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泡在清涼的水潭中,夏紋蝶感覺到神清氣爽,縷縷靈氣順著她的毛孔鑽進了她的身體,讓她舒服的難以自拔。

就在夏紋蝶清洗乾淨身上血污,準備換上一身乾淨的衣服上岸時,她突然發現葉晨風出現在岸邊,臉頰一紅,將整個身子沉在了潭底,雙手護胸道:「你,你要幹什麼。」

「哎,小蚊子,你緊張什麼!」看著頭髮濕漉,神情緊張的夏紋蝶,葉晨風輕輕嘆息一聲道:「你那夜投懷如抱我都無動於衷,你覺得我會圖謀不軌嗎?」

「葉晨風,你這話什麼意思,本姑娘不漂亮,不能吸引你嗎?」夏紋蝶磨著銀牙氣沖沖的說道,恨不得上前咬葉晨風幾口。

「好了,如果我是你,現在就趕快穿上衣服出來,不然我感覺你可能會從水潭中蹦出來,到時你可別說我占你便宜吃你豆腐!」葉晨風看著火冒三丈的夏紋蝶說道。

經葉晨風提醒,夏紋蝶敏銳的感知力突然在潭底察覺到危險,臉色微微一變,隱靈衣立即浮現出她的身體,遮掩住她迷人的身體,飛躍出了水潭。

而她躍出水潭的瞬間,隱匿氣息悄悄靠近的一條數百米長的黑妖鰻突然裂開血盆大口,咬向了躍到半空中的夏紋蝶,想要將她吞到肚中。

「玄級聖獸!」

感覺到黑妖鰻的等級,黃金劍魂破出了葉晨風魂海,在半空中化作一道刺目的金光,一劍斬向了黑妖鰻,將其龐大的身軀斬成了兩半,當場身死,大量的鮮血染紅了潭水。

「現在你知道,我不是想要偷窺你了吧!」葉晨風指著黑妖鰻鮮血狂噴的屍體,淡淡的說道。

「葉晨風,本姑娘就這麼沒有魅力嗎?」夏紋蝶走到了葉晨風身邊,生氣的說道:「告訴你,本姑娘很生氣,我……」

沒等夏紋蝶說完話,葉晨風猛地抱緊她,將她柔軟的身子壓在了一株粗大的古木上,露著笑容道:「如果你真想和我發生點什麼,我倒是不介意。」

「你……」

感受著葉晨風身體的擠壓,近在咫尺觸碰著葉晨風深邃的雙眸,夏紋蝶只覺自己的心中彷彿出現了一隻小鹿,蹦蹦亂跳,精緻的臉頰上浮現出誘人的紅暈。

下一刻,夏紋蝶瞬間變臉,用力的推開葉晨風道:「你個死色狼,你要敢碰本姑娘,本姑娘讓你分分鐘變太監。」

葉晨風:「……」 「混沌神獸,金晴龍血獅,噬空蟲出來!」

葉晨風發現自己根本猜不透夏紋蝶的心思,不再理會她,將三大聖獸召喚了出來,讓它們吞噬玄級聖獸黑妖鰻的屍體和妖丹提升實力。

「妖氣,這裡好濃的妖氣!」

感受著絕命森林中隱藏的妖氣,混沌神獸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回到天域,它有一種龍回大海的感覺,不再受斗魂大陸世界之力壓制,只要讓它吞噬足夠的妖丹和妖獸血肉,它完全可以在最短的時間恢復實力,重開傳承記憶,記起是何人鎮壓的它。

「嗯,這絕命森林號稱生命禁區,裡面生活著大量的聖獸,聽說絕命森林深處還有強大的王級聖獸存在!」葉晨風點了點頭道。

「王級聖獸,天啊,這裡就是我們的天堂啊!如果讓我吞噬一隻王級聖獸的妖丹,我絕對能恢復到玄級聖獸等級,如果讓我吞噬十來頭王級聖獸,那我也能恢復到王級聖獸等級!」混沌神獸眼睛中流露出炙熱之色,興奮地說道。

