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暗殺皇心中已是大恨,這個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居然能夠使用鬼物的剋星,雷霆之力,要知道,就算是在當年大決戰之前,所有宇宙中也沒有幾個能夠修鍊雷元素的存在,要有也都是一些低級的生物,永遠都無法修鍊到更高的境界。

因為在它們那個時期,雷元素屬於至高元素,身為生物,是不可能修鍊這種元素的,要不然會惹來冥冥中的懲罰,無端身型俱滅!

「難道說現在的各大宇宙中已經能夠正常修鍊至高元素了?」這是它此時心中的想法,要不是忌憚雷元素,它早就衝下去把那個人類小子給宰了,居然讓它在自己的勢力面前丟了如此大的臉面,要是傳出去了,以後它也別想抬起頭了;而且這面形狀奇怪的盾牌也是神秘,居然能夠防住它的武器的攻擊,那可是無數年來吸收了各種強者血液的至邪之兵,怎麼會被反震就給震碎了?對方的盾牌上卻是毫髮無傷。

看著對方已經擺脫了自己的禁制,秦寒一點也不慌張,身體一轉躲在了盾牌的後面,單手朝天,輕輕一捏,頭頂上隨著雷龍的咆哮,一根藍色的鏈子從虛空中如同蛇一般盤旋而下,在接觸到他的手臂后自動纏繞其手臂上。

看到這個鏈子,暗殺皇一方的幾個皇級都是渾身一震,它們這種實力,自然是認得,這可是當年的四大神器之一。

暗殺皇的臉上露出了一副瞭然的表情,難怪這個小子能夠使用雷元素,原來是擁有這間神器,當年的大戰中,這件神器它們也是有目睹過的,那位手持這神器的正義陣營的大帝,隨手一揮,就能夠發出萬道雷霆,一瞬間就能夠滅殺無數的邪惡陣營的強者,要牽制住那位大帝,這邊必須要同時有兩位大帝出手才能夠勉強做到。

「這就是你的依仗?小子,看來你是想多了,不管是神雷雲鏈還是這面盾牌,都是超級神器,就連我們這種初級至尊都不能發揮出全部效果,豈能是你這種螻蟻能夠駕馭的了的?妄想利用神器來對付本皇,真是找死。」在他看來,秦寒無法真正的使用這兩件神器,只要是屬於神器行列的,那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每一次的使用都需要有大量的能量來支持,要不然你無法發揮其功效,這也是為何沒有什麼低級的修鍊者手持神器幹掉高級強者的事件傳出了,低級修鍊者就算得到了神器,首先他們沒有實力來保住神器,第二就是沒有使用的能力。

顯然,秦寒的狀況就被它看透了,剛才那些攻擊只是神雷雲鏈的一波自動威能的釋放而已,要不然這種最頂級的神器隨便釋放一部分威能,都足以幹掉它這種實力的鬼物數十個了,當年的那場屠殺,它可是記憶猶新。

神器都是有自己的意識的,剛才那波自動釋放的威能用過之後,就算是神雷雲鏈,想要再次自主攻擊也必須要有一個恢復的過程,這個階段足以讓它幹掉秦寒無數次了。

這位暗殺皇的雙眼中流出了一抹貪婪,就算雷元素是鬼物的天敵,但是絲毫也不動搖它對神雷雲鏈的渴望,畢竟這是四大神器之一啊!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這位暗殺皇心中的貪婪已經達到了一個無可附加的地步了,甚至在它的臉上都露出了這個表情;只要是能夠拿到這兩件神器,說不定它都能夠去挑戰高級皇級的地位了。

一想到這點,他就心中火熱,彷彿那已經停止了無盡紀元的心臟又再一次跳動了起來,這對於它這種級別的人來說,已經算是一個巨大的誘惑了,要是再能夠從眼前這個人類小子的靈魂中搜出復活的秘密的話,那豈不是說它在未來的歲月中,能夠有機會成為頂尖強者?

