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在這個國家,這些犯罪組織是合法存在的。他們與警察還有政屆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就像是正規公司一樣經營著各種事業。

繁華至極的銀座這邊,從風俗店到夜總會,所有與特殊服務行業擦邊的店面全都是由雅庫扎負責提供保護。許諾想要找到一家不知道隱藏在哪個角落裡面的夜總會,找他們就是最快的捷徑。

不過此時時間方面的選擇不太好,大白天的街面上很少會有日本黑幫的人出沒。而且四周那些日進斗金,讓各國遊客們全都流連忘返的諸多風俗店等等店面也全都關著門。許諾找了半天都沒有能夠找到目標。

就在不耐煩的許諾準備直接強行沖入一家店面的時候,終於在不遠處的一條狹窄巷道內看到了幾個奇裝異服,腦袋梳攏的像是怪物,一律全都染成黃色還畫著黑色眼線的混混們。許諾當即露出了笑容,邁步走了過去。

「混蛋!」

「啊!」

「咔!」

「救命!」

「我再也不敢了!」

「咔!啊!」

三越百貨大樓附近一處狹窄的巷道內,許諾捏著自己的拳頭拎起一個被他卸下了兩隻胳膊關節的金毛,將他的半邊身子直接卡在了一旁的垃圾桶裡面。而在許諾的腳下,橫七豎八的躺著其他三個同樣被許諾卸下關節的倒霉蛋。

「說,新松夜總會在哪裡?」許諾猛然壓下垃圾箱蓋子砸在了混混的後背上,砸的那個金毛痛苦慘叫不已。

這些從耳朵後面開始一直蔓延到屁股上全都是紋身的傢伙們就沒有一個好東西。有組織的還好一些,而沒有組織單單是小團體遊盪廝混還沒有地盤的這種才是最壞的。敲詐勒索,盜竊搶劫,逼良為娼等等等等各種壞事做絕。

而且他們向來都是針對外國人尤其是來自東亞的外國遊客還有膽小怕事的普通平民們出手,絕對的人渣級別。對於這種人,許諾可不會有什麼同情心可言。

而之所以沒有一上來就殺人立威,那是因為許諾擔心會直接使得混混們會過度驚嚇而出現逆反心理,所以僅僅是恐嚇威脅一番等到得到了自己需要的情報之後再清理乾淨收尾。

果然,在許諾的強力威脅之下,這些地頭蛇們惶恐不安的將新松夜總會的確切地址交代給了許諾。

雖然話已經說了出去,可是幾名痛苦萬分的小混混們眼底之中那抹怨毒的恨意卻完全無法騙過許諾的眼睛。對於這種人,現在的許諾更加喜歡直接處理掉。

之前許諾雖然強大,可是內心之中依舊保持著一份對於法律和道德的約束。畢竟是這麼多年的生活習慣,也接受了這麼多年的普世道德教育。許諾極少會主動去毀滅生命,尤其是在現代時空之中。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許諾的實力越來越強大,經歷的各種神奇事情越來越多,雙手上沾染的各式鮮血也越來越多。

現在的許諾心中已經逐漸開始轉向以自己為中心。性格逐漸轉向冷漠,漠視世間的一切約束,就像是那些神話傳說之中擁有強大力量的神靈一般。

此時此刻,哪怕僅僅只是一個街頭混混,許諾以往在這種情況下會選擇直接離開。甚至還有可能會仍下筆錢給他們去看傷勢。可是現在,許諾卻認為他們擁有潛在的威脅,因此直接用上了自己剛剛摸索出來的太陽能!

幾個人形火炬很快就在純粹的能量焚燒之下化為乾淨地面上的一團人形黑炭痕迹。風吹過,什麼都沒有剩下。

內心已經逐漸開始封閉的許諾僅僅是掃了兩眼而已,隨即離開了這處無人巷道。在他看來,這些死有餘辜卻沒有被制裁的人死在自己的手中是一件好事情,這會拯救更多的人。

至於這幾個人是否罪該去死,又或者他們應當擁有的什麼權利什麼的,這些東西在許諾的眼中一文不值。他有實力可以掌控一切,這就足夠了。那些多餘的事情許諾根本就懶得去想。

離開這處巷子之後,許諾沒花多長的事件就找到了隱藏在遠離主幹道隱蔽巷子內的新松夜總會。

四周的通道都是狹窄的巷子,電線杆上密布著蜘蛛網般的各式線路。附近的區域空曠沒有什麼人煙,而且夜總會的門臉很小。如果不是門臉上掛著一個有些歪斜,寫著新松夜總會字樣的牌子,許諾真心是無法將這種與鄉下黑網吧差不多的地方與一家夜總會聯繫起來。

