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言果然才是最不可信的東西。」慢騰騰的飛在海面上空,目光在泛著海浪的海面上來回掃視,王明自語道:「等清除異獸,這片美麗的海洋,就又會是人類的天堂了。」

從本能上而言,王明是比較排斥戰爭的,可是當戰爭不得不降臨的時候,他卻不會去抗拒,而是會選擇順應大局。

沿著海面一路前行。依照那時卡魯邱神王為他留下的線路圖王明一路前行一路比對,主要的參照物就是海面上零星散布著的島嶼。

「黑色石頭,尖端呈三角形狀,島嶼面積零點七九平方公里左右。」在距離海面大約一千米的空中隱身飛翔目光一路尋找著卡魯邱那時留下的線索。搜尋著擔負坐標作用的島。

大約飛翔了半個時左右,路線中的第一坐標島,就出現在了王明的視線中。

「都是黑色的岩石,尖端是三角形的。面積也對的上。」王明落在了這座島上一番比對之後,確定這就是自己要尋找的島嶼。

依照卡魯邱留下的話語,王明繞著島嶼的中心岩石轉了一圈之後。果然在一側發現了一道幾乎很難被發現的細箭頭!

箭頭是指向北面的,但王明卻知道這個圖不能這麼看,得反著看。

「一反一正、一正三反、三正一反、全反!」腦子裡頭死死記住的這句話浮現在腦海中。

看了一眼這箭頭的指向後,王明便朝著箭頭所指的相反標的目的繼續前進,心裡頭難免有些腹誹,這凶獸也未免太小心了點吧?

離開黑色岩石的島,接下去就要尋找白色的島。

順著箭頭所指相反的位置直線前進了半個時后,一座乳白色的島嶼就出現在王明的視線中。

落在島上仔細檢查了一番,那刻在一棵大樹上的箭頭卻是指向了東南方向。這一次,王明依照箭頭所指的標的目的繼續直線前進,因為這個箭頭才是正確的,不能再反著看了。

繼續直線飛翔,找到第三座面積在四十平方公里上下的島嶼,就在島嶼海岸上找到一塊不大的岩石,然後看到了上面的箭頭繼續指向東南。

得,繼續飛吧……

就這樣,王明一路飛飛停停的查找島嶼檢查箭頭,原本直線就能飛到的目的地,愣是讓他兜了一大圈,因為最後的箭頭是指向南邊的,也就是,他得往北邊飛!

好一番折騰之後,才算是在進入深海之後的第六個小時找到了最終的目的地一座面積跨越七千平方公里的大型島嶼!

「居然是一種幻術。」王明出現在島嶼上空,一眼就發現了這座島嶼的秘密,這是一種藉助地形地貌配合能量組成的幻術,只不過這種幻術相當初級,也就異獸們才會使用!

目光從島嶼上緩緩掃過,首先進入眼帘的即是一片紫色的植物區域,之所以稱之為是紫色的植物區域,是因為這片區域中不論是石頭也好,還是花草樹木也罷,統統都是紫色的!

在這片紫色植物中,居然還蹲著一頭體型碩大的紫色猿猴,如果不是仔細去看的話,根本就發現不了這頭紫色猿猴的存在!

王明記得卡魯邱神王跟他過,這頭紫色猿猴就是這座島嶼上那頭凶獸的仆奴,叫什麼名字他也不知道,反正是一頭獸皇級別異獸,據說是從小就跟在了凶獸的身邊。

對它,王明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目光在它身上停留了片刻之後,王明便轉移了自己的視線,望向了不遠處島嶼正中央位置的那片鬱鬱蔥蔥的樹林。

整座島嶼的最大秘密,就在這片鬱鬱蔥蔥的樹林上,從這片鬱鬱蔥蔥的密林往後看,可以很是清楚的看到一段隆起的區域,從密林開始一直延伸到島嶼的邊沿,雖然不是很明顯,但仔細看上去的話,還是不難被發現的。

這就是異獸們幻術的差勁之處了,要知道,若是讓王明布下幻術,別是一眼就能看到輪廓,就算是親自進入到幻術中,也無法看到任何會覺得不對勁的東西!

