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抽冷氣聲中,鳳飛七人立時感覺到自己的身子有些不穩,似要墜落下去,齊天不再和他們多說,一手揮出,鳳飛七人只感覺狂風呼嘯,等狂風停住時,鳳飛七人已著地,睜眼四處看去,不是先前那陋室之處,又是哪裡?

「你想做什麼?」

鳳飛是真的慌了,所有的自信,在這個時候,蕩然無存!

「想看看你,究竟是不是不死的!」齊天伸手探去,鳳飛發出殺豬般的嚎叫,「你不要亂來,你真的

想要與鳳凰圖騰族做對不成?」

「你剛才不是說,要讓殺罰降臨於我身嗎?」

「我……」

鳳飛只說出一個字,一股力量,就已經肆虐在他體內。

恰在這時,麒麟圖騰族又來求見!

麒麟圖騰族來了五個。

五位麒麟圖騰族人一進來就傻了,條件反射地,他們竟是有一股轉身逃離的衝動,因為在他們看到,鳳凰圖騰族的人倒了一地,鳳飛還正被齊天捏在手裡!

不過,他們生生忍住了,只是那握拳的手,挖出了血!

麒麟圖騰族五人,正是看到鳳凰圖騰族七人飛空離去,知道鳳凰圖騰族的目的沒有得逞,這才趁機進來求見;哪料得,百分之三百應該離開得無影無蹤的鳳凰圖騰族七人,卻真實地出現在他們眼前。

這中間發生了什麼?

五位麒麟圖騰族人不知,但是,卻很清楚,眼前這個「抱兔子的男人」,比他們所想象的,還要更加厲害,厲害得多!

「麒麟圖騰族舜火,拜見閣下。」

領先一人,恭敬說來,比之前的鳳飛還要恭敬,因為舜火彎了腰,鞠了躬,而鳳飛卻沒有。

「如果是想請我去當你們麒麟圖騰族的長老,那就不必說了。」

舜火驚訝,眼睛珠子一轉,放棄以前的打算,轉而說道:「閣下,我們麒麟圖騰族想與閣下合作。」

通過這一段時間來的種種奇迹,舜火有一種越來越深刻的感覺,這樣的人,就算不能成為朋友,也絕不能做敵人,而且,就在他來求見的前面幾分鐘,他得到消息,玉兔圖騰族已經連克靈猴圖騰、箭豬圖騰兩個圖騰族,正往蠻牛圖騰一族攻去!

玉兔圖騰族能發生現在這種翻天覆地的變化,毫無疑問,全是這個「抱兔子男人」的功勞,特別是玉兔圖騰族攻殺之時,擺出來的那種奇怪方式,讓他們驚為神跡!

「怎樣的合作?」

「做為誠意,我們可以幫助玉兔圖騰族解決九獅圖騰族這場麻煩。」

「這個麻煩我們能夠解決。」

舜火一滯,問道:「那閣下需要什麼樣的合作?」

「讓你們麒麟圖騰族派一個能夠決定最終主意的人來!」齊天說來,舜火一聽,登時明白,人家是嫌他不能最終決定,沒有資格與之相談。

舜火腦海里閃過「出手」之念,可是看到鳳凰圖騰族的下場就在眼前,登時將「出手」打消得乾乾淨淨,

只想著先離開這裡,回稟族長,再決定怎麼做。

「那舜火就先回去稟報族長,改日再來談合作之事。」舜火就要告辭而走,卻突地聽到聲音,「先等一下。」

舜火身子一震,本能地想到是不是這個人要將他們像神龍圖騰族、鳳凰圖騰族一樣,將他們也留下,心中雖起慌亂,嘴上卻是說道:「閣下還有什麼吩咐?」

「合作之事現在談不了,但我們可以先做一個交易。」

「什麼交易?」舜火眼皮猛跳。

「讓我查看你們的身體,你們再留下一些血液,我教你們一門麒麟圖騰族的圖騰戰技。」

齊天說來,舜火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不可能,就是要拚命、奪路而奔,可他忍了下來,「閣下可說話算話?」

「我想拿下你們,你們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舜火很不想承認這句話,可是說的卻是事實,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舜火說道:「那我便與閣下做這一筆交易。」

「你很明智。」

齊天一笑,笑得舜火心裡直發涼,隨手一扔,將鳳飛砸於一邊,先探查起舜火他們的身子,舜火目露震驚,這種震驚,一直持續了足足三個時辰!

