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當然,你在我心中是不可代替的!」蕭天柔聲道。

聽到蕭天的那一句話,龍靈兮心中一陣蕩漾,雖然知道這是土包子的情話,可還是愛聽。 「那個到底是哪個?」蕭天嘴角漏齣戲謔的笑容,直勾勾的看著那妙麗少女。

「討厭!你明明知道,還故意問我?」龍靈兮撅著嘴,小手輕輕捶打一下。

「我真不知道,那個到底哪個?你告訴我啊!」蕭天故意裝傻充愣。

「就…就…就是行房!」龍靈兮說完抬起頭盯著蕭天,臉蛋上染上一抹羞紅。

「難不成這小妮子還有處男情節?」蕭天漏出一個玩味的笑容。

「你笑什麼?到底有沒有…?」龍靈兮眉頭微蹙,佯裝惱怒。

「那你希望有還是沒有?」蕭天調戲道。

「那…我…我怎麼知道?」龍靈兮推開蕭天,轉過身子心裡出現一絲無名之火,心裡基本上認為蕭天和岳靈靈二人之間已經發生超友誼的行為。

看著那少女那吃醋的模樣,蕭天心裡升起一股異樣的感覺,走上去一把摟住那嬌弱的身軀,柔聲道,「當然沒有!」

聞言,龍靈兮心中那一股無名火瞬間煙消雲散

「真的?」龍靈兮轉過身緊緊盯著蕭天的雙眸。

「當然是真的,不信,你看著我的眼睛!」

看到蕭天那淡然的眼神,龍靈兮也相信了他的話。

「小妮子,你這麼在乎我的第一次啊!」蕭天嘴角漏出一抹壞笑,朝著那紅唇堵了上去!

「少臭美!誰在乎…你?」

「嗚~!」

「嗚~!」

「嗚~!」

還沒來得及說話,龍靈兮的小嘴已經被堵上,只能發出嗚咽之聲。

良久,唇分。

龍靈兮依靠在他的胸膛中,嘴角漏出一抹微笑,那是一個少女般的幸福笑容。

「龍兒,我覺得,我們現在還有其他正事要做?」蕭天正色道。

「正事?還有什麼事…」少女抬起頭,眼神中一陣疑惑。

「這麼久沒見,還不親熱一番…」蕭天攔腰抱著龍靈兮朝著香床走去。

「啊…臭流氓,你快放開我,大白天的,你要幹嘛!不許碰我?」龍靈兮輕輕拍打著蕭天的胸口。

「為什麼不讓碰?」

「碰了我,這一章就要禁了!」

「禁了,我也要碰你…」

「臭流氓…啊…」

真是,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人間無數,兩身香汗暗沾濡,陣陣春風透玉壺。

……

「呼~」

一股微風颳起,撩動著山巔,白雲飄飄遮住半個太陽,就彷彿太陽羞紅,楓樹隨風而晃,一片片火紅的楓葉飄落下來。

閨房內,床上一片凌亂,彷彿經歷過一場世紀大戰,被子上殘留一點陰紅,那是最純潔的象徵,也是一個少女的蛻變。

龍靈兮趴在蕭天的胸膛上,身上香汗淋漓,臉上一陣緋紅說不出的滿足。

二人緊緊擁抱在一起,沒有語言,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能知道彼此之間表達什麼!

