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成普通話就是:天才、高富帥、很能打、超有錢、還有一個超級集團做後盾。

再形象一些,就是『超人的血統+蝙蝠俠的身世』。

西撒如今已經擁有了天才的智慧,充足的技術儲備,足夠他崛起的世界之脈資源,充沛的神力,以及契合自身屬性規則的神國。

而他欠缺的,就是將自己的神國快速培養起來,這也是最難做到的一點。西撒最近一段時間,就在全力建設自己掌控的諸多神國,可惜效率超級差。

錫蘭現在處於『世界之渦爆發前夕』的大發展時期,諸多新生災神嶄露頭角,與老牌勢力一起爭奪現實資源,努力發展自己的『神國世界』。

競爭如此激烈,猶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像西撒這種新手,想要在這場競賽中不退步,已經非常不易,更別提趕超那些老前輩了。要知道自己進步的同時,人家也在狂飆啊!

看看錫蘭的發展速度,就知道災神的競爭有多殘酷了。西撒剛剛上學時,蒸汽火車與飛艇才普及;現在,不提滿天biu!biu!biu!的飛碟,不提誇張的『天界山』,單是觀測塔,都將『太空鋼都』建好了。

渣撒為何能迅速吃掉這麼多『真神脈』?除了友軍給力外,對手落後,沒文化也是重要原因。雷壺神,文盲,被擊殺。玉米神系、肌肉神系,封閉落後,被轟殺。

所以迅速完善神國,趕超其他老牌災神,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開作弊!喝興奮劑!——依靠外宇宙殖民!

……

錫蘭的情況是這樣的:

上千個災神一起爭奪現世寥寥無幾的資源,藉此完善提升自己的『神國』。因為資源實在缺乏,所以災神彼此間的戰鬥不斷,內耗嚴重。

如今罪族給出一條新路:利用外域龐大的資源,來滋養世界之脈,迅速提升神國時空的等級。當神國壯大后,再反哺殖民星球,形成一個良性循環。

當然,這樣做也有不少弊端。

比如外域的一切資源,都不能直接帶入『核晶壁』內使用。這其中涉及到『升格反應』(渡劫?),否則會污染破壞『神國的純凈度』。 被你寫進心坎裏 (凡間的污穢之物,又怎能輕易帶入仙界呢?這是褻瀆!)

往往消耗外域的一百份物資,才能升格出一份,再帶入『核晶壁』中。不過即便如此,罪族也不在乎,反而非常滿意。

因為我們在外域實在是太有錢了,區區算浪費一千倍又能怎樣?我們的錢都是大風吹來的啊!隨便糟蹋一百顆星球,轉化出一顆星球的物資來,就能完爆錫蘭現世你爭我奪的所有土鱉龜孫。

我們地獄的優勢,就是超級有錢啊!(未完待續。) 西撒換算了一番,發現這筆買賣真心不虧。

一顆外宇宙生命星進行『世界之脈寄生』,只需花費一大筆『神力』,就能徹底改造殖民星的結構,並在星球外部建造『世界之膜』,然後持續不斷從外宇宙吸收能量,改善星球整體環境。

這種支出只需付出一次,殖民星球往後就能自我運轉,不斷通過『世界之膜』的呼吸,從星球外部的大宇宙中吸收能量與物質,緩慢『升格』。

這筆吸收來的能量,會被寄生在星球核心的『世界之脈』,提純轉化成『薇世界之力』。減去維持星球自身運轉的那部分,剩下的偽神力有兩種用途。

第一,成為一個全新的神力來源,反哺『真神脈』,繼續提純偽『真神力』,壯大神國,讓災神得到一筆額外收入。第二,就是繼續提升殖民星球的等級,加速『升格反應』。兩種做法各有優劣。

前者不多說,後者可以不斷提升『殖民星球』的格位,這讓外域向『神國』輸送物資的成本大大降低。

西撒的綠毛菌一派原始風光,沒有什麼價值,自然看不出優勢。但若換成罪族掌握的『三顆超級星球』,那就完全不同了!這三顆星球擁有大量優秀人才,一旦加速完成『升格改造』,就能移民神國,從而促進神國內部的建設工作。

看完罪族拍攝的『概念短片』后,西撒有些心動了。

自己的神國空蕩蕩一片,什麼都缺乏。如果委託罪族製造大量『黑科技設備』,購買大量高級人才,送入『綠毛菌』中接受『升格反應』,再轉手運入神國中,就能等於開作弊,可以快速完成神國內的基礎建設。