金晴龍血獅,噬空蟲雖然沒有說話,但它們同樣流露出興奮地表情。

「走吧,我們進入深入絕命森林,看看那傳說中的絕命花在什麼地方,值得飄渺天宗開出這等高懸賞!」

三大聖獸吞噬了黑妖鰻,葉晨風沒有再耽擱時間,與夏紋蝶分別騎在了混沌神獸和金晴龍血獅之上,向絕命森林深處奔去。

感覺到葉晨風和夏紋蝶的氣息,吸引來絕命森林中大量的妖獸,不過這些妖獸的實力有些,對葉晨風來說構不成任何的威脅,被他控制黃金劍魂輕而易舉的擊殺。

而一隻只妖獸的屍體,妖丹也被混沌神獸等三大聖獸瓜分了。

很快,天黑了下來,殺戮了一天,感到疲憊的葉晨風,夏紋蝶,三大聖獸躲進了乾坤境中調整休息。

吞噬了大量的聖獸妖丹,混沌神獸,金晴龍血獅隱隱出現了進化的跡象,到是中級聖獸等級的噬空蟲,卻未有進化的跡象。

顯然,噬空蟲進化需要的能量更多,進化更加的困難。

但如果噬空蟲進化到一定的等級,就能直接吞噬空間,形成強大的空間蟲洞,到時葉晨風就可藉助噬空蟲隨意穿越空間了。

清晨,恢復了消耗道力的葉晨風,帶著夏紋蝶,三大聖獸離開了乾坤境,一邊尋找絕命花,一邊殺戮絕命森林中強大的妖獸。

很快,三天時間過去了,葉晨風一行深入到了絕命森林深處,卻未能發現一朵絕命花。

倒是混沌神獸和金晴龍血獅吞噬了大量的聖獸妖丹,順利進化成了玄級聖獸,實力堪比二星妖尊。

「瀑布聲,我們去前面的瀑布休息下吧!」

合力擊殺了一隻玄級聖獸獨角紫瞳蛇的葉晨風,隱隱聽到遠處傳來瀑布的串流聲,立即帶著夏紋蝶,三大妖獸來到了一條數千米長,宛如銀龍一般的瀑布下。

「嗯,好強的妖氣!」

站在瀑布下,葉晨風敏銳的感知力在瀑布中感覺到一股可怕的妖氣,這股妖氣之強,絕對超過了玄級聖獸,達到了王級聖獸的水準。

「大家小心點,如果我沒有感覺錯,這瀑布中隱藏著一隻王級聖獸!」

葉晨風瞳孔微縮,凝視著銀龍般的瀑布,透過傾盆而下的瀑布,他隱約在瀑布中發現了一個黑洞,那隻疑似王級聖獸的妖獸就隱藏在黑洞之中。

「王級聖獸!」

混沌神獸圓溜溜的小眼冒出了炙熱的光芒,等級提升,再吞噬玄級聖獸提升實力的效果已經不明顯了,它想要在短時間內繼續恢復實力,必須要獵殺王級聖獸。

「你們在這裡的等我,我去瀑布後面的黑洞看看,看看裡面到底隱藏著一隻怎樣的聖獸!」

說著,葉晨風隱匿了氣息,踏著虛空來到了數百米高的空間,身子一閃破開了奔流而下的瀑布,闖進瀑布洞穴中。

「你是何人,為何擅闖本王的洞府!」

一道憤怒如擂鼓般的聲音在葉晨風耳邊響起,可怕的聲音震得他耳膜微鼓,連忙控制道力封印了雙耳。

「絕命花!」

葉晨風站在洞口,凝視著位於洞穴之中,一名身高足有兩丈,全身蜿蜒著紫色斑斕,充斥著爆炸性肌肉的魁梧男子時,意外在他身後,發現了兩朵喇叭形狀,通體晶瑩沒有一絲雜質,花蕊如火盆一般,噴發著靈氣的奇花,而這奇花正是他苦苦尋找的絕命花。

「原來你也是為絕命花而來!」魁梧男子發現葉晨風的目光鎖定了兩朵絕命花,強壯的身體中立即爆發出驚人的妖力,鎖定了葉晨風道:「貪婪的人類,受死吧。」

說著,這名魁梧男子沖著葉晨風轟出了一拳,可怕的拳芒拖曳著長長的妖尾,融合著空間中的力量,想要將擅闖它洞府的葉晨風轟殺。

遭到魁梧男子轟來的拳芒,葉晨風不閃不避,激發五大穴竅的力量,揮動拳頭迎了上去。

「轟!」

一道巨大的爆破聲響起。

葉晨風拳頭中充斥的力量被魁梧男子一拳轟碎,可怕的拳威轟擊在葉晨風身體上,將他直接轟出了瀑布,墜落到了外面。

「好強的力量,不愧是堪比二星妖帝存在的王級聖獸!」

將地面砸出一個大坑,渾身是血的葉晨風在地上爬起來,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之色。

