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子,我真沒什麼事。」葉無天受的傷不重不輕,經過軒轅真氣調理后,內傷已經基本差不多,倒是外傷讓他很無奈,此時他渾身上來都被紗布纏著。

司徒宗沉著張臉說道:「不能大意,你的事情關涉到很多人,下次要自己注意,別什麼人都相信。」

這話說得葉無天老臉通紅,這次的確是他的不對,太容易相信別人。

「我知道,以後會小心。」葉無天只能答應,剛巧血櫻不在身邊,被他派去保護程可欣,不過即便她在,這次也幫不上什麼忙。

「老爺子,你們也得小心,對方朝我放出狠話,只要是我的親人朋友,就不會放過。」葉無天並不擔心自己,反倒擔心他身邊的人。

堂堂毒影門長老,都可以做出如此無恥卑鄙的事情出來,還有什麼事是不敢做?

自己得重新對毒影門進行評估。

「不用擔心我們,他們主要的目標是你,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們推出來的,只有把你滅了,才能打壓我們。」司徒宗說。

「老爺子,幫我找出毒影門的一切資料,包括他們在哪個地方有分部。」這句話,葉無天已經不是第一次說,每一個電話,他都幾乎說了這句話,如今的葉無天只有一個念頭,在自己這方出現什麼大損失之前,先把毒影門給滅了,雖然他知這樣不太現實,可他還是想這樣做,盡自己最大能力揪出毒影門的所有勢力,然後滅了。

「有什麼消息我會告訴你。」司徒宗這樣做,等於已經答應,這個問題,葉無天不說,他也會去做,任何人威脅葉無天的安全,也等於是威脅司徒家。

司徒家與葉無天已經同在一條戰船上,已經沒辦法改變,一榮俱榮,一損皆損。

還有件事司徒宗並沒告訴葉無天,司徒集團這段時間並不好過,公司承受著來自各方面的壓力,令到公司業績大減,幸好司徒集團的核心業務還算堅挺,但比起減肥丸的收入,還是相差太遠。

司徒宗並沒呆多久就離開,房間里,司徒薇陪著葉無天,兩人有說有笑,期間葉無天還不時佔佔便宜。

按葉無天的設想,毒影門應該是最後一個對付,現在看來,計劃不如變化快,很多事情根本累不到自己來決定。

這邊有毒影門,那邊有王柔絲她們的利益集團,忽然間,葉無天發現自己的敵人真不少,而且他的那些對手還很強大,一個比一個強大,這樣的對手,攤上一個就夠讓人頭痛,更別說一下子攤上兩個。

無論是毒影門還是王柔絲她們那個利益集團,都夠讓葉無天頭痛,哪一個都不好對付。

司徒薇結束與葉無天的熱吻,拿過葉無天那部正在響著的電話遞給他。

接過電話的葉無天見上面的號碼,不由微皺眉頭,不想接,可猶豫一會,還是按下接通鍵,然而,接通電話的他很快就臉色一沉,來了! 接通電話的葉無天第一反應就是毒影門行動了。

這個號碼是葉厚騰,那個他名義上的爺爺,可是現在講話的卻不是葉厚騰,而是一個陌生人。

電話另一邊那人說話的語氣也跟老怪物沒什麼兩樣,都是同樣陰森冰冷,即使隔著電話,都能讓人感受到寒氣。

肯定是毒影門的人。

葉無天是怎麼也沒想到,毒影門第一個會拿葉厚騰動手,按理不可能啊,所有人都知他與葉家關係很僵,也就是近期才稍稍有所回暖。

「你是誰?」葉無天對著電話問。

「葉無天,你不用知道我是誰,你只需要知道,你爺爺葉厚騰在我手上。」

葉無天冷笑:「你想威脅我?」不待對方說話,天哥直接將電話一掛。

司徒薇見狀是欲言又止,似有什麼話想說。

掛斷電話的葉無天看了司徒薇一眼,解釋道:「這樣能最大限度拖時間。」

司徒薇明悟過來,想想,好像還真是那樣,的確能拖時間,將主動權拿過來,當然,司徒薇也知道,這是險招,不是辦法的辦法,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對方牽著鼻子走。

