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形勢下,小小守城魔修,怎麼敢對元嬰老祖使臉色。

南魔大陸如今的情形,倒是和人族相差不大,元嬰老祖統治一城,或者一大片地域,分佈各個地方。

不同的是,仙城同盟的修士有共同的領導者,那就是仙城同盟總部,而南魔大陸的魔修們則沒有,各自為戰,一盤散沙,幾乎聯盟都沒有過。

童顏巨_Ru香汗淋漓大_尺_度雙球都快溢_出來的大_膽視頻在線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在守城的低階魔修帶領下,葉默總算知道南魔大陸為何始終一盤散沙。

前往客棧的路上,共發生了三十多次口角,七次當街廝殺鬥法,一次燒毀店鋪,店主一家被滅門!

混亂!

難以想象的混亂!

這還是在城池裡,如果在城外,這種廝殺天天都有百起以上,埋骨荒野的魔修不知道有多少。

一時間,葉默有些想不通城池的作用是什麼了,難道是圈起一塊地,讓高階修士魚肉低階修士?

「你們這城池不是一般的混亂嘛。」

葉默陰鷙地冷笑一聲,暗暗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好在那些無論口角還是鬥法的人,都算有眼力勁,沒有將火勢蔓延到葉默身上,否則以葉默現在的魔修身份,當場就要拔刀殺人。

「老祖他不喜管理城池,就懶得管理了,只要不是大肆殺戮、不是挑釁陰鬼派,都在允許的範圍內。」

青年魔修魯森擦著汗解釋了一句。

葉默冷笑不語,跟著魯森來到一間佔地十分廣闊的大客棧。

這客棧高達十六層,紅牆綠瓦,金碧輝煌,透著一股堂皇大氣,在結構、布置風格上,又隱隱充斥著幾分靈秀,平添幾分淡雅,讓人一眼便能看出,這必是出自大家之手。

門口處還有兩男兩女四個迎客的客棧夥計,男的英俊挺拔,女的妖嬈貌美,讓葉默看得頗感新奇。

四個男女一見到葉默,紛紛愣住,還是其中一個女子反應快,只是一愣就洋溢著笑顏迎上來。

其他三人懊惱不已,暗悔自己怎麼反應這麼慢,讓這女子搶先了一步。

「小女子拜見前輩,不知前輩是要吃飯還是住店?」

這身穿襦裙的女子盈盈一福,沒有討好與嫵媚,只是帶著該有的敬畏。

「滾開,月刃前輩是你能招待的嗎?把奇軒客棧的掌柜叫來。」

魯森眉頭大皺,生恐葉默發怒波及到他,當即呵斥這女子。

女子嚇得後退幾步,小臉煞白地連連應是,嬌軀一轉,進客棧去找掌柜的了。

進入客棧,當即有夥計送上靈茶,葉默也不著急,任他們去忙,自己優哉游哉地喝著靈茶。

不多時,就見到一個面色蒼白的消瘦中年人疾步走來,人未到,聲音已經先傳來了:「前輩光臨小店,讓小店蓬蓽生輝啊。」

「不知前輩要吃飯還是住店呢?小店無需誇大,絕對是陰鬼城最大、最好的客棧,吃食也屬頂尖,前輩可需要點什麼?」

「可有雅間?待會兒這城的老祖要來,飯菜隨意吧。」

葉默淡然說道,說完便站了起來。

掌柜連忙叫來一個夥計,將葉默帶上四樓一個寬闊精緻的房間,而後就讓人準備飯菜去了,一會兒本城的主宰可是也要來這客棧,他絲毫不敢小覷。

房間之中,葉默打量兩眼房間,隨手布下幾個小禁制,然後就這麼坐在椅子上恢復起法力來。

從葉氏仙城一路趕到這裡,途中沒有任何的恢復,讓葉默消耗有些大,趁著等待的時間,要迅速恢復法力才是,否則萬一打起來就太吃虧了。

才剛開始恢復法力沒多久,房間門就打開來,一個輕盈的腳步聲緩緩走近。

「你來做什麼?」

葉默睜開眸子,凌厲如刀的目光刮在眼前的人身上。

眼前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接待葉默的女子,竟敢闖進這個房間,也不知是無知者無畏還是真膽大。

