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此刻雷諾自己也是被震撼到了,他也是萬萬沒想到『神聖祝福』竟然還有爆發異象這麼具有逼格的能力,不過——

「這道金色光影……」雷諾看著半空中愈漸消逝的金色光影,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對於別人來說,這道金色光影也就僅僅是藥劑威能迸發出異象,但對雷諾來說卻是非同小可!

因為這道金色光影與雷諾海底輪中那尊溫柔美麗的女神幾乎一模一樣,雖然金色光影並不清晰,但以雷諾對女神熟悉到每一根頭髮絲的程度,仍舊可以肯定,金色光影就是海底輪中的神秘女神光影。

「嗯……」雷諾微微沉吟著,心道:「莫非海底輪中那尊神秘女神和藥劑之間存在著神秘聯繫?」

念及此處,雷諾的心臟不禁都是跳動得有些加速,他一直對海底輪和靈泉輪中的兩尊女神一籌莫展,渾然不知道這兩尊女神究竟有何作用,但現在困擾他已久的難題貌似有線索了。

這叫雷諾如何能不興奮,如何能不欣喜,不過深沉的雷諾表面上卻是古井無波,絲毫看不出他的內心活動。 「看來或許可從藥劑方面入手,勁兒探尋海底輪中那尊女神究竟有何作用。」雷諾心中暗暗想道。

卻在此時,一道聲音驚呼道:「成功了!『紫影魔蠍』的毒液被化解了,毒素清除了!」

雷諾聞聲望去,頓時只見試管中的液體純凈透明,『紫影魔蠍』的毒素已經被『神聖祝福』徹底凈化,如今這試管中的液體就算直接引用都可以。

見狀,旁邊有藥劑師讚歎道:「不愧是十品藥劑,藥效真是強得不可思議!」

「是啊!這可是五階魔獸『紫影魔蠍』的毒液啊,居然能夠瞬間化解,徹底清除毒素,如此藥效,簡直驚人!」

「哈雷大師真是了不起,旭日城能得哈雷大師如此高手相助,真乃全城之福啊!」

場中讚歎之聲此起彼伏,絡繹不絕,那些曾經輕視雷諾之人,此刻直接對雷諾敬佩不已,看向雷諾的眼神中已經不僅僅是敬畏,更有著狂熱的崇拜!

「哈哈……」亞薩大師看到如此完美的結果,不由得放聲長笑起來,讚歎道:「神聖祝福,神之庇佑,聖之祝福!哈雷大師,您真是幫我們攻克了大難題啊,請允許我向您致敬!」

話音甫落,亞薩大師右手搭在左肩上,便欲向雷諾九十度鞠躬,雷諾見狀連忙伸手扶住亞薩大師,道:「亞薩大師您真是折煞我了,哈雷何德何能,怎能受得起您如此大禮,快快請起。」

旁邊那些參賽的藥劑師直接看傻了!

「我的天吶!居然連旭日城藥劑界的泰山北斗亞薩大師都被哈雷大師所傾倒,躬身行禮了……」

「震撼!真是太特么震撼了!」

「哈雷大師真乃少年英才啊!」

圍觀的那些參賽藥劑師直看得唏噓不已,能讓亞薩大師都為之傾倒,這哈雷大師的實力簡直深不可測!

至此,『萬葯大會』的唯一勝者已經盛大出爐了,即便不說,每個人的心目中也都有人選,舍哈雷大師其誰啊!

果然,隨著隆隆禮炮轟鳴,亞薩大師將雷諾領上高台,鄭重宣佈道:「本座本著絕對公平公正的原則宣布,此次『萬葯大會』的唯一勝者就是——哈雷大師!」

「恭賀哈雷大師!」

全場所有的藥劑師均是齊齊的對雷諾躬身行李,祝賀的聲浪猶如雷鳴,響徹整個廣場!