「怎麼辦?」司徒薇問,她了解這個男人,表面上對葉家那些人不喜歡,但他內心卻未必真是那麼回事。

葉無天想了會,找到葉妃喬的號碼打過去,當得知葉妃喬在國外時,葉無天鬆口氣,讓她這段時間暫時呆在國外別回來。

剛結束與葉妃喬的通話,葉無天的通話再一次響起,只不過這次不是毒影門的人,而是葉冬萱。

「小天,是我,三姑,剛才爺爺被抓走了,小天,你快點想想辦法救他。」電話里,葉冬萱帶著哭腔說。

葉無天倒顯得異常冷靜,只說了一句知道就掛斷電話。

旁邊,司徒薇也沒閑著,一個接著一個電話打出去,將所有能動用的力量全部動用起來。

掛斷與葉冬萱通話后,葉無天同樣沒閑著,打電話給鄭忠仁,葉厚騰是在東城被綁架,無論如何,不能讓那些人閑著。

鄭忠仁頓時緊張起來,第一時間將事情彙報上去,而他接到的指示是,不惜一切代價救人。

這個命令是局長自親下的,葉厚騰被綁架,已經引起上面高層的注意,他鄭忠仁不向上面彙報,上面也會第一時間命令下來。

葉厚騰被綁架引起極大的反響,各種反應都有,其中很多都抱著幸災樂禍的心態去看熱鬧,能看到葉無天麻煩不斷,這是很多都樂於看到。

將該打的電話都打完后,葉無天仍拿著手機,似在猶豫什麼。

「想打給她?」司徒薇看穿葉無天那點小心思。

葉無天老臉一紅,暗罵自己,都已經這樣了,還有什麼好顧慮?又何需顧慮太多?

……

……

出現在許影面前時,葉無天沒有任何喜悅與激動,若說有,那也只有憤怒。

許影見葉無天渾身是傷出現在她面前時,微微一怔。

「你受傷了?」許影問。

聽到這話,天哥非但沒有感動,反而還想吐,鄙夷,裝得夠像。

他一直就不明白,明明就是一個女人,為何心腸如此歹毒?

「告訴我,那老怪物在哪?」葉無天問道。

許影疑惑不已:「哪個老怪物?」

「許影,別跟我來這套,快告訴我,他在哪?」這一次,葉無天音高八度。

「我真不知道你你所說的老怪物是誰。」

葉無天見狀,也不跟許影爭議,「一身白色,很瘦,你毒影門的,他說你都要喊他一聲長老。」

「你是說白長老?」

「他在哪?」

許影搖頭:「我不知道。」

「告訴我。」葉無天咆哮如雷,「許影,你別逼我?」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還是那句話,真不知道,平時他們都是來無影去無蹤,根本不是我所能知道。」

葉無天見許影不像說慌,難道她真不知道?這個想法很快就被葉無天否決,這個女人的話不能相信,她說慌的功力相當深厚,被他騙了怕還是還要幫她數錢,他就已經被騙得夠慘,認識她那麼久,與她一起經歷過那麼多,都不知她就是太子。

「你不知道?很好,那告我,你們總部在哪?」葉無天換一個問題,你不是說不知道嗎?那行,我就換一個問題,看你是否還能說不知道。

這一次,許影同樣搖頭,「我不能說,也不會說。」

聽到這樣的回答,葉無天那股壓制不住的怒火瞬間爆發,處於暴走邊緣的他朝許影衝過去,用手捏住許影的脖子,面目猙獰吼:「你以為我不敢把你怎樣?」

許影並沒反抗,而是緩緩閉上眼睛,一副等死的模樣,「我不會說,你也別逼我。」

聞言的葉無天更加力大幾分力氣,絲毫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

許影呼吸無法暢順,小臉兒開始發白。

「告訴我。」這一句,幾乎是對著許影耳邊吼,與此同時,他手上的力道也沒有減小。

許影仍然不作任何掙扎。

「你真不怕死?」見許影那樣,葉無天問道。

許影費力張開口,想說什麼,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

葉無天稍稍鬆開手讓許影喘氣,「告訴我,在哪?」

狂吸幾口氣的許影感覺好受一些,沒有那種死亡的恐懼感。「我不會說,殺了我吧。」

「你真以我不敢?」葉無天只想將毒影門總部問出來,至於其它,他真沒考慮過。

右手再次用力,這次不單止捏著許影脖子,此外不但如此,他還直接捏著許影從地上提起來,讓許影兩腳不到地。

極度難受的許影開始掙扎,想從葉無天手中掙扎開來,然而,某人卻並沒打算放手的意思,更不在乎許影的死活。

葉無天寧願看到許影朝他出手,也不想看到許影擺出這麼一副軟弱的模樣,她想做什麼?

「告訴我,在哪。」葉無天大吼,又是一句同樣的話。

「放開她。」身後,張靜進來,見到眼前一幕時,她嚇得不輕,立馬衝過去想解救太子。

葉無天回頭狠狠瞪著張靜:「你給老子閉嘴。」

「放開太子,馬上放開她。」張靜雙手去拉葉無天,想將許影從葉無天手裡救出。

嘗試幾下都失敗后,張靜不知從哪摸出一把小刀,臭三八握著刀就狠狠朝葉無天捅過去。

此情此景,將葉無天嚇得三魂不見七魄,臭三八這是想要他的命,那把刀雖然小,被捅中,怕也夠難受的,弄不好還極有可能致命,誰敢保證那把刀上有沒有毒?別忘了張靜這臭三八也是毒影門的人。

不待張靜衝到面前,葉無天直接就一腳朝張靜踹過去,硬生生將對方踹到幾米開外的地方。

張靜又哪知道葉無天真敢朝她下死手?剛才握在手上的小刀這會也已經靜靜躺在不遠處。

巨痛之下的張靜一時竟無法站起來,但嘴上依然喊著,想讓葉無天放開太子。

這邊,許影一直被葉無天捏著,由於呼吸不了的她已經開始腦部缺氧,開始慢慢失去意識。

天哥這會是進退兩難,鬆手不是,不鬆手也不是,可要是再不鬆手,許影就可能會死,他該怎麼辦?