這就是修鍊者的幻術和異獸幻術的最大區別了。

看著那明顯的輪廓,王明咧咧嘴巴無聲一笑,繼續在高空中盤旋了一陣后,正思量著應該怎麼下手呢,下方的這座島嶼就忽然間震動了一下,頻率不是太大,卻足以驚醒那頭紫色的猿猴。

「嗖~!」被地面震動所驚醒的紫色猿猴嗖的一聲跳到了一塊高大的紫色岩石上,警惕的目光掃向四面八方,一番探查之後,它卻根本沒能發現王明的出現。

於是,讓王明大跌眼鏡的一幕發生了,「尊敬的艾森豪威爾主人,一切正常!」紫色猿猴口吐人言,的居然還是十分純粹的神界通用語!

「這猴子還能開口說話。」王明驚訝的看了看這頭紫色猿猴,心裡頭卻有些惡趣味的想到:「把它弄回祖星做展覽,應該會有很多人過來看吧?」

想著這種事情,目光卻是落到了密林上,王明覺得,自己該動手了。

艾森豪威爾似乎也已經覺察到了他的到來……

破除幻術其實很是簡單,尤其是這座島嶼上這種差勁的幻術,破除起來那更是沒有半點難度,對王明而言,這不過是擺擺手就能解決的問題。

既然艾森豪威爾似乎已經覺察到了他的到來,那就沒必要繼續隱藏下去了,否則的話不就成了對方眼中的傻帽?

直接在離地七百多米的高空中撤掉了自己身上的隱身術,顯露出身子來的王明立刻就發出了一道純粹的神力,直衝下方島嶼上一塊巨大的岩石,那裡,就是這座島嶼的命門所在!(未完待續。。)

… 「轟!」純粹的神力結結實實撞在了這塊巨大岩石之上,只聽到一陣劇烈的爆炸聲響起,岩石也已經在頃刻間化為了漫天的粉末,飄飄洒洒的落了下來,就跟下雨似地。

一擊毀掉了幻術的命門,籠罩整座島嶼的幻術就這樣土崩瓦解了。

維持著幻術存在的白色霧氣能量在島嶼上瀰漫開來,當一切虛幻的景象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之後,島嶼,已經變了一副模樣。

原本在空中看上去顯得雜亂無章的島嶼,這個時候再仔細的去看,就會發現那些原本看上去很正常的懸崖峭壁以及各種古怪的植物,在這個時候卻好像已經串連到了一起,形成了一幅詭異的神秘圖案。

也正是這幅神秘的詭異圖案,組成了島嶼幻術的基礎條件。王明發現,這些懸崖峭壁以及各種植物都不像是後天被人刻意修飾的,而是一處天然形成的幻術島嶼,只要稍加修改就能達到隨意控制的目的。

難怪艾森豪威爾會選擇這樣的島嶼作為沉睡的處所,就依照異獸們那種喜歡坐享其成的天性,再加上自己在道術方面的天賦實在是低的嚇人……這種可以稍加修改就能利用的島嶼,自然就是最佳選擇了。

幻術消散之後,變了模樣的島嶼上最為驚心動魄的景象便顯現在了王明的視線中,那是一條橫跨大半座島嶼的巨獸!

巨獸橫卧在那裡,頭部、半截身體都橫卧在島嶼之上,在島嶼的邊沿,它的身體還沉浸在海水中,不知道具體會有多長。

不過單單看露出水面的身體部分,就已經達到了三四千米的水平,若是再算上水面下方的身軀,恐怕不會低於八千米吧?次神界的壓制太大。八千米只是保持最強的狀態,如果出現在外界的話,這生物不比恆星小……王明在心裡頭暗暗的預想著,如此龐然大物,他也是第一次見到。

這頭巨獸的身體如毒蛇一般滾圓、粗壯並且很長,但在它的背部,卻又長著八對深褐色的翅膀、腹部還有十二雙泛著幽光的利爪。

依照它水面上方部分的結構,就不難猜出在海水裡面泡著的身體,絕對還有更多的翅膀和利爪!雖然這翅膀對比起它龐大的身軀而言未免太柔弱了一些,但人家勝在數量多!

這頭巨獸通體顯現出深褐色的色彩。靜靜的橫卧在島嶼之上,就像是一條山脈橫在那裡似地,給人一種極為強烈的視覺衝擊!

王明深深地吸了口氣,將目光繼續朝它頭部移動。

它的腦袋上長滿了細的尖刺,每一根尖刺都是鮮紅如血的顏色,尖端上卻還有一顆顆深褐色,如黃豆粒大的水珠凝結在那裡,一動不動。

依照王明的理解來看,這就是一條刺蝟和毒蛇以及蝙蝠雜交之後的雜交品種。它的頭部遺傳了刺蝟,身體遺傳了毒蛇,爪子和翅膀則遺傳了蝙蝠。

但王明必須得認可的一點是,這頭巨獸長得確實很是嚇人。單單是橫卧在那裡一動不動,都能給人帶來一種精神上的絕對壓力!