「與前輩談一樁交易。」

女子曼妙的身軀微微一顫,強撐著與葉默對視。

「沒興趣。」

「前輩不聽一聽是什麼交易?」女子面上露出幾分嫵媚,青蔥玉指輕輕落在腰帶上。

「你一個小小的練氣期修士,與本座談交易?除了這副皮囊,還有什麼可交易的,給本座滾。」葉默冷笑一聲,煞氣騰騰。

女子嬌軀搖晃幾下,俏臉蒼白起來,但依舊沒有離開,緊咬著唇瓣,強撐著說道:「小女子不求別的,只求一個追隨的機會,從今以後,小女子為奴為婢,做牛做馬。」

「本座不想再說第二次。」

葉默再次閉上眼睛,不再看女子,一句話說的殺氣四溢。

女子呼吸都幾乎停滯,她知道不能再留了,不然眼前這個可怕的元嬰魔修真的會滅了她。

「打擾前輩了。」

輕嘆一聲,女子無奈地退出房間。

葉默繼續恢復體內的法力,絲毫不為所動。

來的時候他就已經完全清楚,在南魔大陸的凡人生活在怎樣一種環境之下,這女子以身軀換取一個機會,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從第一眼看到這女子的時候,葉默就發現了她的不同,只敬畏而不*裸討好,說明這女子心中有自己獨特的行事風格與眼光;只為追隨而不提其他,說明這女子對自身身份看的很清楚,只能求一個機會,而絕不能要求什麼。

最重要的是,魯森這個守城魔修呵斥這女子的時候,這女子看似驚慌,但葉默卻知道,這女子目光深處平靜如水,這樣的人,假以時日,至不濟也會有一點成就。

然而,葉默依舊沒有答應她的請求。

女子固然是有一些眼光與城府,可這還不夠,達不到葉默的要求。

葉默相信,在南魔大陸上,像這女子一樣的人不少,如果個個都來求他,他難道都收到麾下?

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剛剛發現的一點事情,而不是收什麼屬下。

盤坐恢復了一會兒,房門再次打開,陸陸續續走進幾個人,將一桌珍饈佳肴呈上,而後悄悄退下。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葉默才緩緩睜開眼睛,與此同時,房門再次打開,赫然是客棧掌柜和一個摟著藍衣女子的削瘦青年。

