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鳴看了看天,淡淡的道:「咱們去藥王閣。」

「鳴哥,藥王閣的那幫孫子,做事實在是太不地道,就應該給他們一點顏色。讓他們知道知道,咱們兄弟,也不是好欺負的。」鄭驚人咬牙切齒的說道。

鄭鳴翻了一下白眼,他去藥王閣,是真的有事情,可不是準備找藥王閣麻煩。

畢竟現而今的藥王閣之中,剩下的也就是一些老弱病殘,讓他去找這些人的麻煩,他都沒有這個心思。

「鄭鳴來了。鄭鳴來了!」可是,就在鄭鳴走近藥王閣不遠處的時候,藥王閣的四周,就響起了著猶如殺豬一般的喊聲,伴隨著這喊聲,那些藥王閣的下屬,更是猶如喪家之犬一般,四散奔逃。

偌大的藥王閣。別說看店的夥計,就是那些買丹藥的顧客。都跑的乾乾淨淨。

鄭鳴看著一個人都沒有的藥王閣,也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自己根本就沒有心思和他們這些人一般見識,這些人實在是想的太多了。

「鳴少,要不咱們在這裡放把火。」鄭驚人兩個大小不一的眼睛翻動了一下,半是開玩笑。半是認真的說道。

雖然鄭鳴已經和藥王閣杠上了,但是在鬧市中防火這種事情,他還真的做不出來。他這次來藥王閣,主要是做一些藥材。

那從石萬嗔身上得到的藥王殘篇之中,可是有不少下毒解毒的方子。鄭鳴這一次決定走九千里蠻荒,自然要多準備一些保命的東西,這毒藥,有時候比動手殺人,還要管用。

「防火就算了,我來這藥王閣,只是拿點東西。」鄭鳴朝著鄭驚人一揮手,就朝著藥王閣的葯庫走了過去。

在藥王殘篇之中,光見血封喉之類的藥物,就有十數種,再加上一些麻醉的,昏迷的藥方,鄭鳴對著藥王閣就是一陣的忙活。

幸好,作為鹿靈府最大的藥鋪,這藥王閣之中的藥物,還不是一般的齊全,只是半個時辰,鄭鳴就在藥王閣中,搜齊了三十多種藥物。

只不過,這三十多種藥物,有的是藥膏,有的是粉末,有的更是無色無味,配置起來,也是相當的不好弄。

但是鄭鳴心中清楚,這些東西雖然麻煩,只是用好話,卻是可以救命。

就在鄭鳴開始配置第一種藥物無色軟筋香的時候,鄭驚人興奮不已的跑了過來。

「鳴哥,你快看看,我發現了什麼!」鄭驚人的手中,揚著一個白玉做成的丹瓶,興奮不已的喊道。

雖然在很多事情上,鄭驚人都是一驚一乍的性子,但是鄭鳴還很少見過他這般的摸樣。

就在鄭鳴猜著是什麼東西的時候,鄭驚人已經大聲的嚷道:「玉羅丹,鳴哥,這是能夠增加內氣的玉羅丹,聽說這玉羅丹每天服用一粒,三十天之內,就能夠讓九品武者的內氣從初期提到巔峰。」

「好東西啊,這東西當年,我見我爺爺弄到過一顆,嘖嘖,就這麼一顆玉羅丹,我爺爺可是花費了貳拾萬兩銀子啊!」

能夠讓九品武者的內氣在三十天之內,提升到巔峰,這玉羅丹的用處果然不小。

正好鄭鳴一路行走於九千里蠻荒,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提升自己的實力,而這玉羅丹,正是他最有用的東西之一。

對於這種好東西,鄭鳴自然不客氣,他一把將那玉羅丹抓在手中道:「驚人你搜尋東西果然是把好手,快去在搜尋一下,有什麼好東西,咱們都帶走。」

「好哩!」鄭驚人答應一聲,又扭過頭來道:「鳴哥,咱們不告而取,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啊!」

