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通!」周鵬的身體重重摔在周乾腳下。

「這……」周乾萬萬沒想到,只有一招周鵬就敗了下來。其餘眾人皆是大吃一驚,周易這是給周家來了個下馬威。

「哥!」周嘉懿跑了過來,一把抱住了周鵬。只見其臉色鐵青,右臂垂落。

其實,周鵬只是傷了右臂,身體根本沒別的重創,不過在眾目睽睽下,被周易一拳打回來,這口氣無法咽下,堂堂周家嫡系子弟,居然被個支系打敗了,太過丟人。

外圍一群看熱鬧的修者也很驚訝,光憑肉身力量就打敗一名同階,這實力簡直逆天了,所以他們先入為主,認為周易是名煉體修者。

「哪個還過來!」周易掃視所有周家人。

「狂妄的小子,我來收拾你!」一名二十八九歲的周家子弟走了出來,這個人身體十分壯實,即便穿著一件青色長袍,可還掩飾不住他強大的肉身。

「周杉,小心些,此子肉身實力不弱。」周乾在旁叮囑。他不相信,周家嫡系子弟當中,就沒有人能打敗周易。

周杉幾步來在周易近前,猶如半截黑塔,他從小就修習的就是煉體功法,再加上周家資源豐富,不缺供給,所以別看只有玄妙境七層,但實力可以與十層修者戰鬥。

「打斷了周鵬的手臂,讓周家蒙羞,我要將你四肢都打斷!」周杉惡狠狠的道。

「哈哈,大言不慚,還不知道誰的四肢會先斷呢。」周易說道:「你是七層修為,而我只有六層,這樣不公平,等我提升下修為。」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露出鄙夷的目光,這小子莫不是吃錯藥了吧,提升修為哪是容易的事情,真若如此,豈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快速進階了。

「哈哈,我看大言不慚的人是你吧,還想在提升實力!」周杉大笑,彷彿聽到了世辦上最好笑的笑話。

外圍觀戰的人群當中,也有不少修者對周易指指點點。

「我看這小子就是說大話能耐。」

「就是,還想提升修為?我呸,他當自己是什麼?」

「看他如何收場吧,這樣的大話也敢說。」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之際,周易雙手猛的結印,丹田處,一股炙熱之力緩緩散開,同時他的修為真的從玄妙境六層,進階到了七層。

這個變故讓所有人大吃了一驚,萬沒想到,世間還有這等的詭異事情,瞬間進階。

周杉看到這一幕,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眼睛瞪的滾圓,看怪物般的看著周易。

「一定是此子先前隱藏了修為,現在才釋放出來。」周乾在短暫的吃驚后,大聲說道。

「對,肯定是這樣的!」紀余限也隨聲附和。

他們都是一步一個腳印走過來的,根本不相信世間有瞬間進階這樣的事情存在。

周易冷眼看著周杉,他之前用紫電狂雷將孕育的火靈給包裹住了,讓其實力發揮不出來,自然的,其表面實力也就掉回了玄妙境六層,隨著他將火靈的力量逐漸釋放出來,修為境界也在跟著提升。

至於這一點別人是不知道的,所以周乾才會以為周易之前隱藏了真實實力。

「周杉,現在老子就打斷你的四肢。」周易說完,身形如同鬼魅般的一閃,直接到了其近前。

周彬還處於吃驚狀態,看到周易發動了,這才雙拳齊出。

他肉身很強大,但速度卻比周易慢很多,拳頭剛剛打出,周易順手一彈,一道電弧飛快沒入周杉拳頭當中。

「嗯?」感覺拳頭表面像是被蚊子給叮了下,不等他反應過來,下一刻紫電狂雷就在其體內爆發開來,雖只有一道電弧,但足以麻痹整條胳膊。

在失去直覺的短短時間內,周易抓住了機會,雙臂同時用力一振,龍虎雙臂浮現而出,對準周杉被麻痹的胳膊狠狠砸下。

「啊……」一聲慘叫,周杉的右臂直接被打斷,周易反手發出一記肘擊,周杉的左臂應聲而斷。同時雙腳先後踢出,直取周杉的雙腿。

「啪!啪!」兩聲,周杉腿骨斷裂,直接跪倒在周易面前。

招法說來遲緩,實則迅捷無比,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周杉的四肢就讓周易給廢掉了。

