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凌宇氣得幾乎要爆炸了,恨不得將李天鳴一恨斬成十八塊。

那臭小子,竟然有那麼強大的后強?

怪不得叔叔一夜之間倒台了,他胡凌宇可是沒有什麼依靠了!

唯一能依靠的,就是他這個名車手的名聲,但是他認識的人脈,又怎麼可能會因為他而去動李天鳴?

那混小子,可是有市長當後台啊!

「還有……他有一個好兄弟,是副局長的兒子……那四殺團的三個八星保鏢,好象都在拉攏李天鳴……」

手下看到老大臉色難看至極,雖然感覺到害怕,但是還是得將話說清楚。

胡凌宇眯起了眼睛,發出了凌厲的殺氣,也就是說,要殺李天鳴的話,就算請四個八星保鏢都不可能動得了他!

弟子的話讓胡凌宇恨得咬牙切齒,他緊緊地握著拳頭,嚇得一邊的弟子打了一個冷顫。

不過聯想到了什麼,那弟子立刻恭敬地說道,「老大,我有一個辦法,可能會將李天鳴一舉拿下……」

胡凌宇冷冷地看向他,「有什麼屁快放!他娘的,你不知道我著急嗎?我一定要將那混小子弄得生不如死!」

小弟看了看周圍,胡凌宇脾氣火爆地讓其他閑人退下,那小弟走過去湊到他耳邊,細細地說了一番,胡凌宇一聽,頓時拍起手來!

「他娘的,你真聰明,這事就交給你去辦了!成功之後一定會給你獎勵的!」

小弟眉開眼笑,心裡暗暗地鬆了一口氣,「是!老大,我現在馬上去辦!」

PS:繼續二更,有推薦票的都扔給作者吧,那可是犧牲休息時間寫文的啊! 看著小弟離開的背影,胡凌宇面目猙獰,「李天鳴,你就等著吧!我們一定會將你弄得跪在我的胯下求饒的!」

……

島國的北邊,一棟高級別墅裡面,松下治也分別給自己的師父與師兄斟酒。

「師父,師兄,那個叫李天鳴的小混蛋真的很厲害!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但是卻將我們八星保鏢都打得非常狼狽!我那口氣就是咽不下去,島國人們永遠都會是第一,絕對不能讓那東亞病夫騎在我們島國人的身上!」

松下治也大聲地道。

他的師父井上護明聽罷,不由得微微擰眉,「你說的是真的?」

井上護明從米國出差回來,沒想第二天自己的得意弟子就哭喪著臉找上門來,說的就是李天鳴將他打得頭青鼻腫的事。

「當然是真的!否則我怎麼會求救師父?大哥,你也說一句話!」

松下治也的師兄也是自己的堂大哥的,他們這一對兄弟在跆拳道上很有天賦,是井上護明很看重的一對徒弟。

現在徒弟被人打傷了,還有辱島國的聲譽,眼中的殺氣也越來越強烈。

松下一源也點點頭,「能將我弟弟打傷的,一定不是一般人,師父,不如我們去華夏國一趟,會會那囂張的臭小子?」

松下治也用期待的目光看著井上護明。

井上護明摸了摸下巴留著的一小撮鬍子,「嗯說得不錯,竟然如此囂張地打傷了我徒弟,就是侮辱了我們島國人,那好,師父反正有事要走華夏國一趟,會會一些深山裡的修玄者。到時正好將那臭小子給解決了!」

松下治也一聽,頓時大喜。

師父可是島國極有名的跆拳道大師,四十多年來無一人能打倒井上護明。

所以松下治也來求他,也是一個非常準確的聰明的決定了。

「師父,那什麼時候動身啊?」松下治也有些焦急,要知道他等井上護明歸國,可是等了好長的時間,等得脖子都長了。

井上護明看了一眼一邊美艷的女秘書,「吉子,你看看行程,給我安排一下華夏國之行。」

美艷的女人吉子淺淺一笑,語笑嫣然,「是,社長。」

她翻了翻手中的行程本,聲音清脆得如鈴聲,「社長,七天之後才有時間。」

七天?

松下治也皺皺眉,他是一刻都不想等了。

可是師父也有很多事忙,畢竟是井源跆拳道館的社長,還經營著數家國內頂尖大公司。

要忙的事真的很多,見的客人也多如雲,自然是不可能一下子抽出時間的。

「那就七天之後吧,治也,你不必著急,那小子一定會死的,就讓他快活好幾天,等他生不如死的時候,遺憾會更強烈一些的!」

看出了徒弟的心思,井上護明笑著道。

松下治也想了想,這也是,他急什麼呢,反正李天鳴遲早都要死的,讓他再活七天唄!