雷諾可是十品藥劑師,強大的實力直接令全場所有的藥劑師都是為之折服,輸得心服口服,自愧不如,根本沒人感到不甘,更沒人嫉妒雷諾。

嫉妒只會出現在彼此實力相當的時候,當雙方的差距大到遙不可及的程度,有的只是敬畏與崇拜!

就如同一個普通百姓,他可能會嫉妒鄰居生活得比他好,但卻絕逼不會去嫉妒皇帝老兒的衣食住行。

「哈雷大師,恭喜,恭喜啊!」亞薩大師滿面含笑的沖雷諾拱手恭賀。

雷諾亦是滿面春風,拱手還禮。終於斬獲『萬葯大會』唯一勝者,雷諾當前所面臨的窘迫也是迎刃而解了!

至此,轟動整個旭日城藥劑界的『萬葯大會』終於完美的落下帷幕。

不過『萬葯大會』造成的巨大反響卻才剛剛開始,哈雷大師的威名必將傳遍整個旭日城的大街小巷!

隨著『萬葯大會』落下帷幕,棚戶中的藥劑師也是紛紛告辭離去,很快,偌大的棚戶中便是只剩下雷諾和亞薩大師。

「呵呵……」目送著千百藥劑師接連離去,亞薩大師微微一笑道:「哈雷大師,我們也該往城主府去了,少主還等著您給解毒呢。」

「好。」雷諾微微頷首,旋即與亞薩大師離開棚戶,在工作人員的安排下登上一輛豪華獸攆,由三千血族軍士重裝護送向城主府。

雷諾現在可是十品藥劑師,身份已然今非昔比,而且還是目前旭日城中唯一能夠化解少主御東皇體內蠍毒的人,對城主府來說重要無比,自然是要重點保護,否則萬一出了什麼差錯,城主怪罪下來可是沒人擔待得起。

天紫區康庄大道之上,豪華獸攆緩緩行進,三千鐵甲錚錚的血族軍士護持左右,威儀浩蕩,直襯托得獸攆中的雷諾猶如帝王巡境一般!

大道兩側更是萬民匯流,人山人海,均是聞訊而來瞻仰哈雷大師風采的普通民眾,一個個歡呼雀躍,神色激動的議論著。

「喂!你聽說了沒有?這位哈雷大師可是一名十品藥劑師呢!」

「當然聽說了!要是連這麼爆炸性的新聞都不知道,真是枉為天紫區百姓了。」

「切!你們的消息都太落後了,我可是聽說這位哈雷大師還不到十五歲呢!嘖嘖……不到十五歲的十品藥劑師,簡直就是絕世天才啊!」

「什麼!哈雷大師竟然如此年輕?」

「這還有假!我哥哥當時就在『萬葯大會』,可是親族目睹哈雷大師煉製的藥劑瞬間化解『紫影魔蠍』的毒液呢,據說還引動了異象,那場面簡直震撼得一塌糊塗。」

「嗯!我也聽說了,這下我們旭日城可是不用擔心北部『魔吞海岸』的『望齒魔人』作祟了,哈雷大師的藥劑可是一切毒素的剋星啊!」

「哈雷大師真乃萬民之福啊,更是前線作戰軍隊的救世主,相信有哈雷大師在,很快便可平復『魔吞海岸』的『望齒魔人』動亂。」

「正是!哈雷大師真是人民英雄啊,真是好樣的!比『藥劑師聯盟』那群不靠譜的混蛋強多了。」

「去!怎麼能拿『藥劑師聯盟』那群光吃不幹的蠢蛋和哈雷大師比。」

雷諾坐在豪華獸攆中不時能夠聽到路旁傳來的嘈雜議論,不禁驚嘆消息傳播的速度之快,同時也暗暗慚愧,自己這個半吊子藥劑師何德何能成為百姓口中的英雄,這些百姓真是樸實得可愛啊。

同和雷諾坐在獸攆中的亞薩大師自然也能聽到百姓的議論聲,但卻一點也不生氣,百姓說得沒錯,『藥劑師聯盟』那群傢伙真的是光吃不幹,不僅如此,還嫉賢妒能,令他失去了和『金光藥劑師』交流的機會,真是可惡至極!