在它的眼中,就算是秦寒手持兩件神器,也不可能擋得住它的攻擊,只需要擊中一次,這個弱小的人類必死無疑。

心中一想到這點,他就興奮的無法壓制,就連身上那被轟出來的傷勢都不管了,直接朝著秦寒撲了過去。

一個螻蟻,就算有兩件神器護身又有何用,最後還是會被它瞬間秒殺。

看著對方撲過來,秦寒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要是他真的只有那麼一點手段的話,怎麼可能和一個至尊級別的去叫板?

之前設計好的計謀,對方這個沒腦子的傢伙還真的上當了,他故意顯露出兩件神器,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吸引對方上鉤,自主往他早先設置好的陷阱中跳。

就在這位暗殺皇那尖銳的爪子即將抓在秦寒的胸口上的時候,一道黑色的閃電從一旁的虛無中射出,世界擊中了它的那隻手臂,一位初級至尊級別的強者,手臂只是在這道閃電的一次攻擊中,就已經炸成了飛灰,連一點血肉都沒留下…要不是前者躲得快的話,說不定被劈中的就不是手臂了,而是腦袋。

「切,真可惜,居然沒有一擊必殺。」這道黑色閃電是秦寒的另一個殺手鐧,這是這段時間神雷雲鏈從那些王級體內收取出來的死氣,這些死氣的量,可是多個王級無盡紀元來沉澱在體內的死氣,量已經達到了一個相當恐怖的地步,這幾天被神雷雲鏈抽取出來后,就一直儲存著,然後利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把這些死氣融入到充滿毀滅氣息的雷霆之中,最後就形成了這種特殊的雷霆。

壓縮的過於密集,以至於最後就製造了這麼一道而已,但是威力之大,就連時光皇和千雪沫都坦言,這要是劈在他們的身上的話,沒有準備的話,也只有死路一條了。

重生之寵妃難爲 秦寒本來還打算用這個後手來陰掉一個皇級強者的,結果卻因為這暗殺皇的身手,被其躲過了一劫。

此時暗殺皇的眼中已經沒有了之前的貪念,而是深深的震驚,到目前為止,眼前這個螻蟻已經使用了數種手段來對付自己,每個都讓它十分的狼狽,要是換做其他遲鈍點的同級強者,說不定就真的被這個傢伙給幹掉了,剛才那道雷霆中蘊含的氣息,它回想起來就是一身冷汗,在捨棄了一隻手臂的代價下,才勉強躲過了最危險的致命一擊。

雖然知道這種威力的雷霆不可能過多的製造,但是它卻不可能再往前了,誰能知道秦寒到底是不是還掌握著第二道。

嘩啦!

秦寒一拉手中的鏈子,直接把盾牌給拉起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一臉鄙視地看著眼前的暗殺皇。

「一個至尊在面對我這麼一個螻蟻還會猶豫和如此的狼狽,看來你這個所謂的至尊稱號並不是正常得到的吧,是不是走了什麼後門呢?」這話說出來就是直白地想要惹怒對方了。

暗殺皇的臉色相當的難看,寒聲道:「本皇的確是小瞧了你這個螻蟻,實力不高,手段倒是不少,但是這也只能是略微增加一些你的生存時間罷了,最後你還是得死。」

秦寒的眼神微微一凝,的確,對方只要小心點,任憑自己的手段再多,還是會被一點一點的剝去,最後也是難逃一死,這就是至尊的底氣,在所有的宇宙中,至尊是很難死亡的,除非動用比之價值大上數倍的代價,要不然想要殺死一個至尊就很難成功。

就比如說之前擊殺強盜團的那兩位至尊,就是千雪沫萬年前的布置,再加上引出了一個超強的天空怪物才得以成功。

對於至尊難殺這一點,秦寒早就清楚,當初在想如何對付魔人的時候,就已經有這個覺悟了,從宇宙本源那邊得知,至尊的強大不是言語能夠描述的,就算是沒有煉化宇宙的初級至尊,都有能力瞬間顛覆整一個宇宙。

還有就是別想要用壓力來讓一個至尊屈服,沒有哪個至尊不是逆著壓力奮勇向上成為這個級別的,壓迫是不可能成功的,你一旦和一位至尊結仇了,最後的結果不是對方殺了你,就是你殺了對方。

不過既然知道這些,秦寒還有膽量來挑戰至尊,就說明他的底牌還沒有完全展現出來!

