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兩位武皇卻是在這一瞬間的功夫,就來到了十五里之外,當真是詭異恐怖。

「算你接下了,今日我等守承諾,十息之後在來追殺。」這兩位武皇竟然是停在了虛空之中。

烏龜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十息時間看起來很短,但是對於他們來說,一息的時間都是救命,更加不用說是十息的時間了。

「多謝……」凌天賜緊皺眉頭,一說話,頓時就覺得一陣胸悶。

喉嚨處似乎是有著一股甜味湧現出來,凌天賜強忍著,烏龜此刻真的是已經拼盡了全力,速度提升到了極點。

現在要想平安的到達蒼月山脈,幾乎是不可能了,十息的時間,並不是很長。

而且凌天賜和聖采月更加清楚的一點,那就是來追殺他們的可不是只有兩位武王那麼簡單。

因為他們已經感受到了,別人的氣息在接近了。

凌天賜迅速的調整自己的氣息,連忙的吞下幾顆丹藥,鬼知道這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轟隆!」

天際中,有著一聲巨響,又是一道身影已經穿越了空間,直接的與這空氣都摩擦出巨大的響動,衡越而來。

聖采月的眼神中有著一絲光芒閃爍,她手中的聖月刀已經泛著一股晶瑩的紫色,看起來十分的美麗動人。

這也是一位武皇高手,他的速度顯然是比之前的那兩位更快,更加的恐怖。

至少也是超越了武皇六段的修為才有這個能力。

「怎麼辦?」聖采月問道,她其實是在詢問真正的戰鬥方式。

「不能戰。」凌天賜搖頭道:「咱們現在終於是再次的進入蒼月省了,快點,其餘的攻擊,我相信我能夠抵抗一二。」

聖采月沉默了,她知道凌天賜是想保留更多的能力和爭取更多的時間去蒼月山脈。

一旦是在這裡被纏住,他們就真的沒有一絲走掉的機會了。

而她可不會認為,對方會因為自己的身份,他們有所放棄。

這種地方,就算是將人殺死之後,然後拋屍荒野毀屍滅跡,也是未嘗不可。

「凌天賜,你的速度還是挺快的。」這位追趕而來的武皇冷冷的笑道,「不過,在我這裡,你可是沒有辦法再繼續逃走了。」

天際之上,陰雲滾動,那股可怕的氣勢,卻是讓凌天賜都覺得一陣壓抑難受。

「轟——」

一道巨大的光柱轟然而下,那股可怕的沉寂與毀滅之力,縱然是凌天賜都覺得眼角在不斷的跳動。

「玄靈之盾。」

四面防禦全部都被凌天賜疊加在了一起,他渾身都被武念力所包圍,甚至是已經達到了一種極為恐怖的程度。

「咚!」

這道恐怖的攻擊,首先就撞擊在了凌天賜的玄靈之盾上。

要知道,以凌天賜如今的修為施展這四面合一的防禦盾,那防禦之力絕對是達到了最強。

但是,在這道恐怖的攻擊之下,竟然是只堅持了不到三秒,然後就轟然的炸碎了。

而後,狠狠的撞擊在這聖采月之前布置的結界之上,兩者之間的力量摩擦,撞擊出璀璨的火花。

烏龜的身軀都在劇烈的抖動,它的速度沒有一絲一毫的放鬆,但縱然是如此,它也是受到了攻擊。

「轟——」

那武皇高手的身影也終於是接近了,被遠遠甩開的兩位武皇也是急速趕來。

「砰!」

這股沉悶的力量,直接的讓烏龜的身軀都出現了劇烈的晃動,聖采月和凌天賜差點就站不穩了。

「快了。」凌天賜看了一眼前面,他們現在是在和死亡做抗爭。

聖采月一個橫跨,擋在了凌天賜的前面道:「這次我來接,你要施展最後一次防禦。」

凌天賜的心都在顫抖,他覺得有些苦澀,現在自己居然要心愛的女人幫助自己擋住必殺技?