「晨風,你沒事吧!」

夏紋蝶迅速來到了葉晨風身邊,關心的問道。

「我沒事!」葉晨風搖了搖頭,深吸一口氣道:「你們都退後,那王級聖獸我自己來對付。」

說著,他召喚出升級之後的乾坤劍陣,手持蝕日聖劍和天殺劍,凌空飛起,與撞破瀑布,凌空飛下的魁梧男子激戰在了一起。

「轟!」

激烈交手之後,葉晨風依然未能抵擋住魁梧男子兇猛的攻擊,被它爆發的強大的妖力轟飛,撞碎了一株數百米高的古木,跌落在地上。

「鴻蒙血脈燃燒,聖火三重變!」

連續被魁梧男子擊傷,葉晨風不敢再藏拙,迅速燃燒了強大的血脈之力和三大聖火,硬生生將自身的實力提升到一星道帝極限,再次與魁梧男子拼殺在了一起。

一時間,方圓數里發生了劇烈的震動,可怕的力量橫掃著一切,將大片大片的植被夷為平地。 「弱小的人類,乖乖做我口下亡魂吧!」

魁梧男子暴吼一聲,燃燒了強大的血脈之力,變化成了最強的戰鬥形態,想要一鼓作氣擊殺葉晨風。

「想殺我,你差的太遠!」

說著,葉晨風召喚出了青鸞聖弓,爆發超過三十億斤的力量,用力的拉開了聖弓,控制四大玄級道圖融進了聖弓中,射向了殺氣騰騰襲來的魁梧男子。

「咻!」

青鸞聖箭飛過,空間中出現了一道深深地箭痕,可怕的聖弓之威讓魁梧男子感到了深深地危險氣息,本能的像一旁閃避。

但在他閃避的瞬間,葉晨風又拉開了青鸞聖弓,形成了威力極大的青鸞聖箭,射向了魁梧男子,讓他無力閃避,只能硬憾青鸞聖箭的攻擊。

「噗!」

魁梧男子爆發的強大妖力被青鸞聖弓直接射穿,可怕的青鸞聖箭穿透了它的身體防禦,將它巨大的身軀射飛了出去。

「沒有真靈聖器,我看你如何與我斗!」

魁梧男子雖強,但他只是普通的聖獸,脫離了妖族,身上沒有強大的真靈聖器,遭到青鸞聖弓攻擊,瞬間落入到了下風。

「卑鄙的人類,你難道就只會藉助寶物嗎?」

遭到葉晨風不斷拉動青鸞聖弓攻擊,魁梧男子一邊閃躲,一邊大聲辱罵道。

不過葉晨風不為所動,不斷地拉弓射箭,攻擊著魁梧男子,不斷地加重它身體傷勢。

「嗷嗷!」

隨著傷勢越來越重,魁梧男子無法支撐最強的戰鬥形態,恢復了本體,化成了一隻小山般大小,全身覆蓋著如岩石般堅硬皮膚,牛角鋒利如劍般的妖牛,噴著一口口怒氣,踐踏著空間,撞向了葉晨風。

「咻咻咻!」

妖牛撞來,葉晨風繼續拉動著青鸞聖弓,連續射出了三箭迎了上去。

整個空間都在青鸞聖弓攻擊下,顫抖了起來。

「嗷嗷嗷!」

一道道痛苦的吼叫聲響起,三道青鸞聖箭直接粉碎了妖牛的攻擊,將它射飛了出去,如小山般大小的身軀狠狠地砸在了遠處,將地面砸出了一個巨大的坑洞,帶動著整個地面都顫抖起來。