「陰氣?這藍衣女子竟然是一個鬼魂冥物。」

葉默眼中閃過一道光,不由暗自驚嘆。

常人遇到鬼類冥物都是採取避而遠之的態度,就算是修士,也是選擇鎮殺,令其魂飛魄散,永遠消失在這世間。

陰鬼派能將鬼魂煉製成可以禦敵的法器,已經讓葉默驚訝,而眼前這個青年,顯然更讓人震撼,似乎……將這藍衣女子當做了道侶、妾室一樣的存在,反正關係不會簡單。

「如月刃兄這樣勤快的修士已經沒多少了,不知月刃兄出自哪裡?」

掌柜正想給葉默和削瘦青年引見,青年根本不理會掌柜,讓奇軒客棧的掌柜尷尬不已。

掌柜的畢竟是商人,尷尬之色一閃而逝,面無異色地退出了房間。

「未請教……」

「人家都叫我陰鬼老祖,陰鬼派陰鬼一系老祖。」

削瘦青年笑著說道,看這樣子根本不符合「陰鬼老祖」這個名號。

隨即,陰鬼老祖再次問道:「不知月刃兄出自哪裡?」

「這是在盤問本座嗎?」葉默低笑一聲,不再盤坐恢復法力,垂首抬眼看向青年。

「算是吧,陰鬼城地處南魔極北,來來往往的修士太多了,最近還有仙城同盟在搞什麼仙城戰,我不得不小心。」

陰鬼老祖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甚至還有心情斟了一杯靈酒,細細品味起來。

「本座不過一介散修,值得你堂堂陰鬼老祖這麼小心么?」

聞言,陰鬼老祖眉頭輕蹙起來,他最怕的就是眼前這人拿散修這一套搪塞他。

南魔大陸不同於仙城同盟,仙城同盟是人族對抗妖族的主力,想要真正有大的成就,只有依靠仙城,散修是沒有什麼作為的。

而南魔則恰恰相反,雖然魔系仙城同樣有很多,但魔修性格就是放浪乖張,總是有那麼一些不肯屈居人下的,便成了散修。

關鍵在於,南魔幾乎每天都發生廝殺,各種殺人越貨,奪寶搶功法的事情太多,散修在這樣的環境下,反而容易成長起來。

因此,在南魔大陸上,散修成為某一方強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葉默用這個借口搪塞陰鬼老祖,既不用費心扯虎皮扯來歷,也不會輕易透露身份,就算陰鬼老祖想從他的魔功上看出點什麼,也是難上加難。

知道自己已經不可能問出什麼,陰鬼老祖便乾脆地放棄了詢問來歷,轉而問道:「那麼,月刃兄來我陰鬼城,且還點名要見我,不知有什麼事?」

陰鬼城只是陰鬼派其中一座城池,因為地處極北的關係,平日連外來的修士都少見,而且這周圍方圓萬里,都沒有什麼奇異的地方,更不會有天材地寶,陰鬼老祖很不明白,眼前這個魔修來陰鬼城做什麼。

「沒什麼,只是對這座五系仙城有些好奇。」

葉默看似不經意地說道。

他原本打算是在這陰鬼城裡恢復一番法力就離去,可當他發現這座城池是少有的五系完美仙城時,他就動起了心思。

五系仙城本就少有,五系至寶更是少見,還有五系仙城的城防建設圖,也同樣少見的很,突然遇見,他怎能不心動。

土、金、火三系仙城固然好,可這終究比不上五系仙城完美,沒想到在南魔大陸讓他給遇上了,若是能得到城防建設圖,甚至是五系至寶,葉氏仙城將會成為一座五系主城,比一般的主城都要強大。

「你為五系至寶而來?」

陰鬼老祖萬萬沒想到,眼前這人竟然是為了這個,神色微微一變,目光瞬間變得凌厲無匹,一股濃濃鬼氣徐徐逸散開來。

童顏巨_Ru香汗淋漓大_尺_度雙球都快溢_出來的大_膽視頻在線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你到底是何人?」

混世農民之無雙奶爸 得知葉默是為了五系至寶,陰鬼老祖神色劇變,頓時散發出一種極致的危險味道,喝問葉默道。

在南魔大陸極北之地是沒有幾座魔城極其繁華的,只因為這裡臨近南海修仙界,而魔修大多數習慣了自由自在的生活,幾乎沒有魔修會跑到仙城同盟的地盤去,即使仙城同盟接納,在其中的生活對於魔修來說也是一種煎熬。

來陰鬼城的修士雖然少,但基本都知道陰鬼城是個什麼地方,沒有魔修敢打陰鬼城的主意,眼前這個魔修太可疑了,來歷不明,而且一來就盯上陰鬼城的五系至寶,很難說是不是這方圓數百萬里的魔修。

