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洛克烤的那頭野豬還剩下一些肉,希爾就用那些肉來做魚。

很快,魚肉的香氣便飄散了出來,談小詩聞見那味道都覺得有些餓了。

啊,要是能有一碗香噴噴的米飯該有多好啊。

可是希爾說過,他們肉食性獸人是不種米的,只有素食性獸人才會種米,只是素食性獸人都住在中間的平原地帶,與這裡的距離有一些遠。

今晚希爾做了滿滿一大鍋的魚,魚好后,洛克正好也醒了。

談小詩此時心情很好,她招呼了洛克一起吃魚肉。

希爾看了一眼洛克,坐在那裡沒有吭聲。

洛克變成人形,穿上獸皮裙,在談小詩的身旁坐下。

談小詩個他盛了一碗魚肉,笑眯眯地道:「我知道你不愛吃熟食,這魚你嘗嘗,不愛吃就不吃。」

洛克看著她白凈細嫩的臉龐,有片刻的失神。

他接過石碗,突然冒出來一句,「你又發-情了?」

談小詩怔了一下,希爾則被魚肉噎了一下,什麼叫「又發-情了?」

昨晚洛克就隱隱從談小詩的身上聞到了熟悉的問道,只是那時談小詩身上狼血的味道太重,他不是很確定。現在談小詩換下了髒的衣衫,他一聞就聞到了。

可是雌性都是一年才發-情一次的,為什麼她短短時間就發-情了兩次?

談小詩被他們兩個看得有些尷尬,扯了扯嘴角,道:「我每個月發-情一次。」

希爾張大了嘴,顯得很是滑稽,然後像看怪物一樣地看著談小詩。

談小詩瞪了他一眼,夾了一塊魚肉堵住了他的嘴。

「難道你真的是那種稀有獸人,可是就算是稀有獸人,也沒有聽說過每個月發-情一次的?而且稀有獸人本來數量就少,更不會發-情如此頻繁……」希爾幾下咽下嘴裡的肉,有些不解地看著談小詩。

洛克看上去十分的平靜,只是一雙紅色的眸子淡淡看著談小詩。

談小詩被希爾那一堆亂七八糟的話弄得有些煩躁,她擺了擺手,道:「對,我就是稀有的人,既然是稀有,當然有你們未見過的了。」 談小詩這樣一說,希爾也覺得有道理,就不再糾結這個問題,但是他再次開口,卻讓談小詩想揍他。

希爾一臉憧憬地看著談小詩,認真地道:「那豈不是可以生很多崽崽?」

談小詩怒視了他一眼,然後冷笑了一聲,道:「都說是稀有的了,所以我們是很不容易懷孕的。」

希爾的憧憬似乎破滅了,但也只是一下,然後他又鬥志滿滿地道:「沒關係,我會多努力的!」

談小詩一把將筷子敲到他的頭上,怒聲道:「吃飯!」

希爾揉了揉腦袋,有些委屈地悶頭吃肉。

談小詩這才滿意,轉過頭,卻見洛克正深深地看著自己。

談小詩的心跳突然就漏了一拍,這個男人長得實在是太妖孽了!

然後,她不著痕迹地收回目光,開始吃肉。

昨晚,她能感覺到洛克眼中的怒氣,可是今天他似乎沒什麼生氣了。

只是,他要一直待到什麼時候?