實際上這家夜總會之所以要弄的這麼隱秘保守,毫不起眼。唯一的原因就是這裡有進行犯罪活動,所以需要儘可能的減少暴露的可能。

這裡沒有熟人介紹帶領的話是絕對不可能進來的。之前那幾個小混混是因為給新松夜總會在外面兜售葯.丸才知道具體的位置。

這家店的幕後實力驚人,他們在這裡經營兜售葯.丸,女人,地下軍火交易,甚至是為國際犯罪份子提供庇護。雖然外面看上去毫不起眼,像是個鄉下的黑網吧,可是實際上內里卻是別有洞天。

許諾緩步走向門臉,卻發現壓根就沒有開門。夜總會總是在晚上營業,大白天的都是在休息睡覺。不過這種地方外面看門的人還是有的。

「站住,你是什麼人?」兩個留著小鬍子,穿著黑色休閑西裝的光頭壯漢攔在了許諾的面前,一臉不善的看向許諾。

「渡邊佑在這裡嗎?」許諾勾起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看上去是那麼的人畜無害。

「沒有!」這兩個光頭只是用來看門的而已,除了長相嚇人之外平日里最多也就是敲詐勒索打打架。怎麼可能知道高層裡面的事情?

「這邊不許靠近!」一名壯漢看著許諾臉上那種俯視一般的淡淡笑意很是不爽,直接伸出手推向許諾的胸口「滾開!」

「轟!!!」

「嘩啦啦~~~」

原本一片昏暗的新松夜總會瞬間亮了起來,它那厚實的門臉此刻已經破開了一個巨大的窟窿。紛飛的木屑與玻璃碎片讓那兩個被許諾直接踹進來撞碎了大門的倒霉蛋直接被紮成了篩子。哼都沒有來得及哼上一句就已經直直的躺在了血泊之中。

拍了拍手,許諾整理了下自己的衣領,在門臉缺口處溫暖陽光的映照下緩緩走進了這裡。

這處夜總會內里的面積極大,與外面那狹小破敗的門臉完全不同。單單是這鋪滿了光潔大理石地面的中央舞廳就至少能夠容納數百人同時在這裡起舞。這還不算四周那麼多的卡座的面積。

而在二樓,則是一排排有著巨大落地窗戶的包廂。許諾知道那些玻璃都是單面的。外面看不到,裡面卻可以看的非常清楚。可以滿足一些有著特殊愛好的人在巨大的落地玻璃上做一些愛做的事情。

許諾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雙手環抱在胸前站在舞廳旁邊,目光平靜的看向通往二樓的樓梯。一陣混亂的腳步聲響起,眾多的身影紛紛從二樓沖了下來!(未完待續。) 「什麼人!?」一群身上全都是紋身的壯漢嘩啦啦的從二樓上沖了下來,為首的是一個一頭銀白色短髮,留著性感鬍鬚的男人。跟在他身後的是一票目光兇悍的猛男,每個人的懷中都是鼓鼓囊囊。

日本是嚴格控槍的國家,可是實際上任何一個國家之中都會有私下販賣槍支的犯罪行為。這些黑幫之中的亡命徒們身懷槍械自然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十多個人衝到許諾身前,看著地上躺在血泊之中的兩個看大門的。再看看許諾身後那扇被撞開了一個巨大缺口的門面。全都神色驚異的看向許諾。

很明顯,他們都將地上的人和那扇被撞開大洞的門面與許諾聯繫到了一起。

「渡邊佑在哪裡?」許諾沒有和這些黑幫們廢話,直接點明了自己的來意。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領頭的那個有著性感鬍鬚的男人神色一緊,微微搖頭。

只可惜,哪怕許諾沒有使用心靈感應也能夠從他那發生了明顯變化的神色與目光之中察覺出來不對勁,更別說許諾已經直接聽到了他心中所想。

這些黑幫份子們雖然心狠手辣,可是卻沒有接受過這個方面的訓練。根本無法做到不動聲色。

「嘿~」許諾輕笑一聲,隨即眯起眼睛猛然間沖了出去。

在這些日本黑幫們的眼中,許諾的身影就像是一道閃電。他們根本就沒有來得及看清楚許諾的身影,甚至就連拔槍的反應都沒能夠做出來,就已經看到許諾直挺挺的站在了他們的身前。

然後,許諾那帶著毀滅性力量的拳頭狠狠砸在了諸多黑幫份子們的喉嚨上!