……

「蘿絲野心真大啊!」麗塔看完錄像后,感慨一句。

先前西撒還納悶最近怎麼不見『地獄戰線』行動,原來正在悶聲發大財,悄悄積累實力啊。如果把這三顆『殖民星』建設起來,就等於額外多出三個超級外掛來,實力膨脹速度比起肉少狼多的本土災神來,那快的簡直不要不要的。

「的確是個好設想,不過條件太苛刻,也只有『罪族』才能做到。」艾爾莎同樣觀看了『宣傳短片』,出聲道。

想要打通核晶壁與外宇宙的聯繫,必然涉及到『星門』。錫蘭星球目前,只有熱洲的聖甲蟲掌握著最原始的『星界目錄』,然而他缺少控制『星門系統』的開啟方法,只能偶爾打開一道不知通往哪裡的裂縫。

至於其他災神,壓根就沒想過走出『核晶壁』,走向外宇宙。儘管來自外宇宙的外星入侵者們,引起了不少災神的好奇,為他們指引了前進的方向,腦洞大開想要征服星辰大海。

但殘酷的事實告訴災神們這並不可行。幾乎錫蘭的每一位災神,都捕捉到了『**外星人標本』,並且進行了研究。然後得知了『外域生命』與『錫蘭本土生命』的差異,知道了一旦離開『核晶壁』,就會發生降格,這種污染得不償失。

在沒有完整的『外域殖民,神脈寄生』技術之前,離開核晶壁去外宇宙開拓市場,『降格污染』帶來的損失,遠超入侵外域帶來的利潤。

這種差異之大,就好像仙界開寶馬穿名牌的仙人們,不屑下凡去aids縱橫粑粑滿地的非洲,掠奪貧窮黑叔叔的饅頭一樣。

然而罪族不同,虛無罪族控制著天界山第一領主正六百胞體,可以隨意開啟星門,在外宇宙準確定位,這讓罪族有了『外域殖民』的天然優勢。

西撒也同樣完成了『外域殖民』,但是他的殖民星是一個原始落後,連幾個像樣的『智慧生物』都沒有的星球(目前移民了三千萬人造地精,緩慢建設中),所以開發速度異常緩慢。

想要罪族一樣發達,必須一路從原始社會攀到魔導黑科技時代。

暴食、夢魘卻不同,他們財大氣粗,本身就統治著偌大的星域。可以直接挑選三顆科技文明已經發展到極限的星球,省卻數百上千年的種田功夫。

只要完成『物理法則』向『超凡法則』的蛻變,普及『魔導科技知識』,改變社會發展形態,就能獲得一顆『高魔的科技文明星球』,簡直不要太舒爽。

……

「蘿絲想要怎樣合作?」西撒看完資料片后心動不已,接著望向麗塔,詢問道。

這些天,一直是女僕負責與罪族之間的聯繫。蘿絲髮來這個宣傳片,必定有什麼打算,女僕肯定知道一些內幕。

「這個解釋起來有些麻煩,我們雖然和暴食罪族關係親密,但畢竟是兩家人,不可能親密無間,要分開算賬。罪族內部同樣如此,不同家族之間也存在著激烈的競爭。目前錫蘭的罪族,已經分化為不同派系,比如與魔女合作的『色|欲』、佔領熱洲的貪婪,與『寶瓶宮』合作的瘋狂,還有隔壁的親戚與親家『暴食、夢魘』。」

「罪族內部立場不統一,各自為政,導致他們在錫蘭的『資源』不能集中利用,彼此競爭也很激烈。再加上錫蘭本土災神對外來勢力的排斥與抵觸,令他們擴張緩慢。如今發展勢頭最好的,當屬加入『虛數根』的貪婪,與多位大議員都有往來,實力飛速膨脹。其次是支持『寶瓶宮』的瘋狂,再次是讓魔女大出風頭的『色|欲』。」

「暴食當然也不差,培養出你這個代言人,還拉攏了血族,但蘿絲還覺得不夠。上述那些罪族進入錫蘭后,實力快速擴張,七號無法監控,野心漸漸變大,逐漸擺脫了『七號』的控制,想要自立門戶。而蘿絲背後的暴食,堅定站在『地獄意志』這一邊,所以迫切想要取得大勢,壓制那些不聽話的罪族。」