「嘩!」在沉寂了兩個呼吸后,所有人爆發出驚嘆聲音。

「剛才是周易出的手嗎?」

「我也沒看清,太快了。」

看熱鬧的人互相問道。這個時候人群當中有幾名高階修者看得真切,那的確是周易出的手。

「哈哈,周家嫡系就這樣嗎?我看就是一群酒囊飯袋!」周易抬腳把周杉給踢到了周乾的腳下,趾高氣揚說道。

「霸氣!」

「這小子真的是周家支系弟子嗎?怎麼比嫡系的還要厲害。」

聽到種種質疑聲,周乾的臉上掛不住了,這還沒怎麼樣呢,兩名嫡系弟子都被打傷。

「小雜種,今天非將你滅殺於此不可!」一名玄妙境十層的周家弟子跳了出來,此人四十來歲,身上的氣息強大,手提一口三尺青峰,直接從人群的後面跳起,幾個起落間就到了周易近前。

「四十歲才進階到玄妙境十層,吹個毛牛逼!我要是你,早就撒泡尿給自己淹死了。」周易冷聲罵道。

聽到這句話,四周眾人再次發出噓聲,因為四十歲進階到玄妙境十層已經是很不錯的了,有些人可能至死都沒有這個修為。

「周城,切不可輕敵!」周乾大聲提醒,他感覺事情有點不對勁,周易是有備而來。

「三叔,我早有準備,這次他死定了!」周城說完,轉回頭對周易道:「你個分支的小雜種,一會我就讓你知道老子的厲害。」

「你******才是雜種!」周易忽然爆怒,身上一股燥熱之氣湧出,與此同時,他的修為再次提升,瞬間就到達了玄妙境十層。

這個變故又一次讓所有人吃驚非小,要知道修為境界的提升並非一朝一夕可成,周易這種瞬間進階的做法,讓很多人都想不明白,滿腦袋全是問號。

「此子進階與其身上的熱量有關係!」周乾見多識廣,很快就發現了問題,只是眼下沒功夫研究這個,因為周易已經向周城出手了。

猶如一頭髮了瘋的野獸,周易龍虎雙臂上燃起一層淡紅色火焰,不由分說向著周城就打出一拳。

拳頭還沒有到,炙熱的高溫就席捲而來,以周城的修為,竟然無法抵禦高溫,瞬間身上汗流浹背,呼吸間彷彿進入口鼻的都是火焰。 「啊!」慘叫聲響起,周城自認實力不弱,應該可以硬抗周易,但萬沒想到,對方釋放出了高溫火焰,他的攻擊在火焰下被焚燒一空,就連手中長劍都折斷了。

無奈之下,周城只好赤手空拳和周易戰鬥,可拳頭剛剛和周易的手掌相撞,炙熱的高溫就將其一雙手給焚化了。

「快回來!」周乾見事不妙,出言提醒周城。

周城轉頭就跑,可剛剛跑出去沒兩丈遠,就感覺身體四周的空間變的粘稠無比,緊接著身體倒飛而回,直接趴在了周易的近前。

「想跑?沒那麼容易!剛才不罵我是支系的雜種嗎?我看你們嫡系才是雜種!」周易冷聲說道。雖然他四周溫度極高,可周城聽到這句話,心裡卻是泛起陣陣寒意。

「三叔,救我!」周城雙手已毀,可他還是想要爬離周易的控制。同時大聲呼救,希望周乾可以出手。

「周易,快點放了他,要不然老夫定會將你碎屍萬段!」周乾怒極,聲音都變的狂躁。

「哈哈,如果你不說剛才的話,我也許會放了他,但你既然開口了,他必須要死!」此刻周易的身上燃起一層淡淡的赤紅色火焰,高溫讓其身邊騰起層層熱浪。

「啪!」周城正在奮力向前爬行,這個時候周易抬起一腳,直接踩在周城的後背上。一陣陣骨頭斷裂聲傳出,周城口噴血鮮死於非命。

「嘩!」所有觀戰的人都沸騰了,周易終於開了殺戒,他斬殺了一名嫡系子弟。相傳周家支系子弟修為都很弱,可眼前這個卻是強大到同階無敵。

「你……」周乾氣的老臉鐵青,身體都有些顫抖了,一拳打敗周鵬,之後斷了周杉的四肢,現在又踏殺周城,莫非說周易想逆天!