三個時辰之內,齊天也讓他們圖騰化,慢慢解除圖騰化之類,對於齊天的要求,舜火全都照著做;隨後,齊天收集他們五個每人一瓶血液。

做完這些后,齊天放了舜火等人,舜火心中那塊石頭終於落下,又開始期待著齊天將要傳下什麼圖騰戰技,齊天突地張開一吼,舜火五人狂吐血不已,身子翻滾出去砸在地上,舜火直有一種瀕臨死亡的感覺,等落定地上之後,舜火滿眼仇恨的說道:「你……欺人太甚!」

「這一招圖騰戰技,叫麒麟怒吼!」

舜火聽到耳朵里不斷響起的聲音,滿心的怨恨,立馬變成了狂喜!

「好了,你們可以走了。」

「謝謝閣下,謝謝閣下……」舜火說的「謝謝」,完全是出自於內心,現在他所有心神,全都沉浸在那招「麒麟怒吼」的戰技里,甚至是忘記了齊天為什麼會這一招圖騰戰技。

齊天傳舜火他們「麒麟怒吼」,自然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僅僅是交易這般簡單!

麒麟圖騰族離去之後,齊天又將注意力放在鳳飛等人身上,查探完畢之後,齊天不管鳳飛如何囂張狂妄,

又將鳳飛等人丟給了如顏,隨後進了陋室里,問靈貞兒關於那個暗中監視的事。

靈貞兒將所見所聞全都說了出來,齊天聽后,稍一思索,說道:「那就先不要打擾他們,放著長線,看能夠調出一條多大的魚!」

齊天這回是沒有繼續煉丹,而是將注意力放在天蛇圖騰族的那個祭祀圖騰像上,齊天隱隱感覺,那個天蛇圖騰像,不是那麼簡單,「信仰,圖騰之力……」

念著,齊天又去看天蛇圖騰族那些即將要圖騰覺醒的人,不知是不是受了天蛇圖騰族被滅的影響,他們的覺醒跡象,越來越黯淡了,齊天皺眉,說道:「你們若是想報仇,若是想拿回你們的天蛇圖騰雕像,就快點覺醒,快點成長,變得強大!」楚南說著,還將天蛇圖騰雕像,給他們留了下來。

齊天這邊在激將,九獅圖騰族那邊卻是越來越煩燥了,他得到消息,不僅神龍圖騰族去了,就是麒麟圖騰族、鳳凰族,也進去了,「玉兔圖騰族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三大圖騰族都尋玉兔圖騰族而去?」

一轉眼,半月已過,蘭小雲帶著大軍回到玉兔圖騰族。

同時,神龍圖騰族的高手,離玉兔圖騰族之地,不遠矣!

蘭小雲回來了,帶著赫赫戰功而回。

這一次,玉兔圖騰族周邊的靈猴、箭豬、蠻牛等五個圖騰族,全部玉兔圖騰族征服,蘭小雲帶回了無數寶貝,其中藥草之類,著實不少。

五個圖騰族的圖騰雕像,也被蘭小雲一個不落地帶了回來,看著那些雕像,齊天心中那股隱隱的感覺,又油然而生,「這些圖騰雕像,究竟隱藏著什麼秘密?如果將所有圖騰族的圖騰,都收集起來,會出現什麼?」

隨著接觸得越來越多,齊天有一股強烈的感覺,屠龍空間並不是這麼簡單,不是眼前所看到的這麼落後。

除此之外,還有那些圖騰即將要覺醒的人,也是有些多,齊天依久是將他們激怒,讓他們加快覺醒!

最能磨鍊人的,讓人更快成長的,果然還是充滿著生與死的戰場,蘭小雲他們對《玉兔九式》的掌握,越來越深刻,特別是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殺氣,更是讓人心顫,不敢直視。

蘭小雲回來進行短暫的休整,告別齊天之後,蘭小雲便找上了如顏,玉兔圖騰族能屢戰屢勝,其中最重要的便是「毒」,「毒」給他們帶來的幫助,難以估計。

此時,如顏正在琢磨著煉製出能讓神龍圖騰族族人和鳳凰圖騰族族人中毒的毒!

「神龍圖騰族的人,也該到了吧。」

齊天聲音剛落,眼神突地凜烈起來,他感覺到幾股散發著狂暴的氣息,正在向玉兔圖騰族靠近,三分鐘之後,玉兔圖騰族的天空之上,便籠罩起數團「陰雲」!

這幾團「陰雲」,不是真正的陰雲,而是一條條半圖騰化的「龍」!

沒有打任何招呼,這些「龍」,悍然出手了,一出手,便是大殺招,一隻只龐大的龍爪,挾著毀滅氣息,往玉兔圖騰族壓下,一副要抹去玉兔圖騰族存在的架式!

「下馬威嗎?」

齊天眼中,透出了森冷寒光,身形一躍,「天神九變神功」施展出,抓其變長的「龍身」,如抓「絲線」,而後再將「絲線」,一根兩根三根拴在一起,揉搓成一團亂麻。

只不過,亂麻的麻,是龍身!