密集的清脆聲響之中,十多個黑幫份子們雙眼圓突,雙手捂住喉嚨『咯咯』的想要發出痛苦的嚎叫,可惜喉骨被擊碎之後他們已經無法做到。

這些黑幫份子們只能是痛苦的抱著喉嚨軟到在地,隨之在窒息的死亡威脅之中躺在地上拚命掙扎,試圖在這個繁華美麗的世界之中多留下哪怕一秒鐘!

許諾揉了揉拳頭,邁步從那些拚命伸出手試圖乞求許諾救助的黑幫份子們的身邊走過。邁上台階向著二樓走去。身後,留下了一地即將死去的人。

現在是大白天的,昨夜的喧囂熱鬧與浮華已經消散,此時店內一個客人都沒有。那些漂亮的姑娘們此刻也都回到各自的住處去補充睡眠。此時這處夜總會之中除了之前那些看場子的之外,只有渡邊佑那一撥人在。

許諾走到二樓樓梯的轉角處,正準備踏上走廊的時候,他的身形就已經瞬間退了回來。

『噗噗噗!!!』一連串密集的彈雨擦著許諾急速閃身留下的虛影轉角處正對面的牆壁上。

巨大的威力直接就將堅固的牆磚打的塵屑四濺,一塌糊塗。堅固的牆壁被直接打穿,一束束陽光透過彈孔射.入這處昏暗的建築之中。為這處昏暗之地帶來了一抹亮色。

許諾抬手摸了摸鼻子,他知道自己已經找到了目標。

這種強大威力的子彈可不是黑幫份子們所使用的那些武器能夠做到的。這種強大的威力只有那些真正的軍用武器才能夠擁有。而在這裡,也只有渡邊佑帶著的那批傭兵們才有可能擁有這種強大的火力。

不用多說,走廊的盡頭就是許諾這次找過來的目標。

彈雨傾瀉很快結束。對面隱蔽在走廊兩旁的傭兵們全都是精英,發現沒有擊中目標之後瞬間就停火以避免暴露自己的位置。

以許諾強悍的身軀來說,他完全可以直接就這麼大刺刺的走過去。這些軍用武器的威力雖然強悍可是對於許諾來說卻絲毫起不到作用。不過許諾此刻卻不願意就這麼簡單粗暴的結束。抬手揉了揉眉心,隨即進入了隱身狀態。

隱身之中的許諾轉過樓梯角踏上二層的昏暗走廊,緩步向著走廊盡頭的那些隱藏在黑暗之中的傭兵們走去。

許諾的嘴角帶著笑意,他想著用一種特殊的方式來將這些傭兵們解決掉。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許諾剛剛走出去不過十多步而已,走廊盡頭的黑暗之中瞬間就亮起了密集的幽藍色槍焰!

上百發的彈頭打在了許諾的身上,將他身上這套全新的服飾打成了碎布。密集的槍聲在狹窄的走廊之中震耳欲聾,刺鼻的火藥硝煙的味道逐漸彌散。鐺鐺噹噹的彈殼敲擊著大理石地面的聲響讓許諾很是錯愕。

許諾的身形緩緩從隱身狀態之中顯現出來。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摧毀大半,看上去比那些天橋下棲身的流浪漢們還要凄慘。

「魔鬼!?」

「怪物啊!」

走廊深處的黑暗之中傳來了陣陣驚呼。那是那些傭兵們看到眼前這讓人不敢置信的一幕之中所發出的驚恐叫嚷。

「你們。」許諾晃了晃腦袋,垂下目光看著自己身上的破爛衣服「怎麼發現我的?」

走廊深處的黑暗之中發出一陣騷動。很顯然能夠隱形並且擁有一副子彈都無法打穿身軀的許諾已經超出了那些傭兵們的理解能力。不過畢竟是軍事組織,對面很快就沉寂下來。然後一個沉穩的聲音在黑暗之中響起「地面有水。」

許諾皺眉低頭,果然,地面上有一層淡淡的水漬痕迹,而他的雙腳此時正好就站在水漬上。看到這裡,許諾頓時恍然。

這些傭兵們果然是經驗極為豐富。之前察覺到一樓出事之後當即就開始布置防禦措施。藉助著黑暗的掩護還在地上面上灑了一層沒有氣味的清水。原本這就是用來示警的。

許諾之前是隱身過來的,可是走在那些水漬上卻帶起了痕迹。

傭兵們的經驗極為豐富,雖然很是奇怪什麼都看不到,可是他們依舊當即發起了密集攻擊。如果許諾不是身體素質強悍到變態的程度。那這一次可就真的是要吃大虧!