「乾坤劍陣,乾坤一擊!」

射傷妖牛時,葉晨風意念一動,一柄柄銳利無比的乾坤之劍快速的融合,化成了一柄威勢驚人的無敵神劍,捲動著可怕的空間之力,一劍斬向了妖牛。

由於妖牛受傷太重,根本無法閃躲開乾坤劍陣的攻擊,被其一劍劈在了龐大的身軀上,留下了一道露著白骨的劍痕。

傷勢不斷地加重,這讓妖牛心生了恐懼,不甘的望了一眼手持青鸞聖弓,完全剋死他的葉晨風,調動龐大的身軀就要逃跑。

「上古陣旗,禁空!」

葉晨風早有準備,妖牛逃跑的瞬間,他召喚出了三大陣旗,禁制著整個空間,封死了妖牛逃跑的路。

接著,他手持青鸞聖弓繼續攻擊,將妖牛龐大的身軀射穿的千瘡百孔,大量的鮮血如噴泉一般湧出了它的身體,形成了一條條血溪,滾滾而流。

「卑微的人類,有種和我堂堂正正一戰,藉助外力算什麼本事!」

渾身是血的妖牛聲音如悶鼓一般響亮,大聲挑釁著葉晨風。

「好,如你所願!」

出乎妖牛的意料,葉晨風突然收起了青鸞聖弓,從半空中墜落了下來,出現在傷勢極重的妖牛面前。

「哞!」

妖牛絕不會放過這等絕佳的機會,它仰天怒吼一聲,不顧身體傷勢,攻擊向了葉晨風。

「真靈搏龍拳!」

妖牛帶著讓人窒息的壓迫感撞來,葉晨風立即變化成了強大的真靈之體,不斷地撼動足以搏殺真龍的絕殺拳芒,迎向了妖牛。

「轟轟!」

一道道震天動地的爆破聲響起。

連續遭到葉晨風轟出的真靈搏龍拳攻擊,繼續撞來的妖牛被硬生生震退了回去,可怕的搏龍拳不斷地粉碎著妖牛的防禦,震裂著它的腦袋。

數拳轟退了妖牛,葉晨風承受追擊,變化成了三頭六臂終極形態,揮動著六根粗壯的手臂,爆發出超過三十億斤的力量,與妖牛近身搏殺。

妖牛雖然強大無比,達到了王級聖獸等級,但連續遭到青鸞聖弓攻擊,流失大量鮮血的它傷勢太過嚴重,根本無法發揮最強的實力。

近身搏殺了半柱香的時間,妖牛龐大的身軀被葉晨風一次次轟飛,戰鬥力急速的削弱。

「嗷嗷嗷,人類,本王就是死,也要拉你下地獄!」

抵擋不住葉晨風兇猛的攻勢,妖牛開始拚命了,燃燒強大的血脈和妖丹,爆發最後的力量,向一顆奔流不息的流星,連續的撞擊向了葉晨風,想要將葉晨風撞碎。

「真靈搏龍拳!」

面對發狂的妖牛,葉晨風將四大玄級道圖推演到極致,增幅著自己的攻擊,以最強的姿態正面硬憾妖牛。

雖然一開始,葉晨風承受的壓力同樣很大,但隨著妖牛的傷勢越來越重,葉晨風完全佔據了上方。

妖牛堅硬無比的腦袋更是被真靈搏龍拳轟碎,流淌出了大量的**。

「死吧!」

那妖牛檢驗了自己肉體力量,葉晨風再次召喚出青鸞聖弓,連續射出了三箭,直接射穿了妖牛的腦袋,絞碎了它的靈魂,將它當場擊殺了。

「混沌神獸,金晴龍血獅,噬空蟲,這妖牛的屍體就送給你們了!」

渾身是傷的葉晨風收起了三大上古陣旗,重新飛回到了瀑布洞穴中,來到了兩株絕命花面前。

「好精純的能量,這絕命花的價值恐怕不比一星真靈聖丹低!」

近距離感覺到絕命花蘊含的靈性,葉晨風知道了它的價值,而且葉晨風有一種感覺,飄渺天宗懸賞絕命花,並非直接服用,而是用它來煉丹,這樣才能發揮絕命花最強的藥力。

「收!」

葉晨風心意一動,召喚出黃金劍魂,一點點切割下絕命花周圍肥沃的泥土,將它們移栽到了乾坤境中,來到了外界,借生之靈珠恢復身體傷勢,等待三大聖獸吞噬妖牛。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