「你以為不過來,小爺我就不能搞你了?」秦寒的嘴角掛著冷笑,也沒見他有任何的動作,在那位暗殺皇的身體周圍就出現了一道道空間裂縫…其中一道裂縫猛地爆發出一股吸力,這種吸力就連至尊都沒有擋住,對方瞬間就被吸了進去,然後在下一刻,它的身形就被莫名傳送到了千雪沫所在的那個戰區,和千雪沫的位置發生了調換。

而那一瞬間,正好是那個魁梧的皇級強者向千雪沫出手攻擊的那一刻,位置被這麼一換,正好讓這位暗殺皇代替千雪沫受了那次攻擊。

噗嗤!

虧得暗殺皇的反應已經夠迅速了,在秦寒的嘴角露出笑容的那一刻,它就把精神高度集中了,在被置換的那一瞬間,它已經做好到了防禦措施,這樣才擋住了同伴的全力一擊,只是腰部被後者抓下了一塊血肉而已。

「啊?」

這下就連那位魁梧的皇級強者都詫異了,正打的好好的,為啥之前去擊殺那人類小子的同伴會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小心點,那個小子手段太多了,千萬別被他陰到了。」暗殺皇咬牙切齒地向同伴叮囑道,它可是吃盡了秦寒的苦頭了,這傢伙到底是哪裡蹦出來的人精,居然那麼的滑溜,連它出手都不能結果其性命。

「呵呵,晚了!」回答它的不是自己的同伴,而是下面山頂上站著的秦寒,此時他的臉上露出的戲謔般的笑容,在暗殺皇看來,就是下一次偷襲的到來。

「小心!」

還沒等他吼出聲來,一顆顆晶藍色的水晶就已經出現在它們兩個的身體周圍了,磅礴的風元素從其中湧出,形成了一道道風牆,把它們兩個皇級給困在了裡面。

正常情況下,以這兩位的實力,要不了多久的時間,就能夠破除掉這種程度的圍困,結果還沒等它們動手,就被秦寒的下一波準備的打的臉都綠了。

在這些風裡面不僅僅是只有風元素的水晶,還有著一塊塊的紅色水晶,被銳利的風割碎后,狂暴的火元素便從裡面噴射了出來,在遇到了風的加強,那威力呈百倍千倍的上漲!

對於鬼物們,最怕的自然是火雷光這三種元素了,這些元素都是與它們體內的死氣怨氣衝突的元素,能夠對它們造成的傷害要比正常的其他元素高的多。

而且秦寒這些火元素水晶內儲存的可都是找宇宙本源要來的,要是說元素的純凈,自然是宇宙本源才算是最純凈的了,當然修鍊火系元素的至尊級強者更強,不過秦寒是找不到這種強者來無償幫他提供元素的。

「火迎風自漲,兩個腦子和豬腦差不多的傢伙,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如果我是你們,早在看到風元素出現的那一刻,就不惜代價的破開防禦逃離那裡了。」

這個時候在龍捲風內,火元素得到最大程度的助力,現在整個龍捲風已經膨脹到一個巨大的鏈接著天與地的火焰龍捲風了,並且還在隨著風力的加大,整個龍捲風的範圍還在急劇增大,大地上大量的低級鬼物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被捲入了其中,連掙扎的時間都沒有,全部化作飛灰!