但不生氣歸不生氣,耳聽百姓們對『藥劑師聯盟』的不滿,作為『藥劑師聯盟』首席藥劑師的亞薩大師卻是不免覺得有些尷尬,畢竟哈雷大師可就坐在他的對面。

「咳咳……」亞薩大師輕咳了兩聲,沖著雷諾微微一笑緩解尷尬之情,旋即藉機問出了困擾在心頭的疑惑:「哈雷大師,我有個疑問想要請教,但可能有些冒犯,卻是不知當問不當問。」

雷諾聞言不禁心神微動,這亞薩大師不會是要和他交流藥理吧,他對此可是狗屁不通啊,但雷諾嘴上卻還是爽朗的說道:「亞薩大師見外了,你我平輩論交,但問無妨。」

「哈哈……」亞薩大師朗聲一笑,旋即道:「那我就不拐彎抹角了,大概在半個月前,我的葯童意外撿到一瓶金色『凈化藥劑』,觀其色澤與功效雖然和哈雷大師所煉製的『神聖祝福』多有不如,但兩者藥理卻十分相通,不知這金色『凈化藥劑』和哈雷大師可有關係?」

「嗯?」雷諾聞言眉頭微微蹙起,半個月前不正是他響應號召去『藥劑師聯盟』報名的的時候嘛,當時他明明親眼看到金色『凈化藥劑』被工作人員貼上信息標籤,怎麼會被亞薩大師的葯童意外撿到?

難道是金色『凈化藥劑』沒有通過審核被工作丟棄了?

可就算是這樣,亞薩大師也可以從藥劑瓶上的標籤知道是他煉製的啊,何故如此不確定的詢問?

由於金色『凈化藥劑』乃是雷諾憑藉獨特的鬥氣屬性獨門秘制,別人不可能仿製,故而雷諾十分確定,亞薩大師所說的金色『凈化藥劑』就是他所煉製的金色『凈化藥劑』。

懷著疑惑,雷諾應道:「不瞞亞薩大師,那瓶金色『凈化藥劑』正是由我煉製,只是我當時不是沒有通過審核么,亞薩大師何故有此呀?」

「哈哈……果真是哈雷大師!」得到雷諾肯定的答覆,亞薩大師的神色頓時少有的激動起來,解釋道:「哈雷大師的金色『凈化藥劑』並非沒有通過審核,而是被人惡意丟棄,但卻恰好被我的葯童霖兒撿到,可惜卻因藥劑瓶破裂,藥劑滲出導致關於哈雷大師的信息被侵蝕模糊,為此我還曾特地全城播報,哈雷大師沒有見到?」

「可能我當時正在閉關,所以並未看到報道。」雷諾道。

「原來是這樣。」亞薩大師恍然大悟,頓時所有的疑惑都被解開了,臉上洋溢起滿滿的笑容。

然而雷諾卻是開始疑惑了,竟然有人將他的藥劑而已丟棄,難道是蘭德里家族乾的?

可自己報名時用的名字明明是哈雷呀,蘭德里家族的人就算想要封殺自己也不可能知道哈雷是自己啊?!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雷諾隱隱感覺似乎有一隻黑暗的大手隱藏在暗中擺布這一切,刻意針對自己。 他剛剛來到旭日城不到一天,再沒有和任何勢力有過節的情況下突然莫名其妙的遭遇暗殺!

他去『藥劑師聯盟』報名,金色『凈化藥劑』又被人惡意丟棄!

那隻隱藏在黑暗中的大手好似對自己的行蹤了如指掌,只能事先知道自己想要去幹什麼,是誰在這麼處心積慮的對付自己?!

「亞薩大師。」雷諾神色嚴肅的問道:「您可知道是誰將我煉製的金色『凈化藥劑』惡意丟棄?」

雷諾懷疑,要暗殺自己的人和惡意丟棄金色『凈化藥劑』的人很可能是同一個人。

如果能從亞薩大師這裡得知一些線索,或許可順藤摸瓜將幕後的黑手給揪出來!