至於這些傭兵們之前為什麼不直接逃走,那是因為他們的戰場經驗非常豐富。深知在陌生危險的環境之中貿然出逃很容易在半路上被人伏擊。而且既然對方殺上門來,外面必然是有著接應力量。

所以,這些傭兵們迅速布置好了戰場,準備與未知的對手先打一場摸摸底細,重創對方之後再從容離開。

整個計劃沒有什麼缺陷,傭兵們的行動也是乾淨利落。只可惜,唯一的區別就是殺過來的敵手實力太過強大,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們能夠應對的範疇。

「原來是這樣。」許諾點了點頭,已經沒有了繼續前行的興趣。他是真的沒有想到自己的隱身居然是這樣被發現的。這個世界的聰明人的確是不少。

心情大壞的許諾直接轉身,抬起手豎起食指。指尖上在這處昏暗的走廊上冒起了一團明媚的火焰,火焰上所散發出來的柔和光芒就像是被陽光照射到一般溫暖。

這的確是來自陽光的溫暖,可惜的是,這是帶著死亡問候的溫暖。

在地球上的時候看著遙遠的太陽都說是生命的來源,都說溫暖的陽光是一切。可是實際上如果真正靠近了太陽之後才會發現,太陽實際上是一個極為狂暴的存在。它所散發出的一切對於生命來說如果沒有防護,那都是致命的!

許諾的身影消失在了走廊上,整個昏暗的走廊幾乎是瞬間就化為一片明亮的光的海洋。許諾從太陽光之中吸收的能量被釋放出來,將整間夜總會全都點燃。

那些經驗豐富的傭兵們無聲無息的消失在了明亮的光芒之中。他們甚至到死都沒有明白許諾究竟是從哪裡過來的敵人。

凄厲的警報聲響起,眾多的警車和消防車蜂擁而來準備進行搶救。可是等到他們來到這邊的時候卻愕然發現,這裡原本的建築已經蕩然無存。唯一剩下表明它們曾經存在過的證據,只有那已經化為白地的地面上厚厚的一層灰燼!

許諾擁有了從太陽光之中吸收能量的能力之後,自己摸索出來一套使用這種能量的方式。強大的能量化為炙熱的高溫幾乎可以將任何物質化為灰燼。

這種強烈的能量使用方式會極大的刺激到四周的環境。正常情況下不算什麼,可是此刻之前被戒指暫時封堵住的一處時空裂縫卻因為受到許諾瞬移打開次空間以及連續使用超能能量的刺激而逐漸鬆動起來。

通過時光晶壁聯通不同世界的載體實際上就是許諾本人。畢竟他才是真正從一個世界前往另外一個世界的真實存在。而一旦出現時空裂縫,所有的縫隙都是在許諾的身邊附近產生。他才是真正意義上不同時空之間的交匯點。

之前許諾使用超能能量的時候刺激了時空裂縫,一道道的縫隙在之前許諾使用過能量的地方逐漸成型。

然而,許諾對於這一切全然不知。因為許諾認為戒指會將這些事情搞定,並不需要他去做些什麼。只是,此時此刻戒指卻忙著去能量海洋之中追尋那股神秘莫測的能量來源去了,絲毫沒有注意到許諾身邊詭異的能量變化。

毫無察覺的許諾換好衣服離開繁華至極的銀座之後,找了輛計程車去往千代田區的四季酒店。由金泰妍,徐賢還有蒂芙尼組成的TTS組合最近要在東京參加一項亞洲地區的重要音樂頒獎典禮。此時她們全都在這處四季酒店之中。

在酒店外的花店內買上了兩大束嬌艷的大紅玫瑰花,心情大好的許諾邁步向著丸之內的那家極富盛名,另外一邊就是天皇皇居的四季酒店走去。

許諾進入了四季酒店,可是在他之前瞬移出現的地方,在他清理小混混的地方,在他突襲傭兵們的那家新松夜總會。古怪的旋風逐漸颳起,陣陣若影若現的幽藍色電弧在空氣之中不斷浮現!(未完待續。) 東京,銀座四丁目三越百貨大樓附近的一處巷子內。這裡是許諾之前清理掉那幾個小混混的地方。

在許諾離開之後數個小時,天色逐漸暗淡下來,繁華的都市夜生活逐漸開始展現在所有人的面前。一名垃圾清理工將車子停到了這處巷口,下車之後向著巷子內的垃圾桶走來,準備將這裡的垃圾全都回收帶走。

日本人對於垃圾的態度可是非常頑強的。

然而,就在這名垃圾清理工忙著清理垃圾的時候,卻驚愕的發現巷子內逐漸颳起了古怪的冷風,隨即一陣陣電弧滋滋的在空氣之中突兀出現。

當被嚇壞了的垃圾清理工連滾帶爬的想要逃出巷子的時候,一個高大魁梧的身軀站在了他的面前!