「你這手還真是厲害,這下裡面那兩個傢伙就算不死,也要狠狠地脫掉一層皮了。」千雪沫來到秦寒的身邊,看著那巨大的鏈接天地的紅色火龍,也是忍不住感嘆,當初要是秦寒懼怕她,用這招來對付她的話,說不定現在的情況就不是這樣了。

她能夠看的出來,隨著火焰溫度的升高,周圍的空間都被燒的塌陷了,想要通過撕裂空間強行離開以是不可能,除非是修鍊了空間元素的皇級強者,但是,裡面那兩個卻不是。

秦寒聳聳肩:「這已經算是我最後的手段了,要是這還干不掉這兩個傢伙,那我也沒辦法了,說不定我們還要真的跑路呢。」嘴上說著要跑路,但是秦寒卻沒有一點焦慮的神色,一直都是那麼的自信,眼中閃爍著淡淡的光澤。

這個時候千雪沫在看到秦寒那雙眼睛后,臉色微微的一紅,一股莫名的情緒從她的心底爬了上來,這個小子仔細看,還是蠻帥的。

主要是這淡淡的自信,帶給她一種安定,彷彿所有的一切都抓在他的手中,就算是比自己高出數個級別的皇級強者,也都只能是他手中的玩物。

「怕什麼,我敢肯定,這兩個傢伙就算是出來了,實力也是大損,到了那個時候,我一個自然就能夠搞定它們兩個,而且我可不相信你會沒有後手了!」千雪沫那雙美麗的眼睛斜了秦寒一眼。

這讓秦寒尷尬的一笑,心中默想,這兩姐妹還真是一個媽生的,都那麼的聰明,自己才和她認識了沒幾天,性格就被摸的那麼清楚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蛧 秦寒無奈地摸摸鼻子,然後看著千雪沫那張精緻的臉龐,笑眯眯地抬起自己的一隻手臂,手指朝上,指了指天空道:「主餐還在上面,等這些開胃菜被這兩個傢伙吃完后,我們再請它們吃一頓主餐。」

具體是什麼手段,他沒有細說,但是千雪沫卻依稀能夠猜到到底是什麼。

與此同時,那個巨大的火焰龍捲再一次爆發,這一次是最大程度了,其威力甚至已經超越了一個初級至尊的全力一擊,強大的吸力,讓周圍幾百里範圍內的低級鬼物損失慘重。

在火焰龍捲內依稀能夠看到兩道身影,隱約的咆哮聲從裡面傳出!

轟!

最後一次爆髮結束后,龍捲也因為缺少了風元素和火元素的支撐,漸漸的減弱下來。

唰!

最先衝進去的是那位之前在和時光皇交手的皇級,剛才它迫於這個龍捲的威力,沒有能夠靠近,只能躲得遠遠的,現在龍捲的威力已經減小,不足以再傷害到皇級了,它第一時間沖了進去,要看看兩個同伴到底如何了,畢竟這是兩個皇級強者,在它們那個區域內也算是頂樑柱之一了,要是在這裡隕落的話,上面肯定會震怒,到時候絕對會發動區域戰,這是它不想見到的,兩個區域的實力本身就有點差距,再隕落兩個皇級的話,必然會吃虧,而且這次行動它們三個可沒有向上面彙報,到時候上頭的大人物怪罪下來,也只有它一個獨自承受怒火了。

一進到已經變小了的火焰龍捲內后,眼前的場面讓它這種見慣了各種悲慘場面的它都倒吸一口涼氣。

那魁梧的皇級還好,本省就是一個注重防禦的皇級,再加上它進來的時候是完整的狀態,防禦得當,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只是外面的一層皮被燒焦了罷了,幾天的時間就能夠恢復,只要本源沒有被傷到就行。

而讓它震驚的是另一位暗殺皇,要是把凄慘這個詞用到它的身上,已經不合適了,簡直就是慘不忍睹來形容!

