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比卡里安置了簡,回到暗黑塔的大門,沉默了良道:「她們還沒從塔里出來嗎?這個時間了,她們莫非真的去了第五層……來是遠也不能出來了。」

后:繼續碼字中…… 還差一點……隊伍中兩名水性最隊員帶著另外三名旱鴨子,沖向了通往第四層的傳送門,眼前這種情況只要能保命就已經不錯了。

楚守這時候才剛剛從傳送門上來,到幾名美游泳撲向自己,楚守那個激動啊,果然少了我你們忍不了吧,沒有我你們是不行的吧。

我來了,hony~!楚守做出擁抱的動作,也向那幾名美奔去。由於楚守體質魔法免疫,行動沒有受到大海之淚的干擾,所以它只能在地面上奔跑。

眼就要和美們來個熱烈的擁抱,楚守身後出現了巨響。

破壞掉了魔法陣!?這裡的怪物居然會自己破壞掉魔法陣!?而且只是在舉手之間就有如此大的破壞力,這是怎麼樣恐怖的實力啊!停了衝刺,少們的心情陷入了無比絕望之中。

「這隻怪物和先前的不同,擁有自己的智慧,你要心點。」林妍對唯一還神智清醒的傑西弗道。

「呵,這些話又有什麼用呢?」傑西弗苦笑著對林妍道。

耶?豆腐渣工程害死人哪!楚守到自己後邊一片廢墟,為這座賓館的建築質量憤憤不平,還高級賓館呢,差點就砸死哥了!

只見聖英骸轉動權杖,水裡出現一道漩渦,魔法少們被漩渦卷了進去。

聖英骸依照前的習慣,並沒有馬上殺掉這些少。在它來,虐待戰俘是戰場上最的下酒菜,尤其是越美麗的人越能催發它的虐待欲。

魔法少們在這股強大的漩渦面前,毫無放抗力,衣服開始破碎,然而衣服已經不重要了,身體的劇痛更加讓她們有種求死不得的感覺。

「對,對對,這邊,這邊,再用力一點,哇哇,那個后〇宮二號的露出來了!再用力扯一點,那個蘿莉的快要脫掉了!哇哇,先爆了后〇宮一號的衣服吧!」楚守到這個情況,立馬跑到聖英骸身邊,毫無節操地不停出謀獻策出賣自己的主人。

這是何等的香艷刺激啊!楚守對這個福利非常滿意。

聖英骸發現自己腳底的有個奇怪的東西動來動去,低頭了楚守一眼。

楚守也充滿友的著聖英骸,在他來,聖英骸也和他一樣臉上充滿著猥瑣的賤笑,兩人是心照不宣的。

然而,這次可算是他的熱臉貼著了別人的冷屁股,聖英骸只是按照前的習慣做事,絲毫不帶一點感情,更加別是**了。

到剩餘的入侵者,聖英骸毫不客氣的踩向楚守。

啪一聲,還楚守躲避得快,沒被完全踩中,但是身體的一部分已經在聖英骸的腳下,痛死了!

穿越之背靠系統好乘涼 但是聖英骸也沒有到哪裡去,它的黑暗之力開始被楚守消耗,下半身迅速就失去了控制,由於失去控制,又抬不起腳,眼睜睜著魔力從自己的身體里流失。

如果是活著的克賽爾十四世的話,他是戰士,用的是殺戮之氣,是不怕楚守的,可是聖英骸的復活全憑黑暗之力的驅動,屬於魔法力的性質,黑暗之力消失,它也就是副屍骸而已。

楚守開始消耗到了聖英骸腰的部分的魔力,聖英骸的下半身已經是真正的屍骨,再這樣下去,估計用不了多,它就又得回到黑暗的沉睡中去。

用劍支撐自己的身體也不是辦法,聖英骸當機立斷,揮動自己心愛的科比拉斯從失去力量的地方將自己橫腰砍成了兩段。

由於中途發了變數,傑奎琳一夥終於從漩渦中脫了出來,浮在水上。

聖英骸接著揮動自己的寶劍,將那隻搗亂的原始獸砍成了肉末。

魔力反噬的痛苦讓傑奎琳縮成一團,也由於這份痛苦,她的頭腦恢復了理智。

「到底發了什麼事情?」傑奎琳甚至還不知道發什麼事情,自己的夢露就被人幹掉了。而且聖英骸怎麼變成了兩段?