良久,蕭天看著懷中的美人,臉上滿是笑意。

「小妮子,從現在開始,現在你是我的了!」

「誰是你的?我才不是你的!」少女嬌嗔道。

「剛剛那幾聲老公,叫的我骨頭都酥了,還敢說不是?」蕭天壞笑道。

「討厭,不許說!」少女用手捂著蕭天的嘴,嬌嗔道,「我就不是你的!」

「討打,敢違抗我!」蕭天往那嬌嫩的臀部拍打一下。

「哼,你敢打我!」少女朝著蕭天的胳膊上咬了過去。

「敢咬我,小心家法伺候?」

「什麼家法?」

「我現在告訴你,什麼事家法!」蕭天轉個身,又撲了上去。

「小心一點,痛…啊…」

……

良久,龍靈兮坐在梳妝台前用那小手捂著臉蛋,蕭天站在身後,梳著那凌亂的頭髮。

……

「呼~!」

一道寒風襲來,撩動著少女的長發。

「什麼人?」蕭天轉過身看著窗外,暗中戒備。

「哪裡有人?」龍靈兮也朝著窗外看了過去。

「我剛剛感覺到了那楓樹之中,好像有人在偷窺!」蕭天凝重道。

「怎麼可能?這是北苑,非劍閣弟子不許擅自進入,怎麼可能有人?就算有人,也是劍閣的人!」龍靈兮搖了搖頭,「你多心了!」

「可能是吧,對了,龍兒,我這次過來是有正事和你說!」

「正事?發生什麼了?」

「今天在遞送拜貼的時候,我感覺到浮屠殿那幫人的氣息!」

「什麼?浮屠殿,土包子,你確定沒錯?」龍靈兮的臉色一變,滿是凝重。

「我和那幫人交手數次,怎麼可能弄錯他們的氣息!」蕭天看著楓樹,眼眸之中漏出一絲疑惑,「如果我所料不錯,劍閣之中現在已經混入了他們的人!」

「什麼?這…這…」龍靈兮眼眸之中滿是凝重,「那,我們該怎麼辦?」

「走一步看一步,不過,這幫人目的基本上可以確定就是為了奪取天劍!」

「我現在就去告訴師父!」龍靈兮凝重道。

「等一下,還有別的事要告訴你,你先別走!」蕭天說完轉身朝著樓下走去。

……

劍閣後山石林之中,一隊黑衣人悄然靠近。

「大家小心,前方便是護山陣法。」為首的黑衣人凝重道。

「隊長,那個丫鬟會不會在騙我們?凌瀟真的會每天在這修鍊?」夜叉面具男眼中滿是疑惑。

「不會,我給他吃了少主的真心丸,一旦說假話他會爆體而亡!」

「真心丸?還有這麼神的丹藥?」

「少主擁有通天之能,豈可以常理論之,快來了,都隱藏起來!」

……

約摸半晌,一位身穿白衣素衫的少女來到石林之中。那身披白色裙衣,皓膚如玉,烏黑的頭髮挽了個公主髻,五官筆挺,眼眸之中帶著一絲靈氣,身姿曼妙、楊柳細腰。

少女閉上雙眼,右耳俏動,傾聽著石林之中一切,呼呼風聲,枝葉抖動之聲,鳥兒脆叫之聲,一切繁雜之聲盡收耳底。

「呼~!」

一道冷風吹來,樹葉嘩嘩作響,一片片樹葉飄落下來。

「嗖~!」

一道殘影飄過,虛空中出現數百道劍影。

那空中的落葉,變成一個個彎月之狀,掉落在地上。

凌瀟看著地面上的傑作,眼神之中儘是滿意之色。 「快來人啊,有沒有人救救我?」山腰傳來一陣呼救之聲。

凌瀟聞言,滿目詫異朝著山腰看了過去。

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坐在地上,捂著滿是鮮血的右腳一陣嗷嚎,不遠處一隻穿山甲吐著信子,盯著老者。

「救命啊!」老者臉上滿是焦急。

穿山甲一步一步慢慢逼近,張開血盆大口朝著老人咬了過去。

「不好,是白頭穿山甲!」

凌瀟宛如一道清風眨眼之間來到山腰,護在老者身前。

「找死!」

凌瀟豎起劍指輕輕一點,一道灰金色劍氣射出。白頭穿山甲被劍氣集中,整個身子翻了出去滾了一圈,撞在大樹上。

穿山甲轉過頭,盯著凌瀟眼眸之中露出一股凶意,慢慢的,那股怒意變成一種恐懼,低下頭,它發現自己的身體慢慢變成石雕。

看著穿山甲被制服,老者長長輸了口氣。

「多謝仙姑救命之恩!」

「老人家不必客氣,只是舉手之勞,對了,老人家,你怎麼會到山腰來?」

老者拄著木棍撐了起來,吃痛道,「仙姑,你有所不知,我是個山野農夫,家中沒有田地只能靠采草藥為生,山腳的草藥被人采了個遍已經無葯可采,我只能到山腰來碰碰運氣!」

「原來如此,那老人家你要當心一些,山腰固然有靈藥,只是那些靈藥基本上都會有守護靈獸,以後切不可冒險!」凌瀟叮囑道。

「我知道了,對了,我剛剛采了一株黃花想買掉賺點小錢,沒想到碰上了這畜生,多謝仙姑救命之恩,老朽兒無以為報,只能將這剛剛採到的小黃花送給仙姑,還請仙姑不要嫌棄!」

老者一臉憨笑,從背簍之中取出小黃花,小心翼翼的遞了上去。

就在這時,異變發生,凌瀟雙腳一軟,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看到凌瀟的模樣,老者漏出了一絲冷笑,「沒想到,天之驕女凌瀟也會中這種苦肉計!」

凌瀟晃了晃腦袋,「你…你是誰?」

「我是誰?」老者嘴角漏出一模冷笑,朗聲道,「兒郎們,你們告訴他我是誰!」

「嗖~!」

「嗖~!」

「嗖~!」

數十位黑衣人瞬間出現,手執長劍散發出一股驚人的殺氣,緊緊圍著凌瀟。

看到那一身黑衣,還有那獨有的標記,凌瀟瞬間明白了這些人出自何處!

「你們想幹什麼?」

「仙姑,你別誤會,我不會殺你,只要你脖子上的那枚玉石!」老者開口道。

「果然還是沖著龍心玉來的!」凌瀟心中一陣冷笑,緩緩道,「想要,自己來拿!」

老者皺著眉頭,眼眸之中感到一絲不安。

「嗡~!」

一聲劍鳴響起,石林之中靈氣一陣異動。

「啊~!」

「啊~!」

「啊~!」

一聲聲慘叫,那數十位殺手瞬間被劍氣斬殺。

老者見狀,立刻轉身而逃。

「想走!」

凌瀟豎起劍指,輕輕揮動,一道風刃極速射出。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