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據點之後,原本就有點疲勞的薩娜莉立刻製作了新的巡邏計劃,負傷的隊員皆取消了訓練的任務,而還未受傷的噬瞳者們則接替了任務,執行起例常的巡邏任務。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今天有香負責的時間段是三點到七點這段時間?

快要換班了,不如去看看她。

坐在床上的冰源暗暗的想到。

想著,他便輕輕的起了床,盡量不打擾到羅西特的休息,披上了衣服之後便走了出去。

現在正處於寒冬,大早清晨的太陽也還沒用出來,自然十分的寒冷,剛出離開被窩來到外面不禁覺得有點寒冷,但由於有瞳氣的支撐之下,對於冰源來說這些還不算什麼。

他緩緩的來到了據點的門口,再次掏出了懷錶看了看時間,只是六點鐘稍微多一點而已。

於是冰源打定主意,去到有香站崗的地方去看看她。

「早上好,有香。」

走出據點門口不久,大約六七百米的樣子,便看到有香正百般無聊的坐在一棵大樹上,於是冰源便抬起了頭朝她打了一個招呼道。

「嗯?冰源?」

聽到冰源問候的有香不禁愣了一下,才將原本看著遠處的視線收了回來,看著他道。

「你怎麼來了,現在才六點過一點而已?你的時間不是早上十點到下午四點嗎?起這麼早等下可是會犯困的啊。」

有香嗖的一下便從高高的樹上跳了下來,並且穩穩的落在了地上,雙腳稍微下蹲了一下減緩了衝擊力之後,便站了起來,用她的那對金色雙瞳看著冰源,道。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啦,今天醒的比較早。」

冰源無奈的搖了搖頭,道。

「你呢?怎麼樣,困不困?」

冰源看著她道。

「不就值了一下早班么,沒事的啦,等下吃了早餐就會宿舍補覺。」

有香笑著回答他道。

「感覺怎麼樣?已經過了一個星期了,感覺還可以?之前我看你貌似很疲勞的樣子。」

稍微回憶了一下前幾日有香那副看上去有點虛弱的樣子,冰源將背靠在了樹上之後,看著有香道。

「沒問題啦,只是一個星期前有點太過於消耗瞳氣了,我對我的實力過於自信了呢,結果不小心被五人圍攻了,稍微有點棘手,不過現在已經完全恢復了所以不用擔心。」

有香搖了搖頭后,以一個微笑看著冰源,道。

「是嗎?」

當有香回來了之後,冰源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衝上去問她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戰網的聯繫中斷了一類的。

然後,她就這樣回答了冰源。

按照有香的性格來看,確實有這種可能性沒有錯,因為有香喜歡在作戰之中優先擊殺對方的一些基層指揮官,而且冰源也沒有理由去懷疑她的話。

「先別擔心我了,反倒是你沒有問題嗎?」

說著,有香看向了冰源的右手,道。

「什麼?」

冰源企圖將一些要命的事情掩飾過去,十分平靜的對著有香回道。

「你又擅自使用那種力量了?七天前回來的時候,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你的右手在顫抖。」

有香看著冰源,緩緩的說道。

「真是…一點都瞞不過你啊。」

聽到有香的話之後,冰源不禁嘆了口氣,道。

是的。

自從解決了那六名噬瞳者之後,冰源的手便足足顫抖了一天。

原本的他已經很努力的剋制住盡量讓手抖的讓人看起來不會太過於明顯,但沒想到居然還是被處於疲憊狀態下的有香發現了。

「真是的,怎麼老是不聽我的話呢?」

說著,有香便朝冰源靠了上來,輕輕的吻了他一下。

「你也是,我不是說過別老做太多危險的事情嗎?怎麼老是不聽呢?」

「彼此彼此嘛~」

說著,有香和冰源之間的距離再次拉開了,她後退了兩步,靠上了另外一棵樹,但還是看著冰源,道。

在接下來的時間內,冰源和有香兩人之間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談著,就這麼到了七點鐘后,冰源便與有香一同回到了據點之中,開始吃他們的早飯。