體內的丹藥之力已經全面的爆發了,他臉色漲紅了,看了一眼這已經非常接近的數道身影,雙手猛然的一合,印法結出。

蜜婚超甜:墨少家萌寶排好隊 聖采月的單手緊握聖月刀,那眸子之中,已經是有著冰冷的殺意在凝聚,她緩緩的舉起了刀身。

那璀璨的刀芒與紫意,頓時在這上空中展開,她注視著後面。

此刻天際中,可不是只有三道身影,而是有著五道身影,四位都是武皇級別的高手,但是另外一位卻是帝級高手了。

洶湧的武念力,就像是山洪暴發,猛獸下山一般的徹底湧出來。

天際中,鋒銳的刀芒之氣,正在逐步的擴散,聖采月的這一刀,彷彿是要劈開天與地一般。

那上空,已經有著一輪紫色的日月出現,就連她身下的烏龜都變成了紫色的,十分的怪異。

烏龜此刻無疑是著急的,心中都已經是焦躁到了極點,但是它現在不能戰鬥,一旦戰鬥,他們就跑不掉了。

「紫月聖霞斬。」

天際就像是有著紫霞光芒在照射一般,十分的美麗動人,而此刻的天際日月同輝,氣勢相當恐怖與驚人,隨著聖采月的這一刀斬出,直接的有著無比瑰麗的異象出現。

那五道身影而來,都是流露出一絲震驚之色,不過,也緊緊只是震驚而已。

「小小年紀,居然有著如此恐怖的修為,不愧為聖刀門門主的女兒。」那位帝級的高手開口說道。

他輕輕地揮手,頓時天地之間,那涌動的靈氣,就彷彿是凝固了。

一道不過是粗如拇指般大小的光柱,就對著這漫天的刀芒轟擊而來。 而且這一輪日月,此刻卻是爆發出無盡的威能,轟然而至。

「轟——」

但是,這種強大的攻擊,在一個帝級的高手面前,依舊是沒有任何的效果。

它們的爆發,不過是阻擋了這位帝級高手片刻的時間罷了。

聖采月也是受到了契機的牽引,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縱然是她達到了武王一段又如何? 誰在時光里傾聽你 還不是一樣的阻擋不了?

凌天賜看的眼眸都開始變了,那雙手之上,已經是有著一朵巨大的金色蓮花出現。

那充滿了危險的氣息波動,愈發的強烈,這是玄靈段武技才有的威能。

凌天賜這次要再次的施展凝神決。

可是這種超級難度的凝神決,可不是那麼容易繼續修鍊的。

至少從他得到,到修鍊成第一訣,已經有數年的時間了。

那股狂暴的威能爆發,五位高手的身軀已經非常的接近這烏龜的龐大身軀了。

「去。」

巨大的金蓮,帶著一股恐怖的毀滅之意,在飛出烏龜結界的那一刻,頓時劃分為了十二道直徑足足是有著一米之巨的巨大金色蓮花。

縱然是那飛行在最前面的武帝強者,此刻也是皺起了眉頭。

棄婦逃婚:撒旦請自愛 十二朵金色的蓮花,每一朵蓮花都足足是有著十二瓣花瓣之多,在前面猛然的分解之後,漫天都是花瓣,對著他們飛射而來。

「小心。」那五皇高手喊道,這股強大的毀滅之力,實在是太驚人了。

他們實在是想不到,凌天賜居然還有著如此恐怖的爆發之力。

只是,這樣強大的攻擊力,依舊是不能跨越兩大境界來斬殺高手。

轟轟……

劇烈的爆炸在這些高手的前面爆炸開來,成功的阻擋了他們前進的步伐。

但,此刻只是擋住了五位高手的步伐而已,在這炸開之後,上方的天際中,又出現了三位高手。

兩位武皇和一位武帝高手,三位高手的出現,徹底的讓烏龜的心都涼了。

果然,這大陸各大帝國,這次是鐵了心的要將這凌天賜扼殺在搖籃之中啊。

甚至是,他都可以肯定,這些人,只不過是出來試探的。

指不定這暗中還有這大量的武帝甚至是武聖高手存在,他們就不信這凌天賜的周身沒有高手保護?

「凌天賜,你逃不掉的。」這說話之人,正是那位武帝強者。

凌天賜冷笑,擦乾血跡,重新站起來,這個時候說屁話有什麼用?