可惜,王明對它的龐大身軀並沒有感到太多的壓力,當籠罩在島上的幻術全部散去之後。王明便張嘴道:「艾森豪威爾,被流放千萬年難道還不能讓你改過自新嗎?!」

王明所的語言,就是神界中的通用語!

他這一開口。那紫色猿猴首先驚駭的望向了他,厲聲道:「艾森豪威爾主人,是神明,是神界該死的神明進來了!」

「天上的神明,難道是不想活了嗎?!」沉睡中的艾森豪威爾其實早就感覺到了隱晦的能量波動出現在島嶼的上空,可是它顯然也沒想到這一次過來的並不是是次神大陸的土著人類,而是來自神界的一尊神明!當然,在它看來,除了神界,下界根本就不會有神了。

聽到王明口中出的神界通用語,艾森豪威爾不知道多少萬年都沒有抬起過的短腿,終於是那麼輕微的顫抖了一下,龐大的身軀就那樣晃晃悠悠的被撐了起來。

可是,王明又怎麼會給它時間讓它好好的站穩呢?就在艾森豪威爾支撐起身軀還沒來得及穩住的時候,天空中的王明就已經抬手招來了一道直徑足有八十多米的巨大閃電,如光柱一般從天空中落下!

「轟隆隆!」赤金色的閃電夾帶著無邊的威勢,一陣轟隆隆巨響之後,便結結實實的劈在了艾森豪威爾的身體上!

「哦該死,尊貴的艾森豪威爾主人最討厭閃電了!」那紫色猿猴馬上間臉色大變,失聲尖叫了一聲后,便開始驅趕那些圍聚在艾森豪威爾碩大腦袋前面的人類武者,慌忙萬分。

也就是在這紫色猿猴慌慌張張開始趕人的時候,被一道閃電劈中了身子的艾森豪威爾,卻恍如是被人用屎盆子扣在了腦袋上一番,瘋狂的怒吼道:「該死的神明,觸犯了我!」

被閃電劈到的部位還有些電花在閃爍,陷入暴走狀態的艾森豪威爾馬上煽動其翅膀,陣陣狂風席捲了整座島嶼!

「呼呼呼!」狂風大作的同小時,艾森豪威爾那總長跨越一萬米的身軀,居然就這樣被它飛了起來,就像是有一萬頭豬在天上飛似地!

龐大的身軀離開海水出現在空中,望著那一眼幾乎看不到頭的身體,王明還真的是被嚇了一跳,雖然他知道異獸的身軀都很龐大,但他顯然沒想到還可以大到這種水平!

就憑艾森豪威爾的這副身板兒,直接在次神大陸上打幾個滾,也能壓死無數人!這……這有點反常了。

不過,既然艾森豪威爾討厭閃電,那王明當然是不會虧待它了,抬手之際便又接連釋放了十幾道閃電,轟轟轟的巨響在空中回蕩。

剛剛起飛就又遭到了王明的暗算,精神情形了很多的艾森豪威爾仰天發出了一陣暴怒的咆哮:「吼!混蛋,我殺了!」

「轟!」咆哮之際,一陣呈扇形朝前方擴散開的無形海浪便已經直直的沖向了王明。

對艾森豪威爾這種凶獸。王明還是相當忌憚的,一見對方動了手,就立刻一個撕裂空間往上躲去。

結果艾森豪威爾就有些傻眼了,它仰起頭,那巨大的眼珠子中布滿了困惑的神色:「……怎麼可以撕裂空間?!」

「呵呵,因為我是神,而你只是一頭畜生。」王明的臉上堆滿嘲弄的神色,抬手就又是一道閃電劈了過去。

既然艾森豪威爾的傷勢還沒恢復,又不能撕裂空間……王明覺得,自己比起它來。那也絕對是不費吹灰之力的!

只不過在正式開始之前,他卻必須還要做一件事情,否則的話,現在哪能還是這種不痛不癢,近乎挑釁一般的攻擊?早就鳥槍換炮了!

「吼吼吼吼!」艾森豪威爾被王明這種幾乎等於是戲謔的攻擊弄得火冒三丈,想它艾森豪威爾是何等高貴的存在?怎能容忍一個半神在他面前如小丑一般活蹦亂跳?是的,在艾森豪威爾的眼中,王明就是小丑!