之前它的一隻手臂就已經被黑色雷霆給劈碎,然後原本有的自我防禦也被秦寒用之前的手段給破除了,也就是說在火焰龍捲降臨的時候,它是完全沒有防禦的,還受了不輕的傷勢,沒來得及恢復;再加上暗殺皇的防禦手段本來就要比同階的強者低不少。

所以現在的它雖然還沒有死,但是絕對已經喪失了戰鬥的能力。

一雙赤紅的眼睛死死地盯著下方的秦寒,劇烈的喘息帶著體內的黑色的血液不斷從口中湧出。

秦寒嘴角掛著冷笑:「早就和你說過了,就算小爺不是至尊級別的,照樣有能力重傷你這種蠢貨,別以為到了至尊級別就無敵了,比你厲害的多了太多!」

這句話,讓一旁的時光皇微微一震,因為在過去,他在受到自己所在區域的大帝接見時,大帝就曾說過,可能個別字眼不同,但是語氣和意思是完全一樣的。

哪怕是達到了巔峰至尊的層次又如何,能夠擊殺巔峰至尊的存在,也不是沒有,無盡紀元下來,雖說不多,但是誕生的巔峰至尊數量也不會少於兩位數,但是現在也就只有零零散散的那麼幾個。

不管是以什麼形式成為巔峰至尊,生命都應該是永恆的,但是到現在為止,那些巔峰至尊又在哪裡?絕大多數都已經死亡了。

當時時光皇剛剛達到至尊層次,還沒有真正的領悟這個層次的根本,也搞不懂大帝為何要這麼一說,也沒有太過在意,現在再想來,顯然是有這一層的意思。

就連巔峰至尊都有比之更強的存在,更別說普通的至尊了,但是像秦寒這種能夠越級數個層次來搞的,估計也就僅此一家了。

「小子,就算你能夠解決掉我們一個皇級又能如何?再拼下去,本皇敢保證,絕對是你們的失敗!」對方那位皇級冷聲道。

它說的是事實,哪怕秦寒的手段再多,也無法完全擋住這幾位皇級,自己這邊的時光皇只是幫忙,不會真的為自己拚命,千雪沫就更別說了。

非常時刻,就必須要用非常手段!

秦寒搖搖頭:「說你們無知,還真的是,就你們這種智商,是如何活到現在的?想知道我們解決掉強盜團的中級至尊是怎麼做到的嗎?」說完他冷笑著手指了指天空。

對方的目光全部隨著他的手指看向了天空中,一聲悠長的吼聲正好從眾人的頭頂上方傳來,聽到這個聲音后,對方的那三位皇級渾身一震,就連那重傷的暗殺皇都是不顧傷勢,釋放出一股感知力穿透上方的雲層滲透了進去。

「你這是什麼意思?」到了它們這種皇級境界,都已經知道了天空中的那聲吼聲代表著什麼了。

「你小子難道想要引動上面那個怪物和我們同歸於盡?」這幾位皇級臉色變得相當難看,因為一旦秦寒他們真的引動了那個怪物,它們幾個想要逃走,已經是不可能的事,那種級別的怪物瞬間就可以滅殺它們三個,至於跟隨而來的那些王級,必然全滅。

「嘿嘿,的確是想要如此,但是不是和你們同歸於盡,而是你們死,我們活,就這麼簡單。」說完,秦寒的手掌上已經多了一團粉色的能量球。

看到這個能量球后,他這邊的強者都是面色一變,就連他身邊的千雪沫都滿臉的詫異,因為他們都認得,這個能量球之前可是千雪沫用來引動那個怪物的手法,沒想到秦寒居然也會,這點連這招的創始者都始料未及的。

看到秦寒這邊強者們的臉色,另一方的幾位皇級也明白了,看來下面這個人類小子是真的有能耐召喚上面那個怪物了。

「小子你別自誤,那種怪物不是你這種傢伙能夠輕易控制的,一旦你召喚其降臨,很有可能自己也會遭到無情的吞噬。」說到底,它們還是慌張了,上面那個龐大的陰影給予它們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秦寒沒有說話,只是手中淡淡地托著那個能量球,並不斷地把之增大。

隨著粉色能量球的增大,上面那股無窮的威壓也慢慢的變大,顯然是那個怪物正在降落,一旦達到那個怪物蘇醒后的臨界點,就是它再一次降臨的起始點!