「傑奎琳,你能召喚出你的原始獸嗎?」林妍將楚守和聖英骸不得不的故事得清清楚楚,聰明如斯的她想通了第三層塔所發的奇迹,或許這個奇迹可以複製。而且現在聖英骸之剩下半身,實力大減……冥冥中林妍到了勝利的希望。

「我試試吧。」強忍著痛苦,傑奎琳再次召喚夢露。

「馬上風」真是不得了,到一@****群魔法美少向自己飄來,然後她們在空中飛來飛去爆衣的樣子,居然這樣也會「馬上風」,是不是自己身體最近太虛了?或許這是變觸手怪后都沒有發泄造成的後遺症?楚守這時候還疼得胡思亂想以前請病假借口的那些病症。

「林妍學姐,我可能沒有再多餘的魔力再召喚一次了……」感到自己魔力枯竭的學徒召喚師將自己的召喚獸放到了林妍的手上。

是唯一的機會了么?……這隻原始獸似乎處在剛剛恢復的狀態,神智還不是很清楚。

現在情況可沒時間等它了,林妍伸出手掌,狠狠地給了楚守兩掌。

哦,哦,痛!你打人!你怎麼打人!?楚守回復了清醒,清楚黑頭髮一臉王樣的林妍,臉上又露出了某種我們不得而知的笑容:后〇宮四號,多打兩下吧,或則用你的玉足踐踏我一下?

沒有理會楚守提出的猥瑣要求,林妍開始計劃怎麼進行下一步行動。

首先,要破除掉大海之淚的結界,這裡可能對人魚來是不錯的環境,可是對於自己來,展開戰鬥十分困難。而且在這個空間里,大海之淚的權杖能召喚漩渦,是一件非常麻煩的武器。

其次,林妍開始回憶過的書籍中所有關於克賽爾十四世的事情。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是她們國家最有名的兵法條例之一。

容不得多想,聖英骸利用大海之淚,又開始製造漩渦了。

「或許可以用一下。」林妍思考著,使用楚守來抵擋漩渦。

很快,漩渦的魔法力被楚守消耗得一乾二淨,沒能像上次一樣對她們造成那麼大的傷害。

到遠程魔法無效,林妍腦子飛轉,想出了可行之策。

「大家,退得離它遠一點!」林妍對同伴道,「我有打敗它的辦法!」

聽到有勝利的希望,而且聖英骸由於魔力的損失,力量大減,氣勢和壓力也變不少,隊員們開始回復了神智。

「你沒騙我吧?」美佳絲依然不敢相信。

「除了相信我,你沒有選擇。」林妍深黑色的眼睛一直在注視著聖英骸,頭腦中不斷演算自己的戰鬥方案。 傑奎琳一夥退得離聖英骸越來越遠,聖英骸只有上半身,移動非常艱辛,而且手中的遠程武器權杖也因為楚守發揮不了作用。

克賽爾十四世,雖然擁有強大的武力,卻沒有支配遠程的戰技。林妍臉上微微出原屬於她的惡趣味的微笑,聖英骸雖然強大,可是它的弱點同時也入了史書之中。

「那具聖英骸雖然沒有進行遠程攻擊的能力,可是,它的另外一個技能彌補了它這個弱點,我們當時候就是被它這個技能壓制的,十名以上的高級魔法師同時使用魔法,也對它無可奈何啊!」老比卡里在塔外,那些少私闖第五層黑暗之塔,勾起了令他恐懼的回憶。

聖英骸將劍和權杖丟到了一遍,大海之淚的結界效果消失,少們有些感到不適應,林妍的笑容卻越來越濃。

果然,這個戰技使出來的話,武器是派不上用場的,結界消失,對於林妍發揮能力來,是最不過。

「啊,它,它變大了!」科琳發現聖英骸的變化,而且它的殺戮之氣開始不斷增強,恢復到甚至超越它原先的水平,不由大叫起來。

「狂暴巨人化,那凌厲的殺戮之氣可以完全抵擋來自外界的攻擊,而且攻擊力、移動速度和攻擊速度也得到強化,這簡直是近戰中逆天的技能。」老比卡里回憶,即使現在他這個水平,也覺得對這個絕技無可奈何。