僅僅三息時間,足足十八名已是九品圖騰師的神龍圖騰族族人,被齊天搓成一個大圓球,扔在了地上,轟隆一聲,地動山搖,齊天身形落下,喚來蘭小雲,吩咐道:「九獅圖騰族想趁火打劫,你應該知道怎麼做吧。」

「大人,小雲明白。」

蘭小雲回答著,卻還在震驚著眼前的那個大圓球。

跟隨著出來的如顏,遞給蘭小雲一大包毒,說道:「這些毒,是我最新煉製出來的,雖然還毒不到神龍圖騰族的人,但對付九獅圖騰族,還是有發揮不少威力!」 蘭小雲接了毒藥,正要轉身出去,卻被齊天叫住,「把你的毒給我看一下。」

蘭小雲遞上毒,齊天接過來,直接沾了一些毒,往嘴裡送去,蘭小雲、如顏等人登時傻了。

齊天一嘗,遂即說出了毒的成分,還有每種成分用了多大的量,如顏臉上的神色,越來越震驚,目光越來越佩服,如顏不知道的是,齊天心中也是震驚非常,如顏接觸煉丹才多久,表現就如此驚人,齊天甚至都有些懷疑,真要是按照這種趨勢下去的話,說不定還真能煉製出破碎虛空的神丹!

驚訝著,齊天手中驀地升起火,火焰化作爐子模樣,齊天將毒放進火爐里,渡入前段時間在絕地森林中,按照噬魂老祖的方法,收集到的一些陰魂之力,也就是通常人們說的死氣,當即煉製起來,全然不理會在場的人表情是多麼的驚訝。

無他,只因為他們看到了火!

被揉搓成一個圓球的神龍圖騰族族人,震驚更甚,他們現在還保持著圖騰化的狀態,而這個狀態,讓他們痛苦萬分;可是又不得不拚命運轉圖騰之力保持圖騰化狀態,因為只要他們稍微解除圖騰化,那痛苦就會瞬間猛增萬倍,好似身子要被撕裂扯斷!

神龍圖騰族人震驚於齊天的強大,能將他們十八人一起拿下,可是,這個震驚,遠遠趕不上他們看到齊天手中化出的火震驚,「火圖騰!自然圖騰!」

齊天聚神煉製著毒丹,驗證著他的想法,一刻鐘之後,火爐消散,浮在空中的毒,毒威兇猛,就連那些神龍圖騰族族人正痛苦著的身子,也是如感覺到致命危機般的顫慄起來。

如顏卻是兩眼放出了精光,她脫口而出,「這毒,肯定能毒死神龍圖騰族的族人!」

神龍圖騰族族人的顫慄,愈加劇烈,十八人的顫慄,更是匯合出了一曲恐懼的樂曲!

「沒想到,僅僅是幾縷死氣,就讓這毒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齊天心中念來,將毒裝進玉瓶里,遞給蘭小雲,說道:「滅了九獅圖騰族的十萬精兵之後,可以不用再滅族,而是讓他們選擇,臣服,活;否則,死!」

「謹遵大人命。」

蘭小雲恭敬說來,接過玉瓶,心中卻是在想剛才大人是從哪裡將玉瓶取出來的,好像直接從空中一抓,就抓出來了似的,神奇無比。

齊天繼續說道:「但是,有一點,必須將他們的圖騰祭祀雕像給拿回來,臣服者,便有機會再次拿回自己的圖騰雕像,甚至可以在玉兔圖騰族的地盤之內,進行他們的圖騰信仰!」

蘭小雲一一應下,緊緊握著玉瓶,握得比她的生命還要緊!

齊天看到如顏渴望的目光,說道:「你可以在戰場上去感覺,去尋找剛才所加的那種物質。」說完之後,齊天直接進入了陋室里,看都沒有看那十八名神龍圖騰族族人組成的大圓球,彷彿他們是透明一般,任憑他們拚命喊叫,亦是無用!

「戰場上?」

如顏念著,瘋狂跑了出去,跑向戰場。

齊天也在陋室里,瘋狂煉起了丹,這一次煉丹與以前卻不大一樣,先前他靈機一動,用凝聚出來的火爐煉丹,沒想到還煉製成功。

此刻,齊天眼前,浮現出來的就是十個金色能量凝聚出來的火爐,並且,齊天還不自覺地用上了乾坤決上本是用來煉器的《心煉訣》!

《心煉訣》一運,齊天臉上,立馬綻放驚喜之容!

《心煉訣》本是用以煉器,卻被齊天用來煉丹!