亞薩大師見雷諾神色嚴肅,誤以為雷諾是在生氣,當下滿含歉意的說道:「哈雷大師請息怒,此事確實是『藥劑師聯盟』疏於管教,竟然鑄成如此大錯,此事我亞薩以葯神的名義起誓,定會給哈雷大師一個圓滿的交待。」

「呵。」雷諾和聲一笑,道:「亞薩大師您誤會了,我並無怪罪『藥劑師聯盟』之意,只是惡意丟棄藥劑一事可能與我被刺殺一事相關,所以……」

聞言,亞薩大師的神色頓時凝重起來,道:「哈雷大師的意思是想要刺殺您的人很可能是『藥劑師聯盟』的人?」

雷諾搖頭笑道:「我只是懷疑,而且幕後那人未必就在『藥劑師聯盟』,或許是幕後之人指使『藥劑師聯盟』的人乾的。」

「嗯……」亞薩大師神色凝重的點了點頭,道:「其實針對丟棄金色『凈化藥劑』一事我亦有所調查。據調查得知,當時審核金色『凈化藥劑』的人名叫耶伶,據其同事所言,這耶伶審核金色『凈化藥劑』后十分興奮,然後便拿著藥劑出去了,可惜卻永遠沒有再回來,從此人間蒸發。」

雷諾聞言倍感蹊蹺,道:「莫非是被殺滅口了?」

「嗯!」亞薩大師點頭,道:「我亦有此懷疑,但當時尋找哈雷大師心切便沒有徹查此事。不過此事既與哈雷大師遇刺有關聯,我必會力查到底,還哈雷大師一個公道。」

「那真是有勞亞薩大師了。」雷諾感謝道,對於亞薩大師雷諾還是比較信任的,如果幕後黑手是亞薩大師,他絕不會發起全城播報尋找自己。

而且此次『萬葯大會』乃是由亞薩大師親自主持,如果是亞薩大師其完全不必當場檢測,大可等自己離開后直接銷毀,這樣豈非人不知鬼不覺,何必搞出這麼大的陣仗。

並且亞薩大師言談舉止之間完全就是和自己初次會面,並不似偽裝。

故而雷諾對亞薩大師沒有絲毫懷疑,因此也才將自己遇刺之事告訴亞薩大師,以藉助力量幫助自己找出幕後黑手。

此時,豪華獸攆已經駛離了環城大道,拐進了天紫區內城之中,城主府已然遙遙在望了……

……

……

旭日城,富麗區,雷諾成為『萬葯大會』唯一勝者的爆炸性消息還沒有傳到這裡,故而富麗區的氛圍一如往昔,繁華之餘一片平靜。

「駕!駕駕!駕……」

一輛狂馳的獸攆宛若脫韁的野馬般自天紫區駛進了富麗區,一路橫衝直撞,直令富麗區的街道上一片人仰馬翻,怒引無數咒罵。

但那獸攆卻是兀自未停,捲起滾滾塵煙,直至衝到蘭德里家族的府邸方才停下,旋即一名家奴裝扮的小廝自獸攆上跳下,火急火燎的衝進了府中。

「二伯這頭犟驢竟然是這個關鍵時候掉鏈子,真是可惡!」克勞德面色陰沉的走在府邸的花園小道上。

他從二伯奧賽德的房中剛剛出來,扇風點火的過程並不順利,奧賽德因為要幫長子休斯定製修鍊計劃,所以決定暫時不去刺殺雷諾了。

距離『神冕爭霸賽』還有一個多月,奧賽德的確是不急刺殺雷諾,但克勞德卻是都快急瘋了,畢竟雷諾崛起的速度之快已經令他完全難以控制了,斬殺雷諾拖得越久,局勢對他就越不利。

「我該怎麼辦?雷諾這縷小火苗已經變成熊熊烈焰了,已經要燒到我的眉毛了啊!」克勞德面沉如水,內心卻是已經急如火焚,如果雷諾真的在『萬葯大會』上拔得頭籌,那麼結果將嚴重的不可想象!