「該死的,我們走!」

最後猶豫了片刻,上方那三個皇級臉色非常的難看,還是決定撤離這裡,它們可不想真的被那個怪物給抹殺掉,下面那人類小子的表現很明顯了,只要它們不撤,那其手中的能量球就會一直變大,直到讓那怪物真正降臨為止。

「各位,怎麼這麼著急走了呢?你們不是想要復活名額嗎?」末了,秦寒還嘲諷一番,不最後占點便宜,這可不是他的性格。

「哼!小子你等著,這事我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這筆賬遲早會從你身上連本帶利地討回來。」對方在走之前,留下了狠話,顯然是恨極了秦寒。

能夠被一個皇級惦記仇恨,這也算是一個無上的成就了。

「你是怎麼學會這招的?這招可是我經歷了數千年的研究以及數萬年的布置才能夠使用,召喚那個怪物的招式,你從哪裡學來的?」當敵人一走,千雪沫就發問了,現在最關心這個問題的顯然就是她了,她很好奇秦寒是怎麼做到的。

「呵呵,這是假的,我再怎麼天才也不可能用個幾天就會了呀,只是利用了一些手段偽造成氣息一樣的而已,其實這只是一個普通的能量球罷了,完全不可能召喚上面那個怪物的。」秦寒解釋道。

這就是他最後一個底牌,逼迫對方自己主動撤退的殺手鐧,在第一次見識過上面的那個怪物后,他就一直在想怎麼利用那個怪物,來讓他在這個決戰大陸上的生存條件變得有利。

對方不知道那很正常,因為在這個大陸上的所有鬼物的眼中,怪物是禁忌的存在,平時連談都不會談起,更不可能去找尋怪物的活動規律了。

而秦寒利用這幾天的時間發現,上面那個怪物是一直在沉睡的狀態下的,漂浮只是它的本能,而且隨著它的每一次呼吸,漂浮的高度都會隨之改變,這樣就會造成某種它會降落下來的假象。

之前有過計算,它會在這個時候漂浮的高度降低,才會導致讓暗殺皇那幾個傢伙以為其被秦寒召喚的假象。

「小友,你這是連我們都騙了啊。」時光皇的笑道,從他的語氣中並沒有聽出什麼不滿的意思,反倒是佩服的居多。

佩服秦寒的心智,和那膽量!

就算是他,在秦寒這個級別的時候,在面對三個皇級的時候就不敢如此戲耍,並且秦寒的實力雖然低,但是那個手段就算是他都由衷的佩服,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錯綜複雜的手段使用。

「呵呵,接下來我們就等待吧,據我估計,再有一周的時間,第一批的王級們復活就會有結果了。」單手一揮,陣圖再一次出現,到了這個時候,已經不需要神雷雲鏈來輸出雷霆了,在時光皇的時間法則加持下,裡面的幾位王級只需要煉化體內那已經超越了死氣的生氣就行了。

抬頭看向這片大陸的某個方向,秦寒的眼神微凝,看來要加快一點計劃的實施了,距離魔天降臨的時間越來越近,他可要在對方降臨之前聚集起能夠與之抗衡的勢力來,哪怕是不能擊敗他,也好歹有能夠保命的實力。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時光皇,你們那個區域所在的位置,幾乎所有的皇級強者都是曾經的正義聯盟的至尊嗎?」秦寒問道。

「我所在的區域中,已經算是正義聯盟當時陣營的所在地了,我可以肯定有絕大多數的皇級都是曾經和我一個陣營的,但是也有個別的皇級是邪惡陣營的,再加上都已經成為了這種鬼樣子,所以就算是其他那些正義陣營的皇級,也有許多性格大變。」時光皇如實說道。

秦寒微微皺眉,看來從正義聯盟那一方入手,有點困難啊,變成鬼物后,心性大變的例子,他也見了不少了,原來在這鬼物最集中的大陸上,情況也是如此。

尊貴庶女 看來不光是在地球有這個傳說,在所有的宇宙中都適用這個說法呢——邪惡永遠都比正義滋生的快!