松下一源也輕笑,「師父說的是,弟弟不要著急,到時我們得找個借口,將李天鳴好好教訓一頓,畢竟……他可是南平~市市長看重的人,牽到了華夏國正府內部人員,有些不好辦。」

松下治也冷笑一聲,「有什麼不好辦的?我們島國人在華夏可是非常受歡迎的,無數華夏國的女人爬上我們的床,擠都擠不掉,嘖嘖!還是白白送上門的,任我們玩到殘呢!」

松下治也的話,讓松下一源眼前一亮。

早就聽說華夏國美女如雲,但是這些年來他一直苦心於跆拳道,一直沒有時間到他國遊歷。

如今他成了井上護明的第一大弟子,那麼是時候出去走走了。

松下治也說這話的時候,自然想起了蘇燕。

那個女人是他見過的最性感的女保鏢,也很強大,其實他也想打她的主意的,無奈蘇燕根本主不鳥他,他也沒有能力推倒蘇燕。

這一次大家一起出行,是不是可以上蘇燕了?

「師父,我在華夏國組的四殺團有個八星女保鏢,非常性感,是男人看到了都要流鼻血!到時會送給師父嘗嘗哦!」

松下治也的話,讓井上護明也熱血沸騰。

松下治也是他的弟子,品味怎麼樣,井上護明最清楚不過了。

松下治也看上的女人,個個都是極品女人,沒有一個是次貨。

並且他每個月都會送幾個女人給他這個當師父的玩玩,每個極品女人都讓井上護明滿意。

松下治也去了華夏國之後,他就很少找得到極品的女人了。雖然他是一個跆拳道的社長,但是不好光明正大地出去找女人。

所以最好有人將女人送上門,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哈哈,好,我非常期待你說的極品女保鏢!嘖嘖,華夏國的女人很漂亮很性感,還是一個八星女保鏢,那一定會很爽!」

井上護明大笑著說。

看到師父那麼高興,松下治也也放下了心事,有師父出馬,他覺得一定能贏得了李天鳴的。

這時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松下治也看了一眼,站起來去外面接電話了。

……

此時此刻,華夏國的南平~市,郭於明冷血地盯著自己請來的十個七星保鏢,不由得皺皺眉。

「十個七星保鏢,也動不了李天鳴吧?」郭於明冷笑著說,他的手下連忙搖頭,「少爺,我們可是還有其他計謀的!」

其他計謀?

郭於明挑眉,冷冷地看著自己的手下。

那手下淡笑著說,「李天鳴體質強悍,那是正常,本領也很大,現在有市長和蘇燕等人為他撐腰,還有JC副局的兒子當朋友,從各方面來說,我們都輸人一籌。」

郭於明聽罷,淡淡地頷首,被打敗了兩次,他早就冷靜了許多,不如之前的衝動了。

所以第三次出擊,他一定會在找到最好的機會再出手,必須深思熟慮,否則又一次被李天鳴打成了趴趴狗,那更會讓全國人們都笑話。

「所以……我找到了一個志同道合的同夥,他們也想找李天鳴麻煩,也就是最近很火紅的著名賽車手胡凌宇,他也與李天鳴結了怨,正想解決他呢。我們可以聯手,一舉將李天鳴折磨得生不如死!」

手下輕笑著道,「胡凌宇那邊也有幾個六星保鏢,所以人手越多,贏的可能也越大!不管李天鳴多麼強悍,一頭大象,卻敵不過上千上萬的白蟻吧?所以我們一定要找到更多的同夥,最起碼要找上百個厲害的保鏢!」

郭於明一聽,頓時感覺到神清氣爽!

手下出的主意他娘的太正點了!

這一下,李天鳴一定會被拿下的!

「好!好!這個計謀不錯,哈哈,人我會讓人盡量多找的,看看誰還想找李天鳴算賬的馬上聯合起來,越快越好!」

「是!」

郭於明頓時紅光滿面,多日困擾他的煩惱終於要解決了!