聖英骸身體不斷漲大,身上的殺戮之氣越發厚重,要不是林妍過有勝利的辦法還有林妍那自信的笑容,這些心理脆弱的學妹絕對會再一次崩潰的。

「再這樣漲下去,它的手臂就能觸碰到我們了!這麼強的殺戮之氣,只要被碰到一下,都會帶來無法想象的傷害,林妍,你真的有辦法嗎?」傑西弗也有點懷疑她們勝利的幾率。

「你們沒有選擇。」林妍依然目不轉睛地著聖英骸,關心著每一步變化,每一步的變化都有可能影響她的計劃。

果然,由於身體移動不方便,只要巨人化,就能夠得著我們。呵,我們已經退到結界的邊緣,無法再退了——還是在自己的計算範圍內。

眼聖英骸的手越來越進,現在的聖英骸有山那麼高,美佳絲嚇得縮到了林妍的背後,林妍現在是她唯一的救命草。

「傑奎琳,你能幫我拿著嗎?」林妍將楚守和摺扇遞給傑奎琳,到有自己能夠幫忙的地方,傑奎琳急忙接受過去。

林妍將魔力運用到右手,形成手刀,猛地揮砍下去,自己的左手被切斷,飛出了身體一段距離,大量的鮮血從傷口處流出來,灑了一地。

「你,你幹什麼!?」「林妍學姐,你怎麼了!?」她的夥伴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紛紛問道。

「戰勝聖英骸沒有一點損失是不行的。」林妍臉色蒼白,微笑道,「沒事。」

在聖英骸的手臂要接觸到林妍的一瞬間,林妍右手從傑奎琳手中抓起楚守,左手殘肢一甩,在魔力驅動下她的血立刻像一條繩子一樣拉長,一端貼到了聖英骸的肩膀上,再一用力,將鮮血作為繩索,借力往聖英骸的肩膀跳去。

當然不會讓她輕易成功,聖英骸雖然狂暴化,失去理智,可是反應速度得到了加強,它收回手想要阻止林妍,可是,結界的邊緣妨礙了它的行動。

故意退到結界邊緣,引誘行動不便的聖英骸不斷巨大化,等它能觸碰到自己的時候,它其實已經被關在了名為結界的牢籠里,行動將受到結界的限制——這是林妍計劃的第一步。

成功到了肩膀,再加上幾個翻滾,越過肩膀,吊著鮮血繩索來到了聖英靈的背後,然後將原始獸帖放到它的背上。

這一帶幾乎是人的死穴,人的背後癢的話,想撓到都十分辛苦,更別這個鎖在牢籠里的大塊頭聖英骸了。

著離她只有一步之遙卻總是夠不著她的巨型骸骨手,林妍惡趣味的微笑越來越濃。

狂暴巨人化,雖然戰鬥力得到提升,可是心智受到了影響,無法冷靜面對各種事情。所以聖英骸並沒有理智地變,而是狂亂地想碰到背後,可是行動卻不斷受到結界的限制,總撓不到背後——這是林妍的第二步計劃。

狂暴巨人化靠的是殺戮之氣來支撐,原始獸破壞的是魔法力,兩者不相干,所以即使魔法力不斷被消耗,狂暴巨人化也不會停止或者減弱,戰鬥力不變,可是命力卻時刻在減。這樣不用擔心它會縮以後能接觸到自己——林妍計劃的第三步也成功實現了。

楚守這時候也是稀里糊塗地消耗著黑暗之力,哪怕這層比第三層還強,可是就算把五嶽都丟進太平洋里,會擔心太平洋的水不夠么?不多,楚守又開始消耗這層的魔法核心,@****這層的怪物只有一個,魔法核心自然在它的身上,用不了多,聖英骸因為完全失去了暗黑之力,殺戮之氣也隨著消散,又重新縮變成一具普通的屍骸。

林妍立刻點上自己的穴道,讓流血停止。由於失血過多,她開始有些頭昏眼花,但是她卻儘力清醒自己的心智,免得被黑暗之力侵襲,失去理智。

「林妍學姐,你沒事情吧!?」傑奎琳急忙跑上去,扶搖搖晃晃的林妍。

「現在沒事情,如果不能夠及時得到醫治,可能會死的。」林妍虛弱地回答,「你們也得到了『大海之淚』,冒險應該停止了吧?」

「嗯,大海之淚!」科琳緊忙跑過權杖前邊,取下那顆有著濃厚海洋氣息的寶石。

「切,這層的寶物怎麼才這麼一點啊?」 追妻99次:寵妻在隔壁 到魔法空間回復成室內,這層除了骸骨,劍和權杖以外,沒有多餘的東西,美佳絲覺得有些上當受騙的感覺,明明魔物就如此強大。