「城哥!」數名周家子弟大叫,他們雙眼血紅,義憤填膺,恨不得將周易給活活的咬死。

「哈哈,你們這些廢物,憑什麼支系子弟就要受嫡系子弟的氣,老子今天就讓你們知道,誰才是最強者!」周易近乎咆哮的說出這翻話,這是他壓抑在心頭多年的話了,今天終於可以大聲的喊出來。

「我們一起上,滅了他!」數十名周家玄妙境的子弟同時出手,他們平時在家族內被視為佼佼者,啥時候吃過這樣的虧!

「為城哥報仇!」這些人呼喊著口號,衝到周易近前。

其中一人手提短刀,對準了周易的前胸刺去:「周望,前來取你性命!」

周易看了眼出手之人,玄妙境七層實力,當下冷笑道:「你這種廢物也想要我的命,我先送你上路!」

周易左手龍拳轟出,帶起一片的絢麗的淡紅色火焰,高溫到處,虛空扭曲變形,周望刺向周易的那把短刀在高溫的炙烤下,變的通紅一片,猶如在火爐中燒了很久。

「啊!」龍拳的威能掃過周望,在其胸膛處,留下個碗口粗的血洞。同時淡紅色火焰沾染到鮮血后,迅速燃燒起來,只一個呼吸的工夫,便將周望燃成了一塊黑炭。

「誰還來!」周易呼吸間噴出熱浪,對著其餘周家子弟喊道。

「我周……」一名玄妙境九層的傢伙沖了上來,他本想報出姓名,可剛說了兩個字就被周易給打斷了。

「無需知道你的名字,因為你將馬上不在人世!」

右手虎拳打出,一道燃著火焰的虎形虛影將剛才衝上來的傢伙給撲倒在地,一口把頭顱咬下,鮮血狂噴。

「如此好的鮮血怎能浪費,我收下了!」周易大笑出聲,身上紅袍一卷,將那名修者的鮮血吸收乾淨。

「還有誰!」周易大聲叫道。凶厲的目光環顧所有人。

「一起上!殺!」十幾名悍不畏死的周家子弟衝上來,手中法器高舉,想將周易斬成肉泥。

抬手取下噬靈劍,周易舉劍招架,「鏘!」只要這些人的法器與周易巨劍對上,定會被震飛。

「今天,我要用嫡系的鮮血,洗脫你們身上的惡行!」一劍橫著斬出,立時有數人被腰斬。鮮血化為漫天的血霧,還不等散去,就被周易的染血袍吸收。

「廢物們,快來受死!」周易對著剩下的幾人咆哮。

這些周家子弟,早已經嚇的腿軟了,雖然滿腔憤怒,但見到周易的手段后皆是膽寒。再加上周易身上火焰產生高溫,一個個汗流浹背,也不知道是熱的還是嚇的。可他們卻不敢輕易的後退,只要退下,周家嫡系的名聲就毀了。

「你們退下!我來殺他!」一個渾厚的聲音在數名周家子弟身後響起。立時這些人猶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下子退到了後方。

只見一名中年男子大步走向周易,身上磅礴的靈壓肆虐,居然是生死境的修者。

「你們終於肯出手了,是怕我將玄妙境的嫡系修者都殺光嗎?」周易面對此名生死境修者絲毫不驚,沉聲問道。

「叛逆,你所犯下的罪行死一百次也不可能彌補!」那人斥責道。

「廢話少說,要戰便戰,不戰就滾!」周易怒氣衝天,雙眼之內燃著一團雄雄火焰。

「周錦,速戰速決!」周乾出言提醒,一個支系子弟,斬殺了十數名嫡系同階,這樣的事情已經讓周家臉上無光,因為他們對外一度宣稱,支系子弟修為太弱,並不足以挑起周家的大梁,只有嫡系才有這個能力。

千百年來,修行界的人們也是這樣認為的,可今天周易的做法,讓這個謊言不攻自破。也讓周家嫡系臉面丟盡。

只有快速的解決掉周易,才能平息這場爭鬥,才能把周家損失的名譽降到最低點。

「明白!」周錦答應一聲,手腕上的乾坤鐲靈光一閃,從中飛出柄金色重鎚出來。

「周乾,睜大你的狗眼看好了,我是如何滅殺此人的!」周易忽然提高了音量,對著周乾大聲喊道。

與此同時,別人也聽到了他的話,一個個面露質疑神色。

現在的周易可以說是同階無敵,但想要越級斬殺周錦恐怕有些困難,不管怎麼說,對方也是生死境的修者。

「口出狂言!」見對方沒把他放在眼中,周錦大怒,手中法印一起,手中重鎚直接向周易砸去。

眼見於此,周易身上的氣息陡然再次升高,玄妙境十層大圓滿!