「現在,七號想和你進行新的合作,罪族利用在外域的龐大優勢,幫助咱們開發『殖民星球』。作為回報,咱們在錫蘭幫助他們擴張。這三顆星球的發展發向就,是參考樣本。」麗塔解釋道。(未完待續。) 隨著西撒越來越強,七蘿莉也越來越重視他,同時提高了相應的福利待遇,期望繼續與西撒合作。

自從偷渡到錫蘭后,七號發現錫蘭這鬼地方,跟『第一紀元』一樣,沒有任何變化,依舊充滿了奇葩與怪胎,禁忌根源屢禁不止,隱藏著許許多多的危險。哪怕她是『地獄意志』,一不留神也要栽坑裡。

儘管七號對『地獄陣營』的綜合實力充滿信心,但錫蘭本土也有一批不弱於她的幕後大boss(無限蚝油蠶絲娘,以及其他),所以她的態度很端正。更何況手下的十三罪族在瘋狗出籠后,有一半都不聽話,想要背叛她(絕大多數罪族),甚至反噬奴役她(貪婪)。

內外交困之下,七蘿莉不得不繼續依仗西撒這個小渣渣。畢竟大家有著良好的合作經歷。(其實是渣渣身價低,雇傭費用便宜,好滿足。)

根據麗塔的分析,如今的『地獄意志』處境確實不妙。

第二紀元時期,七蘿莉為了擊敗其他三大勢力,統治外宇宙。不斷增強罪族實力,利用手段相互制衡,最終發展成為外域最強。

之後,無法離開『內宇宙』七號,對產業遍布外宇宙的罪族的控制力度一降再降。如今,三大罪族擁兵自重,基本上已經不鳥她了。不過出於忌憚,罪族也不和『七號』翻臉,依舊接受她的統治。

但是『核晶壁』的開啟,讓罪族們看到了擺脫七號,甚至奴役她的希望。畢竟錫蘭是一切的源頭,充滿了可能。

現在,還堅定圍繞在七號身邊的,大多是混的不怎樣的罪族(比如人丁稀落的暴食、恐懼),或者與七號利益綁在一起的罪族(夢魘罪族)。

如果一旦幫助『七蘿莉』重新上位,徹底掌控錫蘭艾姆恩,那暴食就是投資成功的『中興之臣』、『從龍之臣』,在七蘿莉清洗掉舊的『三大上位罪族』這些叛逆后,便可以迅速飆升,成為上位罪族。

……

「都是會玩的!不過咱們也不吃虧啊!反而挺賺的。」西撒仔細算算,感覺自己確實很賺。感謝罪族內訌!感謝山德魯老爺抱大腿!感謝七號老大的器重!感謝!

「本來都是親戚嘛,怎麼可能虧了你?蘿絲的胃口很大,咱們兩家的合作都只是小事,她還想將你打造成一份成功案例,幫助『地獄戰線』多做宣傳。咱們兩家合作,藉助你在平衡鏈的人脈資源,幫『罪族』打開錫蘭的市場,與更多的『神系』建立合作關係。」

「外域殖民是大勢所趨,不過現在能夠提供類似服務的罪族可不少,無論貪婪、虛無,還是瘋狂、痛苦,都多多少少掌握了相關技術。七號的意思是,讓你幫忙推銷『外域殖民』的方案,每賣出一顆星球,就給你一筆提成。我計算了,其中利潤非常大!」麗塔列出一個寫滿天文數字的表格,心情很不錯的說道。

執手相依 「等等,我大致明白了什麼!罪族就是地產開發商,不僅有地(星球),還負責蓋房(開發星球),而我就是做銷售(販賣星球)拿提成的?」西撒總算弄明白髮生了什麼。這年頭炒房超級賺啊,炒星球豈不賺爆了?

「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不過你的競爭對手也很多。」

「告訴七號老大,這份工作我接了!有這份『宣傳短片』,我保證能讓罪族加入『平衡鏈』,把她掌控的星域全部賣出去。對了,還有告訴她,把小田螺的綠毛菌開發成『生物培育星球』,把我和莉莉絲兩顆星球,全部開發出『魔導科技星球』。」西撒一臉興奮道。

賣星球啊,這個工作雖然不作死,但同樣富有挑戰性,充滿了樂趣。

聽聽,『外宇宙殖民』多麼有b格的叫法,不愁錫蘭土鱉不上鉤啊!等他們買了星球,完成神脈寄生,那才是落入無底洞中,必須不斷投入資金來維護星球運轉、維護星門開啟,維護宇宙建設,購買宇宙飛船……這都是錢啊!