「狂暴者科比拉斯,大海之淚,還有聖英骸,這三樣放到外邊去,價值絕對無法估量,尤其是聖英骸,死靈法師們可是願意用它們一的收藏來交換——那些邪-惡的法師可以存活數百年之,它們收藏的財富也是很驚人的。」傑西弗在一旁進行財產評估。

「哦哈哈哈哈哈,這個破骨頭居然那麼值錢?不是被我們三兩下解決了嗎?」科琳並不是聖英骸,只是為了發泄一下對這句骸骨的仇恨。要不是它前作惡多端,她也不用受這麼大的罪來這裡尋找大海之淚。

「是啊,是啊,剛才是誰嚇得叫傑西弗救命的啊?」美佳絲在一旁風涼話。

「啊,啊……哦哈哈哈哈,那是誰嚇得連尿都尿出來了,還大喊要死的!?」兩個語言惡毒的人終於在惡毒的語言上交了火。

「你,你,我至少知道自己的實力,沒有自大到把別人解決聖英骸的功勞攬到自己頭上這麼不知道羞恥!」美佳絲這時候才感覺到褲襠處還是涼颼颼的,羞得滿臉通紅,可是還是不願意服輸地反擊道。

「哦哈哈哈哈,你果然還是孩子,身心還沒發育成熟啊,只有不成熟的孩才會尿床的,哦哈哈哈……」

「不要廢話了,現在是要考慮怎麼出去。」林妍冷冷地插嘴,「等出去以後你們哪怕去決鬥我都不會攔著的。」

有著毒舌的性還不止兩個,但是林妍剛才可是將自己的威嚴全部表現出來了,憑藉一人之力最後戰勝了聖英骸,在大家的心中樹立起了極高的地位,兩名學妹都沒能反駁她,而且她的也是實情,往下的傳送門被聖英骸破壞了,只有通往第六層的傳送門,該怎麼回去呢?

「對了,這是塔吧,我們的地板其實就是第四層的頂部,打破它不就行了嗎?」美佳絲想了想,對大家到,「我的吧!」

罷,拿著電鋸往地板上鋸。煩躁的聲音響了半天,地面上居然一絲痕迹都沒有。

「來這個塔是強化了的,不然第四層以你的格林粒子炮的威力,也無法打破塔牆。」林妍嘆了口氣,在她來,這個是比遇上聖英骸還令人絕望的事情。

「姐,我想我可以使用它來試試。」傑西弗對科琳禮貌地道。

「哪個?」科琳奇地問。

「狂暴者科比拉斯。」傑西弗指向了躺在地上的傳中的寶劍。 眾人將目光投向了寶劍,不錯,這把有名的寶劍,或許能破壞掉塔層,這是她們最後的希望了。

傑奎琳走過去,拿起了寶劍,凝視良,突然興奮地道:「厲害,厲害的寶劍,能感覺到它流動的能量,上邊的寶物可能更加厲害,我們上去不!」

「沒有發現傑奎琳的魔力已經耗盡,居然這時刻會被黑暗之力侵蝕神智。」林妍心中直叫糟,「失策了!」

「切,你開玩笑吧!這種狀態拖後腿還想上地六層,你再沒大腦也會想想吧,而且第六層的魔物可是比第五層還厲害的!」美佳絲毫不客氣地拉傑奎琳,以為她腦子出了毛病。

到什麼襲來,美佳絲能地用電鋸去格擋。

毫無阻力,電鋸被輕鬆砍成了兩端,要不是林妍眼疾手快,用摺扇吊飾將美佳絲拉回來,連她也會變得和那具骸骨一樣成為兩段的。

「切,你想幹什麼啊!」死里逃的美佳絲一下子對傑奎琳發起火來。

「阻止我上去的人我都會殺掉,咯咯咯。」傑奎琳發出機械般的毫無感情的笑聲。

「和你當時一樣。」林妍對美佳絲道。

「咦!?我上次失去意識以後@****就是這個樣子啊!?」美佳絲對這個消息的反應也太大了點。

「怎麼會這樣……」科琳也無法相信那個像貓般的傑奎琳會變得如此凶暴。

「如果僅僅得到寶物,魔力用盡的話就可以隨便退出這座塔的話,那暗黑意識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當魔力用盡的時候,入侵毫無防備的人類精神,驅使他不停地往上走去,最終在這裡送掉性命,它才能獲得靈魂……這就是座陷阱,這股意識的智慧真是不能讓人啊。」林妍分析了一下,不由讚歎道。