「早上好。」

來到飯堂之後,已經起床了的羅西娜和羅弗特拿著屬於他們的早餐,與兩人坐在了一塊。

「早上好。」

冰源和有香也如此的回應著他們兩人,道。

羅西娜和羅弗特兩人的隊伍在七天前是諾瑪斯第三大隊之中壓力最大的隊伍,因為他們面臨著最多數的進攻,此時他們小隊之中還有一個人處於負傷狀態之中沒法很好的執行任務,而另外一名輕傷的噬瞳者則恢復的差不多了。

「好像沒看到薩娜莉的樣子?」

在羅弗特和羅西娜坐了下來之後,四人便互相交談了起來,聊了一段時間之後才發現,這裡的最高的長官——薩娜莉,並沒有來到飯堂內吃早餐。

薩娜莉還是一直未成年的蘿莉,倘若賴床的話絕對會被其下屬抓起來拍醒的,而他們的理由是:「長官還是小孩子,而在小孩子時期的時候是絕對不能養成壞習慣的!所以快點起床!」

然後就將薩娜莉給抓起來了。

而現在已經過了七點鐘,快要接近二十分的樣子,可薩娜莉卻遲遲未出現在飯堂內用餐,第七duli百人隊的隊長——安東尼奧也沒有看到其身影。

……該不會他們兩個之間?

冰源不禁暗暗的想到。

……蘿莉和大叔之間的愛情嗎?

雖然說這不是不可以有但這……兩支隊伍的最高長官之間…….

實在是讓人有點難以接受啊。

而就當冰源這麼想著的時候,第七duli百人隊的隊長,安東尼奧便緩緩的走進了飯堂內,拿起屬於自己的早飯,找了一個空位便坐了下來用餐。

……難道說真的是想太多了嗎?

不,不對…也許…薩娜莉在處理後事?

「……冰源,你在想什麼?」

臉色有點不要妙的有香看著冰源,道。

「什麼都沒有想!」

冰源立刻回道。

「十分可疑。」

羅西娜看著冰源,道。

「……」

而羅弗特則是默默的喝著自己的粥,不發一言。

因為他知道如果說話了要麼就是要被羅西娜打一頓,要麼就是回到宿舍之後就是被冰源打一頓。

所以還不如不說話乖乖吃自己的早餐好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

「砰!」的一聲,一名少女隨著響亮的開門聲猛然從外面沖了進來,不禁吸引了整一個飯堂內所有人的注意。

而冰源認真一看,那少女居然是半年之前負責自己和周衣戰後處理的周衣。

「傳國王的命令!諾瑪斯第三大隊隊長,薩娜莉。第二小隊隊長,羅西娜,第五小隊隊長,冰源!前來聽命!」

瞬間,周衣拉開了一道信封,大聲道。

當冰源和羅西娜聽到周衣的話之後,便猛然的從座位上起身,一同來到周衣面前半跪而下,而就當兩人跪下的一瞬間,薩娜莉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了飯堂內,並一同下跪。

「三人限在四天內趕回諾瑪斯首都——諾斯坦,國王將會召見你們,並且屆時還有其任務要下達,請務必遵守指令,與四天後趕到諾斯坦。」

周衣大聲的說道。

「……」

什麼!?

國王…召見我們?

「得令。」

雖然說回應周衣的是三人整齊一致的聲音,但其實上冰源正在和羅西娜面面相覷,完全不知道什麼情況,而相比起兩人起來,薩娜莉則是十分的淡定和從容。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本卷完,現在進入第二卷——進軍!全面戰爭!,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今日還有兩更!) 013-08-05