克勞德回到房中,內心愈發的焦躁不安,直如熱鍋上螞蟻一樣,他已經被雷諾逼得無可奈何了,卻在此時——

「少爺,小的有消息稟報。」一名家奴站在門外說道。

克勞德一看正是自己派去盯著雷諾的眼線,當下立刻問道:「進來說話。」

「是。」家族應了一聲,走到克勞德面前耳語起來。

「什麼!」

聽完眼線所說,克勞德瞬間震驚得差點跳了起來,難以置信的說道:「你再說一遍,那個該死的小癟三是幾品藥劑師?」

「十品藥劑師,少爺。」家奴重複道。

轟!

簡簡單單的五個字,落在克勞德的二中卻是如同晴空霹靂一般,瞬間震得克勞德險些魂飛魄散,整個人宛若遭遇重大打擊似的,雙目無神的踉踉蹌蹌爆退好幾部,一下子跌坐在沙發上,滿面死灰的呢喃道:「十品藥劑師!十品藥劑師!這……這怎麼可能?」

「少爺,您怎麼了?您的臉色怎的突然如此難看,是不是沉珂發作了,我去幫您找三老爺來。」家奴被克勞德死灰的臉色嚇了一跳,說著便要向門外跑去。

「我沒事,你繼續去打聽訊息彙報於我。記得保密,即便是父親也不能說。」克勞德坐起身來吩咐道。

「可是少爺您的身體……」家奴有些遲疑。

「嗯?!」克勞德一聲冷吟,使得房中瞬間充滿了濃郁的肅殺之氣,家奴頓時臉色大變,立刻躬身退了出去。

看著漸行漸遠直至消失在路道拐角處的家奴,克勞德的眼角陰毒的顫動了起來,牙齒直咬得『咯咯』作響!

「雷諾呀雷諾,沒想到我竟然低估你如此之多。十品藥劑師!呵呵……好!好啊!好得很吶!」克勞德獰笑著,一雙眼眸因為仇恨而充血,紅得幾乎都要滴出血來。

「萬葯大會唯一勝者!十品藥劑師!十字勳章!城主府一等客卿!」

克勞德緩緩的念叨著,每一個名詞皆是代表著雷諾一個身份,尊貴到令他都感覺戰慄的身份,似是一座座無形的大山,直將他壓得幾乎窒息。

「怎麼會是這樣?怎麼會是這樣啊!我不服!!!」克勞德狀若瘋魔般吼嘯起來,語氣中蘊含著無邊的恨意與濃濃的不甘。

「難道就這樣放任雷諾那個小,逼崽子逍遙快活下去么?」

「難道殺我之仇,廢我修為之恨就該如此放下么?」

「難道我要永遠活在雷諾的陰影與恐懼之中么?」

「不!絕不!」

「啊!」

此時此刻,克勞德深深明白這場和雷諾的較量中他已經輸了,而且輸得一敗塗地!

無論是十品藥劑師,還是十字勳章又或是城主府客卿,雷諾現在隨便一個身份都能令他萬劫不復。

轟隆隆~

克勞德憤怒的踢飛了沙發,推倒了書架,各種瓷盆花碗叮叮噹噹砸碎一地,殘屑四濺!

克勞德此時就像是一個瘋子,瘋狂摔砸著傢具,以此發泄他根本不願承認的內心最深處的恐懼。

一陣激烈的轟鳴聲過後,克勞德披頭散髮的跌坐在地上,像是一個乞丐,像是一個神經病。

「我要完了,雷諾鹹魚翻身一定會來報復我的,我的榮華,我的富貴,我的未來家族候選人之位通通都要失去,等待我的將是家族嚴厲的制裁,我將一無所有……」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