「現在可不是稱讚的時候,不能讓傑奎琳一個人上去!傑西弗,你去阻止她!」科琳緊張傑奎琳,命令現在實力保存得最的管家。

「遵命!」傑西弗依照主人的意思,衝倒了傑奎琳的身邊。

從剛才傑奎琳攻擊美佳絲的動作來,她其實只是一個門外漢,根不會戰技,只要躲過她第一次甩劍,欺近她的身體,然後在脖子的背後處予以重擊,將她擊昏,便可輕鬆解決了。

成功躲過她的攻擊,成功欺身到背後,漂亮的完成了重擊。傑西弗按照自己的步驟,有條不紊地進行著,下一步,只要著傑奎琳昏迷就。

「心!」到傑西弗的招式,林妍明白了她的意圖,猛然間想到書籍上關於狂暴者科比拉斯的錄,喊出來提醒傑西弗。

傑奎琳並沒有像預料中的那樣昏迷,而是將劍再次甩向傑西弗。這點倒是出乎傑西弗的預料,她稍稍後退,燕尾服又變成了銀甲,手中出現刺劍,擋傑西弗的攻擊。

鮮血灑了一地。著前邊的傷口,傑西弗任然心有餘悸,大意了……自己帶愛劍也是百里挑一的寶劍,居然在科比拉斯的前邊是如此不堪一擊,要不是對方是個連武技都不會的魔法學徒,估計這一下就要了自己的命。

「狂暴者科比拉斯,之所以為名劍不僅僅是它的鋒利,只要持有它,就能夠消除一切不利狀態,如昏迷,中毒等,甚至連疼痛疲勞飢餓和睡眠也能夠消除,拿著它的人可以不停地持續戰鬥,如狂戰士一般,所以才稱為狂暴者的。和一般的狂暴不同,這種效果即使戰鬥過後也不會給身體帶來任何負擔,簡直就是戰士夢想中的寶劍——當然,對魔法師來,雖然**不會疲勞,可是魔法力還是會耗盡的,雞肋一般的東西。」林妍將自己所從書籍上到的科比拉斯的資料全部向同伴了出來。

「傑西弗,你剛才怎麼下那麼重的手!」科琳有些氣了,「不許用那麼粗魯的手法對待傑奎琳!」

「遵命。」傑西弗一邊躲避傑奎琳的攻擊,一邊回答。

劍太詭異了,在沒有十足的把握不能使出空手奪白刃,而且使用粗暴一點的手法的話,姐又會氣吧。傑西弗感到為難。

「切,不會疲勞,不會痛苦,還不能傷害她,這樣拖下去只會對我們不利而已。」美佳絲著著急地道。

科琳向林妍,在她的眼裡,這個學姐雖然有些討厭,可是頭腦可是一流的。

林妍也在不斷地思考,覺得也是非常棘手,這是個起來似乎很簡單卻是要奇迹才能解決的問題。

奇迹?對了,奇迹?林妍在地上尋找著,發現某處正在圍觀的楚守。

複雜啊,后〇宮一號和一個鎧甲娘在打架?感覺打得假,后〇宮一號滿身是破綻,動作又笨,鎧甲娘像玩一樣躲來躲去。不過是假打嘛,鎧甲娘被后〇宮一號給砍傷了,流的那血啊,得自己都心疼。按照道理來,楚守是在美少一方的,可是目前雙方都是美少啊,這就難辦了,不知道要幫誰。

這時候到后〇宮四號走到了自己的面前。

從下往上的角度真不錯,哦活活活,她是要來踐踏自己的么?吧,我就勉為其難地滿足你的**。

突然間楚守注意到了她的左手——啊啊啊啊啊啊! 一嫁南希愛終生 哪個混蛋把自己的后〇宮四號的手給砍斷了!哪個混蛋,給我出來!!一點都不會憐香惜玉的傢伙就不應該在地球上存在!!這種傢伙應該放到裝滿大便的垃圾箱里,然後在太陽核心接受上百萬高溫的讓他和大便化成渣渣,在大便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才是他最的歸宿!!!

到面對著自己的原始獸慌張地揮動著觸手,林妍不知道楚守在心中多麼惡毒地咒罵她,居然無法下得了手。哎,它畢竟救過大家的命,雖然殺了它會讓傑奎琳受到魔法反噬,可能會有效果,雖然召喚獸不會死亡,可是……這種做法對它來很疼吧?不行,有這個念頭的自己連畜都不如!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