等碗里的魚肉涼了,洛克才夾起一塊嘗了一口,然後,他就不知不覺地將碗里的魚肉都吃光了。

談小詩驚訝地看了他一眼,「要不要再來點?」

洛克見鍋里還有許多魚肉,就點了點頭。

然後,他又十分優雅地吃了第二碗。

這時,跑過來幾隻小老虎,小老虎先是蹭了蹭談小詩的腿,然後伸長了脖子想要夠石鍋里的魚。

是珀莉的孩子。

談小詩笑笑,她剛想要夾一塊魚肉給虎崽,希爾則攔住了她,道:「虎崽還小,不能吃魚肉。」

談小詩暗暗吐了吐舌頭,她根本就看不出這些虎崽多大了,是否斷奶了。

然後,她抱起一隻虎崽,放在自己的腿上,「你們怎麼自己跑出來了?」

「嗷嗚嗷嗚~~」虎崽軟軟地叫了幾聲。

談小詩撓了撓他軟軟的小肚子,虎崽蹬了蹬小短腿,很是可愛。

希爾見談小詩很喜歡崽子,心裡又高興了起來。他也要和談小詩生許多可愛的小獅子。

「他們總是跑的太快,追都追不到。」珀莉走了過來,她的身後還跟著一個俊朗的雄性。

談小詩將虎崽放到地上,見他們互相撕咬,「小孩子總是比較貪玩。」

珀莉溫和地笑笑,「昨晚謝謝你了。」

談小詩擺了擺手,「不用客氣,大家都沒事就好。」

珀莉點了點頭,昨晚的一幕讓她此時還心有餘悸。

然後她看見了石鍋里的魚,驚訝地道:「是這個東西這麼香嗎?前些日子我就聞到了特殊的香味。」

談小詩點頭,「要不要嘗嘗。」

珀莉有些不好意思,談小詩讓希爾取來幾片大樹葉,盛了一些魚肉,遞給珀莉,「很好吃的。」

珀莉猶豫了一下,接了過來,和談小詩道了一聲謝,然後招呼虎崽們回家了。

吃過了飯,希爾將外面的垃圾都收拾好了,然後拿著談小詩換下來的衣衫去河邊了。

談小詩在院子看轉了幾圈消食,洛克則一直坐在那裡靜靜地看著她。

洛克的目光一直追隨著談小詩,談小詩能夠感覺得到。 談小詩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心裡一直在想著,洛克怎麼還不會家呢?

而且希爾並沒有趕洛克走,是因為洛克昨天救了他們的緣故嗎?

「過來。」

正當談小詩想得出神,洛克就淡淡地開口了。

談小詩走到他身邊,微微低著頭看向他。

洛克大手一撈,就將他面前的談小詩抱在了他的懷裡,然後起身,進了屋。

談小詩一驚,忍住沒動。

洛克將她放到軟草上,好看的紅色的眼睛看著她,過了片刻,才道:「我以後會留下來。」

談小詩怔了一下,留下來,是什麼意思?

難道是不走了?

那希爾會不會瘋掉?

「希爾同意了。」洛克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淡淡道。

談小詩眨了眨眼睛,然後突然全部明白了過來。

這裡的雌性幾乎都是一妻多夫的,難道希爾從現在開始就給她找老公了?

可是,他憑什麼給她找老公?又為什麼給她找老公,他不是將她之前的追求者都打跑了嗎?

是因為昨晚經歷了那麼危險的時刻,所以希爾改變了想法?

可是,他們似乎都沒有問過她的意見。

談小詩站起身,道:「你和希爾對我都很好,我知道。你可以留下來,我沒有意見,但是我不會和你們結侶。」

談小詩說完這些,不知為什麼又在心裡加了一句:最起碼,現在不會。

洛克似乎已經想到了談小詩會拒絕,他臉上沒什麼表情,也沒有生氣,「我們只要你安全。」

談小詩暗暗咬了咬下唇,沒有說話。

因為她的小動作,讓她鮮艷的唇瓣顯得更加的嬌嫩,洛克心中一盪,情不自禁就親了一下。

「啊嗚……」

剛進來的希爾正好看見洛克親談小詩的那一幕,小醋罈當下就打翻了。

談小詩看向希爾,又看了看洛克,突然覺得頭痛。

天啊,甄嬛傳什麼的,她玩不來啊!