「本座說了,一介散修而已,只想借些至寶一用,就本座所知,陰鬼城屬陰鬼派陰鬼一系,你這一系,就只有你一個元嬰強者吧?」

這才是葉默敢於堂而皇之約見陰鬼老祖的原因。

陰鬼派本是由眾多元嬰強者聯合建立,勢力也算不小了,霸佔著南魔大陸極北這一片區域,無人敢於挑釁。

但聯合的宗派就是不如大部分宗派,聯合的弊處也很明顯,那就是派系區分極其明顯。

最初建立之時,陰鬼派還是以陰鬼一係為首的,後來因為仇家找上門,陰鬼一系老祖損失慘重,只剩下陰鬼老祖這個新晉老祖。

只剩下這麼一個新人,其他元嬰老祖自然不會放過落井下石的好機會,無情地打壓陰鬼一系,想取陰鬼一係為首地位代之。

最終,陰鬼老祖付出極大的代價后,總算找到一個穩固的靠山,讓那些覬覦的其他老祖再也不敢打陰鬼一系的主意。

只可惜,這依舊改變不了陰鬼一系沒落的事實,直到現在,陰鬼一系還是只有陰鬼老祖一個老祖在撐著,其他派系的老祖另建城池,自己當起了一方霸主。

陰鬼派整個宗派上下關係都不怎麼好,只有遇到外來的壓力時才會勉強凝聚在一起。

這些離開陰鬼城大本營的其他派系,雖然和陰鬼城離的不算太遠,可也絕不算近,如果不用傳送陣,想要支援到陰鬼城並不簡單,元嬰老祖趕來也要數個時辰。

正是因為知道陰鬼城只有陰鬼老祖一個元嬰級魔修,葉默才敢直接和對方攤牌,搶奪神通至寶。

數個時辰的時間,足夠他做完一切,再優哉游哉地離開陰鬼派地盤了。

聽聞葉默的話,陰鬼老祖臉色再變,眼神中生出幾分忌憚來。

眼前這人說的那麼肯定,一副吃定了他的樣子,顯然早已經做過準備,並非是沒頭沒腦就來招惹他。

驚懼之下,陰鬼老祖連忙散開神識,將整個陰鬼城籠罩住,仔細搜索每一處地方,卻根本沒有發現有其他元嬰修士的存在,讓他不禁有些愕然了。

他以為對方是有後盾,隨時有人支援才這麼囂張的呢,卻沒想到,對方根本就是單人獨馬闖來的,沒有任何後援。

想到這裡,陰鬼老祖蒼白年輕的臉龐上湧現一股壓不住的怒意,胸中怒火熊熊騰起。

固然,陰鬼城只有他一個元嬰老祖而已,可是眼前這個魔修也是一個人而已,大家不相上下,這人就這麼有信心能吃下自己?一對一,就算不敵,他也完全能逃跑求援。

更何況,魔城裡的傳送陣可不是擺著好看的。

「只有本尊一個又如何?就憑你一個人,就想拿下我陰鬼城?未免太自視甚高了吧?」

陰鬼老祖陰陰冷笑。

「試試就知道了。」

葉默知道陰鬼老祖神識搜查了全城,不過並沒有阻止,神色淡然如水地道。

看到葉默這麼自信與強勢的回應,原本殺意滔滔的陰鬼老祖一時愣住,殺氣不由又散去一些。

常年混跡在南魔,他比絕大部分修士都知道,小心才能駛得萬年船,謹慎小心的性格讓他驚疑不定,縱然已經用神識搜索過全城,也不敢肯定眼前這個神秘的魔修是否有什麼底牌。

「好!本尊就試試,你這個散修有什麼本事,敢小覷本尊,小覷陰鬼派。」

面色陰晴不定地看了葉默幾眼,陰鬼老祖一狠心,暗中捏碎了一枚千里傳音符,隨即爆喝一聲,陡然間出手,迅疾如電,堂堂元嬰老祖,竟然恬不知恥地偷襲!

陰鬼老祖打出的法器,是一件強橫無比的九階巔峰的法器。

這法器雖然只有九階,卻是一件詭異的元神法器,本體為一隻綠瑩瑩、光燦燦的葫蘆,繚繞一絲絲藍色的淡淡匹練,迎風便長,襲至葉默面前時,已經有一丈大小,狠狠撞擊向葉默。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