如果天真的要滅掉他凌天賜,他也必定會抗爭一下。

但,如果天不亡他,這個仇,他遲早都會報回來的。

沖,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衝進蒼月山脈。

這個詭異的山脈,就連武聖都隕落過,他不信自己沒有辦法逃脫這些傢伙的追殺!

「冥頑不靈。」這武帝身邊的武皇高手怒了,當即一手抓來,天際中,那遮天大手印,相當的恐怖。

天際的陽光都彷彿是被遮擋了,那恐怖的殺機,已經好不掩藏的釋放出來。

凌天賜和聖采月兩人死死的的看著那就就在眼前的蒼月山脈,心中都是一陣緊張。

「七彩玲瓏塔身。」凌天賜單手舉起,周身七彩光暈釋放,將整個烏龜和他們兩人都包裹在其中。

一道巨大的塔身防禦出現,外面流光溢彩,十分的美麗。

「隆!」

這巨大的手印,便是狠狠的抓在了這防禦塔身之上。

只是讓這後面的高手以及這三位高手都沒有想到的是,凌天賜的防禦,居然是已經支撐起了這一次的攻擊。

可是,這道手印並沒有將他的防禦給破碎,就不代表著這其餘的高手不會出手。

在這武皇高手出手未果之後,那另外的武皇和武帝都出手了,那超級強大的威壓,已經直接的帶著死亡氣息籠罩下來。

凌天賜渾身都在顫抖,冷汗不斷的外冒,以他的修為,面對武皇和武帝,依舊是和幼小的螻蟻沒有任何的區別。

「啊——」

一聲怒吼,長發飛舞,凌天賜整個人都就像是發狂了一樣,周身的武念力全部都灌注進入了這座塔身之上。

「鐺鐺!」

這兩聲的震動,使得凌天賜當場就噴出了一口鮮血,臉色煞白,但是七彩玲瓏塔身卻是依舊平安無事。

如果說這第一次,是因為巧合,讓凌天賜承受了這一次的壓力,那麼這兩次顯然就大大的有問題了。

「看來這小子的身上有古怪啊。」這些高手可都不是一個帝國出來的,他們就算是要斬殺凌天賜,也絕對不會讓凌天賜的東西給別人拿走。

凌天賜居然有著如此的防禦功法,他們不心動?

連武帝一擊都能夠當下,若是他們這些高手得到,豈不是等於以後多了一條命?

當然,此刻的凌天賜肯定是想不到他們的心裡想些什麼,因為他根本就沒有那個心思再去想了。

死到臨頭,那裡還有那麼多的思路?

聖采月抵制著凌天賜的後背,烏龜的身軀也在顫抖,眼看著蒼月山脈就在眼前的,但是這八位高手,卻是將他們都追趕上了。

「下降。」凌天賜催促道,這是唯一的辦法,他們已經不能逃掉了。

「小子,你以為你躲進這蒼月山脈中,你就能夠活命?」這其中的武皇高手冷冷的嘲笑道。

「沒空陪你玩了,受死吧。」

強大的威壓,頓時如潮水一般的奔涌而來,十分的可怕。

凌天賜的眼神中有著血色瀰漫上來,他周身的暴戾之氣,也是顯得愈發的猙獰與可怖,甚至是在逐步的釋放出來。

聖采月感受到凌天賜的身軀越來越冷,頓時心中一顫,她知道,凌天賜終究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但是她實在是不願意看到凌天賜進入這種狀態,冰冷無情,藐視天下蒼生,唯我獨尊。

可是,就在那千鈞一髮之際,他們的周身空間中,直接的出現了一道扭曲的身影,甚至是凌天賜那如此強大和敏銳的感知,都沒有察覺到。

這道身影出現的太過於突兀,太過於詭異了,他只說了一句,「快走!」

心神猛然的一顫,不管會凌天賜,又或者聖采月,他們兩人都不敢相信,此刻竟然還會有人出手相助。 這位也是武皇高手,甚至是處於武皇巔峰層次,可是這又如何?

他能夠阻擋武帝高手的一擊?

這裡足足是有著六位武皇和兩位武帝啊。

凌天賜的心中一團亂麻,他怒吼一聲,讓烏龜等一下,他不可能讓別人救了自己,而葬送了自己,他做不到。

儘管他可以一怒伏屍百萬。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