鄭鳴知道鄭驚人這小子是給他搞怪,當下狠狠的瞪了鄭驚人一眼道:「搜到的東西,給你一半。」

「鳴哥,您這話說的,跟我多貪財是的,您等著,我這就給您好好的搜羅一下。」

鄭驚人說話間,就快速的跑進了藥王閣的一個庫房。(未完待續。)

ps:又是新的一周,求點擊推薦收藏月票支持! 事實證明,鹿靈府的藥王閣中,還真是有一些好東西的,其中最好的,就是一瓶五品的丹藥綺雲丹。

但是這綺雲丹對於鄭鳴而言,用處卻不大,因為綺雲丹最大的療效,就是恢復內氣。

四品以下的武者,無論是內氣消耗到什麼程度,只要一顆綺雲丹下去,立即就能夠恢復全部的內氣。

對武者來說,特別是高等武者來說,這綺雲丹的作用,是相當的好。

自然,因為鄭鳴要走九千里莽荒之地,這鹿靈府藥王閣僅有的一顆綺雲丹,就歸了鄭鳴。

在藥王閣之中搗鼓了一晚上,鄭鳴終於將自己要配的藥物配全,目光中帶著一條血絲的他,帶著同樣興奮不已的鄭驚人晃悠悠的離開了藥王閣。

而當他們走遠了之後,藥王閣負責掌柜的哀嚎聲,就在藥王閣上空響了起來。與此同時,鄭鳴將藥王閣給搜刮一空的消息,也傳遍了整個鹿靈府。

只不過,對於這個消息,各大世家都保持了沉默。在他們看來,這種事情,還是少參與的好。

雖然藥王閣勢大財雄,但是鄭鳴也不是好欺負的人。更何況鄭鳴和藥王閣之間的恩怨,還是藥王閣不對在先。

將所有的東西都準備好,鄭鳴在將藥王閣洗竊一空的第二天,離開了鹿靈府,走向了九千里蠻荒。

本來,愛護自己兄弟的鄭亨,準備讓鄭鳴回家帶著黑賊上路,但是為了磨練自己的實力。讓自己新得得道心種魔大法和快劍真意完美的融合在自己體內。鄭鳴選擇了步行。

一柄長劍。一個不大的包裹,就是鄭鳴的一切。

伴隨著那緩緩升起的旭日,鄭鳴踏上了走向九千里蠻荒的路程。給他送行的人,這次只有鄭驚人和鄭亨,但是他的走動,卻牽扯著鹿靈府所有世家的心。

對於這些世家而言,鄭鳴是一個惹事的魔王,但是這個鄭鳴。又是一個他們招惹不起的惹事魔王。

甚至不少人都覺得,鄭鳴要是能夠葬身於九千里蠻荒,那就實在是太好了。

當然,這種期待,有的人是埋在心頭,只是自己想一想,但同樣與一些人,卻真的將這種事情,付諸於行動。

伴隨著鄭鳴離開鹿靈府,在九千里蠻荒的邊界。有七八支大小不一的隊伍,都走進了九千里莽荒。

在這些隊伍中。有人看到了荊雲飛,他依舊是單人獨劍,也有人看到了白償晚,白償晚的身邊,此時已經匯聚了數十人。

看到這些身影的人,都明白,一場腥風血雨,就要在九千里蠻荒之中捲起。

……

山草青青,小溪流淌,如歌如畫!

站在小溪旁的鄭鳴,看著這如詩如畫的美景,一時間,心中滿是喜悅。

他那本來平靜的隱含在心頭的道心種魔大法,更是快速的激發起來,幾十丈方圓的天地,和他自己快速的融合成了一體。

天地如一,無分彼此。

滾滾的天地精氣,在這一刻,瘋狂的湧入鄭鳴的體內,伴隨著這些天地精氣的湧入,鄭鳴體內的紅日照大千法訣,開始自動運轉起來。

也不知道多久,鄭鳴才從這無邊的美景之中清醒了過來,他催動了一下自己體內的內氣,發現自己丹田之內的內氣,竟然比以往濃厚了一倍。

九品內氣中期!

也就是一個小小的感悟,竟然讓自己的內氣增長到了九品內氣中期,雖然這個提升並不是太大,但是卻也給鄭鳴了一個小小的歡喜。

他這一次進入九千里蠻荒,除了加強道心種魔大法以及快劍真意和自己的融合度,更準備將自己的內氣,提升到九品巔峰。

對於內氣的提升,鄭鳴本來就挺有信心,畢竟他的手中,有從藥王閣得來的提升內氣的丹藥,但是不管怎麼說,現在剛剛踏入九千里蠻荒,自己的內氣,就提升到了九品中期,這對自己而言,也是一個不錯的兆頭。