「對了少爺,我覺得咱們也應該趁機多買一些『生命星球』,囤積在手中。等『世界之渦爆發』后,外宇宙的『球價』應該會暴漲。」麗塔建議道。

西撒一家的私產,只有一個『綠海帶行星系』。聽起來很高端,其實很寒酸,區區一個行星系而已,和地球所在的太陽系差不多。

「不錯,正該如此!做銷售利潤小,我也要投資星球開發產業!我可是暴食嫡系,有資格用內部價收購星球!麗塔你速速聯繫天女僕,朵拉送給小田螺的『綠毛菌』,貌似就是鈦星人『人工改造的星球』。她在鈦星人手下混過,有這方面經驗。聯繫一下,咱們兩家合作,也做『外域殖民』的生意。」

暴食罪族註定要走高端路線,給那些神系推銷星系、星域;西撒覺得自己可以走低端零售路線,為那些中立災神真禍推銷人造小衛星,順帶提供後續升級、維護服務,薄利多銷嘛。

……

正當西撒急匆匆與麗塔、艾爾莎商量如何與『七號』繼續展開合作時,飛行器成功抵達積屍窟外圍,開始減速。此時距離莉莉絲的『鮮血藤蔓』,不過十分鐘鐘的路程。

『鮮血藤蔓』在現世的神域範圍,依舊是當初『血河』以南的大片良田。一望無際的暗紅色麥田,一直綿延到東南方向的『血色大湖』為止,最終與如今的『五矮子神系』隔河相望。繼續向東南方向走,跨過一重重高山後,就是被瓜分掉的『豐收神脈』,矮人現任第五災神『土豆泥』的『番薯神脈』。

經過一年多的發展整治,『血河流域』對岸的『積屍窟』環境大為好轉,倒是有不少平民在博格的引導下,陸續遷移到這片土地定居。兩座二線城市也在西撒的投資下,迅速建設起來。

血河對面的『積屍窟大荒原』,在西撒的治理下,不再是以往那寸草不生腐屍橫行的不毛之地。荒涼的黑色戈壁平原,被無邊無際的菌毯覆蓋。(未完待續。) 菌毯向地下延伸數百米后,即可接觸到灌注進地底裂縫之中的地下血河,得到滋養,生長出大量奇異的熒光植物。眾多體內含有魔石的調製生物,也生活菌毯森林之中,被洗心革面重新做蠅的『魔蠅娘護林員們』放牧獵殺。

曾經光禿禿的孤山,如今也披上一層在夜晚散發熒光的菌毯外衣,被各種外星調製生命佔據。曾經的積屍窟大荒原中,出現了一紅一黑兩個湖泊。紅色灌注著『血河之水』,是一個普通的蓄水湖泊,充滿豐富的營養物質;黑色則是『病毒魔池』,是西撒一家外星調製生物必不可缺的必須元素。

在西撒的人工干涉下,這片荒無人煙的死地,變成了類似『黑毯城生物圈』的超大型試驗場。以孤山為中心,綿延方圓數百上千公里,進入其中彷彿來到了一個光怪陸離的外星世界。

已經累積了足夠技術經驗的西撒一家,並不擔心出現外星生命逃離泄露事件,造成物種入侵。因為這些調製生命,已經和地表的『菌毯』,以及巨大的『病毒魔池』形成了共生關係。

它們一旦離開菌毯的覆蓋範圍,缺少特殊物質(魔化病毒)的滋養,就會迅速死亡。

西撒入主積屍窟真神脈,不僅改變了當地千萬年不變的惡劣自然環境,同樣改變了附近居民的生活習慣。比如南邊『血河流域』、東邊『矮子神系』的迅速繁華,還有吞併了北方『牛頭、奶糕神脈』。

隨著『外星菌毯生物圈』開始對外輸出各種高產水果、糧食、外星肉製品后,附近居民的經濟收入也逐漸提高。定居『血河流域』的平民越來越多;不少矮人們也離開老家,來到積屍窟邊緣定居。就連深山內的異族,也陸續走出大山,開始與積屍窟簽訂不公平的勞動雇傭合同,進入『菌毯森林』接受『魔蠅娘護林隊』的盤剝。