「我出去走走。」談小詩故作鎮定地出了屋子,在部落里瞎轉。

談小詩走後,洛克淡淡地看著隱隱帶著怒氣的希爾,道:「咱們兩個應該不用打了吧。」

「嗚!」希爾怒吼了一聲,他竟然瞧不起他!

「那就等你傷好了咱們再打。」洛克淡淡地留下這句話,然後出了屋子。

希爾從鼻子里噴出熱氣,既氣憤又期待。

他剛剛升了二級獸,正好他也想試試自己現在的實力。

又過了一天,希爾已經可以出去捕獵了。

這天晚上,談小詩迷迷糊糊間只覺得有一個溫熱的物體緊緊地貼著自己,她舒服地舒了一口氣,然後睡著了。

不知道過了過久,她又突然醒了,只覺得身上壓了一個人。

「希……」

她感覺得出那個人正是希爾,可是卻猛地被希爾堵住了唇舌。

希爾吻得很熱烈,而且還用他的力道制住了談小詩手腳。

談小詩怒了,想要咬他的舌頭,可是希爾卻靈活地將舌頭從她的嘴裡抽了回來。

他喘著熱氣,在談小詩的耳邊輕聲道:「小詩,我們生崽崽吧。」 他喘著熱氣,在談小詩的耳邊輕聲道:「小詩,我們生崽崽吧。」

這頭色獅子,滿腦子都是生崽!

談小詩卻突然很溫和地笑了笑,「好啊,你先鬆開我,壓疼我了。」

希爾一喜,忙鬆開了談小詩。

然而下一刻,他就被踹了一腳,然後一下子摔倒了地上。

談小詩拍了拍手,恨恨道:「你要是再亂動,我可就要揍你了!」

「還有,明天再準備一個窩。」談小詩說完,不再看希爾,然後又躺了下來,只是還有一些生氣。

希爾站起身,蜷在牆角的洛克抬起腦袋淡淡看了他一眼,雖然看不出表情,但是希爾還是感覺到洛克似乎心情愉悅。

他委屈地看了一眼談小詩,然後乖乖地在她的身旁躺下,不敢動了。

希爾安慰自己,沒關係的,小詩不是每個月都會發-情的嗎,以後的機會多的是。

但是其實,是他有些剋制不住自己了。

聞著她身上的馨香,他每天都要努力地剋制自己,再克制自己。

而在她發-情后,他就越發的覺得難熬,她身上對於他來說有一種致命的吸引力。

洛克加入部落讓首領很高興,然而卻讓麗娜氣紅了眼睛。

她是想洛克到她們的部落,可是他卻是因為其他雌性來的!

而且那個雌性還是曾經羞辱過她的雌性!

哈爾看出自己的女兒心中不快,勸道:「麗娜,洛克能加入對我們來說是天大的好事,而且談小詩也是十分特殊的雌性,你以後不能再那麼任性了。」

哈爾的伴侶也在一旁溫聲軟語地勸道:「是啊,崽崽,優秀的雄性多的是,你何必一心都想著洛克呢。」

麗娜最聽自己母親的話,她心中委屈,卻還是乖巧地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

可是她見一向最寵自己的父親這次也向著談小詩,心中就更加的不痛快。

以前她以為談小詩長得丑,心中暗暗高興,可是沒想到她竟然長得那麼好看!

所有的雄性看見她都是驚艷的目光,真的是太讓人討厭了!

她就是喜歡洛克,而且,洛克和談小詩不是還沒有結侶嗎,她是不會輕易放棄的!

因為第二天希爾的再三保證,所以談小詩放棄了再弄一個窩的念頭。

而且希爾還說,發情期過後,天氣就漸漸冷了,到時候他可以幫她取暖。

因為洛克的加入,談小詩身邊的追求者少了。

雖然之前那些追求者都被希爾趕跑過,但是也總有不死心的在他們周圍轉悠,想要多看幾眼談小詩。

而在那些眾多的追求者里,最積極的還是卡特。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