「你快放手,她要死了。」張靜咬牙從地上爬起,手捂著肚子來到葉無天身邊。

葉無天陷入兩難,最後,他見許影都那樣還不肯說,就知自己今天這招行不通,於是鬆開手,恢復自由的許影頓時往下掉,連站的力氣都沒有,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剛放開許影,葉無天口袋裡的手機響起,拿出一看見又是葉冬萱的號碼。

接通電話后,葉無天只說了一句話就掛斷,他只說:「我馬上過去。」

收起電話,葉無天轉身快步離開,本想再說兩句威脅許影的話,可隨後想到那樣做可以沒什麼意義,當下就將話咽回去。

恢復自由的許影慢慢清醒過來,見葉無天離開,她那失神的眼睛又緩緩閉上。

葉無天趕到葉家山莊,剛才葉冬萱在電話里告訴他,葉厚騰已經找到,不過受傷很重,只剩那麼一口氣。

趕到去時,所有成員都在,葉無天發現情況比他想象中還要嚴重,葉厚騰受的傷非常嚴重,四肢全部被砍斷,葉厚騰也僅剩一絲氣息。

「小……小天,對……對不起。」看見葉無天來到,葉厚騰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說出一句,一句道歉的話。

這一句話包含著千言萬語,包含著太多太多,有後悔,有內疚,還有慚愧。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或許到死前,葉厚騰才發現自己錯了,錯得離譜,而現在,他只希望自己這一句道歉別來得太遲。

葉無天怔住,隨後想救對方,可是他發現葉厚騰所受的傷不單止是外傷,裡面的筋脈也被弄斷。

大羅金仙也沒辦法。

葉無天收回手,見葉厚騰那樣,他也不知怎麼回事,心裡莫名一軟,吐口而出道:「放心吧,葉家不會倒,用不了多久,葉家將會天下第一家。」

原本眼神渾濁的葉厚騰聽到這話時頓時雙眼冒精光,他笑了,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謝……謝!」

如果有手,葉厚騰一定會去拉葉無天,只可惜,這個願意他永遠也沒辦法實現,眼睛緩緩閉上,走了,帶著笑容離開。 葉厚騰走了,但他並沒帶著遺憾離開,正好相反,帶著滿足離開這個世界,臨死前,向孫子道歉,同樣,臨死之前,他得到孫子的保證,葉家不會倒,未來的葉家將會是世界第一家。

有這些,足夠!

若說有遺憾,唯一不足的就是他並未親耳聽到孫子親口喊他一聲爺爺。

處理完葉厚騰的身後事,葉無天看了葉家眾人一眼,並沒說什麼,由始至終,他都黑著張臉。

「小天,咱們現在怎麼辦?」葉冬萱問,老爺子這一走,整個家都彷彿失去了主心骨,完全亂了方寸,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報仇。」葉恆財大聲道,老爺子的慘死觸動他內心的某根神經,更是讓他意識到,要團結。

「小天,你的意思呢?」何瑋蓉看向葉無天,既然葉無天已經認回葉家,那從現在開始,葉家就得聽葉無天的。

強者為尊!

葉家想要改變,必須得聽葉無天,只有那樣才有希望,再按以前的老套路發展下去,後果不容樂觀。

「找出兇手。」葉無天淡淡地說,「你們什麼也不用做,那些人,你們惹不起。」

「可是小天,我們總得做點什麼。」葉冬萱說。

「好好把公司經營好。」葉無天說。

葉恆東說道:「我們會儘力把公司做好。」

所有人都知道,葉家有葉無天的幫忙,很快就會騰飛,會踏上子彈列車。

葉無天離開了葉家,在離開之前,他要求眾人不允許將葉厚騰之死告訴葉妃喬,小妮子倘若知道,勢必會趕回來。

這個時候,葉無天並不希望她回來,何況她趕回來也沒用,幫不上任何忙,反倒會成為某些人的目標。

整個葉家,葉無天實力最強,所有人自然得聽他的。

離開葉家后,葉無天接到獅子頭的電話,對方在電話里告訴他,他需要的人已經安排上岸,讓他自己安排。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