就著溪水,吃了兩塊兜囊中帶著的肉餅,鄭鳴就在溪水邊的平地上,一招一式的施展開了熊抱功。

這熊抱功經過周桐英雄牌的改造,和以往有了很大的變化,雖然只是煉體,但是比之鄭家以往的熊抱功強了不止是十倍。

鄭鳴的熊抱功,一招一式都打的很隨意,雖然看似剛猛,卻並沒有以往的拳風。

一般人看鄭鳴打熊抱功,會覺得著熊抱功沒有什麼特殊之處,但是要是懂行的人看到鄭鳴這般的拳法,一定是點頭不已。

因為此時鄭鳴的每一拳都含而不漏,但是一旦將拳內的內氣放出,就會裂石破山。

而隨著熊抱功的修鍊,鄭鳴心頭,一隻巨熊咆哮與山川的感覺,越來越清晰,四周的一切,在他心頭的映像,也變得越來越清晰。

道心種魔大法的妙用,伴隨著熊抱功的施展,讓鄭鳴掌控的越來越多。

就在小溪外五百丈的山坡上,七八個男子小心的躲在山楓草叢之中,他們緊緊的握著自己手中的兵器,而他們的目光,則死死地盯著鄭鳴。

「該死的,這小子怎麼在溪邊練起了拳,實在是可惡!」一個尖嘴猴腮,手裡拿著亮銀鋼刺的男子,手掌在一塊石頭上重重的拍了一下,輕聲的罵道。

這男子的罵聲,讓他身邊一個模樣粗豪,眼眸中卻閃爍著精明之意的男子皺了一下眉頭。

「老二,不要亂說話,這小子警覺得很,要是被他感覺到咱們在狙殺他的話,恐怕這次咱們的埋伏就會失效。」

說到此處,他的臉色鄭重無比的道:「記住,擊殺鄭鳴的機會,咱們只有一次。」

「要是咱們把握不住這個機會的話,那麼別的人就不會再給咱們機會。」

「所以,為了那些丹藥,咱們這一次一定不能有絲毫的掉以輕心。」

尖嘴猴腮的男子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不服,但是當他看著那粗豪男子有些陰冷的神色,最終他還是老老實實的不再開口。

而那粗豪男子看著鄭鳴一招一式的熊抱功,又輕聲的道:「這小子的鍛體之術雖然品級一般,但是從他修鍊的程度上看,嘖嘖,實在是讓人佩服。」

「大成啊,就算是在大家族之中,也很少有人能夠達到這個程度。咱們好好觀摩一番,以後說不定找一個弟子,還能夠傳授給他不少。」

其他人都不在吭聲,更有人開始細心的觀摩鄭鳴的熊抱功,整個山坡,顯得越加的平靜。

鄭鳴修鍊完熊抱功之後,就背起自己的兜囊,朝著山坡的方向走了過來。

那些本來就存著狙殺鄭鳴心思的人,看到鄭鳴邁步而來,一個個神色都變的凝重起來。

他們之中,修為最高的,是那臉色粗豪的帶頭大哥,七品初期的修為,足足能夠支撐一個九品世家。

只比過可惜的是,這位帶頭大哥出身不是世家大族,再加上他乃是被宗門逐出的人,所以只能帶著自己這些屬下呼嘯于山野之間。

而他的這些屬下之中,有三個八品武者,剩下的雖然都是九品,但是在九品武者之中,也都是佼佼者。

更重要的是,他們這些人多年在一起,可以說配合的無比默契,越級狙殺對手的事情,並不是沒有發生過。

鄭鳴神色平淡,在來到山坡十丈距離的時候,依舊沒有任何防禦的表現。這種行為,讓帶頭的大哥眼眸中充滿了欣喜。

他輕輕的一揮手,七個手持著弩箭飛刀鐵釘之類暗器的下屬,同時騰空而起,手中的暗器,更好似暴雨梨花一般,朝著鄭鳴瘋狂的打來。

面對這些暗器的鄭鳴,做出了一個騰空而起的動作,但是他這個時候想躲,已經晚了。

三柄飛刀,七根鐵釘,全部打在了鄭鳴的身上。

在這些暗器擊中鄭鳴的剎那,不少人聽到了猶如金鐵交鳴般的聲音。不過這個時候,沒有人注意這些,那粗豪的老大猶如一頭猛虎,騰空而出。

他手中的長刀,帶著五尺長的刀芒,朝著鄭鳴狠狠地斬落下來。這一刀,可以說勢若千鈞。

雖然這一刀,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是長刀之中隱含的內氣,就不是普通人能夠接到的。