……

「我看到咱家了咩!好漂亮啊!是彩色的,好美哦!孤山亮亮的,好像一個冰激凌,好想吃咩!」

趴在窗戶上的小田螺突然亂咩起來,她一邊盯著外界的景色,陶醉的舔著玻璃,一邊手舞足蹈的拍著窗戶,發出『乓乓乓』的劇烈敲擊聲。

據說可以有效抵擋領域級攻擊的特製玻璃,被歌絲娜拍的裂紋密布,一副隨時都會碎掉的樣子。

擦!這可是高速飛行的飛碟啊,內外壓的差值很大的!西撒的小心肝也不由隨著小田螺的拍擊,有節奏的一抽一抽。

坐在一旁品茶的麗塔,無奈眨了眨眼,頭也不回的伸出胳膊,一把扯住歌絲娜頭頂的呆毛,將她拽到身邊,讓她安靜下來,陪自己一起喝茶。

此時傍晚已過,西撒向窗外望去,天邊的餘暉只殘留最後一抹暗紅色,大地再次被夜幕籠罩。天空中正播放著『觀測塔』的太空投影廣告,一款中域某公司生產的智能嬰兒奶瓶。

而積屍窟的地表上,無數色彩斑斕的菌毯植物混成一片,從天空俯視,構成一幅瑰麗斑駁的彩光圖卷。星星點點,鋪滿大地。就連兩個大湖的表面,也浮滿彩色的藻類。

「景色確實很漂亮啊!」西撒沉浸在美景之中,心中突然回憶起了當年初到黑毯城北郊外星生物圈時的畫面,確是美妙的景色。

儘管這種美景就在自家門口,他卻從未注意過,從定居黑毯城至今,他已經很多年沒有放鬆欣賞類似的景色了。

上一次專門外出旅遊欣賞美景,還是去妖精鄉定做拖鞋的時候。最近也就匆忙瀏覽無限山、地獄、東洲黑雨閣、糖概念發源地這幾個景點,但都沒有沉下心來欣賞,這日子過的有些浮躁啊!入災后的生活水平反而下降不少。

要知道當年在熱洲開黑診所時,全家定期都會去各地旅遊,逛遍了熱洲著名的金字塔與毆打仙人掌森林,整個北熱洲的名勝古迹上,都刻滿了『卡蜜拉到此一游』。

「西撒,你不覺得孤山孤零零的一坨坐落在大平原上,很像在發光的粑粑嗎?改名叫『泰坦之屎』怎樣?」卡蜜拉爬到西撒的背上,一臉壞笑的說了一句,噁心的小田螺撅起嘴巴,不斷對她吐口水。

「不像!太尖了,沒有粑粑的輪廓感。」西撒非常認真的回答。

壁立千仞、高聳入雲的孤山,與輪廓圓潤緩和的粑粑,是兩種不同的類型。再說一隻成年的泰坦,體型說不定還沒有孤山大,「你這名字起得太沒有水準了。」

「以後可以將積屍窟荒原開發成旅遊景區,在『血湖』旁邊建立度假區,專門欣賞這種奇特的外星景觀。在菌毯森林內,還可以開闢出安全的狩獵區,獵殺外星生物賺取魔石。還有,積屍窟下方的亡靈地脈通道,清理掉患級以上的亡靈,也能打造成探險地帶。」艾爾莎最近迷上了『建設類遊戲』,開始規劃起來。

「再建一個影視基地怎麼樣?我的魔蠅娘準備衝擊電影市場,這裡很適合拍片子啊!外星百合野戰步兵片,想想就熱血沸騰啊!」西奈插嘴道。

「乾脆這樣吧,把小田螺的恐龍山脈,也打造成一個恐龍主題公園。到時聯合阿肯市,開闢一條『神國旅遊路線』,從『生命樹海』開始,分別經過『賭城阿肯市』-『積屍窟外星大菌毯』-『地下亡靈樂園』-『血河流域』-『魔蠅娘地下都市要塞』-『魔蠅娘太空約|炮聖地』,最終在『小田螺恐龍主題公園』結束。」西撒提議。

「是個好主意!」卡蜜拉贊道。

當西撒的飛碟在新建的『藤蔓都市』降落後,西撒發現這座新建不到半年,規模並不算大的二線城市,修建的十分精緻。彷彿世外桃源一般,城市處處都有植物點綴,鮮血藤蔓爬滿了街頭巷尾每個角落。