「那意思就是說這個大陸上,現在心性邪惡的鬼物佔據絕大多數嗎?」如果是這樣的話,反而不利於他的計劃實施呢。

「沒錯,就算是在那些強大的高階皇級強者中,邪惡的也佔據大多數,心性還沒有被腐蝕的也就只有很少一部分,這些強者都是被邪惡一方壓制著,也就是說後者已經完全不忠於過去的正義誓言了,前者只能像我這樣,表面上表現的邪惡,不敢把真實的念想表達出來。」時光皇無奈道,因為在現在這個大陸上,要是哪個傢伙跳出來吼自己是正義陣營的,正義要貫徹到底的話的話,瞬間就會被無數的邪惡鬼物給撕碎的,哪怕其是高階皇級也無用,因為會有更多的同階強者來對付它。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出現,正義陣營的殘餘強者都會隱藏起來,可以說現在的決戰大陸已經屬於邪惡的大本營了;當年爭鬥到全部死亡都沒有分出的勝負,卻是在雙方死亡后自然而然的有了結局。

「難道正義陣營中就沒有強大的存在活下來嗎?」秦寒的意思很明確,既然你高階皇級也無法阻止,那比這個級別更厲害的不就可以了?

比高階皇級還要強的,那也只有它們口中的大帝了,就是顛覆至尊的存在。

「你是想說大帝是嗎?的確,幾位大帝中是有曾經正義陣營的身份,但是自從復甦后,所有的大帝都對自己屬於哪個陣營的念頭都沒有了,從來沒有表示過自己屬於哪一邊,並且下面有關此類話題的爭鬥,他們都不會參與,誰都不知道大帝們到底在想什麼,也不敢去揣測,萬一惹惱了大帝,就算是十條命都不夠一瞬間死亡的。」時光皇說道。

還有一點它沒有說,那就是在無盡紀元中,有幾位強大的鬼物,一度有希望成長到大帝級別,也就是巔峰至尊的層次,但是都被幾位大帝直接出手抹殺了,在那些強者之中,有正義陣營的,也有邪惡陣營的,但是無一例外,都被曾經屬於同陣營的大帝給斬殺了。

至此,所有鬼物都一致認為,大帝們本身就是超脫的存在,它們早已不在乎自身的過去如何了,它們只關注自己現在的勢力以及地位而已,要不然也不會無情地斬殺那些強者了。

「唔,對於你們的大帝,你有更詳細的介紹嗎?」既然自己的第一套方案實施不了了,那就果斷放棄,考慮使用第二套方案。

「大帝喜怒無常,要是說性格的話,怎麼說都不準確,至於其它方面,我也只知道一點點……」對於大帝,很少有人知道他們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每一位的大帝和他生前是完全不一樣的,過去所知曉的已經完全派不上用場了。

白帝,也就是之前間接地幫助秦寒抵擋了魔天攻擊的那位,這位大帝不算是很好戰,但也不怎麼低調,他每隔一段時間都要進食一次,每一次進食都是要吞噬掉大量的低級鬼物,這也造成了他手底下的強者們經常不規矩地去其他大帝勢力範圍內「偷」些鬼物來,雖然沒有當場抓住,但是其他大帝都是知道的,為此和白帝之間的摩擦次數也不少了,但是白帝的殘忍,不光是對敵人,對自己也是,一旦戰鬥起來,根本就不管自己的生死,完全是搏命的瘋子打法,所以幾位大帝和他都有過節,卻沒有真正的發展到生死相向的地步。

同時還有黑帝,那是一位比白帝還要好戰的大帝,他所在的南部區域也是幾塊區域內最好戰也是最混亂的,在那裡每天都有大量的鬼物死去,其中就有不少的王級,甚至有皇級死亡,所以那邊區域的鬼物數量是最少的,但是實力卻是最強的,其他區域內的鬼物都不敢去招惹那些傢伙,黑帝每年都會發動戰爭,想要擴大自身地盤的範圍,而他主要攻擊對象就是東面的白帝,白帝是所有大帝中最早蘇醒的,所以擁有的地盤也是最大的,要不是這位大帝經常沉睡,這片大陸早就被這兩個存在給鬧的天翻地覆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