諾瑪斯公國首都——諾斯坦。

這是一個擁有四萬諾瑪斯本地居民人口的城市,整個諾瑪斯公國五分之二的本地人口都居住在這裡,同時,整一個諾瑪斯百分之六十以上的經濟產生和收入,也來自與這裡。

四萬人口,只是這個國家原本所擁有的子民而已。

其實,整一個諾斯坦,擁有接近五萬五千人口,除去本國人口之王,還有一萬五千人是來自與其他國家。

由於諾瑪斯的位置處於南方戰線的西南側,可以說的上是南方戰線最靠近西方勢力的前沿國家。

所以,不少從西方獸人勢力之中來到人類世界的獸人們,不少都選擇在了諾瑪斯帝國安居,既距離自己的老家近,同時諾瑪斯公國對打外來人員的政策也十分的讓人覺得舒服,也正因此,羅弗特和羅西娜在逃離自己的家園之後,才會來到諾瑪斯公國,不然此時的冰源和有香與他們兩人要麼就是敵人,要麼就是互相不認識。

而且,諾瑪斯公國距離西部很近,而西部是一處落後的對方,對於商人而言那裡有無數可以發展的機會,當然對於奴隸販子來說,獸人的那些妙齡少女也是一個不小的誘惑,要知道,在某些地方獸人可是相當受歡迎的存在。

所以,雖然說是只有十萬人口的小國,但實際上諾瑪斯公國是一個人口接近十四萬的國家,經濟由於商人們之間不斷流動的情況下,諾瑪斯的經濟狀況比起其他的小國而言要好上許多,而且由於有獸人的入住,其軍隊之中也不知何時逐漸出現了獸人士兵,其戰力也上升了不少。

所以,諾瑪斯能夠在如此戰亂的情況之下立足,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不單單是軍事實力,還有它的地理位置以及人流情況,在加上它是前線國,每年南方戰線的處於後方的各個國家都會給予諾瑪斯公事和經濟的援助,簡直就是送多了一桶漂亮的食用油。

所以,作為諾瑪斯的首都,其經濟中心,政治中心以及軍事中心的諾斯坦,自然是十分繁華的。

「好久不來,還是跟之前一樣繁華呢。」

冰源和薩娜莉,羅西娜一併穿著漆黑色的軍用披風,騎著馬行在大街上,不禁因為眼前的事物所感嘆道。

現在已經入夜,可整一個城市之中燈火通明,人們簡直跟白天一樣活躍,做生意的做生意,飯後走在大街上盡情聊天的也有,酒內各種男士喝著酒暢飲著似乎在談論著些什麼事情,女人們則是一臉微笑的站在男人們的旁邊竊竊私語。

而在冰源旁邊的羅西娜也是一臉好奇的看著四周,冰源甚至覺得如果不是薩娜莉在三人進城之前強制命令不能走丟的話,可能現在的羅西娜已經連爬帶滾的衝進酒里了。

順便說一句,羅西娜十分愛喝酒。

別看她平常沒什麼表情的樣子,但其實內心的思想活動也是蠻多的。

不過據羅弗特說…他們兩個的第一次都好像是雙方醉酒後進行的。

真是悲劇。

雖然說事後羅弗特被羅西娜暴打了一頓,但好歹兩人的關係似乎也是跟冰源和有香一樣,確認了下來。

當然這些事情也僅限他們幾個知道而已。

「你們兩個到底有多久沒來過首都了啊?」

看到冰源和羅西娜兩個一副鄉下人沒見過世面的樣子,薩娜莉不禁問道。

「我的話差不多是兩年了?之前一直在外圍生活的,在十六歲那年曾經跟有香一併來到這裡討過生活,但是後面我們便參軍了,其次最後一次來就是兩年前,那個時候休假軍隊出費用讓我們來首都旅行旅行,除此之外我就再也沒有來過首都了。」

冰源無奈的搖了搖頭,如實的回答薩娜莉道。

「我也差不多的樣子,除了初次到諾瑪斯公國,需要辦理外邦人留境許可來了一趟首都之後,就再也沒來過。」

羅西娜點了點頭,道。

「……好…你們兩個都跟緊我,現在才晚上八點,人流很大,別走散了哦?」

「想走散也難?看到我們行人都繞路了。」

冰源吐槽薩娜莉道。

首先看到了三人身上的軍服便知道這三人是諾瑪斯公國的軍人,再加上三人胯下的戰馬,就算是不懂軍隊情況的人怎麼想也明白眼前的三人並不是普通的士兵,八成是噬瞳者。

什麼?你問他們怎麼知道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