「嘩!」四周眾人再次爆發出海嘯般的喧嘩聲,短短時間內,周易的修為居然從玄妙境六層,提升到了玄妙境十層大圓滿,只差一點便可踏足生死境了。

「鏘!」周易雙手持劍,硬接了周錦的大鎚。

金屬顫音震蕩八方,重鎚上傳來的巨力讓周易腳下黃沙飛揚,遮天蔽日!

「不是我看輕你,而是你真不行!」周易嘴角抽動了下,露出猙獰的冷笑,看到這副笑容,周錦有些心慌,到目光為止,還從來沒有玄妙境修者能接下他一擊。

想到這裡,周錦祭出一口飛劍,打算在周易抵擋重鎚的時候,給其致命一擊。

還不等周錦做出下一步的反應,周易猛然張口,直接噴出一道紫電狂雷,距離如此近,周錦躲閃不及,手臂粗的雷柱當胸透過,可憐這位生死境的嫡系修者,只一個照面便隕落周易手中。

「他要逆天嗎!居然殺了生死境的修者!」

「這等戰力太過恐怖!」

「看來以前周家放出來的風聲都是假的,真正的高手都在支系中產生!」

周錦屍體倒地的剎那,看熱鬧的人群中發出各種聲音。

周乾倒吸冷氣,他做夢也不會想到,周錦會一招被殺。這次周家的臉算是徹底丟光了。

遠處的高空上,鳳飛和莫簡離身在遁光中懸浮著,當看到周易滅殺周錦后,鳳飛黛眉微皺,深邃的眼眸變得更加陰鬱。

「莫叔,你如何看?」鳳飛問道。

「此子的實力太過恐怖,能在玄妙境就斬殺生死境修者,這樣的人當世尋不出幾個,若是讓其進階到解脫境,恐怕我等皆非敵手。」莫簡離如實說道。

「哦,你對他這麼有信心?」鳳飛有些不解。

因為能入這位莫叔法眼的人並不多,哪怕是自己的夫君,當年都沒得到過這樣的評價。

「呵呵,此子夠狠,而且很果決,這樣的性格我很喜歡,如果他不是周家的支系子弟,我很想收其為徒。」莫簡離再次道。

「莫叔,你不想將一身神通傳給莫問霜嗎?」鳳飛大驚失色,老者有一子,名叫莫問霜,從小就在南宮家長大,雖是僕人之子,但受到的待遇卻與南宮家正牌公子沒有任何區別。

「問霜確實不錯,但生性太過孤傲,而我的傳承屬於絕殺、兇悍一類,並不適合他學,即便是學會了,也發揮不出真正實力,到是周易這小子很合適。」莫簡離不知道為什麼,越看周易越是順眼。

「但是我感覺他這輩子沒希望了。」鳳飛忽然指了指下方說道。

莫簡離急忙望去,只見七八名周家生死境的修者將周易圍在了當中,看樣子這些人都不敢與周易單打獨鬥,想群起攻之。

「少奶奶,我們打個賭可好?多了不賭,百萬元靈石。我賭這些人都不是周易的對手。」莫簡離老臉上露出淡淡笑容。

「既然莫叔你這麼有信心,我就和你賭一把。」鳳飛也來了興緻。二人一同把目光投向了下方。

此刻,周易面對幾名生死境修者圍攻,臉上絲毫懼色沒有,反而顯得很沉著。

「周家太不要臉了,居然好幾個生死境圍攻周易!」看熱鬧的人群里,有人再為周易打抱不平。

「動手!」周乾聽不下去了,催促眾人出手。 萬里大漠,千里黃沙,北風呼嘯,殺意四起。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