仰天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咆哮,體長跨越一萬米的艾森豪威爾居然發揮出了讓王明足以瞠目結舌的速度。嗖的一下居然就衝到了王明的跟前……

「吼!」巨大的咆哮震耳欲聾,被艾森豪威爾的咆哮聲嚇了一跳,王明下意識的就是一個撕裂空間。

艾森豪威爾張開的血盆大口一張一合,卻並沒有咬住王明。

而看到艾森豪威爾的舉動。王明也終於明白它剛才想要幹什麼了。

「靠,居然想活吞了我?!」王明怒了,朝著艾森豪威爾就豎起了中指,道:「畜生。有種今天就幹掉我,否則老子今天一定要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順帶再弄走你的獸核!」

「吼!」艾森豪威爾完全瘋了,心中最後一絲理智也在王明那滿是侮辱的手勢下泯滅了,咆哮中的艾森豪威爾如閃電般撲向了王明,而王明也是藉助撕裂空間的犀利,不斷將艾森豪威爾往更深的海域引去。

而那座海島之上的紫色猿猴,這時候也是有些著急了,在島嶼上亂蹦亂跳的眺望著王明和艾森豪威爾已經消失的身影,急得有些上火。

「尊貴的艾森豪威爾主人,您怎麼能離開島嶼呢?這島上的人類可都……唉!」紫色猿猴長嘆了一口氣,咬咬牙又轉身沖向了那些如行屍走肉般漫無邊際在島上閑逛的人類武者。

它卻不曾注意到,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中,正有一個人類武者慢吞吞的走著,看似獃滯的眼眸之中出現了濃濃的喜色……

王明神皇來了……王明神皇真的如約來了!卡魯邱心潮澎湃。

「混蛋,別跑!」艾森豪威爾越追越精神,那血盆大口一張一合之間,就能噴出一道道透明的能量波,可惜每次都被王明成功躲過。

看著前面那一閃出現在左側,一閃又可能出現在自己腦袋上面的王明,艾森豪威爾的心裡頭別提有何等憤怒了。

可是奈何,王明掌握了撕裂空間,而它卻連鎖定空間波動的能力都無法施展,重傷之下的它,很多看家本領都是無法施展的。

它只能眼睜睜看著王明在前面活蹦亂跳,而它自己卻只能在後面疲於奔命,這一追一跑了大半個小時后,艾森豪威爾身上已經有了許多密密麻麻的傷痕,而王明卻是精神奮起毫髮無傷。

如此差距,如此遭遇,已經讓艾森豪威爾進入了暴走的邊沿,偏偏王明還不理睬他,繼續著自己的撕裂空間,毫無章法的左移一下、右移一下,時不時的再往艾森豪威爾的身上招呼幾下。

這種壓著艾森豪威爾痛毆的感覺,讓王明相當的舒坦,不過他也沒忘了自己今天來深海的第二個目的。

「不跑?不跑老子留著讓你打嗎?」聽到身後傳來的咆哮,王明卻是毫無壓力的撇了撇嘴巴,雖然他也知道自己這樣做未免有些太下作了,可誰讓他現在還不得跟艾森豪威爾硬碰硬呢?

就憑他和艾森豪威爾的實力,真的要生死相鬥的話,這深海上恐怕跨越半數的島嶼都在打鬥中變成粉末,最重要的是……還會傷害波及到那座島嶼上被艾森豪威爾控制了的人類武者!

腦子裡頭思量著這個問題,行雲流水般躲閃著艾森豪威爾的攻擊,又過去二十多分鐘后,王明才算算時間感覺差不多了。

「這一路繞下來,連我自己都快有些暈乎了,恐怕艾森豪威爾也已經迷失了方向吧?」王明暗暗的咕噥道:「就算它沒有迷失,這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也足夠我做很多事了……」

念及此處,王明咧嘴一笑,轉身又朝著艾森豪威爾丟出一道閃電之後,便一個撕裂空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轟!」又一次被王明的閃電劈了個結結實實,艾森豪威爾怒吼連連,根本沒有多想,就朝著前方繼續猛衝。

它卻不知道,王明根本沒有再像之前那樣,只是往前面逃去,躲在哪個角落裡頭準備無恥的偷襲它,而是已經繞開了它那龐大的身軀,朝著島嶼所在的方向一路不斷的撕裂空間。

結果么,艾森豪威爾還在深海某處咆哮、怒吼,搜尋著王明的蹤跡,而王明卻已經在幾分鐘后回到了島嶼的上空,臉上還露著有些自得的微笑。

「這異獸就是異獸,畜生終歸還是畜生,果然和那些妖獸之類的修鍊者不同,這麼容易就被調虎離山了……」隱身中的王明暗暗自語道:「恐怕它根本沒想到,老子一路上調戲它把它引入更深海域的原因,是要趕回來救人吧?」