這些藤蔓的源頭的來自世界之脈內部的藤蔓神國,可以看做『莉莉絲』分裂體的延伸,與智能『主機娘』綁定后,類似監視系統,覆蓋整座城市。它們本體翠綠仿如玉石,永不凋零,綻放出鮮紅如血的花朵,守護點綴這座城市的同時,也監視著這裡的一舉一動。(未完待續。) 城市內,除了攀附各處的『鮮血藤』之外,規劃者還移栽了大量積屍窟出產的『熒光菌毯植物』。有這些發光植物在,甚至不需要任何霓虹燈、路燈,依舊將這座城市映的五彩繽紛光影迷離。

沒有通知莉莉絲這個主人,擔任真神脈樞紐的主機娘,便主動打開了『神國通道』,將西撒一家直接進入神國中。

鮮血藤蔓神國內部,同樣已經入夜,天空中散發著暗淡的紅光,鳥語花香一派生機。與死氣濃郁,到處都是亡魂與絕望的『血獄』不同,這裡是一處擁有濃郁精靈風格的花園世界。

在神國世界的中央,莉莉絲留下了一株巨大的分身,如同童話中連接天空的豌豆藤一般,無數藤蔓交織蜿蜒組成天柱爬上天空,再如傘蓋一般蔓延而下,將整個世界包裹起來,壯觀又美麗,如同神跡一般。

這是一個鮮紅與翠綠交織的世界,到處都是植物生長而成的『豪華樹屋別墅』。可惜神國空蕩蕩的,除了一些符合桃樂絲審美觀的小動物外,就只剩下一堆宿醉耍酒瘋煞風景的蠅妖精。

此外再無任何居民,空曠的神國顯得有些寧靜寂寥。

西撒以前來過幾次,因此輕車熟路找到了桃樂絲的老巢。高高立於天際,修築在『鮮血藤蔓』頂端的一座童話城堡。

此時不過晚上七八點,桃樂絲並未入睡,同樣也不知道西撒跑來串門。當西撒來到雲中城堡內部時,大廳中一片喧嘩。

……

「唷,挺熱鬧啊!」聽到吵鬧的呼喊聲,西撒用力推開大門,發現大廳中,一大群魔蠅娘正在花天酒地、醉生夢死、群魔亂舞。

地面上,丟棄著一包又一包被撕開的包裝袋,各類零食累積了一座小山高,大群蠅妖精竄梭其中,吃吃喝喝。

在這些零食之間,還歪歪扭扭擺放了一堆桌子,盛放著一盤盤圓形的蛋糕,蠅妖精們倆倆一組,身穿比基尼踩在蛋糕擂台上,正在進行姬情四射的奶油♀摔跤。周圍圍著一大群醬油眾不斷拍手起鬨。

其他的桌子上,擺著巨大的臉盆,裡面倒滿了紅酒。大廳內沒有外人,這群不知羞恥為何物的小翅膀們,集體脫得清潔溜溜,擠在在一起泡澡美容,相互揩油按摩。

另外,不少蠅妖精聚眾賭|博,公眾場合膜拜『老虎機圖騰』;也有抱著彩虹糖口吐白沫者;也有醉生夢死耍酒瘋者。總之城堡大廳內群魔亂舞,一派烏煙瘴氣。

西撒剛剛進門,就被幾隻不穿衣服的蠅妖精圍了上來,遭到了各種騷擾偷襲。

一隻喝高了的蠅妖精拍動翅膀,飄在西撒面前,醉眼朦朧的說道:「咦?這不是皇帝大人嗎?來,給爺笑一個!」

西撒翻了一個白眼,屈指彈飛了這個傢伙。結果這隻魔蠅娘百折不撓,又飛了回來,雙目充血的叫道:「好好好,那大爺給妞你笑一個!」

不待這隻魔蠅娘繼續耍酒瘋,卡蜜拉一招『泡泡糖反彈衝擊』打出,瞬間製造出龐大的反彈力,在不傷害這隻『蠅妖精』的前提下,一巴掌將她抽進遠方的牆壁內,深深嵌入其中無法自拔。

「卡蜜拉變厲害了喲!」看到喵星人遊刃有餘的施展出『泡泡糖攻擊』,艾爾莎感到十分意外。

「哼哼!」聽到大魔王誇讚自己,卡蜜拉高傲的一仰頭,一對黑色貓耳得意的抖來抖去。雖然臉上露出不屑的表情,但毛絨絨的小尾巴卻控制不住的擺動著,比搖尾乞憐的二哈也好不到哪去,丟盡了喵星人的臉面。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