在多數人的眼中,別說鄭鳴已經被暗器打中,就算是鄭鳴沒有受傷的話,恐怕也要被一刀斬成兩段。

可是就在這刀光要站落在鄭鳴身上的剎那,鄭鳴整個人朝後退了兩步,而他手中的長劍,詭異的刺向了一個從身後對他進行偷襲的漢子身上。

那漢子修為是九品,他對鄭鳴出手,實際上是一種應付的心態,畢竟對付鄭鳴的主力,是他們大哥。

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鄭鳴在被暗器打中之後,竟然來到了他的身邊,並刺向了他。

那壯漢就覺得一陣狂風從自己的眼前略過,然後他整個人沒有了意識。就在他到底的一瞬間,那大哥和手持亮銀鋼刺的老二,幾乎同時怒吼一聲。

老大手中的長刀,瞬間變化出七個刀花,直接封鎖了鄭鳴四周的三個方位。

這七個刀花,在鄭鳴看來,不但有破綻,而且這個破綻還不小,但是那矮瘦漢子從後面進攻的亮銀鋼刺,卻直接將鄭鳴可以躲閃的空間,全部封死。

從這兩個人練手的情況看,鄭鳴可以感到,這兩個人聯手對敵,絕對不是第一次。(未完待續。) 在一般武者的眼中,應對這種情況,除了硬碰硬的朝著那七朵刀花迎上去,沒有其他的辦法。

但是擁有道心種魔大法的鄭鳴,瞬間就發現了七朵刀花不連貫的地方,他幾乎想都沒有想,整個人就鑽入了那第三和第四朵刀花之間。

那粗壯的漢子沒有想到,鄭鳴竟然如此輕易的找到了他的破綻之所在,而且還犀利無比的還擊。不過這壯漢,也不是一般人,他經歷過不少的戰鬥。

在這危急的時候,他不但沒有慌張,反而趁機在虛空之中狠狠的斬出了五刀。

和剛才的刀芒不同,這五刀劈出的,是五道刀風,完全由內氣聚集而成,但是威力卻不弱於長刀的刀風。

離體五尺的刀風,是七品初期武者的極限。

面對這五道突如其來的刀風,鄭鳴的眼眸生出了一絲的寒意,他的道心種魔大法雖然已經到了極點,也都找到了最佳的位置。

但是他的修為,卻難以跟得上道心種魔大法的施展,就拿著刀風而言,依照道心種魔大法的判斷,他可以選擇不少破除的法子,但是可惜,他的內氣不夠。

七品武者,就算是初級的七品武者,都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心中對於七品武者生出了一絲敬畏的鄭鳴,絲毫沒有猶豫,劍光猶如狂風,快捷無比的朝著那壯漢的脖頸斬了過去。

這一劍,快如閃電。

可是就在這一劍刺在壯漢身脖頸的剎那,那五道刀風。已經有三道。斬在了鄭鳴的身上。

隨著內氣的修成。鄭鳴的第一重的金鐘罩,已經修到了九鐘的境界,剛才那些弩箭飛刀的襲擊,之所以沒有給鄭鳴帶來絲毫的危害,就是因為金鐘罩。

可是鋒利的刀風,呼嘯之間,就將九鍾金鐘罩全部破開,更在鄭鳴的肋下。留下了三道深有一尺的刀痕。

磅礴的刀氣,洶湧的沖入鄭鳴的經脈之中,讓鄭鳴那運轉全身的內氣,差點崩潰。

幸好,已經初步融入鄭鳴體內的魔種,在這一刻飛速的運轉,四周的天地精氣,更是從四面八方湧入鄭鳴的體內,抵消了不少湧入的刀氣。

不過就是這樣,鄭鳴還是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鮮血。

不過和重新站穩身形的鄭鳴相比。那壯漢的下場,卻是要慘得多。鄭鳴那快如狂風的劍光。先他一步,刺入了他的脖頸之中。

雖然他的修為比鄭鳴強,但是鄭鳴的劍,實在是太快,在拚鬥之中來不及提防的壯漢,直接倒在了地上。

「他已經受傷了,弟兄們,殺了他,為老大報仇。」手持亮銀鋼刺的男子,看到吐血的鄭鳴,手中的鋼刺一揮,聲音中帶著瘋狂的喊道。

……

一招八面來風,鄭鳴的長劍從手持亮銀鋼刺的男子脖頸之中直接穿過,而那手持亮銀鋼槍男子的眼眸中雖然充滿了不信,但是他的身軀,還是不由自主的倒在了地上。

山坡那長滿了雜草的地上,橫七豎八的躺了十數具屍體,這些人都是手持亮銀鋼刺男子的同伴。

而他們,都死了,都死在了鄭鳴的手中。

不過此時的鄭鳴,也並不好受,在鄭鳴的右臂和左腿上,分別有兩處傷口。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