刺刀一樣撞上去。

林天站立不動,冷眼看著來勢洶洶的赫連不都,但在他的指揮下,吸血藤妖卻驟然發起了突襲。

赫連不都突然變色,感覺到了危險。大殺四方這一招,身體高速旋轉刀芒籠罩周身,攻擊兇猛並防守嚴密,身上可謂滴水不漏,向來是刑罰堂一脈的殺招。唯一的破綻,就在腳下!身體凌空,突然間遭到來自雙腳正下方的突襲,這就尷尬了。

「好一條土龍,殺!」

赫連不都怒吼一聲,關鍵時刻迅速變招,身體猛地向前翻滾避過吸血藤妖的攻擊。然後,身體以更快的速度旋轉,捨棄身後的吸血藤妖,裹著重重刀光繼續向林天撲去。魁梧的身體高高躍起,如同一座山一樣向林天壓下去,刀光冷冽,把林天方圓七米都籠罩起來。在這七米方圓內,無論林天站在哪個位置都必定要迎來兜頭一刀,無處可躲!

刀光所籠罩之內,生殺予奪,無論對方有多少人,通殺!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