在新松夜總會的遺址上,幾名警察拉出了警戒線滿心無聊的站在一旁看守。而在他們附近不遠處的街道上,一大群大晚上的還戴著墨鏡,穿著價值昂貴的西服,身上裸露在外的皮膚幾乎密布著各式各樣紋身的男人們正排成了整齊的隊列默默的看著已經完全消失了的新松夜總會。

「知道是誰做的嗎?」說話的人是東京某個勢力強勁的黑幫組織的頭目,山崎龍二。他也是這家新松夜總會的幕後老闆。無論是黑白兩道都非常吃的開。

「警察廳那邊傳出來的消息說,沒有任何發現。」身旁的一名重要助手上前低聲回應「我們的人已經將附近全都翻遍了,可是也依舊沒有絲毫髮現。除了夜總會被化為灰燼之外,沒有發現任何意外的地方。」

「這不可能。」在手下們的面前一直都是一副高深莫測表情的山崎龍二險些沒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低聲怒吼。

這家夜總會是他的一處吸金窟。他在這裡從事各種不法活動,賺取了海量的金錢。這裡被無緣無故的徹底摧毀,雖然會讓他傷筋動骨,可是卻不到讓他無法承受的地步。真正讓他幾欲瘋狂的是這座夜總會裡面的東西還有人!

山崎龍二在這處夜總會內存放有大量違禁物。而且大都是幫助其他人代售或者是暫時存放在這裡的東西!

要不然的話一個小小的夜總會也不可能安排這麼多攜帶槍械的警衛。這些東西的價值非常昂貴,更別說其中大部分都是其他組織的貴重貨物。

如果說貨物還能用人情面子和資金補償的話,那一支國際傭兵界內知名組織的行動隊在他的夜總會裡面無緣無故的消失了。這件事情他就無法交代了。

他是收了人家的錢,為人家提供藏身之所以及行動信息支持的。可是現在人沒了,卻找不出來原因。那個傭兵組織可不會輕易放過他。這已經不是錢財方面的事情了。

世界上明裡暗裡的擁有許多個不同身份的傭兵組織。這些傭兵組織們各自有著不同的活法,所做的事情也大不相同。可是有一點卻幾乎是通行的。那就是僅僅憑藉金錢聚集在一起的傭兵組織,卻是格外的非常團結!

傭兵們是提著腦袋在賺錢,如果身邊的人不能夠信任的話,那什麼任務也別想完成。所以一旦加入那就是真正意義上的生死之交。如果自己人出現了意外,那無論如何整個組織都會為其報仇雪恨!

畢竟誰也不知道倒霉的事情什麼時候會落在自己的腦袋上面。如果自己不去為別人報仇的話,那等到自己遇上倒霉事情的時候難道還想指望有其他人來為自己報仇?

所以,山崎龍二此時感覺自己頭疼欲裂。那些經常上戰場的傭兵們可不會去和他說什麼道理。對於他們來說只有手中的槍械才是真理!

山崎龍二正在為著突如其來的麻煩事情而煩惱不已。可是很快,四周突然變幻的環境卻將他從這種苦惱之中解脫出來。

「怎麼起風了?」一名黑幫份子疑惑的看著附近突然出現的寒冷旋風,就像是一個個小型龍捲一樣高速旋轉。四周的溫度很快就寒冷下來,一股讓人莫名不安的氣息正在快速聚集。

『滋滋~~~』就在這群黑幫份子和不遠處幾名警察同樣驚駭莫名的時候,一陣密集的幽藍色電弧火花突兀的出現在了之前那座新松夜總會的遺址上。

「漏電了?」一名黑幫成員一臉疑惑的低聲嘀咕。

愛上你,不期而遇 電火花越來越多,甚至逐漸形成了電漿般的強烈存在,間或中隱隱挾帶著風雷之聲!

四周的所有人都被嚇壞了。可是沒等他們四散逃亡,一陣亮光猛然間閃過。

亮光消散之後,捂著眼睛的黑幫份子和警察們才再次將目光投向了那座夜總會的遺址。然後,他們就看到了讓他們終身難忘的一幕!

一大群擁有金屬骨骼,猩紅色電子眼睛的大型機器人!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