神識附著在十個火爐之上,齊天登時湧起一種感覺,他的神念被滋養了,正在茁壯成長;在黑洞里,他的神念只剩下一點點,後來在瘋狂煉丹的時候,大為受益,又慢慢恢復了一些。

但現在那神念,就好似藤曼一般,向著四處蔓延而去,與以往的神念有著不同,這種不同,齊天卻是還未分辨不同,完全只是直覺而已。

「煉器的器訣,能夠用來煉丹;那反之,煉丹的丹訣,也應該能夠用來煉器;只是不知這些煉出來的器,又是怎樣的器!」齊天思緒百轉起來。

「要經受得住如此淬鍊,那要煉進怎樣的陣法才行呢?融天下諸陣,陣法……」齊天念著「陣法」,眼睛突地一亮,脫口而道:「若將陣法煉進丹里,又會發生怎樣的情況?」

想到便做,齊天在靈貞兒教給他的陣法里,選擇出了聚靈陣,立馬將其慢慢煉入正在煉的活天丹里!

活天丹,能在一瞬間將武者的元力,補充到大圓滿狀態,不過,武者的等級,卻是有限制,那便是武尊境界以下,包括武尊境界!

至於天尊,活天丹能起到多大的作用,齊天卻是不知!

雖然齊天體內有著金色能量,用不著去愁元力,卻也有著萬一,再說,即便他不用,回到天武大陸后,還有很多人能用得著!

火爐里,活天丹的靈藥成分,已經和生命力完美融合,正在凝結成丹;而這一次的凝丹,卻是以「聚靈陣」的陣形凝結,齊天萬分謹慎地煉著,注意著每一步的變化。

如此,足足一個時辰之後,活天丹成!

撤去火爐火焰后,虛空中浮著數十顆丹藥,表面上看起來,這活天丹與沒有煉進陣法的丹藥,沒有什麼區別;可是,齊天卻敏銳地感覺到,四周靈氣,在往活天丹匯聚而去,滋潤著活天丹。

「原來,卻是有如此奇效!」

齊天滿臉躍然起了喜悅,這些活天丹,隨著匯聚的靈氣越來越多,活天丹的品階,也會成長,就如同成長型的妖獸一般;有著如此收穫,齊天樂此不疲,一頭栽進了將陣法與丹藥融合的大事業中。

一天,三天,五天……

陋室之中,無歲月!

轉眼之間,半月已過,這半個月里,外面已經發生了大變化,靈貞兒憑著齊天那融進了死氣的毒,毫無懸念地將九獅圖騰族十萬大軍,全軍覆沒!

此戰之後,再無人敢認為玉兔圖騰族是弱小的!

而那隻兔子,還有那個抱著兔子的男人,卻被傳得越來越神秘了,甚至將其傳成了屠龍空間第一強者!

九獅圖騰族震怒,卻是明白,再次強攻玉兔圖騰族,危險很大;可是,九獅圖騰族又不能棄玉兔圖騰族一旁於不管,那樣,九獅圖騰族威信何存?

思來想去之後,九獅圖騰族頒下命令,命令九獅圖騰族的所有附屬圖騰族,不分日夜,不論強弱,全部攻擊玉兔圖騰族,不攻擊者,必定遭到九獅圖騰族的報復!

然而,就在九獅圖騰族頒下這個命令時,麒麟圖騰族又向整個屠龍空間,發出了一道命令:麒麟圖騰族與玉兔圖騰族結成攻守同盟,玉兔圖騰族的敵人,就是麒麟圖騰族的敵人!」

麒麟圖騰族之所以發出這道命令,自然是看到了玉兔圖騰族的強大,更是得到麒麟怒吼這招戰鬥力極為強悍的圖騰戰技,麒麟圖騰族長者與族長一致認為,齊天身上更有麒麟族此令一出,屠龍空間震動!

九獅圖騰族的附屬圖騰族,都不是傻子,都知道該如何選擇,九獅圖騰族雖強,卻不是麒麟圖騰族的對手,當即,他們紛紛將族內的玉兔圖騰族人,全都禮送回去;尤其是那些當初在武煉秘境里得罪過蘭小雲的圖騰族,比如暴熊圖騰族,大力猿圖騰族,更是驚慌,趕緊以最快的速度,將得罪蘭小雲的人,綁送到了玉兔圖騰族!

當九獅圖騰族族長知道這個消息之後,狂噴一碗血!

蘭小雲卻是趁此機會,發出命令,三個月內,不臣服於玉兔圖騰族的,便將其毀滅!

九獅圖騰族地盤,如起大地震般轟動,九獅圖騰族族長雙眼血紅,下了一個決定,決定血祭九獅圖騰,以獲得絕大能量!

神龍圖騰族內,也是議論紛紛,他們派了兩批人去,且絕對是神龍圖騰族的精英,可這兩批人,卻是一去不回。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