……

李天鳴是隨著一輛購物的送貨車回到月臨山腳村的。

因為多了一個女人,自然要多買一些東西,像生活用品什麼的,女人的內衣他也讓內衣店的導購幫買了,畢竟看到秦凝兒兩手空空地找上門來。

其實秦凝兒來之前,是自信滿滿的,相信李天鳴一定會跟他回仙女派。

所以什麼也沒準備,可是沒想到李天鳴沒有答應,得等一段時間。

秦凝兒雖然是玄門中人,但是卻也不是那種什麼事也不懂的女人。

在仙女峰上,一個人的衣物需要師父派給她的女弟子洗,但是秦凝兒不喜歡別人碰她的東西,一直以來都是自己動手洗衣服。

有時還會下廚房做菜,仙女派雖然無一男子,崇尚仙道,但是也不限制門中女弟子素食,可以葷食。

然而那麼多年來,秦凝兒都是素食,她天生麗質,不管吃什麼都保持著一張美麗容貌。

再加上修玄者本來就方便排毒,不管吃什麼,都不擔心會肥,皮膚會變差。

秦凝兒幫忙李嬸將院子打掃乾淨,層層落葉散發著泥土的芳香氣息,天邊晚霞輕抹,絢麗的光芒籠罩了大宅。

初秋來,梧桐傷,葉子一片片悠然地飄下,可是秦凝兒的心情好極了。

突然聽到門外響起了車聲,應該是李天鳴回來了,心不由得砰砰地跳得恁厲害。 秦凝兒對自己的表現非常不滿,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竟然會有那種期待的感覺。

她可是第一次接觸外面的男人,只有李天鳴這個年輕人入得了她的眼。

一顆從來沒有闖進過來的心,竟然輕輕地為一個才見一面的男子萌動了!

秦凝兒握著手中的掃帚,臉上的紅暈和脖子上、耳朵上的紅暈更是深重,讓人看了難免會YY過度。

李天鳴拎著一個大個大袋子,笑眯!眯地走到了秦凝兒的身邊遞給她,「凝兒,這是我給你買的東西,不知道你的尺寸,所以買了很多,你看看合適你不?」

秦凝兒好奇地打開袋子一看,不由得臉上騰的更紅了,她雖然隱於深山,但是女性用的衣什麼的,都是由專門的傭人去購買。

畢竟現在可是二十一世紀,總不能像古代那些女人就穿大肚兜,穿那種厚厚的棉裙吧?

所以秦凝兒一看,當下紅了臉,心裡竟然沒有一點反感,反而有些羞澀……

讓一個大男人給她買這種東西,太不好意思了,可是李天鳴卻像無事一樣,眼神清澈得像一潭碧泉。

「回去試試吧!」李天鳴邪氣一笑,挑眉輕笑道,這是李阿婆出來了,看到李天鳴直誇秦凝兒懂事勤快。

秦凝兒拎著那一大袋的**,羞紅著臉對李天鳴道謝之後,便飛快地跑入了內堂的房間里。

李阿婆樂呵呵地笑著看著秦凝兒的背影道,「小夥子,你真好運呀,有這麼一個漂亮的女朋友,不過晚上要小心,我還真怕又有怪事發生……」

李阿婆說到這裡,神色微微地陰鬱、

這裡是她定居已久的故鄉,發生了那樣奇怪的事之後,村裡人一個個的遠離了山村,現在人如薄煙稀,實是讓她心傷。

李天鳴淡淡一笑,「李婆婆,你放心吧,有我在這這裡,絕對不會有什麼事發生的!」

其實他倒是很好奇,發生了那些怪事,會是什麼所導致,難道真的有鬼?

李天鳴覺得這裡靈氣充沛,是一個很好修行的地方,他覺得發生了那樣一事,一定與這裡的靈氣有關係的。

李婆婆雖然有些歡慰,但還是不免擔心,叮囑了李天鳴一些注意事項之後這才離開。

工人們將李天鳴採購到的東西統統安裝好,熱水器,煤氣什麼的,現代設備全部應有盡有。

是夜。

李婆婆做好了飯,李天鳴看到桌上擺著的香噴噴的烤雞,土豆炒鴨肉,菜心等等,四菜一湯,好不豐富。

叫來了秦凝兒,李天鳴也讓李婆婆一起吃,李婆婆實是有些受**若驚,不過她孤苦無依,好歹李天鳴和秦凝兒在這裡有些人氣,於是也受不住李天鳴一再要求地坐了下來。

秦凝兒倒只吃素菜,李天鳴挑挑眉,「凝兒,你怎麼不吃肉?」

秦凝兒淡淡地看了李天鳴一眼,就算她臉上泛滿了好看的紅暈,但是表情依舊是冷冷清清,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

「習慣了吃素了,所以不會吃肉。」秦凝兒解釋著說。

李婆婆笑了起來,「雖然說是個人喜好,不過我活了那麼大的歲數,覺得得什麼都要嘗嘗,否則白活一趟了啊,姑娘,你說是不是?」

秦凝兒怔了怔,細細回味著李婆婆的話,又看了一眼桌上那香噴噴的肉,始終是忍住了。

李天鳴覺得不錯,仙女派如果全是素食,那麼那些女人的皮膚,一定水靈靈的,很不錯吧?

用過晚餐,李婆婆離開,李天鳴給秦凝兒大概地說了一下熱水器的使用,因為他現在要去動修。

見李天鳴欲去後院,後院很大,荒草叢生,正是好動修的地方。

「那麼晚了,你還要去動修?」

秦凝兒不由得有些驚訝。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