是的,不但艾森豪威爾沒能看破王明的念頭,這島嶼上四處追趕人類武者的紫色猿猴也顯然沒想到會是一個這樣的結果。

或許在它們的理解中,王明根本就不會冒著生命危險進入深海,只為了來解救那些被它你們控制的人類武者?(未完待續。。)

… 「吼吼吼!」紫色猿猴在島上到處奔跑,沒有了艾森豪威爾控制的人類武者就像是一具具行屍走肉在島上四處亂逛,而沒有艾森豪威爾的精神波暗示,它的命令對這些人類武者也是起不到半點作用的。

沒辦法之下,紫色猿猴只能吼吼著驅趕人類武者,盡量將他們聚集到島嶼的中央,以免有誰不心掉入海中,那它的麻煩可就大了。

看著下頭那如跳蚤一般活蹦亂跳的紫色猿猴,王明卻是大大咧咧的直接在空中顯露出了身影,虛手朝著它輕輕一抓。

一股磅礴的壓力在王明的控制下成型,瞬間就將紫色猿猴擠壓在了正中心……於是,整個世界都恬靜了。

「禁錮術。」抬抬出一道禁錮術以防萬一,有了壓力和禁錮術的雙重保險,王明這才平穩的落在了島上,喊道:「卡魯邱,出來!」

「王明神皇陛下,您終於來了!我在這裡,我在這兒!」提心弔膽好長一段時間的卡魯邱見到王明返回了島嶼,馬上就有了一種逃出生天的狂喜感覺,屁顛顛跑到王明面前之後,就難掩激動的道:「您殺死艾森豪威爾了?太好了,您終於……」

「殺死?還沒呢。」沒等卡魯邱狂喜過望呢,王明就已經搖頭道:「只是把它引到了更深的海域,不出意外的話,我們還有一個小時可以行動。」

「啊?!」卡魯邱一愣,接著就著急了:「一個小時?王明神皇陛下,救人都不止一個小時了,萬一……萬一艾森豪威爾不到一個小時就回來了呢?那我們怎麼辦?!」

「能救幾個算幾個吧。」王明翻翻白眼,這一個小時差不多已經是極限了,總不得讓他把艾森豪威爾弄到千萬大山再趕回來吧?

目光落到那一動不動的紫色猿猴身上,王明問道:「你的解藥,就在這頭紫毛畜生身上吧?」

「嗯嗯。對,沒錯!」卡魯邱趕緊應道:「它的血液就是解藥,完全可以解除我們身上的毒素!」

「那就趕緊動手吧。」王明點點頭,從空間內掏出一柄激光發射裝置遞交到卡魯邱的手上,接著道:「去給它放血,我去給其他人解決圓棍的問題……記住,動作要快!」

這就真的是在爭分奪秒了。

卡魯邱也不敢有半分遲疑,立刻就點頭答應下來,和王明分工行動,開始了轟轟烈烈的救人計劃……

紫色猿猴的血液也是紫色的。十九米高的壯碩身材卻放不出來多少血,大半個小時過去了,卡魯邱手中的陶碗才接了半碗,那濃得幾乎有些發黑的血液在碗中晃動,卡魯邱的心情也是跟著七上八下的。

紫色猿猴的鮮血可以當作解藥解除他們身上的毒素,這是所有被控制神王、神皇共知的事情,其實不算什麼秘密。

可是卡魯邱怎麼也想不到,如此巨大壯碩的猿猴,身上居然流不出幾滴血!看著套碗中的半碗血液。卡魯邱馬上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島嶼上被艾森豪威爾控制的人類武者近萬名,這一半碗的血液就算是每人只取一滴,那也是遠遠不夠的。

怎麼辦呢?焦慮的目光開始在紫色猿猴的身上來回掃視,直到看到紫色猿猴那呆愣愣的模樣。再摸摸他有些僵硬的身子,卡魯邱這才反應過來。

「是的,它被王明神皇陛下定住了,所以身上的血液不流動了!」卡魯邱很快發現了采不到血的根源。立刻就將手中捧著的陶碗放在地上,拿著激光刀在紫色猿猴的大腿上割了一刀。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